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喂,別亂來(上)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喂,別亂來(上)

  • 作者:汀風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4-12-0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四重送 第一重:繪師精心繪製唯美女主角立繪 第二重:搞笑四格黑白漫畫 第三重:隨書附贈角色書籤乙張、彩色四格漫畫書籤乙張 第四重:首刷限量,隨書附贈晴空功課表乙張(八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晴空閱讀星勢力,強勢來襲! 超人氣作者與繪師, 聯手打造萌點、笑點不斷的精采故事! 「我願做妳的胸脯肉,妳願當我的肋骨嗎?」這是美味的紅燒肋排。 「我願做那顆鳳梨,妳願做那米飯嗎?」這是可口的鳳梨炒飯。 「我願意讓妳做螃蟹,妳願意讓我做咖哩嗎?」這是讓人食指大動的咖啡螃蟹。 讓她做螃蟹,這算什麼表白啊? 然後,他寵溺地說:「我寵著妳,讓妳橫著走,所以,妳願意做我的女人嗎?」 於是,某位臉皮沒人家厚的小女人,灰溜溜地跑了。 且看口才一流的帥氣主廚,如何以「美味可口」的情話連篇贏得美人心! 一張疑似跟女主管接吻的照片傳遍全公司,高語嵐一天之內就被「禁止辦公室戀情」的規定給開除了。她不甘、她不願、她不依,要也是跟男人傳緋聞啊! 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的高語嵐決定借酒澆愁。 高語嵐醉了,醉得很厲害,醉到想要找個男人拉到公司,跟所有人證明自己愛的是男人,於是視線一轉,目標鎖定,她奮力衝向前,找上某個不幸被選上的男人,然後……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只依稀記得那個男人的高聲叫喊—— 「妳要幹什麼?喂,妳別亂來啊!」 高語嵐後悔了,她不該隨便的,她這一亂來,不但惹來一個橡皮糖的帥氣大廚師,更惹出了甜蜜的你追我跑。愛心午餐天天送,肉麻簡訊頻頻傳。 他讓人送來一只精緻的小木桶,裡面分層裝了香味四溢的飯菜,另外附了一張紙條,背面寫著字:「請注意,追求攻勢第一波來襲。」接著又是一行龍飛鳳舞的字:「我想做妳的飯票,妳願做我的飯桶嗎?」 她錯了,她不該衝動,不該亂來的! 偏偏後悔來不及了,因為她悲慘地發現,她好像有點心動了…… 【本書特色】 繼《跟你扯不清》、《尋郎》之後 感性知性兼具的暢銷作家 汀風 再度傾心刻畫甜蜜清新的愛情經典佳作 這個男人每次見她都要調戲一下, 讓她忍不住想要大喊:「喂,別亂來!」 當帥氣多金、情話連篇的大廚師 遇見外表正經,內裡傲嬌的小女人…… 天啊,她怎麼會惹來這個甩不掉的牛皮糖?

內文試閱

這天晚上,高語嵐趴在酒吧買醉。   她一向是個乖寶寶,煙酒不沾,早睡早起,工作認真,老實本分。買醉這種事,真的是她太受刺激了才能幹得出來。今天的經歷實在太悲痛,她決定放縱一回。   酒過三巡,越喝越愁。   碰到這樣的事該怎麼辦?高語嵐不知道。   事實上,類似的經歷她不是第一次了。她耗時七年的甜蜜初戀,就是因為有人栽贓她出軌而悲慘終結。而她上一份工作,也是因為上司為自保讓她背黑禍,把簽錯合約的責任推到她身上,於是她被解雇。   這一次更離譜,居然因為跟同事鬧同性戀而被開除。   高語嵐一邊喝酒一邊抹眼淚。   喝了酒並沒有開心,問題解決不了,她失業了,她該怎麼辦?   女人愛女人沒有罪,可她愛的是男人,她是被冤枉的。   為什麼總是冤枉她?為什麼她總是被欺負?   酒吧裡的女歌手咿咿呀呀地唱著:「不要害怕,向前走,一切的不美好都會過去,會有天使來愛你……」   哪裡有天使?天使在哪裡?   高語嵐抽泣著繼續抹眼淚,她現在不需要什麼虛幻的天使,她覺得來個男人更靠譜。她要是有男朋友,就能證明她不愛女人,她愛的是男人。   高語嵐自怨自艾,喝得眼前發暈,忽聽得手機鈴聲響了,她接起來,粗聲粗氣地問:「哪位?」   「我是溫莎。」   一聽這名字,高語嵐全身細胞都在冒火,她一拍桌子,「妳這個王八蛋!妳為什麼要害我?」   「很抱歉,我也是被逼無奈。有人陷害我,這麼巧那照片上的背影與妳很像,再加上妳沒有男友,條件符合,我只好拖妳下水了。抱歉,我會補償妳的,若有合適的工作機會,我一定幫妳介紹。」   「呸呸!介紹妳的頭!妳快把妳的女朋友帶到公司去,跟他們說清楚,還我清白來!」高語嵐越嚷聲音越大:「妳告訴他們,我愛的是男人!是男人!知不知道?」她一口一個男人,還凶悍無比地拍桌子,把旁邊兩個之前想勾搭她的男人嚇跑了。   「妳要證明與我沒有關係,很簡單,找個男朋友不就好了?」溫莎根本不打算聽她的,她做都做了,當然不會自己揭穿自己。她完全不受高語嵐的大嗓門影響,慢條斯理地出主意:「妳把妳的男人帶到公司去,就能揭穿我的謊話了。」   這意思是看扁了她沒男人,是不是?她高語嵐是這麼好欺負的嗎?   高語嵐霍地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大聲道:「我就找個男人給妳看!有了男人,牽他去公司遛遛,妳給我等著!」   她說幹就幹,昏頭昏腦地買完單,腳底打飄往門口晃去,心裡正想著找個什麼樣的男人好,「咚」的很大一聲,她撞到門框上。   周圍的人全看過來,她卻不覺得痛。   門口的服務生趕緊過來扶她,「小姐,妳沒事吧?要不要我替妳叫輛計程車?」   「不用!」高語嵐相當豪邁地一揮手,「不用計程車,我家離得很近!我不回家,我要先找個男人!要男人!」   喝醉酒又瘋癲的女人……   周圍的男人全都火速閃開,生怕被這女人看到。   「不要害怕,向前走,一切的不美好都會過去,會有天使來愛你……」女歌手仍在唱,高語嵐就在這歌聲中搖擺著撇著八字步出了酒吧。   她此時醉意上頭,兩眼發昏,一步一撞地往前挪步子。   這大晚上的,街上還真是有不少男人啊!選哪一個好呢?   高語嵐揉揉眼睛,怎麼看不清楚?看不清楚要怎麼選?   她停下了腳步,微瞇眼瞪著前方,人家說擇日不如撞日,那她選男不如撞男吧!   就他了!正前方那個!   高語嵐悶頭向前衝,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幹了什麼,反正迷迷糊糊之間,就聽到一個男人的大叫聲:「妳要幹什麼?喂,喂,妳別亂來!」   陽光透過窗簾沒遮嚴的縫隙投射進來,落在了凌亂的床上。   高語嵐頭疼欲裂地從被子下面掙扎著探出頭,發現自己驚險萬分的一半身子掛在床邊。她居然用這麼高難度的姿勢睡了一夜?難怪腰酸背痛。   她呻吟一聲,捂著腦袋掀了被子準備爬起來,然後她一呆,被自己不著寸縷的狀況嚇了一跳。緊接著零碎的記憶湧入腦子裡──她昨天喝醉了,好像很認真地滿大街找男人來著。   高語嵐倏地一下坐了起來,用被子迅速把自己包好,橫眼一掃,快速搜索。   謝天謝地,床上屋裡並沒有來路不明的野男人!   高語嵐鬆了一口氣,感謝天感謝地,感謝自己。   她仔細回想昨晚她都幹了什麼,可惜腦袋空空,什麼都沒想起來。再看了看自己,身上沒什麼痕跡,也沒什麼不舒服,應該沒事,肯定沒事……吧?   可她不穿衣服睡得這麼奔放是怎麼回事?   內衣褲丟了一地的激烈場景也讓她很不安。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苦思,屋外忽然有些小動靜,似乎是從廚房裡傳出來的。   高語嵐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   「男人」這個詞瞬間跳入腦海,難道她真搶了漢子回家?現在那人在廚房為她做早飯?   不會吧?   她不會做出這麼令人髮指的事吧?   退一萬步,就算她真的酒後亂性了,那被搶回來的男人是有多粗的神經,在這種情況下賴著不走還做早飯?   廚房那邊再一次響起了物體碰撞的聲音。高語嵐嚇得半死,火速跳起來穿好衣服,探頭探腦地打開房門往外看。   媽呀,是誰把客廳弄得這麼亂?為什麼靠枕都丟地下,鞋子東一隻西一隻,小擺設還滾了一地?   高語嵐剛要開罵,忽又想是不是自己昨晚喝多了鬧的?她把話嚥了回去,決定先找到那個野男人再說。   高語嵐租的小套房不大,廚房沒多遠,可她磨來磨去好一會兒才走到。她一邊走一邊想該跟那個男的說什麼,是要問問昨晚自己怎麼了,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罵一頓?   嗯,無論要說什麼,她得有氣勢!一定要鎮住場面,要占上風!   別管昨晚是她搶了人回來,還是勾引了人回來,別管是不是她主動的,也別管事情進行到了什麼程度,反正依她起床的架勢來看,她肯定被人占便宜了。   所以無論如何,她得先聲奪人!   要逼迫他把這事忘了,她絕對不會負責的。而且,她可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女人,這男人最好能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別想再占她便宜!   想到這,高語嵐深吸了一口氣,一握拳一瞪眼,武裝好了,快速拐進廚房。   她中氣十足地一聲大喝:「喂,你……」   所有的話在這一瞬間全噎在喉嚨裡,高語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前方。   好半天,她抖著手指向對方,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你……怎麼變成狗了?」   眼前的小狗兩隻豎耳朵,短短的腿,黃棕色的毛,水汪汪的眼睛,長得要多可愛就有多可愛,牠很乖巧地坐在地上,正歪著腦袋看著她,嘴裡還嗚咽著可憐兮兮地叫了兩聲。   為什麼野男人變成了賣萌犬?   這世界靈異了!   高語嵐完全不知該怎麼反應,她傻呆呆站半天,直到那隻小狗不耐煩了,扒了扒櫥櫃門,又跑到高語嵐的腳邊蹭,她這才醒悟過來。她的家裡,真的平白無故多出了一隻狗。   「你是男人變的?還是本來就是一隻狗?」這話問得確實相當白癡,高語嵐對自己能問出這種水準的問題很唾棄,但事情實在是太詭異,她還能怎麼想?   小狗被她托著兩隻前胳膊舉了起來,眼睛與她平視。牠咂巴嘴,瞅了她一眼後伸出舌頭喘氣,那小模樣要多無辜就有多無辜。   「不許裝可愛!」高語嵐認真嚴肅地斥責牠。   她瞄了一眼狗狗的關鍵部位,確實是個「男生」,難道……這世上真的有玄幻的可能?   小狗被她舉著不太舒服,開始嗚嗚地叫,扭著小身子想下地。   高語嵐終於投降,行了行了,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果一會兒這隻狗變成了男人,她就把他打出去。她把小狗放回地上,開始收拾屋子。這一收拾,發現客廳裡有兩泡狗尿一泡狗屎,這讓她氣不打一處來。小狗原本圍著她腳邊轉,看到她對著自己的傑作生氣,居然露出心虛的表情來,還退遠幾步。   高語嵐一看這樣更氣,她抄起一個衣架,對著小狗擺開架勢,「你別以為現在裝出這副可愛樣我就下不了手了,趕緊該變成什麼就變回來,小心我打死你!」   小狗一屁股坐在地上,搖著尾巴,對她討好地嗚嗚低叫。   高語嵐裝模作樣罵了兩句,想想也沒意思。   她把家裡收拾乾淨,把自己也收拾利索了,洗漱好換好衣服,覺得餓了。   冰箱裡只有三個冷凍肉包子可以吃,於是她煮了一鍋白粥,把肉包子蒸上。小狗殷勤又歡喜地在她腳邊轉著,尾巴討好地甩啊甩。   高語嵐摸了摸牠的頭,問道:「你是怎麼來的?」   小狗當然不會說話,只抬眼用水汪汪的眼睛看她,尾巴繼續甩。   很快,包子蒸好了,一人一狗坐茶几前面分包子。   小狗激動極了,守在盤子下面拚命流口水。   高語嵐笑起來,「我兩個,你一個,知不知道?」   小狗顯然不知道,牠吃完一個,渴望地盯著另外兩個。   高語嵐猶豫了半天,「好吧,那你兩個,我一個。」把另一個包子撕開,餵給小狗吃了。這隻狗又乖又可愛,高語嵐很喜歡牠,但牠憑空出現,來路不明,她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拿牠怎麼辦。   這時候門鈴響了,高語嵐開了門。   一位年輕警察和一名腿上打了石膏坐著輪椅的年輕男子在外頭。   高語嵐掃了他們一眼,問:「你們找誰?」   警察沒說話,低頭看了看石膏男,石膏男盯著高語嵐看了好一會兒,皺起眉頭問:「妳不記得我了?」   高語嵐仔細看他兩眼,搖頭,「不認識。」   「再給妳一次機會。」石膏男人一臉不高興。   莫名其妙!   「你們敲錯門了。」高語嵐想關門,可石膏男這時指著她大聲道:「警察先生,就是她,她打傷了我,搶走了我的狗!」   晴天霹靂!   高語嵐驚得張大了嘴。   搶狗?   所以,昨天晚上,她竟然沒搶男人,搶了狗?   這就是真相?   高語嵐把嘴閉上了,認真苦思,她搶狗的時候,到底在想什麼?   她什麼也想不起來,這時聽得身後「蹭蹭蹭」的細碎腳步聲,轉身一看,那隻小狗嘴裡叼著最後一個包子,樂顛顛地跑了過來。   石膏男喊道:「饅頭!饅頭……」   高語嵐:「……」三個包子全沒了!   石膏男誇張地張開了雙臂,「饅頭,饅頭,你受苦了,我來接你了!」   高語嵐愣愣地看著那隻叫饅頭的狗歡天喜地嚥下了最後一口包子,撲進石膏男的懷裡。   「我可憐的饅頭啊,這女人有沒有折磨你?非禮你?恐嚇你?」   高語嵐閉上了嘴,牙根都咬上了。   他該打石膏的不是腿,是腦子吧!   年輕警察和石膏男進了屋,高語嵐沒敢攔,因為石膏男說在這裡談或是去警察局聊都可以。   誰會想去警察局喝茶呀?高語嵐當然選擇在自己家裡談。   「證件先給我看一下。」雖然心裡驚疑,但高語嵐還是佯裝鎮定地問。   石膏男跩跩地把身分證掏出來甩在茶几上,警察也把證件拿出來讓高語嵐看了一眼。原來石膏男叫做尹則,而警察叫做雷風。   高語嵐把證件還了,面無表情地問尹則:「你有什麼證據?」   其實剛剛一坐下,高語嵐就認真看了看尹則的臉。   他朗目疏眉,儀表堂堂,雖坐在輪椅上,但也能看出來他身形頗高大。   高語嵐不記得他的樣子,但她腦海裡閃過昨晚她衝過去摸了某人臉一把,然後踹了他兩腳,抱起狗就跑的零碎片段。   現在看來,那個某人,就是他了。   原來喝醉了,記憶也亂來了。早不想起,晚不想起,等人家找上門來算帳了她才想起,這下要怎麼補救才好?   「要證據?妳是想賴妳沒做過?那我家饅頭怎麼會在妳家裡?」尹則質問。   高語嵐看了看一旁正自己跟自己尾巴在玩的饅頭,心一橫,裝傻說道:「我哪會知道牠是怎麼來的?我喝醉了,一起來就看到牠在我家裡。也許是我昨天在路上看牠流浪所以撿回來的呢!還有,你怎麼證明這狗是你家的,你叫牠饅頭就行了嗎?我還叫牠包子呢!」   饅頭聽到牠的名字,抬頭看看他們。   高語嵐學著尹則誇張地張開雙臂,「包子,包子,來!」   饅頭相當配合地搖著尾巴就過來了,坐在高語嵐腳邊親熱地靠著。   高語嵐神氣地昂起頭,一副「怎麼樣」的得意表情。   尹則冷冷一笑,「我家的狗沒節操,妳得意什麼?」   高語嵐噎住,說道:「反正你口說無憑,帶著警察來也沒用!」她比劃著自己的胳膊,「你看,你比我高比我壯,就我這細胳膊,還能從你那搶走狗,還把你打到坐輪椅,誰信?」   「喲,挺囂張的,竟然會推理分析!」尹則誇張地挑著眉毛,然後臉色一整,也不知從哪摸出個牛皮紙袋來,「要證據是吧?妳看!」   他從紙袋裡掏出幾張紙,「妳昨晚先是過來摸我的臉,我讓妳別亂來妳不聽,然後就發脾氣踢我,我絆到了臺階,扭了腳,妳抱起我家饅頭就跑。正好過來一輛計程車,妳跳上去就逃了,我沒來得及追,但是車牌號碼我記下了。」   他把那些紙片一頁頁擺開,「警察先生幫我聯繫上了計程車司機,他對那個醉醺醺抱著一隻小狗的女人很有印象,於是告訴了我們妳下車的地址,我們就找到了社區,再問了保全,就找到妳了。妳看,這是計程車司機的證詞,怕妳不認帳,事發當時我立刻讓周圍目擊證人留下聯絡方式,這三份是目擊證人的證詞,證明妳對我施暴並搶走了我的狗。」   高語嵐傻眼,不會吧,要不要這麼周全,這麼短的時間裡連證人證詞都找齊了?   尹則又接著說:「這一份是醫院的驗傷證明,因為妳對我殘酷毆打,致使我腳踝骨裂,韌帶拉傷,現在打了石膏,起碼一個月都靠這輪椅,這是醫藥費的單據。」   高語嵐盯著那五位數的醫藥費看,這是什麼醫院,吃人黑店嗎?   尹則還沒說完,他乘勝追擊,又說:「妳剛才露了餡兒,妳說把我打到坐輪椅,請問,妳怎麼知道我原先沒坐輪椅?我說妳打了我,可沒說我坐輪椅是被妳打的。」   高語嵐抬眼看他,慢吞吞地答:「你想太多了,我這是合理推測。任何一個人看到一個受傷的人大叫你打了我,肯定會以為他說的就是身上現有的傷。不這麼推測的人,肯定是傻子。」   還敢偷偷罵人?尹則微瞇眼,對上高語嵐的眼睛。   高語嵐雖然心虛得很,但也不甘示弱,瞪著雙眼回視過去。   兩個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是尹則笑了,「妳真是有趣,我就喜歡有趣的。」   他拍拍那些證詞和醫藥費單據,「總之,妳得賠償我醫藥費,還有我的精神損失費,不然就讓警察先生抓妳去坐牢。」   高語嵐這個時候才想起旁邊坐了一個警察。   這個年輕警察在兩個市民之間也太沒存在感了,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話。   不過,此刻因為尹則點到了他的名字,雷風終於還是開了口:「這件事證據確鑿,如果你們雙方不能達成和解,尹先生執意要告妳,我也只好帶妳回去調查。」   真的假的?   高語嵐權衡著局勢。按理說這件事確實是她不對,人家又是有備而來,證據都找好了,她不和解不行。可這五位數的醫藥費確實是太高了,她沒錢,又剛失業,她實在是賠不起。   想著想著,高語嵐又恨起那個溫莎來。   都怪她,要不是她陷害自己,自己又怎麼會失業?不失業就不會去買醉,不買醉就不會發酒瘋。對了,是溫莎在電話裡慫恿自己去找男人的,都是她的錯!   她怎麼就這麼倒楣,總會碰上這樣的事?   高語嵐看看尹則,又看看雷風,不行,她得想想辦法,她真的賠不起。   高語嵐偷偷用力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眨了眨眼睛,感覺眼睛裡滋潤泛起了水氣,就開始裝可憐,「我昨晚真的喝得很醉,根本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尹先生說的這些,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如果真的是我幹的,我願意負責。話說回來,其實我真的是一個可憐的人。我以前就是被人陷害,迫不得已離開了老家,獨自出來打拚的,結果昨天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我被人陷害,丟了工作,還有還有,我在上一家公司也是蒙受了不白之冤。警察先生既然在這,我順便問一問,我被陷害的事能立案嗎?」   雷風一愣,怎麼話題轉得這麼快?   尹則在一旁哈哈大笑,「妳是受冤枉專業戶嗎?」   高語嵐白他一眼,繼續往下說。   她把昨天發生的事全都說了,她怎麼獨自在這裡奮鬥,沒有朋友,沒有父母照顧,辛苦上班,勤勤懇懇,但是公司卻無情無義聽信謠言解雇了她。她受了很多委屈,極是酸楚,她把自己說得真的難過起來,半真半假流下了眼淚。   她一邊抹眼淚一邊認真問雷風:「警察先生,你說我這事,警察會管的吧?」   雷風一臉黑線,這女人說的話也不知真的假的,怎麼說話風格感覺跟某人很像。他瞄了一眼尹則,正不知該怎麼答,尹則開口了:「妳有證據嗎?」   高語嵐拿出包包,從裡面掏出她和溫莎的名片來,「你看,這是我們公司,就是這個女人害了我,警察先生到公司裡一問就知道,那裡全是目擊證人。昨天我心裡難過才會去酒吧喝酒的,而且這女人還打電話來,趁我喝醉了刺激我,說她不會替我澄清這事,有本事找個男人去公司,讓大家知道我的對象不是女人,所以我一衝動,酒後亂性才做錯事的。」   尹則接過名片仔細看,看著看著,聲情並茂地說:「太可憐了,真是跟我一樣可憐!」   他演得投入,雷風頓時閉嘴。有尹則在,果然他不說話就對了。   高語嵐原本看警察先生表情軟化,心中暗喜,可旁邊這個尹先生陰陽怪氣一說話,好像整個局面又變了。   高語嵐忍不住瞪尹則,卻見尹則一揮手,對雷風說:「我不告她了!」   高語嵐一呆,有些不敢相信,這麼好說話?   可尹則又指指那個醫藥費單據,「反正妳欠我這個數,要是賴帳,我再告!」   高語嵐暗自咬牙,尹則眨眨眼睛,接著道:「妳這個事情太好玩了,我第一次聽說有這樣的事,我來幫妳吧。妳不是要找個男人裝成男朋友殺回去耍耍威風嗎?妳看我怎麼樣?不過,醜話說前頭,我只冒充一下男友,不能當真,不然我虧大了。」   雷風在旁邊一個勁兒地咳,尹則和高語嵐同時轉頭看他一眼,又轉回來大眼瞪小眼。   尹則一臉期待,高語嵐卻是斬釘截鐵,「不要!」   「哦,太傷人了!」尹則捂心口。   雷風揉揉額角,當作沒看見。   「妳一定要給我一個理由!」尹則的悲痛狀演得很像,「我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出得廳堂,入得廚房。路見不平,勇於拔刀相助,妳現在正是缺男人的時候,天上掉下一個好男人,妳還有什麼好嫌棄的?」   高語嵐瞄瞄他的石膏腿,慢吞吞地答:「連隻小狗都護不住的男人,這種出息,拿不出手。」   尹則被噎著,瞪她。   高語嵐轉頭看看腳邊的饅頭,對上牠水汪汪的眼睛,問:「對吧?」   饅頭「汪」的叫喚了一聲,居然應了。   高語嵐被逗得哈哈大笑,把饅頭抱起來親一個。   對個鬼!   尹則轉而瞪向自家那隻沒節操只會賣萌的狗,對高語嵐道:「咱倆水準一樣,妳的男人不只是搶隻狗這出息。」   高語嵐的笑容僵在臉上,最後「哼」了一聲,把饅頭丟進尹則懷裡,下逐客令:「警察先生,這人說不告我了,那就沒什麼事了,你快把他帶走吧!」   尹則抗議,非說要知道這件事的真相,要假扮高語嵐的男友去她公司玩玩。不過雷風和高語嵐都沒理他,三兩下把他的東西收拾好,送他出大門。   尹則被雷風推著出去,嘴裡還大喊著:「妳會來找我的,等著瞧!」   砰!   回答他的是高語嵐用力關上門的聲音。   送走了瘟神,高語嵐開始認真想這事,如果這尹則真的再來跟她要錢該怎麼辦?她現在租的這個房子很好,她不想搬不想逃。最後她決定不管他,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接下來的一週,高語嵐過得稀裡糊塗。她沒什麼存款,得趕緊找份新工作,可上網一看,沒什麼合適的,但她還是硬著頭皮把能投履歷的全都投了,可一週過去了,一個通知面試的電話都沒有。   前公司裡有幾個要好的同事跟她聯絡,問問她的情況。高語嵐很認真地解釋自己被陷害,她跟溫莎沒這種事,但每個人都說愛莫能助,現在解釋也沒用了。甚至有人還說,她這事傳得很快,連客戶公司那邊都知道了,有打電話到公司裡問的。這讓高語嵐有些難過,謠言越來越廣,卻沒人能幫她。   一個多星期後,高語嵐接到電話,是原來公司裡一個關係不錯的同事打來的。   「嵐嵐,妳快到公司來,妳男朋友來找溫莎了!」   「男朋友?找溫莎?」   「對!」   「我男朋友長什麼樣?」高語嵐心裡有著強烈的不祥預感。   「嗯,還挺帥的,高高的,笑起來有點痞痞的。」   「腿打石膏坐輪椅?」   「那倒是沒有。」同事覺得奇怪了,「嵐嵐啊,妳有幾個男朋友?」   高語嵐深吸一口氣,雖然沒有石膏和輪椅,但個子高高的,笑得痞痞的,還會冒充她男友去公司找樂子的,她只能想到一個人。   「那不是我男朋友,那是饅頭牠爹!」   高語嵐掛上電話,火速趕到了前公司。   櫃檯小姐一見到她就眼睛發亮,壓低了聲音喊:「語嵐,語嵐,妳男朋友來了喔!」   高語嵐心裡一抖,禍害啊,怎麼就弄得人盡皆知了?   「溫莎在哪?」   高語嵐自認為這個問題問得很有水準,既沒承認什麼男朋友,也能打聽到他所在的地點。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在不良影響擴大之前,把那個禍害趕緊拎走。   可櫃檯小姐也回了一個很有水準的答案:「溫莎跟妳男朋友在一起。」   高語嵐眼角一抽,「那究竟是在哪裡?」她咬著牙,顧不上裝斯文賣客氣了。   「在溫莎的辦公室。」   高語嵐頭一轉,抬腳就往溫莎的辦公室走,走了兩步,忍不住猛回頭,大聲解釋:「他是冒充的,我不算認識他!」   櫃檯小姐捂著嘴笑,「知道,知道,妳快去吧!」   高語嵐看著那笑容,越想越憋屈,「我真的不認識他!」   櫃檯小姐笑容更燦爛了,高語嵐眼看解釋無望,只得轉身朝著那兩個禍害的方向疾奔而去。   她前腳剛走,後腳櫃檯小姐就趕緊撥了電話:「注意注意,女主角來了,妳們看到什麼情況一定要告訴我啊!我跟妳說,我現在才發現原來語嵐好可愛哦,女朋友她不熟,男朋友她不認識,妳沒看她那表情,好害羞好萌喔……」   高語嵐沒聽到櫃檯小姐那些「睿智」得會讓人吐血的話。她走到溫莎的辦公室前面,一眼就看到了尹則坐在裡頭,與溫莎正相談甚歡。   此時正是下午時分,陽光明亮溫柔,透過落地窗正灑進溫莎的辦公室,落在那一男一女的身上。男的高大帥氣,女的美豔奪目,兩人一言接一語,雖然表情有些認真嚴肅,但看起來氣氛融洽。   這景致美好,在陽光的映照之下,真是一幅美好畫卷。   好一對璧人!   卑鄙無恥的小人!   高語嵐咬牙切齒,恨不得抄起辦公室的垃圾桶,一人給他們頭上罩一個。   她不知道尹則來這幹什麼,也不知道這兩人到底聊些什麼,左右一看,辦公室裡人人都在看著她。好吧,衝進去開罵顯然不是上策,於是她站在原地,靜靜盯著那兩人看,她其實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以不變應萬變,看清楚情況,想好對策再說。   她是不動,辦公室裡的人卻動了。   有人拿起電話:「喂喂,現在情況微妙,女主角站著沒動,目光閃爍瞪著那對看。那對也有趣,在裡頭說了半天話也沒出來。嗯嗯,不知道後面會怎樣,要有新情況再告訴妳。」   「……真的,真的,我沒騙妳,我頭一次見一男一女搶一個女的!沒,沒,現在還沒打起來,嗯嗯,我等著看……」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高語嵐的耳力驟然提升百分之兩百,竟把這些竊竊私語聽到了七八成。她心一橫,好吧,她是想低調來著,你們偏偏不給機會!   高語嵐大踏步向那對璧人走去,雖然沒想好能怎樣,但抬頭挺胸,氣勢十足準沒錯。   高語嵐猛地推開了玻璃門,裡頭坐著的俊男美女同時回頭,見到她均是一愣,然後同時間都展開了迷人的微笑,異口同聲喊道:「親愛的,妳來了。」   兩個聲音一磁性一甜美,高語嵐的氣勢一下被他們喊滅了一半。她僵在門口,不敢回頭看外面辦公區眾人的反應。可這樣不是辦法,最後她深吸了一口氣,快速在心裡重新武裝,接著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拉起尹則,拖著他就往外走。   說多錯多,這年頭地球人的想像力都強大到占領了宇宙,她無論說什麼肯定都會被演繹成匪夷所思的劇情,所以她不說話,她把這傢伙拎走就行。   高語嵐是打定主意沉默是金,尹則卻是咧著嘴笑,一派輕鬆。   有人故意問:「高語嵐,這誰呀?」   尹則居然認真答:「我是嵐嵐的男朋友,溫莎可以做證。」完全不知低調與羞恥為何物。   還溫莎可以做證!   高語嵐氣得一摔手,這算是跟溫莎合夥來欺負她嗎?   尹則舉起雙臂作投降狀,嘴裡哄著:「好了,好了,別生氣,我這不是聽說妳被欺負了,來看看怎麼回事嗎?沒跟妳打招呼是我不對。」他說著,挨近高語嵐,低聲快速地又說了一句:「我來都來了,妳就順手利用一下嘛,我會配合的!」   高語嵐用力瞪他,利用他個頭,配合他個腦袋。   她壓低了聲音警告:「聽著,這事對你來說或許很有趣,對我卻不是。如果你再亂來,我就拿垃圾桶蓋你頭上。」   尹則微笑,露出縱容又無奈的表情,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別生氣!」   兩個人挨得近,又貼著耳朵低語,在外人看來,確實像是親密的一對。

作者資料

汀風

圓潤胖子一枚,懶散的天秤座。愛好太多,變化很快。喜歡美劇,喜歡吃。 淚點太低,所以看不了悲劇。熱愛做手工,喜歡中國風,喜歡武俠,喜歡推理和懸疑。 希望寫出輕鬆又動人的小說,讓看到的人能開心消遣一下。 寫文秉承三不三有原則:不虐不NP不悲劇!有感情有激情有劇情! 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f108?fref=ts

基本資料

作者:汀風 繪者:Welkin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4-12-02 ISBN:9789869120210 城邦書號:RF5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