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乳房:一段自然與非自然的歷史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2012年《紐約時報》百大矚目好書 ◆2013年《洛杉磯時報》科普類好書獎 自青春期便隆起的乳房是人類獨有的特色。 它是演化的神祕成果,卻在今日成為各種工業毒素的匯聚之處。 人為什麼要長出乳房?什麼原因讓它生病?怎麼做能使它保持健康? 當作者滿懷期望用母乳哺育自己的小孩,卻不經意發現母乳除了擁有各種美好成分之外,竟還含有許多環境毒素,這些工業化學物質平時就聚積在乳房當中。 身為科普記者,她在驚愕之餘忍不住著手探究:這些不該出現的化學物質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乳房和乳汁裡? 作者從故事的源頭說起:為什麼人類會有乳房?畢竟所有的哺乳動物中,只有人類女性會在青春期便長出這樣固定的兩堆脂肪組織,其他動物只有在哺乳期間乳房才會隆起。從演化學者的爭論跟乳房究竟有何功用開始,各種關於乳房令人驚奇的事實與研究不斷揭開。它們的發育時間愈來愈早,尺寸愈來愈大,乳癌的發生率也不斷攀升,即便男性也難以避免。 本書可以說是我們身體一個特別部位的環境史,關於現代生活如何改變我們的乳房,以及我們的健康。乳房是健康變化的先兆,拯救乳房就是拯救我們自己。 【名家推薦】 「佛羅倫絲.威廉斯做為記者和作家擁有雙D罩杯的才華,使本書不只在這種體裁的書中獨樹一幟,並且和一般的科普書截然不同。乳房啟發我們、教我們驚奇,它聰明又重要。威廉斯的文筆值得細細欣賞並期待。」 ──瑪莉.羅曲(Mary Roach)(《不過是具屍體》、《一起搞吧!科學與性的奇異交配》、《打包去火星:太空生活背後的古怪科學》作者) 「別管朋友的訕笑,放膽買下這本書吧!因為它講述的是一段橫跨億萬年的神奇歷史,談的是人體極其複雜的一部分。威廉斯巧手整理營養、癌症、心理學,甚至結構工程的研究,編織出乳房迷人的圖像:那讓我們哺乳類因之得名的奇妙腺體。」 ──卡爾.齊默(Carl Zimmer)(《霸王寄生物》、《小生命:大腸桿菌解開生命奧祕》、《演化:一個觀念的勝利》作者) 「精采有趣的旅程,探究了一個器官的演化、生物和文化層面,正是這個器官讓我們被定義為哺乳動物!」 ──蘇珊.樂芙(Susan Love)醫師(《乳房聖經》作者) 「針對這個唯一沒有醫學專科的人體器官,威廉斯做了全面的「環境史」研究……強調乳房不只是性器官的重要性……威廉斯以幽默的筆法把數據資料和個人的歷史並列,娓娓道出不偏不倚、振聾發聵的故事,既有趣,又教人膽寒。」 ──《出版人週刊》

目錄

緒論:乳房星球 1 乳房為誰而生 2 哺乳的開始 3 探究乳房的奧祕 4 填充和加工 5 有毒的資產:成長的乳房 6 洗髮精、通心麵、不請自來的化學物質:早到的春天 7 懷孕的矛盾 8 晚餐吃什麼? 9 公牛赫曼、哈姆雷特,以及人類的胃腸 10 酸奶 11 陌生的生化曠野:月經週期、避孕丸、荷爾蒙補充療法 12 海軍能解決乳癌之謎嗎? 13 你的乳房緻密嗎? 14 乳房的未來 誌謝 注釋

內文試閱

緒論:乳房星球
救救我們的奶子 ──保險槓貼紙   饅頭、小籠包、奶子、雙峰、荷包蛋、飛機場、波、肉彈。我小時候,母親稱之為咪咪;而如今,我對孩子則稱之為ㄋㄟㄋㄟ。我們愛乳房,卻並沒有認真看待它們。我們給它們暱稱,卻不無羞辱的意味。乳房讓我們難為情。它們變化莫測,難以捉摸,它們傻呼呼地滑稽可笑,它們可以讓嬰兒和成年男子都變得呆頭呆腦。   即使到今天,儘管它們經常出現,無論是穿上比基尼的、裸露的、招搖過市的,或是接受丈量的、膨脹變大的、在色情簡訊裡的、放上YouTube的、哺餵嬰兒的、穿環刺青的、用流蘇裝飾的,或者是以各種方式崇拜迷戀的──然而,對於人類這個大受歡迎的特徵的基本生物機制,我們卻所知不多,實在教人訝異。我們只知道:它們會在青春期突如其來地發育;懷孕時它們會出現明顯的變化;它們可以分泌分量驚人的乳汁;有時候也會生病。我們知道男人偶爾也會長出豐乳,這教我們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就連我們之間的專家,也不太確定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或者首先,我們為什麼會有乳房。但是認識和瞭解乳房,其迫切性卻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強烈。現代生活使得我們更長壽、生活過得更舒適,但卻也為我們的乳房敲響了陌生而困惑的喪鐘。首先,根據內衣業者和供應商的資料,它們的尺寸比以往更大,因此業者推出了如H和KK等尺寸的罩杯。女孩子胸部發育的年齡愈來愈早,我們用鹽水袋和矽膠去填充它,移植幹細胞以改變它們的形狀。大部分的人不再用它們來哺育嬰兒,就算我們這麼做,我們的奶水裡也含有祖先從未嚐過、更不該供人攝食的工業添加物。在乳房中形成的腫瘤遠比其他任何器官都多,使乳癌成為舉世婦女最常見的惡性腫瘤,自一九四○年代以來,其發生率幾乎成倍增長,而且還在繼續上升。乳房過的是它們從沒經歷過的生活。   幸好科學家已經在發掘乳房的祕密,而隨著這些祕密出現的,是一種看待人類健康的新方式,讓我們明白人類在大自然中複雜無比的地位。要瞭解這樣的轉變,我們就必須回到過去,回到最初。我們首先必須問,為什麼是乳房?為什麼是我們?我們和黑猩猩有九八%共同的基因,但在那無法計量的二%之中,就有主司乳房的基因。黑猩猩,不幸的傢伙,牠們沒有乳房,其實我們人類是唯一自青春期起就擁有這柔軟球體的靈長類,其他的雌性靈長類在哺乳期會小小地腫脹起來,但在斷奶之後,它們就會縮小。乳房是人類的特色,乳腺是界定我們分類的基礎。林奈(Carolus Linnaeus)明白這一點,因此他把我們命名為哺乳類。   乳房界定了我們。   在我成為母親之前,我對自己的乳房並不怎麼在意。我的乳房在正常的時間發育,我還滿喜歡它們。它們小得不會阻礙我運動或讓我背痛,卻又大到讓我知覺到它們的存在,而且也還算對稱,讓在紐約市成長的我如果在極其稀罕的場合穿上泳裝,看來也還有模有樣。我和諾拉.艾芙蓉(Nora Ephron)不同,她為《君子》(Esquire)雜誌寫過一篇文章,談到在魚雷胸罩風行的一九五○年代,在加州的她對自己的小胸脯有多執著:「我會坐在浴缸裡,往下看著自己的乳房,心想在某個時刻,它們一定會像其他人的乳房一樣長出來。可是它們沒有。」   可憐的諾拉,她的憂慮揭露了自更新世以來就一直在發展演進的事實:乳房真的很重要。想想看:因為我們哺乳,因此幼兒不必採集、嚼食、消化和洗淨在大自然中找到的食物。爬蟲之類的其他動物必須活在特定高脂肪的食物來源附近,而哺乳類只要有媽媽在就好,媽媽會幫牠們做好一切。在氣候變遷和食物稀少之時,哺乳類有更大的彈性。自中生代乳腺(由汗腺)演化出來之後,哺乳類比恐龍更有優勢,世界就變得不一樣了。   乳房在可以想見和出其不意的兩個方面,都協助我們人類的演化。由於它們貯藏豐富的乳汁,因此容許我們的幼兒出生時更小,腦袋卻能夠長得更大。嬰兒體型更小,意味著我們的臀部可以縮小,讓我們得以用雙足直立行走。哺乳同樣也促使了姿勢、親密、溝通和社交的發展,而我們的乳頭也協助了人類下顎的發展,讓我們做好說話的準備,同時也讓我們有發展出嘴唇的理由。因此乳房除了讓我們一帆風順地主宰世界之外,也開啟了親吻的藝術。任務雖然艱鉅,但乳房可以辦得到。   數百萬年的演化和環境壓力創造出一個美妙的器官,或者我們以為如此。   我懷頭一胎的時候,我的乳房外形看起來美妙了九個月。孩子出生之後,我的乳房終於首次發揮了實際的功能。但就演化機制精雕細琢的一件作品而言,我的乳房卻功能不全,成了背叛、挫折、缺乏自信,以及殘酷折磨的來源。我聽到一堆教人著惱的航空術語:我沒有採用正確的「栓鎖」,造成「吸力鬆脫」,因此我的乳頭付出了代價。兒子誕生一週之後,我頭一次得了乳腺炎,這是因乳腺壅塞而造成的全身性感染,可以說是中古時代的疾病。在這一年當中,我又承受了三次同樣的病情。   雖然我後來愛上哺乳,卻並沒有一派天真地支持它。乳房大概是人體上唯一一種需要學習才會使用的器官,而這過程並非人人都適合。我當然是因為母乳純淨有益的憧憬而受到吸引。衛教資料告訴我們,嬰兒配方奶若不是來自牛奶,就是來自大豆蛋白,而母乳則完全適合人類的嬰兒,它含有包括抗菌等功能的數百種物質──其中許多是不能合成,或者在配方奶中不含的。母奶永遠是合適的溫度,有均衡的脂質、蛋白質和糖類。它有療效、營養豐富,而且對嬰兒來說十分美味。它的設計是完美的食物,而我這新手媽媽也深信不疑。   我正快樂地為老二哺乳,享受所謂「母嬰關係」的親密之時,卻突然讀到一篇報導,徹底改變了我對乳房的看法。我讀到科學家在陸地和海洋哺乳類的組織以及人類母乳中,發現了工業化學物質。這教我為人母的喜悅受到打擊。我讀到,雖然乳房的角色倍受讚揚,但它們也是環境中各種入侵物質的匯聚之處。我明白我的乳房讓我連結的不只是我的子女,而且也讓我(因此也讓我的子女)連結到我周遭的生態系統。哺餵母乳成了把我們社會的工業廢料轉移到下一代的高效率方法。   我把乳房由女兒口中拉了出來,然後搜尋答案。哺餵孩子母乳讓我給了他們什麼樣的毒素?這對他們和我的健康意味著什麼?哺餵母乳還安全嗎?這些化學物質如何干擾我們的身體?我們還能讓自己的乳汁恢復潔淨嗎?   我發揮記者的本性,著手寫文章。為了刊在《紐約時報雜誌》上的一篇文章,我把自己的乳汁送到德國去測試阻燃劑(flame retardants)的含量,這是一類化合物的通稱,會累積在實驗室動物的脂肪中,造成健康問題。我的測驗結果含量比我預期的高,是歐洲婦女體內的十至百倍。我會接觸到這些物質,是因為電子產品、家具和食物的關係。我同時也測試自己的乳汁有沒有其他的化學物質,包括高氯酸鹽(perchlorate)這種航空燃料的成分,這當然不該是小寶寶的晚餐。我的測驗結果一項一項出爐,全都是正值,含量大約是美國人的「平均」。發現我們人類在二十一世紀初期受到多麼嚴重的汙染,實在讓人心驚。   「沒關係,至少你含有阻燃劑的乳房不會自動燃燒!」我先生開玩笑想要以最樂觀的態度,來面對我們其實束手無措的情況。但我很震驚,我胸部的化學大雜燴和我做為新聞記者的腦袋彼此起了相互作用,我想要找出演化的萬靈丹怎麼會碰上這樣倒楣的命運。除此之外,我還疑惑現代生活怎麼以其他的方式改變我們的乳房,以及我們的健康。   答案並不總是那麼直截了當。   乳房總是讓大腦不能清楚思考,這點恐怕並不令人意外。每一雙眼睛看到的乳房都有點不同,其實林奈大可以不用把我們命名為哺乳類,他可以用我們耳骨的結構或者四個心腔的心臟來做分類,但他卻偏偏挑出我們獨特的乳房來做為標準,似乎在科學的動機之外,也有政治的動機。林奈總共有七個孩子,他最憎惡的一種做法就是請奶媽來為孩子哺乳,歐洲中上階層的嬰兒都託給奶媽哺乳養育,使許多嬰兒因營養不良和生病而死亡。一七五二年,就在林奈把哺乳類(Mammalia)一詞引進他的第十版《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前幾年,他寫了一篇〈唯利是圖的奶媽〉的論文。科學史學家朗達.史賓格(Londa Schiebinger)認為,雖然林奈關切嬰兒健康的問題,但他也為啟蒙時期兩性日趨平等而感到不安。在林奈看來,女人的位置應該就是在家裡,發揮大自然賦予的天職。為了證明這一點,因此如今我們被稱作哺乳類。   不過話說回來,也許林奈就是喜歡乳房。他絕非把身體這個部位挪做意識形態工具的唯一男性。乳房一直都是演化生物學家的最愛,他們提出多采多姿的起源故事,可能根植於事實,也可能不是。科學家花了數十年的時間看(了又看)著乳房,絞盡腦汁想要知道人類為什麼這麼幸運。多年來,許多人都把乳房當成美好的裝飾品──就像孔雀的尾巴,是用來吸引異性之用。幽默作家巴里(Dave Barry)寫道:「乳房主要的生物功能就是要讓男性愚蠢。」這話一語道盡半世紀來關於這個主題的研究。整整一世代的學者都說,乳房之所以演化出來,是因為男人喜愛它們,而且喜歡與有幸擁有它們的女性原始人交配之故。   然而,到二十世紀的最後四分之一,隨著女性在人類學和生物學系的地位攀升,她們對這種奧妙的神祕事物怎麼會來到女性胸前有了其他的想法,而且迄今依然。這些闖入深奧學術殿堂的女性認為,其實造成乳房演化的,是身為母親的女人。或許我們的女性祖先就是需要這一點多出來的胸部脂肪,以便孕育和養育她們的寶寶,畢竟這些寶寶是地球有史以來最胖墩墩的小靈長動物。   有關乳房演化的爭論極其重要,因為乳房如何出現的故事就反映出我們怎麼看它們,怎麼用它們,以及我們對它們有什麼樣的期望。由於占上風的說法關切的一直都是視覺外觀,卻沒提到它裡面究竟含有什麼。它們怎麼運作?它們和身體的其他部分有什麼樣的關係,以及它們怎麼受到更大的生態環境影響?   我原本沒想到自己也要思索這些問題,但在寫那篇雜誌文章之時,卻開啟了嶄新的環境健康世界。我現在才明白,我們的身體原來並不是廟堂,反倒更像樹木。我們身體的薄膜是可以滲透的,它們會把周遭世界的好壞事物都傳送給我們。二十世紀的醫學告訴我們,細菌會讓我們生病,但現在我卻逐漸明白,人類的健康遠比這個模型複雜得多,它同時也受我們所住的地點,和我們所喝的水裡的微量成分所左右,受到我們所接觸、呼吸和攝取的分子所控制。愈來愈明白的是,我們不只是環境變化的中介者,而且正是這個變化的目標。   而乳房是特別脆弱且明顯的物體,它們天生就是絕佳的溝通交流者,這教人一則以喜,一則以憂。由它們成形的最初階段開始,就對它們周遭的世界極其敏感,既在體內,也在體外對話。由於乳房會貯存脂肪,因此它們也貯存了喜愛脂肪的有毒化學物質,其中有些會在我們的組織裡存留多年。乳房同樣也含有大量的受體,它們存在細胞壁上,就像饑餓的捕蠅草一樣,等著要捕捉經過的雌激素分子,這是大自然的第一種荷爾蒙。這是一種古老的習慣。在高等生物開始自行分泌雌激素之前,細胞得由其他地方取得這種荷爾蒙。我們二十一世紀的乳房依然在尋覓它,而且得到的遠比所要的更多。植物會製造雌激素化合物,化學公司和藥廠往往也在不經意之間製造了這些化學物質,而這些雌激素變體或仿雌激素會以既微妙又明顯的方式,和我們的細胞交互作用,我們的乳房就像一對柔軟的海綿那樣,吸收了大量的汙染。   為了瞭解為什麼我們的乳房這麼容易和聲名狼藉的分子起作用,我得先瞭解細胞如何運作、如何回應環境中的變化。於是我在科羅拉多大學擔任環境新聞學研究員,接著又擔任訪問學者的那一年當中,認真研讀了細胞、遺傳學和內分泌學。這份持續不斷的探尋,帶引我來到尚在摸索的黑暗角落,以及已經有所瞭解的光明境地,接觸了許多專家,包括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和環境內分泌學等新興的領域,以及演化生物學、細胞生物學和癌症生物學等已經有許多成果的科學研究天地。   我所發現的不只教人不安,而且意義深遠,有時也充滿趣味,或者教人興奮。就拿有關芭比娃娃的討論來說,腰臀胸部曲線玲瓏、身材宛如沙漏的女性,通常分泌的雌激素量較高,這聽來似乎不錯吧?但這些女性比較有可能出軌,罹患乳癌的風險也更高。然而有些義憤填膺的研究人員指出,其實身材沒那麼窈窕的女性一樣可以過得很好,在困難和壓力之時,反而可能是這些擁有所謂「男性荷爾蒙」較高的女人,能夠獵得乳齒象回家,給競爭對手當頭棒喝。這個結論太性感了。(關於男性也有類似的論點:肌肉較大的男人會吸引較多的伴侶,但卻有較弱的免疫系統。美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學到原本是演化護身符的母乳,如今卻可能使我們衰弱,壓抑我們的潛能。母奶中所含的毒素與較低的智商、較弱的免疫力、行為障礙,以及癌症息息相關。我們置身的現代世界如今不只是汙染我們的母奶,也重新塑造我們的子女,造成女孩更早發育。乳房常是性發育的頭一個象徵,如果女孩的乳房發育得更早,她們日後就會有更高的乳癌風險,原因待我留在後面說明。其實在每一個生命階段的乳房,從嬰兒期到青春期到懷孕期到哺乳到停經,我們現代的環境都留下了記號。   隨著文明進展,有些婦女雇用奶媽、有些婦女則遁入修道院或尼姑庵、有些婦女控制生育、有些則設法扭轉乳房的外觀,這些都讓乳房遠離了它們天然的角色。我的祖母在一九七○年代初期做了乳房切除術之後,必須穿戴假乳,其外形和體積就像核子彈頭一樣。諷刺的是,這些裝置乃是由芭比娃娃的創造者露絲.韓德勒(Ruth Handler)大力宣傳,後來更由本身就是乳癌病患的她親自設計。當今的義乳和假乳比以往自然得多,幾乎人人都想要一副。Wonderbra在美國的業績每年都超過七千萬美元。   在許多方面,現代世界對女性都有好處,但對我們的乳房卻未必總是如此。全球的乳癌病例增加,部分是由於診斷更準確和逐漸老化的人口,但這些因素並不足以解釋此項趨勢。最富有的工業化國家擁有舉世最高的乳癌罹患率,只有約百分之十的乳癌病例有家族病史,大部分罹患此病的女性(以及愈來愈多的男性),都是家族裡罹病的第一人,因此一定有其他的因素在作祟,這些因素是和現代生活有關的事物,從我們坐在上面的家具、我們生兒育女的選擇,一直到我們服用的藥丸和所吃的食物。   除了有家族病史之外,我也和許多婦女一樣,有其他許多罹患乳癌的風險因子,包括太晚生育、懷孕次數少,以及因為這兩個原因而讓雌激素有數十年時間不受干擾,在體內自由流動。我還不到二十歲就已經服用避孕藥。就和大部分的美國人一樣,我體內的維生素D量略低,這又是另一個肇因於現代生活的風險。把這一切加總起來,我可以算是極其平常的女人,而我的乳房也十分典型。在為本書做研究和寫作之時,我有時會把自己的身體做為現代女性的代表,測試它是否含有公認或疑似會致癌的物質,我也讓自己的乳房接受各種掃描、監測和探針取樣。我的女兒安娜貝爾也勇於接受一些試驗。   本書基本上是我們身體一個特別部位的環境史,講述的是我們的乳房怎麼由環境所磨練,到受環境所危害的故事,部分是生物學,部分是人類學,部分則是醫藥新聞學。本書面世之日,正是乳房自然史上兩個重要里程碑的五十週年紀念,這兩個主題在本書中也會再度出現: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出版《寂靜的春天》(Silent Spring,詳敘了工業化學物質如何改變生物系統),以及德州休士頓一名婦女做了舉世第一例矽膠植入手術,但原本她想要的,只不過是耳廓整形。   為什麼我們該更瞭解乳房?為什麼我們該在意?有幾個理由。第一,身為個人,也基於自身的文化,我們熱愛乳房,而且虧欠它們太多;第二,我們想保護並防衛乳房,而要做到這點,我們就必須瞭解它們怎麼運作,怎麼會發生功能障礙;第三,乳房比我們所認知到的更重要。乳房是人們健康變化的先兆,要是不孕的人更多,我們的乳汁汙染更嚴重,少女更早就開始青春期,婦女更晚來到更年期,那麼我們還能發揮我們做為一個物種的潛能嗎?如今我們的乳房是否是我們人類衰落的先聲?如果是,那麼我們能不能讓它們恢復以往的光輝,同時又不犧牲我們現代的自我?乳房承擔著我們掌管這個星球期間所犯錯誤的後果,它們警示我們,只要我們知道怎麼看。   如果身為人類意味著擁有乳房,那麼拯救它們就是拯救我們自己。

作者資料

佛羅倫絲.威廉斯(Florence Williams)

記者,長期為《紐約時報》、《紐時雜誌》、《Slate》、《Mother Jones》、《High Country News》、《歐普拉》、《W》、《Bicycling》等刊物供稿,曾在科羅拉多大學新聞學院擔任訪問學者。她的作品經常以環境、健康和科學為主題。

基本資料

作者:佛羅倫絲.威廉斯(Florence Williams) 譯者:莊安祺 出版社:衛城出版 書系:紅書系 出版日期:2014-03-19 ISBN:9789869047609 城邦書號:A1690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