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旋風百草(03)虹之綻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旋風百草(03)虹之綻

  • 作者:明曉溪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04-0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泡沫之夏》作者明曉溪傾情力作,最閃亮的少女成長四部曲第三集! 《虹之綻》緊承《心之萌》留下的懸念,以一場緊張刺激的對戰精彩開篇。百草戰勝韓國金敏珠,並且以雙飛踢的第三踢,把金敏珠踢落到台下,一舉成名。與此同時,關於愛情的三條線索也在悄然拉開,俊朗的廷浩從美國歸來,溫潤如玉的初原在韓國突如其來地向百草表白,冷峻的若白身體虛弱、似患上了未知的疾病,把對百草的愛一直埋在心底…… 百草最終會選擇和誰在一起?這是牽動萬千讀者心的未知結局。 而一幕幕關於愛情的歡喜與悲傷、爭奪與守望、執著與放棄的片段,一幕幕關於友情的矛盾與感動、關於成長的痛苦與欣慰的橋段,並把這個開端與結局之間填滿。它無時無刻不把它的讀者包裹在感動、浪漫和溫情之中。 「不知不覺,旋風已經寫到了第三季, 故事終於徹底展開了。 百草一點點地長大,一點點地綻放她的光芒, 一點點從默默無聞的小草,成長為了不起的跆拳道高手。 很喜歡這樣細細地來寫,好像覺得, 在這個故事裡,所有的人都是真實存在的。 旋風對於我而言,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她仿佛自己是有生命的。」——明曉溪

內文試閱

Chapter 1


  韓國。

  昌海道館。

  盛夏的山谷中整齊地坐滿來自各國的跆拳道訓練營營員,雪白的道服在風中輕揚,他們專注地看向前方高高的賽臺。下午的陽光中,正在進行的是昌海道館與岸陽道館的團體對抗賽,雙方選手已經上場,昌海的隊員是韓東健,岸陽派出的是申波。

  「啊——喝——」

  「喝——」

  天空蔚藍,陽光閃耀,兩個身穿雪白道服的少年大喝著,出腿如風,身影不斷交錯閃離。場邊的百草屏息看著,跟申波成為隊友已經有將近三年的時候,每次看到他這樣的變化還是會覺得很驚奇。平日裡,申波文靜刻板得有點學究氣,但是在比賽時,只要他把那副黑框眼鏡一扔,頓時變得犀利和殺氣十足!

  「好帥!」

  眼見著申波厲喝一聲,飛起的右腿以萬鈞之力向韓東健橫踢過去,曉螢興奮地低喊一聲,反手揪住百草的胳膊。

  可惜。

  韓東健反應迅速,一個旋身,閃出安全距離。

  百草眉心微皺。

  幾次主動出擊未果,申波也漸漸放緩節奏,雙方陷入試探的膠著局面。

  「不錯,申波打得很好。」林鳳邊看邊喃喃道。

  「可是沒有得分啊。」梅玲有些緊張,申波是隊裡除了若白之外最強的男隊員,如果勝不了這場,那剩下的四場就更困難了。

  「0:0已經很好了。」

  「拜託,妳到底是哪個隊的啊……」曉螢犯嘀咕。

  「妳知道這個韓東健在去年的韓國跆拳道全國賽裡,是什麼成績?」林鳳無奈地說。

  「什麼成績?」

  「亞軍。」林鳳哼了一聲。

  曉螢和梅玲都張大嘴巴,頓時說不出話來,目光中多了幾分欽佩,投向場中正苦苦僵持的申波。可是又忍不住羡慕,原來昌海道館隨便一個弟子的戰績都這麼顯赫啊。

  第一局零比零結束。

  申波回到場邊休息,他渾身已是大汗淋漓,戴上黑框眼鏡,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水,有些慚愧地對隊友們說:「對不起,沒能得分。」

  「說什麼呢!」寇震錘了他肩膀一拳。

  「已經很棒了,他是韓國全國賽的亞軍哎,如果你打敗他,說明你就是韓國的冠軍了呢,哈哈!」曉螢笑臉相迎。

  「拜託,就算打敗亞軍,也未必是冠軍!」亦楓搖搖頭,對曉螢的智商感到歎息。

  初原將毛巾遞給申波,說:「韓東健的防守很穩健,僵持下去他的體力可能比你強。第二局你可以試一下,儘量引他進攻,或許他進攻轉防守的能力會比較薄弱。」

  周圍的隊員們愣了下。

  雖然大家都知道初原曾經是萬眾矚目的天才跆拳道少年,可他畢竟退出已久,進入岸陽訓練中心更是以隊醫的身分。儘管這次前來韓國跆拳道訓練營,初原是作為領隊,但他從來沒有參與過臨賽指導的工作。

  在沒有沈檸教練出現的情況下,一般來說,賽場上的戰術策略是由若白來指點。

  百草忍不住看向若白。

  從中午開始,若白一直肅冷著面容保持沉默。她明白,若白是在生氣,生氣她太過衝動跟金敏珠做下如果失敗就退出跆拳道的約定,可是……

  若白閉目盤膝而坐。

  盛夏的陽光中,他的脣色有些蒼白。

  百草心中一揪,她張了張嘴,卻還是什麼都不敢對他說。

  「是。」接過初原手中的毛巾,申波只頓了一下,便應聲領命。

  第二局開始,申波做的很巧妙。他並未有意示弱去引誘韓東健主動進攻,而是先佯作幾次進攻,然後露出體力漸已不支之態,韓東健果然精神一振,厲喝著開始發動攻擊。

  「啊——喝——」

  晃開韓東健的飛腿下劈,趁他立勢未穩,申波快如閃電,反身一個橫踢,緊追又一個橫踢,右腳重重踢上韓東健胸前!

  「哇——」

  曉螢興奮地跳了起來,梅玲開始尖叫,林鳳、亦楓、寇震、光雅他們也面露喜色激動極了!

  「哇……」

  山谷中其他國家的營員們驚呼,這場實力懸殊的團體對抗賽,居然是明顯弱勢的岸陽隊先打開了局面。

  1:0!

  滿場的歡呼中,同大家一樣,百草也興奮地站起來,曉螢緊緊掐著她的胳膊又拽又跳,直到比賽繼續進行,她胸口的熱潮才逐漸平息。隊伍的最前方,初原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睛,他專注地看著比賽,盤膝而坐,神情寧靜。

  是他指定的戰術。

  百草忽然有些怔怔的。

  如果初原師兄沒有退出跆拳道,一切會是什麼樣子?她能看出在他凝神專注的面容中,有一抹被壓抑住的渴望。究竟為什麼初原師兄會離開跆拳道呢?

  百草晃神地想著。

  仿佛察覺到她的視線,初原略微轉頭,目光越過林鳳和梅玲,他望向她,與她的目光撞在一起。然後,他眼底漾起溫和的笑意,她看得有些呆住,幾秒鐘後,臉卻騰地通紅。   中午的陽光燦爛明亮。

  初原略吸口氣,他望向她,略微用力地揉揉她的頭髮。

  「我喜歡妳,百草。」


  他……

  他說他喜歡她……

  中午的那一刻,陽光炫目得飛舞出無數金色的光點,她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清,她傻呆呆地看著他,耳邊全都是幻聽的轟轟聲。就像是在一場完全不真實的夢中,她的心臟跳得要蹦出來,但是所有的意識都告訴她,那是不可能的,是她的錯覺。

  她不敢再去看初原。

  慌亂中,她錯開視線,卻看到了若白。若白面容依舊清冷,他盤膝坐在亦楓身旁,陽光中,他的身影有種異常的單薄,脣色也更加蒼白,仔細看去,他的額頭似乎有些細密的冷汗。

  百草一驚。

  心中的胡思亂想頓時散得乾乾淨淨,不再擔心他是否還在生她的氣,百草擠到若白身邊,急切地問:「……若白師兄,你怎麼了?你是哪裡不舒服嗎?是生病了嗎?」

  亦楓懶洋洋地看她一眼,讓出些地方來,似笑非笑說:「不錯嘛,總算妳眼裡還有若白。」

  若白沒有答她,眉心一皺,似乎不喜她靠得太近。

  「若白師兄……」

  百草的胸口滯住,像被什麼攥住了一樣疼,自從她進入松柏道館,若白師兄對她冷淡過,對她嚴厲過,可是,從沒有像此刻一樣,似乎是在厭煩她。

  她咬住嘴脣。

  顧不得那麼多,她伸手去碰若白的手掌,啊,冰冷得好似深井中的井水,若白微睜開眼睛,目光冷漠地掃她一眼,那眼神足可以將一切凍住,他將自己的手從她手中抽出來。

  又緊咬了一下嘴脣。

  她的手指碰向他的額頭,若白向後一閃,目光變得更加冷凝,低叱道:「幹什麼!」

  額頭是滾燙的。

  大驚之下,她沒有在意他疏遠的態度,焦急地說:「若白師兄,你發燒了。」

  若白閉上眼睛,不去看她。

  「是感冒了嗎?」她繼續問。

  沒有回應,她愣了愣,又問:「那……你吃過藥了嗎?」

  若白依舊不理會她,他的脣色雪白,身形單薄得仿佛可以被陽光穿透。百草陡然心驚。

  「若白師兄,你這種狀況不能出賽,我……」說著,她急著起身,「我去告訴初原師兄你病了!」

  原本初原擬定的出場隊員名單中沒有若白,她還覺得奇怪,現在看來,應該是那時候初原就已經看出若白身體不適了。只是臨賽前,若白堅持要求替下寇震,出戰最後一場的閩勝浩,初原猶豫很久,最終還是同意了。

  既然初原看出若白生病,為什麼還會同意他上場的請求呢?

  百草腦中一片混亂,只想著必須要告訴初原,若白現在高燒很厲害,絕對不可以出戰!

  「不許去。」若白的冷聲將她定在地上。

  「可是你生病了……」她非常不安,剛才他額頭的高燒從她的指尖一直燙到她的心底。

  「那是我的事,」他淡淡吸了口氣,望向正在比賽的場地,「與妳無關。」

  「可是……」

  「坐下!」

  若白聲音冷硬,長久以來對她的威嚴感,使得百草愣了愣,還是下意識地坐了下來。亦楓見那兩人雖然肩並肩坐在一起,但是身形都是那麼僵硬和不自然,他搖頭笑了笑,又打個哈欠。

  第二局,3:1,申波領先。

  昌海隊那邊的氣氛有些不對了,金敏珠鼓圓了眼睛瞪過來,黧黑少年閩勝浩拍拍韓東健的肩膀,面容依舊沉穩。岸陽隊歡聲雷動,大家像迎接英雄一樣擁抱住申波。

  「讓他休息。」看出申波累得已經有些虛脫,初原阻止了隊員們圍過來的興奮,將水和毛巾遞給他,親自為他揉捏肩膀放鬆,叮囑說:「保持體力,最後一局穩健防守,注意不要讓體力消耗太快。」

  「是。」申波領命。

  聽到初原和申波的對話,百草將頭轉回來,心中略舒了口氣,是的,她也能看出來,申波的體力遠不是韓東健的對手。第二局搶先取得優勢是正確的,否則第三局申波體力跟不上,更加一點機會也沒有。雖然她不想承認,但是韓東健幾乎各方面都要比申波強一些,幸好初原發現了他反擊轉防守較慢的弱點,然而一旦申波體力下降,這個弱點恐怕也很難抓住了……

  低咳聲從身邊傳來。

  百草慌忙看去,見若白正壓抑著咳嗽,他的雙手虛握著,睫毛閉在蒼白的面容上,嘴脣抿得很緊。

  「若白師兄……」

  她心慌地扶住他,他的身體僵住,胸口劇烈起伏著硬是將咳嗽又逼了下去。

  「感冒很嚴重是嗎?你……你很難受是嗎?……我去找藥!」

  霍地站起身,百草腦中已是亂糟糟一片,她向初原那裡看了看,他是隊醫,應該有藥。可是,初原和申波正在低聲交談,第三局即將開始。無措中,她看到一個人,腦子想也沒想,直接跑過去。

  「回來!」若白冷喝一聲,見她好像根本沒有聽見,頭也不回地轉瞬就跑出很遠去,氣得他重重咳嗽了起來。

  「咦,百草,」曉螢也看到了,急忙高喊,「百草!妳幹什麼去啊!妳一會兒還有比賽呢!」

  初原聞聲回頭,只看到百草跑遠的背影。

作者資料

明曉溪

中國當代極具影響力的作家,圖書累積印量破千萬,其作品在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泰國等亞洲國家擁有廣大的讀者。諸多作品皆改編成電視劇,包含《泡沫之夏》、《旋風少女》、《明若曉溪》。

基本資料

作者:明曉溪 繪者:米絲琳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2-04-05 ISBN:9789571047706 城邦書號:SPP450232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