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布莉的重生-暮光之城:蝕外傳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暮光之城》系列榮獲各界好評! ◆紐約時報主編精選! ◆出版人週刊年度最佳好書! ◆亞馬遜網路書店:最近十年來最佳好書! ◆榮登青少年雜誌的暢銷書排行榜! ◆獲選美國圖書館協會的青少年十大最佳叢書之一! ◆已有超過20種語言的譯本! 【內容簡介】 我看著他的身體改變。 他伏臥在屋頂,一隻手緊抓著邊緣。 所有奇異的友善感全部消失了,他已化身為獵人。 這讓我比較有熟悉感, 讓我感到自在, 因為我瞭解這是怎麼回事。 我關掉了大腦的理性思考。是狩獵的時候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 將下方人類體內血的氣味吸進我的體內。 他們並不是這附近唯一的人類, 卻是距離最近的。 決定要獵殺誰是你在吸入獵物的氣息前就得決定好的事。 但現在已經來不及做決定了。 再一次融合了驚險、神祕與浪漫,令人無法抗拒! 史蒂芬妮.梅爾描繪了關於新手吸血鬼大軍正準備朝貝拉以及庫倫一族逼近的驚人故事,以及最後令人難以忘懷的對決……

內文試閱

  報紙頭條斗大的字樣從小小的自動販賣機裡朝我怒吼:西雅圖陷入危機──死亡人數再度攀升。這篇我還沒看過,送報紙的一定是剛才才來換過機器裡的存貨。算他好運,已經走得不見人影。

  太好了。萊利一定會氣炸了。當他看到這則新聞時,我會確定自己躲遠一點,讓他去扯別人的手臂。

  我站在一棟三層樓高、頹圮建築物角落的陰影裡,在其他人做出決定之前試著保持低調。不想和任何人有視線上的接觸,我直盯著身邊的牆壁看。這棟大樓一樓的唱片行早就關門大吉;也不知是因為天氣或是街頭暴力的因素,窗戶上釘滿了嵌合板。上面的樓層是公寓──空無一人,我想,因為這裡沒有普通人類睡覺時發出的噪音。我一點都不驚訝--這地方看起來活像是會被強風一吹就倒。這建築物另一端陰暗狹小的街道看起來一樣破爛。

  這在戶外的夜晚是很稀鬆平常的一幕。我不想出聲說話引人注意,但我希望有人能快點做決定。我真的很渴,我才不想管到底是要從屋頂的左邊還是右邊走。我只想找個連「有夠倒楣」都沒時間去想的倒楣鬼。

  很不幸地,今天萊利派我和這世上最沒用的兩個吸血鬼一起出來。萊利似乎從來不在意他派誰一組出去獵食。甚至是派錯人出去而導致回來時人數減少了他也沒特別煩惱。今天我和凱文還有一個我不知道名字的金髮小鬼困在一起。這兩個都是拉烏爾那一群的,這就代表了他們都是白痴,或者,很危險,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是很白痴。

  不是決定我們該朝哪個方向獵食,他們倆反而爭起是誰最愛的超人英雄最會打獵。那個不知名的金髮小鬼這會兒示範起蜘蛛人來,一邊爬上磚牆還一邊哼著卡通的主題曲。我懊惱地嘆了口氣,我們到底還要不要打獵啊?

  在我左邊的一點小動靜吸引了我的注意。是萊利派出來和我們一起打獵的另一名成員迪亞哥。對他,我的認識不多,只知道他比其他人都老一些。你可以說他是萊利的右手,但這並不代表我就喜歡他多一點勝過其他智障。

  迪亞哥看向我,他一定是聽到我在嘆氣。我別過頭。

  頭低下閉上嘴──這是在萊利這群裡的生存之道。

  「蜘蛛人是個愛哭夭的蠢蛋,」凱文對著金髮的小鬼大叫著。「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超人英雄打獵的樣子。」他咧開嘴笑,牙齒在街燈的光暈中閃耀。
就在一輛車子轉彎過來把斑駁的人行道照得一片光亮的時候,凱文跳到馬路正中央。他舉起雙手,然後像是職業摔角選手般地緩慢展現他的肌肉。車子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大概是預期他會和正常人一樣快速閃邊去。像個正常人。

  「浩克火大了!」凱文大叫著。「浩克……攻擊!」

  他在車子剎車之前撲了上去,抓住前方的保險桿,再把它翻轉高舉過頭頂,讓車子上下顛倒地撞上人行道,彎曲的金屬和碎裂的玻璃發出尖銳聲響。車子裡的女人開始尖叫。

  「真要命。」迪亞哥頻頻搖頭。他長得很漂亮,有著又黑又濃的鬈髮,大大的眼睛,以及豐厚的嘴脣。話又說回來了,這裡誰不美?連凱文和那一群拉烏爾白痴都很漂亮。「凱文,我們應該要保持低調的。萊利說──」

  「萊利說的!」凱文用一種尖銳的高音模仿他的語氣。「你有種一點吧,迪亞哥。萊利根本不在這裡。」

  凱文撲向上下顛倒的本田轎車,並且把駕駛座的窗戶打碎,到這個地步了窗戶還在真是奇蹟。他從碎裂的玻璃以及消氣的安全氣囊中搜尋著駕駛人。

  我轉過身去屏住呼吸,努力的想維持我的理智。我沒辦法看著凱文吸血。我太過於飢渴,沒辦法只是看著,而我也不想和他起衝突。我最不想要的就是登上拉烏爾的黑名單。

  那名金髮的小鬼可沒這層顧慮。他從磚牆上跳下來,在我身後輕巧的落地。我聽見他和凱文對著彼此嘶吼,然後隨著一個撕裂東西的聲響,那女人的尖叫聲停止了。他們大概把她斯裂成兩半。

  我試著不去想。但是我能感覺到在我身後的熱度以及聽見液體滴落的聲音,這都讓我的喉嚨即使不呼吸也還是灼熱難當。

  「我要走了。」我聽見迪亞哥喃喃自語。

  他轉身進入陰暗建築物的縫隙之中,我尾隨在後。再不趕快離開這個地方,我很可能就會開始和拉烏爾的爪牙們搶起那個沒多少鮮血剩下的屍體。這麼一來反而會是我回不了家。

  啊,但是我的喉嚨好熱!我咬緊牙關避免自己因疼痛而尖叫出聲。

  迪亞哥快速穿過了一條堆滿垃圾的巷子──然後當他走到盡頭時──他攀上了牆壁。我將手指刺進磚頭的縫隙間,把自己推上牆緊追在後。

  上了屋頂之後,迪亞哥開始加速,輕巧的躍上另一端的屋頂,朝著聲音反方向的光源而去。我跟得很緊。我比他還年輕,所以我比他還要強壯──幸好我們是越年輕的就越強壯,不然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萊利的屋簷下活過一個禮拜。我可以輕易的超越過他,但是我想知道他要去哪裡,同時也不想讓他待在我身後。

  走了好長一段路迪亞哥才停下來;我們很靠近工業碼頭區了。我可以聽見他低聲喃喃自語。

  「一群白痴!萊利才不會沒來由的給我們下命令。自保這理由怎樣?連這點常識都沒有?」   「喂,」我出聲。「我們到底要不要獵食?我的喉嚨像有火在燒。」

  迪亞哥在一間大工廠屋頂的邊緣上停了下來,旋過身。我朝後退了幾步,保持警戒,但是他並沒有對我做出攻擊。

  「要啊,」他說:「我只是想遠離那一群瘋子。」

  然後他笑了,態度非常友善,我只能盯著他看。

  這個名叫迪亞哥的人和其他人不同。他有一點……冷靜,我想這個形容詞最適合。正常。現在是不正常,但之前是。他的眼睛是比我還要深的紅色。他一定是混了好一陣子了,就像我聽說的一樣。

  從我們身下街道傳來夜晚的聲音是屬於西雅圖較為貧窮的地區。有幾輛車,帶有重低音的音樂,幾個人用緊張快速的步伐走在街上,還有一些醉鬼在遠處唱著走音的歌。

  「妳是布莉,對吧?」迪亞哥問著。「新來的其中之一。」

  我不喜歡這種說法。新來的,隨便啦。「沒錯,我是布莉。但是我不是和上一批一起的,我已經快要三個月了。」

  「以三個月來說妳還滿滑頭的,」他說:「沒幾個人能從那種程度的意外中轉身離開。」他的語氣像是讚美,好似他真的很佩服。

  「不想和拉烏爾的那群怪咖搞在一起。」

  他點點頭。「阿們,姊妹。那一群是大麻煩。」

  真奇怪。迪亞哥真怪。他聽起來就像個普通人在閒聊。沒有敵意,沒有猜忌,就好像他現在並沒有在計算著要殺我有多容易或是多難!他只是和我聊天。

  「你跟著萊利多久了?」我好奇的問。

  「已經十一個月了。」

  「哇!那比拉烏爾還久耶。」

  迪亞哥翻了個白眼,還朝下吐了口毒液。「是啊,我還記得萊利帶那垃圾進來的那一天,從此以後情況就只有越來越糟。」

  我安靜了一會,猜想著她是不是覺得比他年輕的都是垃圾。並不是我在乎這個,我已經不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沒這必要。就像萊利說的,我已經是神了。更強壯、更快、更好,其他人並不重要。

  然後迪亞哥輕聲吹了口口哨。

  「看吧,只要花一點腦袋和耐心就行。」他指著下方對街的一處。

  被暗巷陰影半掩蓋著的,是一名男子正對一名女子怒罵毒打,而另一名女子則靜靜的冷眼旁觀。從他們的衣著來看,我猜應該是皮條客和他的兩名妓女。

  這是萊利教我們的。朝人渣下手。朝沒有人會想念的人類、沒有人在家等待他們回去的人類、就算失蹤了也沒人會報警的人類下手。

  這也是他選擇我們的原因,不管是晚餐還是神,都是從被社會遺忘的低下階層來的。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我還是照著萊利交代的去做。並不是我喜歡他,那種感覺早就消失了。而是因為他說的聽起來很有道理。讓大家注意到一群新來的吸血鬼正打算占領西雅圖成為獵食場怎麼會是件好事?這樣對我們有什麼幫助?

  在我成為吸血鬼以前我從不相信他們的存在。所以如果這世上的人類都不相信有吸血鬼,那其他的吸血鬼一定都是很謹慎小心的在獵食,就像萊利一樣。他們應該有個好理由。

  而就像迪亞哥所說的,謹慎的獵食只需要花一點頭腦和耐心就行。

  當然了,我們有不少失手的時候,然後萊利就會從報紙上看到而開始對我們哀號怒吼甚至是摔東西──就像上次他摔壞拉烏爾最喜歡的電視遊樂器,然後拉烏爾就會抓狂地把某人大卸八塊之後燒了。這樣上演了幾個回合之後,萊利就又會帶一群變成吸血鬼的人渣小鬼來代替他失掉的那一些。這根本是無止盡的循環。

  迪亞哥用鼻子吸了一口氣──又大又深的一口氣──然後我看著他的身體發生變化。他伏臥在屋頂,一隻手緊抓著邊緣。所有奇異的友善感全部消失了,他已化身為獵人。

  這讓我比較有熟悉感,讓我感到自在,因為我瞭解這是怎麼回事。

  我關掉了我的理性(人性?),是狩獵的時候了。我深吸一口氣,將下方人類體內血的氣味吸進我的體內。他們並不是這附近唯一的人類,卻是距離最近的。決定要獵殺是你在吸入獵物的氣息前就得決定好的事,但現在已經來不及做決定了。

  迪亞哥從屋簷而降,保持在視線之外。他落地時的聲音太小,不足以引起正在哭泣的妓女、出神的妓女,以及暴怒皮條客的注意。

  一聲低沉的咆哮從我牙齒間流洩出來。我的!那些血是我的。我喉嚨間的灼燒感爆發,讓我不再思考。

作者資料

史蒂芬妮.梅爾(Stephenie Meyer)

史蒂芬妮.梅爾為暢銷小說第一名書籍《暮光之城》系列與《宿主》的作者。她與丈夫以及三名兒子現居亞歷桑那州。可以造訪她的官網:www.stepheniemeyer.com 相關著作 《暮光之城永恆典藏手札組》 《暮光之城:破曉》 《暮光之城:蝕》 《暮光之城:蝕--慶賀版》 《暮光之城》 《暮光之城:新月》

基本資料

作者:史蒂芬妮.梅爾(Stephenie Meyer) 譯者:Sabrina Liao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0-10-21 ISBN:9789571043791 城邦書號:SPP2503619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