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球狀閃電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當代華文科幻小說巨擘劉慈欣在《球狀閃電》離奇的情節中,以他擅長的科學敘事手法,刻畫出驚人的宏大場景。故事中除了叫人拍案的科學推演、放縱恣意的幻想世界,更展現了深刻的哲學思考,讓人回味無窮。 ◆《三體》系列作者——華文科幻巨擘劉慈欣,成名代表作 ◆書評網站豆瓣網,四顆半星好評,萬名讀者一致推薦! 「美妙人生的關鍵在於你能迷上什麼東西。」父親的話才剛說完,發著詭異紅光的球狀閃電就把他帶走了。從那一刻起,我開始踏上了我的美妙人生…… 多年未歸的老家,竟被打掃得一塵不染,但鄰居卻說沒有人來過。 父親生前所繪的風景畫上,出現了當時還未完成的建築。 洗手台上浮現了母親的白髮,卻在轉瞬間消逝無蹤。 自從少年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父母被球狀閃電蒸發以後,一切都詭異了起來。 球狀閃電,一種真實存在的氣象學之謎。 逾一百七十年的研究,兩千份科學論文,對這個現象的科學解釋仍莫衷一是。 甚至有研究認為球狀閃電是人類的幻覺。 它到底是什麼?這種種異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少年窮究一生要破解的謎團。 為了更接近那個神祕的自然之謎,少年選擇進入了大氣科學系。就在他浸淫於科學研究時,怪事卻一樁接一樁地發生了…… 【好評推薦】 俞川心 前氣象主播、御我暢銷作家葉李華 科幻作家觸電推薦! ◎「《球狀閃電》讓我眼睛為之一亮,被牢牢吸引住……讀完本書,還認為這是真人真事的經歷報導……假若不是書封面上的「科幻推進實驗室」這幾個字,真不會察覺那是虛構的。」──前氣象主播 俞川心 ◎「劉慈欣真正給我以震撼的作品就是《球狀閃電》,它極大地滿足了我的閱讀快感。軍隊、理想、追求、人生在這部作品裡完美地展現在我的面前。」——讀者 林克濟 ◎「作為一個讀者,我很喜歡看劉慈欣的作品,因為很過癮……節奏很緊張,情節很吸引人……想像奇特,漫無邊際,汪洋恣肆,像莊子。再者,我其實是一個對技術、對工業文化很崇拜的人,覺得那是一種很神聖和很精緻、很嚴格和很大氣的東西。劉慈欣的小說滿足了我的這樣一種慾望。因此,有時覺得他像牛頓……另外,就是軍事方面。一眼就看得出來,劉慈欣對武器有一種天生的熱愛……他有一種執拗的、屬於上上個世紀的英雄氣質。」──著名科幻作家 韓松 ◎「進入劉慈欣的世界,你立刻會感受到如粒子風暴般撲面而來的澎湃激情──對科學、對技術的激情。正是這種激情,使他的世界燦若銀河之心。這激情不僅體現在他建構宏大場景的行為上,也體現在他筆下人物的命運抉擇中。那些被宏大世界反襯得孤獨而弱小的生命的抉擇,從另一個角度給人震撼!」──《科幻世界》副主編 姚海軍

內文試閱

序曲


  今天是我的生日,直到晚上爸爸媽媽點上了生日蛋糕的蠟燭,我們三個圍著十四個小火苗坐下來,我才想起這事。

  這是個雷雨之夜,整個宇宙似乎是由密集的閃電和我們的小屋組成。當那藍色的電光閃起時,窗外的雨珠在一瞬間看得清清楚楚,那雨珠似乎凝固了,像密密地掛在天地間的一串串晶瑩的水晶。這時我的腦海中就有一個閃念:世界要是那樣的也很有意思,你每天一出門,就在那水晶的密簾中走路,它們在你周圍發出叮鈴叮鈴的響聲,只是,這樣玲瓏剔透的世界,如何禁得住那暴烈的雷電呢……世界在我的眼中總和在別人眼中不一樣,我總是努力使世界變形,這是我長這麼大對自己唯一的認識。

  暴雨是從傍晚開始的,自那以後閃電和雷聲越來越密,開始,每當一道閃電過後,我腦海中一邊回憶著剛才窗外那轉瞬即逝的水晶世界,一邊繃緊頭皮等待著那一聲炸雷,但現在,閃電太密集了,我已分不出哪聲雷屬於哪個閃電了。

  在這狂暴的雷雨之夜最能體會出家的珍貴,想像著外面那恐怖危險的世界,家的溫暖懷抱讓人陶醉。這時你會深深同情外面大自然中那些在暴雨和雷電下發抖的沒有家的生靈,你想打開窗子讓它們飛進來,但你又不敢這麼做,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你不敢讓一絲外面的恐怖氣息進入到家的溫暖的空間裡來。

  「人生啊,人生這東西……」爸爸一口氣喝乾了一大杯酒,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一群小火苗說,「變幻莫測,一切都是概率和機遇,就像在一條小溪中漂著的一根小樹枝,讓一塊小石頭絆住了,或讓一個小漩渦圈住了……」

  「孩子還小,聽不懂這些。」媽媽說。

  「他不小了!」爸爸說,「他已到了可以知道人生真相的時候了!」

  「你自己好像知道似的。」媽媽帶著嘲諷的笑說。

  「我知道,當然知道!」爸爸又乾了半杯酒,然後轉向我,「其實,兒子,過一個美妙的人生並不難,聽爸爸教你:你選一個公認的世界難題,最好是只用一張紙和一枝鉛筆的數學難題,比如哥德巴赫猜想或費馬大定理什麼的,或連紙筆都不要的純自然哲學難題,比如宇宙的本源之類,投入全部身心鑽研,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不知不覺的專注中,一輩子也就過去了。人們常說的寄託,也就是這麼回事。或是相反,把掙錢做為唯一的目標,所有的時間都想著怎麼掙,也不用問掙來幹什麼用,到死的時候像葛朗台一樣抱著一堆金幣說:啊,真暖和啊……所以,美妙人生的關鍵在於你能迷上什麼東西。比如我─」爸爸指指房間裡到處擺放著的那些小幅水彩畫,它們的技法都很傳統,畫得中規中矩,從中看不出什麼靈氣來。這些畫映著窗外的電光,像一群閃動的螢幕,「我迷上了畫畫,雖然知道自己成不了梵谷。」

  「是啊,理想主義者和玩世不恭的人都覺得對方很可憐,可他們實際都很幸運。」媽媽若有所思地說。

  平時成天忙碌的爸爸媽媽這時都變成了哲學家,倒好像這是他們在過生日。

  「媽,別動!」我說著,從媽媽看上去烏黑濃密的頭髮中拔出一根白頭髮,只白了一半,另一半還是黑的。

  爸爸拿著那根頭髮對著燈看了看,閃電中,它像燈絲似的發出光來。「據我所知,這是你媽媽有生以來長出的第一根白髮,至少是第一次發現。」

  「幹什麼嘛你!拔一根要長七根的!」媽媽把頭髮甩開,惱怒地說。

  「唉,這就是人生了。」爸爸說,他指著蛋糕上的蠟燭,「想想你拿著這麼一根小蠟燭,放到戈壁灘上去點燃它,也許當時沒風,真讓你點著了,然後你離開,遠遠地你看著那火苗有什麼感覺?孩子,這就是生命和人生,脆弱而飄忽不定,禁不起一絲微風。」

  我們三個都默默無語地看著那一簇小火苗,看著它們在從窗外射入的冰冷的青色電光中顫抖,像是看著我們精心培育的一窩小生命。

  窗外又一陣劇烈閃電。

  這時它來了,是穿牆進來的,它從牆上那幅希臘眾神狂歡的油畫旁出現,彷彿是來自畫中的一個幽靈。它有籃球大小,發著朦朧的紅光。它在我們的頭頂上輕盈地飄動著,身後拖著一條發出暗紅色光芒的尾跡,它的飛行路線變幻不定,那尾跡在我們上方畫出了一條令人迷惑的複雜曲線。它在飄動時發出一種嘯叫,那嘯叫低沉中透著尖利,讓人想到在太古的荒原上,一個鬼魂在吹著塤。

  媽媽驚恐地用雙手抓住爸爸,我恨她這個動作恨了一輩子,如果她沒那樣做,我以後可能至少還有一個親人。

  它繼續飄著,彷彿在尋找著什麼,終於它找到了。它懸停在爸爸頭頂上半公尺處,嘯叫聲變得沉低,斷斷續續,彷彿是冷笑。

  這時我可以看到它的內部,那半透明的紅色輝光似乎有無限深,從那不見底的光霧的深淵中,不斷地有大群藍色的小星星飛出來,像是太空中一個以超光速飛行的靈魂所看到的星空。

  後來知道,它的內部能量密度高達每立方公分兩萬至三萬焦耳,而即使是TNT炸藥的能量密度也不過每立方公分兩千焦耳。雖然它的內部溫度高達一萬多度,表面卻是冷涼的。

  爸爸向上伸出手,他顯然並不是去摸它,而是想護住自己的頭部。當他的手伸到最高點時,似乎產生了一種吸力,把它吸到手上,就像一片葉子的細尖吸下了一滴露珠。

  一道炫目的白熾,一聲巨響,彷彿世界在身邊爆炸。

當眼睛因強光造成的暗霧散去後,我看到了將伴隨我一生的景象:像在圖像處理軟體的色彩模式中選了黑白一樣,爸爸和媽媽的身體瞬間變成了黑白兩色的,更確切地說是灰白色,黑色是燈光在皺摺處照出的陰影。那是一種大理石的顏色。爸爸的手仍舊向上舉著,媽媽仍舊傾身用雙手抓著爸爸的另一隻手臂,在這兩尊雕像的面容上,那兩雙已石化的眼睛仍舊栩栩如生。

  空氣中有一種怪異的氣味,後來我知道那是臭氧的氣味。

  「爸!」我喊了一聲。沒有回答。

  「媽!」我又喊了一聲。沒有回答。

  我向那兩尊雕像靠過去,這是我一生中最恐懼的時刻。我以前經歷過的恐懼大多在夢中,在噩夢的世界中我之所以沒有精神崩潰,是因為我的一個下意識在夢中仍醒著,一個聲音在我意識最偏遠的角落對我喊:這是夢。我現在也在心裡拚命地衝自己這樣喊,這是支撐我走過去的唯一動力。我伸出顫抖的手,去觸碰爸爸的身體,當我的手接觸到他肩部那灰白色的表面時,感覺像是穿透了一層極薄極脆的薄殼。我聽到了輕微的劈啪聲,像是嚴冬時倒入開水的玻璃杯的爆裂聲,兩尊雕像在我眼前坍塌下去,像一場微型的雪崩。

  地毯上出現了兩堆白灰,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

  但他們坐過的木凳還在那裡,上面也落了一層灰。我拂去上面的灰,看到它的表面完好無損,而且摸上去是冰涼涼的。我知道,在火葬場的爐子中,要把人體完全化為灰燼,要在兩千度的高溫下燒三十分鐘,所以這是夢。

  我茫然四顧,看到有煙從書架中冒出來,有玻璃門的書架中充滿了白煙。我走過去拉開書架的門,白煙散盡,我看到裡面的書約有三分之一變成灰燼,顏色同地毯上那兩堆灰一樣,但書架沒有任何燒過的痕跡,這是夢。

  我看到一股蒸汽從半開的冰箱中冒出,走過去拉開冰箱門,發現裡面的一隻生凍雞已變成熟的,發出一股香味,還有那些生對蝦和生魚,都熟了,但冰箱完好無損,正發出壓縮機啟動時的聲響,這是夢。

  我身上有些異樣的感覺,拉開夾克,一片灰燼從我的身上散落下來,我裡面穿的背心被燒成了灰,外面的夾克好好的,我剛才更沒感覺到什麼。我翻夾克的口袋,手被狠燙了一下,拿出來一看,裝在裡面的掌上機已變成一團熔化塑膠。這的確是夢,好奇妙的夢啊!

  我木然地坐回我的位子上,我看不到桌子對面地毯上那兩小堆灰,但知道它們在那兒。外面的雷聲弱了,閃電少了,後來雨停了,再後來月亮從雲縫中探出來,把一抹神祕的銀光投進窗。我仍木然地坐在那兒,一動不動,這時在我的意識中世界已不存在,我懸浮在無際的虛空中。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窗外的朝陽喚醒了我,我木然地站起身,拿起書包去上學,我要摸索著找書包,摸索著打開門,因為我的兩眼一直木然地看著無限遠方……

  當一個星期後我的精神基本恢復正常時,記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那夜是我的生日之夜,但那個蛋糕上應該只插一根蠟燭,哦不,一根都不插,那是我的新生之夜,以後的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我了。

  像爸爸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說的那樣,我迷上了一樣東西,我要去經歷他所說的美妙人生了。

作者資料

劉慈欣

劉慈欣是當代華文世界深具影響力的科幻作家,其作品因宏偉大氣、想像絢麗,多次獲得中國科幻銀河獎。擁有大批粉絲,書迷自稱為「磁鐵」。現為中國電力投資公司高級工程師,工作於娘子關火電站。自一九八○年代中期開始創作,一九九九年六月起在《科幻世界》雜誌上發表多篇科幻小說和科幻隨筆,並出版了多部長篇科幻小說。其代表作有長篇小說《球狀閃電》《三體》《三體Ⅱ:黑暗森林》《三體Ⅲ:死神永生》,中短篇小說《流浪地球》《鄉村教師》《朝聞道》等。長篇小說《超新星紀元》已被好萊塢買下改編權,即將開拍成電影。

基本資料

作者:劉慈欣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 出版日期:2012-02-16 ISBN:9789862620694 城邦書號:YS040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