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殺戮島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一張寫著「不要看」的DVD 讓別墅狂歡party變成一場血腥惡夢 制裁倒數── 10、9、8、7、6…… 你背叛過朋友嗎? 你扯過別人後腿嗎? 你說過別人壞話嗎? 5、4、3、2、1…… 你以為這些小動作都無傷大雅 但其實你的一舉一動 都‧有‧罪 Final countdown 復仇開始── 私人小島、沒有大人在的別墅、整個冰箱的啤酒、一屋子少男少女、──這是所有人最夢寐以求的party天堂。 梅格和死黨接受學校風雲人物的邀請,來到西雅圖沿岸小島上的私人別墅參加派對。一開始所有人都沉醉在盡情狂歡的氣氛──直到他們發現一張寫著「不要看」的DVD。 好奇心驅使之下,大家起鬨著播放了影片,卻發現裡面是一幅幅學校日常生活、卻又穿插著詭異圖像的照片,配著令人不安的女高音歌聲,還有從10開始倒數的數字一個個出現、又一個個被紅線劃掉的畫面。讓所有人毛骨悚然的是,影片中的數字,剛好跟這次別墅party的參加人數一樣,都是十…… 被來歷不明的DVD害得興致全失,眾人決定各自回房睡覺。隔天清晨,第一個醒來的梅格卻發現其中一位女孩在樓梯井上吊自殺。但他們很快就知道,這才只是惡夢的開端而已。 屋外狂風暴雨,屋內電力、網路陸續切斷。通往本島的路被大浪淹沒,渡船碼頭也被沖毀……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人以離奇的方式死去。梅格知道,如果不盡快找出這一切跟那張DVD有什麼關聯,到最後,這棟別墅裡就會一個人也不剩…… 【好評推薦】 「《殺戮島》具備所有驚悚小說的經典元素:暴風雨的夜晚、祕密關係、被切斷的電話線、離奇失蹤、背叛、神祕的過去,以及峰迴路轉、高潮迭起的發展。」 ──《書單》 「精彩緊湊,充滿謎團、亦真亦假的線索、障眼法,領著讀者度過史上最曲折離奇、最致命的週末。」 ──《學校圖書館期刊》 「當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遇上《花邊教主》──葛蕾琴.麥克尼爾向經典驚悚小說的致敬。」 ──《出版人周刊》 「讓你無法呼吸。」 ──《科克斯書評》 「小心!一旦拿起這本書,就放不下來了。」 ──美國童書中心《告示牌周刊》 「《殺戮島》這本書真的令人手不釋卷!葛蕾琴.麥克尼爾明白怎樣令人感覺驚悚害怕:她刻劃的情節流暢無瑕,其中的恐怖懸疑讓我黏在椅上直到讀完。」 ──克里斯多夫.派克(Christopher Pike)(吸血鬼系列小說《饑渴》(Thirst)與青少年系列小說《勿忘我》(Remember Me)紐約時報暢銷作者。) 「葛蕾琴.麥克尼爾的《殺戮島》榮登我的最佳好書寶座!書中情節讓我心頭一顫,連我家地板的嘎吱聲響也害我嚇一跳。本書絕對會是青少年驚悚小說的經典之作!」 ──南西.荷德(Nancy Holder)(《尖叫時節》(The Screaming Season)作者與恐怖文學獎布拉姆.斯托克獎(Bram Stoker Award)得主。)

內文試閱

就算是好朋友給的東西也別亂吃,叫你不要看的DVD更別亂看

  薇薇安朝著餐桌那頭看去。梅格也轉頭看,薇薇安的視線落在班恩身上。

  梅格一時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班恩愣愣呆坐著,手中的叉子就在嘴巴和盤子之間僵住。他看起來好像在沉思,但臉色一下子變得暗紅,嘴唇也腫起來。

  「天啊!」明妮說道:「怎麼回事?」

  「你噎到了嗎?」T.J.問道。

  班恩搖搖頭,猛力把椅子往後一挪,朝他褲子口袋摸索東西。他臉色發青,面部也立時腫脹,眼睛被擠成細細一條。他發出快窒息的喘氣聲,然後就面朝下倒在桌上。

  「媽呀。」岡納輕聲說道。

  明妮從班恩身邊退得遠遠的。「誰來幫幫他!」

  薇薇安繞過餐桌。「我們得讓他躺在地上,我來做CPR。」

  梅格搖搖頭。「用不著。」她坐到明妮的椅子上,把班恩的手從褲子口袋裡抽出來。他一直想拿口袋裡的東西。

  「你那句話什麼意思?」薇薇安的聲音有點尖銳。「CPR跟自動體外電擊器我都有拿到證書的,而且我週末還去醫院當志工呢。」

  她就不能住嘴嗎?梅格不加思索就把手伸進班恩的口袋,手指摸到一個筆型的細長物品。謝天謝地。

  「那是什麼?」薇薇安語氣咄咄逼人:「妳要幹嘛?」

  「這是注射型腎上腺素。」梅格轉開安全蓋,使盡全力把注射器針頭刺穿班恩的牛仔褲,戳進他大腿裡,然後定住不動。沒有人出聲,梅格也屏息以待。一開始,什麼事也沒發生。然後班恩張開嘴巴,大大的喘了口氣。他面部和四肢的浮腫都開始消褪。

  「謝謝。」他用氣音道謝,整個人倒在椅子上。

  「妳怎麼懂這個?」T.J.問:「妳怎麼知道怎麼急救?」

  梅格慢慢鬆開手上力道,讓注射器從她指間滑落,把雙手插進自己口袋裡。她的手無法自抑地顫抖著。所有人都在看她,等她回答。梅格試著穩住嗓音,不過還是講得結結巴巴的:「我……嗯……我媽……」

  「她媽媽對蜂蟄過敏。」明妮幫她解釋:「身上都會帶急救的東西。」

  梅格對明妮笑了笑,明妮記得這件事讓她有些訝異。

  「他被蜜蜂蟄了?」岡納提出疑問:「在室內?」

  班恩坐直身體,搖搖頭。他除了眼部和一些地方還有點腫,看起來已經恢復正常了。「是堅果。我對堅果類過敏。一定是沙拉裡放了堅果。」

  薇薇安轉向梅格:「我不是叫妳在沙拉裡放番茄和小黃瓜就好嗎?」

  鐵腕主廚,你有說嗎?梅格的心還在怦怦急跳,她做了幾個深呼吸才能好好回話。「我只放了那些而已,」她慢慢地說:「美生菜、番茄、小黃瓜、麵包丁、還有碎乳酪。」

  「還有杏仁。」洛莉望著沙拉碗。

  「杏仁?」梅格問道。

  洛莉把沙拉碗往前一推。「看。」

  十個人同時低頭看沙拉碗,梅格也看見了。沙拉裡灑著好幾片薄薄的杏仁碎屑。

  「奇怪,」梅格說:「我沒放堅果。我發誓。」

  薇薇安兩手叉腰。「妳一定有放。」

  梅格再度感覺九對眼珠子盯著她瞧,她真希望地上能出現一個洞,讓她整個人掉進洞裡消失無踪。她覺得嘴裡很乾,喉頭發緊。她自知沒放堅果,絕對肯定沒有。她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但又不知如何辯駁。

  「欸!」明妮尖聲說:「如果梅格說她沒放,就一定沒放。」

  梅格真想給她一個擁抱,知道明妮站在她這邊的感覺真好。

  薇薇安振振有辭地說:「喔,一定有誰放了。」

  四周紛紛傳來「我沒放」、「不是我」的低語。

  梅格就近找張椅子坐下。她知道自己沒放──也就是說一定有人放了。可是在沙拉裡放杏仁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沒人肯承認呢?一定是意外。有人不小心放到沙拉裡,然後班恩又過敏發作,所以不好意思坦白。

  梅格察覺有隻手輕撫她的背。「沒人怪妳。」T.J.說道。

  「噢,哎呀,沒事啊。」班恩說道。他抓著梅格的肩膀:「妳救了我一命,如果沒有妳,真不曉得會怎樣。」

  班恩說完話便往後退,明妮狠狠抱緊梅格。「謝謝,謝謝,謝謝。」她每道謝一次就往梅格臉上親一下。

  梅格揚起微笑,這樣的明妮是她熟悉又喜愛的,她很開心。「不用謝。」

  大夥各自回座,飯廳裡一片死寂。有些人嚼著盤裡的食物,但好像都沒了用餐的興致。

  第一個開口打破沉默場面的是班恩。「大夥,沒什麼大不了。真的,這是常有的事。」

  「抱歉,」T.J.說:「只是有點嚇到,你懂的吧?」

  班恩把餐具擱在盤子上,然後起身。「別再提這件事了。我們去看電視或找點東西看吧,怎樣?你們害我很悶耶。」

  班恩端著盤子走進廚房,明妮很快跟上,她沒吃幾口的晚餐還留在桌上。大家一個個疊好盤子,然後全部擱在流理台水槽裡。楠森跟肯尼為了躲避清潔工作,一下子就不見人影。洛莉也跟在肯尼後頭溜走了,而薇薇安指導如何使用洗碗機後,也跑去起居室那邊。梅格卻還在廚房裡逗留。

  岡納和久美子沖掉碗盤上的殘渣,然後放進洗碗機,完全依照薇薇安的指示擺放。梅格打開廚櫃看裡頭有沒有杏仁薄片,結果一無所獲。然後她翻出垃圾箱,用一隻長木匙在裡頭翻找,尋找任何可疑物品。

  「我找過了。」T.J.說:「沒有杏仁空袋。」

  「噢。」梅格起身,把木匙丟進水槽裡。

  「太怪了。」岡納說道。這還用說。

  久美子加了清潔劑,然後闔上洗碗機蓋子。「別再想了。班恩沒事。忘了這檔事吧。」

  「說的對,」T.J.附和:「妳需要放輕鬆。派對的目的就是要放鬆,對吧?」他去陽台拿了四瓶啤酒,遞了兩瓶給岡納,然後用鑰匙圈上的開瓶器打開另外兩瓶。「說真的,來一瓶吧。我知道妳不太能喝,不過喝一點可以幫妳放鬆一下。」

  梅格滿懷感激地接過啤酒。T.J.說的對,她需要放輕鬆,然後找點樂子。別再管是誰在沙拉裡放了杏仁。這週末就是要有樂子才對。

  T.J.、岡納、久美子、和梅格手裡拿著啤酒,來到起居室。梅格本來以為會在超大的液晶電視上看到電影畫面,不過只看到無訊號的藍白畫面,整間起居室籠罩在微暗的藍光裡。楠森和肯尼站在書架前,抽出架上的DVD盒,丟給沙發上的班恩和明妮。

  明妮打開《醉後大丈夫》的DVD盒,「是空的。」然後把空盒丟到地板上大疊的DVD盒堆裡。

  「這片也空的。」班恩說道,丟了一片《你整我,我整你》的外盒。

  「空的?」梅格問道。

  「空的。」明妮跟班恩異口同聲回答。

  肯尼甚至沒轉頭看他們。「全都是空的。」

  「這太怪了。」薇薇安一片片檢查地板上的空盒,好像要自己親眼瞧過才相信。「誰會把空的DVD盒放在書架上啊?」

  T.J.拿起遙控器試著切換電視的視訊來源,結果都一樣:永遠是藍白畫面。

  「衛星斷訊了。」肯尼說道。

  一陣狂風掃過大宅外頭,彷彿在應和肯尼的話。屋裡依舊溫暖,梅格卻打了冷顫。

  「一定是暴風雨害的。」班恩一躍而起,走向廚房。「我去多拿點啤酒。我想我們會需要的。」

  「我們還可以玩桌遊啊。」洛莉說:「我有看到一些放在──」

  「這裡有一片!」明妮高聲嚷嚷。她高高舉起一片閃亮的DVD光碟,好像找到《巧克力工廠》裡威力旺卡的最後一張金獎券似的。

  「是什麼片?」薇薇安問道。

  楠森從明妮手裡搶過光碟片。「是燒錄的。」他舉高光碟片唸出上頭的標籤:『不要看』。

  「這片名沒聽過。」岡納說道。

  明妮哼了一聲。「那是燒錄的光碟片,鋼靴。不是正版電影。」

  「哦。」

  班恩到處分送啤酒。「大概是無趣的旅遊記錄片之類的吧。」

  「或是A片。」楠森說道。

  洛莉皺皺鼻子。「誰會把A片標上『不要看』啊?」

  楠森聳聳肩。「有何不可?」

  薇薇安翹著腳坐在扶手椅上。「我不喜歡這個。」

  「你知道嗎?」明妮刻意停頓了一下才說:「恐怖片的開頭都這樣的。」

  「我們已經親眼見識某人差點嗝屁了。」久美子說道。

  班恩大笑。「那只是意外,又不是謀殺。」

  「老哥!」楠森指著T.J.:「你最好小心點。」

  T.J.挑挑眉。「為什麼?」

  「因為啊,如果是恐怖片,你就是最早死的那個。黑人老兄都是第一個嗝屁的。」

  梅格還沒意識到自己開口,字句就脫口而出。「是嗎?有必要這樣講嗎?」

  「什麼?」楠森環顧四周,沒有人正眼瞧他。「那是真的啊。」

  目光焦點又回到梅格身上,她覺得喉頭發緊,整個人又開始發怯了。「我……呃……」

  「講啊。」楠森說:「妳說啊。」

  梅格感覺到楠森開始顯露出惡霸性格,她最恨惡霸了。楠森想要威嚇她,這點讓她惱怒不已,頓時梅格張嘴吐出流利的字句。

  「這也太種族歧視了吧?你接下來要叫久美子幫你解數學習題嗎?」

  久美子大笑。「說的好。」

  梅格微微一笑,對自己說的話也有點詫異。她平常不會講出那麼針鋒相對的話。一定是因為喝了酒。

  「隨便啦。」楠森從肯尼手裡拿過光碟片。「到底要不要看?」

  「幹嘛不看?」班恩遞了瓶啤酒給明妮,在她身旁坐下,梅格看到他伸長手臂環過明妮脖子。「總比玩桌遊好。」

  「老哥,」岡納瞪大雙眼說:「不要吧。」

  明妮輕快大笑,倚入班恩懷裡。「拜託,不過是個片子。」她對著楠森說:「快點放啦。」

  楠森把光碟片放進DVD機裡,然後按下播放。

  螢幕上出現了「10」這個數字,是一筆一劃依序出現的,就像手寫的一樣。接著出現一條紅色斜線把數字劃掉。「9」和「8」也用同樣方式出現,同樣手法消失。然後出現了三張海灘夜景的照片,不斷循環播放,三張照片看起來地點不同,不過都有燦爛的星空和海浪拍打沙灘的畫面。

  數字再度出現。「7」、「6」、「5」依舊被同樣的紅色斜線劃掉,好像在倒數一樣。然後出現更多照片。這次出現的是大學裡學生上課的畫面──考試場景、模擬法庭辯論、做理科實驗、在跑道上奔跑、合唱團歌唱。

  「4」、「3」、「2」、「1」。

  螢幕一片漆黑,然後出現輕柔的音樂聲,一開始只是幾個簡單的鋼琴合弦,然後響起了女高音的歌聲。

  「安矣,在此燦爛夜……」

  螢幕上浮現出字句。

  當你傷害他人……

  ……心懷惡意……冷酷殘忍……


  螢幕又暗下來,但背景音樂的歌聲沒有中斷。接著又出現了字句。

  讓誰失了魂。

  令誰碎了心。


  螢幕開始閃動,一些毫無關聯的圖片拼成蒙太奇圖案──點亮的燈泡、法官落槌定案、一堆營火。

  撒謊、欺騙、竊取。

  抹黑名譽。


  更多的隨機圖片。數學方程式、跳舞的人群、親吻的男女。

  你的所作所為都有罪。

  然後是極刑的影像。電刑椅、行刑隊、絞刑台。

  即使沒有違反法律。

  螢幕上滿是雄雄烈火。

  你背叛他人、你陷害他人、你破壞他人名譽。

  音樂停了。

  為了保護無辜的人,勢必付諸於行。

  就從這裡開始,就從現在開始。

  螢幕上突然炸開炫麗的聲光效果。一張張圖片狂亂閃動,宛如影片倒帶般迴轉。背景音樂不再是低聲輕唱,而是許多嘈雜的尖叫聲。影片再度出現數字,噪音慢慢變小,螢幕上快速閃過由一到十的數字。然後盛大的聲光特效再度出現,最後浮現了一行字句。

  我將伸冤復仇。

  螢幕一片漆黑。

暴風雨別墅屠殺遊戲,就從倒數結束時開始

  電視螢幕上只剩下沙沙作響的靜止畫面,所有人愣愣坐在椅子上,無法動彈。

  久美子最先回過神來,她從椅子上一躍而起,用發顫的手關掉螢幕。「這什麼鬼東西?」

  岡納搔搔膝蓋。「也許是潔西卡故意嚇我們的?」

  「陷害?破壞名譽?」薇薇安的嗓音好像高了八度,「這又是什麼意思啊?」

  班恩說道:「坦白講,這是我看過最怪的影片。」

  「數學題?」楠森乾笑了下。「還有絞刑架?我是說,這開玩笑的對吧?」

  「很爛的玩笑。」T.J.說道,他雙眼盯著黑色螢幕,下巴繃得緊緊的。

  「絕對是玩笑吧。」薇薇安說道。

  起居室一隅傳來啜泣聲,所有人都轉頭張望。洛莉坐在窗邊的木凳上,雙手抱頭不停揉搓。她兩眼通紅發腫,臉頰上滿是淚痕。

  「洛莉,妳沒事吧?」肯尼問道。他立刻從沙發上起身,身手比梅格想像得還敏捷,一下子就走到起居室彼端的洛莉身邊。

  肯尼把手擱在洛莉肩上,洛莉猛然一震,宛如從沉睡中驚醒過來。她臉上瞬間閃過的那表情,梅格覺得只能用痛苦來形容。洛莉一聲不吭地雙手握拳,往木凳上重重一搥。「是誰幹的?」

  所有人都僵住了。嚇呆了。

  楠森瞄了一下電視螢幕。「什麼?」

  「一定是你們之中哪個人做的,要嚇唬大家。」洛莉的目光四處遊移。「我要……我要……」她看見班恩之前拿給她的那瓶啤酒,抓起酒瓶一飲而盡。

  「我敢說這只是惡作劇。」薇薇安語氣有點猶疑:「冷靜點,好嗎?」

  「冷靜?」洛莉抓住薇薇安的肩膀。「有人想嚇我們。一定有誰要對付我們。」

  梅格瞪大了眼。洛莉說的「我們」指的是所有人,還是只有她跟薇薇安?

  薇薇安扭動肩膀掙脫出來。「這太扯了。」

  「是嗎?」洛莉的身體晃了一下,然後扶著牆站穩。「妳覺得是巧合?我知道那影片講的是什麼,我知道妳做了什麼。」

  「妳在說什麼啊?」

  「妳去年對那女孩做的事。大家都知道的。」

  薇薇安身形一顫。「我不知道妳在講什麼。」

  「是嗎?拜託。妳為了要贏比賽,連自己的媽媽都敢抹黑。」

  岡納靠著久美子。「這跟那影片有啥關係?」

  T.J.甩甩頭,緩慢起身。「我想我們該冷靜一下。」他說:「今天真夠累人的,大家都這麼覺得吧。也許我們該早點睡?」

  「我要回去。明天一早就走。」洛莉步履蹣跚走向走廊。「我不想跟你們這些騙子待在一起。」

  梅格聽著洛莉走上樓梯,腳步踉蹌不穩。她看到洛莉只喝了一瓶啤酒,所以不是喝醉的緣故。那洛莉的情緒為何會那麼激動?

  洛莉一走,薇薇安一句話也沒說就衝出起居室。梅格很肯定,她在哭。



  「媽的,」明妮說:「大夥都怎麼回事啊?」

  「我跟洛莉睡的是同一間,」久美子憂心忡忡地說:「我會看好她的。」

  「知道了,」T.J.說:「那就好。」

  眾人默默離開起居室,閃躲彼此目光,沒有人想討論剛才的影片。

  他們一個接著一個爬上樓梯,排成縱列,宛如放學後被老師留校處罰般。爬到二樓,大家各自進房。薇薇安那間的房門緊閉。二樓另一端盡頭,久美子走到門前輕輕一敲,然後進門。

  在沉鬱的緘默氛圍下,梅格和明妮回到閣樓。她們換上睡衣,一句話也沒說。然後默默地爬上床,梅格熄了燈。

  梅格盯著天花板,聽著狂風橫掃雨絲,尖細雨聲拍打在玻璃窗上。住在閣樓房間原先令她欣喜萬分,但現在她只覺得哪兒都不對勁。然而,她又說不出是哪裡怪。

  梅格甩甩頭,潔西卡明早就會帶其他賓客來了。過了今晚,暴風雨應該就會停了,明天會是截然不同的一天。她之前有點耍笨了,她得好好睡一覺。

  「我們該弄清楚明天怎麼回去。」明妮輕聲說道。離她們最近的客房遠在二樓,但她還是輕聲細語。

  「真的?」梅格問她:「我以為妳玩得蠻開心的啊?」

  「嗯……」明妮的聲音變得更弱,然後她又沒再說話了。梅格聽出明妮翻了個身。「梅格?」

  「嗯。」

  「我會過得好好的嗎?等妳去洛杉磯之後。」

  「明妮,妳會過得很好的。」

  一陣床單摩擦和翻身的聲音。「有時候,我覺得我做不到,妳知道嗎?沒有妳,然後過得很好。我不知道我做不做得到。」

  「我們之後再談,好不好?」梅格說:「等我們回去之後。」她一點也不想談這個話題,況且她們現在睡在白石別墅的閣樓裡,T.J.就睡在樓下。這點讓她罪惡感更強,覺得自己背叛了明妮的友情。她不但逃去念外地的大學,現在又跟T.J.重修舊好。

  「妳保證?」明妮問道。又是一個她做不到的保證。

  「我保證。」



  狂風把閣樓的每扇窗都吹得嘎吱作響,陣陣暴雨潑打在玻璃上,那聲勢好比有人對著房子丟石粒一般。從白紗窗簾透進來的日光微弱暗淡,梅格一睜開眼,腦中閃過的念頭就是,暴風雨一定持續了整夜。根據外頭的風雨,亨利島上今天又是陰鬱的一日。

  梅格一邊發抖一邊拉高棉被。該死,房間裡冷斃了。是誰關了中央暖氣嗎?她翻身想看看現在幾點,但數位型鬧鐘的面板上一片漆黑。難怪會這麼冷,夜裡的暴風雨讓房子斷電了。沒電、沒暖氣、也沒衛星電視,明妮說得對──她們最好趕快離開。

  梅格仔細聆聽大宅裡有無其他聲響,卻只聽到明妮規律的呼吸聲。梅格又躺了好一會兒,閉緊眼皮不讓日光照進眼睛,她在想是否要起床找個人講停電的事。呃,講了又能怎樣?離開溫暖被窩一點好處也沒有。她蜷縮在被子裡,希望自己再睡個回籠覺。

  無奈的是,她想上洗手間了。膀胱沒多大容量,昨晚又喝了啤酒。梅格挪動雙腿,用腳尖試探地板有多冰,暗罵自己竟然沒帶雙室內拖鞋。她把棉被裹在身上,踮著腳尖走出房間。

  塔樓的中空樓梯井吹來一陣微風,從梅格的頸間灌入寒意。她把棉被拉高,包住自己的頭──看起來像個愛斯基摩人、木乃伊、還有伊斯蘭教婦女的裝扮。她加緊腳步下樓。

  啪噠,啪噠,啪噠。她赤足走路的腳步聲聽起來模糊遙遠,因為她頭上包了厚被子。她的腳尖都快凍僵了,感覺不到自己走在平滑的木質樓梯上。裹著棉被讓她整個人像個繭,視野有限,她只看到眼前有個小小的橢圓形物體。她盡可能快步下樓,祈禱自己不要摔跤然後仆倒在樓梯上,或者更慘,絆倒然後跌出樓梯扶手掉下去。她絕對會跌斷脖子。

  她幹嘛老是要想像最糟糕的情境啊?嘖嘖。她只要趕快扺達洗手間,然後就能回到溫暖宜人的床上了。

  啪噠,啪噠,啪噠。

  軋──嘰。

  梅格停下腳步。那是樓梯發出的聲響嗎?聽起來像是從她上方傳來的。也許是老別墅經不起暴風雨的摧殘?她走過樓梯轉角,然後又聽見那聲音。

  軋──嘰。塔樓雪白的牆上有個影子引起梅格注意。那影子有點怪,看起來很眼熟,而且再怎麼說,牆上都不該出現影子的。塔樓的窗子沒裝窗簾,不會有影子投下來。梅格盯著那影子好一會兒,然後發現那影子在動,緩慢的左右擺動。

  軋──嘰。

  梅格突然僵住,眼睛無法從影子上移開。那陰影的形狀,橢圓長條,沒有任何稜角,唯獨下端叉開二條搖晃的……

  腿。要命,那是人的腿。

  梅格抬頭,與懸掛在樓梯井的屍體四目相對,頸間套了繩子,皮膚泛著青紫。

  梅格張口放聲尖叫。

作者資料

葛蕾琴.邁克尼爾(Gretchen McNeil)

著有驚悚小說《占有》(POSSESS)、《3:59》等書,在YA小說中廣受好評。亦為花腔女高音歌手,曾為美國電視台G4台的卡通影集《數碼猴子》(Code Monkeys)中的角色瑪麗配音。現於洛杉磯巡迴馬戲團Cirque Berzerk中表演獻聲。 葛蕾琴是YOUTUBE中青少年小說討論頻道YARebels的發起人之一,在影片中以「Monday」之名現身。她同時活躍於文學論壇網站Enchanted Inkpot,該站會員均為YA小說作家與兒童奇幻小說作家。 作者個人網站:www.gretchenmcneil.com YOUTUBE頻道YARebels:www.youtube.com/yarebels Enchanted Inkpot網站:enchantedinkpot.blogspot.com

基本資料

作者:葛蕾琴.邁克尼爾(Gretchen McNeil) 譯者:鄭安淳 出版社:臉譜 書系:Q小說 出版日期:2013-10-02 ISBN:9789862352885 城邦書號:FY1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