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君心向晚1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君心向晚1

  • 作者:菡笑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1-0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2019深秋曬書節35折起,11/6~11/19限時限量搶購!
  • VIP史上大回饋\特價挑到手軟,第4本只需$88

內容簡介

◆瀟湘書院超人氣大神作家,300萬點閱率。 ◆長篇古代架空愛情小說,全套五集。 ◆復仇是必然的,基調是溫馨的,過程是曲折的,結局是圓滿的;男主是有愛的,女主是表裡不一的。 帶著濃濃恨意重生的她,化身為一半佳人一半魔鬼的罌粟花,誓要向那些踐踏她尊嚴的人索回一切…… 前世,她因爹娘雙亡而投奔舅父舅母,卻被至親之人設套,汙衊她與人有染,毀她清白。 原來表哥的脈脈柔情、舅父舅母的溫暖關懷都是假象,他們的目的是她爹娘留下的龐大遺產。 狠毒的舅母,將她活生生毒死,臨死前,她厲聲發願:「我寧可永不轉世,也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然而,自黑暗之中醒來,她卻未如預期的看到化身為厲鬼,而是重生回到了四年前,那時,爹娘剛雙亡,她剛投奔舅父舅母,剛踏入伯爵府,再一次,她站在了命運的轉捩點前。 【精采內容】 爹娘雙亡,迫使她投奔舅父舅母。表哥溫柔呵護,舅母細心關懷,就在她以為自己有了歸依時,卻被人設計陷害,汙衊她與人有染,未婚失貞。直到舅母強行送一杯毒酒至她跟前時,她才恍然大悟,原來至親至愛之人早已覬覦自己雙親留下的龐大遺產許久。 毒入臟腑,忍痛吐血,她厲聲發願:「我寧可永不轉世,也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然而,她並未如預期的化身為索命的厲鬼,而是重生回到了四年前,回到了爹娘雙亡,她投奔舅父舅母的前一天,回到了那個巨大陰謀籠罩她的前夕。 她再一次看到了舅母溫暖的微笑,同時也看透了她隱藏在背後的冷笑;她再一次看到了表哥熱情的目光,同時也看透了他隱匿在背後的無情。復仇的烈火燒灼得她的心越發堅強,重活一世,她要那些令她冤死的人付出相應的代價……

內文試閱

  南燕朝。孝文帝四年。京城。

  二月初,剛經歷了一場春雪,新建伯府的青瓦屋簷上,薄薄的白雪凝成了冰,在初升的暖陽下,折射著點點瑩光。

  蓮香居的暖閣裡,氣氛異常凝重。

  新建伯曹清儒咆哮得幾近失聲:「晚兒,妳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教他如何敢相信?長子竟和寄養的外甥女俞筱晚做出無媒苟合的無恥行徑來!這樣的醜聞偏偏還被傳出了府去……以後朝中的同僚會如何看待他?會如何評價曹家的家風?

  「此事……夫人,妳來處置吧。」

  說完這句話,曹清儒便欲甩手離去。

  俞筱晚失神地跌坐在冰冷的青金石鋪就的地板上,半張著嫣紅小嘴,神情震驚,目光呆滯地仰望著,耳邊反覆迴響著驗喜婆婆的話:「表小姐已非完璧。」

  已非完璧?

  昨日傍晚,她只是託敏表哥轉交未婚夫韓二公子一封信,請韓二公子成全她,解除婚約。她帶著良辰、美景兩個大丫頭,在敏表哥的屋裡坐了不到半盞茶的功夫,連茶都沒喝上一口,誰知今日一早竟會傳出她與敏表哥有染的流言,還配合良辰和美景的口證,和她不小心「遺落」的肚兜作為物證。

  舅父怒火萬丈,大聲責問她,無論俞筱晚如何為自己辯解,舅父都不相信。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她只得忍著強烈的羞辱感,讓驗喜婆婆驗身,卻沒想到成了這樣的結果。

  眼見舅父要走,俞筱晚終於有了反應,忙撲上前去抱住舅父的大腿,哭求道:「舅父,晚兒品行如何,您素來是知曉的,晚兒如何會做出如此下作之事?舅父,求您相信晚兒,晚兒願意再請幾位驗喜婆婆來證明清白,讓趙嬤嬤去請好嗎?不要讓舅母去。晚兒能證明,事情不是舅母說的那樣……」

  再傻,她也知道,她落入了圈套。良辰、美景和驗喜婆婆與她無怨無仇,若不是背後有人指使,怎麼會無緣無故讒害她?她們都是曹府的家生子,哪個不是聽從舅母的吩咐行事?若是再讓舅母去請人,只怕結果仍會是一樣。

  只是,舅母素得賢名,對自己亦是十分疼愛,舅父對她十分敬重,沒有確鑿的證據,俞筱晚知道自己無法指責舅母。

  曹清儒不及答話,臨窗短炕上端坐著的曹夫人張氏,緊蹙眉頭,神情無比傷痛地看著俞筱晚道:「晚兒,妳讓趙嬤嬤去請驗喜婆婆,是不是想讓趙嬤嬤出錢收買?婚前失貞這等醜事,妳還想讓多少人知道?我又說了妳什麼?明明是爵爺下朝回府,才與我說起的。」

  最後這話成功地阻止了曹清儒的心軟,一想到今日一下朝,韓大人就滿面怒火地將他叫到一旁,把晚兒的生辰八字和她親手書寫的退婚信甩到他懷裡。他還真不知道這個平日看起來軟弱溫柔的外甥女,竟會做出這等失德敗行之舉──主動要求退婚!

  面對韓大人的責問,他當時羞愧得幾乎想找個地洞鑽進去……證據確鑿,還有什麼可驗證的?

  曹清儒恨聲道:「休想!你們俞家的人不要臉,我們曹家可丟不起這個人!」

  說罷,似是對外甥女極度失望,他一腳踹開了俞筱晚,大步離去,對她悲泣的懇求充耳不聞。

  待丈夫走遠,曹夫人臉上的傷痛和失望瞬間一收,目光冰冷,略帶兇狠,「雖然妳姓俞,但妳母親臨終託孤於我曹家,我便有教養之責。今日杖責二十,明日剪了髮,送去家廟。」

  杖責?家廟?憑什麼!

  從心頭湧上來一股不知是絕望還是憤怒的感覺,俞筱晚的心幾乎收縮成了一團,死死地瞪著舅母。舅母素日裡的親切笑容,變成了刻薄的鄙視,唇角陰冷地緊抿著,一望而知,無論她怎樣求情,舅母都不會給她證明清白的機會。

  名節重於生命啊,為何要栽給她這樣的罪名,讓父母在天之靈都無法瞑目?

  俞筱晚不禁喃喃地問:「為何要這樣對我?是因為睿表哥嗎?因為睿表哥對我鍾情,拒絕了惟芳長公主的情意,又不願娶憐香縣主,妨礙了舅母妳想要的富貴前程嗎?」

  曹夫人聞言,眸光一閃,冷冷地道:「隨妳怎樣想!」

  俞筱晚直視曹夫人,嘴唇哆嗦著,語氣卻是前所未有的堅決,「我不服!我要去官府擊鼓鳴冤,我要證明我是清白的!」

  曹夫人的目光瞬間布滿陰鷙,冷笑著反問:「妳以為我會讓妳跑到公堂之上,污衊曹家的名聲嗎?妳真是不識好歹。我給的已是最輕的處罰,妳若禁不住杖刑,也是妳太體弱。若我是妳,早就一頭撞在牆上,以死明志,好歹留個烈女的美名。」

  曹夫人的手一揮,一旁的粗使婆子便衝了上來。俞筱晚被幾個婆子按得喘不過氣來,驚恐地睜大眼睛。那話裡的意思,竟是想我死嗎?

  她勉力抬頭竭力反抗,「妳不怕我父母泉下有知,託夢來責問妳嗎?妳不怕舅父日後知曉真相,會處置妳嗎?」

  曹夫人還不及回答,就聽耳旁有人嘶吼:「妳害我家小姐,我跟妳拚了!」

  忠心的奶娘趙嬤嬤一直被押在外間,這會子不知怎麼掙脫了旁人的鉗制,撲了過來,衝著曹夫人一頓亂抓。

  曹夫人的臉上瞬間多出數道抓痕,頭髮也散亂了。丫頭婆子們慌得鬆開了俞筱晚,上前幫忙,狠狠將趙嬤嬤推倒在地上。趙嬤嬤的太陽穴正好砸在青銅香爐的尖角上,頓時血流如注,昏迷了過去。

  俞筱晚駭得撲過去,用手帕按壓著趙嬤嬤的傷口,可是鮮血仍是從指縫中噴湧而出,她急得手腳發軟。她從汝陽帶上京城的幾個俞家的丫頭僕婦,如今已經只剩下趙嬤嬤了。趙嬤嬤是一手奶大她的奶娘,更是對她忠心耿耿,無論如何,她都要保下趙嬤嬤。

  俞筱晚哭著央求曹夫人道:「舅母,求您使個人去尋府醫來,為嬤嬤包紮一下吧。」

  曹夫人絲毫不為所動,在丫頭們的服侍之下,整理了儀容,這才重重一拍炕桌,大聲怒道:「這等衝撞主母的刁奴,本就當杖斃,我看誰敢替她療傷!」

  俞筱晚不禁急哭了,「舅母……我……我不要嫁給睿表哥了,不告官了,求您放過我們吧!我們回汝陽去……嗚嗚……不再……不再回京了,我發誓!」

  她不要證明自己的清白了,她只要趙嬤嬤能好好地活著。

  曹夫人的眸光一閃,想回汝陽?做夢!妳所有的田產都已經歸到了我的名下,休想叫我吐出來!

  「晚兒,妳這話是什麼意思?妳自己做出這種有辱門風之事,卻求我放過妳?是我求妳放過我、放過曹家還差不多!」

  疾言厲色之後,曹夫人又換上極度失望的語氣:「妳與敏兒的私情,攀扯上睿兒做什麼?妳不想嫁給韓二公子,完全可以好生與妳舅父和我商量,怎能與敏兒做出這等無媒苟合之事?自妳父母雙亡寄養到我家,我自問對妳是悉心管教,妳卻做出這等腌臢之事,妳是想讓旁人說我曹家沒有教養,讓妳的幾個表妹都許不著婆家嗎?」

  「到底是妳父母親自小就寵溺縱容著妳,才讓妳這般任性妄為、不知廉恥?還是妳父母親根本就不知教養女兒,連累我被人戳脊梁骨?」   聽到舅母言語間辱及她九泉之下的父母,俞筱晚漲紅了小臉,激動地嚷道:「不是的,父母親自幼教導晚兒,要謹守禮儀、三從四德、恪守孝道……」

  曹夫人冷笑一聲,眼神凌厲惡毒,又帶著掩飾不住的得意,「妳若真是孝順的孩子,又怎會不滿妳外祖母給妳定下的親事,親筆寫信讓韓家退婚,讓妳外祖母在九泉之下不能瞑目?這就是妳嘴裡的孝順?做出這等失德敗行之事,丟妳父母的臉面,死後都要被人戳脊梁骨,這就是妳的孝順?真是可笑至極!」

  說著,曹夫人取出那封信揚了揚,痛快地看著俞筱晚的臉色變得蒼白。

  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急速地流逝,趙嬤嬤勉強睜開眼睛,緊握著自家小姐的手,啞聲道:「小姐,絕不能擔上這樣的罪名啊!否則,爵爺和夫人泉下有知,也無法安息……」

  趙嬤嬤話未說完,就被曲嬤嬤一腳重重踢倒在地,「閉嘴!」

  趙嬤嬤的頭再一次重重砸在香爐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她不甘心地仰面倒下,眼睛仍是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嬤嬤,嬤嬤,妳醒醒!」俞筱晚抱起奶娘,可是無論她怎樣呼喚,趙嬤嬤再也不可能回應她了。

  呆怔了不知多久,俞筱晚才緩緩放下趙嬤嬤的遺體,站起身來,目光幽幽地在眾人臉上轉了一圈,駭得一眾丫頭僕婦不自覺地避開她的目光。最後,她的目光落在曹夫人的臉上。

  曹夫人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勉強支撐著強硬之姿,喝罵僕婦們道:「還杵著幹什麼?拉表小姐下去杖責!」

  門外的曹中睿正在躊躇、猶豫、掙扎,聽得這話,心中一驚,忙進屋內,挨坐到母親身旁,懇求道:「孩兒想請母親成全,允我納晚兒妹妹為妾。」

  他不敢忤逆母親,更捨不得漂亮溫柔的表妹,只能如此了……

  他這般自以為是的良策,卻同時惹怒了對峙中的兩個女人。

  表哥定然是知情的!心中的訝異如同驚濤駭浪,瞬間摧毀了俞筱晚的理智。為她作詩,為她畫畫,對她海誓山盟、噓寒問暖的睿表哥,竟與舅母一同來算計她?到了這個地步,還說要納她為妾?

  俞筱晚清麗的小臉上布滿哀傷,心中的劇痛令她整個人幾乎縮成了一團,胸腔窒息著,連質問的話都問不出聲。

  而曹夫人卻是震驚地瞪大眼睛,厲聲喝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她和你大哥的事已經傳到了府外,你還要納她為妾?兄弟聚麀,你就不怕壞了名聲,從此仕途無望嗎?」

  曹中睿看向母親的目光中滿是哀求,將聲音壓得極低極低地道:「母親,父親要的都已經拿到了,我保證以後不讓晚兒離開內宅半步,求您就饒了晚兒妹妹吧!」

  曹中睿的聲音雖小,可是俞筱晚仍是聽見了,她驚駭地死死盯著曹中睿問道:「舅父要的什麼都已經得到了?」

  原來不只是因為睿表哥與她定情一事嗎?原來一直疼愛她的舅父也參與其中了嗎?她一介孤女,有什麼可以讓舅父謀算的?

  曹夫人恨恨地瞪了兒子一眼,這樣的話也是能隨便說出口的嗎?好在,這屋裡院外全是心腹之人!好在,晚兒不可能再見到明天的日出!

  她定了定神,敷衍道:「不過是妳的一點子田產店鋪而已。妳在曹家寄住幾年,總得有所回報。況且,妳若真是愛慕睿兒,就應當主動為他著想。妳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女,如何能幫襯他的前程?對他沒有幫助,又憑什麼想占這正妻之位?」

  是這樣的原因嗎?俞筱晚仔細地看著舅母那張精描細畫的臉,心中並不怎麼相信。若只是為了她的財產,完全可以設計令她委身為睿表哥的妾室,可是舅母的用意卻是為了讓她永遠消失在這個世上。

  曹夫人優雅地抬手端杯,輕啜了一口熱茶。衣袖滑下的瞬間,露出手腕上龍眼大小的蜜蠟刻福字手串。

  俞筱晚的眼睛頓時睜得溜圓,厲聲道:「那是母親的心愛之物,摘下來,妳不配戴!」

  她想衝上前去搶回來,卻被丫頭們輕易地按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曹夫人毫不避忌地賞玩著蜜蠟珠子,嘴裡不停地道:「那憐香縣主可是攝政王妃的親妹子,更難得的是,對睿兒一片癡心。這還沒定親呢,就幫睿兒在攝政王面前說盡了好話。娶了她,對睿兒只有好處。妳卻一意攛掇著睿兒娶妳,阻礙睿兒的前程,我幾次三番地暗示妳,妳都不聽勸,這不是在逼我處置妳嗎?」

  「況且我真冤枉了妳嗎?一個已定親的姑娘家,跟別的男人眉來眼去,還大膽到請未婚夫上門來退婚,妳是想到公堂之上告訴大伙兒,妳那才貌雙全的母親,就是這樣教導妳的嗎?妳就是這樣來敗壞妳父母親名聲的嗎?換我是妳,我必無顏苟活於世。」

  這一字一句,猶如針尖一般,狠狠地扎在俞筱晚的心上,一針一串血珠,慢慢匯成了一條絕望的河流。舅母這般作為,定是想掩飾什麼吧?可是她已經無力查問,也沒有退路了。

  她是家中獨女,沒有兄弟姊妹們幫襯,除了官府,沒人能為她主持公道。然而,就像舅母說的那樣,告官同樣令父母親蒙羞。她唯有一死,才能保全名聲。

  俞筱晚的心中空茫茫一片,怔怔地轉頭看了看地上趙嬤嬤的屍體,又看了看舅母和睿表哥。

  這就是口口聲聲說要待她如親生女兒一樣的舅母?這就是滿腔柔情發誓要愛護她一生一世的表兄?

  他們竟聯手將她推至如此境地。

  恨!真是恨啊!

  兩行清麗的淚水,滑下俞筱晚柔嫩的臉龐。

  曹夫人撂下了那些話,心頭頓時輕鬆了,「晚兒,妳也學過烈女傳,應該知道如何做才不給父母臉上抹黑,我就幫妳一把。來人,請表小姐喝酒。」

  「母親……」曹中睿弱弱地喊了一句,卻又在曹夫人強勢的目光之下,扭轉了頭,似乎不願見到表妹慘死一般。

  曹夫人制住了兒子,便用目光示意眾僕人動手。她不想再等了,快快了結了,好去翻翻晚兒的箱籠,挑些名貴華麗的首飾,好戴著參加明日肅王府的宴會。

  至於丈夫那裡,他雖是很疼愛晚兒這個外甥女,可是他更在意家族名聲和自己的官聲。若是晚兒死了,對曹家來說,只有好處。爵爺縱使傷心一陣子,也就無事了,必不會追究。

  而且敏兒這會子只怕已經被打斷一條腿了。一個瘸子,又聲名狼藉,還怎麼可能與睿兒爭這爵位?

  真真是一箭三雕啊!

  思及此,曹夫人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

  丫頭僕婦們朝著俞筱晚衝過來……

  俞筱晚忽地大吼一聲:「我看妳們誰敢過來!」隨手拔下髮間的簪子,將鋒利的簪尖朝向眾人。   許是她從來沒有這般猙獰過,一時間屋裡大大小小的丫頭僕婦,都被她身上散發出的濃烈恨意和決絕的氣勢給駭住,待在原地不敢亂動,生恐那簪子會在自己的眼睛上戳出個窟窿來。

  曹夫人也被俞筱晚掃過來的目光嚇得心裡打了個突,繼而給自己壯膽道:「將死之人,怕她作什麼?」

為了給自己打氣,她猛地一拍几案,「還不快點,難道要夫人我親自動手嗎?」

  靛兒和良辰兩個丫頭對望了一眼,遲疑地靠了過來。

  而曲嬤嬤早就端著一杯毒酒準備好了,只等俞筱晚被按壓在地上,就強行灌進去。

  不行!不能死在這個毒婦和這些勢利小人的手中!

  俞筱晚也不知從哪裡生出的力氣,居然一把推開了擋在身前的幾人,飛速地往內室跑去。

  只可惜,曹夫人帶來的人太多,兩三下就攔住了她。雖然俞筱晚竭力反抗,但仍是被幾個粗壯有力的婆子強行按跪在地上,良辰和靛兒兩個人,一人揪住她的頭髮,令她不得不仰起頭,一人用力扳開她的下頷,讓曲嬤嬤將毒酒灌進去後,再用力捏住她的鼻子。

  呼吸不暢,俞筱晚不得已吞嚥了一口氣,嗆喉的毒酒滑入了腹中,旋即引發一陣絞痛。

  曲嬤嬤覺得時辰差不多了,便示意婆子們鬆手,俞筱晚立即倒地翻滾了起來。

  痛!劇痛!

  淚水和著鮮血,從眼角流了出來,俞筱晚忍著劇痛,勉力睜大雙眼,用兩隻通紅的眼珠子死死地盯住曹夫人和曹中睿。

  眼前似乎蒙上了一層血霧,透過那紅濛濛的輕紗,她看見曹夫人正得意地笑,曹中睿輕輕地啜泣……

  她猛地咳出一灘鮮血,張著含血的紅唇,一字一句,厲聲發願:「我寧可永不轉世,也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鑽心的疼痛襲來,她睜著血紅的眼睛,永墮黑暗。



  「啊──」

  從黑暗中驚醒,俞筱晚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心怦怦怦的劇烈跳動,那種痛徹心扉,被背叛與被欺騙的憤怒,還在灼燒著她的理智。

  外面的人似乎察覺了床內的動靜,床簾被一隻素白小手挑起一角,一張粉嫩可愛的圓臉伸了進來,一見俞筱晚睜開了眼睛,立即驚喜地道:「姑娘可算是醒了,覺得還好嗎?要喝水嗎?」

  初雲?三年前投井自盡的初雲?

  俞筱晚震驚地睜大眼睛,難道這裡是地府?

  初雲柔柔地問:「姑娘怎麼這樣看著婢子,好像不識得婢子似的?」

  初雲,竟不怨她呢!

  俞筱晚熱淚盈眶,一把抓住初雲的手道:「初雲,對不起,是我害了妳,我應當為妳求求情的!」

  當年初雲與曹府中的丫頭爭吵,按規矩要打十板子,可是曹夫人竟讓人扒了初雲的褲子行刑。雖然打板子的是老婆子,可當時有一個外院的男管事「無意間」路過,將初雲的難堪狀看在眼底,結果初雲想不開,投井自盡了。

  現在想來,這都是舅母的計畫,先一步一步除去她的丫頭,再將自己的人安排到她的身邊。都怪她太軟弱,縱然對事情的始末懷有疑問,也不敢向盛怒中的舅母求情,才會令初雲香消玉殞。

  她真是恨死自己這種性子了!

  初雲被小姐的眼淚弄得手足無措,慌忙地將初雪和趙奶娘給喚了進來。

  看到趙嬤嬤,痛哭中的俞筱晚忽地一頓,旋即撲到趙嬤嬤的懷裡,哭得更加傷心,「嬤嬤,我們終於在地府團聚了。」

  趙嬤嬤愣了愣,哭笑不得地道:「我的小姐呀,妳不過是坐馬車走遠路不習慣,吐了一場,大夫說好生休息一天再上路便沒事了。」

  髮間沒那麼多白髮,而初雲和初雪的樣貌也不過十三四歲……她心中驚駭著,遲疑地伸出自己的手看,白皙、細嫩,只是手很小,似乎還是年幼時的樣子。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經過反覆多次地確認再確認,俞筱晚終於弄明白,自己重生到了四年前。

  這一年,父親忠信伯在打獵時不慎從馬背上摔下,醫治無效而亡;母親悲傷過度,也跟著去了,丟下年僅十一歲的她。她是父母的獨生女,俞家無人繼承伯爵之位,朝廷收回了爵位,另賜她良田百頃、財寶無數作為補償。

  母親臨終前將她託付給舅父曹清儒,是敏表哥親自上汝陽來接她的。她還記得,途中她的確是病過一場,算起來,明日就會到舅舅家了,又要與偽善的舅母和懦弱自私的睿表哥見面了。

  只要一想到這兩個人,俞筱晚的手便恨得緊握成拳。莫非是上天垂憐,特意安排她來揭穿舅母的偽善面具,為自己清洗冤屈,報仇雪恨?

  她微微凝眉,仔細思索著如何對付慣裝賢慧的舅母。她前世繼承了母親的傾城之貌和善良柔軟的性子,幾乎從未與人紅過臉,這一時之間還真不知要如何辦才好。

  趙嬤嬤服侍小姐用過飯、梳洗完,嘴裡就開始念叨:「明日就要到曹府了,小姐還是聽老奴說一說曹府中的人和事吧,這不是打探旁人的私密……」

  的確,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俞筱晚仰起小臉道:「嬤嬤現在說與我聽聽吧。」

  「您願意聽了?」趙嬤嬤又驚又喜,忙將自己多方打聽到的訊息一一細稟。

  「當年,舅夫人嫁入曹家不久就懷上一胎,後來滑了,之後幾年都再沒開懷。實在沒有辦法了,才給舅老爺抬了一個武姨娘,生了敏少爺。敏少爺一生下來,就被舅夫人帶在身邊,原是要按照習俗,待敏少爺滿了六歲,正式記入族譜過繼到舅夫人名下的。哪知在敏少爺四歲那年,舅夫人竟再度懷孕,生下了睿少爺,舅夫人便立即將敏少爺還給了武姨娘。」

  「這麼一來,敏少爺的地位就難堪了,原本一直當嫡少爺養著,外邊的人也都知道,可轉眼又成了庶子。我聽夫人說過,老夫人和舅老爺的意思,還是依原來的將敏少爺過繼給舅夫人,當成嫡子養,可是舅夫人不願意,只是不敢太過強硬地拒絕。這些年來,敏少爺一直就是這樣不嫡不庶的……」

  俞筱晚邊聽邊將前世的一些經歷拿出來對照,瞬間明白了許多事情。難怪舅母對敏表哥總是有些外熱內冷,陷害她的同時,還要捎帶上敏表哥,原來還有這個緣故在內。

  敏表哥比睿表哥大了近五歲,很早就在衙門裡任了個小主事,為人平和謙虛,與世無爭,辦事沉穩老練,世故圓滑,比只知道吟詩作對的睿表哥,似乎還強上一些。若舅父曾說過將敏表哥當嫡子養,那麼這個伯爵之位,舅父很有可能考慮由敏表哥來繼承。

  正思索著,門外傳來初雪的通稟聲:「小姐,敏少爺求見。」

  俞筱晚忙道:「敏表哥快請進。」

  話音一落,曹中敏便轉過屏風走了進來,他十七八歲的年紀,穿一身藏青色蜀錦對襟直衫,頭髮用玉簪束著,腰間僅佩了一個荷包,腳踩皂底雲靴,俊朗沉穩。來到近前,在靠牆的八仙椅上坐下,先是關切地問:「表妹的身子可好些了?」   俞筱晚柔柔地道:「多謝表哥掛懷,好多了。」

  曹中敏又關心了幾句,才轉了話題,「明日就能入京了,表妹有什麼要見的人,可以在入京前見一見,否則到了府中,表妹住在內宅,就有諸多不便。」

  俞筱晚心中一動,這話是在暗示說,我應當先見一見俞管家嗎?看來,敏表哥在暗中與舅母作對呢!

  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自己困在後宅之中,不方便四處奔波,若是能與敏表哥聯手,必是如虎添翼。

  前一世,她年紀太小,經營等這類煩心的事都不願理會,而且一個還未出閣的姑娘見外男終是有些不妥當,印象中,她似乎只見過俞管家兩面,就在舅母的挑唆之下,賜了些遣散銀子,讓他離去了。這一世既然要看管好俞家的財產,自然要見一見這位父母口中忠心的管事。

  拿定了主意,她便頷首道:「還是表哥想得周到,明日一早請表哥安排俞管家來見我吧。」



  俞文飆是俞家的家臣,沒有賣身契,所以在見到小姐時,僅是抱拳拱了拱手,「給小姐問安,不知小姐傳喚小人是為何事?」說完,就退守到一旁。

  「文伯請坐。」

  「謝小姐!」俞文飆很自然地謝過之後落座。

  俞筱晚輕柔地向領路的曹中敏道:「還請敏表哥暫時迴避一下,我要與文伯商量莊子上的事情。雖說我見外男不甚妥當,但俞家僅留下我這一個孤女,事且從權,也是沒法子。」

  俞文飆訝異地抬眸看了小姐一眼,旋即又垂下目光,心裡卻在想著,小姐怎麼忽然開竅了,之前自己想與她說說經營上的事,她都讓自己與曹中敏談……

  曹中敏亦是暗暗一驚,表妹怎麼忽地防範起我來了?

  可俞筱晚直接說要商量莊子上的事,他卻是不方便再留下,只得依言出去了。

  俞筱晚示意初雲、初雪準備茶點,斯文地朝俞文飆道:「我只是想知道我目前都有些什麼田產地契,要如何經營才得當。」

  好在俞文飆早有準備,從懷裡取出幾份詳單,雙手呈給俞筱晚,上面分類歸總了俞筱晚目前所擁有的財產。

  俞筱晚看到最後的匯總數時,不由得暗暗咋舌,竟然有兩百三十萬兩紋銀之鉅,難怪舅母要覬覦。

  曹家以前只是普通的官宦之家,舅父曹清儒之前擔任的是正五品中書省左司,因為在攝政王身邊辦差辦得好,立了大功,去年底,新皇登基後,才晉封伯爵爵位,家底自然是比不上俞家這樣的百年世家。

  俞筱晚的眸光閃了閃,認真問起經營之事。她前世不懂這些,也沒想過要學習掌握,自然要向俞管家討教一番。

  俞文飆一一詳細回答了田莊要如何管理、店鋪要如何經營,直談了一整天,快到掌燈時分才介紹完畢。俞管家見小姐蹙起秀麗的眉頭,邊聽邊思索,似乎是在強行記憶,便提議道:「小姐不妨每月安排小人或是其他管事見面,這樣也好隨時瞭解莊子裡的情況。」

  這倒是個好主意,只要時常與俞家人見面,舅母也不敢對自己太過了。

  俞筱晚抬眼細看俞文飆,只見他仍是恭謹地垂頭看地,似乎只是一項普通的建議,沒有半分暗示的意味。她便和婉地道:「好的。四月望日,還請文叔安排各管事來曹府,我與大家見見面。」

  俞文飆應了聲「是」,神情極是欣慰,只要小姐不引狼入室,他定然能為俞家守住這些家業。

  商議完之後,俞文飆便順勢談到了明日進京的事,「就由小人陪小姐入府吧,小人也應當去拜會拜會曹爵爺。」

  這是幫她掌眼的意思吧?俞筱晚心中升起一股感動。文伯不是府中的管家,而是外莊上的管家。父親過世後,她才與他見過一面,可是文伯卻這般忠心地想要護著自己。



  第二日一早,曹中敏仍如往常一般,為俞筱晚安排好了早飯和馬車。對於昨日俞筱晚與俞管家密談了一整天的事,他提都沒提半個字。這樣老練世故的一個人,應當對舅母心中的小九九十分清楚才是。

  俞筱晚囑咐了俞管家仔細觀察敏表哥,自己則不急著拉攏敏表哥。總要針對他的弱點,拋出利誘的餌,才能使得盟約鞏固。

  不及細想,馬車已經來到了曹府正門前的小坪上。

  論理,俞筱晚應當從側門走,可是曹老夫人十分疼愛女兒,更心疼年幼失去父母的外孫女,一定要俞筱晚走正門入府。

  曹清儒攜了夫人張氏在前院大堂裡等候,聽得門僮來稟報表小姐到了,忙快步走出來。

  俞筱晚扶著初雲的手走下馬車,提裙緩步朝大門走去。

  忽地,一輛馬車疾風一般從拐角衝了出來,車夫緊張地大吼:「驚了馬,讓開!讓開!」

  看到瘋馳而來的馬車,俞筱晚一愣,一段記憶在腦中閃現,當年是舅母和舅父疾衝下來,將她推到了一旁,而馬車則揚長而去……

  「小姐讓開!」

  不等曹清儒和夫人跑近,俞管家便將俞筱晚推到了一旁,揮手一揚,袖中的長鞭凌空揮出,重重地捲住馬脖子。他暗用內力,使勁將瘋狂的馬匹拉得摔倒在地,馬車也跟著翻倒,而車夫則重重地摔了個狗啃泥。

  「晚兒,妳沒事吧?」

  曹清儒和夫人跑來俞筱晚的身邊,曹夫人不顧自己跑得釵環皆亂,先拉著俞筱晚的手上上下下地仔細打量,見她真的無事,這才長舒一口氣,「萬幸!萬幸!」她輕撫胸口,欣慰地看著俞筱晚。

  曹清儒亦是一臉欣慰,「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旋即看著那名摔暈過去的車夫,怒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先把人關到柴房去!我倒要看看,這是誰家的奴才,怎麼趕的馬車?」

  一旁的家丁忙蜂擁上前,將車夫放到一塊門板上,從小門抬進了曹府。

  俞筱晚忍了幾忍,才緩緩地將自己的手從舅母手中拿出,盈盈朝舅父舅母一拜,「晚兒見過舅父舅母,舅父舅母萬安。」又問道:「不知舅父打算如何處置那名車夫?」

  曹清儒道:「若是無意的,就交給他的主子小懲大戒;若是失職,就交由官府,以鬧市擾民罪論處。」

  神情真誠無偽。

  可是真會這般處置嗎?記得前世自己就是被舅父舅母救下並心存感激,但現在一想,卻發覺不少疑點。這條胡同裡都是大戶人家,出門就會趕馬車,但大戶人家的馬車哪裡這麼容易受驚?又哪裡有這樣的巧合,正巧自己下了馬車,馬就受驚了?

  是舅父故意安排的嗎?是為了施恩於自己,好向自己要那樣東西嗎?

  不容她細想,曹夫人又拉起了她的手,眸光中滿是親切的溫情,「晚兒可真是長大了,妳還記得舅母嗎?妳滿月時,舅母還抱過妳的,一轉眼就成了大姑娘了。」

  曹夫人一路不停地說著溫馨的話語,將俞筱晚迎了進去,一段小插曲就這般風過水無痕。

作者資料

菡笑

牡羊座,業餘愛好看文,為揪住青春的小尾巴,於是提筆碾墨,成為了萬千網路寫手中的一員。文筆溫馨,寫作風格輕快,青春氣息濃厚。初入瀟湘書院,憑藉權謀中透露溫馨的《妾本庶出》,獲得了不俗的成績和超高的人氣。之後推出的《君心向晚》(網路原名《重生之嫡女不乖》)也取得了上佳的成績。本文女主聰慧美麗低調,男主俊美深情,家鬥配合宮鬥,緊張的情節中,不乏溫馨的親情、友情、愛情,故事可讀性強。 相關著作 《君心向晚1》 《君心向晚2》 《君心向晚3》 《君心向晚4》 《君心向晚5(完)》

基本資料

作者:菡笑 出版社:麥田 書系:漾小說 出版日期:2013-01-04 ISBN:9789861738598 城邦書號:RB607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