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23世界閱讀日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蒙灰的夕海(作家印簽扉頁,鮎川哲也獎得主獻給「後末日」世界的燒腦新作)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蒙灰的夕海(作家印簽扉頁,鮎川哲也獎得主獻給「後末日」世界的燒腦新作)

  • 作者:市川憂人(Ichikawa Yuto)
  • 出版社:獨步文化
  • 出版日期:2024-01-31
  • 定價:430元
  • 優惠價:79折 340元
  • 書虫VIP價:340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23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我每一天活著,都只是在等待死亡。 直到跟逝去的戀人宛如雙生的「她」出現…… 早於《屍人莊殺人事件》前一年奪下鮎川哲也獎 新生代推理作家——市川憂人 為生活在「此時此刻」的我們 獻上更新閱讀體驗的「顛覆魔術」 浩劫餘生的浪漫奇遇 × 試煉人心的分身謎團 × 撼動人性的密室詭案 ◆ 這個世界和你的記憶,一切皆不可信 ◆ 逆轉所有的想像,最後襲來的是—— 震顫心靈的哀傷與感動! ★繁體中文版 . 獨家收錄 . 作家印刷簽名,絕美雲海扉頁 . 出版紀念作者序,給「後疫情時代」的我們 這不是一部描述人們如何應對疫情災變的群像劇,也不是一個才智過人的主角挺身對抗世界危機的故事。 而是描繪失去摯愛的年輕人和一名少女,以及他們遇到的謀殺案的故事。一些「砂礫」的故事。 我希望藉由描寫他們那遭砂礫埋沒的啜泣聲,帶出更多世人的啜泣聲。 ——市川憂人 ★本格推理 × 後末日世界,描繪新時代絕望與希望的鎮魂之作 從前「世界末日」的故事不是成功制止末日的「希望」,就是制止失敗的「絕望」。可是經歷三一一大震災後,日本便出現「後末日」的書寫——末日已然降臨,可是我們仍活著,倖存者該如何面對劫後的餘生?他們能獲得救贖,甚至愛情嗎?《蒙灰的夕海》除了揮灑本格推理的趣味,也以強勁力度描繪出「後末日」世界的絕望與希望。 ——Faker冒業(科幻推理評論人及作家.《千禧黑夜》作者) 【故事介紹】 |被奪走的未來,為何化身成「她」的模樣, |重新叩響了我的命運之門? 二○二○年世界歷經驟變,至今「災厄」仍是現在進行式,口罩成為日常必備,日本各地持續等待恢復日常。波多野千真還來不及體驗大學一年級的新生活,便失去所有深愛的人,也失去了夢想,只能擔任配送員勉強維生。 一天夜晚,他收工回程途中,一名少女昏倒在沿海公路上。近前一看,少女的容貌竟和他去世的女友一模一樣!喚醒少女後,她自稱「夕海」,說出的每一項經歷都與千真的女友相符,除了年齡——是兩人相識之前的十八歲。更奇異的是,她不願透露自己為何會出現在此處。無奈之下,千真只好懷抱著疑問,暫且收留她。 這段期間,千真和夕海漸漸形成一種相互依賴的羈絆。然而,上天彷彿迫不及待打破安寧,一次送包裹到千真高中的恩師家,他們發現屋內門窗封閉,有個與亡故的師母容貌相同的女人倒在血泊中,老師卻不知去向…… ♠️早已過世的兩個人,以極為異常的方式,憑空出現在千真眼前,真有這種巧合嗎? ♠️亡者的幻影彷彿抓住千真的腳,想將他一起拖入深淵,他的身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國內作家齊聲推薦】 Faker冒業|科幻推理評論人及作家 八千子|作家 李柏青|推理作家 譚劍|推理小說作家 瀟湘神|小說家 【國外讀者讚嘆好評】 日本亞馬遜書店4.4星 書評網站「讀書METER」600筆關注評論 *足以列入年度TOP5的傑作!不管是推理迷,或是喜歡愛情故事的人,都大大推薦。——日本「讀書METER」網站讀者 *這是經歷過疫情的我們,此時此刻應該一讀的推理作品。——日本BookLive網站讀者 *前半被故事散發出的不安氛圍深深吸引,後半謎團逐漸解開,我不禁為兩位主角的遭遇心痛不已,不愧是「市川魔術」! ——日本BookLive網站讀者 *接二連三的反轉,不讀到最後不會知曉真實為何。從狀況的設定到人物的心理都充滿意外性,我徹底上當,甘拜下風。 ——日本「讀書METER」網站讀者 *閱讀過程中彷彿只能跟隨照亮腳邊的光線,一點一滴地窺探世界的全貌。沒想到會是這麼感傷的故事,幸好最後仍有一絲曙光。——日本BookLive網站讀者 *讀了這部作品,我領悟到無論在何種境遇下,絕不能忘記的一件事。那就是為珍視的人著想的心,以及互相扶持一起走下去的意志。——日本BookLive網站讀者 *在喜歡的YouTuber介紹下找來看,我從沒讀過這樣鋪滿伏線的推理小說。不過,雖然結構是推理小說,但我認為這是一場壯大的愛情故事。從揭開書名真正的意義,到結局的收尾,都緊緊抓住了我的心。——日本「讀書METER」網站讀者 *市川憂人的作品總是不忘兼顧現實感與推理,這次也一樣,看起來是末日科幻、穿越時空的戀愛小說,卻在「現實」中鋪設陷阱,實在令人佩服。一方面可以感受到主角十分貼近我們,另一方面也讓人深思社會中不斷崩壞的種種層面。 ——日本「讀書METER」網站讀者 *作者像是蛻了一層皮,完全覺醒了。比起解謎的樂趣,我更享受作品背後傳達出的思想意義,若要比喻就是感受到了東野圭吾般的筆力,今後我也會持續關注。——日本「讀書METER」網站讀者

內文試閱

  序章      要讓人類死光並不容易,但要讓一個人死並不難。      說起「死了很多人的災厄」,大多數日本人首先想到的應該都是地震或颱風吧。如果把「人禍」算進去,或許戰爭的排名也會很高。   概觀世界歷史,過去曾發生非常多次大規模的「災厄」。   十四世紀,鼠疫肆虐歐洲,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失去生命。   大約一百年前,西元一九一八年至一九一九年之間,流感在全世界爆發大流行,據統計全世界約有五億人感染,相當於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其中至少四千萬人喪命。   只要回顧這些歷史,任何人都能預測「下一次」遲早會到來。   但另一方面,大部分的人都會認為那一天不會是今天,也不會是明天。   下一次爆發世界性的疾病大流行,一定是很久以後的事,自己多半已是個老人——大多數的人都會以這種毫無根據的樂觀想法來逃避現實。   然而就在西元二○二○年代初期的今天,彷彿在嘲笑世人的樂觀心態,「災厄」變成了現在進行式。      或許有些人會問這麼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一百年後的人類,會如何評論現在這個時代?   所有的悲傷及苦難都會被時間沖淡,這個時代只被當成是無數的歷史分歧點之一?   或是正如同「歷史會不斷重演﹂這句至理名言,屆時人類又將面臨另一場災難,這個「一百年前的前例﹂會稍微受到世人的關注?   對我來說,那一點也不重要。   不管是一百年後還是十年後,甚至是明天,在我的眼裡都一樣。一個失去未來的人,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死,二是苟活。   如果最後的下場都是置身谷底,不管是直接從懸崖上跳下去,還是沿著懸崖邊漫無目標地走下去,其實沒有什麼差別。就算選擇了後者,仍隨時有可能發生崖壁崩塌或失足墜落的悲劇,連當事人也不會知道這一天何時會到來。      在那天晚上之前,我一直懷抱著這樣的想法。   我作夢也沒想到,早已失去的未來,竟然會化身成她的模樣,前來攪弄我的命運。      ※      「命運就這麼敲了門」,聽說這是貝多芬的名言。   在我看來,會敲門的命運算很仁慈了。絕大部分的情況下,命運總是在剎那間改變人的一生,不會有任何前兆。就算聽見了敲門聲,往往也得等到為時已晚,才會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   至少對我來說,這就是所謂的「命運」。   那是個涼風逐漸轉為冷風的季節。   我一如往常走進教室,聚集在一起的幾個同學轉頭朝我望來,眼神中帶著好奇。   我像平常一樣打了招呼,問她們發生什麼事。她們不約而同地移開了視線,其中一人對我說:「沒什麼……早安。」   ……這是怎麼回事?   我跟那幾個女生並沒有交惡(至少我自己是這麼認為)。但從現場的氣氛看來,她們似乎是趁我不在的時候,說我的閒話。   我的心中登時有股不好的預感。因為我並非毫無頭緒。   我就讀的這所女子高中,有一些奇怪又嚴格的校規。不能在走廊上奔跑,算是其中比較合理的。裙長及髮色都有嚴格的規定,甚至還有放學後禁止在街上逗留、禁止男女交往什麼的,讓人不禁懷疑學校那些老師們仍活在昭和時代(一九二六~一九八九)……就算是昭和時代的學校,恐怕也不是每一所都這麼嚴格。   因為校規實在太嚴格了,包含我在內,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做過一、兩次違反校規的事情(先不論有沒有被老師發現)。就像剛剛那幾個女生,我好幾次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看見她們坐在速食店裡聊天。   ……算了。   即使上前質問她們,她們也不見得會說實話。別管她們好了。到時候如果被老師責罵,大不了乖乖認錯道歉。   雖然這麼說服自己,但一整個早上的班會時間,我都坐立難安。   後來我才知道,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是「命運的敲門聲」。   這天放學後,我被叫進了校長室。      「妳知道我們為什麼把妳叫來嗎?」   滿頭白髮的校長淡淡地問道。他坐在校長室裡那張看起來相當沉重的木頭桌子後方,眼神中帶著責備之意。   我的心跳加速。雖然曾因違反校規而遭老師口頭警告,但像這樣被校長當面質問還是第一次。   三上老師站在桌子的旁邊,低著頭不說話。他是我那一班的級任導師,待人和善,很受學生仰慕。看著他那抬不起頭的模樣,我益發緊張起來。   我的身後,還站著好幾名同學。就是今天早上轉頭看我的那幾個女生。雖然我看不見她們的表情,但隱約能聽見她們的呼吸聲,感覺得出她們被這凝重的氣氛嚇到了。   「我不知道……」我勉強擠出這句話。「是嗎……?」校長嘆了口氣。   「我就不多說,直接給妳看證據吧︙︙三上老師。」   「是。」老師愁眉苦臉地抬起頭,從口袋中掏出智慧型手機,遞到我的面前。   「這是妳的同班同學提供的照片。上面這個人,妳應該認識吧?」   手機螢幕上顯示了一張照片。   看起來是在電車裡拍的照片,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並肩坐在座位上。拍攝的角度有點歪,似乎是偷拍。   當我看見照片中那女生的臉……我的腦袋瞬間一片空白。   那就是我。   照片中的少女並沒有穿制服,而是穿著白色上衣和淡桃紅色的針織外套。少女微微轉向坐在身旁的男生,愉快地笑著——不管怎麼看,那少女就是我。   坐在旁邊的是一個年紀差不多的男生。   身上穿的同樣是便服。水藍色襯衫搭配皮夾克,這組合相當古怪,但莫名適合他,給人一種「不守規矩的資優生」的印象。他也對著少女揚起嘴角。      我跟一個男生,笑著互看對方。   那是明顯違反了「禁止男女交往」的校規,一張情侶約會的照片。      ※      千真避開起居室的「那個」,帶著少女來到走廊上。   一個人影也沒有。   遲疑了一秒,千真決定拉開正對面的拉門。那拉門的嵌合狀況不是很好,不僅拉起來有些卡卡的,還會發出刺耳的聲響。   那似乎是一間堆放雜物的倉庫,牆邊放著老舊的衣櫃、陶製的炭烤爐、舊式的電動螺絲機及生鏽的工具箱等林林總總的雜物。   木地板上布滿了灰塵,沒有任何足跡……從灰塵累積的量來看,應該有好幾年沒人進去過了。   千真關上拉門,步向玄關。走廊的木地板不斷發出吱嘎聲。   面對玄關門口的左手邊有一扇小窗,上頭的月牙鎖是鎖住的狀態。   右手邊的紙門開著,門後是一間空房,從方位來看,是在起居室的東側。空蕩蕩的房內鋪著八張榻榻米,另一頭有扇玻璃門。剛剛在後院的時候,沒辦法看清楚房內的狀況。此時仔細觀察,應該曾是會客室吧。千真走進去,輕輕打開壁櫥的門,裡面分成上下兩層,各放著一條棉被,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當然也沒有人。   兩人回到走廊上,前往玄關。只見脫鞋處擺著一雙亮桃紅色的淑女鞋,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女人的鞋子。   大門是左右對開的舊式拉門,上頭嵌著毛玻璃。   千真走向脫鞋處,以雙手的手指勾住左右兩扇門板的把手……左右兩邊都拉不動,跟剛剛一樣。   在門板外側的鑰匙孔附近,有一個旋鈕,上頭的扳片是轉至橫向的狀態。雖然無法確認,但兩扇門板完全動不了,恐怕是上了鎖。   除此之外,旋鈕的上方還有一組形式非常老舊的鎖扣。   面對門口的右側門板上,有一塊附鉸鏈的金屬板,左側門板上,則有一塊豎立的環狀旋鈕。右側金屬板上有個長方形的孔,只要以鉸鏈為支點旋轉金屬板,左側的環狀旋鈕就會嵌入長方形孔洞中。如果沒記錯,那好像叫板扣鎖吧。   如今那環狀旋鈕轉了九十度。在這樣的狀態下,金屬板與環狀旋鈕會咬合在一起,沒有辦法將門拉開。這個部分無疑是上了鎖。   千真以為門後卡了根棍子,出乎意料,左右門板都沒有使用類似的道具,只有左手邊的牆角靠放著一把平頭鏟子。鏟子的旁邊有一只塑膠袋,似乎裝著一些東西,多半是忘了丟的垃圾吧。千真試著朝袋子輕踢一腳,裡頭裝的顯然並不是人。   「波多野哥……」   「我知道。」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千真轉身退回走廊。   這次千真穿過起居室,打開走廊盡頭的紙門。那扇門的軌道嵌合狀況同樣不是很好,拉開時費了一些力氣。   裡頭也是一間鋪了榻榻米的和室,左右兩側各有一扇紙門。最深處的壁櫥門沒有關上,空無一物,沒有棉被也沒有枕頭。這種狀況下,當然不可能躲人。千真忽然想起屋主說過,考慮到這間房比較潮濕,把寢具都移走了。   右手邊的紙門也開著,門後是另一間和室,同樣一個人也沒有。   兩人走出和室,沿著走廊往北走,右手邊可看見一個出入口。沒有門,只掛了一塊布簾。   那是廚房。千真謹慎地掀開布簾,進入廚房。首先看見的是瓦斯爐、流理台及冰箱。   流理台的上方有一個櫃子,打開一看,幾乎是空的。那櫃子並不高,只要伸手就能拿到最上層的東西。另外,廚房裡還有一張木製梯凳,就放在冰箱旁邊,上頭布滿灰塵,顯然很久沒使用了。   冰箱上頭放了一些小型雜物,包含一捲膠布……這應該是關鍵證物吧。   瀝水架上放著兩人份的餐具。是老師和那個女人使用的餐具嗎?還是……   千真將流理台下方的櫃門一一打開,有備用的廚房紙巾、鍋子、鐵茶壺……沒有什麼特別令人起疑的物品。   站在出入口往廚房內看,廚房深處、東側牆壁的下方有一扇小窗。   彎下腰望向窗外,可看見兩人剛剛走進來的院子柵門。接著千真走近小窗,查看窗外附近的地面。地面上倒著一座四分五裂的擺飾品,兩人剛來這裡的時候就注意到了。   千真將視線移向廚房地板。沾染污漬的廚房地墊底下,露出了地下儲藏格的方形蓋子。   拉開地墊,打開蓋子一看,擺著一個紙箱,裝有罐頭、咖哩調理包之類的備用食物。這似乎是一個星期前送來的。紙箱上的配送單已被撕掉。   最後千真查看冰箱。冷藏室裡有罐裝啤酒、寶特瓶飲料、雞蛋、高麗菜,以及醬油、美乃滋、番茄醬之類的調味料。冷凍室裡則放著雞胸肉。以獨居生活來說,這樣的食物量似乎稍嫌多了一點。是最近剛採買完嗎?還是……   不過,這不是重點。   這座宅邸裡並沒有躲藏任何人,連屋主也不見蹤影。   兩人離開廚房。還沒有查看的房間,已所剩無幾。   沿著走廊往西走,廁所同樣沒人。   兩人原路折返,彎過轉角往南前進。在盡頭處右轉,便可看見「那個房間」的門出現在走廊的深處。這座宅邸裡大部分的門都是拉門,那裝設了門把的西式房門格外醒目。   那是「不能打開的房間」——不久前造訪這座宅邸時,屋主如此形容那個房間。千真驀然想起當初看見門內景象時,那種宛如有把冰冷的刀刃刺入心臟的感覺。   此刻,千真依然感到有一股不祥的氣息自那門縫滲出。   稍不留神,是不是就會有可怕的東西飛出來,將我們四分五裂?千真的腦海閃過駭人的幻想。身旁的少女凝視著那房門,表情僵硬,或許腦中也正浮現類似的想法。   千真鼓起勇氣,抓住門把,用力一拉。少女緊張得屏住呼吸。   門沒有開。   門把可以轉動,但不管如何用力拉扯,只傳來吱嘎聲響及沉重感,門紋風不動。   看來這道門也一樣。難道是屋主故意上鎖?問題是,門上看不見任何鑰匙孔,何況將這房間上鎖根本沒有意義,裡頭根本無法躲人。   這麼說來,跟玄關大門一樣……   屋外傳來警笛聲,看來時間用完了。千真放開門把,朝少女說道:「回剛剛那裡。」   這趟宅邸探索沒有得出任何結論。只證明了一點,現下千真和少女是宅邸裡頭唯二的活人。除了兩人之外,遍尋不著其他人影。   明明應該沒有任何人能夠進出這座宅邸。   屋主去哪裡了?凶手為何消失無蹤?更重要的是……   兩人回到起居室。「那個」依然維持相同的姿勢,以驚疑的視線望著玻璃門。      那是個身材高大的女人。千真只對她的臉有印象。   女人的左側腰際不斷湧出鮮血,地毯被染紅一大片。附近的地板上掉落一把菜刀,同樣沾滿鮮血。   女人早已沒了呼吸。千真和少女發現她的時候,她連心跳也停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又是誰殺了她?

作者資料

市川憂人 Ichikawa Yuto

1976年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東京大學畢業。2016年以挑戰推理經典《一個都不留》的《水母不會凍結》獲鮎川哲也獎,正式出道。以奇想為基底,交織社會議題與人性百態,創作出的推理小說,往往在不知不覺間顛覆讀者眼前的世界。另著有《藍玫瑰不會沉眠》、《玻璃鳥不會歸來》、《搖籃的屍蠟》、《斷罪的NEVER MORE》等。

基本資料

作者:市川憂人(Ichikawa Yuto)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24-01-31 ISBN:9786267415009 城邦書號:1UR056 規格:膠裝 / 單色 / 3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