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至死不渝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至死不渝

  • 作者:陳佑源(Kooroano)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0-08-09
  • 定價:180元
  • 優惠價:79折 142元
  • 書虫VIP價:14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34元

內容簡介

說到愛情,你的夢想是什麼?兩情相悅?此生為伴?白頭偕老?至死……不渝? 與相愛的人永不別離,即使是死亡也無法分開彼此,多美、多深刻的愛情! 那麼,為了成就至死不渝的愛情,你,願意犧牲什麼? 【至死】 人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會變得強大;這份強大的信念或許帶來了某種幸福,但對於別人來說,又會是什麼?也許,是夢魘。 【不渝】 你是否曾經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打電話給遠在他方,久違的親朋好友? 或許,他們正在你身邊,守候著你。 【暗戀】 有些時候,愛一個人不需要在一起,只要在暗處默默祝福著他,看著他沉浸在歡樂之中。然後,讓那些害他失去笑容的東西,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內文試閱

(3)一月十三日,下午六點零三分

  我們順著火車站前的路,到了鬧區,她毫不猶豫地帶著我走進一家簡餐店;坐定後,兩人分別點了餐,然後就各自發呆著。她一直看著窗外,似乎是刻意要迴避我的眼神,我則是看著她的側臉,邊串連著那些有點模糊的記憶。

  她比我想像中還要漂亮許多,但也憂鬱許多,就不知那慘白的臉龐和沒有血色的薄脣,是不是因為這六個月間的變化。或許是因為終於見上面的關係,一些我原本已不再去幻想的事,又再度浮上心頭;只是在這種情況下,許多思緒會伴隨著罪惡感攪拌我內心的衝動。

  在這種時候告白,真的太沒有分寸了。

  不知道能開口說些什麼,所以,我們就這樣沉默著;直到服務生送上附餐的咖啡,她才邊攪動著杯子裡的奶精,慢慢敘述一些,關於她們的事。

  當初之所以會在網路上和我聊起來,是因為她們的感情出現了裂痕;男朋友總是在實驗室裡忙著,即使是她需要他的許多時候,都一樣找不到人。漸漸地,那種無力感在她心裡開始飄蕩出一個問號,覺得他是不是完全不在乎自己,自己是不是也不那麼需要他了。

  「也許這只是一個錯覺,但那會讓我不斷懷疑,這感情還剩下什麼?我甚至不知道所謂的感情到底是什麼。」她低頭看著咖啡杯,這麼說。

  她約了幾次,希望能談談兩人的時間,但他依然不接電話,只會在凌晨的時候才回電說:「抱歉,我在忙。」所以,她覺得自己不被尊重,不被在乎。雖然這種小事可以靠溝通來解決,但如今卻連一點對話的時間、一點溝通的機會都沒有。

  「我曾經想過要答應你的要求,見個面。但我很怕我們見面之後,那個若有似無的感情,就會變得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她抬起頭,用很複雜的表情苦笑著。

  是不是該分手?或許他現在需要的是研究時間,交往反而會拖累了他?可是這種時候,應該要陪著他一起努力吧?怎麼可以就這樣離開呢?這些猶豫讓她掙扎許久。然後有一天,發生了意外。

  是什麼事情,她並沒有說得很清楚,片片斷斷的交代讓我有點摸不著頭緒;加上聲音變得越來越小,還夾雜著不明顯的鼻音和啜泣聲,我約略只聽懂了這個結論:「腦中的血塊那樣分佈,醫生不敢貿然動刀;他說組織或許會漸漸地吸收,所以要先觀察幾天。」

  接著,她停頓許久,用那種好似在勉強抑制自己不要失控的的聲音,緩緩地說了最後一句話:「然後……他就沒再醒過來了。」

  我想,這便是六個月前,她突然消失的原因吧。畢竟我只是一個素昧平生的過客,即使曾經留下一點回憶,也仍遠遠比不上那個在她心中無法被取代的人。

  她說完那句話,之後便不再提些什麼;我有些疑惑,卻也開不了口。我想,既然她室友會這樣把我騙過來,應該便是不忍她這些日子的消沉。但我能幫忙什麼?我只能苦笑著,只能在心底嘆氣,然後把過去所有想說的想做的期待全都鎖死在腦海裡。

  我們就這樣沉浸在彼此的心事中,不知時間的消逝;過了許久,她才突然抬起頭說:「很晚了,你還是回去吧?我陪你買車票?」我點了點頭,既然她心意這麼堅決,顯然只有時間才能填補她內心所存有的那些遺憾。

  我們慢步走回車站,但想不到車票竟已售空;我無意在這顯然不該來的地方待上太久,所以就請她帶路到客運去。待買了車票,她也是一直在候車區旁靜靜地等,直到約莫半小時後我要上車時,才聽到背後突然冒出一句:「對了……剛剛在火車站時……你的手機……你是打給……」

  因為四周的車潮噪音,我沒有聽清楚她的問題,於是停下腳步問道:「嗯?妳剛剛說什麼?」

  但她停頓了很久,卻這麼說道:「……沒事,已經不重要了。就這樣吧。」

  這是我們最後的對話。連一聲再見都沒有。

  而我,到最後,還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我想,她應該也不會再上網了。算了,這種萍水相逢的關係,本來就只是過眼雲煙吧!

  我將背包放在地上,看著頭也不回離去的她消失在視線中,然後閉上眼、嘆口氣;估計回台北的時間還有三、四個小時,小憩片刻也好,就為這趟莫名的旅程畫下句點吧。

 1999年1月14日

  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這麼大聲?我連忙趕過去!
  房門沒有上鎖,但我怎麼也推不開。
  怎麼會這樣?窗戶也是!天啊!我進不去房間!
  要說是堵了什麼東西,更像是有很多人在裡頭擋著。
  聲音停止了,房門也自己開了……
  不可能!她不可能會自殺的!


 1999年5月27日

  我照師父說的,把戶口遷到了他的廟裡。
  我已經準備好了,或許可以看到什麼……
  那是什麼世界?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連他都不能解決?找這個人有用嗎?
  怎麼會……我們真的是……

(18)一月十四日,下午五點三十九分

  我進到屋子裡的時候,便被眼前景象嚇得跌坐在地上。

  雖然畫面本身可能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麼可怕,但這景象每多看一眼,就會讓人噁心得想吐。
  客廳裡,滿滿地吊著一堆人,繩子從天花板垂下,纏繞在脖子那端,而身體就這麼晃啊晃的;雖然,當我仔細一看,便發現所有的人影都只是木偶,應該是美術或戲劇用、真人比例大小的那種,但這堆木偶掛在空中,那不規則晃動的畫面,恐怕會在我心頭留下很久的陰影。

  這是怎麼回事?吊一堆木偶做什麼?這和當時醫院裡的遭遇,和五個同時上吊自殺的人,又有什麼關連?

  那為數眾多的木偶擋住了窗外的光線,加上我不記得客廳電燈的開關在哪,所以,我得摸黑進這房間;但我恐怕沒這個膽,先別說這畫面是多麼恐怖,誰知道這些木偶堆裡,是否藏著一兩具真的屍體,還是潛伏著什麼鬼怪?我的心臟可受不了再被嚇上一次啊!

  不過,待在樓梯口也不好過。

  閃滅不定的燈光,在一明一暗間不斷交織的變化,不知怎麼我似乎有種直覺,彷彿那些木偶都是有生命的活人一樣;燈光在木偶的頭部閃過一次,平滑的木頭好似就有了模糊的五官輪廓,但燈光再次爍亮,又變回木頭。

  就這麼重複著、這麼交錯著。

  是錯覺嗎?我不知道。要我盯著木偶的臉仔細觀察,我做不到。深怕那些不清晰的輪廓會變得明顯,會變成,注視著我。

   而這些木偶吊著的姿勢,完全就是當時那三個護士和羽瑄吊著的樣子。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關連!一定有!是什麼詛咒嗎?還是什麼鬼怪在作祟?可惡!我是不是應該請警察和道士過來看看?
  我邊發抖邊扶著牆壁爬起來,決定先離開這裡。

  看這樣子,警方肯定還沒有來過這個地方,或許我去報案會比較好?我想先離開這裡,到外頭撥打電話,但我剛轉身,背後就傳來羽瑄的聲音。

  「你怎麼又要走了?」

  聲音很近,大概就在我背後吧。

  是羽瑄嗎?是她的鬼魂嗎?

  我咬著牙轉身,但她並不在我身後。

  「進來,好嗎?我有事想跟你說。」

  很快地,我再一次聽到那聲音,來源是在房間裡頭,在那堆木偶的深處,印象中,似乎就是我躺下的那個沙發。我該進去嗎?羽瑄、那些木偶,會對我怎麼樣嗎?不會吧?我又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除了恐怖的畫面之外,我不用擔心被怎樣吧?

  所以,進去吧?為了羽瑄,進去吧?

  我不斷催眠著自己,這是一件講道理、不會濫傷無辜的靈異事件;然後緩緩地踏進屋裡,壓低身子在人偶間移動。因為低頭的關係,我只能看見木偶的腳;燈光閃爍時,木頭隱隱約約會變成白皙的腿,同時木頭的底端也變成了腳掌或鞋子。

  是我眼花了吧?還是因為害怕所產生的幻覺?

  「拜託!這都是錯覺!」我不斷祈禱著,但此起彼落地,我開始聽到些微的啜泣聲;聲音的來源,應該便是那些掛著的木偶。

  這些恐怖的光景和聲音不斷打擊著我,我只好一直逼著自己,強迫自己壓下那不斷湧起的逃跑念頭;這不是為了好奇,或為了什麼,而是一種『如果我轉身就走,以後一定會後悔』的直覺不斷盤據在腦間。

  但我不能再後悔了。   隨著我緩慢前進,啜泣聲越來越多、越來越紛亂吵雜、也越來越明顯,彷彿他們就是在跟我哭訴著什麼一般,此起彼落地悲鳴著。我不知道實際上撐過多少難熬的時間,許久許久的然後,我才終於看見,在客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

  在這群吊著的人偶間,那身影顯得更為明顯。

  我不斷推開木偶的腳,朝她過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也無法肯定自己的愛是什麼,可是我覺得,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就在這時候,她開口了。但這聲音不是羽瑄,是……很詭異的聲音,像是很多人一起在說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疊和在一起。

  「羽瑄?」我低聲問著。

  「時間到了,該是還債的時候了,如果要我一個人承受一切,我願意。可是,如果要她跟我一起背負這些,我就、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妳在說什麼?」我靠過去,搭住她的肩膀。

  在碰到她的時候,她同時轉過頭來;我看到她的臉,不禁往後退了幾步。
滿臉是血。

  那血流在臉上,軌跡像是一個符號……不,看起來更像是用鮮血在臉上畫了個圖騰。

  那個符號?我看過?對!我在哪看過!

  沒錯!就是在客運上!還有在那些護士眼睛的反射裡!

  雖然找到這似曾相識的原由,但我依然不知道那代表了什麼;這圖騰就像是一個符咒,一定有什麼重要的意義,但我不知道是什麼。

  看著看著,我的頭開始暈眩起來。

  不是以往夢裡的那種陣痛,純粹天旋地轉的暈眩。

  「你說呢?我要繼續下去?還是就此結束呢?」

  我沒辦法回答她,只感覺整個房間在旋轉,昏得我趴倒在地上;我撐起手,想要試著站起來,但完全沒有辦法。

  房間依舊在旋轉。

  轉著轉著,我聽到東西掉落的聲音。

  『咚!咚!咚!咚!』

  那是什麼聲音?是木偶掉下來的聲音吧。

  因為其中一個木偶,落到了我的背上。

  木偶垂下的手,正攤在我眼前;我的視線因為頭昏模糊地轉換著,許多次,我看見它變成慘白的手。又是錯覺嗎?我不知道。

  「如果是你,會愛她嗎?至死不渝嗎?」

  隨著一字一句的質問,我的頭越來越暈,而我也漸漸地感覺到,背後的木偶越來越重,而且有頭髮刺著我的脖子。

  木偶哪來的頭髮?那是人!

  可是我無法反抗,只能任憑力氣和意識在暈眩中逐漸地流失。

  最後,在一陣耀眼的紅光之後……

  我……

 1999年6月3日

  雖然找到了阿光,可是……想不到竟然是這個結果……
  那些話是什麼意思?第一事業部?掛勾?為什麼他不能幫我?
  我又去台大找阿光,他給我一個木偶,然後畫了一種符號……
  這就是進入惡夢世界的陣嗎?
  他說那個世界裡的一切都是虛幻的,羽瑄不是真的羽瑄……
  我不能被迷惑!

  1999年6月5日

  成功了!那個陣有用!這樣就可以把他們關在裡頭了!
  好,再來就是把剩下的冤魂和那些小鬼封印在木偶陣裡……
  怎麼會這樣!在那裡受到的傷,竟然出現在我的身體上?
  真的只是夢嗎?我不知道!
  這些傷……先跟她說是車禍好了。

作者資料

陳佑源(Kooroano)

本名布萊德彼特,1963年生,現就診於阿卡漢療養院。 10歲開始創作並著手劇本與設定,兼賣情書餬口;用笑謔與通俗的文字傳達抽象的意念,以淨化世界或傷風害俗作為志業。 ◎作品特色:一流設定二流劇情,三流文筆四流作家,不入流小說。 ◎個人著作: .2002年創作〈九舍無限好〉收錄於商周《我愛周星馳》 .2003年創作〈熱水無限好〉收錄於《新新聞週刊》 .2004年創作《醒來》(總有一天會出版) .2005年創作《痛。》(啊啊啊啊啊出版) .2006年創作《你好,我是死神》(尖端出版) .2007年創作《死神的電話亭》(尖端出版) .2008年創作《你好,我是飄飄》(尖端出版) .2009年創作《第一次拖稿就上手》(所以沒出版) .2010年創作《穿著勇者的藍白拖》(尖端出版) .2010年創作《至死不渝》(尖端出版) .2011年創作《2011年還沒到》(穿越時空來出版) 其餘得獎或單篇作品不及備載。 ◎部落格:www.wretch.cc/blog/kooroano 目前文章數一千餘篇,人氣一千多萬。 本名那行純屬幻想,如果有人當真作者反而會很困擾。

基本資料

作者:陳佑源(Kooroano) 出版社:尖端 書系:精銳作家系列 出版日期:2010-08-09 ISBN:9789571043401 城邦書號:SPP4502319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