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朝密室射擊!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推理要在晚餐後》超人氣作者東川篤哉,正宗幽默推理必看代表作! ◆日本光文社暢銷百萬本《烏賊川市》系列第二彈!更歡樂的對白、更縝密的謎團,保證一看就上癮! ◆日本淳久堂書店、紀伊國屋書店、丸善書店、Tsutaya網路書店、文教堂書店、三省堂書店、Book 1st書店、誠品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書店 一致好評推薦! 【故事簡介】 「所以凶手就是撿到那把手槍的人。」 「是的,凶手可能是男性、可能是女性;可能是年輕人、可能是老人;可能是學生、可能是藍領族。」 「原來如此,所以也可能是白領族,或是私家偵探……是吧?」 砂川警部與志木刑警在辦案途中不慎讓一把改造手槍流入烏賊川市,沒多久便傳出遊民遭槍擊的命案...但手槍下落依然不明。另一方面,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難得接到案子,當晚卻在委託人宅邸發生槍擊事件,一人重傷、一人身亡,連鵜飼杜夫也跟著送進醫院──調查後證實與失蹤手槍是同一把,卻找不出蒙面凶手的蹤影,難道是從懸崖跳下海了?下落不明的手槍、眾目睽睽下消失的凶手,這次遇上大麻煩了! 繼《密室的鑰匙借給你》之後,東川篤哉傾全力挑戰幽默x本格的極限之作!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刑警們的序章


  各位讀者應該記得,關東某縣有一座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也可能是曾經存在的烏賊川市。警方與部分市民歷經三天奔波得知意外結局的那件密室命案,各位也不可能忘記。

  既然這樣,在那場案件大顯身手的刑警雙人組,就無須在此贅述,事不宜遲,立刻述說這部關於新命案的故事……不,慢著,這樣反而對各位讀者不夠親切。

  一場命案有著類似食譜的烹調順序,一具屍體必須經歷一段過程才能登場,前述兩名刑警在這段過程最開頭的部分飾演重要角色,所以照理應該從這裡說起,而且這段敘述會再度提及兩名刑警的特異個性。

  已經熟悉他們的讀者,會大幅點頭認為「既然是他們就有可能」;首度認識他們的讀者,會無奈覺得「這樣也叫做刑警?」,這樣很好。

  這是在初春的三月十日,平凡無奇的非假日傍晚發生的事。

  「我們是烏賊川市警察。」志木刑警說著,迅速從西裝內袋取出一張文件。「中山章二,你有傷害暨毀損嫌疑,這是逮捕令,乖乖束手就擒吧!」

  「……」沒有反應,志木的聲音空虛迴盪。

  志木再度摺起文件收回口袋,做個深呼吸之後,又把右手伸入口袋,一拿出文件就以更快的速度說:

  「我們是烏賊川市警察,你是中山章二吧,你有傷害暨毀損嫌疑,這是逮捕令,乖乖束手就擒吧!」

  「……」還是沒反應。

  沒反應也在所難免,志木眼前並非嫌犯中山章二,只有偵防車髒髒的擋風玻璃,玻璃一角掛著烏賊川神社的交通安全護身符,這就是志木現在的「虛擬嫌犯」,坐在駕駛座的志木,從剛才就朝這個「虛擬嫌犯」反覆練習拿出逮捕令的帥氣動作與招牌臺詞,這種姑息的努力很像考試將近的考生臨時抱佛腳,但當事人非常認真,即使旁人看來只像是胡鬧也一樣。

  「警部,請問一下……」志木朝著坐在副駕駛座,無奈到微閉雙眼的砂川警部詢問:「依照警部的判斷,哪種比較有效?」

  「就算你問我哪種有效……」砂川警部惺忪張開單眼。「就我聽來沒有兩樣。」

  「不,有一點點不同喔,一點點。」

  「差異太小,根本聽不出來,不提這個……」砂川警部忽然從副駕駛座坐直,瞪著晚輩進一步告誡:「志木,你這樣反覆預演,那張重要的逮捕令,還沒正式使用就會被你玩爛,等到真正要逮捕嫌犯的時候,如果你拿出來的逮捕令皺得像是老舊地圖就不像樣了,對吧?」

  簡單來說,「像不像樣」是砂川警部唯一重視的問題。

  「逮捕嫌犯的基礎是『形式』!」

  「喔喔,不愧是警部!」

  志木遵照砂川警部的偏頗建議,將逮捕令工整摺好,小心翼翼收進西裝內袋。
接著志木隔著車窗,憎恨看向嫌犯中山章二所住的鋼筋水泥公寓,嫌犯住在四樓某室,但室內沒燈光,他還沒回家,而且逮捕令在他晚回家的這段時間沒有登場機會,現在只能等待。

  中山章二是小型金屬管加工工廠的廠長,年齡四十一歲,單身失婚族,將高明師傅父親傳給他的工廠管理得很好,美中不足之處是酒品很差。

  三天前,他在市區酒館鬧事打架,以空啤酒瓶接連打倒兩個流氓之後逃逸,這兩個流氓立刻找當地大哥求助,卻不被當成一回事,忿恨不平的兩人改為跑到警局乖乖報案,要說丟臉確實很丟臉。

  警方當然不能置之不理,老實說,師傅與流氓的衝突,最好是當事人自行解決,但事到如今就沒辦法了,警方興趣缺缺展開調查,輕易查出是中山章二犯行,向法院申請逮捕令之後,法院也不甘情願開出逮捕令。

  經過這樣的來龍去脈,砂川警部與志木刑警前來逮捕中山章二,他們之所以獲選,應該是上級隨便挑兩個閒著沒事的人,除此之外找不到其他理由。

  「話說回來,嫌犯一直沒回來。」志木看向手錶,時間將近晚間八點。「都等兩小時了,他在做什麼?」

  工廠下班時間是晚間六點,最近經濟不景氣,肯定不用忙到要加班,嫌犯在這時間該回來了。

  難道他察覺警方埋伏而逃走?不,不可能,何況中山章二不知道三天前的衝突驚動警察,正因為不知道,他後來也若無其事到工廠上班,勤於處理日常業務,不可能事到如今還想逃走。

  志木抱持這種質疑時,一名男性從他們的偵防車旁邊經過,背影很像是任職於小工廠的師傅。

  身高一六五公分,體格細瘦而且O型腿,拎著一件破破爛爛的外套,髮型是傳統的工匠頭(也就是平頭),頭髮略微斑白。

  「就、就是他,警部,我們上!」

  「等一下!光看背影無法判斷,別急,確認他住哪間房再說。」

  砂川警部偶爾會提出正確的意見,志木依照警部指示,靜靜下車跟在男性身後,砂川警部也跟在志木身後。

  男性從殺風景的玄關進入鋼筋水泥公寓,內部沒有電梯,鐵製螺旋階梯是唯一通往四樓的路,所以很容易跟蹤,男性輕盈跑上樓,後方的刑警們保持距離跟上去,這名工匠風格男性對三樓看都不看一眼,繼續爬階梯上四樓,志木此時已經抱持確信。

  「警部,肯定沒錯,他是中山章二。」

  「慢著,再等一下,嫌犯住四○三號房,等他站在那扇門的前面,就是一決勝負的時候。」

  「這一刻終於來了,唔嘿嘿,我亢奮起來了。」

  志木伸手確認內袋的逮捕令,不曉得那個人看到這張逮捕令將露出何種表情,志木想到這裡,心跳就自然加速,這時候的志木完全忘記受害者是「丟臉的小混混」、嫌犯是「四十一歲單身」、罪狀只是「傷害暨毀損罪」。無論是殺人、違反道路交通法還是涉及層壓式推銷,基於何種罪狀,逮捕嫌犯的喜悅都不會改變,這就是志木刑警的價值觀,或許這樣的他很適合當警察。

  這一瞬間來臨了,平頭男性無疑站在四○三號房門前,他摸索褲袋要取出鑰匙,完全沒有防備,機會來了!

  志木動如脫兔衝向嫌犯,從內袋抽出皺皺的逮捕令,說出從剛才反覆練習至今的臺詞。不,這只是他的構想,然而……

  「我、我們是可疑警察!」計畫全盤皆墨。(註:日文「烏賊川市」和「可疑」音近)

  「啊?」對方愣了一下,這是在所難免的反應。

  「總、總之,我們是警察!」志木採取強硬態度。「你是中山章二吧,是吧,沒錯吧?總之我有逮捕令,乖乖束手就擒吧!」

  但志木這番話魄力不太夠,無法讓嫌犯真的安分聽話,剛開始愣住的中山章二也立刻掌握狀況,在下一瞬間開始反擊,他揪起志木襯衫領口,先往自己這邊拉,再用力往前推,志木就這麼向後倒在水泥走廊,波及隨後跟來的砂川警部。

  兩名刑事瞬間出現破綻,中山章二趁機打開大門衝進室內,兩名刑警立刻起身追過去。

  「哼,居然逃進屋內,真笨,這樣就是甕中捉鱉了,志木,千萬別讓他跑掉。」

  「請交給我!」

  砂川警部說得沒錯,這裡是四樓,無處可逃,志木入門大步走過木板走廊,打開右邊夾板門單獨衝進房內,裡頭是殺風景的榻榻米室。

  「喂,別做無謂的抵抗……」志木說出刑警特有的成句,卻在這一瞬間看到意外的東西而發抖。

  「哇哇哇!慢、慢著!冷靜下來!」

  中山章二背對鋁門窗,架起「像是手槍的物體」站立不動,「像是槍口的部位」筆直瞄準志木。

  「那那那那那、那是什麼?是、是玩具嗎?是玩具吧,沒錯,別做傻事!」   「不是玩具!」中山章二出言恫嚇,卻在下一瞬間不經意想到某件事拉下表情。「嗯?稍等一下……」

  「什、什麼事?」

  志木聽話稍等一下。

  「你們不是因為這把手槍來找我?」

  「你別誤會了。」志木拚命嘗試說服。「我、我們不是因為你、你非法持槍而來,只是基於傷害暨毀損罪的嫌疑,才會來逮捕你……」

  「唔,不是因為非法持槍?」中山章二露出世界末日般的表情,接著怒目相向。「你這傢伙,既然這樣就早說啊!害我太早下定論!啊啊,我真是的,居然這麼心急,還以為我私造手槍被發現……啊啊!真荒唐!」

  「還不是因為我剛才要念罪狀的時候,你沒聽就跑掉了,我也沒預料到是這種結果,總、總之,對不起。」

  「要是道歉就能了事,就不需要警察了!」

  志木貿然謝罪反而激怒對方,中山章二重新架起手槍。

  「既然這把槍被發現,我也完了,我要殺掉你這傢伙再自殺!」

  他說完真的扣下扳機,第一槍的槍聲在狹窄室內迴盪,子彈粉碎志木身後桌上的花瓶,不曉得這槍沒命中是因為他過於激動,還是志木過於走運,不提這個……

  「不、不會吧!」志木蹲下大喊:「射出子彈了……不是玩具!」

  志木放棄說服,以排球撲身救球的動作翻身,暫時撤退到走廊,槍聲再度瞄準志木響起,這一槍擦過木門邊緣打進白色牆面,是第二槍。

  「嗨,歡迎回來,比我預料的早。」

  砂川警部在走廊抽菸等志木回來,他幾時點菸的?

  「我,我回來了……慢著,警部,現在不是悠閒講這種話的時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志木緊貼牆壁繼續說:「我沒聽過他身上有槍啊?」

  「我想也是,何況要是知道,就不會只叫我們兩個來抓人了。」

  「請求支援吧,支援!」

  「沒這個必要。」砂川警部斷然駁回。「聽到剛才兩聲槍響的居民,應該早就打一一○報警了,我們遲早等得到支援,不過聽好了,必須只靠我們在支援抵達之前解決,否則我們就沒面子吧?」

  接著,砂川警部把半張臉伸向室內。

  「喂~中山章二,把槍扔掉,你完全被包圍了。」

  室內隨即傳來走音的回應聲。

  「什麼?兩、兩人就能完全包圍?」

  對方過於中肯的反駁,使得砂川警部縮回脖子。

  「沒錯,只有兩人就『完全包圍』確實形容得太誇張,那個傢伙明明很激動,卻在奇怪的地方很冷靜。」

  「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

  「話是這麼說……」

  另一方面,室內的中山章二似乎完全氣昏頭。

  「你們兩個在囉唆什麼,有種就放馬過來,老子還有子彈!」(註:以廣島為舞臺的知名作品《無仁義之戰》的臺詞,影集由菅原文太主演)

  他獨自上演「無仁義之戰」,廣島腔很生硬,畢竟他在烏賊川市土生土長。

  「不得已了。」砂川警部以自備的菸灰缸熄菸。「果然只能用槍來應付槍了。」他說完就從懷裡取出手槍。

  「哇哇哇哇,警部,您怎麼拿出這麼危險的東西!」

  「你是笨蛋?」砂川警部以槍托輕戳志木胸口。「你不是也有槍?就在這裡。」

  「警部說得沒錯。」志木像是聽到這番話才首度想起來,同樣從懷裡槍套取出手槍。「那我們就一起痛快修理他吧,這是個好機會,可以讓世間壞蛋知道,朝警察用槍的人會落得何種下場,呼呼呼,我摩拳擦掌了。」

  「你忽然變強勢了,看起來比我還危險。」

  「呼,沒這回事,我很冷靜。喂~中山章二,聽好了。」

  「……」

  毫無反應,志木停止說話,才發現四周安靜到鴉雀無聲,中山章二不再模仿菅原文太了?

  「唔唔!」砂川警部蹙眉。「喂,志木,狀況不對勁,莫名安靜,太安靜了。」

  「確實不對勁,而且也沒開第三槍。」

  「嗯,很奇怪。」

  砂川警部貼著牆壁迅速脫下上衣,扔到半開的門後,上衣「啪沙」一聲落在榻榻米上,卻只有如此而已,毫無其他反應,志木有種室內完全沒人的感覺,兩名刑警內心同時掠過不祥預感。

  「不會吧!」

  兩名刑警這次爭先恐後衝進室內,但不祥預感已經成真,裡頭空無一人,只有向南的玻璃窗開著,吹進來的輕柔晚風搖曳著粗糙的窗簾。

  「那個傢伙居然從窗戶逃走!」

  「怎麼可能,這裡是四樓啊?」

  「但他現在確實沒在裡面……」砂川警部從開啟的窗子探出上半身。「喔喔!」

  「可是,難道他跳樓……」志木同樣看向下方。「哎呀?」

  兩名刑警俯瞰視線的前方,是公寓後方的暗巷,路燈微微照亮的暗巷裡,一名男性以全身擺出「K」這個字,就這麼躺著動也不動。

  燈光昏暗無法確認,但幾乎肯定是墜樓的中山章二。

  「笨蛋,乖乖被逮不就好了……」砂川警部扔下這句話,把無用武之地的手槍收回懷裡。「哎,沒辦法,總之過去吧,看樣子應該死了。」

  兩人衝出四○三號房,沿著螺旋階梯跑下樓,繞到建築物後方的狹窄暗巷,立刻趕到倒地的男性身旁,男性確定是中山章二,已經死亡,恐怕是想沿著窗框逃走卻失足摔落,屍體周邊淒慘飛濺的血液,顯示出墜樓的強烈力道。

  但他們不能只被屍體的淒慘樣子奪走目光。

  「唔?喂,志木。」首先察覺的是砂川警部。「手槍在哪裡?我沒看到。」

  死亡的中山章二雙手沒有任何東西。

  「咦,奇怪,沒掉在附近暗處?」

  志木環視周圍,卻沒發現任何東西,這裡頂多只有電線桿的影子稱得上暗處,甚至沒有足以藏手槍的縫隙。

  「啊啊,我知道了。」志木再度看向屍體。「肯定壓在這傢伙底下,稍微搬開屍體看一下吧。」

  兩人各自抓住屍體手腳稍微拉起來,但屍體底下完全沒東西,就只是沾滿血的柏油路面,搜尋衣服也沒藏在身上。

作者資料

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院畢業。 1996年於鮎川哲也發行的《本格推理8》首度刊登作品《不上不下的密室》。 2002年在Kappa Novels的尋星計畫「Kappa-One」得獎,以長篇作品《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出道。 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得到日本書店大賞,該系列累積熱銷400萬本並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創下堪稱社會現象的熱潮。 《要是沒有偵探就好了》為東川篤哉筆下最受歡迎的「烏賊川市」系列第八集。本集共收錄五篇發生在烏賊川市的案件——雖然簡介寫著有許多偵探會出面解決,其實並沒有新角色登場,主要還是由「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成員、烏賊川市警察以及一名神祕(?)吉祥物演出。總之,看起來有點脫線的犯罪,由偵探們犀利偵破……不對,應該還是以有點脫線的感覺偵破吧!

基本資料

作者: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01-15 ISBN:9789571051079 城邦書號:SPP250341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