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記憶的玩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外版魅力推薦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外版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

內容簡介

繼《人生複本》之後,克勞奇震撼新作!! 我徹夜不眠、廢工忘時直衝最後一頁……太享受了。──安迪•威爾,《火星任務》作者 本書有扭曲時空、燒腦威能,是完美的娛樂讀物。──《紐約時報》 ★出版前九個月Netflix重金搶下!高規格打造影、視雙改編計畫! ★時代雜誌、亞馬遜網路書店、美國獨立書商、網媒The Verge當月選書 ★接力衝上《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洛杉磯時報》等各大暢銷榜 ★出版一個月Goodreads書評網★★★★★破萬好評(口碑持續狂飆中) ★今日美國、金融時報、科技媒體CNET、美國國家公共廣播……媒體搶推 如果悔恨遺憾可以改寫, 如果美好回憶可以倒帶體驗, 此刻正在經歷喜怒哀樂的你,難道不是記憶的玩物? 紐約警察巴瑞奉派處理跳樓事件,站在高樓牆緣的女子宣稱腦中不斷浮現另一段人生記憶,原本半信半疑的巴瑞展開追查,結果自己腦中也冒出朦朧的日常片段,在那些灰濛濛的印象裡,他的遺憾與美好記憶都有全然不同的展開。 科學家海倫娜深知記憶的力量,她奉獻一生研究儲存記憶的科技,收藏人生寶貴片段。若能成功,人們就能重新體驗初吻、迎接新生兒的激動、把握與逝去親人告別的片刻,她也有機會搶救失智母親飄逝的記憶,挽回最珍愛的人。 絕無可能產生交集的巴瑞與海倫娜,在意想不到的衝擊時刻相遇了。他倆註定合作,一起接下搶救世人心智的挑戰,因為彷彿被記憶玩弄的他們,腦海裡始終有個模糊印象是,緊握彼此的手,共同面對即將到來的…… {全球獨家收藏} ──燒腦系雙封書衣 A面\時空震盪【特色炫光黃+超細雷射燙金時空方陣】 B面\記憶漩渦【錯視藝術風╳四色黑迷幻漩渦】 各界熱評 真是好看。比《人生複本》更精采,想像力更大,結構更複雜。有關時空穿越,重啟人生的故事,《記憶的玩物》不但超越之前的作品,而且超越的距離,後人可能都很難追趕。我相信在這本書之後,延續著作者對「時間vs.記憶」這種二元思路的新方向,一定有很多作者也會群起效尤,創作出更多新故事。但這本書,無疑是個新典範的開山始祖,重要性不言而喻。──范立達,新媒體從業員 這是一部科幻小說,也是集懸疑、驚悚、末日、愛情元素於一身,野心與格局都相當大的一部娛樂作品。乍看炫技賣弄的外衣底下深藏多個議論叩問,像在雲霄飛車上開一場科技倫理研討會──聽起來很弔詭是不?就跟你讀完故事簡介的感覺相仿,但在閱畢掩卷之餘絕對能同意我的說法,並且得到大大的滿足。──冬陽,小說評論人 你的記憶不屬於你,是你瘋了,還是世界瘋了?宛如電影般的緊湊情節中,作者架構一場奇幻詭譎的記憶實驗,既瘋狂,又扣人心弦,更深入探究人生的多種可能。──何敬堯,《妖怪臺灣地圖》作者 當你的記憶不是你的記憶,混沌的人生會有幾個蝴蝶效應?超展開的時空之旅高潮迭起,讓人一再五味雜陳、愛恨交織、拍案叫絕,真是近年不可多得的神作!──黃貞祥,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泛科學專欄作者 記憶本就是人類生命中最大的謎團之一,而這部小說更別出心裁地讓它成為犯罪的謎團,在這場記憶支配與反支配的戰爭中,到底誰是最後的蠃家?還是我們終將都成為輸家?唯有看到最後才能知道答案。──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 作者克勞奇從帶領讀者進入一個科幻世界。他像是最好的極地導遊,先讓旅客看到冰山在水面上的一小部分,讓大家讚嘆其美麗,然後慢慢隨故事進程,我們看到了隱藏在水底的巨大冰山,無止境向下延展,看不到盡頭。這是一個美麗、但在某種程度上讓人不寒而慄的故事。據說,當你凝視深淵之際,深淵也同時凝視著你。──懷觀,《劍魂如初》作者(推薦文摘錄) 桌上鬧鐘是凌晨一點半,於是拿起《記憶的玩物》。讀完時,是凌晨四點。 是那種你可以一次就讀完的好書。 然後我現在,不確定我在哪一段記憶裡。但我大概知道了。其實,我們都在討論愛情。只是愛的是家人還是自己?──盧建彰,導演(推薦文摘錄) 穿越時空回到過去,是科幻小說的經典命題,然而如同《記憶的玩物》一般,以「記憶」構築出理論模型的,實在少之又少。此外,有別於一般以「時空旅行者」為視角的描寫,本書著墨更多的是那些「被留置在原時間軸,人生歷史因而改變」的人,不僅為時空的分裂、融合給出有趣的結構藍圖,在角色描寫上,也提供豐沛的情感能量。──寵物先生,推理作家 玩轉平行時空懸疑感的大師再度出手,完全瓦解你對記憶的認知!我們經歷的分秒都在瞬間成為記憶,當下體驗的現實不過就是記憶的最小臨界單位,修改了記憶也就修改了現實-沉浸在《記憶的玩物》的故事迷藥後,你將忍不住重新檢視腦海裡的一切是否真實!──黑咖啡聊美劇,影劇觀察評論人 你有刻骨銘心的記憶嗎?倘若與情人的甜蜜時光、獲獎時的歡欣鼓舞都是「假的」,又該如何是好?《記憶的玩物》以此為主題,情節緊湊,除科幻設定引人入勝,更能帶領讀者反思「科技」與「末日」的一線之隔,叫人看得大呼過癮!──張景超,物理補教精靈、超知識頻道經營者 克勞奇獨到的扣人心弦技法,大膽跨越類型疆界,頁頁有驚奇爆點,決心挑戰驚悚文學的極限。──凱琳.史勞特,懸疑驚悚小說名家 克勞奇是世界級的驚悚小說家。本書讓人隨著故事燒腦心折,並在時間、失落、揪心與人性的深刻情節中,感情激動。──葛雷.赫維茲,國際暢銷書《孤兒刺客》作者 故事中注入驚人的反思挑戰和倫理震撼,讓你不斷去想有機會的話,要怎麼扭轉過去?──馬克.蘇利文,年度暢銷小說《紅色天空下》作者 克勞奇再度以子彈般的節奏,把故事高度提到前所未有的境界。淒絕的愛情橋段不僅讓驚險曲折的故事更形豐富,還推動我們思考哀傷與回憶的本質是如何交織糾纏,進而形塑人心。──《科克斯書評》 逆轉與驚悚橋段洶湧而來,遠超乎我所期待的高潮,這是今年難以超越的高標好書!──瑪麗.薩勞沙,美國獨立書店店長 我一看完就到處推坑,因為必須要找人一起為這本書尖叫吶喊!──美國亞馬遜書店讀者 克勞奇讓遠離小說的我又變回了書蟲!讀這本書的每一秒都值得,簡直像腦子去搭了一趟雲霄飛車!──美國亞馬遜書店讀者

內文試閱

〉〉〉巴瑞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日 巴瑞.薩頓驅車停到波伊大樓大門口旁的防火巷。這是一棟裝飾藝術風格的高樓,外牆燈光照得白燦燦。他從一輛福特維多利亞皇冠車上下來,匆匆橫越人行道,推動旋轉門進入大廳。 夜班警衛站在成排電梯旁,開著其中一扇門等候疾行而來的巴瑞,大理石地面回響著他的腳步聲。 「哪一樓?」巴瑞一面走進電梯一面問道。 「四十一樓。到了以後右轉,沿走廊一直走到底就是了。」 「等一下還會有警察趕來。告訴他們,等候我的指示行動。」 電梯上升速度飛快,讓人對它所在大樓的屋齡產生錯覺。過了幾秒鐘,巴瑞的耳朵才啵一聲通了。電梯門終於開啟,他經過一間法律事務所的招牌。整個樓層多半都暗了,只亮著稀疏幾盞燈。他奔過地毯,行經多間闃靜的辦公室、一間會議室、一個休息室、一間圖書室,最後來到最大間辦公室外的接待區。 在昏暗光線下,一切細節都灰暗不明。一張偌大的桃花心木辦公桌被埋在無數檔案與文件底下。一張圓桌上繙△妍O本和一杯杯散發苦味的冷咖啡。有個附水槽的酒吧裡,滿滿都是看似昂貴的威士忌。接待室另一頭有個燈光明亮、嗡嗡作響的水族箱,裡面養了一條小鯊魚和幾條熱帶魚。 巴瑞輕步朝落地窗走去,同時將電話關靜音並脫去鞋子。他握住手把輕輕推開門,悄然走到陽台上。 上西區的摩天大樓林立於四周,在輝亮的霧氣包覆下透著神祕。市囂吵雜又接近,車輛喇叭聲迴盪於高樓之間,遠處有救護車正朝另一個悲劇現場急馳而去。波伊大樓的尖頂就在上方不到十五公尺處,有如戴了一頂以玻璃、鋼鐵與哥德式磚牆造就的王冠。 女子坐在四米半外,一個已漸毀損的滴水嘴獸旁,背對巴瑞,雙腿跨出牆緣懸空掛著。 他一步步靠近,石板地的濕氣滲透了他的襪子。只要能在不知不覺間靠得夠近,就能趁她不注意將她拖下牆來…… 「我聞到你的古龍水味了。」她頭也不回地說。 他停下腳步。 這時她轉頭看他,說道:「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了。」 僅憑周遭的光線難以看清,但似乎是四十來歲年紀的女子,身穿暗色裙子套裝,想必已經在外面坐了好一會兒,頭髮都被霧氣浸塌了。 「你是誰?」她問道。 「巴瑞.薩頓,紐約市警局中區保安組的警探。」 「竟然派保安組的人……?」 「我剛好就在附近。妳叫什麼名字?」 「安.沃絲.彼得斯。」 「可以叫妳安嗎?」 「當然可以。」 「要不要我打電話幫妳叫誰來?」 她搖搖頭。 「我現在要走到這邊來,妳就不必一直扭著脖子看我了。」 巴瑞斜斜地移開,離她遠一些,但也同時來到陽台矮牆邊,離她的坐處約兩米半。他往牆外瞄了一眼,五臟六腑瞬間糾結。 「好啦,說吧。」她說。 「什麼意思?」 「你不是來勸我下去的嗎?儘管使出你的本領吧。」 搭電梯上來的時候,他回想自己受過的自殺防治訓練,便打定主意要說什麼,如今確實來到當下,反而沒那麼自信。此刻唯一確定的就是他兩隻腳都凍僵了。 「我知道此時此刻妳對一切都不抱希望,但這只是短暫的一刻,總會過去的。」 安盯著大樓外牆正下方的街道,距離一百二十米,兩隻手掌平貼在已受酸雨侵蝕數十年的石面上,只要輕輕一推就下去了。他猜想她心裡正一步步演繹著每個動作,悄悄接近真正行動的念頭,一面蓄積最後那股勁道。 他發現她在打顫。 「我外套給妳穿好嗎?」他問。 「我很確定你最好別再靠近了,警官。」 「為什麼?」 「我有FMS。」 巴瑞強忍住掉頭就跑的衝動。他當然聽說過偽記憶症候群(Fales Memory Syndrome, FMS),卻從不認識或遇見過得病的人,從未與他們呼吸過同一處的空氣。現在他不太確定是否該試圖去抓她,甚至還想到別靠她這麼近。算了,管他的。假如她作勢往下跳,他還是會盡力救她,就算事後真染上了FMS,也只能算他倒楣。當警察就得冒這種風險。 「妳得病多久了?」他問。 「大約一個月前的某天早上,我忽然發現自己不在佛蒙特州米德伯理的家裡,而是在這座城市的一棟公寓,而且頭痛欲裂,鼻血流個不停。一開始,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後來想起來了……我還有這段人生。此時此地的我單身,是投資銀行的主管,用的是婚前的姓名。可是我……」她很明顯在強壓激動的情緒。「我也記得在佛蒙特的另一個人生。那裡的我有一個九歲的兒子叫山姆,和丈夫喬.貝爾曼一起經營景觀設計事業。我叫安.貝爾曼,我們一家人說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 「那是什麼感覺?」巴瑞問道,並偷偷跨前一步。 「什麼是什麼感覺?」 「妳在佛蒙特生活的偽記憶。」 「我不只記得婚禮,還記得我們為了蛋糕的設計吵架,連我們家裡再小的細節都記得。我記得我們的兒子,記得生產的每一刻、他的笑聲、他左頰的胎記,還有他第一天上學時不肯放我離開的情形。但是當我試著想像山姆的形貌,他卻是黑白的,眼珠沒有色彩。我告訴自己他的眼睛是藍色,但我只看見黑色。 「我對那個人生的記憶都是灰色調,就像黑白電影停格。感覺很真實,卻是鬼魅般虛幻的記憶。」她忍不住哭了。「每個人都以為FMS只是關於人生重大時刻的假記憶,其實那些細微時刻更令人心痛得多。我不只記得我丈夫,也記得每天早上他在床上翻身面向我時,那氣息的味道。還記得每當他比我先起床去刷牙,我總是知道他會再回到床上想要溫存一番。那才是讓我難以忍受的事。那些小到不能再小的完美細節,讓我知道事情確實發生過。」 「那這邊這個人生呢?」巴瑞問道:「對妳來說難道沒有一點價值?」 「也釵釣サo了FMS的人喜歡當下的記憶更勝於偽記憶,但這個人生完全不是我想要的。我已經努力了漫長的四星期,再也偽裝不下去了。」略繻y過眼線,留下深深的眷炕C「我的兒子從未存在過。你懂嗎?他只是我腦子裡一枚未能引爆的美麗啞彈。」 巴瑞企圖再往前靠近一步,可惜這回被她察覺。 「別再靠近了。」 「妳並不孤單。」 「我孤單得要命。」 「我只認識妳幾分鐘,但妳要是這麼做,我還是會痛苦萬分。想想妳生命中那些愛妳的人吧,想想他們的感覺。」 「我去找過喬。」安說。 「誰?」 「我丈夫。他住在長島的一棟大宅。他一副不認得我的樣子,但我知道他認得。他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他結婚了,不知道娶的是誰,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孩子。他一副好像我瘋了的樣子。」 「我很遺憾,安。」 「我太心痛了。」 「老實說,我也有過和妳一樣的心情,想要結束一切。但我現在站在這裡告訴妳,我很慶幸沒有那麼做。我很慶幸自己有勇氣挺過來。這段低潮並不是妳人生的全部,只是其中一章罷了。」 「你發生了什麼事?」 「我失去了女兒,人生也曾經讓我心碎。」 安望向亮晃晃的城市輪廓。「你有她的照片嗎?你還會跟別人提起她嗎?」 「會。」 「至少她曾經存在過。」 這點,他實在無言以對。 安再次透過雙腿之間往下看,然後踢掉一隻包鞋。 看著鞋往下掉。 隨後又讓另一隻鞋跟著墜落。 「安,拜託妳。」 「在我的前一生,那個假的人生中,喬的前妻芙蘭妮就是在這裡,就在同一個地方跳樓,那是十五年前的事。她得了憂鬱症。我知道喬很自責。我離開他長島的家之前就告訴他,今晚我要在波伊大樓跳樓,跟芙蘭妮一樣。聽起來可能很傻也很絕望,但我希望他今晚能到這裡來救我,做他沒能為她做到的事。起初我以為你是他,但他從不擦古龍水。」她微微一笑,若有所思,隨後加上一句:「我口渴。」 巴瑞透過落地窗瞄一眼幽暗的辦公室,看見兩名巡警站在服務台邊待命,隨後將目光轉回安身上。「那麼妳要不要從那裡下來,我們一起進去給妳倒杯水。」 「你幫我拿到這裡來好嗎?」 「我不能離開妳。」 她雙手開始顫抖,他留意到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決絕。 她看著巴瑞說:「這不是你的錯。本來就會是這樣的結局。」 「安,不要……」 「我兒子被抹去了。」 接著她以若無其事的優雅姿態躍下牆緣,自我解脫。 〉〉〉海倫娜 二○○七年十月二十二日 清晨六點,海倫娜站在淋浴間,任由熱水嘩嘩地順著肌膚流下,想讓自己清醒過來,卻忽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此時此刻以前便已經歷過。這倒也不是新鮮事。自從她二十多歲起,似曾相識的感覺便一直縈繞不去。何況,淋浴的這一刻並無特別不一樣之處。她暗自納悶,不知山畔投資公司評估過她的提案了沒。已經過了一星期,該有點消息了。如果他們有興趣,至少也該找她去面談了。 她煮了一壺咖啡,做了她最常準備的早嚏G黑豆、三個三分熟的荷包蛋,淋上番茄醬。然後坐在窗邊的小桌前,看著她位於聖荷西郊外住處社區上方的天空,慢慢注入天光。 已經一個多月了,她一天都沒洗衣服,臥室地板幾乎全被髒衣服淹沒。她在那堆衣服裡東翻西找,最後拖出一件T恤和一條牛仔褲,還算能穿出去見人。 刷牙的時候電話鈴響了。她啐出牙膏沫、漱漱口,在響到第四聲時接起臥室的電話。 「我女兒還好嗎?」 父親的聲音總能讓她面露微笑。 「哈囉,老爸。」 「還以為妳出門了呢。又不想打到實驗室吵妳。」 「沒關係。有什麼事嗎?」 「只是剛好想到妳。提案有回音了嗎?」 「還沒。」 「我有很好的預感,應該就快了。」 「不知道,這裡並不好混,競爭很激烈,有很多聰明絕頂的人在找錢。」 「但是都沒有我女兒聰明啊。」 她已承受不起父親對她的信心,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早晨,失敗的幽靈正步步進逼。她坐在又小又髒的臥室裡,屋子其他地方也空空盪盪、毫無裝飾,都已經一年多沒帶半個人來過。 「天氣怎麼樣?」她試著轉變話題。 「昨晚下了雪,這一季的第一場雪。」 「下很多嗎?」 「三、五公分厚而已。不過山頭都白了。」 她可以想像:落磯山脈的弗朗特嶺,她童年的山。 「媽好嗎?」 電話另一頭頓了一下。 「媽媽很好。」 「爸。」 「怎麼了?」 「媽好嗎?」 她聽見他緩緩吐氣。「現在狀況變差了。」 「她沒事吧?」 「沒事,她現在在樓上睡覺。」 「出什麼事了?」 「沒有。」 「告訴我。」 「昨天晚上吃過飯後,我們一如往常地玩金拉密牌。沒想到她……她竟然記不得玩法了。她坐在嶽鄎e瞪著手上的牌,痊y滿面。我們已經一起玩了三十年了呀。」 她聽見他用手誚簉扔屆C 他在哭,與她相隔千里。 「爸,我這就回家。」 「不要,海倫娜。」 「你需要我幫忙。」 「這裡有很好的幫手。我們今天下午要去看醫生。妳要是想幫媽媽,就去拿到贊助,做出妳的椅子。」 她不想告訴他,椅子還要等好幾年,好幾個光年那麼遠。那是夢,是妄想。 她眼眶泛瓷C「你知道的,我這麼做是為了她。」 「我知道,寶貝女兒。」 兩人一度沉默不語,盡可能暗自飲泣,不讓對方知曉,卻根本辦不到。她多麼希望能告訴他很快就會成央A但這不是事實。 「今天晚上回來以後,我會打電話。」她說。 「好。」 「告訴媽,我愛她。」 「我會的。不過她本來就知道。」 四小時後,海倫娜人在帕羅奧圖的神經科學大樓深處,檢視一隻老鼠對於恐懼的記憶影像—螢光顯影的神經元藉由蜘蛛網狀的突觸互相連接—忽然有位陌生人出現在她辦公室門口。她越過監視器看見一個男人穿著斜紋褲配白色T恤,臉上笑容略顯燦爛了些。 「是海倫娜.史密斯嗎?」他問。 「什麼事?」 「我叫智雲.契爾柯佛。能撥幾分鐘和我談談嗎?」 「這裡是管制的實驗室,你不能進來。」 「很抱歉冒昧闖入,但我要說的話,妳應該會有興趣。」 她可以請他離開,也可以叫警衛,不過他看起來不具威脅。 「好吧。」她說完才猛然想到此人目睹了她的辦公室,這裡簡直就是囤積症者的天堂—沒有窗戶、狹窄擁擠、上了漆的煤渣磚牆,再加上辦公桌四周堆了一米高、半米深的收納盒,裡面裝滿成千上萬的摘要與論文,在在給人一種窒息感。「抱歉,很亂。我給你拿張椅子。」 「我自己來。」 智雲拉來一張折疊椅,與她對面而坐。他的目光掠過牆面,上頭幾乎覆滿高解析影像,不是老鼠的記憶,就是癡呆症與阿茲海默症患者的神經元放電模型。 「請問有何貴幹?」她問道。 「對於妳在《神經元》雜誌上發表關於記憶描繪的文章,我老闆非常感興趣。」 「你的老闆有名有姓吧?」 「這要看情況。」 「比方說?」 「比方說這次談得順不順利。」 「我連你代表誰來都不知道,又何必跟你談?」 「因為史丹佛給妳的那筆錢再六個禮拜就要用完了。」 她挑起一邊的眉毛。 他說:「只要是我老闆感興趣的人,他就會付我很多錢,去調查他們的一切背景。」 「你剛剛說的真的很讓人毛骨悚然,這你知道吧?」 智雲伸手從皮製肩背包裡取出一份放在深藍色檔案夾的文件。 她的提案。 「可不是嘛!」她說:「你是山畔投資公司的人!」 「不是。而且他們不會贊助妳。」 「那你是怎麼拿到那個的?」 「這不重要。沒有人會贊助妳。」 「你怎麼知道?」 「因為這個呢……」他將她的補助金提案往亂七八糟的桌上一丟。「膽子不夠大。說穿了,這只不過是妳過去三年在史丹佛做的東西,算不上什麼大計畫。妳已經三十八歲,在學術界就相當於九十歲了。過不了多久,妳會在某天早上醒來,發現妳的人生巔峰已經結束,發現妳浪費了……」 「我想你該走了。」 「我沒有羞辱妳的意思。請恕我直言,妳的問題就是不敢要求妳真正想要的。」她忽然有種感覺,這個陌生人不知為何想釣她上鉤。她知道不該再繼續談下去,卻無法自拔。 「你為什麼說不敢要求我真正想要的?」 「因為妳真正想要的會讓人傾家蕩產。妳需要的金額不是七位數,而是九位數,也可能是十位數。妳需要一個程式設計團隊幫忙,為複雜的記憶分類與投影設計一套演算法。還有人體試驗的基本設備。」 她越過桌面直瞪著他。「我提案中根本沒提到人體試驗。」 「如果我說,不管妳要求什麼,我們都給妳呢?無上限的資金贊助。妳會有興趣嗎?」 她心跳愈來愈快。 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嗎? 她想到那張五千萬的椅子,自從媽媽開始遺忘人生,她就一直夢想著要打造的那張椅子。說也奇怪,她想像中的椅子從不是全部完成的模樣,而是發明專利申請書上的繪製圖,她遲早有一天會提出申請,名稱就叫「長期、外顯、事件記憶投影的沉浸式平台」。 「海倫娜?」 「要是我說有興趣,你會跟我說你老闆是誰嗎?」 「會。」 「我有。」 他便告訴她了。 她驚訝得下巴都要掉到桌子上,在此同時,智雲又從袋中抽出另一份文件,越過成堆的收納盒遞給她。 「這是什麼?」她問道。 「聘雇與保密協定。沒有商量餘地。財務方面的條款應該會讓妳覺得非常慷慨。」 〉〉〉巴瑞 二○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 紐約市警局第二十四分局 紐約市西第一百街一五一號 郵遞區號:紐約州NY一○○二五 局長:約翰.普爾 電話:(二一二)五五五–一八一一 【✓】初步調查報告 【 】補充報告 報案編號:○一四五七C 時間:二○一七年十一月三日(五)晚間九點三十分 地點:西一○二街二○○○號四十一樓 報告類別:警察陳述 警員雷威利擔服巡邏勤務時,接獲一○–五六A的通報,地點在波伊大樓胡奎斯特有限公司的陽台。職發現一女子站立於突簷處,在表明警察身分後,請她下來。女子不肯配合,並警告職勿再靠近,否則便要跳下去。職詢問其姓名,女子告知名為芙蘭妮.貝爾曼(白人女子 生日:一九六三年六月十二日 地址:東一一○街五○九號),言談舉止不似受到毒品或酒精影響。職詢問能否為她聯絡某人,女子回答:「不用。」職再問她為何意圖輕生,女子回答人生已毫無樂趣,少了她,丈夫與家人也會更好過。職再三勸慰絕無此事。 至此,女子不再回答任何問題,似乎想鼓起勇氣往下跳。職正打算出手將女子拉離突簷,恰巧收到員警狄卡羅以無線電通知,貝爾曼太太的先生喬.貝爾曼(白人男子 生日: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三日 地址:東一一○街五○九號)已搭上電梯前來見妻子。職將此消息轉告貝爾曼太太。

作者資料

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除了史蒂芬.金與休豪伊,我們也應該知道這號人物! 克勞奇一九七八年出生於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他從小就愛說故事,弟弟喬丹(Jordan Crouch)是他的第一個聽眾,睡覺時克勞奇總愛說些恐怖故事嚇唬他,兩兄弟長大後甚至還合寫了一本哥德驚悚小說《毛骨悚然》(Eerie)。克勞奇出版了為數眾多的小說和中篇故事、短篇故事和單篇文章。小說《滿載》(Fully Loaded)、《逃》與J.A.康拉斯(J.A. Konrath)合著的《煽動》(Stirred)全順利登上亞馬遜電子書暢銷排行榜的前十名。至今最受歡迎的作品《松林異境》三部曲也已改編成影集,預計在二O一五年五月首播。他自述自己的寫作風格深受多位名家影響,包含《納尼亞傳奇》作者C.S.路易斯、《長路》作者戈馬克.麥卡錫、說故事大師史蒂芬.金與《隔離島》作者丹尼斯‧勒翰。克勞奇現居克羅拉多州杜蘭戈巿,仍舊持續創作驚悚刺激的故事。《羊毛記》作者休豪伊如此誇讚克勞奇:「他的確很會寫作,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怎麼訴說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基本資料

作者:布萊克.克勞奇(Blake Crouch)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寂寞 書系:Cool 出版日期:2019-09-01 ISBN:9789869752213 城邦書號:A17500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0.8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