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松林異境:迷途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我的黃金時光 臉譜全書系/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 福斯影視簽下《松林異境》三部曲的電視影集,由《靈異第六感》導演奈沙馬蘭執導,即將上映。 ◆《松林異境》出版後隨即高居美國亞馬遜Kindle電子書全榜#20,上市兩週即售出超過二萬冊,在三個類型小說部門位居#1,分別是:當代科幻、動作探險、恐怖驚悚。 ◆ 小說已於二〇一二年八月出版平裝本,銷量逾5萬冊,躋身全美暢銷小說書榜。截至二〇一三年二月,在美銷售已逾二十萬冊。 在松林鎮,天堂就是你家。 別談論過去、別對外聯絡、全鎮電話一同響起時一定要接, 最重要的,永遠別走出松林之外…… ◎《羊毛記》的詭譎震撼、《時間迴旋》的波瀾壯闊、《穹頂之下》的奇異驚悚 ◎《羊毛記》作者休豪伊盛讚:「你絕對猜不到克勞奇下一步要將你帶往何處。」 ◎ 福斯影視立即搶下改編影集,由《靈異第六感》導演執導 ◎ 一出版就在亞馬遜暢銷榜急速竄升,並搶占當代科幻、動作探險、恐怖驚悚 ◎ 看過的人無不大喊:「這是什麼超展開的結局?快給我下一本!」 蒼翠松林中的小鎮美得像幅畫, 伊森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如果鎮民相信他是誰、如果他沒聽見松林中的淒厲尖叫、 如果不是怎麼繞也離開不了松林鎮、 如果沒發現峭壁下的破碎骨骸和綿延的通電圍牆…… 也許,他會想永遠待在這個天堂般的地方。 伊森.布爾克在松林裡的河邊醒來,腦中只記得六件事:現任總統的名字、他母親的長相(可是不記得名字或聲音)、他會彈鋼琴、他會駕駛直升機、他三十七歲、他身受重傷且亟需去醫院。 伊森身上既沒有證件也沒有皮夾,他蹣跚走到鎮上,發現鎮民們過著純樸鄉村生活。鎮上的人說不認識、也從沒見過他這個人,伊森好不容易記起他家在西雅圖,查號台卻說查無此人。 松林鎮的夜晚寒冷寧靜,只聽得見蟋蟀鳴叫,伊森循聲撥開草叢,卻發現聲音來自一個擴音器;他與一名鎮民交談,卻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是臉書、誰是歐巴馬、還認為現在是1950年;伊森不顧自己身受重傷,一心想逃離這個陰陽怪氣的小鎮,他闖入松林,卻聽見不知名生物的淒厲尖叫,更在岩壁下方發現破碎的骨骸。更詭異的是,不管伊森怎麼走都重新回到鎮上,還看到路牌寫著: 歡迎光臨松林鎮,在這裡,天堂就是你家。 他不知道這個小鎮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但他可以確定的是:這裡絕不是天堂。當伊森再度試圖逃跑,全鎮五百多支電話一同響起,他看見原本純樸善良的鎮民換上華麗的嘉年華禮服,還拿起各式武器…… 怎麼可能會有走不出去的小鎮?為什麼沒人相信他是誰?為什麼他不能與外界聯絡?通電圍牆是為了不讓人們出去、還是防止外面的東西進來?伊森發現這個鎮遠比他想像中的恐怖許多,然而更巨大、更駭人的秘密,還在松林之外等著他…… 松林鎮的美好幻象之下,是個黑暗的謎團 然而松林之外的秘密,卻更加駭人。 當他意外窺見松林之外的世界, 他必須選擇迷途知返,或成為獵物。 【更多在松林異境迷失的人們】 「棒透了!我本來不是推理懸疑類的讀者,但這本書改變了我。」 --alone0615(Amazon讀者) 「我向來不看恐怖小說,也不太關注史蒂芬‧金之類的作者,但是克勞奇的角色就是這麼吸引人,即便你知道自己不該喜歡上他。」 --Charlie Newcombe(Amazon讀者) 「殺手級的好書!我兩天就讀完了,這書恐怖之處就在於寫得非常真實。」 --K. Smith(Amazon讀者) 「哇!沒想到結局會是那樣,把我嚇得半死。《松林異境》是一本超乎你所有期待的小說,完美融合了驚悚、懸疑、科幻與動作場面。」 --J. Stroh(Goodreads讀者) 「我看了上千本書,(這不是誇飾法,我真的看了上千本),但找不到與《松林異境》相似的書,這本小說的結局與設定同樣驚人且天才!從頭到尾充滿了轉折與驚奇,讓你感覺像坐上一輛由瘋子駕駛的失控計程車,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C.C. Thomas(Goodreads讀者) 「我剛看完《松林異境》第一部,還在暈頭轉向中,這本書帶我到了許多奇特的地方。警告:你看了前幾章之後就會不想放下書,準備好失眠吧!」 --Adam Light(Goodreads讀者) 「不要看這本書的簡介,拿起來直接讀吧!別問問題、別離開你家、一直讀就對了! 從第一個字開始,這本書就擄獲了我的心。」 --Stepheny(Goodreads讀者) 「這個超棒的故事是關於一個男人如何鍥而不捨地挖掘答案與追尋自由,同時還必須與心中惡魔奮戰。緊湊的節奏每每讓人緊張到咬指甲。所有神秘謎團直到最後才解開。閱讀時,我完全猜不透克勞奇要如何才能將全部伏筆兜攏在一起,但他成功寫出了一個驚人結局!故事中的角色立體生動,我被生存意志堅強的男主角深深吸引。」 --Susan(Goodreads讀者) 「布萊克.克勞奇在《松林異境》裡創造了一個逼真而恐怖的世界。」 --《懸疑雜誌》(Suspense Magazine) 「每個人都可以在《松林異境》找到自己想看的東西。神祕的謀殺案、大量的動作戲、精采的科幻故事,足以迷倒一大群讀者,讓他們守在出口不斷尖叫:「布萊克!布萊克!布萊克!」這系列寫得非常好,栩栩如生,緊張刺激。在口耳相傳中,它的名聲日漸響亮,相信它的粉絲數目也會跟著成倍數成長。」 --全美最大讀書網站Bookreporter.com 「看完《松林異境》後你會咒罵布萊克.克勞奇為什麼沒有馬上推出下一集……也許一百分的小說在世上並不存在,但對我來說,這一本已經趨近完美。」 --美國書評網站Top of the Heap Reviews 「我和許多人一樣,在閱讀《松林異境》時不禁懷疑作者花了這麼多時間布局是否值得。可是克勞奇在第一集結束時埋下了一個會讓史帝芬.金羞愧臉紅的厲害伏筆。」 --美國恐怖電影、電視、小說評論網站bloody-disgusting.com

內文試閱

  男人醒來時發現自己仰躺在地上,陽光照在臉上,還聽到潺潺流水聲。他的眼睛痛得要死。頭顱底部傳來持續的跳動,顯然是偏頭痛即將發作的前兆。他用手撐地坐了起來,將頭埋在兩膝之間。眼睛還沒打開,就已經感覺到周遭在浮動。他深吸一口氣,覺得好像有人用高爾夫球桿用力重擊過他左上方的肋骨。他呻吟著,強迫自己張開眼睛。左眼一定腫得很厲害,因為看出去的視線只剩一條窄縫。   他從沒見過這麼綠意盎然的畫面,又長又軟的綠草一直蔓延到河岸。清澈河水在鵝卵石間飛奔。河的另一邊聳立著一座超過千尺的懸崖。岩壁上長了許多高大的松樹,空氣中松香瀰漫,還有流水的清爽甜味。   他穿著黑長褲、黑西裝,白襯衫上到處都是血漬。   他試著起身,沒想到膝蓋一軟,他往後跌坐,震動力道之大讓肋骨一陣劇痛。他鼓起勇氣再試一次。第二次,成功了。雖然腳軟得像麵條,但好歹還能站。腳下的地面如甲板似的晃動。他慢慢轉身,腳步踉蹌,小心地跨出一大步以保持身體平衡。   他背對河流,眼前出現一片空地。   舉目望去,連個人影都沒有。   空地旁有棟維多利亞式的房子,更遠的地方則是一排建築。整個鎮最長不會超過一英里,四周被高達千尺的岩壁環抱,紅色斑紋的岩石如高牆般將小鎮與外界隔絕。而小鎮就像古羅馬露天劇院的競技場座落在正中央。最高的頂峰仍有積雪,但他所在的山谷卻十分暖和,天空是一片萬里無雲的湛藍。   他先檢查長褲的口袋,再檢查西裝。   皮夾不見了。現金不見了。證件不見了。鑰匙不見了。手機不見了。   唯一留下的,只剩內袋裡一支小瑞士刀。   當他終於走到空地另一頭時,他的神智清醒許多,卻也更加困惑。糟糕的是,偏頭痛已開始發作。   他只記得六件事情:   現任總統的姓名。   他媽媽的長相。雖然不記得她的名字或她聲音聽起來是什麼樣子。   他會彈鋼琴。   他會駕駛直升機。   他三十七歲。   除此之外,這個世界和他所在的地點猶如一張他看不懂的外國學名表。他可以感覺到真相就在腦中某處跳躍,可是即使他手伸得再長也抓不到。   他走上一條寧靜住宅區的道路,走到一半,他感到一陣抽痛。左胸的痛楚使他不得不停下腳步。他解開胸口的鈕釦,拉開領子。傷勢比他想的還糟,他的左胸有道很長的暗紫色瘀血,中間暗黃色的傷口又長又寬。   顯然他是被什麼東西撞了。而且力道極大。   他輕觸頭骨表面。頭痛還在,而且愈來愈嚴重,可是除了左胸的傷口,他身上其他部位似乎都沒受傷。   得到的結論很模糊,他大概是出了什麼意外吧?   可能是被車子撞。也可能是跌倒。更可能是被人攻擊,所以他身上的皮夾才會不翼而飛。   他應該立刻報警。   不過……   要是他做了什麼壞事呢?犯了罪之類的?   可能嗎?   也許他應該再等一下,看看待會兒他還會再想起什麼事。   他對這個鎮似乎沒什麼印象。他突然發現自己一邊蹣跚走著,一邊唸著每個郵箱上的姓氏。是潛意識嗎?是因為在他擷取記憶的過程中,他知道其中一個郵箱會寫著他的名字嗎?知道如果他看見了,他就能想起所有的一切嗎?   他繼續走。   再過三條街,他來到大街和第六街的交叉口。他在樹蔭下的長凳坐下,小心緩慢地深呼吸。他環顧四周,試圖尋找任何看起來熟悉的事物。   咖啡豆的香味讓他不由地站起身來。他左右查看,看到半條街外有間咖啡店。味道一定是從那兒飄出來的。   他走到咖啡店,拉開門,走向收銀員。   二十多歲的金髮女店員注意到他,她美麗的眼睛裡似乎閃過一絲恐懼。   她認識我嗎?   他在櫃檯後的鏡子看到了自己的影像,立刻明白為什麼她會露出嫌惡的表情。他左半邊的臉上有著大片瘀血,更糟的是他的左眼腫得只剩一條縫。   除了可怕的瘀青之外,他看起來其實還不壞。估計他大概有六尺高,黑色短髮,兩天沒刮的鬍渣影子似的籠罩住下半張臉。西裝下的肩膀形狀和襯衫下的胸線顯示他的身材結實強壯。   「想喝點什麼嗎?」女店員問。   男人傾身靠向櫃檯。「妳認識我嗎?我以前來過這兒嗎?」他輕聲問。   「你不曉得自己以前有沒有來過這兒?」   他搖頭。   她仔細看著他好一會兒,想判斷眼前他是認真的,還是瘋了,還是在耍她。   最後她說:「我相信我以前沒看過你。」   「我還能再請教妳另一件事嗎?」   「當然。」   「這裡是什麼地方?」   「你不知道你身在何處?」   聽到這問題,他猶豫了,一部分的自己並不想承認他是這麼的絕望無助。終於他還是搖了搖頭。女店員眉頭深鎖,彷彿對他的反應無法置信。   「我不是在耍妳。」他說。   「這裡是愛達荷州的松林鎮。你的臉……你出了什麼事?」   「我……我不知道。鎮上有醫院嗎?」話一出口,他立刻感覺到一陣不祥的預感爬上他的背脊。   只是不祥的預感嗎?   還是勾動了什麼深藏的記憶,才會讓他打從心裡覺得不舒服?   「我幫你叫輛救護車,好嗎?」   「不用麻煩了,」他從櫃檯後退。「謝謝……」   再度走進陽光下讓他稍微失去了平衡感,也讓他的頭痛加劇。左胸肋骨的痛突然間貫穿全身,讓他癱軟在地。   頭痛更嚴重了。   他的視線先是重疊,再變模糊,最後終於轉成全黑……   ※   坐在他旁邊副駕駛座的史塔寧斯沒機會看到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史塔寧斯顯然很喜歡自己的聲音,所以從博伊西出發往北開了三個小時之後,他仍然說個不停。自從一個小時前他發現只要每五分鐘講些「我倒沒那麼想過」或「嗯……真有趣」之類的話就可以矇混過去後,他的耳朵已經自動關上了。   當他看到大卡車水箱罩出現在史塔寧斯的窗戶外距離只剩幾英尺時,離他上次搭話的時間正好差不多五分鐘了,所以他剛巧轉頭準備隨便說點什麼。   他還來不及反應,史塔寧斯頭部旁的窗子就已經被炸成成千上萬片碎玻璃。   安全氣囊從機柱爆出來,可是遲了百分之一秒,剛好錯過他撞向擋風玻璃的頭。撞擊的力量很大,大到他的頭撞穿玻璃。   林肯大型轎車的右車身被擠爛,粉碎的玻璃和扭曲變形的金屬四濺,史塔寧斯的頭更是直接被大卡車的水箱罩格柵撞上。   他可以感覺到擠壓進來的大卡車引擎熱氣。   汽油和剎車油突然冒出的臭味。   到處都是血漬。鮮血從破裂的擋風玻璃內側流下來,噴灑在儀表板上,噴進他眼裡,從史塔寧斯的殘骸上不斷噴出。   他駕駛的林肯大車被大卡車斜斜推過分隔線。就在它被推向巷口有個電話亭的棕石建築之前,他已經昏了過去。   ※   當他想起車禍的事時,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就像有人突然按下開關似的,他想起那場車禍、想起他叫伊森.布爾克,是美國特勤局的探員,他和史塔寧斯來這裡尋找兩個失蹤的同事:比爾.依凡斯和凱特.威森。   天空漸暗,溫度也開始下降,伊森繼續往小鎮的東側走。   經過一戶正在院子烤肉的人家。   微風帶著炭火的味道。   啤酒微酸清涼的氣泡在塑膠杯裡不停往上冒。   孩子們的笑聲在山谷裡迴盪。   每個角落都漂亮得像幅畫。   完全是柏拉圖理想中的小鎮。這裡的居民不會超過五百人,他不禁想著為什麼這些人會搬到這兒來住。其中有多少人是在偶然經過,意外發現松林鎮的美,愛上它才留下來的?又有多少人是在這裡出生,從沒離開過?   他能夠了解為什麼人們會願意留在這種地方。有什麼理由要拋棄看起來是這麼完美的小鎮呢?被他見過最漂亮的自然景觀包圍著的典型美國生活。在他離開西雅圖的前一晚,他看過幾張松林鎮的照片,可是沒有一張傳神地捕捉住這個小山谷的美。   然後,他來到這兒。   就是因為他來到這兒,他才知道這地方並不完美。   從經驗中,他學到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黑暗。   這世界就是這樣。   完美是很表面的。只是皮毛。稍微深入一點,你就會開始看到黑暗的內在。   等到你看到最裡頭,可能黑得和墨水一樣。   他一邊走,一邊著迷地望著岩壁。東側的山一定至少有三、四千尺高。頂峰上全是峭壁和冰雪。   最後一縷平射的陽光照耀在他背後的岩石上,他轉身,欣賞夕陽的餘暉慢慢退去。   光線一消失,岩石立刻變成鋼青色。   而它帶來的感覺也變了。   還是很美。   但更遙遠。   更冷漠。   ※   天色已經全黑。他的腳好痛,而且餓得不得了。飯店隔壁的小餐廳關門了,所以他在滿天星星的陪伴下往北走。   時間其實不晚,只是每家店都關門了,人行道上一個人都沒有。他開始害怕會找不到東西吃,這瞬間成了他最深的恐懼,還好轉入下一條街時,他看到還有店家的燈光亮著。他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同時也聞到熱騰騰的食物香味。   他走進這家燈光昏暗的酒吧。   一個身材高挑的棕髮女人走到伊森旁邊,滿臉笑容,扔了一個杯墊在他面前。   「要喝點什麼?」   「啤酒就行了。」   當他想起自己身上完全沒錢時,她手上的啤酒杯已經裝得半滿。   她把杯子放在他面前,泡沫不斷地從杯緣溢出來。「你只是來喝一杯,還是要吃點東西?」   「當然要吃東西。」他說,「不過妳大概會宰了我。」   女人微笑。「應該還不會吧!我還不大認識你呢!」   「我沒帶錢。」   她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好。也許你剛才說得沒錯。」   「我是個聯邦探員。很顯然的,鎮上的警長拿走了我的皮夾和電話。其實他拿走了我全部的東西。這讓我非常不方便。」   「所以,你是聯邦調查局之類的人嗎?」   「特勤局。」   女人微笑站在吧台的另一側傾身靠向他。燈光太暗,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他仍然可以看得出來她是個大美女。比伊森年輕一點。   「妳叫什麼名字?」   「貝芙莉。」   「我是伊森。」   她和他握手。「很高興認識你,伊森。」   「貝芙莉,等明天一大早我拿到我的皮夾和其他東西,我就會回到這兒——」   「讓我猜猜……賞我一大筆小費。」   伊森搖搖頭。「妳在取笑我。」   「抱歉。」   「如果妳不相信我,我——」   「我才剛認識你。」她說:「等你吃完飯時,我會比較清楚我是不是真的還會再見到你。」   等伊森點完餐也吃完食物時,貝芙莉收走空盤,回頭幫他添水。   「你到底是來這兒做什麼的?我的意思是,你的官方任務是什麼?如果你不能告訴我,我可以理解——」   「失蹤人口調查。」   「誰失蹤了?」   「兩個特勤局探員。」   「他們在松林鎮失蹤?」   「大約一個月前,比爾.依凡斯探員和凱特.威森探員來這兒出機密任務。到現在,他們已經十天沒和總部聯絡。音訊全無。沒有電子郵件。沒有電話。甚至連他們駕駛的公家汽車上的衛星定位追蹤晶片都失效了。」   「所以特勤局派你來找他們?你認為他們出事了?」   他沒回答,只是瞪著她。   「嗯,我希望你能找到你要找的答案,伊森。」貝芙莉從圍裙前方口袋拿出一張帳單,將它悄悄滑過吧台。   「這是我今晚的餐費嗎?」   伊森低頭瞄了一眼。上頭沒有列出他剛才點了什麼,卻有一個貝芙莉手寫的地址:      第一大道六百零四號   「這是哪裡?」   「我家的地址。如果你需要幫忙,或者遇上麻煩……」   「哇?妳現在開始擔心我了?」   「不是。可是你身上沒錢、沒有電話、沒有證件,你確實很可能會有麻煩。」   「所以妳現在相信我了?」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   ※   伊森醒來時頭痛得很厲害。    他在大街的人行道上跌跌撞撞,頭痛欲裂。   他愈來愈不舒服,還需要吃點止痛藥,讓疼痛的程度降下來,讓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動,好走到警長辦公室。   伊森在下個路口停下腳步。他將手伸進西裝內袋,拉出一張對摺的紙,攤開它。   第一大道六百零四號   他有些猶豫。去敲一個陌生人的門,向她討藥吃?另一方面,他又不想回醫院。而他不能帶著這種劇痛和模糊的心智出現在警長辦公室裡。他計畫要好好發威一下,但他現在痛到只想爬回黑暗的房間縮起身體。   她叫什麼名字?   對了……貝芙莉。   他可以去她家,借幾顆止痛藥,緩解疼痛,然後再去警長辦公室。   他穿過馬路,繼續在大街上走,到了第九街後,轉彎向東前進。   三個街區後,他意識到腳在鞋裡的摩擦,可是他不能停。雖然絞痛,但能夠讓他不一直去想他的頭痛,倒也是個不錯的干擾。   走到第四大道的另一端時,他加快速度。雙腳的疼痛愈來愈嚴重,可是他咬牙忍住,想著:到了就好,咬牙撐住,到了就好。   過了第三大道,他的速度幾乎是在慢跑了。他的肋骨又開始痛了起來。他經過一排看起來比較殘破的房子。天堂一般的松林鎮也會有貧民區嗎?他心想。   看到第一大道的路標,他停了下來。   居然是泥土路。原來的石塊早就被沖刷掉了,崎嶇的路面高低不平。沒有人行道。在這之後也沒有任何道路。他已經走到了松林鎮的最東邊,文明的範圍在這排房子後便倏然而止。屋後全是滿山遍野的大松樹,陡峭的山坡直上數百黃尺,成了包圍全鎮的城牆。   除了鳥鳴之外一片寂靜。完全和松林鎮巿中心的喧鬧聲隔絕。   他看到走過的郵箱上寫著五百多號,暗自鬆了一口氣,貝芙莉的家應該就快到了。   下一個交叉路口就在前方。空空盪盪的。   一個人都沒有。   到了。六百零四號。右邊第二棟房子。信箱上都是鐵鏽,只剩接縫的洞尚留原色。殘存的小鋼片上的街道號碼隱約可見。   他把視線轉向房子。   以前大概是棟相當不錯的維多利亞式雙層樓房,高而尖的屋頂,前廊掛了雙人鞦韆,還有一條石頭小徑穿過院子通往前門。   房子的油漆早已剝落。還緊緊黏在房屋骨架上的木板被陽光曬成了白色,應該很快就會粉碎腐朽。而窗玻璃更是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從口袋掏出昨晚的餐廳帳單,再確認一次地址。筆跡相當清楚。第一大道六零四號。不過,也許貝芙莉弄錯號碼,也許她要寫的是「街」,不小心寫成了「道」。   伊森走進前院高及腰部的雜草中,在濃密草堆的遮掩下只能隱隱窺見石頭小徑的一點點影子。   連接到前廊的兩個台階爛到像被碎木機捲過似的。他直接跨過它們,踩上前廊地板,他的體重製造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貝芙莉?」   他的叫聲似乎被房子吞沒。   他小心地走進前廊,穿過沒門的門框,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再走三步,他踏進客廳,停下腳步。一座很舊的沙發支離破碎地躺在地板上,裡頭的彈簧東倒西歪地冒出頭來,全覆蓋了一層厚厚的鐵鏽。一張滿是蜘蛛網的咖啡桌下散落著幾本雜誌,腐爛殘缺到看不出原貌。   貝芙莉不可能想要他來這裡。即使是惡作劇也不會。她一定是不小心寫錯了什麼……   空氣中有種奇怪的味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不禁抬高下巴,用力嗅了嗅。   正巧一陣風吹過房子,帶來的強烈氣味讓他立刻將鼻子埋進臂彎裡。他繼續往前走,經過半座樓梯,來到一條連接廚房和餐廳的窄小走廊,看到一縷光線從天花板的破洞傾瀉而下,照在餐桌的殘骸上。   他謹慎地在腐爛危朽的地板和陷落至地基的破洞之間緩緩前行。   伊森差不多有一分鐘的時間都沒用鼻子呼吸,但他仍可以感覺到惡臭愈來愈強。他幾乎可以在自己的嘴角嚐到那種味道,比阿摩尼亞更令人窒息,刺激到讓他的雙眼裡全是淚水。   走廊的最底部是一扇關上的門。   他用鞋子推開門。   門撞上牆,發出「碰!」的一聲。伊森跨過門框。   房間有張床,金屬框架還在,透過溼透的床墊,他可以看到裡面的彈簧像彎曲的銅斑蛇似地探出頭來。   到了這時候,他才聽到蒼蠅的聲音。因為成千上萬的蒼蠅全聚集在那個人的嘴巴裡,嗡嗡作響簡直比小船的馬達還大聲。   他曾經在戰爭中見過死狀更慘的屍體,但沒聞過比這更糟的味道。   到處可見白色的骨頭裸露在外。被銬在床頭的手腕、被銬在床尾鐵架的腳踝,還有肌肉幾乎被撕裂的右大腿,白色的骨頭全暴露在空氣中陰森森地瞪著他。男人左臉的頭骨,從頭頂一直到齒根也都露在外頭。他的胃已經腫脹腐爛。伊森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個人的破西裝下腫大膨脹的胃。單排扣的黑色西裝。   就像他的一樣。   雖然五官無法辨認,但不論是頭髮的長度或顏色都沒錯。   身高估計也吻合。   伊森踉蹌地往後退,靠在門框上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我的老天啊!   是依凡斯探員。   雖然他不是驗屍官,但他相當肯定依凡斯的臉絕不只是單純腐爛。他的頭骨部分凹陷,牙齒斷裂,其中一隻眼球甚至不見了。   他死前一定飽受凌虐。

作者資料

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除了史蒂芬.金與休豪伊,我們也應該知道這號人物! 克勞奇一九七八年出生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他從小就愛說故事,弟弟喬丹(Jordan Crouch)是他的第一個聽眾,睡覺時克勞奇總愛說些恐怖故事嚇唬他,兩兄弟長大後甚至還合寫了一本哥德驚悚小說《毛骨悚然》(Eerie)。克勞奇出版了為數眾多的小說和中篇故事、短篇故事和單篇文章。小說《滿載》(Fully Loaded)、《逃》與J.A.康拉斯(J.A. Konrath)合著的《煽動》(Stirred)全順利登上亞馬遜電子書暢銷排行榜的前十名。至今最受歡迎的作品《松林異境》三部曲也已改編成影集,預計在二O一五年五月首播。他自述自己的寫作風格深受多位名家影響,包含《納尼亞傳奇》作者C.S.路易斯、《長路》作者戈馬克.麥卡錫、說故事大師史蒂芬.金與《隔離島》作者丹尼斯‧勒翰。克勞奇現居克羅拉多州杜蘭戈巿,仍舊持續創作驚悚刺激的故事。《羊毛記》作者休豪伊如此誇讚克勞奇:「他的確很會寫作,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怎麼訴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譯者:卓妙容 出版社:臉譜 書系:臉譜小說選 出版日期:2014-07-02 ISBN:9789862353707 城邦書號:FR65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