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
敗犬的遠吠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敗犬的遠吠

  • 作者:酒井順子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06-12-21
  • 定價:260元

內容簡介

「美麗又能幹的女人,只要過了適婚年齡還是單身,就是一隻敗犬;平庸又無能的女人,只要結婚生子,就是一隻勝犬。」──酒井順子 難道婚姻才能決定一個女人的價值!? 繼~ 倫敦的《BJ單身日記》 紐約的《慾望城市》 波士頓的《艾莉的異想世界》之後~ 東京的《敗犬》再度引爆全球未婚熟女的熱門話題! 本世紀最殘酷的女人戰爭~ 女人即使再怎麼美、工作能力再強,超過三十歲以上.未婚.無子女者,都是「敗犬」。 女人即使再怎麼醜、再沒有謀生能力,只要有老公.有子女者,都是「勝犬」。 妳是「不婚.不生」的「敗犬」? 還是「已婚.已生」的「勝犬」? 年逾三十的未婚熟女必看!不管已婚或未婚的熟女更是不可不看! 【名家推薦】 ◎「這本書具有相當的預言作用,並不是該不該婚的道德論,而是能窺見都會女人生態的最佳文字寫真集。」~作家 劉黎兒 ◎「從今而後,仍舊以敗犬的身分努力地硬撐下去吧──當我捏起拳頭這樣堅定地告訴自己,卻無法抑止眼角的淚水流下來…… 老天爺啊,請告訴我,敗犬的存在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作家 阿潼

內文試閱

■ 所謂敗犬   所謂敗犬,在狹義上來說就是指年過三十,而且未婚、無子女的女性。其中最重要的條件自然就是「目前處於沒有婚姻的狀態」。因此離婚且單身的女性當然也歸類為敗犬一族。至於年紀雖然才二十多歲,積極努力工作卻已具備敗犬特質的年輕女性,以及身處無婚姻狀態的單親媽媽們,在廣義上來說也都列入敗犬一族。總而言之,凡是沒有組成一個正常家庭的人,都可稱之為敗犬。   沒有結婚的人=敗犬。   「可是像某某小姐,既是位美女、個人工作能力又強的人,就算她沒有結婚也不能算是敗犬吧?」   有人因此舉出南非一位有名的白人女性為例,來反駁敗犬之說。不過就作者的基本原則而言,無論個人的工作能力多强,容貌多麼出眾或是人緣有多好,只要本身符合敗犬的條件就一律將之歸類為敗犬一族。   「不要企圖戰勝已婚、育有子女的女性。總之,只要承認『我輸了』,就像小狗向對手顯露自己的腹部以示降服,日子應該會好過些!」只要能從這個觀點出發,作為一種人生的處世態度,將會使自己更快樂!   另外,在本書中所謂的「敗犬」專指的是女性朋友。至於三十歲以上而未婚、無子女的男性,將會特別以「雄性敗犬」來表示,讀者在閱讀時請勿有所混淆。 ■ 所謂勝犬   只要不屬於敗犬範圍的女性都歸類為勝犬。也就是像一般人一樣結婚、生子的女性們。其範圍從擁有多金的丈夫、會唸書的小孩這種好命又悠閒的主婦,到丈夫的收入極其微薄得靠自己出外工作維持家計,再加上不受管教的小孩這般苦命又辛勞的主婦等等。簡單來說,勝犬的範圍很廣,無論家庭富有與否、幸福與否、家族的相處是否融洽,只要符合勝犬的條件,勝犬就是勝犬。這是從敗犬的立場為出發點,所訂定出來的範圍。無論妳是處於哪種狀況,都可以自由想像勝犬的模樣,這也是閱讀本書的樂趣之一。   在本書中勝犬與敗犬一樣,除非另外標記「雄性(男性)」,否則一律指的是女性朋友。 ■ 關於「勝」與「敗」   近年來,由於人本主義盛行,因此將評定他人勝負的行為視為一種禁忌。但是也正因為如此,人們對於無法說出口的事情,更會想在內心中做出勝負的評斷。   特別是關於女性的話題,世人極容易以結婚與否、及是否生育小孩來作為勝負的評斷標準。   「咦?妳還沒結婚哪?為什麼還不結婚呢?現在可能覺得還好,可是等妳老了就會感到寂寞喔!」   今天身處言論監督周密的時代裡,像這類顯然帶有歧視的言論減少了。但是,諸如「哎,妳是個失敗者!」之類的無形評斷,還是會加諸在像我這種年過三十而未婚、且無子女的女性身上。   那麼,為什麼敗犬會被認為是「戰敗」呢?……我想關鍵就在於「產出物」的不同。   每個人在世上都具有多重的角色身分,既是家族的一員,也是經濟社會、國家的一份子。如果屏除大家共有的「國家一份子」的身分,那麼對於要成為勝犬的女性而言,只有仰賴結婚、生子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婦,藉著成為「家族的一員」才能證明其個人的存在價值。相對的,敗犬雖然擁有父母與自己所構成的原生家庭,但是卻沒有屬於自己組成的家庭,所以只能以「經濟社會的一份子」這樣的身分生活。   擁有家庭的男性上班族,或是結婚、生子並持續工作的女性,在家庭以及經濟社會中都各自擁有屬於自己存在的空間,並自在的悠游其中。反之,為何勝犬和敗犬卻只能在兩者做選擇呢?那是因為她們的「逃避」心態,或是「夙願難償」的因素下,所造成的必然結果。   由於敗犬不想結婚,或是有結婚的念頭卻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結婚對象,因此不願或無法走入家庭生活。同樣地,勝犬不想在社會上工作,或是比起工作她們更看重養兒育女的使命,或是除了養兒育女之外,找不到一個更需要自己的工作等等,因種種理由將她們留在家中。   於是,勝犬與敗犬彼此都看到對方的人生不足的部分,因而異口同聲相互指責對方「不完美」。   勝犬在家庭的小世界裡,生產養育子女,「子女」是有機物。而敗犬在經濟社會中,得到金錢,「金錢」是無機物。兩者的產出物,也就是「子女」與「金錢」兩相比較之下,「子女」被視為具有較高的經濟價值,敗犬自此面臨被判處「戰敗」的命運。   對於養兒育女感到疲倦的勝犬或許會感嘆道︰「比起生養兒女的辛勞,還不如自己去賺錢比較實在。」而已經厭倦為自己的失敗找理由的敗犬,或許也會說︰「我可是辛辛苦苦的工作,就連全職家庭主婦該繳納的稅金也都一起付了。」   的確,能夠賺取許多金錢的人,比較容易受到眾人的注目,並且獲得諸如「真是了不起!」的讚嘆聲。而且成為有錢人也是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心願。然而,會賺錢的人固然被羨慕與讚賞,但是由於金錢自古以來即被文人視為俗鄙,而以「阿堵物」來代稱之,因此有錢人(商人)始終無法晉身為貴族世家,自然無法為上流階層所接受;由此可知,即使坐擁有金山的人,依然無法被視為「偉大」的人。所謂「偉大」的人,指的是能夠生產出金錢所生產不出來的有機物,就像江戶時代對於「士農工商」的排列順序一般,農人比商人要來得偉大,因此商人敬陪末座。   敗犬視主婦勝犬為「米蟲」,而勝犬則稱嫁不出去的敗犬為「社會的不良債券」。兩者之間,水火不相容的情形早已是眾所周知,無須多說。其實並不是兩者的感情不好,只是純粹沒有共通的語言,而無法溝通達到相互契合而已。不過,兩者間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格格不入的感覺」,癥結點可能是出在她們的產出物不同,所引發出的一連串反應吧!總之,敗犬的生活目標,專注在追求「了不起」的讚嘆與掌聲;而勝犬則沉浸於創造「偉大」的人生價值,為其人生最高境界。因此,兩個世界沒有任何交集,自然也就沒有絲毫妥協可言。同樣生為女性朋友,卻因為處於不同的競技場上,所以就算彼此之間,想要一較高下,終究不得其門而入啊!
處於這種意識形態的競賽,如果任何一方不願意在心態上作調整,先行讓步的話,是永遠也分不出勝負。我想長此下去對社會、對我們雙方都沒有任何益處……。基於以上種種考量,身為敗犬的我方,決定在此先自行認輸!(可能有人會說︰「請妳不要擅作主張!」關於這點,尚請敗犬姊妹們多多見諒!)   敗犬之所以會成為敗犬,是因為各種因素所造成的。而且,身為敗犬的我們從未排斥或厭惡普通的家庭生活。只是當我們在不經意間察覺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身列敗犬陣營之中,甚或無法脫身了。   那麼,如我族之輩,為何會落入敗犬行列呢?敗犬的未來又將如何呢?還有,大量出現敗犬的日本社會,其未來又將會如何演變呢?針對以上種種問題,我想接下來亦不能免俗地抒發一些個人的看法。   其實我心裡十分清楚,以二分法將人定出勝負,這種非黑及白的做法,其實是不可行的。純粹是基於戲劇效果才硬將人分成兩派,所以讀者們請不要過度在意勝負的問題,讓我們輕輕鬆鬆的一起長嘯、抒發心聲吧!

延伸內容

不敗的敗犬───已婚、未婚,誰才是真正贏家? ◎文/劉黎兒(日本文化觀察家‧知名作家)
  酒井順子《敗犬的遠吠》這本書二○○三年十月在日本出版之後,連續兩年引起「敗犬(負犬)論爭」,至今方興未艾,女人過三十歲不婚的問題一直被當作社會的焦點,原本「敗犬」是日本普通成語,鬥輸捲尾而逃的狗,是自甘無奈地退場的輸家,但現在「敗犬」幾乎已經成了酒井定義的三十歲還不婚不生的女人的專稱,這其中有個很大的陷阱,酒井雖然自稱「敗犬」,這是揶揄跟她一樣的都市未婚女人的自我嘲諷的用語而已,其實是一種贏家的邏輯,亦即自己先乾乾脆脆自稱為輸家,反而比較划算、有利,酒井或是未婚女子並非真的認輸了。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先承認自己並非聖人、是壞蛋占盡便宜,先認輸的人也因此不必逞強、輕鬆多了。   日本從二○○五年開始成為人口減少國家,出生人數少於死亡人數,大家將不生都歸罪於不婚,酒井的書其實早在兩年前便已經正視了包括自己在內的不婚的現象,這本書具有相當的預言作用,並不是該不該婚的道德論,而是能窺見都會女人生態的最佳文字寫真集,尤其酒井以幽默、痛快的筆調,毫不掩飾地吐盡了未婚女人乃至已婚女人的心聲,除了女人讀了會拍案叫絕、拼命點頭外,也是男人必讀之書,否則男人永遠也無法理解女人不婚、想婚、畏婚、已婚的各種心境。   男人不婚的比率比女人高,想婚的比率現在比女人低,男人不想承擔家庭的社會責任,沈溺於電玩等的虛擬性愛,或許才是不婚元兇,敗犬女人不過是副產品而已,女人等半天都等不到王子出現;或許這是都會化結果,女人既然吃得飽又活得神氣,也就不急著找狗主人了;或許不婚是因為不倫氾濫,讓女人錯過婚期等,不倫也應該是國家大事等等,不婚敗犬大量繁殖的理由多多。酒井只寫了雌的敗犬、勝犬,發揮絕大刺激作用,自我剖析雄性敗犬的「無法結婚的男人」的日劇最近登場,也同樣在日本引起男人不婚的爭論現象,「女人一個人」或是「男人一個人」的地位已經慢慢得到肯定。   酒井順子所以自稱為「敗犬」乃因為過其時三十歲不婚不生的女人還是少數,跟已婚生子的女人是多數,但現在不婚男女愈來愈多,日本早已不再是人人都得結婚的「皆婚」社會,或許再過幾年,不婚的比率將會超過已婚,原本視為理所當然的婚姻制度真的動搖,亦即「大不婚時代」來臨,已婚、未婚的多寡逆轉,「敗犬」與「勝犬」的稱呼是否也得對調呢?   不過其實誰勝誰負,還是在於當事人個人,酒井雖然大膽地將女人用「三十歲,結婚、生子」來畫分界線,但其實並沒真的斷定誰才是贏家或誰才是輸家,因為不論贏家、輸家都各有許多不滿足、不完整性,像是書中暫定為勝犬的已婚女人,即使連外表看起來圓滿無比的,也有做為勝犬的煩惱,而做為敗犬的未婚女人,其實還蠻輕鬆快活的,不過當然也有未婚伴之而來的煩惱,尤其世人對於先自認贏家的人都想刺探,認為真相不見得如此,必然另有隱情,對於搶先自認是敗犬、輸家的人,大概也不會照單接收吧!這也是酒井的算計,也只有並非真的自認敗犬的女人,才有餘裕搶先招了說:「我是敗犬!」真的輸家是不會大聲喧嚷「我是輸家」的。   輸贏還是當事人個人的感覺,許多已婚生子的女人,雖然遭到家庭束縛,能花用的錢雖然有限,但因為有了家人以及自己的家,幸福感滿點,完全不會想回到單身奢侈的時代;至於看起來好像很寂寞而成為庫存的單身女人,其實戀愛以及各種體驗豐富,滿足冒險、好奇心,知識、經濟能力都跟男人對等,無悔無恨,當然也不認為自己是輸家。   輸贏在三十歲時其實完全無法論斷,不論對女人或男人而言,這都還是開始而已,但如果拉長眼光到二十年後的五十歲,則勝犬敗犬也都相差不多,即使已婚女人,子女離巢,兩者無限接近,因此已婚、未婚都不是那麼恐怖的事,因此女人還是選擇自己最想走的路走,想結婚的結婚,想生子的生子,想不婚的人不婚;最後勝負的還是「人生濃度」吧!也就是自己人生的充實感夠不夠吧!這不是自己的收入、丈夫的收入或是孩子的人數等就能衡量出來的,雖然在眼前,為了婚姻、子女、收入等狀況,女人之間是有無數的明爭暗鬥的。   酒井自己後來也說:「我雖然自稱未婚女人是敗犬,但是並沒有表示那樣就是不幸!」現在日本女人不會認為結婚才是幸福不二法門,許多女人甚至認為「結了婚又怎樣,每個人看起來都不怎麼幸福呢!打扮邋遢而且連美容院也沒法去呢!」,即使如此,日本社會覺得「無法結婚的人很可憐」的價值觀還是主流,而且也能反駁:「不能上美容院又怎樣?」酒井其實是覺得世人都認定「輸=不幸」,勝負與幸福、不幸是不同次元的,她筆下的敗犬、勝犬並沒有上下優劣關係,而是並列的。   酒井順子不認為不婚不生是真正輸家,但此書問世、大暢銷,成為社會現象,不婚女人也因此被冠上「敗犬」稱號,揮之不去,日本人私下談論時都會說:「反正她就是敗犬,拿她沒辦法!」對於不婚而想婚的女人或抱定不婚主義的女人多少添了點麻煩。麥田出版從爭取到《敗犬的遠吠》此書版權後便不斷為了「負犬」或「敗犬」這個日文名詞而苦惱,但我覺得要慶幸中文裡原本沒有「負犬」或「敗犬」這樣的名詞,才不會讓人叫得太順口,讓它咬上不婚不生女人不放呢!

作者資料

酒井順子

  一九六六年生於日本東京,立教大學觀光系畢業。曾任職於廣告公司、生活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目前從事寫作。文章以幽默、見解獨到,廣受女性讀者好評。   著作有《敗犬的遠吠》、《少子》、《讚美是勝利》、《食街》、《觀光的悲哀》、《外貌的時代》、《煩惱咖啡館》等書。其中《敗犬的遠吠》獲得第4屆婦人公論文藝獎及第20屆講談社散文獎,並由日本電視台改編為日劇,由日本「敗犬」代表女星久本雅美主演。

基本資料

作者:酒井順子 譯者:陳美瑛 出版社:麥田 書系:J-Link 出版日期:2006-12-21 ISBN:9789861731803 城邦書號:RG7004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