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好想趕快成為名偵探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你啊,最近越來越不聽師父的命令了,這樣沒辦法成為出色的偵探啊。」 「只要能活久一點,我寧願不聽話──」 名偵探的條件:有體力、有氣力、公認是怪人!而且住在接得到詭異委託的城市! 在烏賊川市設立偵探事務所的鵜飼杜夫,頻頻遭遇神奇案件。他將以隨興卻華麗的推理,和見習偵探戶村流平發揮搞笑默契,接連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收錄五篇發生在「烏賊川市」的精采案件,看完保證對鵜飼偵探事務所徹底改觀!? 【目錄】 藤枝公館的完美密室 時速四十公里的密室 七個啤酒箱之謎 雀之森的異常夜晚 寶石小偷與母親的悲傷

內文試閱


藤枝公館的完美密室


1
  這裡是遠離烏賊川市區的深山山腰。在這個應該只有狐狸、貍貓或逃犯出沒的神祕地區,孤零零矗立一座西式豪宅。

  是烏賊川市首屈一指的資產家──藤枝喜一郎的住處。

  藤枝喜一郎年輕時,是在烏賊海釣船大顯身手的船員,後來從事餐飲業致富,隨著年齡增長改為投資股票與不動產,資產因而增加數倍,是傳說中的人物。他從來不做虧本生意,出版自傳是他唯一無視於成本的事蹟。

  某些人稱他的人生是「完美遊戲」,也有人批判他是「烏賊川老千」。資產家經常毀譽參半,但是喜一郎的負面評價處於壓倒性的優勢。他在這種遠離人群的地方置產居住,或許是在意世間的苛刻批評。

  烏賊川河岸櫻花盛開的三月底。春寒時期的黃昏時分。

  一輛自用車在不斷落下的冰雨中造訪藤枝公館。開車的是身穿剪裁得宜的深藍色西裝,打扮體面、眼神銳利的男性──藤枝修作。

  他的車靜靜穿過巨大正門,停在寬敞的庭院一角。忙碌潑開雨滴的雨刷另一頭,是藤枝公館的氣派玄關。

  「終於……」

  如此低語的藤枝修作是喜一郎的侄子,現年二十六歲,在喜一郎擔任大股東的某建築公司任職兩年多,在公司裡是前途無量的菁英人物。

  理性、機靈又具備決策能力的修作,非常喜歡叔叔。喜一郎富有又節儉,而且沒有妻小,親人只有侄子修作一人。要是喜一郎發生什麼三長兩短,只有修作能繼承他「完美遊戲」的成果,修作不可能不喜歡他。修作當然希望這位最喜歡的叔叔早一天也好,不對,早一分一秒都好,盡快在完全不感痛苦、在許多人的惋惜之下啟程前往極樂世界。接下來,修作只需要連同叔叔的份,歌頌自己玫瑰色的人生。

  這一天遲早都會來臨。

  然而,現狀似乎不容許他靜心等待這一刻。

  狀況進入這週時大幅變化。喜一郎偏愛的那位美女律師,忽然打電話給修作。電話另一頭的她,壓低聲音提出意外的詢問。

  「妳叔叔最近是不是有新的女人?」

  修作重新回想喜一郎最近的樣子。聽她這麼說,就覺得喜一郎最近確實有點怪。喜一郎原本不在乎衣著,修作最近卻數度看見他穿得莫名年輕。討厭飾品的他,如今也戴過某人贈送的漂亮戒指。這麼說來,還聞過他身上散發柑橘古龍水的味道……

  只要回想,就會察覺到好幾個疑點。不過,這又如何?

  「他似乎想重寫遺囑。我不曉得將如何修改,但他反覆叮嚀一定要對你保密,所以只能確定肯定對你不利。總之你也別讓叔叔知道我告訴你這件事。」

  順帶一提,這名欠缺職業道德的女律師,和修作處於比海還深、比沼澤還濃密的關係。多虧這層如膠似漆的關係,她才會透露這種利多機密給修作。她表示喜一郎和她約好下週見面,還在最後的最後補充一句暗藏玄機的話語:「那麼,加油吧。」

  修作結束通話之後重新深思。叔叔打算改寫遺囑,侄子在這時候該如何對什麼事努力?難道要跪地磕頭哭訴,請叔叔重新檢討是否要重寫遺囑?還是忽然綁架叔叔,強硬威脅他絕對不准改寫遺囑?不,這應該都是徒勞無功。她期望的肯定不是這種錯誤的努力方式。

  這麼說來,她提到下週要見叔叔。換言之,遺書很可能在下週改寫。現在沒空採取悠哉的手段。

  那麼,得在這週行事。要在週末之前將叔叔順利送到天堂。非得如此。

  修作瞬間就下定決心。但光是殺害還不夠,畢竟修作目前是龐大遺產的唯一繼承人,要是叔叔離奇死亡,嫌疑立刻會落到修作身上。修作要殺叔叔,得預先安排擺脫嫌疑,例如準備不在場鐵證。不對,不提這個……

  修作百般思索,擬定一項周到的殺人計畫。準備萬全的修作在今天──週六傍晚勇敢造訪藤枝公館。

  下車的修作,在瀟瀟細雨之中暫時遲疑是否該撐傘。最後他判斷無須撐傘,以皮製的黑色包包遮雨,快步穿越庭院草皮。抵達玄關按下門鈴,鎖上門鏈的門就微微開啟,從門縫露出單眼窺視的,無疑是喜一郎本人。

  「嗨,叔叔,我來玩了,請開門。」

  修作週末無預警造訪藤枝公館並不稀奇。喜一郎沒有特別質疑,開鎖招待侄子進屋。

  「歡迎。來,進房用暖爐暖和身子吧。明明是櫻花的季節,今天卻特別冷。」

  說出這番話的喜一郎,身上是厚長褲加毛衣的穿著,臉上浮現自然的笑容。

  喜一郎恐怕……應該說肯定不曉得侄子的來意,這是修作至今持續扮演聰明乖侄子的成果。喜一郎很相信修作。

  修作此趟是來殺害喜一郎。但他露出甜美笑容,絲毫沒透露行凶的氣息。

  「我去房間放包包,等等一起喝兩杯吧。其實我弄到上好白蘭地,敬請期待。」

  修作走向通往二樓的階梯,此時,後方忽然傳來叔叔的聲音。

  「唔,修作,等一下。」

  修作內心嚇了一跳,戰戰兢兢轉身。發生什麼不妙的事嗎?但喜一郎超乎他的預料,提出非常平凡的問題。

  「白蘭地在那個包包裡吧?那就在這裡先拿出來吧,沒必要刻意拿著沉重的酒瓶上二樓。」

  「……啊?」修作不禁語塞。叔叔說的確實有道理,但他不能在此時此地打開包包。他基於某個理由絕對不能這麼做。 「沒有啦,那個,白蘭地在包包最底下……在這裡不好拿……」

  臨場編出這種謊言還算不錯。喜一郎露出「啊,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這種認同的表情,修作見狀悄悄鬆了口氣。接著他迅速衝上樓,跑進二樓某個房間。這是他至今來過夜時使用的臥室。修作坐在床邊輕輕嘆口氣,拉開包包拉鍊看向內容物。

  打開的包包裡,是近似巨大扳手的鋼鐵剪刀,這是能將鐵鍊當成尼龍繩輕易剪斷的特製鏈條剪。即使是叔叔,看到包包裡有這種東西,也肯定會懷疑修作。這就是他無法在叔叔面前打開包包的原因。

  修作繼續把鏈條剪藏在包包,抱著白蘭地酒瓶回到一樓,以笑容掩蓋內心殺意,說出挑動喜一郎自尊心的話語。

  「可以久違讓我看看叔叔自豪的地下室嗎?我們一邊欣賞叔叔喜歡的名曲,一邊享用美酒吧。」

  喜一郎二話不說點頭答應,立刻邀侄子沿著階梯前往地下室。

  喜一郎自豪的地下室是視聽室。無窗的密閉小房間裡,擺著高價的音響與舒服的椅子。在保證提供極致音質的極致空間,大聲播放昭和時代的抒情歌謠欣賞,是喜一郎最喜歡的嗜好。若是加上白蘭地陪襯更是無從挑剔。他肯定會一邊聆聽石原裕次郎的名曲,一邊愉悅舉杯享受白蘭地。喜一郎原本就對高價美酒沒有抵抗力,而且喝醉一定會睡著,這是他的老毛病。今晚就讓他喝個痛快、醉個過癮吧。而且這個老千富豪沉睡之後,將再也無法醒來迎接晨光……

  修作暗自冷笑,自行推開地下室的厚重門板。


  後來轉眼就經過兩小時。陶醉在頂級白蘭地與迷人抒情歌謠的藤枝喜一郎,在椅子上安詳熟睡。他掛著下流的笑容,大概是在夢中的居酒屋和木之實奈奈對唱吧。

  修作先離開地下室,回到二樓臥室,從包包取出白手套戴上,再從包包取出必要的道具。首先是牢固的繩子,再來是那把鏈條剪,以及一條短鐵絲。最後他再把一個用在最後收尾的道具藏進口袋,離開臥室。

  修作立刻回到地下的視聽室。喜一郎在打鼾,已經熟睡。動手的時機終於來臨。

  修作接下來要做的,說穿了就是「密室殺人」。

  密室……真悅耳的兩個字!修作從小就愛看推理小說,密室是他的憧憬,打造密室的兇手是他尊敬的對象,解開密室之謎的名偵探則是英雄。他要殺害叔叔,而且是以自己沒有嫌疑的方式殺害。修作做出這個決定之後,他滿腦子都是密室殺人。

  雖然統稱為密室殺人,卻也不是在密室裡殺人就好。到頭來,兇手進行密室殺人的好處是什麼?許多愛好者嘗試以各種形式分類,事到如今無須贅述,但是有效利用密室的代表性手法有兩種。第一種是偽裝成意外或自殺的密室,第二種是嫁禍給他人的密室。

  前者不用多解釋。比方說,一名男性在密室腹部流血身亡,他拿著日本刀。看起來當然像是自殺(切腹!)。

  至於後者,比方說密室裡除了某人腹部遇刺身亡,還有另一個人一起昏迷,想像成這種狀況就淺顯易懂。辦案人員依照常理,會認為既然一人是遇害者,另一人肯定是兇手。像這樣讓無辜的第三者背黑鍋,真兇就可以擺脫嫌疑。

  以劇情層面來看,或許是後者有趣,但前者應該比較真實。

  實際上,世上當成意外或自殺處理的命案之中,肯定有不少命案是以高超智慧巧妙策劃的密室殺人。這是修作的想法。 密室殺人是有可能的。萬全準備加上冷靜的行動力,就能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修作對自己這麼說,接著立刻動工。但他不能立刻下殺手,有些事必須趁喜一郎活著時完成,就是要在各種行凶道具,留下喜一郎本人的指紋。

  修作讓熟睡的喜一郎手指,按在繩索與鏈條剪等道具上,留下他的指紋。這麼一來,這些道具都成為「喜一郎的持有物」。

  修作完成這項工作之後,以戴手套的手拿起白色繩索,花點時間在繩索一頭綁一個人頭能穿過的環。修作將這個環套在熟睡的喜一郎脖子,接著繞到喜一郎躺的椅子後方,以肩背繩索的姿勢踩穩雙腳。修作與喜一郎處於背對背的狀態,只要以柔道過肩摔的要訣扛起喜一郎,繩索就會勒住喜一郎頸部立刻致命。

  順帶一提,這種特殊的殺人方法名為「扛地藏」,這名稱頗有品味。

  據說以扛地藏方式殺害的死者,很難和上吊自殺做區分──

  筆墨難以形容的淒慘場面結束的數分鐘後。

  因為扛地藏殺法歸西的喜一郎,以一條繩索吊在牆壁高處的金屬掛鉤。這個掛鉤原本是用來固定喇叭,但強度足以支撐人體重量。吊起來的喜一郎,雙腳稍微碰得到地面,不過雙腳能著地的上吊並不稀奇。

  這樣就行了。修作對自己犯行的成果感到滿意,也覺得即使現在叫警察來這裡,警方或許也會極為平凡地判斷「藤枝喜一郎上吊自殺」。修作差點覺得乾脆維持這樣就好,卻立刻想到這樣違反原本犯行的宗旨。他重新思索,認定自己始終是要實現夢想中的密室殺人。

  「本末倒置」這四個字瞬間掠過腦海,但修作決定不以為意。

  他斬斷迷惘,終於付諸行動打造密室。

  無窗的地下室,是最適合打造成密室的空間。出入口只有那扇厚重的木門,門把旁邊是必須以鑰匙開關的常見門鎖。不過鑰匙與門鎖不重要,本次密室需要的是門鏈鎖。門鏈鎖位於門的內側,剛好在修作胸口高度,現在沒上鎖,鏈條只垂在門框處。鏈條前端是熟悉的黑色鎖頭,上鎖時就是把這個鎖頭滑入門板的滑軌。修作實際上也是以這種方式從內側鎖門,地下室至此成為密室。

  但是這麼一來,修作出不去。

  接著修作拿起鏈條剪,將刀刃抵在最靠近鎖頭的鏈圈。朝著握柄施力,鋼鐵鏈圈就像是竹輪一樣輕易被剪斷,鏈條剪威力果然驚人。修作回收剪斷的鏈圈放入口袋,門鏈鎖只剩下滑軌裡的鎖頭,以及從門框垂下的鏈條。門鎖解除,修作走出地下室。

  然而,這樣不是密室。

  此時輪到短鐵絲登場。修作以這條鐵絲,串起剛才剪斷的黑色鎖頭與鏈條。站在門外的修作,將手伸入微微開啟的門縫,俐落動著指尖。這個工作需要耐心與細心,不過花費充足的時間之後,得到滿意的成果。黑色鎖頭與鏈條牢固相繫。雖然只是以鐵絲串起剪斷的部位,乍看卻是普通的門鏈鎖。何況從門外很難看見門後的鎖頭與鏈條結合處。

  修作試著使勁拉門把。門只開啟約十公分,門鏈就完全拉緊,握著門把的手感受到拉扯的感覺。修作右手留著「門確實從內側鎖上」的觸感。

  沒問題。這麼一來,肯定能騙過大多數的人。

  修作靜靜關門,接著打開視聽室旁邊的另一扇小門。這裡是儲藏室,擺滿內容物不明的紙箱與各種工具。修作隨手將那把鏈條剪放在明顯之處。

  修作關上儲藏室的門,鬆一口氣脫下白手套。

  總之,今晚的工作就此結束。地下室表面上是密室,喜一郎在密室裡上吊死亡。乍看像是富裕老翁自殺的光景完成了,再來只需等待合適人選發現這個密室。

  而且,修作自己也必須親眼見證這個場面。到時候會進行這項詭計的最後收尾。時間應該會是明天早上。外包幫傭會在上午九點來到藤枝公館。修作將在同一時間湊巧(話是這麼說,其實是按照預定計畫)造訪藤枝公館,和幫傭一起發現地下室的異狀。這就是他內心的構想。

  這麼一來,自己暫時離開這座宅邸比較好?還是在這裡過夜方便明早行事?修作思考著這件事,離開地下室前往一樓。他走上階梯前往客廳的途中,視線不經意投向門廳。這一瞬間……

  「哇啊啊啊啊!」

  修作驚訝地放聲大叫。本應沒人的玄關有他人的氣息。

  不對,不是氣息這麼簡單的東西。一名西裝男性大方坐在門廳招待客人的椅子,優雅翹起二郎腿哼歌。

  「…………」修作當場凍結,凝視椅子上的男性。

  聽到身後慘叫聲的這名男性,只有稍微歪過腦袋,悠然轉頭看向修作,輕輕舉起右手打個招呼。修作一瞬間以為他是熟人而搜索記憶,但無論怎麼想,這名男性都是首度見到的陌生人。

  「你、你是誰……」

  修作緊張地詢問。男性從椅子起身,以頗為親切的語氣回應。

  「你好,藤枝喜一郎先生今晚約我過來見面,請問喜一郎先生在家嗎……咦,問我是誰?敝姓鵜飼,叫做鵜飼杜夫。」


2
  「外面很冷,所以我擅自進來等。不,我當然在門口喊過好幾次,卻沒人回應。難道喜一郎先生不在家?」

  自稱鵜飼的神祕人物毫不內疚這麼說,環視尋找大富豪的身影。表情緊繃的修作背脊流下冷汗,思考如何應付現狀。可以宣稱喜一郎不在家,要求這名男性離開嗎?不,不行。這名男性已經看見修作在喜一郎死亡當晚位於宅邸,如今趕走他也沒用。既然這樣,乾脆……

  「啊,找叔叔有事?哎,其實我也剛到,卻沒看到叔叔,正在找他。啊,我是喜一郎的侄子,叫做藤枝修作。」

  「這樣啊。不過真奇怪,喜一郎先生忘記和我有約?」

  恐怕正是如此。喜一郎忘記和他有約,逕自和修作喝酒,或者是酒喝多之後忘記和他有約。無論如何,不速之客的登場,肯定使得密室殺人計畫被迫變更。

  不過,算了。只是把明天早上和幫傭見證時要做的事,改為今晚就在這名男性面前進行。雖說是變更,也只不過是微調。比起面識的幫傭,他這個陌生的第三者更適合擔任密室的見證人。

  「天啊,說真的,叔叔究竟跑去哪裡了?今晚天氣這麼差,他不可能外出。」

  「天氣在三十分鐘前轉好,現在月亮都露面了。但無論如何,並不是令人想外出的夜晚。」

  鵜飼說完,覺得很冷般聳肩。

  「沒錯,叔叔肯定在屋內。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再等一下嗎?畢竟這座宅邸大到誇張……」

  此時,鵜飼毫無前兆開口詢問:「喜一郎先生會不會在地下室?」

  「咿……」修作感覺忽然有個冰涼的東西抵在背部,簡短慘叫一聲。這傢伙居然詢問這種事。「為、為什麼推測是在地下室?」

  「既然我從剛才叫好幾次都沒回應,代表他應該位於聽不到我聲音的地方,既然這樣,他位於地下室就是最妥當的推測。這裡有地下室吧?喜一郎先生之前還洋洋得意提過這件事。」

  「啊、啊啊,原來如此。」修作聽他這麼解釋就覺得很有道理,暗自鬆了口氣。「我確實還沒找過地下室。對,我去看看吧。」

  修作若無其事般離開玄關,進入宅邸深處,在通往地下室的階梯前面,打發約三十秒的時間,接著再度回到玄關,一副納悶的樣子告知鵜飼。

  「地下室怪怪的。裡面上鎖,所以肯定有人,應該是叔叔。但我叫他都沒反應,也感覺不到裡面有人……」

  「嗯,這就令人擔心了。」這麼說的鵜飼,看起來完全不擔心。「或許是倒在室內動彈不得。方便也讓我看看那間地下室嗎?」

  鵜飼這個要求,對修作來說是求之不得。修作立刻帶鵜飼前往地下室。兩人走下階梯時,修作再度詢問鵜飼。

  「話說回來,請問你和叔叔是什麼關係?今晚來訪的目的是?」

  鵜飼隨即露出「咦,我還沒說?」的表情,總算表明自己的身分。「你知道市區有一間『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嗎?」 但修作無暇回應是否知道。鵜飼說出的「偵探事務所」這五個字,令他驚慌得不小心踩空,從階梯中段一鼓作氣摔到底。

  「哇啊啊啊啊啊!」

  「我是那裡的所長。喜一郎先生委託我調查一些事,我今晚就是前來回報……哈囉,你在聽嗎?」

  修作在階梯下方疼痛不已。鵜飼別說同情,甚至投以責備的視線。修作發出呻吟微微搖頭。偵探?我怎麼沒聽說這件事……

  身心都受創的修作,好不容易才緩緩起身。另一方面,鵜飼獨自迅速走到地下室門前,站在厚重的木門前方。

  「啊,這是地下室的門吧。原來如此,打造得真氣派,感覺得到工匠的功力。」

  偵探大幅稱讚門的品質與設計好一陣子,接著緩緩握住門把。

  這一瞬間,修作感覺喉頭被掐住。不妙。以鐵絲串起門鏈鎖的詭計,應該足以瞞過幫傭的目光,但要騙過職業偵探的目光,只能說這種機關太簡單了。這個詭計肯定會被拆穿。認命的修作不由得撇過頭。別開那扇門!拜託別開!

  然而,一無所知的鵜飼轉動門把往外拉。門打開約十公分時,因為鏈條緊繃而停止。響起「喀」的衝擊聲。

  鵜飼右手放開門把,發出「喔」這個意外的聲音。

  「所謂的門鎖原來是門鏈鎖,那就不行了。既然是門鏈鎖就沒辦法。如果是別種門鎖就算了,但我面對門鏈鎖無計可施,束手無策。」

  該說冒失還是輕率,偵探沒確認眼前門鏈鎖的狀況,早早舉白旗投降。看來這個偵探的觀察力,甚至不如幫傭阿姨。原本要放棄的修作,心中點亮輝煌的希望之光。行得通!如果是這種程度的偵探,反而能輕鬆取勝!

  「如何,很奇怪吧?既然上了門鏈鎖,就代表裡面有人。可是你聽聽……叔叔~你在裡面嗎~?……看!我叫了也沒回應。這樣很奇怪。啊啊,或許叔叔果然急病倒下了!」 隨即,鵜飼不知為何斷然搖頭。

  「不,喜一郎先生應該是上吊身亡。」

  「什麼!」修作瞪大眼睛,盡顯驚訝之意。這傢伙為什麼知道這件事?修作隱藏亂了分寸的內心大喊:「你、你說這什麼話!觸霉頭!」

  「不過,你看,從那裡不就看得見?」

  「看、看得見?哪裡?」修作從門縫看向室內。

  不可能看得見。修作吊起喜一郎屍體時,刻意挑選門縫看不見的死角當成吊屍位置。事實上,修作窺視時只看見CD櫃與音響設備。難道這個人是在試探?

  修作露出疑惑表情,鵜飼則是在後方說明。

  「沒看見嗎?你看,正前方的CD櫃上面有面小鏡子吧?在牆邊上吊的喜一郎先生屍體就映在那裡。」

  「呃啊……」修作臉色蒼白。雖然是自己的所作所為,但是這樣何其失態。

  話說回來,這個偵探明明完全沒察覺門鏈鎖的詭計,卻在這種細節發揮莫名的觀察力!這個人出乎意料不能小覷。

  「總、總之,叔叔出事了!得立刻打開這扇門才行……」

  「啊?」鵜飼冷靜反駁。「為什麼是這樣?喜一郎先生上吊了,我們應該避免進一步的行動,交給警察善後吧?」

  「唔……」他說的確實沒錯,但這樣對修作來說很不妙。這扇門非得打開,否則他無法進行詭計的最後收尾程序。「沒有啦,所以說,這個……咦?唔唔!」

  「怎麼了?」

  「動了!」修作抱持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大喊。「鏡子裡的叔叔身影動了!他還沒死!」

  「咦?」鵜飼疑惑蹙眉。「慢著,再怎麼說,在那種狀況哪可能還活著……」他說完從門縫看向室內,立刻發出類似尖叫的聲音。「真的耶!剛才確實動了!」這個反應率直到連修作都嚇一跳。

  鵜飼杜夫這個人,似乎意外地容易遭到暗示。實際上,屍體不可能會動,只是上吊的屍體雙腳著地不太穩,鏡子映出屍體微微搖晃的樣子。

  不過,修作把握良機進一步說服。

  「對吧!叔叔肯定上吊沒多久,現在或許還來得及救他,不對,肯定來得及!既然這樣,就沒空悠哉叫警察過來了。好,所以我得儘早打開這扇門救叔叔……唔?」

  回神一看,鵜飼稍微離開門,並且放低重心,看起像是準備擒抱的橄欖球員,也像是即將對決的相撲力士。修作來不及詢問他想做什麼,鵜飼就維持這個姿勢用力一喝,猛然撞向門板。片刻之後,他的身體隨著「噗哈!」的慘叫被門板彈回來,如同玩具娃娃在走廊地面滾動,手腳朝奇怪的方向扭曲。這個人是怎樣?

  修作抱持近似恐懼的情緒語塞,鵜飼無視於他,納悶起身。

  「奇怪,密室的門只要是由偵探撞,大多會打開才對。」

  「不、不可能打開的。門這麼厚重,一個人不可能撞得開……」

  「既然這樣,這次你也一起來。上吧!」

  「上什麼上,兩個人也撞不開的!」修作駁回鵜飼的邀請,並且提出預先準備的方案。「不提這個,使用工具吧。記得這間儲藏室,剛好有個適合開門的工具。」

  修作說完打開旁邊的儲藏室,鵜飼隨即爭先恐後般衝進室內。陰暗空間雜亂擺放各種工具,看著這一幕的鵜飼展露激動情緒。

  「原來如此,這個倉庫的工具挺齊全的。啊,你說適合開門的工具就是這個吧?嗯,任何門用這個都打得開,真的很適用。」

  「對吧對吧,立刻用那個工具將鏈條……呃,等一下!你手上拿著什麼?」

  「嗯?還會是什麼,就是斧頭啊?」偵探如同展示般,高舉手上的大斧頭。「以斧頭劈開密室的門,這簡直是定例。好啦,很危險喔,快讓開!這扇厚實的門,我一次就會劈出一個大洞給你看。」偵探站在門前,高舉手上的斧頭。「預備……!」

  「住手啊啊啊啊!」

  修作忘我鑽到偵探與門之間,偵探順著氣勢一鼓作氣劈下斧頭。血腥慘案即將發生。然而修作有樣學樣伸出的雙手,在頭上數公分處接住揮下的斧刃,簡直是奇蹟的一瞬間。

作者資料

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院畢業。 1996年於鮎川哲也發行的《本格推理8》首度刊登作品《不上不下的密室》。 2002年在Kappa Novels的尋星計畫「Kappa-One」得獎,以長篇作品《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出道。 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得到日本書店大賞,該系列累積熱銷400萬本並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創下堪稱社會現象的熱潮。 《要是沒有偵探就好了》為東川篤哉筆下最受歡迎的「烏賊川市」系列第八集。本集共收錄五篇發生在烏賊川市的案件——雖然簡介寫著有許多偵探會出面解決,其實並沒有新角色登場,主要還是由「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成員、烏賊川市警察以及一名神祕(?)吉祥物演出。總之,看起來有點脫線的犯罪,由偵探們犀利偵破……不對,應該還是以有點脫線的感覺偵破吧!

基本資料

作者: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10-15 ISBN:9789571053592 城邦書號:SPB2503416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