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刑警家的孩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VIP史上大回饋\新書最強檔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最熱作者

內容簡介

「唉,如果我們是大學生該有多好。」 「為什麼?」 「大學生這時候可以蹺課啊。好不容易展開搜查, 國中生居然還要先上課!義務教育真難熬。」 一具從溪流飄下來的破碎屍體,一封半夜投遞的告發信。 兩個童言無忌又大膽活潑的孩子,如何攜手挑戰連環分屍案? ★日本讀者:這個故事連我國小六年級的女兒都讀得津津有味! ★令人聯想起《繼父》,適合孩子和大人一起同樂的犯罪小說! ★臺灣島田莊司獎推理作家寵物先生首度撰寫宮部美幸小說解說! 【故事簡介】 一場驚心動魄的小鎮分屍案。 成人的殘酷,及孩子的天真, 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將如何交會? 父母離婚後,順選擇和當刑警的爸爸一起搬到陌生的純樸小鎮生活,但寧靜時光飛逝。數個裝有屍體的塑膠袋從溪流飄下,全鎮陷入恐慌,也結束了爸爸睡到自然醒的悠閒日常。 趁著爸爸查案不在家,順和第一個交到的朋友慎吾,正偷偷調查另一件事。慎吾家附近住著一個神祕的老爺爺,據說性格乖戾,還有恐怖傳聞——兩個女孩消失在他住的大屋中、夜半時分後院傳來挖土埋屍的聲響…… 順和慎吾想找傳聞背後的真相,四處碰壁。某日深夜,家門傳來窸窸窣窣的怪聲,順起身查看,發現郵筒多出一張便箋,短短一行字寫著「篠田東吾是殺人凶手」他頓時心跳加速,因為「篠田東吾」就是他們調查的對象!他只是好奇老爺爺傳聞的祕密,沒想到「好像」找到了難案的線索,接下來,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事…… 【名家回響】 宮部美幸並不是不容錯過的推理作家——她是不容錯過的作家。她不只值得我們在休閒時光中,一飽推理之福,也為眾人締造了具有共同語言的交流平台,讓我們得以探討當代的倫理與社會課題。 ——張亦絢(作家,節錄自本書總導讀) 在寫實派推理都專注描寫中生代刑警的寫作風氣之下,宮部美幸彷彿藉《刑警家的孩子》告訴我們:即便是老人與小孩,也有著他們的思維與能力,必要時仍能挺身而出,憑一己之力貢獻社會。 ——寵物先生(作家,節錄自本書解說)

內文試閱

  「一個、兩個、三個。」      稚嫩的手指向河面。      「啊,那裡也有。四個!」      聲音相當興奮。年輕母親輕撫女兒小小的頭,微笑地說:      「香織,那隻剛剛潛下去又浮上來,所以一共是三隻喔。」      「三隻?」      「沒錯,鳥要用一隻、兩隻、三隻來數。」      孩子數著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不時消失的鸕鶿。鸕鶿靈活操縱長脖子,潛入水中好一段時間,正擔心牠有沒有事,又從意想不到的距離,輕巧浮出水面。      「鳥也要吃午餐嗎?」      「說不定喔。」      潛入水中又浮上來的鸕鶿,有時口中叼著魚,有時則無。      「那隻剛剛潛下去,可是出來時沒有魚吃。」      「可能撲空了。」      「白忙一場啊。啊,跑去那邊了!」      女孩跑過去,奔跑時露出小小的鞋底。      「不要太靠近河邊!」母親喊道,朝著同個方向慢慢走去。      天氣晴朗的星期日,十一月稍嫌溫暖的陽光照亮河岸及河面。母親沿著水泥護岸走著,刺眼地瞇起雙眼。      (真舒服,以後天天來散步吧。)      睜開眼睛,對岸公寓櫛比鱗次,位在視野上方的葛西橋上,可見塞車的車潮,車身反射著陽光。回頭望去,方才跟孩子牽手走下的陡峭河堤上,一輛腳踏車悠悠騎過去。      「媽媽——」      孩子的聲音傳來。她在比母親低十公尺左右的河道微彎處,驚險地站在護岸前,手托膝蓋,低頭望著河水。母親急忙跑去。      「不可以站在河邊,很危險。」      孩子伸長小手,指著腳下。      「下面有輪胎。」      仔細一瞧,水中當真沉著老舊的輪胎。水質並不清澈,但在水淺處,看得很清楚。      「真的呢,人家丟棄的吧。」      「沒有公德心,不可以朝河川亂丟垃圾。」      「就是說呀。」      母親守住孩子的時候,上游漂來一個疑似白色塑膠袋的物體,勾住舊輪胎。袋口鬆開了,順著河水翻動。      (看來,水流比想像中湍急呢。)      母親緊緊握住孩子的手。      就在這時,河水帶走了塑膠袋,留下當中的物體。      年輕母親看見物體的一瞬間,率先聯想到孩子中意的人偶娃娃。由於玩得太粗魯,一隻手脫落了,才剛幫她修好呢。希望孩子能更愛惜娃娃,否則娃娃很可憐……。      河中的物體酷似人偶的手。手心朝下,指著母女的方向,順著河水微微地上下漂浮,彷彿在招手,指甲縫裡塞著泥土。      一定是服飾店的假人。年輕母親心想,心臟加速鼓動。這尊假人做得好逼真。      「媽媽……」      孩子抬起頭。這時,緊張的母親又被其他東西吸去注意力。      另一樣東西從上游漂來,是一樣的塑膠袋。超市提供的常見的白色塑膠袋。渾圓鼓起的形狀,再次令她感到眼熟。      半顆高麗菜、半顆西瓜。白色塑膠袋包著類似的東西漂來,宛如孩子洗澡時玩的漂浮玩具遊艇。      塑膠袋順水接近,慢慢轉了半圈,袋口的結快要鬆開了,愈靠愈近,就要進入視線範圍內。什麼東西從袋口跑出來了。      母親目不轉睛。那是……那是……那不是……。      一隻鸕鶿從旁浮出水面,抖動長長的脖子吞下魚。      定身咒解開了。母親一把抱起孩子右轉,拔腿狂奔。      跑出袋口的東西,是人類的頭髮。      「媽媽,怎麼了?」      母親沒有回應,只是一直跑,對著河堤的方向尋找人影,發出淒厲的叫聲。      在她的身後,漂出塑膠袋的物體無聲地張著嘴,任由河水沖刷牙齒,虛空的眼窩望著上空。            八木澤順與父親道雄展開父子新生活時,發生了兩個奇蹟。      第一個奇蹟是在東京二十三區內找到租金便宜的住處。道雄任職於警視廳搜查一課,時常夜半出勤,住家和職場如此相近,簡直要感謝上天相助。      新家位於城東警署的轄區內,隅田川和荒川之間緊依東京灣的地帶,也就是所謂的低窪地區。道雄生長的老家也位在低窪地區,或許令他產生一種歸鄉心情。      「下町很棒,你一定會喜歡,說不定有大型祭典。」      父親這番話,順早已聽過不下數次。      這個區域的確是下町老街,但同時也是備受矚目的「濱水地帶」,有許多土地二度開發計畫,還打造了綠地及公園建設。在這座小鎮裡,從道雄知道時就已歇業的老商家與小工廠之間,開始交替冒出新的大公寓與企業大樓。      眼看父親即將感嘆「今非昔比啊」,順趕緊笑著接話:      「有什麼不好?你不妨想成用一點點的回憶,就能換來最先進的熱鬧活力啊。」      第二個奇蹟是,幾乎在租到屋子的同時,請到一位協助執掌家事的女幫傭。她生長於新家所在的小鎮,不但熟悉土地環境,也深知如何和左鄰右舍打交道。      尤其這年頭,好的家庭幫傭已經不多了,如果這不是奇蹟,什麼是奇蹟呢?順的阿姨曾說過一句話:「神明一定會眷顧『不幸的單親父子檔』。」      「可是,如果這個神夠厲害,一開始就不會讓『離婚』發生吧?」      面對順的問題,阿姨回答:      「神明在創造世界的時候,也還不成熟啊。小小的失誤,你就原諒祂嘛。祂在反省了。」      「我可不認為道歉就能了事。」      「順,你受傷了。」      順當下沒有回話。因為,他也還不知曉,自己是否「真的」因為父母離婚而受傷。      直到一個月後的星期日,他和幫傭女士兩人一起用木桶醃白菜時,才得出答案。      幫傭女士名叫幸田花,「花」是古老的片假名寫法,不難想見,她出生於大正十四年 。      他們經由朋友牽線介紹。      「雖然年事已高,但身子靈活,頭腦也很清楚,重點是本人很有工作意願。在這一行是擁有五十年經驗的老手喔。」      朋友如此掛保證,但若不是看在友人的面子,八木澤父子恐怕早已婉拒,並且深深感到後悔吧。      阿花是個無懈可擊的勤快幫手,也有足以支撐工作意欲的好體力。      「她和我們打從精神結構就不同。」道雄感佩不已。「但別忘了多體恤她,兩件事要分清楚。」      因此,順時常當阿花的小幫手。實際參與之後,發現做家事「非常有趣」。      阿花聽他說有趣,笑咪咪地回道:      「少爺,您是顧慮我才這麼說吧?」      「才不是,我是真的覺得有趣。在學校上家政課時,我常常覺得幹麼要學這些東西。」      順十三歲,就讀國中一年級。      「大概是因為學校的課程『具有目的』吧,在家裡感覺完全不同。」      阿花雙手抹過圍裙,在胸前「啪」地合掌。      「既然少爺想主動學習,只要是我知道的,必當傾囊相授。」      於是,順成為了阿花的「學生」。由於醃白菜適合在豔陽高照時進行,阿花特地選順在家的星期日白天加班授課。      就在這時候,順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年頭連女孩子都不太醃醬菜了,我竟然覺得很有趣,阿花是怎麼看待我的呢?她會不會認為我是在勉強打起精神呢?      所以他問:「阿花,妳覺得我受傷了嗎?」      兩人位在屋後約一坪大的後院。商店街的蔬果店送給他們的橡木桶擺在地上,旁邊鋪著報紙,上方堆著切成四等分的大白菜。新鮮的白菜微微散發出泥土清香。      阿花將白菜整齊地擺進桶子裡,稍作思量。      「少爺,您想要別人知道您受傷,進而可憐您嗎?」      「……不想。」      「那您就不會受傷。來,把昆布和辣椒撒到這上面。老爺喜歡吃辣嗎?」      阿花堅持稱呼道雄為「老爺」,順為「少爺」。八木澤父子能從阿花身上挑出的缺點只有這個了。      「很喜歡。我也是。」      「那就多加一點。但千萬注意,一次不能吃太多喲。」      撒上切成細絲的昆布和辣椒之後,順在鋪下一層白菜時問道:      「不想被同情,就不會受傷嗎?」      「正是。」      「真簡單。」順笑了,阿花點頭。      「凡事不用想得太複雜。」      接下來,如同橫綱相撲力士在土俵 上撒鹽,他們為白菜加入鹽巴。      「少爺,如不相瞞,有件事我一直很想請教。」      「嗯?」順抬起頭。阿花罕見地皺起眉頭。      「怎麼了?」      「最近我常聽人家提起這件事……放心,和老爺及少爺沒有直接的關聯,但我認為如果老爺先知道會比較好。」      順反射性地望向二樓窗戶,窗戶前晾晒的衣物隨風飛舞。道雄今天不用值班,應該正在窗後享受暌違已久的「睡到自然醒」。      「什麼事?」      阿花放下手中的白菜,壓低音量。      「少爺可知,小鎮裡流傳著可怕的傳聞嗎?」      「可怕的傳聞?」      「是的,聽說——某棟屋子裡住著殺人犯,女孩被殺了。」

作者資料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逝去的王國之城》、《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這個世界的春天》等等。 相關著作:《孤宿之人(上.經典回歸版)》《孤宿之人(下冊.經典回歸版)》《這個世界的春天(上)》《這個世界的春天(下)》《終日(上.經典回歸版)》《終日(下.經典回歸版)》《龍眠(經典回歸版)》《無止境的殺人(經典回歸版)》《樂園(上)(全新修訂版)》《樂園(下)(全新修訂版)》《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希望莊》《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經典回歸版)》《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獵捕史奈克(經典回歸紀念版)》《逝去的王國之城》《蒲生邸事件(經典回歸紀念版)》《悲嘆之門(上)》《悲嘆之門(下)》《哭泣童子: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參》《荒神》《相思成災(上)》《相思成災(下)》《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上)》《聖彼得的送葬隊伍(下)》《無名毒(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誰?(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繼父(獨步九週年紀念版)》《落櫻繽紛》《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上)》《所羅門的偽證Ⅲ:法庭(下)》《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上)》《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下)》《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上)》《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下)》《附身》《忍耐箱》《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天狗風—通靈阿初捕物帳2》《小暮照相館(上)》《小暮照相館(下)》《不需要回答》《英雄之書(上)》《英雄之書(下)》《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之始》《顫動岩——通靈阿初捕物帳1》《孤宿之人(上)》《孤宿之人(下)》《終日(上)》《終日(下)》

基本資料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韓宛庭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宮部美幸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9-10-29 ISBN:9789579447515 城邦書號:1UA06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