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鳳凰淚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鳳凰淚

  • 作者:彭柳蓉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0-09-15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醫學院學生皇如月的另一個身分是天師,她的工作就是接下離奇古怪的案子,收取高額的費用。新生許青廷剛入校就遭到了僵屍的襲擊,因而結識了皇如月。然而僵屍的復活,引發了更多奇異的事件,世界的秩序彷彿都亂了,一切謎團都落在鬼王明月的身上。這個俊美而又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男人,他和皇如月、許青廷又有著怎樣的羈絆...... 新的故事、新的旅途、新的感動,彭柳蓉超人氣作品,元氣少女必讀!

內文試閱

◎引子 [PREFACE]◎

  爺爺死得毫無徵兆。

  那一夜,城市的天空充溢著星星冷冽的光芒。

  爺爺在院子裡喝酒想著心事,他魁梧的身材依稀透出當年打鬼子的幾分英勇。

  院子裡桂花的香味混合著酒香,像是一個舊夢的開頭。

  「鬼子進攻咱們東北的時候,有一個神祕莫測的神槍手。她一個人摘掉了十個少佐的頭顱。」
  爺爺渾濁的眼裡有著微微的亮光。往事讓他衰老的身體、衰老的靈魂突然煥發了一點光彩。

  「爺爺,你見過那個人嗎?」我好奇地問,一邊往他的酒杯裡斟滿酒。

  「不僅見過她,她還用她的血救過我……」爺爺陷入遙遠的回憶中,「你奶奶長得和她非常非常的像。」

  一個殺鬼子的傳奇人物居然是個女人?

  而且還是個和奶奶一樣清秀甜美的女人?

  我的好奇心被徹底地挑了起來。

  「我一直在懷疑,」喝多了酒的爺爺有些恍惚,聲音沙啞又透出些許神祕,「我懷疑她不是人。如果是人,怎麼可能只用血就讓我和阿貴的槍傷瞬間癒合?如果是人,怎麼可能不變老呢?」

  「爺爺,你說什麼?」我追問,但爺爺已經沉入了夢鄉。

  能使人的槍傷瞬間癒合的只有神仙,爺爺大概是在說胡話吧。

  桂花的香味甜得發膩,讓人覺得喉嚨有些發癢。

  我的耳朵深處似乎被蟲子輕輕地咬了一下,微微的疼痛讓我狐疑地四處打量。

  什麼不好的事情在我沒有留意的時候發生了?

  有個像刀片一樣銳利的東西在刮著我的神經。

  四周平靜得如同靜止一般。

  「爺爺……」

  我只伸手推了推爺爺,他居然就順著我推的方向癱倒在地上。

  他仰面看著黑夜,凝固的眼珠像木瓜發霉的種子。

  我驚恐地看著他的心口,那裡居然有黑紅色的血緩慢地浸透了他的白襯衣。

  我怔怔地看著這一切,覺得頭頂的冰冷星空旋轉了起來。

  醫生說,爺爺死於槍傷。可是,子彈進入他的身體後就神祕地消失了。

  三週後,爺爺的老戰友阿貴因腦溢血被送往醫院搶救。

  在手術檯上,在眾目睽睽之下,阿貴的心口裂開了一個血洞。

  鋒利輕巧的手術刀從醫生僵硬的手指間滑落,宛如一次無法預料的失足。

  我常常猜想,也許爺爺和阿貴心口那突然出現的血洞不過是當年的槍傷。

  那傷口被神祕的力量封印住,然後在他們死亡的那一刻……

  時光回到了詭異事件之前!

CHAPTER1 屍怪

※解剖課※

  黑皮是一隻全身黑如墨、滑如絲的公貓。許青廷從垃圾箱裡把牠撿出來的時候,牠還不到一個月大。牠的眼睛無力地眯著,粉嫩的小鼻子顫抖著、疑惑地嗅了嗅陌生的人類的手指。那手指上有道小小的傷口,黑皮居然輕輕地舔了舔那傷口處的血跡,像是饑餓的嬰兒一般。牠似乎覺得好過了些,睜開眼睛,看著許青廷。那純真迷惘的眼神裡是全心全意的信賴。

  許青廷身為一個男人居然母性大發,收養了牠。

  如今的黑皮身姿矯健,正趁著月黑風高外出偷香竊玉,許青廷卻窩在醫學院的宿舍裡捧著解剖圖念念有詞。

  明天,許青廷同學將上他平生第一堂解剖課。

  刺鼻的福馬林氣味、接觸標本不能戴手套、各種人體器官裝在泡了藥水的玻璃瓶裡面……也只有菜鳥才會被這些東西嚇得晚上睡不著。沒看到高年級的學長們還偷了環椎當鑰匙環嗎?沒看到老師用一根腿骨當教鞭嗎?

  一邊安慰自己,許青廷一邊咬著手指頭。

  上帝耶穌,觀音菩薩,保佑我明天眼睛看不見奇怪的東西吧。

  爺爺去世後不久,許青廷發現自己的眼睛似乎出了點毛病。感覺就像是有人把一塊陳年積灰的玻璃突然清洗乾淨了一樣,視力突然變得異常的好,好到經常會看見原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的事物。

  才進醫科大學,許青廷就度過了難忘的晚自習。他在教室裡親眼看到窗外有一堆穿著上個世紀70年代衣服的人正驚恐地掙扎著,似乎被看不見的泥土和磚瓦覆蓋。那恐怖地長著的嘴與痛苦到窒息的表情是那麼清晰地烙在他的眼裡。後來,許青廷才知道,學校解剖室旁邊的門裡堆著許多大地震時死人的骨骸。那時候人體標本奇缺,哪個醫學院搶到屍體,那屍體就是哪個醫學院的。

  「哐噹」一聲,玻璃碎裂聲夾雜著「抓小偷」的叫聲傳來,許青廷精神一振。這段時間,宿舍總是鬧賊,丟錢丟東西的同學們恨不得把小偷逮著解剖了。沒想到今天倒是逮著了一個。

  「等我,我換了皮鞋再來踹他!」是杜天一的聲音。這小子被小偷偷走了他珍藏多年的傳家寶,怨念極深。

  「他不動了!不會是裝死吧?」有人有點害怕地問。大家都停了下來,看著地板上的小偷。

  許青廷打開門望了望,只見走廊中央,一個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酷似一具屍體。

  許青廷拿了聽診器走過去,檢查了一番,臉上露出俊朗迷人的微笑,「這位的心臟跳得比我還好!」

  大家睜大眼睛,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摩拳擦掌,衝了上去。小子,誰叫你偷東西偷到醫學院的大爺們身上?裝死是沒用的。

  這是一個陰天,慘白的天空像是一張沒有表情的臉。

  許青廷忐忑不安地走進解剖實驗室。

  長長的桌子似乎夜晚會有鬼魂在上面跳舞,而此刻的桌子上放著的是一副人體骨骼。醬油色的骨骼優雅地躺在那裡,讓人覺得它也許會爬起來咳嗽兩聲。

  一具仿真人體骨架靜默地掛在屋角,黑黑的眼洞彷彿藏著惡意的微笑。

  各種各樣的罐子堆在實驗檯下。許青廷戴著口罩仍覺得空氣糟糕得難以呼吸。

  實驗檯上透明的玻璃缸很像養名貴金魚的魚缸。只不過,現在在那缸裡漂浮著的是畸形嬰兒標本、人的大腦組織、一些奇怪的眼球。它們安靜地待在那裡,冷冷地看著許青廷。

  許青廷的腦海裡似乎接收到一些碎裂無序的畫面,他覺得大腦一陣眩暈。

  背後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嚇得他抖了抖。那是一個矮小的、皮包著骨頭的中年瘦男人,他表情傲慢,似乎總在嘲笑著什麼。

  小心地看著這男人的表情,許青廷不太確定他是不是人。

  「上課了!」中年男子瞪了許青廷一眼,他背後跟著一個躲躲藏藏的女生,顯然是怕遲到被他抓到的可愛妹妹。她有一雙楚楚動人的眼睛,明亮可愛得如同山林裡的小鹿。

  解剖教研室主任姓劉名碩,這個名字實在和他的形象反差太大。嚴肅地將屍體稱為標本之後,劉教授拿著他專用的腿骨教鞭惡狠狠地強調:「我們的標本都是很珍貴的,大家要愛惜。我要強調的是,不能偷骨頭!誰要是拿環椎當鑰匙環被我抓到,我就當掉誰。」他似乎想起他深惡痛絕的某個愛偷骨頭的學生,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許青廷發現自己沒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總算是放鬆了一些。屍體他是不怕的,他怕的是那些奇怪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他聞到了幽幽的香味。這也許只是自我安慰的幻覺。從自己身邊那個可愛女生的頭髮上、衣角傳來微妙的香氣。世界似乎美好了一點,也許不止一點。

  下課後,劉教授去隔壁的教研室喝水。杜天一不安分地鑽到實驗檯下,打開了瓷罐。

  「寶貝啊……」杜天一感嘆著,引來了同學的圍觀。那是肝臟、胃、腸管……統統悠然自得地漂浮在福馬林液體裡,都是游離的組織器官。

  「紅顏骷髏啊,紅顏骷髏,」杜天一指著器官嘆氣,「說不定這些東西的主人是個大美女。」此人出生於醫學世家,見慣不驚。他長得還算是一個英俊陽光的少年,微笑的樣子有那麼幾分魅力。但是,這個人的膽子比常人大上不止一倍兩倍,愛好更是稀奇古怪令人髮指。

  「我再也不吃豬大腸了。」高麗捧著胃看著腸管,秀氣的眉毛蹙著,我見猶憐。

  「很快妳就能一邊解剖一邊吃豬大腸了。小姐,人的潛力是無窮的。」杜天一漫不經心地瞄著四周,「我聽說高年級的強人們還用骨頭對打。」

  那遲到的美少女窩在角落裡,手腳微微發抖,看來很不適應解剖室的一切。相對杜天一這樣的變態來說,她才是正常的人類。

  對於醫科大學的菜鳥學生來說,這不過是讓人微微不安的有趣的一堂課。

  沒有學生注意到,隔壁放著的大棺材裡有什麼東西低低地、悶悶地叫了一聲。

  劉碩端著自己的茶杯,臉色煞白地站在走廊裡。剛剛他真的聽到了低低的、奇異的吼叫聲,那聲音彷彿發自遠古洪荒野獸的喉嚨。 ※屍體※

  燥熱的夏季像是某種不能控制的病毒,將鬱鬱之火悄悄放進人的心裡燃燒。

  黑皮煩躁地在屋子裡竄來竄去,碧綠的眼珠子帶著微微的恐懼。

  牠看到許青廷回來,居然「噌」地跳起,縮在他的懷裡。

  「被女朋友甩了?」許青廷安撫地抓了抓貓脖子。他另一隻手的手心裡居然是一枚慘白的骨頭。正是劉教授三申五令不准拿走的人的環椎骨。

  「這玩意兒當鑰匙環很酷吧?」他得意洋洋地問他的貓兄弟。確信自己的視力沒有再超常發揮,許青廷笑得格外燦爛。

  那貓卻好像和骨頭有仇一般,將它拍在地上,碧綠的眸子閃閃發亮,宛如電腦主機運轉時的綠燈般閃爍。

  杜天一推門進來,臉色相當難看,「青廷,你一定要幫我整整那個皇如月,她居然把我這個醫學天才曠世大帥哥貶低為狗的同類!」

  「皇如月?」

  「就是那個戀屍癖!法醫專業的變態女!」杜天一煩惱地抓了抓頭髮,像焦躁時刻的黑皮。

  「那個……我覺得你不像狗啊,比較像貓……」

  「你找死啊?」

  暴躁的杜天一果然很像貓這種不好伺候的生物。

  查好了法醫專業的作息時間,趁著晚自習的時候,杜天一和許青廷偷偷摸摸地把一副仿真人體骨骼運進了女生宿舍,放進了皇如月的寢室。

  女生的房間果然夠乾淨,許青廷甚至覺得空氣中有著若有若無的香氣。這裡像是另一個空間,說不出的溫柔靜謐。

  「這張是她的床。我去把風,你來放東西。」杜天一指了指靠窗的床。

  許青廷有些猶豫,「我說,這樣嚇一個女孩子不大好吧?」

  杜天一挑眉笑了笑,「她這樣的生物完全不能用女孩子來定義。」

  「……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許青廷的好奇心被挑起。這床上居然沒有一張皇如月的照片,女孩子不都喜歡在床頭放自己的照片嗎?

  「一個千年不死的老妖婆。」杜天一惡毒地總結。他還特意在骨骼標本的眼窩裡安裝了觸碰式發光發聲裝置,只要一有人碰到機關,骷髏頭就會發綠光,並伴隨刺耳的怪笑。

  想想看,當你準備睡覺的時候,發現被窩裡居然有一副人骨等待著你,這是多麼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啊。

  深夜。許青廷和杜天一站在女生宿舍旁的草坪上,等待。杜天一點上了一支菸,微笑著吸了一口。

  鬼怪的笑聲在黑夜裡響起。奇怪的是,沒有女孩的尖叫聲。

  屋子裡發出奇怪的「劈哩啪啦」聲,接著,支離破碎的仿真人體骨骼被人從三樓扔了下來。破碎的骷髏頭的腦門上居然還貼著驅邪的黃色符紙!

  杜天一張大嘴巴,菸從他的嘴角滑落。他專注地看著可憐的仿真人體骨骼,驚嘆地說:「這樣強悍的女生,我喜歡!」

  許青廷也嘆氣,「兄弟,難道你其實是因為喜歡皇如月才這樣嚇她的?」這不是幼稚園小朋友的行徑嗎?

  一個女生站在許青廷和杜天一的面前。她有著微微自然捲的頭髮,光滑得如同上好的絲綢。她微笑的樣子看起來很天真,但是許青廷卻覺得那微笑很冷。

  「你們還真無聊,把這玩意兒放我床上。」皇如月的語氣並不是猜測,而是很肯定。

  多年以後,許青廷仍然無法忘記第一次和皇如月見面的情景。皇如月!這個名字代表的是個經常露出無邪笑臉的女生,擅長針灸,以及……飛針嚇人。

  是的,當她知道是誰搞鬼的時候,她把36根長三寸二分半的銀針全部射到許青廷和杜天一的身上,每根銀針都剛好穿透衣服,緊貼皮膚。

  從此,皇如月成了許青廷噩夢的根源。

  解剖課開始講人體肌肉、關節、韌帶。實驗桌上的骨架已經撤離,取而代之的是一具被大塊塑膠包裹、已經解剖完畢的人體標本。

  它看起來像是來自外星的寄生物:沒有皮膚,所有器官已經游離,肌肉、大血管、神經都呈現在眼前,平時那麼熟悉的東西以詭異的方式分解,充滿著不可思議的腐敗氣息。

  按學號分組,十來個人一個小組,圍坐在實驗桌旁。

  空氣裡帶著寒意,大家都下意識地和桌子離得遠遠的。大三的學長學姐們已經修煉到敢於趴在實驗桌上休息的境界。但是,目前許青廷的情況不太好。

  標本沒有任何血色,呈現一種淺淺的醬油色。

  就在標本的後面,一個被皺紋覆蓋整張臉的老頭站立著,身影若隱若現。許青廷垂下眼簾,開始仔細研究桌子的質地,心裡琢磨著,難道他又產生幻覺了?

  許青廷覺得腳底有一股涼氣攀著腳後跟爬了上來。

  「你怎麼了?」身旁有人問,聲音悅耳。是上次遲到的美少女。

  她有些擔心地看著許青廷,露出小小的微笑,「你也和我一樣害怕嗎?」她微微有些羞澀。

  許青廷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他露出微笑,「我大概有點不舒服,謝謝妳。」他發現周圍的同學都眼神詭異地看著自己,這才醒悟到是在上課。

  我……看不到……我……聽不到……

  許青廷不斷自我催眠。

  劉教授今天講課似乎也在狀況外。他總是不時地看錶,又把視線滑到牆壁上,似乎牆壁後面藏著曠世美女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許青廷聽到了悶悶的、低低的一聲吼叫。那聲音像是動物發出的,卻又充滿著人獨有的情緒。那是無盡的孤獨,彷彿是從很久以前就無法述說的孤單寂寞。

  劉教授的臉色突然變得煞白,他撐著桌子,費力地呼吸著,那模樣似乎下一刻就要將心臟吐出來一般。

  許青廷轉過頭,看著牆壁。如果他沒聽錯,那聲音是從隔壁傳來的。隔壁房間裡並沒有飼養什麼動物,只放了一口大大的棺材。棺材裡為什麼會傳來這樣的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那出現在標本後的老頭「咻」地消失不見了。他離開時候的表情充滿了畏懼。

  「下課!」劉教授搖了搖手,端起茶杯大口地喝水。他的手指在微微地顫抖。許青廷突然產生了一個念頭:難道劉教授也聽到了那聲音?

  杜天一拍了拍許青廷的肩,「發什麼呆,下課了還不走?」他清澈的眼睛裡有著異乎尋常的亮光。

  「我……你覺得屍體會叫嗎?」許青廷忽然問。

  「會叫的屍體?」杜天一大笑了起來,「原來你的膽子那麼小。屍體這種東西很容易發生變化的,放在棺材裡的屍體還會長指甲和頭髮呢。我爺爺早年就遇到過一件稀罕的事,他的一個病人死了三天,突然從靈堂裡推開棺材坐了起來。不過會叫的屍體好像還真沒聽說過。聲帶、舌頭都僵硬了,沒有呼吸,這怎麼能發出聲音呢?」

  「……這樣啊……」許青廷站了起來,「……屍體不會叫……」

  回到宿舍,許青廷打開電腦,進入一個靈異論壇,貼上一篇詢問的帖子:什麼樣的屍體會發出野獸的吼叫?

  躺回床上,許青廷總覺得不安,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他摸了摸爺爺留給自己的護身符,暗自決定晚自習用補課的藉口再去一次解剖室。

作者資料

彭柳蓉

暱稱彭彭,中國《男生女生》雜誌主力寫手,已出版數十種作品。代表作品有《愛在西元年》、《錯位公主》、《迷魂記》、《鳳凰淚》等。

基本資料

作者:彭柳蓉 繪者:清羽 出版社:尖端 書系:精銳作家系列 出版日期:2010-09-15 ISBN:9789571043524 城邦書號:SPP45023193 規格:平裝 / 雙色 / 26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