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藝術設計
荒木經惟 愛的陽台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書中附錄:荒木經惟 × 水原希子 死亡 VS 愛 對談 照片的重生與被愛 用寫真抵擋孤獨,用快門紀錄愛。 跨世紀的攝影藝術家,荒木經惟1982-2011 愛的全紀錄。 並非以空間來構圖,而是用時間來取景; 荒木經惟持續了三十年的記憶, 刻蝕在自家陽台每個角落。 在那裡,陽子愛過; 在那裡,Chiro陪伴過; 現在,回憶讓一切都活了回來。 熟悉荒木經惟的人,必定也熟悉他與陽子、愛貓Chiro度過美好時光的住家陽台。 以私寫真聞名的荒木,將自己的生活與週遭的人全部捲入這數十年來的寫真記錄, 彷彿一部永不停歇的紀錄片,從生到死、從愛到絕望,從掙扎到重生; 荒木家的陽台,陪伴著他,目睹了30年來的改變, 直到2011年,因為土地開發新計畫而拆除, 讓這段,我們、甚至荒木自己本人都以為會「永存」的背景, 也隨著時代而逝去。 留下的僅有心頭的那種顫動, 隨著按下快門的動作而成為了永恆的「現在」。 不管是渴望愛的人、被愛的人、愛著人的人, 都可以從這本書中感受到那濃烈而永不間斷的情感。 【誠摯推薦】 「照片,永遠的現在式;回憶,讓一切都活了過來。」 ——全會華(TIVAC執行長) 「透過這本攝影集,我們共同參與了一場『陽台的告別式』 及一段發生在其中的動人的愛的故事。」 ——李取中(大誌雜誌總編輯) 「看著荒木的陽台風景,讓我也不由自主地來回穿梭於時空, 試著翻找記憶中的那片陽台和天空。」 ——沈昭良(當代攝影家) 「荒木的陽臺,不僅是收納回憶與創造想像的空間, 更是一處隱喻萬物枯榮、生死愛恨的戲劇性舞臺。」 ——姚瑞中(著名藝術家,師大美術系兼任講師) 「這就是愛的一切。」 ——黃亞紀(評論家、亦安工作室創辦人) 「拿起相機, 那是伴隨著快門消逝的美好瞬間, 照片拼湊起輕微愛意的憂傷消遣。 ——陳珊妮(知名音樂製作人)

內文試閱


對談後記 彷彿翻閱繪本般……一頁一頁品味著
荒木經惟 .VS. 水原希子


曾是一座樂園的陽台

荒木 當時正在拍攝《東京日和》(同名著作翻拍電影),兩位演員來參觀陽台,妳應該認識他們吧?
水原 中山美穗與竹中直人。
荒木 電影忠實重現了當時的情景。
水原 這張也是雪景。
荒木 3D電視。
水原 好恐怖!
荒木 因為我是超現實主義派(笑)。照片不等同完全真實,有時候虛假一下也不錯啊(笑)。這是怪獸乘坐在鱷魚上頭,一邊喊著「邁向新世紀!」的照片。
水原 1999年的最後一天!
荒木 準備迎接2000年的到來,依照慣例在除夕拍攝。
水原 好像能感受到「衝啊!」的氛圍,腦海中浮現出音樂,伴隨著快樂氣息。
荒木 Chiro過世後,我製作了一本攝影集,其中的作品曾經在瑞士展出。以往陽子與Chiro都在我身邊,所在之處就像是一座樂園,因此攝影展的名稱為「曾經的樂園」。
水原 Chiro過世了啊,陽台真的很像樂園呢。
荒木 因為死亡,才會出現照片供人留念。這張照片很像是大家聚在一塊兒舉辦嘉年華會或祭典。
水原 像是在替你打氣,螃蟹看起來很努力的樣子。
荒木 很像是下町地區舉辦的祭典,路上會有大型山車神轎通過,充滿熱鬧的氣息。
水原 我可以體會,因為我的思想有時候就像小孩一樣,以前沒想過自己會住在滿是玩具的房間裡,只是努力地試著成為一位成熟的大人;但之前身體狀況不佳時,不自覺收集了許多色彩鮮艷的物品,這才發現自己童心未泯。
荒木 這些感受是從小慢慢培養的,像我印象中的紅色,是東京大轟炸時的紅色天空,當時我在墓地目睹了這一切。
水原 荒木先生是何年出生的呢?
荒木 昭和15年(1940年),我5歲的時候,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腦海裡留下東京空襲與煙火般的景象。「ARAKINEMA」所呈現的就是煙火的感覺,煙火總是稍縱即逝對吧?這一切的創作都是源自於兒時的體驗。
水原 沒錯,對於音樂的敏銳度與喜好,我大概是承襲自父親。我特別喜好彩色的事物,也許就是所謂的藝術幻覺風格(psychedelic)。父親目前沒有工作,即使是與母親結婚、生下我與妹妹,父親還是無法出社會工作;不過他對於音樂有相當廣泛的涉獵,如果把他當成朋友來看待,是一位很有魅力的人。父親很想成為攝影師,小時候經常幫我們拍照,但最後還是無法如願,我對於小時候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後來父母親離婚了,父親現在定居於德州,再婚後又生了2個小孩,仍然沒有工作,不過因為爺爺是Dickies牛仔褲公司的社長,是個超級有錢人,所以……。
荒木 原來妳爸是紈褲子弟啊。
水原 沒錯!就是紈褲子弟。母親原本也是出身於富裕家庭的大小姐,還是一位空姐,但生小孩後不得不努力賺錢養家。
荒木 媽媽辛苦把妳們帶大了呢。
水原 母親採取的是放任式教育。我在13歲時就成為一位模特兒,獨自一人往返東京與神戶,還常常跑到澀谷等地區玩耍,小學畢業後就進入模特兒行業了。
荒木 那是妳自己的選擇嗎?
水原 這其實是媽媽的心願,母親的夢想是生混血兒,過著每天講英文的日子,這一切都照她的劇本實現了,所以我才會是混血兒(笑)。我的中間名是奧黛莉,父母希望我能成為像奧黛莉赫本般的演員,當初是父親幫我取名的。
荒木 的確有奧黛莉赫本的感覺,但禁止模仿奧黛莉赫本在《羅馬假期》裡站在階梯上吃冰淇淋喔。
水原 不會吧!我反而想試試看呢。

拍攝30年的流動「時間」

水原 陽台的歷史好悠久啊!
荒木 有30年了。
水原 好像看完一部長篇電影,包含開頭與結尾……。
荒木 對,兩者可以相互比較,我是用相同的角度拍攝的。
水原 真的耶。
荒木 我現在都會在新家屋頂拍攝東邊天空,看著太陽緩緩升起;有時太陽會被雲層擋住,這些無法預測的過程,就像一齣,每天早上6點∼8點上演,名為「人生」的晨間劇碼;同一片天空卻有著千奇百怪的面貌,時而太陽隱沒在雲朵後面,時而褐色一片,什麼都拍不到,很有趣吧。
水原 這本攝影集太棒了!好不可思議,真想繼續看下去。中間發生那麼多的故事,最後與最初的照片卻能相互輝映,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荒木 這本攝影集的場景僅限於陽台,我也有拍攝房間裡的照片,但對我來說,陽台就像是一座劇場。照片可說是會不斷重生,回顧它們,我才發現自己也是有人愛的(笑)。
水原 荒木先生是被愛著的。
荒木 記錄著「時間」與「生存的時光」的照片會證明一切。
水原 世界上應該找不到第二個陽子吧!我也想要有一個這種陽台的家庭,兩人住在一起生活。
荒木 當初陽子選擇住這裡,就是因為中意這個陽台。這之所以如此寬廣,是因為前屋主原本打算在頂樓加蓋一個房間,結果卻因隔壁鄰居反對而不了了之。我常常感覺陽子似乎還在我的身邊,指引著我生存下去,對男人而言,女性的存在就跟神一樣,而陽子就是我的女神。

作者資料

荒木經惟(Nobuyoshi Araki)

1940年出生於東京府下谷區(今東京都台東區)三之輪。 攝影師,當代藝術家。 荒木經惟發表過許多以性愛為題材、驚世駭俗的裸露作品,其中包括他與妻子陽子的私生活,震驚了當時的攝影界與日本社會。現在,民眾愛稱他為「天才ARAKI」,歐美亦尊崇他為「Gran Maestro」(大巨匠),在國際間擁有相當高的評價。 主要經歷: 1963年自千葉大學工學院攝影印刷工學系畢業。同年,進入電通(廣告公司)。 1964年,以《阿幸》獲得第一屆太陽獎。 1971年,與電通同事青木陽子結婚。荒木將兩人蜜月旅行的點滴照片集結成攝影集《感傷之旅》,自費印刷了1000本出版,亦藉此提出他的「攝影家宣言」。 1972年離開電通,正式以攝影師為業。開始拍攝東京街景。 1988年,成立「Aat Room」事務所。 1990年,拍攝亡妻陽子的遺體,前衛的攝影概念撼動了當代攝影界。 2008年,荒木獲奧地利政府授予科學與藝術勳章。期間,他仍不間斷進行自2002年展開的「日本人的容顏」紀實攝影計畫,目標拍攝日本全國各地的民眾肖像。 曾舉辦大小攝影展無數,包括: 「Tokyo Comedy」‧維也納分離派會館/1997 「多愁寫真、人生」‧東京都現代美術館/1999 「森山‧新宿‧荒木」‧Tokyo Opera City Art Gallery/2005.01 「私‧生‧死(Self, Life, Death)」‧倫敦巴比肯藝術中心/2005.10 「荒木經惟 東京人生」‧江戶東京博物館/2006 出版物超過350本。主要作品: 《阿幸》 《多愁之旅‧冬之旅》 《我心愛的奇洛(Chiro, My Love)》 《天才ARAKI之擦亮眼》 《情色羅馬‧黑白羅馬(Eroma, Monochroma)》 《空(kú)》 《東京愛情》 《ARAKI》 《ARAKI: Self, Life, Death》 Offical Website: www.arakinobuyoshi.com/main.html

基本資料

作者:荒木經惟(Nobuyoshi Araki) 出版社:流行風出版 書系:好.攝影 出版日期:2014-02-07 ISBN:9789863061267 城邦書號:2CPO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