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水母不會凍結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水母不會凍結

  • 作者:市川憂人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03-07
  • 定價:340元
  • 優惠價:9折 306元
  • 書虫VIP價:26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5元

內容簡介

◆這部作品巧妙挑戰了謀殺天后阿嘉莎.克莉絲蒂,可以說是21世紀的《一個都不留》!毫無疑問是部傑作。 ——東京創元社「鮎川哲也賞」評審一致推薦!日本推理備受注目新秀 市川憂人 得獎出道作! ◆中、港、台 華文推理作家齊聲推薦! 王稼駿、李柏青、沙棠、林斯諺、胡杰、既晴、游善鈞、提子墨、薛西斯、譚劍、寵物先生 (按照姓氏筆畫順序) ◆獲獎紀錄: 第26屆鮎川哲也賞 (評審一致通過!) 2017年本格推理BEST10 第3名 2017年這本推理小說最厲害 第10名 2017年週刊文春推理BEST10 第5名 2016年AIRMYS研推理排行榜 第6名 2016年紀伊國屋書店年度BEST30選書 日本Amazon網路書店評分高達4.2顆星 「水母船」——以特殊技術開發而成的小型飛船,改寫了人類飛行工具的歷史。這次以其發明者菲佛教授為中心的六名技術開發人員,展開新型水母船的長程航行性能最終測試。然而在航行途中,一名成員被發現死於呈封閉狀況的船內,再加上自動航行系統突然失控,無法逃脫的情況下,犧牲者一個一個地出現…… 幾天後警方接到通報,在雪山發現墜落的水母船,裡面發現六具屍體,調查後全員皆為他殺,卻沒有發現第七人的蹤跡——究竟是誰殺死這些人?又如何離開現場?二十一世紀的《一個都不留》絕讚登場! 【推理名家推薦】 「寫本格時,有個叫『型』的難題。不能照著型走。可是,本格迷又對這個『型』懷著鄉愁、抱有夢想。以這部作品來說,我想對他『挑戰熟悉世界的古典,並取得一定成果』給予認同。」 ——北村薰 「故事設定讓人驚奇,更重要的是,它表現謎題與真相的手法相當精彩。謎底解開時,先前所見的景象會顯得截然不同,正是推理的美妙之處。」 ——近藤史惠 「故事描寫出一個稍微近代的平行世界。作者不但仔細描繪出水母船在虛構世界的發明與實用化經過,對於不可能犯罪的提示以及妝點案件的出場人物們,描寫時也沒有絲毫遺漏。對於類似克莉絲蒂《一個也不留》的強烈謎團該如何有邏輯性地解開,在這點上我與其說是評審,倒不如說比較像以讀者的身分感到興致勃勃。」 ——辻真先 「小時候,我從科學月刊得知世上曾存在過與現今飛行機迥異的大型『飛船』而興奮不已,可惜,那已幾乎走入歷史;長大後,我從推理小說領會有種封閉空間的連環命案類型叫『一個都不留』而著迷萬分,然而,此類作品至今仍屈指可數。 《水母不會凍結》創造了架空世界的飛船技術『水母船』,裡頭的開發測試人員一個個遇害,無一倖免。對我而言,真可說是『科學』與『推理』的雙重浪漫交會,兩種願望,一次滿足!」 ——寵物先生(推理作家) 「劃時代發明『水母船』在一次特殊任務中失聯。尋回後,艙內六名成員全數身亡,死法各異,最弔詭的地方在於:統統是他殺——而犯罪現場是與世隔絕的暴風雪地。 乍看冷硬的科幻題材,實際上有著個性鮮明、猶如輕小說般的迷人角色;再加上節奏分明的緊湊故事,無疑是近期最讓人感到訝異的娛樂小說。 儘管面對的是『不可能的犯罪』,所欲突破的,終究是不會輕易凍結的人心。」 ——游善鈞(作家/近作《送葬的影子——大吾小佳事件簿》) 「本書既是2016年鮎川哲也賞的得獎作,也是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出身的推理小說家市川憂人的燒腦神作!奇妙的書名、雙線敘事、密室、無人生還以及『不能說』的詭計,本格推理迷千萬不能錯過!」 ——胡杰(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得主/近作《時空犯》) 「《水母不會凍結》再現了本格推理的連續殺人,作者設計了一個無比精密的水母船作為事件舞臺,與其說是對經典的致敬,不如說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全新詮釋。」 ——王稼駿(中國推理名家/第二至五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複選入圍)

目錄

序幕 第1章 水母船(Ⅰ)……………—— 一九八三年二月七日  一五:〇〇~—— 第2章 地面(Ⅰ)………………—— 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一日 〇七:三〇~—— 幕間(Ⅰ) 第3章 水母船(Ⅱ)……………一九八三年二月八日  〇八:〇五~ 第4章 地面(Ⅱ)………………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二日 〇七:〇〇~ 幕間(Ⅱ) 第5章 水母船(Ⅲ)…………… 一九八三年二月八日  一八:三〇~ 第6章 地面(Ⅲ)……………… 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二日 一五:三〇~ 幕間(Ⅲ) 第7章 水母船(Ⅳ)……………一九八三年二月八日  二二:四〇~ 第8章 地面(Ⅳ)………………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二日 一六:四〇~ 幕間(Ⅳ) 第9章 水母船(Ⅴ)……………一九八三年二月八日  二三:五〇~ 第10章 地面(Ⅴ)………………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五日 一三:三〇~ 幕間(Ⅴ) 第11章 水母船(Ⅵ)……………一九八三年二月九日  〇一:一〇~ 第12章 地面(Ⅵ)………………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五日 一六:一〇~ 幕間(Ⅵ) 尾聲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十六日"

內文試閱

第10章 地面(Ⅴ)——一九八三年二月十五日 一三:三〇~——
     「聽好囉?無論真相如何,可能性只會有兩種。      犯人就在測試機裡找到的六人之中。      犯人不在測試機裡找到的六人之中。」      會議室的黑板前,瑪莉亞一甩她的紅髮。      聽眾很少。包括漣在內一共三人。每個人桌上都有數疊搜查資料。其他搜查人員則出動搜索菲佛教授等人的住家,或是收集航行測試路線周邊的目擊情報等等。      「因為是二選一,所以該先考慮是哪個對。有意見嗎?」      符合瑪莉亞風格,論點單純明快。老實地感到讚嘆的漣,率先開口。      「這也算不上什麼意見,既然驗屍結果為全員他殺,我想不可能會是前者。」      「我的意思就是,要重新確認一次這是不是真的。      鮑勃。抱歉,能不能請你再說明一次驗屍結果?」      「小事一樁。」      鮑勃.傑拉德驗屍官站起身來。「首先是菲利普.菲佛教授。他的胃裡驗出氰化鈉,沒有其他可見外傷,應該能視為死於氰化物中毒。」      「如果只是吃下毒藥,不見得是他殺吧?」      「唉呀,先別急。問題在於屍體的姿勢。他雖然全身焦黑,但雙腳伸直併攏,雙手也放在肚子上。如果是最後一個死的,姿勢不可能維持得這麼漂亮,多少應該看得出痛苦的樣子才對。」      也就是說,教授死後有人整理遺體——有生存者。      「當然,嚴格說來也不是沒有丟下學生自殺的可能性,但是從狀況看來恐怕很難認為是這樣。想成某人對他下毒比較自然。      下一個,奈維爾.克勞福。他的胃裡也有驗出毒物,是亞砷酸。沒有外傷,幾乎和菲佛教授一樣。」      「判定為他殺的根據,也和教授一樣嗎?」      「嗯,這傢伙也躺得很漂亮。大概是別人讓他躺下的吧。      第三人,這具屍體是女性。身分尚待確認,不過教授他們之中明顯是女性的只有琳達.漢彌頓一個,身高也一致,幾乎能肯定就是她。      然後呢,這傢伙是背後遭人刺了一刀,漂亮地刺中心臟,恐怕是當場死亡吧。從位置與方向來看,不可能是她自己做的。      然後,接下來是身分還無法確認的——      第四人,這傢伙是正面挨了一發霰彈槍。子彈陷在他的上半身裡。」      「這人不會是自殺嗎?」      「問題在中彈的位置。從子彈擴散的範圍推測,是從距離兩公尺處射擊。就算把手伸出去,這個距離也無法自己扣下扳機。      第五人——頭和手腳被砍斷。根本不用考慮什麼自殺。」      「直接的死因是什麼?」      「不知道。沒驗出毒,也沒發現其他明顯的外傷。這個嘛,可能是絞殺吧。      最後的第六人。他的後腦勺清楚地留下毆打痕跡,而且是狠狠地重擊五、六下。就連骨頭都凹陷了呢。」      「自己敲……不可能吧。」      瑪莉亞摸摸後腦勺。「全員的死亡推定時間呢?」      「姑且還是有寫在驗屍報告中,但老實說不能指望。畢竟不但全員燒成焦炭,還在雪山冰得很徹底。能夠確定的,就只有解剖時每個人至少都已經死了一天以上。」      無法找出被殺的順序嗎。      「六具屍體分別是在吊艙哪裡發現的?」      「菲佛教授與奈維爾.克勞福在二號房——那裡似乎成了放遺體的地方——琳達.漢彌頓在廚房入口,遭人毆打致死的在走道,另外兩具則是在餐廳。」      「那麼,某人在臨死前反過來殺掉犯人的可能呢?如果是這樣,所有人看起來都會是他殺了吧。照剛才說的,屍體發現地點似乎也是兩人一組——」      「誰能反擊?遺體整理好的兩名,背後中刀當場死亡的一名,在兩公尺外中槍的一名,頭和四肢被砍下的一名,後腦勺被毆打到骨頭凹陷的一名……我實在不覺得會出現能夠反擊犯人的情況。」      ※插圖P211(原書圖有附上檔案)      對於漣的反駁,上司皺起眉毛,搔了搔頭髮。      犯人自殺說與反殺說都不能採用。只能認為六人死後還有其他生還者……可是——      「不,麻煩等一下。」      約翰.尼森空軍少校,有些困惑地舉手。「驗屍結果能夠接受。可是,第七人躲在測試機裡這個結論,讓人有點難以贊同。」      「喔?」      鮑勃饒富興致地看向青年軍人。      「讓我聽聽理由吧。」      「因為在密閉空間中多達六人的情況下,第七人要完全不被發現連續躲藏數日,幾乎不可能做到。      比方說進食,或者骯髒一點的話題,排泄物處理。無論多麼熟練的特務,只要是人類就無法避免這些行為。這些行為的痕跡,再怎麼小心翼翼地收拾善後,都會留下氣息。如果在室外還有些可能敷衍過去,但這次是在屋內,而且是水母船吊艙這個狹窄空間。如果多達六人在裡面度過數天,實在不太可能完全沒人注意到此人的氣息。      真要說起來,船內存在第七人,等於犯人不在菲佛教授他們之中——如果換一種說法,這表示全員都是當年蕾貝卡.弗登命案的共犯。在這種狀況下同伴依序遭到殺害,剩下的人不可能沒考慮到第七人的存在。至少會大家一起巡視吊艙才對。」      「嗯……老弟,你以軍人來說腦袋轉得還挺快嘛。怎麼樣,要不要改行當警察?取代那邊的紅毛。」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鮑勃!話說回來約翰,為什麼你會在這種地方?」      「是妳叫我來的吧,瑪莉亞.索爾茲伯里警部。」      瑪莉亞「唔」地苦著一張臉。      瑪莉亞和約翰之間,半算是私下交易地決定交換情報過了三天後的今天,由於得知全員都是他殺,所以案件搜查完全變成以警方為主。瑪莉亞用「說明回收機體的相關情形」以及「聽取航空器專家的意見」這兩個名義,大膽將不是警官的約翰拉進搜查會議。      得到瑪莉亞承諾「提供所有搜查情報」的空軍少校,大概也沒料到會落得要在搜查會議中動腦當回報的下場,此刻依舊難掩臉上的困惑。      只不過,本來搜查會議該在其他人到齊的情況下另行召開。瑪莉亞他們現在只有最低限度的成員,討論內容包含了不能公開的軍事機密情報,換言之該稱為裏搜查會議。      當然,局長不知道這件事,這全都是瑪莉亞自作主張。旁若無人也該有個限度。      「不過,少校閣下。      你說的雖然也有道理,可是剛才說明過的驗屍結果出爐後,無論有多不合理,都該偏向有第七人存在不是嗎?不是『不可能沒人發現』,而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成功地沒讓別人發現』。」      「水母船的吊艙沒有什麼隱藏房間。航空器的製造,是在許多人的合作下完成,而且過程中會一再地確認,不可能造出什麼圖面上沒有的隱藏房間。照理說菲佛教授他們也熟知水母船的構造。難以想像能夠完全不讓他們發現。      更何況,無法解釋入侵路線。第七人究竟是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混進船內?」      「這一點呢,其餘細節暫且不論,關於入侵路線倒是有一個假設。」      「假設?」      「威脅呀。」      看見約翰瞪大眼睛,漣說出「那兩張影本或許是用來威脅」的推論。      「……這個威脅有何意圖,昨天談到時還不曉得。然而,假如犯人有可能是外面的人,事情又另當別論。      換句話說——犯人有可能利用蕾貝卡的筆記,讓教授他們之中的某人成為幫手。」      約翰倒抽一口氣。      「如果內部有人協助,就能在某個檢查點找機會將犯人帶上船;進一步來說,這人在入侵後協助躲藏也不是不可能。」      青年軍人盤起雙臂,沉默一陣子後說了聲「不」並搖頭。      「這樣不自然,九條刑警。你認為這名幫手會讓入侵者亂來嗎?      對於入侵者來說,幫手是獵物之一;但是對於幫手來說,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與生命,入侵者也是非排除不可的獵物。更何況航行測試的行程大半在空中。入侵者自己也等於孤立無援。這麼一來,幫手首先要考慮的,不會是服從入侵者的命令,而是反過來對付跳進牢籠裡的入侵者吧?這麼一來,反倒不會導致多人死亡。」      「這一點我認同。剛剛的假設不過是提醒一下,入侵船內在物理上並非不可能。」      如果像鮑勃說的真有第七人存在,這回就得解決它不合理的地方。雖說真相往往不見得合理,但漣總覺得無法接受。      「欸,我想問個問題。」      難得保持沉默的瑪莉亞,突然開口。「剛才你們一直講第七人第七人,可是這個第七人具體來說是誰?蕾貝卡的戀人?還是特務?」      漣他們面面相覷。      「這……特務的可能性姑且還是得考慮進去吧?如果特務弄到蕾貝卡的筆記,就跟那邊的黑髮講的一樣,要溜進船內也——」      「不對喔。」      瑪莉亞一腳踢開鮑勃的回答。「如是約翰口中的敵國特務得到蕾貝卡筆記,為什麼非殺教授他們不可?      對於取得蕾貝卡筆記的人來說,菲佛教授他們就等於會生金蛋的雞,殺掉他們根本沒有意義。反倒該讓他們活著好持續搾取金錢與情報,這樣收穫會大上好幾倍才對。      真要說起來,蕾貝卡的筆記就是機密情報。如果想取得水母船的關鍵技術,解讀手邊的筆記不就好了嗎?這麼一來更沒有把教授他們趕到那種地方殺害的理由。      儘管如此,犯人依舊奪走了教授他們的性命。而且手法幾乎全都不一樣,代表是一個一個殺掉對吧?而且還是在封閉的雪山之中……簡直是瘋了,哪來的推理小說情節啊。如果不是對教授他們懷有相當的恨意,根本不會想做這種事。」      漣等人再度面面相覷。確實,若要當成特務所為,疑點太多了。      可是——      「犯人是蕾貝卡的戀人,或者立場相近的人,這種說法我認為可能性頗高。從這種觀點出發的嫌疑犯,有眉目嗎?」      「首先要提的就是米海爾.鄧里維,以及當時待在梅根研究室的學生們。他們最先發現蕾貝卡那場意外、和蕾貝卡最為親近,處於最容易察覺菲佛教授等人罪行的立場。      而且對他們而言,菲佛教授等人不但害死蕾貝卡,更是毀掉梅根教授與自己所待研究室的仇人。要比菲佛教授那群人先取得蕾貝卡的筆記,以他們來說應該也不難……不過——」      「有什麼問題嗎?」      「他們有不在場證明。      首先是米海爾.鄧里維,已經確認他從測試飛行開始到發現出事為止,都待在A州立大學講課與指導學生。      另一方面,除了他以外的人——我們從鄧里維先生那裡取得名冊——全員都已離開A州四散到國內外各地。雖然幸運地得以確認到所有人的消息,但從現場與他們居住地之間的距離看來,他們有沒有充裕的時間能在A州H山脈殺害數人,是個很大的問題。」      「這樣啊。」      約翰皺起眉頭。「那麼,蕾貝卡的其他朋友呢?」      「跟據P市警局的布洛斯刑警所言,校內似乎沒有其餘和她來往密切的人。      就算是在校外,還算得上親近的也只有高中時代的同學或打工處的同事,而且私底下好像都沒發展成親密關係。」      即使其中某人得到蕾貝卡的筆記,能將她的研究內容與菲佛教授的真空氣囊連結,是否真的會產生要殺光教授等人的殺意還很難說。      「這麼一來,只剩她的親人嗎?」      「蕾貝卡的祖父在她進大學之前就已去世。雙親也和奈維爾.克勞福筆記所寫的一樣,在六年前便已亡故。而她也沒有兄弟姊妹或來往密切的親戚。」      「簡單來說,就是找不到比較值得注意的嫌疑犯,對吧。」      愈是思考,就愈是找不到適合當「第七人」的人物……而且——      「說起來,那個『第七人』殺光教授他們之後,又消失到哪裡去了?      自力下山嗎?從那個被山崖包圍滿是積雪的窪地走出來?簡直就是自殺。」      在場全員都已見過測試機墜落的現場。那是個連登山道都看不見的雪山深處,峭壁圍住窪地。很顯然地,即使是準備周全的熟練登山客,要從那個地方回到山下依舊不容易。就算能夠抵達,所需時間也不會只有一兩天。這段期間的不在場證明,犯人打算怎麼準備?      「不,慢著。這麼一來,不就會得到『根本沒有什麼第七人』的結論嗎?」      其實這是矛盾最少的假設——除了驗屍結果這個巨大的矛盾之外。      「總之,我們先試著整理目前為止的論點吧。」      漣拿粉筆在黑板上書寫起來。      ●假設1:凶手在六人之中      【疑點】與驗屍結果矛盾(全員他殺)      ●假設2-1:凶手不在六人之中——特務      【疑點】入侵路線、犯案後的去向(自力下山? ↓很危險)      ●假設2-2:凶手不在六人之中——復仇者      【疑點】入侵路線、犯案後的去向、嫌疑犯(缺乏可能人選)      「呃……」      瑪莉亞就像在盯著數學考試問題看一樣。「簡單來說,只要六人中其實有人並非他殺,或者知道第七人怎麼躲進測試機又消失到哪裡,動機姑且不論,至少能得到物理性的解釋,是這樣吧?」      「就是這樣了。首先是前者,毒殺的兩名與分屍的一名,顯然是死後有人動過。不管死因為何,都該先將他們除外。      剩下就是刺殺、槍殺、毆打致死各一名——鮑勃,這些人的死因,真的不可能讓自殺者偽裝成他殺嗎?」      「辦不到……話是這麼說,但狀況演變成這樣,也不能完全不考慮。我試著重新檢查一遍遺體吧。」      麻煩你了——漣低下頭。      「所以說,關於前者我們就重新等待專家的見解;在此我想先考慮後者,也就是第七人的入侵路線,以及犯案後的去向。」      「第七人的存在,就物理上來說絕非不可能;只不過,入侵路線與犯案後的去向有許多不合理之處……是吧。」      約翰看著黑板。「反過來說,只要能替這些不合理找到解釋,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要怎麼溜進測試機又消失到哪裡呢?要怎麼……」      瑪莉亞口中唸唸有詞,背靠在折疊椅上。胸前形狀漂亮的隆起撐住了上衣。約翰輕咳一聲並別開目光。      窗外,遙遠的藍天彼方有白點飄盪。那是水母船。儘管菲佛教授等人的墜落事故,仍然在整個U國的新聞節目上引起騷動,但天空另一邊的水母卻毫不在意下方亂象,只是靜靜地在風中游泳。      瑪莉亞大概也注意到了水母船,目光不自覺地飄向窗戶——突然,她就像被透明人用頭頂一下似地,上半身整個彈起。「……水母船……」呆滯的低語從她口中逸出。      「對啊,水母船。我是笨蛋嗎!?為什麼沒注意到啊!」      「瑪莉亞,怎麼了嗎?」      「犯人也是用水母船啊,用教授他們那台測試機之外的另一艘!      聽到教授他們被殺的地點,是個連登山道都沒有的雪山深處時,我們以為犯人也是和教授他們一起搭乘測試機。不過仔細一想,犯人根本不需要從一開始就緊跟著教授他們。只要用其他水母船前往教授等人的迫降地點就好嘛!」      面對難掩興奮的瑪莉亞,漣、鮑勃、約翰以短暫的沉默回應。      「……索爾茲伯里警部。妳想表達的意思,就是犯人搭乘另一艘水母船跟蹤教授他們的測試機?      這就無法理解了。要是兩艘水母船並排飛行,會增加被目擊者記住的危險,也可能被教授他們發現喔。」      「完全不需要跟蹤。      因為啊,教授他們是怎麼迫降在那裡的?是因為自動航行系統被改寫過對吧?將教授他們拖進那片窪地的就是犯人啊。所以完全不需要跟在後面,只要在關鍵時刻直接前往現場不就好了嗎?      更何況如果是這樣,犯人如何離開雪原也能簡單解釋。只要搭乘來時那艘水母船離開就好嘛。這不就一舉兩得了嗎!」      瑪莉亞露出燦爛的笑容——可是,看見三人的反應又讓她臉上出現陰霾。      「……怎樣啦,有意見嗎?」      「瑪莉亞,妳沒注意到自己這番推測的矛盾嗎?      如果妳的想法正確,犯人必須是能夠改寫自動航行系統,又能將那台電腦格式化的人。而這幾乎等於犯人就在技術開發部裡。哪有讓犯人搭乘其他水母船的餘地啊?」      「索爾茲伯里警部。我承認妳的點子很豐富,但是不是再慎重一點比較好?      先前也說過吧,教授他們失去聯絡前後那幾天,H山脈周邊天候惡劣。犯人的水母船也難以避免強風侵襲。如果就像妳說的,犯人同樣使用水母船,那麼犯人在作案期間該怎麼停自己的水母船,還有要停靠在哪裡?      只有一個人實在不可能做到。就算退一百步當成做得到好了,作業現場被教授他們看到又該怎麼辦?」      「就算威脅教授他們之中的某人躲進吊艙,在那種地方也會弄得滿身是雪吧。我實在不覺得其他人會沒注意到雪的痕跡。」      「啊啊真是的!」      瑪莉亞猛甩頭。「你們是怎樣啦!話又說回來,漣,說格式化電腦是為了清除自動航行程式的人,應該是你吧!」      「如果沒出現『六人全為他殺』這種驗屍結果,我現在大概還是會這麼想。可是狀況不一樣了。必須從頭將各種疑點檢討一遍才行,包括弄清楚這些疑點是否真的與事件有關。」

作者資料

市川憂人

一九七六年生於神奈川縣。東京大學畢業。在學時參加文學社團.東京大學新月茶會。以《水母不會凍結》獲得第二十六屆鮎川哲也賞出道。 《藍玫瑰不會沉眠》評價更全面地超越前作,布局更具野心,不但挑戰密室、不在場證明、消失的環節、以及結合數種詭計背後再反轉結局,技法純熟可怕。是目前評價最高的新生代推理小說家。

基本資料

作者:市川憂人 譯者:黃永定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8-03-07 ISBN:9789571080260 城邦書號:SPB7Z00006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