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情書的技術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所謂的情書,就是交給意中人的履歷表吧。 最不正經的天才.京都新世代作家  在網路時代回到手寫的溫柔 一筆拜見 通信萬歲! 「京都新世代作家代表」森見登美彥化身為「遭遇波瀾萬丈,被浪打過來又打過去」的研究生守田一郎,為「情書代寫創投企業」做創業準備! 守田一郎離開京都,前往沒有超商、沒有任何聚落,眼前就是海,除了海也什麼都沒有,只有唯一一間研究所的能登,展開他的水母研究生生涯。既然如此孤單又自許前途無量,守田決定成為名聞遐邇的稀世書信寫手,將學校的前輩、家人、家教學生、森見登美彥加入他的通信名單,磨鍊書信寫作技巧,為世人解答迷惑,為朋友講解人生。只要有煩惱,都可以寫信給他! 然而,守田最在意的是:情書該怎麼寫?因為寫信,他焦躁不安,時而怒氣衝天,要不便謊話連篇;原本以為「寫信」可以溫暖所有人的心,對世界和平盡一己之力,為什麼卻在情書這道關卡挫敗連連?青春的酸澀與美好,就在一封接著一封的信之間,有如解謎一般的,逐漸找到答案了! 一筆拜見,通信萬歲! 一定有一封會讓世人幸福的信吧! 寫信萬歲。

目錄

◎1|致 護城河的朋友
難得有這個機會,我想藉此來磨鍊寫信的技巧。我要成為名聞遐邇的稀世書信寫手,以充滿靈魂的溫暖信件為收信人帶來幸福。然後,再練就光憑一封信就能收服任何女性芳心的功夫,最終征服世界。讓世人幸福,我也幸福。寫信萬歲。

◎2|致 我個人史上最難纏的學姊
在搖搖晃晃的能登電車上看著他的信,在停靠的車站一抬頭,月台另一側正展示著鐵路郵務火車。深藍的車身上,漆著光榮的〒記號。在我的幻想中,這輛郵務車曾經載著為數龐大的信,沿著鐵路將分隔兩地的父母與孩子、朋友與朋友,以及男人與女人的心連繫起來。

◎3|致 前途無量的少年
老師最驚訝的是,你一下子就把情書寫好了。要怎麼樣才能一下子就寫出來呢?老師不太會寫情書。雖然想著要寫,但寫出來總是狗屁不通。一定是老師不適合寫情書。總之,老師被你趕過去了。我輸了。

◎4|致 彆扭作家森見登美彥大師
我來到能登之後,便開始練「寫信功」,磨鍊我的文采。只不過,我的文采大多耗費在阻止為愛瘋狂的咪咪星人朋友亂來,因此看不到什麼效果。最近也遲遲不見他來信。於是我興起一個念頭,想請森見學長教我怎麼寫信,以提升我的技巧。森見登美彥大師是著名的情書大師,一封信便足以擄獲任何美女的芳心,若能得到大師的究極奧義真傳,學弟不才將無任感激。請教導我寫情書的技巧。

◎5|致 對女性咪咪毫無招架之力的朋友
你在給我的信上寫了三枝學妹的咪咪,對她難道不是很失禮嗎?她的咪咪的確是你個人夢想與欲望的對象。但是,不要得寸進尺。她的咪咪並不屬於你,她的咪咪是她自己的。看著你的來信,儘管覺得對她很失禮,我卻不能不去想像她的咪咪。我這麼做,是逼不得已的,而且還有罪惡感。真是被你害死了。

◎6|續.致 我個人史上最難纏的學姊
學姊知道在世界上往返的書信當中,哪些信擁有最扭曲的力量嗎?就是情書和恐嚇信。大塚學姊具有恐嚇別人的才能。學姊要不要和我聯手,來從事情書代筆業+恐嚇信製造的多角化經營?將世界操之在我也不是不可能的。讓我們以筆來分割世界吧!

◎7|致 情書反面教師 森見登美彥大師
您就聽聽我的計畫吧。我習得情書技術。獲得她的芳心。她將鍾情於我。我有了生存的意義。頓生活力。開始找工作。找到工作。因為無論如何都得畢業,所以不要命地努力。畢業。和她結婚。孩子出生。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8|致 我心地善良的妹妹
妳也許會問,何必特地寫什麼信。但是,妳要明白,這正是哥哥用心良苦。雖然是兄妹,但有些事也很難當面說吧。好比想找可靠的哥哥商量,卻怎麼樣都開不了口,吶,妳也是個花樣年華的高中女生,這種情形很多吧?有才對。所以,妳什麼事都可以找哥哥商量。守田一郎可是傳說中的茶包終結者,據傳京都市左京區發生的煩惱有一半都是他解決的,如今依然站在第一線,為研究室的朋友回答戀愛的煩惱,一次又一次提供明確可靠的建議。

◎9|致 伊吹夏子同學 失敗書信集
或許,我得了一種「不會寫情書病」。我也曾經更單純地認為,情書,就是男女其中一方表達心意的媒介。因此,只要把這媒介的技術練得爐火純青,萬事便盡其在我。或許真的有人做得到,但我不是那種人。坐在書桌前,鼓足了幹勁要寫,幹勁卻向光怪陸離的方向偏。

◎10|續.致 前途無量的少年
像我們這樣變成大人以後,就不能把事情公開拿出來說了。而且,老師畢竟是老師,不想讓間宮同學看到自己這個部分。「一點也不討厭咪咪」雖然是老師的自由,但特地把這件事告訴間宮同學,又是另一回事。你明白嗎?不僅是咪咪,老師認為做人有應該誠實的時候,也有不見得的時候。

◎11|前往大文字山的邀請函
有時候,家兄的話令人搞不清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好比「成立情書代筆的創投企業」之類的。家兄也向我徵求過對情書的意見。我才不要什麼情書呢。因為,假如是一個讓我無法想像與他發展成那種關係的人,收到他的情書只會讓我覺得噁心;假如是可以想像與他發展成那種關係的人,我希望他就別做寫情書這種拐彎抹角的事,直接用說的。不過,成了情侶之後當然可以寫情書,這樣的情書就很甜美了。反過來說,連封情書都不會寫,這種沒有知性的男人我可不要。但是,像家兄說的那種能夠打動任何女性的「情書技術」,很顯然並不存在。

◎12|寫給伊吹夏子同學的信
話說,這半年我寫了大量的信,也想過我究竟是在幹什麼。本來,我是想磨鍊「寫信」的技巧,讓自己可以溫暖所有人的心,對世界和平盡一己之力,不是嗎。然而,我卻因為寫信,時而焦躁不安,時而怒氣衝天,時而謊話連篇,反而變得愈來愈怪……

內文試閱

九月二十九日
「情書本鋪」董事長 森見登美彥先生惠鑒


  來信拜讀。謝謝學長。若學長願意傳授情書技術,那麼我願意原諒學長。他們把小松崎從京都送到能登的實驗所來,我的孤獨稍稍得以抒發。森見學長是為了日漸偏離正道的我著想,關於這一點我應該感謝學長。

  大塚緋沙子學姊已將筆電和實驗筆記歸還。原來背地裡助大塚一臂之力的,正是日日痛罵我、指導我的魔鬼軍曹。他的曼陀鈴上明明貼著和學姊的一模一樣的般若心經,我卻沒能看穿他們的關係。這件事就是如此令人意外。男女之間真叫人搞不懂。

  如今,我平平淡淡地過著實驗與整理數據的日子。

  離開研究所的日子總有一天會來臨。

  待我返回京都,更加精進之後,我將離開大學這個象牙塔,堂堂航向驚濤駭浪的社會汪洋。但是,我一點都不想出航。本來就沒有船隻能夠安然行駛於驚濤駭浪之中。話是這麼說,我又不能永遠幸福地生活在海邊的實驗所。待在這種地方本來就不會幸福。

  以「非展開行動不可」為暗號,我開始從事就職活動。熬夜弄弄履歷,做做自我分析。以毫無遮蔽的鷹眼審視森羅萬象,不畏於現實的我,立即發現了一項無可忽視的事實——要航向社會的我,沒有任何值得宣傳的長處。

  的確,我有能力寫作為數龐大的無用書信。在無用這一點上,有無窮的歪腦筋(輸給大塚學姊是因為大塚學姊是惡魔)。多年來,我不斷從事與咪咪相關的思考。即使是我這樣一個人,也曾經有備受部分男同學推崇的時代。然而,人生太漫長了,無法只靠他們的推崇為糧而活,就連我也沒有自信能以「咪咪思想家」的身分生活。即使將來有一天,我向心愛的人求婚,要是被對方的父親說一句「我才不會把女兒嫁給咪咪思想家」,該怎麼辦?這樣就很討厭了。

  但是,我只能在這方面一展所長。

  真是太不合理了。真是太矛盾了。

  如今,森見學長是我唯一的靠山。

  我們來成立情書代筆的創投企業吧!森見學長只要出資就好,其他的完全不必擔心。既然進不了別人的公司,自己創一個就好。只要我們聯手,天下無敵。讓我們一同成為「青年實業家」吧!

  我錯了嗎?錯了吧(我自己先說了)。

咪咪思想家(著作籌備中)

十月五日
森見登美彥先生惠鑒


  不是開玩笑的,秋天來了。

  前幾天,我正為將來煩惱而於能登海邊淚濕衣襟時,發現土堤上開著曼珠沙華。那景色有如黃泉。我害怕得逃走了。我還沒有好好品嘗人生的甜美,豈能被帶到陰世。那裡……有咪咪嗎?沒有咪咪嗎?這是個問題……我就是一直說這些才會沒長進的。我是個混蛋!我是個混蛋王八蛋!

  無論如何,恭喜學長《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完成了。

  不枉了我上次回京都到府上拜訪時貢獻了許多腦力。待書出版之際,一起來慶祝吧!不必煩惱送什麼禮,現金就可以了。

  「情書代筆創投企業」誠如您所說,是「陣前逃亡」。「別以妄想來逃避,認清現實!」您說的一點也沒錯。但是,森見學長說起這些話,為何就是叫人心頭一把火?大搖大擺地搬出這番正論,身為一個人,您難道不覺得可恥嗎?西瓜靠大邊嗎?嚷著「除了詩人,我什麼都不想當」,在那值得紀念的咖啡店流下的眼淚是假的嗎?

  以上,我只是說說而已。

  對不起。

  我要感謝學長在遭截稿日追殺之際,沒有交出一個句子,卻仍捎來您對情書的看法,供我在研究與就職活動的空檔熟讀玩味。

  我明白您的意見了。

  但是,學長所說的「以熱情擄獲她的芳心」,也未免太簡單了吧?實在沒有「情書奧義盡在此中!」的感覺。

  用不著森見學長交代,我當然在信中傾注了我的每一分熱情。將我熊熊燃燒的靈魂、我全身上下每一分勁道全都灌注在信中。我是以一片赤誠寫下的。森見學長說「你一定是試圖使什麼姑息的手段,才會身陷泥沼動彈不得」,但學長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森見學長黑心黑腸,才會有這種想像。我的靈魂像剛洗過的便盆一樣清潔溜溜。

  即使如此,還是不如人意。

  我為她寫了好幾封信,卻不敢寄出去。

  每次重讀,即感到羞愧無比,反思「我到底在寫些什麼啊」。信中熱情洋溢,文章我也自認為寫得不錯,甚至還會覺得「這是多麼優美的一封信啊!」但有最基本的一個難題。我會寫著寫著,愈寫愈離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看起來就不是以純潔無垢的心寫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到底是哪裡搞錯了?

  關於寫信這件事,回想起來,我從小就是不會寫卻偏愛寫的那種。我有多麼愛寫信,從小學時就為了想要一個住在遠方的筆友,我把信綁在紅色氣球放出去即可見一斑。世界上真的會有做這種事的小學生。很單純。當時的我,真的很單純。這單純的心願感動上天,讓我真的找到一個筆友,我也很吃驚。優美的文章,優美的筆跡,優美的信封。結束通信的那個夏天令人感傷。光是想起來,那把火便又重燃了,然後耳邊又響起消防車的警笛聲。

  我老是失敗。

迷惘之人

十月十一日
登美彥先生惠鑒


學長好:

  我現在過著與實驗筆記和履歷為伍的日子。

  在秋色已深的能登,我與小松崎同學有時搭火車到能登鐵路的終點去玩,有時看看在海上飛的UFO。

  聽學長說國立近代美術館很好玩,真是太好了。偶爾過過有文化的生活也很不錯吧?我想起伊吹同學凝視著藤田嗣治的畫時那張側臉。您知道畫展好在哪裡嗎?就是可以看她的側臉。當時應該也有研究室的人同行,但我把他們全都拋在腦後了。

  我下個月回京都一事已在今天底定。

  拜谷口軍曹執拗的斥責激勵與精力增強劑之賜,我流放到寂寞海邊的目的已經達成。這半年痛苦又寂寞,但我卻沒有因回京都而滿心歡喜。因為有大塚學姊的命令,要我把情書交給伊吹同學。當然,我大可嚴峻拒絕這等踐踏人性尊嚴的要求。但是,假如我這麼做,在大塚大魔王畢業前的這幾個月,肯定會拚死來折磨我。我這條小命恐怕撐不到她畢業。

  臨時抱佛腳的我,去問以太空人為志向的妹妹「假如妳收到完美的情書會怎麼做?」得到的回答居然是「撕掉」。我妹妹只會以宇宙或人類規模來思考,因此不太懂得人心奧妙之處。她這樣將來怎麼會幸福?不,搞不好她這個樣子,反而瞞著哥哥自己掌握了幸福。不過,我就成全妹妹的幸福吧。在妹妹的婚禮上號啕大哭是我的夢想。

  來信已感恩拜讀。

  「看不出是以純潔無垢之心寫的,就代表你不是以純潔無垢之心寫的。」這是什麼話啊!我很受傷。草木有靈,何況人心。我也是有純潔無垢之心的。本來嘛,害怕雜念能寫出個什麼鳥?沒有東西比無菌培養出來的心更無聊了。被龐大雜念掩埋的土壤,才能夠培育出堅強的心、堅強的愛。學長認為我動不動就會想到咪咪而批評我,未免有欠考慮。但是,每次想要把自己的感情傳達給對方,就會變得很奇怪,這是為什麼呢?

  我依照森見學長的提議,以冷水淨身,換上乾淨的衣服,在書桌前正襟危坐,但寫著寫著不禁熱情交迸,寫好就變成一篇噁心的文章。愈是傾注熱情,就愈是把意中人逼到離約會地點更遠的地方。沒救了,我已經沒救了。我沒有寫情書的能力,也沒有寫履歷的能力。

  所謂的情書,就是交給意中人的履歷表吧。就職也好,情人也好,我想我根本欠缺入選的能力。再這樣耗下去,人生就會不得其門而入。到哪裡都不得其門而入的我,女人不愛,社會也不要,於是跳著詭辯舞不斷在半空中飄飄蕩蕩。無窮無盡,無邊無涯……

  話說回來,自己所愛的對象也愛自己,地球上真的發生過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事嗎?我覺得很奇怪。依我看,這麼剛好的事不可能到處都發生。全都是騙人的。

  再見。

一匹狼 守田一郎

作者資料

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

1979年出生於奈良。1998年進入京都大學農學系,畢業後進入農學研究所就讀。2003年研究所在學期間,以描寫京都大學生日常生活的處女作《太陽之塔》獲日本奇幻小說大獎,驚豔文壇。誰也沒想到一個內向害羞的京都大學高材生,腦中的「宅男狂想」竟能如此生動逗趣,又富有內涵。 2007年,以《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一舉拿下第20屆山本周五郎奬、日本書店大獎第2名,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最愛小說第1名。以幽默、擬古的「森見文體」風靡全日本,受到各大書店店員和一般讀者的熱烈推崇。就連日本最毒舌的文學評論家大森望也對他讚譽有加,盛讚:「大傑作!毫無疑問是2007年的戀愛小說NO.1!」 2008年,以《有頂天家族》拿下日本書店大奬第3名,奠定暢銷作家地位。 而森見登美彥的登場與成功,也使得日文文學在「寫實」與「幻想架空」等傳統分類之下,又開創另一「打破類型疆界、以閱讀享受至上」的新體裁。 2009年7月,日本著名讀書社群網站「閱讀計數器」公布一項調查:「上半年度最多人閱讀的小說」,即由《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堂堂登上冠軍寶座! 森見登美彥可說是日本目前最炙手可熱、最受讀者喜愛的新銳作家! 有讀者說,閱讀森見登美彥,就像在看日本大文豪夏目漱石將搞笑漫畫家高橋留美子的漫畫(《亂馬1/2》、《福星小子》)小說化。想像力天馬行空,幽默感渾然天成,作品既優美又歡樂! 其他著作有《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狐狸的故事》、《美女與竹林》、《戀文的技術》、《宵山萬花筒》等。 在苦悶的時代,人人都需要歡笑的出口。 南無南無!感謝老天爺!賜予我們森見登美彥!

基本資料

作者:森見登美彥(Morimi Tomihiko)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2-09-03 ISBN:9789861738000 城邦書號:RM770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