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旋風百草(02)心之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旋風百草(02)心之萌

  • 作者:明曉溪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02-03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言情天后明曉溪溫情回歸 描繪最「萌」的純愛地圖。 純愛之心的萌動 夢想之心的燃燒 以愛之名 因心之萌 獨屬於少年時代的純愛與夢想 美好而又珍貴 14歲的百草已經長成17歲的大姑娘,最帥的白色運動跆拳道與最晶瑩刻骨的愛情組合出場了。 故事講述跆拳道女孩戚百草要和高高在上的婷宜對決,而就在出戰的前一晚,師兄初原在練功房裡用一枚草莓髮圈,挽起了如她性格般倔強的頭髮。在那一刻,少男少女的朦朧愛情和暗生的情愫開始萌動起來。言情天后的溫情筆尖,緩緩地在人的心頭劃出柔軟的愛之痕。 雖然在比賽中惜敗婷宜,但所有人都看到了她的潛力。可是三年後,百草的光芒依然被籠罩在婷宜的陰影下。在隊內的比賽中,百草展示了自己的實力。也讓婷宜感覺到了來自百草的巨大威脅。就在這時跆拳道世界錦標賽隊員選拔即將開始,百草要和婷宜對決爭取比賽名額,但教練說百草必須擊敗韓國天才選手的實力才有可能。在去韓國道館交流時,聽到他的師傅被侮辱,被激怒的百草大放光芒,向世界頂級高手發起挑戰。 而在這個時刻,初原對百草「妳是不是喜歡若白」的質問讓暗湧的情愫碰撞成激烈的火花。若白和初原,兩個優秀的光芒四射的少年,哪個才是百草最愛?自信英俊的廷皓,對百草的真誠呵護又會有怎樣的結局?

內文試閱

Chapter 1


  關了燈。

  屋裡黑暗下來。

  曉螢的聲音小心翼翼地從旁邊傳來:

  「百草,妳睡了嗎?」

  「還沒。」

  閉著眼睛,雖然疲倦得恨不得馬上睡著,可是百草的腦子裡卻亂亂的,心裡也緊緊的。明天就要對陣賢武道館,她將會遇到婷宜。

  婷宜……

  「百草,我必須告訴妳,從道館挑戰賽開始以來,妳的表現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期待,是一個大家都沒有想到的驚喜!」曉螢探著腦袋,用力地對她說,「原本秀琴師姐意外受傷不能再參加比賽,大家都以為今年的道館挑戰賽又會跟前幾年一樣,會在小組賽就被淘汰,根本進入不了復賽呢!結果,妳臨時代替秀琴師姐出賽,居然能夠神奇地連戰連勝,幫助松柏道館從小組出線,打進復賽!」

  「還不僅如此,昨天復賽第一輪,遇到去年的四強之一堅石道館,大家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都覺得沒戲了。結果——」翻個身,握緊手中的薄被,曉螢眼中含淚,「咱們居然也打敗了堅石,尤其你跟林鳳的那一場,真的是太精彩了!百草,我有沒有說過,我愛死妳了!」

  「若白前輩和亦楓前輩在比賽中的表現更出色……」聽著曉螢這些誇張的讚美,百草很不安。

  「是的,若白師兄和亦楓師兄也非常棒!」撓撓頭,曉螢尷尬地笑笑,「只是,以前也都是若白、亦楓師兄出戰,卻只有今年有這麼好的成績……所以妳是功臣,是福將!所以——」

  屋內的夜色中,曉螢的聲音卡住片刻。

  「——所以,」曉螢趴起身子,鄭重地看著對面床上百草的剪影,「妳不要在意明天的比賽,輸給婷宜沒有什麼,她是稱霸全國的天才少女,妳才剛剛起步。百草,妳已經很棒很棒了,我們妳你為榮!」

  百草心中墜了一下。

  所以說,她肯定會輸給婷宜,對嗎?

  呆呆地望著黑暗中的天花板,百草腦海中一遍一遍回憶著上次跟婷宜的實戰,快如閃電的出腿,一次次地被擊中,一次次重重地摔倒在墊子上,她猛地閉上眼睛,呼吸紊亂得有些喘不過氣!

  曉螢睡著了。

  月光灑照在床邊,蟲鳴聲從窗外斷斷續續地傳來。躺在床上,百草閉著眼睛,久久地睡不著,腦袋反而漸漸痛起來。終於她坐起身,又穿上道服,輕手輕腳走出房間。

  一彎月亮靜靜地掛在夜空。

  此時的松柏道館異常寧靜,道路兩旁屋子裡的燈全都熄滅了,深夜中的練功廳如同一個淡淡的剪影。百草拉開紙門,裡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她也沒有把燈打開,只是盤膝坐到了墊子上。

  就是在這裡,她曾經慘敗給婷宜。

  那是一場實力太過懸殊的實戰,在婷宜面前她是那麼的不堪一擊,甚至看不清楚婷宜是如何出腿。現在的她,雖然功力有了進步,但是她和婷宜之間的距離究竟還有多大呢?

  百草有些茫然。

  月光斜斜灑照在她的道服上,手指捏緊衣角,她長久地發呆。參加道館挑戰賽以來,就算與林鳳之戰的前一晚,她也從未這樣緊張過。

  「妳膽怯了。」

  黑暗的練功廳內,突然有個聲音從角落裡響起。百草吃了一驚,她扭過頭去,發現那裡有一個倚牆而坐的身影,她進來的時候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那是若白的聲音。

  沒有月光的角落裡,他似乎已經坐了很久很久,面容隱藏在黑暗中,百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妳在害怕,對嗎?」

  淡淡的聲音又重複了一遍,百草垂下頭,輕吸口氣,說:

  「是。」

  是的,她在害怕,所以即使比賽是在明天,而今晚她就已經緊張得無法入眠了。

  「在害怕什麼?」

  「我……」

  百草咬住嘴唇。她怕輸,她怕即使她進步了一些,但是跟婷宜的差距依然會非常巨大。她不僅僅怕輸,她還怕會輸得很難看。

  「害怕有用嗎?會幫助妳明天發揮得更好嗎?」冷淡的聲音從黑漆漆的角落中傳來。

  「……」

  「還沒有比賽就怕成這個樣子,妳不如明天直接退出比賽。」那聲音冷淡到骨子裡,像一把浸透了冰雪的飛刀。

  「我……」百草身子一僵,「……我只是有點緊張,我明天會好好比賽的,我會盡我的全力……」

  「妳覺得妳明天能打敗婷宜嗎?」

  「……我會努力!」

  「哪怕用盡妳所有的努力,明天妳還是會敗給婷宜。因為妳跟她的實力相差好幾個等級,妳完全不是她的對手。」

  「……」

  「妳以為僥倖打敗了林鳳,就有希望與婷宜一較高下了嗎?如果不是妳的冷笑讓林鳳措手不及,你不可能贏得這場勝利。」

  百草呆住。

  「所以,一場必敗無疑的比賽,為什麼妳還要參加,還要讓它進行下去?」若白的聲音比月光還要淡漠,仿佛是在對她說,又仿佛是在對他自己說。

  百草愣愣地望著若白的身影。

  她聽不懂。

  若白前輩是在告訴她,她應該退出明天和婷宜的那一戰嗎?因為她怕輸,因為她必輸無疑?

  若白站起身。

  就像練功廳裡根本沒有她這個人,他看也沒看她,徑直向門口走去。眼看著他拉開紙門就要走出去了,百草終於忍不住沖口而出——

  「可是我還是贏了林鳳啊!」

  雖然大家都覺得她幾乎沒有戰勝林鳳的可能,但是她畢竟最終是勝了,也許明天的比賽……

  「好,那麼希望妳明天也能打敗婷宜。」

  紙門「嘩」地一聲被拉開,若白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中。

  百草傻傻地望著他離去的方向,良久之後才想到一個問題——為什麼這麼晚了,若白前輩會黑漆漆地獨自呆在這裡呢?   破曉晨曦。

  淩晨時分才終於睡著的百草又早早地爬了起來,她拿起掃帚到庭院裡掃地。還是掃地最能平靜她的心情,而且她想了想,覺得若白前輩一定是看不慣她那麼緊張,才故意用話語來刺激她。

  是的,緊張和害怕都是於事無補的。

  既然不可能當逃兵,那麼就好好比賽吧。

  而且……

  她也戰勝了林鳳不是嗎?

  小路的盡頭,遠遠的,她發現初原正在花圃中澆水。看著那修長的被晨曦映成淡紅色的身影,她不由自主向他走過去。

  「初原前輩……」

  聽到她的聲音,初原邊灑水邊抬頭望向她,微笑說:「早安。怎麼,昨晚沒有睡好嗎?有一點黑眼圈。」

  「……昨晚睡得不多。」

  初原細細打量她,收起水壺,問:

  「妳有髮圈嗎?」

  「嗯?」

  「把頭髮紮起來吧,妳的頭髮有點長了,比賽的時候會遮擋妳的視線的。」初原揉了揉她的髮頂,她的髮絲又細又長,被晨風吹得在臉旁輕輕飛揚。

  啊,好像是呢,為了省錢,她好久都沒有去剪頭髮了。

  「……我去跟曉螢借個髮圈。」

  「妳沒有嗎?」初原詫異地說。

  「……我不會梳頭髮……」百草漲紅了臉。小時候媽媽還在,都是媽媽為她梳辮子。父母去世後,師父收留了她,師父不會為她梳頭髮紮辮子,便總是讓她把頭髮剪得很短。

  初原搖頭笑了笑,說:

  「等我一下。」

  「這原本是準備送給初薇的,如果妳不介意,我把它送給妳好嗎?」不一會兒,初原從小木屋中回來。

  他攤開手掌。

  在他的掌心有一個黑色的髮圈,髮圈上有一個紅色的草莓,晨光中,紅晶晶的草莓閃出光亮,非常非常的好看。

  百草屏住呼吸。

  「不喜歡嗎?」他的笑容比草莓上的光芒更明亮。

  「喜歡。」

  她忽然不敢看他的眼睛,漲紅了臉低下頭去。

  「來,我幫妳紮上它。」

  坐在庭院的長木凳上,初原讓她側過身去,用手指代替梳子溫柔地為她梳理著頭髮。距離他如此近,晨風輕送,她的呼吸裡全都是他身上的味道,不同于以往消毒水般乾淨的氣息,那是一股剛從花圃裡走出來的味道,染著草葉的清香。

  她漸漸有些恍惚起來。

  忘記了今天將要開始的比賽,只能感覺到在那一縷縷的髮絲間,他的手指溫柔得就像樹葉上的露水。

  「昨天妳打敗了堅石道館的林鳳?」

  身後傳來他的聲音,百草的心神從紛紛亂亂的恍惚中醒過來,回答說:

  「是的。」

  「林鳳是出色的選手,」他細心地用手指將她的頭髮梳順,「能夠戰勝她,妳應該對自己有信心才對,怎麼反而看起來有些忐忑?」在花圃中,他回頭看到她的第一眼,她握著掃帚站在那裡,迷茫得就像一隻失去了方向的小鹿。

  「我……我表現得很明顯嗎?」百草心中咯噔一下,她緊張地摸一下臉,難怪若白前輩會教訓她。

  初原的唇角彎起來。

  「……今天,」她吸一口氣,「我們將會對陣賢武道館……」

  「嗯,然後呢?」將她的頭髮整齊地收攏入他的掌心,他可以感覺到她的背脊微微有點僵硬。

  「……我上次敗給過婷宜前輩。」

  「嗯,是的,」他微笑,「然後呢?」

  她的聲音卡在喉嚨裡,想起昨晚若白對她的嘲諷,她強自咬了咬嘴唇,硬聲說:「我會好好比賽的,即使今天對陣的是賢武道館,我們也不一定會輸!」

  初原將她的頭髮攏成一個小小的馬尾,然後用草莓髮圈繞上去,一圈一圈,說:

  「昨天比賽之前,妳想到過你能戰勝林鳳嗎?」

  百草怔了怔。

  她沒有想過。在跟堅石的比賽之前,她甚至不太知道林鳳是誰,只是大家都說林鳳很厲害,曉螢認為她幾乎是不可能打敗林鳳的。

  「比賽之所以是比賽,是因為必須經過一番較量,才能決出誰勝誰敗。比賽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裡,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而勝敗只是這個過程的結局。」髮圈上的草莓紅晶晶,映得她的頭髮也黑亮起來,初原又端詳了幾秒才放下雙手,說,「而且,無論比賽的結果如何,我相信跟上次與婷宜的交手比起來,妳一定進步了很多。」

  胸口裡漲得滿滿的。

  抬起頭,她深吸一口氣,凝視著他,說:「是,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去比賽的,哪怕最後還是會輸掉,可是我會拼盡全力,讓比賽的過程不至於那麼沒有懸念。」

  「加油!」

  初原含笑揉揉她的髮頂。太陽越升越高,光線從暈紅變得益發燦爛起來,在紮起馬尾之後,他發覺她的臉龐是圓圓的,然而下巴卻是略微尖尖的,一對耳朵潔白得像玉一樣,微微透著些粉紅,一雙眼睛又大又圓,烏黑晶瑩,像小鹿一樣靈動。

  他凝視著她。

  她睫毛垂下,飛快地閃過一抹羞澀。

  「……初原前輩,你今天會來看比賽嗎?」

  滿懷期待,百草心跳得撲通撲通,掙扎了許久,終於還是問了出來。前面的那麼多場比賽,她都沒有在觀眾席中看到過他的身影,今天或許是她最後一次參賽了,她真的很希望能在賽場看到他。

  沒有聽到他的回答。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頭,恰好見初原似乎出神了一下,微笑說:「如果有時間,我會去的。」

作者資料

明曉溪

中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作家,圖書累積印量破千萬,其作品在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亞洲國家擁有廣大的讀者。諸多作品皆改編成電視劇,包含《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

基本資料

作者:明曉溪 繪者:米絲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2-02-03 ISBN:9789571047690 城邦書號:SPP4502322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