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倒數
目前位置: > > > >
D機關3-PARADISE LOST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出版社 TOP 100
  •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亞洲間諜推理小說第一人──柳廣司橫掃日本各大獎項‧D機關系列第三作! ◎同名電影《D機關I─Joker Game》強檔開拍!鬼才導演入江悠執導,亀梨和也、深田恭子、伊勢谷友介領銜主演! ◎刺激的間諜攻防戰,詭譎的國際局勢,無法預測的劇情發展!D機關系列在日銷量狂破七十萬冊! ◎《死神的精確度》作者伊坂幸太郎盛讚D機關系列:「我已經好久沒有讀到如此帥氣、精采絕倫的短篇推理小說了!」 ◎路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Joker Game》描述D機關從無到有的建立、《Double Joker》講述『破滅』的故事,《PARADISE LOST》關注的就是『理性與感性』──或更切確的說,愛情──這個既單純又複雜的議題!」 '誰可以相信?誰不能相信? 下一秒,朋友就可能變成敵人…… 四段故事,七位間諜, 爾虞我詐的心理戰,德日英法的權力之爭, 「魔王」結城中校撒下布局全球的情報蜘蛛網, 菁英聚集的「D機關」縝密牽動世界局勢, 四場日本間諜VS世界陰謀的殊死戰! 【故事介紹】 〈誤算〉.法國 ──死是最壞的選擇,活下去,活著歸來報告。 他是D機關的間諜,赴法執行調查任務,然而,他受傷、忘記一切…… 納粹的腳步就在門外,他可以回到歸屬之地,還是終將承認失敗? 〈失樂園〉.新加坡 ──這宛如樂園的美景,明天該不會就不在了吧? 新加坡,搖搖欲墜的東方明珠,日英鬥爭的擂台。英國企業家之死,表面上是意外,檯面下是暗潮洶湧的政治算計。美國青年不顧一切,試圖洗清戀人的罪行;日本間諜易容換裝,策動顛覆英國勢力的計畫。 愛情和愛國,哪一方的「樂園」可以在最後殘存下來? 〈追跡〉.日本 ──有崎 晃,就是結城中校。 貴族私生子,代號「公爵」的天才青年,英國祕密情報局的訓練生--英國泰晤士報記者.普萊斯一路追查「魔王」的過去,終於來到結城的故鄉,而不疑有他的有崎家老總管娓娓道出有崎晃的不凡人生。但,普萊斯的真實身分其實是暗藏鬼胎的敵國間諜…… D機關的危機!戰略魔術師V臥底間諜,一觸即發的智謀攻防戰! 〈代號刻耳柏洛斯〉.舊金山~橫濱,倒數十二小時 ──人類為何非得互相鬥爭、自相殘殺不可?在海上,不管國籍是什麼,同船的人全是生死與共的命運共同體。 朱鷺丸,乘載日德英人的中立船隻,多國角力的海上戰場。代號「教授」的間諜登船逃亡;內海脩奉命攔截,但英國戰艦挾武力逼近,目標是船上的德國人;船內藏著什麼祕密?間諜內海不顧任務,直掀禁忌── 日德英的三方鬥智!特立獨行!違反「魔王」命令的日本間諜,博命一戰! 【D機關】 傳說中的間諜──「魔王」結城中校在日本陸軍設立間諜養成學校兼諜報機關。「D機關」的存在僅有極少數陸軍高層知道。成員來自各方,學習各國語言,接受炸藥、無線電、開鎖、撞球、變裝等技術訓練,甚至包括追求女性的方法。除結城中校,無人知道D機關成員的真實身分,成員都用假名、偽造經歷彼此往來,是一群為了國家,帶著假面具過日子的人。 【名家推薦】 「如果說《Joker Game》描述D機關從無到有的建立、《Double Joker》講述關於「破滅」的故事,《PARADISE LOST》關注的就是『理性與感性』──或者更切確的說,愛情──這個既單純又複雜的議題。」 ──路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柳廣司在這次的作品中描繪了間諜的內心揪葛,無論再優秀的間諜人員,都會有極為人性的一面。」 ──橫田陽子(丸善書店御茶水店店員) 「《PARADISE LOST》的劇情比前作更巧妙,布局更精緻、連鬥智攻防戰都進化得超緊張刺激,遑論打從心底震撼的完美收尾,「D機關」系列果然是最棒的啊啊啊!」 ──宇田川拓也(常盤書店總店店員) 「幾乎可說是逼近人類腦力極限的爾虞我詐,比起以走錯一步就死無葬生之地,如履薄冰的恐懼來比喻,更適合用帥氣俐落形容,加上壯闊凜然的情節,絞盡腦汁的心理攻防戰,「魔王」的魅力實在無人可檔,看過就難以忘懷。」 ──內田岡(三省堂書店業務) 【《D機關─Joker Game》電影製作群盛讚】 「我讀過原作後就覺得要改編成電影的話,一定要參與其中,現在可以成為其中一員,我真的很高興。」 ──龜梨和也(演員) 「讀完原作,我就明白結城中校是很難飾演的角色。接下這個角色確實讓我惶恐,但可以成為入江導演劇組一員也令我高興,這是我願意接受的挑戰。」 ──伊勢谷友介(演員) 「我兒時就很喜歡間諜這項元素。運用自己的智慧和技巧在世界中生存,非常令人憧憬。長大成人後,我離「間諜」的世界很遠了,直到我看到《Joker Game》這部作品,並且滿懷期待一口氣讀完了它。如今的心情就像我完全是一個新人導演,為了導出誰也沒看過的新型間諜電影而熊熊燃燒。」 ──入江悠(電影導演) 「這部作品不可能改編成電影。」作為作者,我原本這麼想,但讀完電影腳本,我甘拜下風。謀略、暗號、友情、背叛和愛情,原來如此,這部電影腳本囊括大眾娛樂電影需要的元素,還有超級豪華的卡司。這到底會什麼樣的電影?我甚至可以忘記身為作者的立場,僅僅成為一個電影粉絲,引頸期盼。」 ──柳廣司(原著作者)

目錄

一、誤算 二、失樂園 三、追跡 四、代號刻耳柏洛斯 上、下

內文試閱

  怎會變成這樣?   英國泰晤士報極東 特派員阿龍.普萊斯,茫然感到耳邊吼叫的刺耳日語似乎異常遙遠。   放在桌上的雙手掛著堅固的鋼鐵手銬。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到底是哪裡錯了?   沒有答案的疑問,從剛才就一直在腦中盤旋。   驀然間,臉頰感到涼風,他抬起頭。   映入眼簾的是令人目眩的藍天。   ——對了……已經是夏天了。   普萊斯愣怔地想。然後,漠然眺望當自己離開這個房間時應該會是唯一出口的地方。   憲兵隊本部,頂樓的偵訊室。   大敞而開的五樓窗子,傳來吵得惱人的蟬鳴——        2   普萊斯初次聽到那個傳言,是在眺望橫濱港的「瓦斯燈」這間酒吧。   隨著日英關係的惡化,日本國民之間的反英情緒日漸高漲。在酒館也會被人挑釁,因此不能隨便在外面安心喝酒。但,唯有旅日英國人經營的這間站立式酒吧,可以放下戒心大醉一場。   傳言說,   「數年前日本陸軍內部秘密成立了間諜培訓機關。該機關出身的優秀日本間諜最近在國內外極為活躍。」   起初普萊斯嗤之以鼻不當回事。   注重武士道的日本軍隊,素來有這種將間諜行為視作「卑怯低劣行為」的風潮。尤其在帝國陸軍,這種傾向更強烈,視其為「骯髒工作」、「有辱皇軍之名」,對間諜忌恨有加。以前普萊斯曾經採訪過陸軍某位大人物,當他不動聲色地提起這個話題時,「你說間諜?那種傢伙,是喜歡偷窺的色情狂!」對方簡直像看到髒東西似地如此憤然表示。   在那樣的精神風土中,即使成立了培訓機關,也不可能培養出“優秀的間諜”——   見他挑起一邊的眉毛,冷冷一笑,對方氣惱地皺起臉。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   坐在昏暗吧台的最深處,在混雜的店內忌憚周遭目光似地縮起脖子與普萊斯飲酒的,是駐日英國大使館的事務員修.莫里森。此人頗有語言天分,在大使館專門負責翻譯日文文件。   「偷偷告訴你一件事你可別說出去……」   聽著莫里森壓低嗓門小聲敘述的內容,普萊斯不禁蹙眉。   莫里森之前偶然看到本國寄至駐日英國大使館的極密文件。上面記載著「嚴密注意日本間諜」同時「收集該神秘機關相關情報」的指令。   「據說,那所培訓機關集合了非軍方人士,也就是東京及京都的帝國大學或外國大學畢業的優秀年輕人,讓他們接受間諜教育。實際上,現在世界各地的英國殖民地,甚至英國本國,好像都疑似因他們的活動造成情報外洩。」   對於莫里森的說詞,普萊斯瞇起眼,定定沉思。這實在令人有點難以置信。不過,如果這個情報是正確的——   他搖頭,嘆出一口氣。向莫里森道謝後,在吧台下偷偷塞錢給對方便離開酒吧。   普萊斯回到夜深後已空無一人的事務所,深深窩進椅背。他叼著煙點火,目光追逐那冉冉升起的青煙去向。   那種事真有可能嗎?   普萊斯仍舊半信半疑。   一如官僚組織的常態,日本陸軍也有重視“純血”的傾向。最好的例子,就是組織內部的人事。掌握人事的陸軍省人事局補任課,傳統上從課長到課員,全體都是從幼校開始就“土生土長”的軍官。簡而言之,唯有從陸軍幼校到陸軍士校,乃至陸軍大學,一路皆以優秀成績畢業的人方可在組織中出人頭地,大展身手。   反過來說,就算再怎麼優秀,只要是幼校以外的“中途參加組”,之後在人事升遷必然會遭到差別待遇。   他們理所當然地,將非軍方人士稱為“地方人”加以蔑視。   在那種氛圍下,而且是在厭惡間諜行為本身的陸軍組織中,集合一般大學的畢業生——這種人在陸軍內部幾乎被當成“異教徒”看待——成立間諜培訓機關,實際做出成果?那種不可能的任務真有辦法做到?   唇角叼著煙,普萊斯的視線回到桌上攤開的便條紙。   結城中校?   雪白的便條紙中央,簡短地附帶問號如此寫著。   據說他正是僅憑一己之力在日本帝國陸軍內部成立間諜培訓機關,統領異類間諜們的間諜首腦。   ——有意思。   普萊斯冷冷一笑,把變短的煙蒂在煙灰缸摁熄。   那就追查這個達成不可能任務的謎樣男子結城中校的過去吧。   對於英國泰晤士報極東特派員阿龍.普萊斯而言,這是個具有充分魅力的採訪主題。   3   普萊斯旅日已有十年。   現年五十六歲。   日本想必會是他最後一個工作地點。   來日本之前,他曾在孟買及香港這些英屬亞洲殖民地擔任記者。十年前,自神戶港初抵日本。   普萊斯頓時為這個國家的美麗傾心。   活力四射,卻又猥雜、混沌、旁若無人的亞洲氛圍,已令他有點退避三舍。打掃得一塵不染的乾淨街道、一絲不茍的親切人們、溫和的笑容,日本以及日本人的這些特徵,在在讓他感到宛如上帝恩賜的神奇食物嗎哪。   抵日後,普萊斯立刻寫出一篇篇善意介紹日本的報導送回本國。櫻花、藝妓、富士山、廟會、煙火、獅子舞、菊人偶。報導刊登在本國的報紙上,頗受好評。日本通。不知不覺在旅日外國記者之間被冠上這樣的頭銜。普萊斯自己,拼命學習據說艱深難懂的日文,現在甚至可以在簽名時寫出“阿龍”這二個漢字。   回顧過去,普萊斯的臉孔不意間扭曲。   比起當時,日本現在的氛圍已大不相同。   當初剛來日本時,這個國家的軍裝政治家們還沒有這麼囂張地拓展勢力。這幾年,針對政治家及財經人士的恐怖攻擊頻仍。因此,對思想言論的取締也日漸嚴厲。   如今旅日外國記者全部受到政府的監視。報導一律遭到檢閱,尤其是關於天皇與皇族,別說是侮辱性言詞了,哪怕是開個小玩笑都不可能。這種取締,沒有明確的規則。從維多利亞時代的古老自由主義到最先進的無政府主義,一切狀況都有可能成為刪改的對象。   外國記者之中,憤然撂話說「這種狀況哪還寫得出像樣報導!」就此離開日本的人也不在少數。   在這種情況下,普萊斯與幾名外國記者,仍堅持留在這個國家。   自己不留還有誰留下?   普萊斯認為,正因是這種狀況自己才該在日本做點事。有些事,唯有愛日本、深知日本的自己才能做。他如此自負。   在大日本帝國陸軍內僅憑一人之力成立另類間諜組織的男人——   “結城中校”究竟是何人?他隸屬哪個部隊?基本上他的全名為何?   然而,開始採訪後,普萊斯立時撞上難以理解的障礙。   他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能夠直接接觸結城中校,或者採訪對方。   對方是現役間諜首腦。自然不可能接受來自敵國的英國記者採訪。站在普萊斯的立場,本來的打算是,   ——結合認識結城中校的人們證詞,側面勾勒出他的個人肖像。   沒想到,不管怎麼打聽,都找不到任何一個實際“認識”結城中校的人。「傳聞倒是聽過,可是,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物。」眾人異口同聲,而且多半是不悅地皺起眉頭,如此聲稱。   普萊斯暗自納悶。   結城中校宛如幽靈從來不讓任何人見到,四處活動也沒有留下任何足跡——只能這麼推斷。但是,那種事在現實中可能嗎?   任何國家皆是如此,軍隊在本質上極端官僚主義,換言之擁有公家機關的一面。具體上,辦理事務手續時必然以書面進行,而且那份書面文件必然會被保管。只要查閱那份保管的文件,不管是隸屬軍隊的什麼人,都可以追溯其活動經歷——   普萊斯驀然想到一個主意,不禁詭笑。   既然沒有人認識現在的結城中校,那就追溯過去也就是了。此人既然隸屬軍隊,只要查閱文件照理說必然能查明他的過去。   當然,陸軍內部保管的軍人情報不是普萊斯這個外國記者可以隨便閱覽的。但,也有可以隨便閱覽的情報存在。比方說,陸軍幼校、陸軍士校的校友名冊。非官方製作的名冊,不可能被指定為機密,因此只要有適當的管道,再付出相應的金額,便可輕易弄到影本。   普萊斯根據傳言猜測結城中校的大約年齡、陸軍幼校、士校的畢業年度,弄來那前後幾年的校友名冊。在大批同期生中必然會有人口風不緊。或者,若有中途退學放棄軍旅生涯的人應該可以設法搭上線。日本有句俗諺是“吃同一鍋飯”。大意是說「一起生活的人會變成親密夥伴」。若想知道那人是什麼樣的人物,只要去問“吃同一鍋飯的人”,亦即與結城中校在陸軍幼校或士校關係親密的人就行了。至少應該可以得到某些線索。   對普萊斯這樣的日本通來說,這已是他好不容易才想到的進攻方式。但是——   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那樣的人物。   基本上“結城”這個姓氏本身,就不在名冊上。為防萬一,他又把調查對象的畢業年度擴大好幾年,卻還是一樣白費力氣。   現在是怎樣?   普萊斯叼著煙點火,微微皺起臉。   眼前是傳統的日式低矮書桌,他在榻榻米上盤腿而坐。這是普萊斯的自家書房。   面對桌上攤開的文件,普萊斯當胸交抱雙臂沉思。   他試著再次在腦中整理情報。   現今,不僅是英屬殖民地,英國本土也有機密情報外洩的疑慮。調查結果發現,與日本帝國陸軍內部集合“地方人”設立的間諜培訓機關有關。僅憑一人之力成立組織,統領一群不習慣軍隊組織理論的間諜。那人就是結城中校——   想到這裡,普萊斯蹙眉。   “結城”肯定是設籍在日本帝國陸軍內的人物。   因為,軍方對於民間人士的報告——哪怕那是多麼有意義的情報,一概不予理會。為了活用散布各國的優秀間諜帶來的情報,身為間諜首腦的結城必須隸屬大日本帝國陸軍,而且是校級以上的高級軍官——這是絕對條件。非陸士、陸大畢業的軍官,在日本軍隊還沒聽說過。   但是,既然如此,為何在陸士、陸大的校友名冊中找不到“結城”這個名字?   疑問還不只如此。   普萊斯在調查過程中,發現結城中校設立的間諜培訓機關通稱“D機關”。   為何是“D”?   目光追逐著冉冉青煙的去向,普萊斯任由思緒自由伸展。   那個通稱應該具有某種意義才對。   因應其性質,各國間諜機關的正式名稱,多半帶有秘密情報與軍事情報、或者戰略、國防、保安、作戰、教育、培訓、諜報之類的字眼。但是,不只是日文,就算替換成英文、德文、法文等其他主要語文,“D”這個縮寫也不適用。那麼,為何偏偏是用“D”的通稱呢?   腦中一隅,同樣是在調查過程中偶然聽到的某個單字浮現。   魔王。   據說結城被周遭的人稱為“魔王”,深受敬畏。   這類機關會以組織者的姓名或綽號來稱呼。那麼“D”是來自結城的綽號——daemon,或dangerous、darkness這些英文的縮寫嗎?   普萊斯百思不解。   每一個都好像不夠貼切。   他並無明確的根據。只是,本著長年在異國當記者的直覺,總覺得“D”這個通稱好像另有原因……   「喂,老公。親愛的,現在可以打擾一下嗎?」   背後有人出聲,轉身一看,妻子艾倫微微偏著頭站在房間門口。   妻子是比利時人,現年二十九歲。就白人的標準而言應該算身材嬌小。她在日本的百貨公司當販售模特兒時被普萊斯一眼看上,在他霸道的追求攻勢下終於在一年半前結婚。由於年紀相差很多,普萊斯在婚後也很寵愛妻子艾倫。   平日工作時如果被人打岔會很不高興的普萊斯,唯獨對艾倫例外。   他莞爾一笑,神色溫柔地招招手,艾倫來到他身邊,在榻榻米上屈起修長的雙腿坐下。   「以前頗受照顧的棚橋先生寄來“已遷居三眾”的明信片……那是什麼意思?」   已遷居三眾?   他朝妻子放到桌上的明信片一瞥,不禁噗哧笑了出來。   「艾倫,棚橋先生不是“已遷居三眾”。是已遷居至三重縣這個地方——要這樣念才對。」   指出妻子念錯發音後,艾倫一臉不服氣。為什麼不是念體重的重卻要念成重新的重?你怎麼知道?枉費我辛苦學了漢字也派不上用場。說著氣得鼓起臉。他這才想到,幾天前剛剛教過妻子“二重”的漢字意義與讀音。   「日本的漢字有好幾種讀法。」   普萊斯苦笑,一邊有耐心地向妻子解釋。   「根據前後的文意會變換讀法。沒有明確的規則可循,但日本人全都在無意識中自然知道該怎麼區分念法……」   說到一半,不意間他猛然噤口。   一瞬間,腦中閃過某種東西。意想不到的可能性。但是,那種事怎麼可能……   普萊斯回頭看桌上攤開的名冊。然後,他對目瞪口呆的艾倫正眼也不瞧,逕自開始盯著校友名冊上的姓名重新檢閱。

作者資料

柳廣司(Yanagi Koji)

1967年出生於三重縣,神戶大學法學部畢業。 2001年以描寫德國考古學者施利曼在特洛伊挖掘現場解決殺人事件的《黃金之灰》出道,同年以夏目漱石的《少爺》仿作《贗作『少爺』殺人事件》獲得第12屆朝日新人文學獎。作品多以西方歷史人物,如:蘇格拉底、達爾文、歐本海默為主角,內容考據詳實,文風紮實細膩。 2008年改變作風,推出節奏明快、風格俐落的「D機關」系列第一集《D機關1──JOKER GAME》,獲得廣大迴響,並奪下第6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及第30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其他作品尚有《我是福爾摩斯》、《新世界》、《饗宴》等。

基本資料

作者:柳廣司(Yanagi Koji)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日本推理名家傑作選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6043918 城邦書號:1UC04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