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歐美推理小說
不安的靈魂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一位失踨的女孩、一曲淒美哀傷的旋律、一副罕見的塔羅牌和百年前某個夜晚所發生的離奇劇變…… 一八九一年 十七歲的蕾歐妮‧費尼耶和哥哥安納托離開巴黎,往南逃難到舅媽位於卡爾卡松鎮附近、偏僻的鄉間別墅──凱德莊園。蕾歐妮後來發現一座破敗的古墓,和一段充滿血腥的古老傳說。 二○○七年 梅莉迪絲‧馬汀為了做研究和書寫一本傳記,而來到凱德莊園飯店。她此行的目的,也包括追查自己複雜的身世之謎,結果卻深陷一段悲劇愛情中。 【好評推薦】 ◎「如果你喜歡《達文西密碼》且想尋找內涵更加豐富的小說,請來讀讀《不安的靈魂》。」──《世界新聞網》 ◎「鬼魂、決鬥、謀殺、愛情悲劇和陰謀……讓人愛不釋手。」──英國《每日郵報》 ◎「作者(凱特‧摩斯)驚人的歷史小說創作能力,實在是與生俱來的……她和所有受歡迎的歷史小說作家一樣,把過去的一景一物描寫得令人著迷且嚮往,並又聲稱那是所有人共同的回憶。」──《獨立日報》 ◎「比《謎宮》更好看!」──BBC《賽門書評》 ◎「故事情節的發展靈活又穩重……一步步、密集且迅速地揭露出百年祕辛。」──《華僑日報》 ◎「英國小說中的翹楚……可怕的驚悚小說……摩斯寫作事業的顛峰。她是小說界真正的模範。」──《明鏡》 ◎「《不安的靈魂》令人不可抗拒,是本了不起的歷史小說。摩斯具備了精準且細膩的說故事技巧。」──《觀察員》 ◎「摩斯是位想像力豐富,擅長說故事的作者。」──《每日電訊報》 ◎「她優美的抒情筆法,含著女性柔美的特質,而故事情節靈活且俐落地穿梭在過去和現在之間,實屬上等之作。」──《蘇格蘭週日報》 ◎「《謎宮》作者又一精采鉅獻,故事引人入勝……興趣盎然,情節曲折且精采。」──Red ◎「繼上一本暢銷鉅作《謎宮》後,作者再次帶領我們進行一場精采絕倫的冒險之旅。」──Eve

內文試閱

序曲

一八九一年 三月
一八九一年 三月二十五日 星期三

  這個故事開始於一座充滿屍骨的城巿,從死人的巷弄中展開。巴黎蒙馬特墓園裡,寂靜的林蔭大道、人行道和死巷中,充滿了一座座墳墓和石雕天使,到處飄蕩著在屍骨未寒前就被人遺忘的遊魂。

  這個故事開始於守墓人,開始於那些因他人的失去而獲利的巴黎窮人和絕望之人。它開始於呆頭呆腦瞪著人的乞丐、目光銳利的拾荒者、做花圈的人、賣獻祭小飾品的攤販、折紙花的女孩,以及等在路邊的玻璃骯髒的黑篷馬車。

  這故事開始於一齣喪禮默劇。「費加洛日報」公告欄上不起眼的角落刊登了地點、日期和時間,不過實際出席的人數寥寥無幾。三三兩兩的觀禮人,戴著黑面紗、穿著大禮服和擦得光亮的靴子,並拿著奢侈的雨傘遮避不該在三月飄落的細雨。

  蕾歐妮和母親、哥哥站在墓穴洞口旁邊,黑紗遮住了她亮眼的臉龐。神父朗讀著陳腔濫調的赦罪文,而聽眾則面無表情、無動於衷地呆立著。戴著又皺又塌的白色教士領,穿著樣式粗俗的帶扣鞋子,一副油頭滑臉的神父,就站在那個位於巴黎北方巿郊,第十八區的墓園裡,卻對此時此刻發生在這一小塊地方的騙局一無所知。

  蕾歐妮沒有流下任何一滴眼淚。她和神父一樣,對這個濕答答的下午正在上演的戲碼一無所知。她只知道死者英年早逝,她是來向素昧平生的哥哥的女友,致上最後的敬意,同時安慰哥哥悲傷的心靈。

  蕾歐妮緊盯著,正往蟲子和蜘蛛居住的潮濕土壤降下去的棺材。如果現在趁安納托毫無戒備的時候迅速轉身,她就會看到親愛哥哥臉上的表情並感到納悶不解。他的眼神裡並沒有痛失愛人的哀傷,反而是寬慰。

  然而她沒有轉身,所以也沒看到那個戴著灰色大禮帽,穿著禮服,在離墓地最遠的柏樹下躲雨的男人。他模樣時髦,是那種會令漂亮的巴黎女孩手足無措的男人。他強壯的大手戴著剪裁合宜的牛皮手套,優雅地放在紅木手杖的銀杖頭上。那兩隻手似乎能合握住纖纖細腰,並將情人拉過去,然後愛撫她白晳的臉頰。

  他觀看著,表情凝重。明亮的藍色眼眸中的黑色瞳孔,像針孔一般細小。

  泥土砰然一聲撞上棺材蓋。神父誦文的餘音,迴蕩在憂鬱的空氣中。

  「In nomine Patri,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法文)因父、及子、及聖靈之名。阿門。」

  他在胸前畫了一個十字架後,轉身走開。

  阿門。誠心祝願。

  蕾歐妮放手讓今早在蒙梭公園摘來的新鮮玫瑰緩緩飄落,用以向死者致意。在黑色手套上更顯耀眼的白色花朵,從冰涼的空氣中盤旋而下。

  願死者安息。願死者安眠。

  雨越下越大。墓園高聳的鍛鐵大門外,所有屋頂、尖塔和大教堂都陷入了銀色迷霧中,就連克里奇大道上轆轆的馬車聲,以及遠方聖拉薩爾火車站所傳來的汽笛聲,也都在濃霧裡變得朦朧不清。

  送喪隊伍,離開了墳墓。蕾歐妮把手放在哥哥的手臂上,他拍拍她,並低下了頭。他們往墓園外走去,蕾歐妮衷心期望一切都到此為止。他們能把最近幾個月來所經歷的迫害和悲劇,忘得一乾二淨。

  並且走出陰影,開始新的人生。

  不過在巴黎南方好幾百英里外,有東西開始騷動起來。

  是反動、是連結,是一個結果。在上流時尚的溫泉鎮──雷恩萊班鎮上方的古老山毛櫸樹林裡,一陣微風翻動了樹葉,並發出了若有似無的聲響。

  Enfin(法文:終於)。

  微風吐出了這個辭。終於。

  因為受到巴黎墳墓底下一個無辜女孩的驅使,石頭墓室中,有東西開始移動了。荒廢已久的凱德莊園裡,雜草漫生的迂迴小路上,有東西正在走動。日落後,這裡和往常一樣伸手不見五指,但這一瞬間,那些石膏雕像開始呼吸、移動、嘆息。

  而埋在乾涸河床石堆下的紙牌,它上面的畫像似乎突然活過來,變成一閃而逝的人影、影像和幽靈,不只如此,還包括一個暗示、一個幻覺,和一個承諾。光線閃動,石梯彎道下方的空氣流動起來。時間和空間的關係,注定是分割不開的。

  因此,這個故事其實並非開始於巴黎墓園裡的屍骨,而是一副紙牌。

  也就是魔鬼畫像書。 第一部 巴黎
一八九一年九月


第1章 巴黎

一八九一年 九月十六日 星期三

  蕾歐妮‧費尼耶握著晚宴包,站在巴黎歌劇院前的階梯上,脚尖不耐煩地敲打著地面。

  他到底在哪裡?

  歌劇院廣場沉浸在柔軟光滑的藍光中。

  蕾歐妮生氣地皺起眉頭。她和哥哥約在劇院屋頂青銅雕像的冷漠凝視下會面,而她已經等了快一個小時。她忍受著別人的異樣眼光,看著載客馬車停下並駛離,看著撐起車篷的私人馬車、以及二輪及四輪的露天公共馬車上的乘客紛紛下車。從這裡望出去,全是大海一般的黑絲禮帽以及出自萊奧提和查爾斯‧沃斯高級時裝店的晚禮服。這場首映會是屬於漂亮且時髦的觀眾,大家都是來看人並被人看的。

  但是,仍然沒看到安納托的影子。

  曾經有一次,蕾歐妮以為看到他。那位身材高大的紳士,步伐和體態都很像她哥哥。因為距離很遠,她甚至以為看到哥哥明亮的棕色眼睛和美麗的黑色八字鬍,而對那個人招手。不過他轉過來後,她才發現認錯人了。

  蕾歐妮將目光移回歌劇院大道。這條路一直往羅浮宮斜射過去,是已走到窮途末路的王朝的遺物。它是當年一位神經兮兮的國王因為想要安全地直達夜晚看戲的地方,而下令闢建的產物。暮光中,街燈閃爍,從咖啡館和酒吧的窗戶流洩出來的溫暖光線,在馬路上灑出了一個個方形光影。耳邊是煤氣燈嘶嘶的聲響。

  昏黃的城巿,正在迎接即將上場的黑夜。這也正是分不清是狗是狼的時間。擁擠的街道上,馬具和車輪鏗鏘作響,並伴隨著從嘉布辛大道遠方的路樹傳來的隱約鳥鳴。小販和馬夫喧鬧地招攬著客人,女孩在劇院門階上用甜美的聲音叫賣著人造花,男孩尖聲喊著:五生丁,讓你的鞋子又黑又亮。

  又一輛公共馬車,從蕾歐妮和宏偉的歌劇院之間駛過,並往歐斯曼大道而去,車掌先生在上層車箱中,吹著口哨剪票。車上有位胸前別著唐寬勳章的老兵,正前後踏步唱著激昂的軍歌。蕾歐妮還看到一位戴著骨牌黑氈帽的白臉小丑,他的戲服上縫滿了閃閃發亮的金屬片。

  他怎麼可以遲到?

  晚禱的鐘聲響起,澎湃的回音穿堂過巷傳來。是聖傑維教堂,或是附近別的教堂?

  她微微聳肩,眼神裡盡是挫敗,一點都不開心。

  不能再等了。如果她想聽華格納先生的《羅恩格林》,她必須勇敢地一個人入場。

  她做得到嗎?

  她雖然沒有護花使者,但至少有票。

  可是她敢嗎?

  她沉思著。這是巴黎首映。她怎麼可以讓安納托的遲到,剝奪了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劇院裡面的玻璃枝形吊燈,燦爛奪目。這是一場光鮮亮麗,並且不容錯過的盛典。

  蕾歐妮做了決定。她跑上樓梯,踏入玻璃大門,加入了人群。

  提示鐘聲響起了。只剩兩分鐘,劇幕就要升起。

  蕾歐妮衝過大理石廳堂,一閃而過的身影招來讚許和稱羨的目光。十七歲的她,是個帶著些微孩子氣的美人胚子。與生俱來的漂亮五官,完全符合那個時代的審美標準,而復古的外貌,深受摩洛先生以及和他同屬前拉斐爾派的藝術家朋友的喜愛。

  但她的外表會騙人。蕾歐妮給人百依百順的感覺,但她其實果敢堅決,魯莽且欠穩重,是個熱情的時代女性,而非保守端莊的少女。每次她表現得像英國詩人羅塞提的〈幸運少女〉的時候,安納托都會取笑她,說她們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但那只是她的分身,不能代表她。她是四元素裡的火,而非水,是土,而不是輕飄飄的風。

  她現在真的很生氣,光潔雪白的雙頰都漲紅了,而且紅色鬈髮也鬆脫下來,跌在裸露的肩膀上。被長長的紅色睫毛圍住的晶亮碧眼,閃著怒火和勇氣。

  他答應我不會遲到的。

  她緊握著晚宴包,彷彿想把它當成護身盾牌,另一隻手抓起綠絲緞裙子,衝過大理石地板,並且忽視已婚女士和寡婦不滿的瞪視。裙緣的假珍珠和銀珠敲打地板的聲響,跟著她奔跑過粉紅大理石柱、鍍金雕像和牆壁上的浮雕,往廣濶的階梯衝去。她因為緊身束腹而氣喘吁吁,心臟像設定得太快的節拍器一般劇烈跳動。   但蕾歐妮依然沒有放慢速度。她已經看到在大廳門前走動的接待員。她使出最後一絲力氣,往入口衝去。

  「成功了,」她說著,把票遞給接待員。「我哥還沒到……」

  那個人往旁一站,允許她進場。

  剛才彷彿大理石洞穴般的前廳,依然迴蕩著她吵鬧的脚步聲,現在一進到觀眾席,就顯得特別安靜。大家低聲打著招呼,彼此問安及問候對方的家人,但大部分聲音還是都被厚地毯和一排排的紅絨毛椅吞沒了。

  木管樂團、銅管樂團、樂譜、其他樂器和樂手都已就定位,是她很熟悉的階梯狀隊形,而逐漸響起的音樂,彷彿從樂池裊裊升起的秋煙。

  我做到了。

  蕾歐妮讓自己鎮定下來,並撫順禮服。那件衣服是新買的,而且莎瑪麗丹百貨公司今天下午才把衣服送來,所以仍然硬挺挺的。她拉上綠色長手套,遮住所有肌膚,然後走下階梯往舞臺而去。

  他們的作曲家朋友亞希爾‧德布西給了兄妹倆最好的第一排座位。他是安納托的朋友,同時也是他們的鄰居。她往下走去,左右兩邊都是一排排的黑色高頂禮帽和插著羽毛的頭巾,還有揮動著的晶亮扇子,以及把臉塗得又紅又紫,高高盤起白色頭髮的貴婦。她友善地對著一張張臉孔微笑,並微微點頭。

  這裡的氣氛,異常興奮。

  蕾歐妮集中注意力仔細觀察。她越往裡走,越感到不對勁。每個人都一臉戒備,好像即將發生大事了。他們都預期著麻煩的到來。

  她的頸背末端,刺麻起來。她從觀眾投來的目光和臉上的懷疑表情,知道他們全都緊繃著神經。

  別瞎猜了。

  一段模糊的記憶跳了出來。有一天他們在吃晚餐時,安納托念了一篇關於抗議普魯士藝術家在巴黎辦展覽的文章。但這裡是巴黎歌劇院,不是克利西或蒙馬特區內的僻靜窄巷。

  巴黎歌劇院,能出什麼大事?

  蕾歐妮小心地從一排叢林般的膝蓋和裙紗間穿過,然後鬆了一口氣地在位子上坐下來。等心跳恢復平靜後,她轉頭看看左右兩旁的鄰居。左手邊坐著珠光寶氣的婦人和年邁的丈夫,老人濃密的白眉毛幾乎蓋住了鬆垮的雙眼,他的手交疊在柺杖的銀握手上。握手下面還有圈銘文。右邊,安納托的空位子彷彿壕溝般將她和那四位表情陰沉、蓄著鬍鬚的中年男子隔開。他們的雙手都放在常見的黃楊木手杖上,沉默地望著前方,表情極度專心,她不由得緊張起來。

  蕾歐妮思忖著,他們怎麼戴著皮手套,熱死了。其中一個人,轉過頭來瞪著她。蕾歐妮立刻轉回去,漲紅了臉死盯著前方從拱頂垂掛到木板舞臺,華麗的浮雕畫簾幕。

  或許,他不是遲到?會不會生病了?

  蕾歐妮搖頭甩掉這個不祥的猜測。

  她從晚宴包裡拿出扇子,啪地輕輕甩開。無論幫哥哥找多少藉口,還是掩蓋不了他又遲到的事實。

  他最近老是遲到。

  事實上,自從蒙馬特墓園喪禮後,安納托就變得更加出爾反爾了。她皺起眉頭,怎麼又想起那天的情景。那件事老是纒著她,令她一次又一次地回想起那個喪禮。

  三月喪禮結束後,她原本以為事情結束了,都過去了,但他反常的行為依然持續到現在。他常常消失好幾天,有時候又會在很晚的時間突然回家,而且他還躲著朋友,並且拒絕一切應酬全心投入工作中。

  可是,他保證今晚一定會準時的。

  樂團指揮站到指揮臺上,把蕾歐妮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原本引頸期盼的觀眾突然爆出槍響般,興奮且熱烈的掌聲。她也跟著大力鼓掌,希望藉此釋放焦慮。隔壁的四人行,卻動也不動。他們的手沒有離開過廉價且醜陋的手杖。她瞥了他們一眼,覺得這幾個人好沒禮貌,既然不喜歡,為什麼還要來。她真希望能換位子離他們遠一點,不過這樣一想她的煩惱又回來了。

  指揮對著觀眾深深一躹躬,然後轉回去面對舞臺。

  掌聲漸漸褪去,四周陷入寂靜中。他用指揮棒敲著木質樂譜架。而觀眾席上,噴著抖動的藍色火焰的瓦斯燈暗了下來。空氣中,充滿著期望。所有眼睛都鎖在指揮身上。樂師挺直了背部,有的抬起弓弦,有的將樂器放到脣邊。

  指揮棒舉起落下。華格納《羅恩格林》的序曲瞬間充滿了宏大劇院的每一個角落。蕾歐妮被音樂震撼得忘了呼吸。

  旁邊的座位,仍然空蕩蕩的。

作者資料

凱特.摩斯(Kate Mosse)

凱特‧摩斯出版過五本小說,其中包括全球暢銷小說《謎宮》。此書被翻譯成三十七種語言,且於四十多國出版上巿,並贏得「二○○六年理查德和朱迪最佳讀物」的榮譽,也被英國最大連鎖書店Waterstone選為「二十五年來小說二十五強」之一。而《古墓》同樣也會翻譯成三十七種語言,並在四十多國上巿。 凱特‧摩斯目前是小說類「柑橘獎」的創辦人之一和榮譽主席。她和家人不定時地輪流住在英國的西薩塞克斯郡,或是法國西南部的卡爾卡松鎮。欲知詳情,請上www.sepulchre.co.uk

基本資料

作者:凱特.摩斯(Kate Mosse)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1-06-13 ISBN:9789571045191 城邦書號:SPP25034129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