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暗夜獵人7:暗夜之王(上、下)套書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全球銷售突破2000萬本,作品盤踞美國各大暢銷榜1000週, 發行30多個國家,官方網站更每年破1億人次造訪! 終於,暗夜獵人首領阿克倫的故事,即將揭曉…… 他降世為人,只為逃離必死的噩運 一萬一千年前,一位不被祝福的神祇誕生了, 他一出生,就被命運女神的詛咒纏上,迫使他只能以人類的身分生活, 但被藏在人界的他雖擁有尊貴的身分,一生卻充滿了羞辱和折磨, 他不知被家人疼愛是什麼感覺,只知道為了求生存,他必須付出什麼代價, 也不知對等的愛情是何模樣,因為交出真心,換來的只有背叛。 而這一切磨難有如地獄烈焰,將他的心淬鍊得百毒不侵,同時也荒蕪孤獨…… 他撒手人寰,卻又以神的身分重生 以人類身分死去的阿克倫為萬物帶來無法言喻的災難,整個世界幾乎毀於一旦, 他因此被迫死而復生,從此孤軍奮戰,成為人類忠實的守護神, 只是,任務並非總是這麼簡單。 幾世紀以來,他奮力為人類的存活而戰,同時努力隱瞞那段他欲深埋的不堪過往, 一直以來都沒什麼問題,直到這個聰明獨特的女人出現── 她拒絕屈服在他的威逼之下,執意挖掘古文明,害得他隱藏多年的祕密即將曝光, 更糟的是,他幾千年未悸動的心,卻在望進她的棕眸時微微顫動! 現在,他和所有人類的命運變得與她息息相關, 暗處的敵人更在此時聯手,欲一舉奪取他倆的性命, 這場前所未見的危險戰爭他必須贏,因為,這次的賭注包含他的心…… ◎席捲全球的魅力,數字說明一切 ‧銷售突破2000萬本,暢銷全球英、法、西班牙等30多個國家 ‧系列作品盤踞美國各大暢銷榜長達1000週,更時常多部作品同時上榜 ‧官方網站每年超過1億人次造訪,平均每週200萬人次,熱門程度所向披靡 ‧光是2004年,系列作品便雄踞亞馬遜網路書店77週,超過百名讀者5顆☆推薦,人氣高居不下。 ◎10餘個暢銷榜上的常勝軍 ‧《紐約時報》第1名、《出版者週刊》第3名、《今日美國報》第5名、亞馬遜網路書店第1名、博得書店第1名、邦諾書店第4名、《華盛頓郵報》第7名,《華爾街日報》第4名、《洛杉磯時報》第9名、《環球郵報》第9名……等 ◎各大獎項的肯定 ‧入圍Aspen Gold contest,GRW Maggie Award兩項大獎 ‧榮獲稜鏡獎(Prism Award)最佳奇幻小說、最佳輕超自然羅曼史、書商最愛獎項,及Holt獎章 ‧Romantic Times獎最佳吸血鬼羅曼史 ‧金玫瑰讀者票選獎最佳超自然羅曼史、最佳奇幻小說、讀者最愛小說 ‧榮獲Maggie獎提名,珍珠獎(PEARL Award)……等

內文試閱

1


西元二00八年十月二十一日
帕德嫩神廟
納許維爾,田納西州
星期二,晚間六時三十分


  阿克倫將自己瞬間轉移到神廟的主廳,那兒有個從頭到腳鍍金的雅典娜女神雕像。在神廟另一側舉行的講座再過幾分鐘就要開始了,雕像四周的區域現在已經關閉,禁止遊客進入。

  淤他應該遵守規定的,但何必呢?身為神祇是可以享受一些特權的,這就是其中之一。

  兩側的牆邊各立了一排根據原版埃爾金大理石雕所復刻出來的雕像。雖然帕德嫩神廟的內部和古代希臘那座相比並非百分之百雷同,但他還是很喜歡來這裡,這地方有某種東西可以安撫他,讓他獲得平靜,所以只要有機會到納許維爾,他一定會撥出時間來神廟。

  他走到大堂正中央,抬頭欣賞藝術家創作出來的雅典娜女神復刻雕像,但再逼真都比不上真實的她。白皙的膚色加上烏亮的髮,雅典娜看起來嬌弱無力,但這樣的外型只是障眼法,身為戰爭女神,雅典娜的攻擊比起男人可是毫不遜色。

  「阿克倫……」雕像說話了,在他眼前動了起來。「告訴我,你苦苦追尋的是什麼?」

  他翻個白眼。「追尋一個不受妳打擾的夜晚,阿特蜜絲,不要裝得好像妳不知道一樣。」

  她以原本的身高從雕像中現身在他面前,並未刻意變得高大。「噢,你真的很無趣。」

  「是啊,真抱歉,這雕像一萬一千年前就失去幽默感了,這麼多年以來也沒有什麼長進。」

  阿特蜜絲雙手抱胸,嘟起嘴。「你真是超級掃興的人,所有的樂子都被你吹跑了。」

  艾許不耐煩地重重嘆了口氣。「吸,阿特蜜絲,這句話的正確說法是『被吸走了』。」

  「吹、吸,差不多啦。」

  他冷哼一聲,繞過她繼續欣賞牆邊的雕像。「不,差很多。有些人可是非常清楚這兩個動作差在哪裡。」

  她皺著一張臉看他。「我不喜歡你講話這麼低級。」

  所以他才故意這麼做。但很不幸的,這世上最低級的話語都無法趕跑她。「妳在這裡做什麼?」他回頭問。

  「你又在這裡做什麼?」她堅持跟著他走,他也再次閃避這位他最討厭的跟蹤狂。「有個考古學家認為她發現了失落的亞特蘭提斯,我很好奇,所以過來看看。」

  她雙眼大睜。「噢,我也要看,我最喜歡看你咄咄傷人了。」

  「是咄咄逼人。」他從齒縫間迸出話糾正她。可惜他沒有阿特蜜絲的好興致,他並不喜歡毀掉那些人的成就,令大家對他們失去信任,或更壞的,當眾羞辱他們。但他真的不願意讓人發現亞特蘭提斯,害他的過去曝光。現在是有史以來頭一遭,人們會以尊敬的眼光看著他,可以活得如此有尊嚴且高尚。

  萬一人們知道……

  那他寧願再死一次。不行,刺傷考古學教授的自尊好過犧牲他自己的。有些時候他願意尊崇利他主義,但這件事另當別論。沒有人可以讓他的過去再次曝光。

  阿特蜜絲眨眨眼,滿臉開心和期待。「這個講座在哪裡舉行?」

  「走廊盡頭的演講廳。」

  她消失了。

  阿克倫搖頭。他花了幾分鐘參觀廳裡的展示品,現代人對古老文化的解讀讓他不禁莞爾。人類怎麼可以如此不可思議的聰明,又同時這麼愚鈍?他們的理解力毫無準則,有時精確無比,有時又荒謬可笑。

  但話說回來,所有生物不都曾因為同樣的困境吃過苦頭?


  「卡菲歷博士?」

  桑陶莉雅‧卡菲歷(Soteria Kafieri)抬頭看著神廟導覽員,後者正一臉不知所措地看著她。噢,拜託不要告訴我,我又在大聲地自言自語了?但從那女人的表情看來,答案已經很明顯,她超討厭自己又一次……被人撞見。「什麼事?」

  「今天來了不少聽眾。我只是想問一下,待會兒演講的時候需不需要幫妳準備水?」

  這句話讓她的臟腑不禁揪緊。不少聽眾。她討厭人群,更討厭在眾人面前演講,如果不是她的團隊需要募款以便買新的裝備到希臘使用,她絕對不會同意做這件事的。「好的,麻煩妳準備,但確定要有蓋子可以轉緊的那種──我總是會不小心把水打翻。」

  那女人轉身離開,陶莉繼續檢查自己的筆記,但導覽員的話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不少聽眾。對一個討厭人群的女人來說,這個字眼聽起來相當矛盾,也讓她喉嚨緊縮。她偷偷走去演講廳窺探一下。

  嗯,人真的不少,至少有六十個人。她開始反胃了,就在她打算再次躲回陰影裡時,一個男人打開廳門走了進來,同時奪去她的呼吸。

  他的身材不可思議的高大,邁步走進會場的架勢宛如是這裡的主人。不,他不是大步走進來的,他像個魅力十足的掠奪者般闖了進來。演講廳內的每個女人都轉過頭盯著他看,完全無法抗拒,他就像塊磁鐵般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有一頭黑色長髮,前額處有一綹是紅色的,長相俊美得驚人,如果他的氣質不是這麼粗獷,幾乎稱得上是漂亮了。這樣的組合讓她更想看清他的眼睛是什麼樣子,但他戴著一副不透明的Oakley太陽眼鏡,她無法看透。他身穿一件仿舊復古黑色長外套,裡面搭配深灰色開襟連帽運動衫,露出內搭的水土不服樂團經典T恤;黑色長褲的褲管塞進一雙深櫻桃紅的馬汀大夫靴,鞋側有骷顱頭和交叉骨骸的釦飾。

  毫不理會廳內對他頻送秋波的女士們,他拿下掛在寬肩上的黑色皮質背包,在走道旁找了個空位坐下,背包就放在腳邊的地上。靴子的皮質和外套同樣磨得十分老舊,背包上有個殘破的白色圖案,那是一個太陽被三道閃電穿過。

  陶莉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他伸長了腿的坐姿讓她心跳加速。他就那樣隨意地坐著,充滿了陽剛之美,戴著無指手套的大手將衣袖往上拉露出前臂,往後靠向椅背,一派輕鬆自在的模樣。陶莉瞄到他左手臂上有個紅黑相間的龍形紋身,右側鼻翼上有個小巧的銀飾釘,左耳也戴了一個銀製的耳環。

  他深吸口氣,一手搭在隔壁的椅背上。真要命,這男人舉手投足就像水的律動,緩慢、優雅但又精力充沛,好像隨時蓄勢待發,將膽敢找他麻煩的人打個落花流水。

  真帥……

  「卡菲歷博士?」

  導覽員叫了三次她才回過神,發現對方又重回她身邊。「真對不起,我想我有一點怯場。」以及與哥德先生四肢交纏、色慾薰心的美妙幻想。

  「別擔心,妳沒問題的。」那女人將水遞給她。

  陶莉可沒那麼篤定。人群總是讓她驚慌,而且不像外面那位哥德先生,她非常討厭受人矚目的感覺。她試著在腦海裡幻想他穿著內褲的模樣來消除不安,但這卻讓她加倍煩躁,因為她現在全身發熱,更加緊張了……

  他一定是這世上唯一穿著緊身內褲就可以把人嚇壞的男人。

  天啊,萬一現在的帥哥都不穿內褲了呢?

  強迫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她看了看錶,發現講座差不多該開始了。

  陶莉嚥了口口水。

  她重新看向群眾,發現一位高挑豔麗的紅髮美女正走向哥德先生,那女人的美貌與那位帥哥不相上下,但她看起來不像跟他同一掛的。哥德先生穿了一身黑,那身打扮就像隨時都在說「別惹老子」,而紅髮美女則是一身雪白套裝,腳下踩了雙亮眼的Jimmy Choo高跟鞋,完美的裝扮加上頭上戴的白色小帽,那女人讓陶莉想起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紅髮美女走到哥德先生身旁坐下,笑著遞上一杯飲料,但男人一臉的不耐煩。

  美女輕聲對他說了什麼,但那男人只是轉過頭,粗魯無禮地回她一句:「他媽的滾開。」

  他的冷酷無情讓美女很受傷,看到這一幕的陶莉則氣得咬牙。很明顯的,這兩個人彼此認識,這女人對他一往情深,這男的卻對她不屑一顧。

  標準的混蛋。陶莉不喜歡妄加評斷他人,但她擔任教授這麼多年來,在課堂上看過太多像他這種男人了。她自己也曾犯過同樣的錯,和某個跟他非常相似的男人墜入情網,這種男人會利用愛他的女人們,然後始亂終棄。看來他那一身昂貴的行頭應該是由這位愛慘他的紅髮美女買單。

  但他們之間的關係一點也不關她的事。她只希望那女人早點醒悟,把那個混蛋狠狠甩掉。

  「我來介紹妳出場。」

  艾倫博士的聲音讓陶莉驚跳起來,他正越過她身邊往外走。剛過五十歲的他身材保養得很好,高大挺拔,滿頭灰髮配上小鬍子,儀容總是非常端正。帕德嫩神廟舉辦了一系列的古文明講座,艾倫教授於是邀請陶莉來這裡介紹亞特蘭提斯,她只希望藉由這次講座可以一石二鳥,順便為她接下來的探勘行動募到款項。

  只要別讓我昏倒或結巴……

  她在胸前劃了三次十字,迅速地吐出祈禱詞。

  「在座很多人對卡菲歷這個姓氏應該都非常熟悉,對桑陶莉雅的父親和叔叔的調查報告與主張也都抱持懷疑的態度,但是我們要公平地說,卡菲歷博士的學位絕對不是浪得虛名,我也必須承認她的發現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今天特別邀請她來這裡。不用說,身為一個二十歲就拿到博士學位的少數菁英,我們可以看到她是多麼投入考古這門學問中,我還沒看過有人能在她的理論中找出瑕疵,或是認為她對考古學的犧牲奉獻有所缺失。現在請與我一同歡迎卡菲歷博士。」

  艾許沒有跟著鼓掌,他耐心等著那位馬上要被他惡整的教授出場。   「該死!」

  除了阿克倫和阿特蜜絲,這令人尷尬的咒罵應該沒人能聽到,對方語氣中的緊張喚起了他一絲同情。他挑起一道眉,耳中傳來有人匆匆忙忙把紙掃在一起的聲音,演講者好像把文件撒了一地。

  沒過多久,演講者就從講台後面的房間裡走出來。她的身材非常高挑,纖瘦苗條到幾乎像是營養不良,但她也非常漂亮,直直的棕髮在腦後緊緊地紮成髻,臉上那副小巧的金銅鑲邊眼鏡遮住了她深邃迷人的棕色大眼;身上那套剪裁死板的米色套裝對她的身材一點都沒有加分,她似乎也穿得不是很舒服,事實上,她看起來好像全身發癢。

  她將文件放在講台上,清了清喉嚨,怯生生地對台下眾人甜甜一笑,他確定這招一定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幫她擋掉很多麻煩。「我知道任何講座都不應該用道歉來開場,但我走過來的時候不小心把這些講稿掉在地上了,所以如果各位可以給我一分鐘,讓我把它們重新整理好,我會非常感激。」

  艾許忍住笑意。

  艾倫博士看起來有些不安,但還是禮貌地點點頭。「慢慢來。」

  她也真的很慢。

  他身旁的人開始鼓譟,她把講稿重新照順序排好的動作實在太慢了。

  艾倫博士傾身向前。「妳沒有幫講稿編頁碼嗎?」

  她的臉漲得通紅。「沒有,我忘記了。」

  觀眾席中有些人笑了起來,也有更多的咒罵。

  「對不起,」她說,一邊收著手上的講稿,一邊迅速地抬起頭。「真的,我真的很抱歉,我現在馬上就開始介紹。」

  不捨地向那堆被她放棄的稿子投去最後一瞥,她點了一下投射在上方大型螢幕上的照片,那是希臘的帕德嫩神廟。「在座很多人應該都知道,尋找亞特蘭提斯是我父親和叔叔一輩子的執念──這樣的追尋讓他們雙雙付出了性命,我的母親亦然。和他們一樣,我也將解開這個謎團當成我的使命。我還包著尿布的時候,我家人就帶著我在希臘到處探勘,希望能找到亞特蘭提斯真正的所在地,一九九五年,我的堂姐米綺拉‧卡菲歷博士發現了我相信是正確位置的所在地,雖然她放棄了她的研究,但我永遠不會這麼做。今年夏天我終於發現了一些決定性的證據可以證明亞特蘭提斯確實存在過,米綺拉的研究也終於可以面世。」

  艾許邊聽著這段話,邊不停地翻白眼。如果每翻一次可以得到美金五分錢,他可能會比現在還富有。

  桑陶莉雅按了下控制器,投影螢幕上出現了另一張照片,認出那是什麼東西的艾許嚇得立刻坐直身子。畫面上那個殘破的半身神像,是他的母親,阿波莉咪,只有一個地方可以讓這位了不起的博士找到這東西。

  亞特蘭提斯。

  陶莉用指背將下滑的眼鏡推回。「我和我的團隊在愛琴海底下找到了很多像這樣的史前文物,這只是其中之一。」她用紅色雷射光筆指著畫面上雕像的底部,那裡用亞特蘭提斯語刻著他母親的名字。「我一直在尋找可以翻譯這些文字的人,這看起來像是早期的希臘文字,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解讀出這句話或字母,看來似乎是有一些傳統希臘文失傳了的字彙。」

  阿特蜜絲推推他的手臂。「看來你被帶到了喲,阿克倫。」

  「逮到。」他悶聲糾正她。

  「隨便啦。」阿特蜜絲沒好氣地應。

  桑陶莉雅環視現場的聽眾,而後將注意力放在艾倫博士身上。「因為沒有人能夠解讀甚至分辨這些古代文字,因此我相信這些應該是亞特蘭提斯語。如果亞特蘭提斯真的沉在愛琴海底──像我和我家人相信的一樣,那麼他們和希臘文語出同源是很有可能的,或許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希臘語是從亞特蘭提斯語演變而來,因為這個島嶼的位置剛好就在希臘船員經商往來的中心,那使得它擁有極大的影響力,能為古代希臘的文化、傳統及語言奠定雛型。」

  她點出下一張照片,是亞特蘭提斯皇宮圍牆的一角。「這是來自我發現的建築物……」

  「你不打算說點什麼嗎?」阿特蜜絲低聲問。

  艾許說不出話來。他正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些已經一萬一千多年沒看過的景象,這個年輕女人是怎麼找到這些的?

  他怎麼完全不知情?

  話說回來,這問題的答案非常簡單──一定是他該死的母親。她很清楚這群人鬼鬼祟祟地要查出亞特蘭提斯的所在地,但與其讓艾許捲進這件事,她寧願好整以暇地等著看有沒有哪個考古學家可以把她從囚禁之地釋放。

  「我的隊員認為它來自某個神廟,」桑陶莉雅繼續說,「但以它被發現的位置來看,我更相信這是某個公家機關的建築。大家可以看到,這個地方刻了更多我們在半身像上看到的文字,但我還是無法解讀出來。」她快速地跳過幾張照片,來到一張在水底的石柱群。「我們另外也發現同個類型的姐妹地,我們相信這應該是某個希臘島嶼,和亞特蘭提斯有密切的貿易往來,我找到一個石塊,上面刻著『迪迪模斯』這幾個字。」   艾許頓時呼吸困難。她找到了,親愛的神啊,這個女人找到了迪迪模斯……

  陶莉又秀出另一張照片,這次艾許真的嚇出一身冷汗。「我們在迪迪模斯廢墟中找到了這本日記,那個地點應該是皇宮的遺跡。一本裝訂好的日記,」她興奮地重複。「我知道各位心裡可能會想:那個時代的人們應該還不會裝訂書本吧,他們應該連紙都沒有,但我們再次看到了同樣的文字,年份斷定也顯示,這比我們曾經在希臘發現的任何東西都更古老,我們現在找到的是關於亞特蘭提斯的重要發現,我全身每個細胞都深信這一點。這兩個地點彼此相互歸屬,密不可分,而主要的那一個絕對是亞特蘭提斯。」

  「阿克倫?」阿特蜜絲氣急敗壞地喚他。

  他無法言語,只能盯著那本萊莎費心製作的日記猛看──她的筆跡清晰得像是昨天才寫上去的。照片裡秀出的那一頁記述的事情都很瑣碎,但他真正害怕的是不知道日記裡的其他部分寫了什麼,而且,不像剛才那些古文物,這本日記是用希臘文寫的。雖然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可以翻譯出古希臘文,但只要有一個人能解讀,裡面的東西就足以牽連到他,進而毀了他的生活。

  「噢,無聊死了,」阿特蜜絲很不耐煩。「我要走了。」她站起身,離開了會場。

  下一張照片是一個頭部被壓壞的半身像,在迪迪模斯的街道上排了一列類似的半身像,畫面上這張是他雙胞胎弟弟史迪克的臉。艾許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

  在她還沒有害他曝光之前,差不多該停止這一切了。

  雖然心裡對眼前所見既驚且怒,他還是強迫自己表現得若無其事。「妳如何確定這本日記在做碳年代測定的時候沒有受到污染?」

  陶莉抬頭望向聲音的來處,這個男人的嗓音低沉有力又冷靜平穩,她花了幾秒才弄清楚聲音的主人是誰。

  哥德‧混蛋先生。

  陶莉緊張時的習慣是拚命扶眼鏡,而後她清清喉嚨道:「我們作業時非常小心。」

  他高傲地對她揚起笑,這可把她惹火了。「有多小心?我是說,面對現實吧,妳是個別有目的的考古學者,一心只想證明妳的父親和叔叔不是滿腦子尋寶念頭的瘋子。我們都知道古文物的資料很有可能錯誤百出,這本日記記載的時間是哪個年代?」

  這個問題讓她瑟縮了一下。說謊吧,陶莉,騙他。但她不是這種人。「嗯,一些初步的檢測顯示是比較早的年代。」

  「多早?」

  「西元前一世紀。」

  一道線條優美的濃眉從太陽眼鏡邊緣冒出,挑得高高地譏笑她。「西元前一世紀?」

  「對書籍的出現來說太早,但我們真的找到一本,」她信心十足地說,同時讓螢幕上的照片回到日記那一張。「證據就好端端在眼前,任何人都沒辦法駁斥它的存在。」

  他嘖了一聲。「不,卡菲歷博士,我們眼前只有一個肚子裡打著如意算盤的考古學家,希望可以用這些照片唬弄得我們傻傻地掏錢,贊助她的下一個地中海度假之旅。我說得對嗎?」

  觀眾席中有幾個人笑了出來。

  他的指控讓陶莉氣得七竅生煙。「我是很認真做研究的學者!就算你不相信這本日記的真實性,看看其他的證據呀。」

  他嗤之以鼻。「女人的半身像?一棟古建築?一些殘磚破瓦片?希臘滿地都是這種東西。」

  「但是那文字──」

  「只因為妳看不懂,不表示別人也無法解讀它的意思,那可能只是某種沒有列入文獻記載的鄉下方言。」

  「他講得有道理。」觀眾席前排的某個男人說。

  坐在那位哥德痞子後方的男人笑道:「她爸爸真的是個瘋子。」

  「跟她的叔叔沒得比,這應該是家族遺傳吧。」

  陶莉緊緊握著手裡的雷射光筆,想要用力丟向挑起這一波冷嘲熱諷的罪魁禍首,更糟的是,她感覺到淚水刺痛了眼睛。她從來不會在公眾場合掉淚,但她也從來沒有在人前被羞辱得這麼慘過。

  下定決心要把講座完成,她清清喉嚨,繼續介紹下一張照片。「這是──」

  「這是常見的小型阿特蜜絲雕像,」哥德痞子幫她接下去,她發誓整棟神廟都可以聽出他語氣裡的譏諷。「妳在哪裡找到的?雅典的某家藝品店?」

  眾人哄堂大笑。

  「艾倫博士,謝謝你浪費了我不少時間。」前排的某位老先生起身離席,走了出去。

  觀眾對陶莉的態度和艾倫博士臉上的反感讓她驚慌起來。

  「等一下!我還有其他東西。」她跳到另一張照片,那是一串亞特蘭提斯項鍊,鍊墜是一個太陽圖騰。「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風格如此明顯的古文物。」

  哥德痞子掏出一條希臘忘憂念珠,上面有著一模一樣的東西。「我這條是三年前在德爾菲的某家小店裡買的。」

  現場又是一陣爆笑,許多人開始離席。

  陶莉呆站著,尷尬無比又火冒三丈。

  「不知道是哪個委員會通過她的博士論文,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艾倫博士搖搖頭,跟其他聽眾一樣拋棄了陶莉,她緊抓著講稿,很訝異紙角竟沒被捏到像鑽石一樣硬。

  哥德痞子站起身,從地上拿起背包,走下聽眾席的階梯來到她面前。「嘿,我真的很抱歉。」

  「他媽的滾開。」她厲聲說,用他剛才對另一個女人說過的話回敬他。

  她準備離開,但又停下腳步轉身狠狠盯著他看,她全身每個細胞都恨死這個男人了。「現在是怎樣?這是你的遊戲嗎?我這輩子的研究心血你隨隨便便就把它毀了,為什麼?好讓你可以胡亂批評,任意嘲笑?或者這是某個兄弟會的惡作劇?拜託你告訴我,你之所以毀掉我的聲譽,不是為了要在喝酒時多點話題。我在你還沒出生前,就已經開始著手這方面的研究了,而你竟然敢嘲笑我的工作,我衷心向上帝祈求,有一天某個人也會像今天這樣貶低你,讓你在被寵壞的浮誇生活中也能體會一次什麼叫作被人羞辱的滋味。」

  艾許直覺地想回嘴,但忽然發現一件事。

  他聽不到她腦海中的想法,也看不到她的未來,眼前的她對他來說有如一張白紙。

  「你最好開始祈禱,不要讓我在開車的時候看到你在街頭閒晃!」她氣沖沖地轉身走了出去。

  他連她打算往哪裡去都感應不到,每件和她有關的事都一片空白。每一件事。

  搞什麼鬼?

  不再去思考這代表什麼意思,艾許從演講廳瞬間移動回到位於紐奧良的公寓裡。他不喜歡操控別人,但也不喜歡對別人一無所知。

  直到他查出來是怎麼回事為止,按兵不動是最好的對策。

作者資料

雪洛琳.肯揚(Sherrilyn Kenyon)

當代美國超人氣小說天后,她石破天驚的「暗夜獵人」顛覆了傳統吸血鬼文學和羅曼史,開啟了超自然羅曼史的嶄新紀元,被譽為廿一世紀超自然書寫新浪潮的領銜大將。 她的系列作品目前全球銷售已破2600萬冊,發行英、法、西班牙等100多個國家,更盤踞美國各大暢銷榜超過1000週,且時常多部作品同時上榜。她的官方網站也很熱門,每年有超過1億人次造訪。 她對男人的了解十分透徹,目前和丈夫、三個兒子以及各種寵物住在田納西州的納許維爾。她從小就像住在男生宿舍一樣,和八個兄弟一起成長,現在家中也是陽盛陰衰、再度由Y染色體佔上風,因此她非常明白:小女子應付大男人最寶貴的資產就是善加運用幽默感(暫且不提一大袋垃圾等等那些討厭的東西)。 她是一位曾獲大獎肯定的網頁設計師,沒有埋頭振筆疾書的時候,就是上網,因此你可以上網和她聯繫,網址是:http://www.dark-hunter.com 著有:暗夜的邀請、夜之擁抱、與惡魔共舞、暗夜之吻、暗夜危情、月夜囚徒、暗夜之王、夜戲 暗夜獵人部落格: http://darkhunter.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雪洛琳.肯揚(Sherrilyn Kenyon) 譯者:馮伃詩 出版社:春光 書系: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1-12-08 城邦書號:OG0008S 規格:膠裝 / 單色 / 8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