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小怦然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聖誕月5折起,快來裝點你的心靈聖誕樹!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POPO站上最該被認識的新人作家 每一顆堅持單戀的少女心,都因為疼痛而閃閃發亮 單戀一個人是件多小的大事, 小到對方無關痛癢,大到自己痛不欲生。 而且,疼痛這玩意兒竟如此有上進心,日漸成長。 「我或許沒辦法讓妳幸福,但是妳只有跟我在一起才會覺得幸福。」 小黛知道,余穹說的是再對不過了。 世界就是這樣,妳越忘不掉的,往往都是越不該惦記著的。 七歲的小黛認定七歲的余穹是放學同志,鍥而不捨地牽起他的手, 多少年來,余穹也始終鍥而不捨地甩開她的手。 高二那年,余穹和別的女孩在一起, 那是小黛初次體驗悲涼的滋味, 而且,不是最後一次。 余穹冷若冰霜的態度沒能把小黛打趴, 她繼續當條追著他的快樂尾巴,上輩子肯定屬狗。 偶爾他給點陽光,她就燦爛得開花。 憑著小黛那不屈不撓的過人毅力與過人臉皮, 如果余穹是遊戲裡的大魔王,他早就該被她攻下了, 可惜,余穹是小黛愛情裡的大魔王, 越是死命地喜歡,越是注定要輸…… 最喜歡的人卻不喜歡妳的情況是有的,而妳也只能接受。 【讀者好評迴響】 「討厭啦Q_Q明明是那麼活潑的文風,為什麼我每一章都有種被虐到的感覺。」 ──紫雨〈讀者〉 「在宿舍狂笑,逼得我只好大聲朗誦給室友聽,然後再一起笑。」 ──韻芽〈讀者〉 「一股作氣巴啦巴啦追到最新一章,熬夜熬得很怦然(不)。」 ──漣漪君〈讀者〉 「我真心覺得妳不出書真是太可惜了。」 ──絮澄〈讀者〉 「前一篇狂虐,後一篇甜滋滋,火火的讀者都快要精神崩裂了吧??嘿嘿嘿嘿.....現在知道火火S到骨子裡了!」 ──痞妹〈讀者〉

內文試閱

喜歡的人不喜歡自己──這就是她現在面對的情況。   她,蔣黛茵,人稱小黛,正用全身心熱烈單戀一個人,要說多熱烈,就是往他身邊一站,他會用嫌惡的語氣說妳別過來,妳一過來就很熱的程度。   小黛如此熱情地喜歡余穹,從高中開學第一天,全校都知道了。   嗯,還是把前因後果交代清楚一點。   事發得從老師宣布愉快的開學就該來場愉快的大掃除開始。   當然除了班導本人,沒人愉快。這年紀正處心思複雜的青春叛逆期,如果班導說同學們,扔掉你們手中的掃帚,咱們去海邊踏浪,恐怕會立刻被封為麻辣教師第二,可惜班導沒有一顆叛逆的心,只想完成教程表上交代的工作,簡單吩咐全班分成六組,揮手瀟灑走人。   於是總數三十七人,三十七顆叛逆的心,不好好打掃,利用時間組起小團體來了。這心態如同日本動畫《機動戰士》裡的技術人員所言:腳只是裝飾而已,上面的大人物是不會懂的;同理,他們不是來上學是來社交的,上面的師長們是不會懂的。   小黛自從喜歡上余穹,便有一股使命感,這股使命感叫做「你的事便是我的事,我不是愛管閒事,就只管你的事」,所以她一見余穹形單影隻坐在位子上看書,覺得他那麼孤僻不好,便抓了掃把畚箕湊過去。   「余穹,又同班了。」她師法男生之間互拍肩膀的動作,就是沒學到力道的精隨。   余穹被拍得差點一頭栽進書中世界,立馬抬頭瞪她一眼。   小黛動手後隨即驚覺失手,可是老師說過馬有失蹄,人有失足,總之失掉的東西救不回來,連忙岔開話題:「余穹,老師要我們打掃呢。」   余穹專心回到書頁上,漠視小黛這破事兒,他熟練了。   小黛常想,余穹的專長如果是冷她,而她的興趣就是惹他。不對,「惹」這個動詞不夠正面積極,「照顧」比較符合她開朗明亮的性格。   其實整個暑假她惡補了大批少女愛情專業書(俗稱少女漫畫),理解一個公式:大抵來說愛都是這樣的,被照顧久了,就離不開了。小黛有智謀。   她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余穹余穹,你拿著畚箕站這兒,我掃過來你接就好了。」瞧,她多照顧他,賢妻良母典範來著。   小黛拿著掃把,抽走余穹手上的書放到桌上,硬要他接下畚箕。   雖是經過考試的,畢竟是本市學校,班上本地生占大多數,立刻不少人賊眉鼠眼等著看他們好戲。   余穹甩開她纏在手臂上的手,指著黑板,「妳到底有沒有仔細看?我跟妳不同組,妳能不能別來煩我?」   單戀一個人是多小的大事,哪堪得起一句「別來煩我」折騰。   眾目睽睽,小黛只能笑得喉頭發乾:「唉呀,我沒看到,對不起啊。」   「不是沒看到,是看不懂吧。」   誰說話這麼不中聽?小黛和余穹齊刷刷轉動視線。   是國中同班三年的副班代,此人向來刻薄。小黛歸咎是他連著三年成績都輸給余穹,只得在他底下做副班代的緣故,心思扭曲了。   副班代分配到擦黑板的簡單工作,他拿著粉筆在黑板寫了幾個字,點名小黛回答:「蔣黛茵,妳說說看這三個字怎麼唸?」   小黛呃了半天,還扯著余穹的袖子,盼他給點提示。   這種情況下幫了她,明天又是流言蜚語追蹤的對象了。余穹冷眼哼了聲,事不關己地坐下繼續看書。   男生們跟著起鬨:「替她注音啦。」   「蔣黛茵、蔣黛茵,妳現在會寫自己的名字了嗎?」   和小黛同班過的都知道她有閱讀障礙,卻無法想像也無法理解。國中男生多幼稚,常常捉弄她,顯然剛升上高一的男生心智年齡還停留在中二,沒多大長進。尤其又屬那個副班代特別愛找小黛麻煩,一時間場面還真是鬧騰騰的。   還好,班導回來扯著嗓子要所有人回到位子上,這場騷動就這麼結束,意外乾脆俐落。   不過教室裡安靜中仍帶點窸窸窣窣的餘韻,外地來的學生都在問小黛到底怎麼了,怎麼會連自己名字都看不懂?   班導沒留意當下的微妙氣氛,沒發現班上有個需要特殊關懷的學生,一板一眼講解明天開始正式上課,開始抄課表,選股長……小黛特別認真地跟著抄抄寫寫,不管剛才的奚落,不管余穹的見死不救,反正就是寫,老師都會比較疼認真向上的學生。   等老師宣布放學,她才敢偷看斜前方的余穹幾眼,不知道他是不是又怒了……   小黛坐在余穹斜後方的位子。這是用座號暫時分配的座位,他只希望不會是未來三年的座位,否則讓她有事沒事用哀怨的小眼神盯著他瞧,脊背都發涼了。   從掃除時間開始,就聽到本地生把小黛國中畢業前那封錯字連篇的情書拿來說嘴,她還不走開偏要湊上來……真希望她人生有其他事可做,要不就是腦子別那麼抽風,識相點。   班導交代完畢就下課。   余穹一如過往速度之迅雷地收好書包,離開教室前瞄了小黛一眼,她還埋頭在那裡抄抄寫寫、拖拖拉拉的。   算了,不管她,反正他走出校門前,她總會追上。   小黛確定余穹出了教室,才淡定收拾起書包。   倒不是記恨余穹剛才見死不救,只是怕這時候再湊上去,他會跟她翻臉,從小到大她什麼都不怕,除了他發怒之外。   看來今天只好孤單回家……也許在回家前先去逛逛書店好了。   本來有點憂鬱的小黛,揣著口袋的零用錢,又愉快起來。小黛喜歡各式各樣的鉛筆盒筆袋、鉛筆蠟筆、有顏色的圖釘迴紋針、有圖案的膠帶,和大部分女生沒太大差別,因此沒人注意她買得稍微多了點,稍微快要可以開間文具店。   小黛踏進書局,目標三樓文具區和一樓漫畫區,漫畫通常都封膜不給看,光趴在書櫃前看看封面,她就夠知足的了。   小黛蹦跳前進,忽然眼角瞥見了一條人影,嚇得她連滾帶爬龜縮進隔壁走道。   余穹。   抓了本書蓋頭蓋面,小黛探出腦袋再三確定,字她是看不懂幾個,人倒是可分辨得很清楚。她睜大眼睛,好不容易才讀出他看的那排很可能是和車子有關的書籍。 如果想買腳踏車何不直接去車店看就好?   小黛捧著書,想靠近又不敢,怕他還氣著。   余穹啪地闔起書放回架上,朝她看去。小黛一驚,嚇得手上的書落地,還引來店員白眼。   「妳又來買膠帶?」余穹若無其事地問。   小黛謹慎察言觀色,確定他沒怒,攻擊力也沒稍早強,便死皮賴臉貼過去,笑嘻嘻地答非所問:「好巧,你也來逛書店。」   「現在要走了。」余穹繞過她。   小黛馬上跟過去:「我正好也回家,一起走吧。」   余穹說:「誰說我要回家的?」   小黛說:「那你要去哪裡?」   余穹斜瞪了她一眼,明明才要她別煩他的,記憶力這麼差,果然不需要擔心她會難過。   小黛笑笑,好像完全看不懂他的眼色。   余穹也懶得理她,走進鎮上唯一的速食店。小黛把他當燈塔,他在哪裡,她這條小船就哪裡去。   但凡去過麥叔叔店裡的孩子都會曉得,開門迎面吹來的不是冷氣,是油炸食物的香氣,高中這個正值生長期的年紀,哪裡抗拒得了,至少小黛抗拒不了。   她看余穹點餐,匆匆忙忙把口袋整個掏出來找錢,從一塊數到十塊,偏偏不夠,一卷音符膠帶不到十五塊,都得省吃儉用才存得到,小黛只能扼腕,但她的肚子挨不起,想吃就是想吃。   「余穹,你可不可以請我?」小黛這時的金錢觀相當薄弱,除非為了想要的東西,否則沒有儲蓄觀念,這也是養成她日後跟著余穹到處蹭飯習性的起點。   余穹一愣,沒見過這麼討飯的:「妳怎麼不回家吃?」   「我想吃薯條嘛。」小黛邊撈胸前的口袋邊說。   余穹順著她的動作看了一眼,馬上意識到視線落點不對,連忙別開眼,對店員說:「再加一份薯條。」   店員:「要不要加大?」   小黛充滿希望地看著他,插上條尾巴就跟巷口那隻流浪狗沒兩樣了。嗯,余穹是貓派的。   但他還是抿著嘴角說:「加。」   小黛歡呼,余穹剛付完錢就被她推了推:「我拿,你去找位子。」她從很小就開始培養牛馬精神。   余穹找了靠窗的位子,本來想替她拿書包,伸出手後,她一臉「你要什麼?任何東西都可以給你,最好把我的心拿去」的表情,讓他後頸寒了下,直接轉身走開了。   把沉重的書包往背後一甩,小黛端著托盤搖搖晃晃走來,看得余穹都替她緊張了。沒聽說過她脊椎側彎啊,走路也不能好好走?   好不容易托盤安全抵達桌面,余穹抓起漢堡開始吃,小黛則拿他的臉當主餐,配薯條一根一根慢慢吃。   余穹從玻璃窗裡看了她一眼,剛剛貪嘴成那副德性,怎麼現在吃那麼慢?   小黛想的是,這是余穹買給她的薯條,更是她第一次和余穹單獨吃麥當勞,她要吃慢點,平均每根薯條無論長短都要嚼十下才划得來。   「妳臉沾到番茄醬了。」余穹說。   小黛用手摸了摸,摸不著,涎著臉說:「要不你替我擦。」反正有問有機會。   余穹拿了可樂:「要不我替妳洗臉如何?」可是他不給機會。   小黛噘嘴,拿了紙巾自己擦。   兩人這互動正巧被某個經過的好事同學看見,隔天到學校大肆渲染,給了余穹一個「愛呷假小心」的形象,傳進小黛耳裡,她多開心啊,巴著眼多盼望他能從了流言和她在一塊兒。   可把余穹氣得,好幾天不跟她說話。 ***   高一下學期,小黛知道了一件晴天霹靂的事:高二開始要能力分班。   依照高一上下學期總共六次段考平均分數決定,余穹不用說,肯定是特優班,她可糟糕了。   實在是下學期前兩次段考因為熱播韓劇《浪漫滿屋》,她除了要迷余穹,還得迷Rain,行程滿檔。有次關注劇情發展時,她媽問話,她順口回了句「朕知道了」,差點被剝皮。   最後一次段考前,小黛抱著書包去按余穹家的電鈴,先問考試範圍,再問他可否教她。   余穹靠在門框上口述,一科一科替她劃出考試範圍,再說聲不要,直接甩門。   真是的,這傢伙怎麼連拒絕都那麼酷呢……   後來小黛只好天天和同學上圖書館,把段考當考台大,拚了。   挑選讀書地點,小黛也是別有用心的。   她知道余穹常去學校圖書館,打著一有機會便死纏著他,來個一對一指導的歪腦筋,要不然在家躺著讀書多舒服啊,說不定她媽還給準備宵夜呢。   小黛在上圖書館這事上沒經驗,第一天連位子都找不到,倒是余穹在哪兒很快就找到了──實在是他身邊圍了太多跟她打著相同主意的人,想看不見都難。   小黛不死心,在門口徘徊半個小時,肚子實在餓了,只好回家了。   第二天,她打掃時間便先去用書包占位子,才知道不是她奸巧,大家都這麼做。最後一節課的時候,她還因為把課本留在書包裡,被老師罰站。   下課鐘響,余穹背起書包,好似學過凌波微步,瞬間出了教室門。   小黛咚咚咚地追出去,在轉角拉住他的手。   余穹的反應很直覺,啪地甩開:「幹麼。」這個從小因她培養出來的習慣,還真難改。   他的動作活像她是被列為一級掃蕩的害蟲,看她的眼神跟看神經病一樣,還有那語氣之冷若冰霜啊冷若冰霜,明明接近盛夏,小黛覺得心寒。   她唯唯喏喏說:「我跟你一起去圖書館好不好?」   余穹不耐:「妳幹麼非得跟著我?」   往常儘管余穹表現得再不開心,再嫌棄她,都無所謂,小黛的專長就是死賴著他跟去任何地方,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吃排頭,就是她也會不知所措,於是破天荒地踹了他一腳後,馬上落跑。   小黛邊跑還邊回頭喊:「誰跟著你?我也要去複習啊!」   太急著逃跑不看路的下場就是被撞倒,小黛因反作用力跌坐在地,抱怨哪來的相撲選手,把她撞得成不了美女……   「蔣黛茵,妳表演特技啊?」   「再表演一次給我們看吧。」   剛好一群班上的男生下課經過看到了,沒問她是否安好,笑得非常沒有同學愛。   小黛忙著拉好裙子,幸好她媽英明,早知道這個女兒粗手粗腳,每天非逼她穿上安全褲不可。   始作俑者余穹慢悠悠地經過她:「活該。」   又讓他看笑話,小黛很是懊惱,最後卻還是爬起來追上去。   余穹說什麼都不教她,但是他明明什麼也沒說就教其他人。   真是記仇。   小黛從英文課本中探出兩顆賊溜溜的眼睛,當然她不會承認自己賊溜溜,在她眼裡最賊的是那些女生,明明不同班還去找余穹,就算他是學年第一,也不能這樣打擾他啊,自己的考試得自己讀啊!   埋首看了第一行,她就認為不該逞強。雖然考試是自己的事,但是如果不懂不問,永遠也不會懂啊。 「余穹。」刻意壓低氣音,小黛從余穹的身後冒出來,跟背後靈一樣。   余穹好不容易才打發了一群,沒想到又來一隻,而且這隻相當於遊戲中的菁英怪,特別難退散。   「你可不可以教我這裡。」小黛把英文課本攤在他面前。   余穹嚴厲的目光從課本移到她那張笑得很害臊的臉,小黛完全沒有自己也是打擾余穹其中一人的自覺。   「不可以。」   小黛連忙道:「可是你剛才也教了那些女生啊。」   余穹板著臉:「教別人只需要講一次,教妳講一整晚也沒用。」   小黛臉紅,摸摸後腦杓:「其實也不用一整晚啦……」   她害羞什麼?余穹瞪她,扭頭專心看起自己的書。   小黛沒別的辦法,只好使出死纏爛打的真功夫,英文就好,這部分就好,一題就好……她知道余穹是死活不肯達人,她就比他更要死不活苦苦哀求,直到余穹動怒,衝著她吼:「再吵,我把妳扔出去!」   小黛沒有難過,她很是佩服余穹在安安靜靜的圖書館裡能使上那麼大肺活量,發出如此宏亮的聲音,其態度夠堅決,吼完夠鎮定,神情夠冷酷──小黛胸口怦怦跳,深覺自己沒有看走眼,非拿下這廝不可。   礙於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她身上來,她只好暫時打退堂鼓,乖乖回座。   余穹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前,下意識瞄了蔣小黛的位子一眼。   某人正酣睡,正是把圖書館當我家的最高境界。就她這副德性,要和他同班是絕無可能的。   他嘴角一撇,把書拿到櫃檯歸還就要離開。   老師叫住他:「余同學,你忘了蔣同學。」   余穹囧。這什麼話?他難道得把蔣小黛隨身攜帶嗎?她是鑰匙還是書包上的吊飾?   老師一臉「你不去我就禁止你再來圖書館」的決絕,想來也是不想留一坨垃圾在自己的地盤,余穹不得已折回去。   小黛的睡姿夠豪放。大部分人都是趴睡,她倒是大刺刺往後倒,腦袋騰空也不怕被口水嗆到,怎麼有女生能睡得那麼醜?   余穹正要叫她,順勢掃了她的課本一眼,上頭沒有筆記,都是塗鴉。她唯一的優點就是塗塗畫畫,國中連續三年都參加校外競賽,可是她老不聽從美術老師的建議,偏離主題亂畫,連個佳作都沒得,也算是校史上的一枚奇蹟,不是奇葩,奇葩是連續三年都派她出去參加比賽的美術老師。   真是個讓人不省心的笨蛋。   余穹拉了椅子坐下,默默改起習題上的錯誤答案。   實在不是想和她同班,是那些錯的答案看了讓人手癢,讓人錯愕怎麼能錯得如此離譜,如此無法無天。   小黛剛醒來時,視線模糊得很,還以為身旁坐了個想趁機騷擾的色狼,還好一個激靈醒得徹底,看清楚色狼那張側臉冰霜得很像余穹,才抹著口水坐正。   「余穹,你要回家了嗎?」   他沒答腔,繼續埋頭改她的習題,事實上他本來也就很少針對她沒頭沒腦的話做出回應。小黛大概是生在夏天的,才會喜歡這款,夠消暑。   她湊過去,發現是自己的習題本,有些地方被紅筆圈挑出來,寫了密密麻麻的藍字,實在看不懂,但是小黛由衷覺得余穹終於開竅了,也可能是傻了,才會幫她解題。   無所謂,她只覺得這太溫情了,余穹長這麼大對她溫情的次數屈指可……數不出來。第一次呢,您說該不該開心,該不該歡天喜地啊?   小黛特別克制,對著他的側臉嘿嘿笑,笑得特賊兮,笑到余穹想跟她翻臉。   他啪地蓋上英文習題本,推回她面前。   小黛喜孜孜地收進書包裡,無恥地問:「你可以順便幫我寫數學習題本嗎?」   余穹單手撐在書桌上支著下巴看她:「妳當真想和我同班?」   小黛在表達「我死都要和你黏在一起」這事上有豐富的經驗,立刻點頭如搗蒜,是啊是啊。   余穹說:「以妳的成績,各科起碼都得八十五分以上,四科主科得九十分以上,物理得滿分才有可能。」   「唉呀,你好關心我啊。」小黛的回答完全失焦。   余穹拉下臉,他記性好,聽過就記住他也沒辦法。   「妳憑什麼認為妳可以?」   小黛苦惱片刻:「我很想說有愛就沒問題,可是真的不行,所以我才會要你教我啊。」   自知之明這種東西,她可能比一般人都還清楚,畢竟都喜歡余穹兩年多了,給人看笑話看成那樣,還不清楚也太慘、連她都想檢查自己腦袋了。   可是,她就想和他同班呀。   余穹笑了。   小黛那時還不太會分辨大魔王的笑容,她只覺得胸口被小鹿撞得快內傷了。余穹對她笑了,今天肯定是個好日子,她要在未來每一本手帳上都圈下今天做紀念日。   余穹說:「回去妳把所有課本拿來給我,我替妳抓考題。」   小黛驚喜:「真的嗎?」又擔心他是不是撞到腦子了。   余穹笑得更好看:「如果妳真的跟我同班,我就相信妳是真心喜歡我。」   ……   不然他覺得她之前的情書是什麼?難以揣摩他的心思,小黛還是決定問問看。   余穹回:「找麻煩。」   小黛無言了。

作者資料

屠火火

寫少女心,看重血腥。 真心相信總有一天地表上會充滿活屍。所以每天拿平底鍋當網球拍揮,早晚有一天我會成為末日平底鍋專家。 尚且和平的日子裡,由衷認為自己看國家地理頻道剝水煮蛋的樣子最美。 曾出版《小怦然》、《藏在記憶中》、《一閃一閃亮晶晶》、《她的戀愛寫作法則》、《我們不要相愛吧》、《這世界欠我一個你》。 《我們不要相愛吧》已售出影視版權。 相關著作:《這世界欠我一個你》《我們不要相愛吧(下)》《我們不要相愛吧(上)》《她的戀愛寫作法則》《一閃一閃亮晶晶》《藏在記憶中》《小怦然》 少女心原點:www.popo.tw/users/tuhuohuo 粉絲磚頭【從此火火不早朝。】:www.facebook.com/tuhuohuo

基本資料

作者:屠火火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4-06-27 ISBN:9789869050548 城邦書號:3PL02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