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華文推理小說
SIN原罪I:性‧掠食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SIN原罪I:性‧掠食者

  • 作者:笭菁
  • 出版社:奇幻基地
  • 出版日期:2023-12-26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284元,贈紅利14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笭菁暢銷2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 華文靈異天后笭菁 全新系列開啟◆原罪世界◆無盡誘惑 SIN原罪 I 性‧掠食者 魔誅領罰!去地獄懺悔吧! 第一高中的榜首女生,無端上吊跳樓而死震驚社會,媒體記者爭相報導「報復性自殺」究竟為何?此後更引發一連串靈異事件,讓警方調查陷入膠著!希望當透明人的聶泓珈與青梅竹馬自學的杜書綸,被一股強風後的火星引至芒草原上的怪異圖騰以及滿地殘缺的血肉塊與血腥…… 「妳得說出來,警方才能釐清案情,對妳也有幫助。」女警們已經意會到涉世未深的少女說不定是被Me Too了。 她無助的趴在桌上失聲痛哭,全世界都知道她為了工作不惜用身體交換,但她真的沒有殺人! 她只記得她不停的在心裡哭喊著:不要不要,然後……然後? 『我幫妳跟他們說吧。』 封面插畫: 山米Sammixyz 台灣插畫家,會畫畫的貓奴,繪製過小說封面《最後的太空人》、《二木老師》、《廢土與安息》、《廢線彼端的人造神明》、《SIN原罪I:性‧掠食者》等書,桌遊插畫「台灣製茶錄」,主視覺「台灣漫畫基地原創漫畫創作營」等插畫。

目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自殺的同學 第二章 直播網紅 第三章 遲來的信件 第四章 染血芒草原 第五章 不能說的祕密 第六章 補教名師 第七章 性掠食者 第八章 無法解釋的現場 第九章 妳應該說的 第十章 報復性自殺 第十一章 屠魔者 第十二章 魔與鬼 第十三章 誰的責任? 第十四章 真相大白 尾聲 後記

內文試閱

  楔子      乾淨整齊的房間裡飄散著淡淡香氣,書桌旁疊放著學習完畢的課外習題,掛在一旁的書包早已將隔日要使用的課本資料整理妥當;門後的勾子上吊掛著燙熨整齊的制服,黑色的裙子卻如同她的人生。      女孩在空中噴灑香水,她一直很喜歡這個香氣,雖然濃裂了些,但是聞著舒心,似乎可以掩蓋掉她身上所有噁心的氣味。      她坐在床沿,兩眼無神的望著門後的制服,歪斜的頭顱讓淚水輕易的匯集,自右邊臉頰不停滑落,她沒有拭淚,而是抽笑了一下,哼哼。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      她緩緩的正首,慢慢的站起身,還不忘撥平皺掉的床單,然後趴下身子,從床底深處拖出一個整理箱;箱子裡是過季的衣物,她伸手往裡探去,準確的拿出了藏在折疊衣服裡的一綑繩子。      「終究還是有用到你的一天啊……」她望著繩子,繩上還有用奇異筆做過的記號,她愛憐的撫摸起繩子來。      抬起頭,看向床邊的窗子,窗外照進的是路燈的光線,她吁了一口氣,她不想要這種令人窒息的光,她要的是更加燦爛的、明亮到不可直視的光芒……她一輩子都得不到的光。      把衣物整理箱好整以暇的收好、推回床底下,女孩換上了珍愛的高中制服,緊緊抓著那綑繩子,悄悄的打開了房門。      斜對面的房間還亮著燈,她可以看見門縫下透出的光,她淡淡瞥了一眼,輕手輕腳的朝著一旁的樓梯走了上去,她盡可能的放輕腳步,連在房間內的父母都沒有察覺。      「她該不會交男朋友了吧?」父親突然放下手機。      坐在梳妝台邊保養的女人愣了一秒,朝右後回頭,看向半躺在床上的丈夫,「不會吧?」      「不然她為什麼對補習這麼反彈?她以前從來沒有不聽話過!尤其江老師可是她的恩師啊,她現在能考上我們這區第一學府,全是江老師的功勞啊!」吳父激動的下了床,「江老師也有開高中的補習課程,她居然說不去!她真以為自己的資優生是靠她自己嗎?」      「你先別那麼激動,我會再跟她好好談談!」吳母正首對著鏡子保養,「你要想想,可能因為好不容易才考上高中,立刻又要她去補習,她會喘不過氣的!」      「這種事能中斷的嗎?我聽說很多人即使考上了,暑假早就開始補習了,她只是比別人聰明一點點而已,竟然想仗著這樣偷懶?」吳父完全不能理解,「最讓我不高興的是她的態度!她是在歇斯底里什麼?一副我們逼她去殺人放火似的?什麼叫死也不去補習?她在威脅她父母?」      唉,女人看著在窗邊踱步的丈夫,她知道他在氣什麼,因為向來乖巧的女兒從來沒有反抗過他們的決定,也從未頂過嘴,但是在補習這件事上,之前就表明態度,那至於今日激烈的拒絕,甚至還對著他們吼叫,別說老公了,連她也很意外。      她倒不一定覺得是有男友,或許是新同學、新環境的關係,畢竟高中才開學一個月,或許新交的朋友中就有這種孩子……她比較擔心的是這個,即使第一高中,也難保會有成績好但品性差的孩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可不想讓她的寶貝被染黑。      「你先別跟茹茵談,你那種態度,只會有反效果。」吳母趕緊勸說,「讓我去談。」      窗前的男人氣得胸膛起伏,聞言回首,「我話先說在前頭,無論如何,她一定要去補習的!」      「知道知道!」吳母站起身,才想要繼續安撫,窗外剎時冒出一陣黑影——唰!磅——      「哇啊——」這聲尖叫同時來自這對夫妻,妻子什麼都沒看清楚只看見黑影襲來,而男人則是被突然傳出的巨響嚇得掩耳且回身撲倒在地!      噠……咚咚,敲擊聲再次從身後的窗子傳來,男人爬到妻子身邊,戰戰兢兢的再轉向了窗子。      窗戶呈放射狀裂開,因為玻璃相當的厚,還不至於碎裂迸散……但是上面那片鮮紅盛開的血花,卻令人怵目驚心!      咚、咚……窗外的東西正晃動著,敲擊著他們已裂開的窗戶。      「啊啊……那是什麼?」妻子抱著頭,嚇得腿軟的往後退著。      丈夫攙著妻子起身,鮮紅的血花遮擋住了視線,現在正因地心引力往下方流著,而附近紛紛傳來開窗聲,接著便是此起彼落的尖叫聲!      「呀——有人上吊了!」      「啊啊啊,有人跳樓了!」      什麼?上吊還是跳樓?男人驚恐的看著在他窗外晃盪的黑影,那是個人嗎?他們家住在二十六樓,這棟樓有二十八樓,所以——有人從頂樓繫著條繩子,跳下來自殺嗎?      是誰幹這麼多餘的事情,跳下去不就一了百了?還停在他家的窗前……窗……男人皺起眉,因為他突然覺得,那個懸掛在外面的身影有那麼一點點熟悉……      一陣高樓風來,懸吊在外頭的身影磅的又貼上了玻璃。      這一次,是正面了。      雖然她頸骨折斷,臉部插著玻璃碎片且血汙處處,但他還不可能認錯的,那是他的孩子。      「哇啊啊啊——茹茵啊!」      第一章 自殺的同學      眾多腳踏車們井然有序的在銀杏樹築成的綠色隧道中穿梭,莘莘學子們或精神抖擻、或呵欠連連,有秩序的前往學校。      只是今天的學校門口有些熱鬧。      「怎麼這麼多記者?」      學生們不由得發出狐疑,因為校門口停了一堆採訪車,還有許多記者擠在校門口,一人一角落的在做著報導。      聶泓珈從腳踏車跳下,不解的看著這盛況,他們學校出什麼事了嗎?出門前才刷過各個社群,沒看見什麼大事啊!      學校規定上學不能騎腳踏車進校,所以人人都是牽著進去的,但礙於記者一堆,反而讓學生們有點不知道該從哪邊繞行進入,才不會妨礙到他們的拍攝。      「請各位移到旁邊好嗎?現在是上學時間,你們妨礙到我們學生進校門了!」      「我們什麼時候能進去?」      「教務主任或是誰能出來說說話嗎?」      「還是可以請六班的導師張老師出來說話嗎?」      咦?聶泓珈趕緊牽著腳踏車進入學校,六班張導師?這麼巧,她就是六班、導師也姓張,難道是他們班的同學出事了?      她急著把腳踏車牽去腳踏車棚放好,抓起書包想要快點進班上時,才發現附近的學生們個個臉色慘白,手裡都拿著手機一臉驚恐。      那種八卦模樣,絕對是有事了。      「聽說了嗎?是吳茹茵!」才在上樓,她就聽見走在前方的兩個同班同學在交談。      「咦?我怎麼聽說是有個學姐昨天沒回家?失蹤了?」      「不是啊,我是說她……」後面的聲音變得很小,但聶泓珈看見討論的同學用食指在自己頸上抹了一刀。      「真的假的?怎麼會這樣?」      吳茹茵,的確是她的同班同學,而且她不只是在班上知名,她是個才入學就聞名全校的資優生,畢竟是以第一名成績保送入學的學生,還是她住的S區榜首!      「現在也才開學,她功課又那麼好,會有什麼事想不開嗎?」      「不知道啊,她平常靜靜的,但也沒看出什麼啊!」      聶泓珈放慢腳步跟在同學身後一道進了教室,教室裡果然已經亂成一團,人人都在討論這位資優生的駭人新聞;聶泓珈平靜的走到最裡頭最後一排最後一個位子坐下,安靜的從書包拿出手機查看,此時新聞已經鋪天蓋地了。      「S高中資優生夜半跳樓輕生」、「開學才過一個月,資優生於自家跳樓輕生」、「夜半驚魂,竟是鄰居高中生上吊自殺!」      嗯?聶泓珈滑著手機,到底是上吊還是跳樓?她怎麼才滑沒兩頁,卻看見不一樣的死法?      Line此時傳來訊息,是住她隔壁、一起長大的傢伙傳的:      「妳們班的耶!」      「嗯,我剛才在看新聞,有的報上吊,有的報跳樓,訊息很亂。」      「不亂,因為兩個都沒說錯。」      沒說錯?跳樓跟上吊自殺是兩種不同的死法啊!聶泓珈蹙起眉,認真的等待著下一個訊息,但在對方傳來之前,鐘聲率先響起,全班唉了聲,依依不捨的起身,紛紛走到前頭講桌,把手機放入前方的「養機場」中。      待手機歸位,班長便將盒子放好,擱到了講台下,全班仍舊討論著這驚人案件,聶泓珈默默看向靠講台處的空位,抽屜裡還擺放著書本與物品,沒想到永遠都見不到了。      鐘響後好一會兒,導師都沒有現身,看來應該是被這件事影響到了,風紀只好開始管秩序,因為在其他班都安靜的前提下,會顯得他們班格外的吵鬧。      只是靜下來後,啜泣聲就傳出來了。      坐在吳茹茵左邊的女孩,還有聶泓珈斜前方的女生,幾乎控制不住的伏案痛哭,聶泓珈其實不太知道班上的人際網,但看起來應該是跟吳茹茵很好的同學吧。      「凱婷!」幾個女生紅著眼睛,直接跑到周凱婷身邊安慰,她就坐在吳茹茵身旁,也是成績優異的女孩。      「昨天……昨天還好好的,我們還約著周末要出去玩的……」周凱婷抽抽噎噎的說著,「她不可能自殺的,不可能……嗚嗚嗚……」      語不成串,女孩痛哭失聲,惹得班上眾人不免一陣鼻酸。      聶泓珈蹙起眉,她不喜歡這種氛圍,悲傷且令人感到窒息,但是同學身故是事實,班上會這麼難受也正常……就是,她很不習慣。      「劉潔欣……」斜前方的女孩也正被安慰著,她哭得很激動,全身都在抽搐。      全班都被這悲傷感染,許多人也開始低泣,聶泓珈只得深呼吸,選擇朝左看向窗外,瞧今天萬里無雲的,天氣真好是吧!      班上沒有人會跟她討論事情,因為她就是班級的邊緣人,倒不是被欺負或霸凌,而是她刻意讓自己低調得像個透明人,越透明越好,不與人深交、不分派系,她來學校就是唸書完成學業,其他真的什麼都不想管。      終於,腳步聲從走廊出現,聶泓珈望向從窗戶邊掠過的身影,是憔悴的導師。      張老師站在講台上,鼻子眼睛都已經哭紅,她強打起精神與班上的一樣紅著雙眼的學生們對望,幾度欲言又止,手指扣著課本的關節都泛了白。      「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吳茹茵……昨天永遠離開我們了。」張導師強忍著悲傷,字字哽咽,「我知道很突然,老師一時也無法相信,但是……」      「她不會自殺的!茹茵才不是那種人!」周凱婷激動的喊著,「她跟我說過未來要做很多事的,這種心懷未來的人怎麼可能會自殺!」      導師看著周凱婷,淚水忍不住滑落,她再也說不出話的轉身背向大家,掩著嘴面向黑板,從顫抖的雙肩便能知道她哭得多難受。      就這樣,他們班的早自習在濃厚的悲傷中度過,下課時還變成觀光勝地,附近班級的人都跑到他們班外面看,還有人跑來打聽八卦,問問有沒有人知道吳茹茵為什麼會自殺。      聶泓珈趁機走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買飲料,她想脫離那種低氣壓的氛圍,她跟吳茹茵雖然實驗課同組,但不熟啊!畢竟才開學一個月,也就說過幾句話,其他就沒什麼交集了。      她為她的逝去惋惜,但……要說悲傷就太假了。      「她是非常非常聰明的人,我也很榮幸跟她同一個班,日常的吳茹茵溫柔又熱情,雖然優等生但是都沒有擺架子,不懂的問題只要問她,她都會幫我們解答。」      回班級的路上,聶泓珈卻聽見了怪異的話語。      「真的!我沒騙你們,我真的跟吳茹茵同班!剛剛早自習時,我們導師都哭到快崩潰了,沒人相信這是真的!」      循著聲音走去,聶泓珈在校園的一個偏僻角落裡,看見了正在直播的同班同學——網紅甜樂珮!      他們班……不,學校的風雲人物,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孩,本名楊芝珮,之前就是網紅了,最近已經簽了約,正式進軍娛樂圈,在入學前的暑假,聽說還拍了一部偶像網劇!人美、身材好、成績也不錯,最近聲量很高。      她不可思議的看著對著鏡頭抹淚的楊芝珮,哈囉?這種蹭流量方式不太好吧?現在沒人知道吳茹茵自殺的原因,記者進不來,她倒是很大方的直播?      聶泓珈發現自己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同學的注意,低首找了地上的斷枝,用力的踩了兩下,就怕同學聽不見!      楊芝珮果然立刻回首,聶泓珈趁機閃到旁邊去,她可不想入鏡。      「快上課了,我得先回教室了,中午有空我再直播喔!」楊芝珮俏皮的說著,還可愛的噘起嘴,揮手對鏡頭說再見。      關掉直播,網紅立刻回身去找人,不過在轉角的牆後,她卻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因為此時此刻的聶泓珈,早已回到教室裡,傻子才會留在那邊等人抓,況且她完全沒有想跟楊芝珮辯解的意願。      「昨天還跟妳說話的人,今天就這樣沒了……」坐在正前方的同學,突然側著身子背靠牆,幽幽地開口。      聶泓珈才準備坐下來,有點錯愕得左顧右盼,因為他們這位子旁邊是窗,她又坐在最後面,且現在周遭沒有旁人。      「你在跟我說話嗎?」      婁承穎轉了過來,認真的看向她,「對啊!不覺得嗎?」      無緣無故幹嘛找她講話?「呃……這就是人生吧。」      「不覺得她會自殺很奇怪嗎?」婁承穎整個人往她多轉了幾度,甫坐下的聶泓珈開始緊張。      「我不想去談論原因,畢竟那也不關我們的事,而且她人都走了,我不想去八卦……」      「這不算八卦,是探究真相。」婁承穎用一雙閃亮亮的小狗眼望著她,「因為我們都不覺得吳茹茵會這麼輕易自殺,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深呼吸,聶泓珈在內心這麼告訴自己,大家都是同學,未來還要相處三年啊,她只要平常心,就能夠好好說話的。      「那也……不必猜,猜再多都沒有用,警方總是會有答案的。」聶泓珈說得輕描淡寫,眼尾瞄著從後門走進來的美少女。      楊芝珮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審美符合時下的美少女觀感,身材纖細高挑,皮膚白皙,濃眉大眼的可愛模樣,她小學就開始當網紅了,女大十八變,從可愛變嬌俏美少女,追蹤人數幾十萬。      只是她活躍於網路,動輒直播,記得開學第一天就直播自己的開學日,後來被導師制止,她不能在未經同學允許下拍攝大家!當時她還撒嬌的問班上:「誰不想被拍的?」      這種問法反而讓大家錯愕,有種被情勒的感覺,所以一時沒人舉手,而聶泓珈卻默默的舉起了手。      她社恐,願望是做個永遠的小透明,她不希望入鏡。      接著吳茹茵第二個舉手,她挑明了說無論何時何地,楊芝珮都不該在班上直播,她要在學校哪個角落都行,但同學有隱私權,一番言論說得振振有詞,導師立即接話補充,楊芝珮只好委屈的放棄。      聶泓珈原本以為那件事可以讓她理解到尊重,看來沒有啊……早自習才宣布吳茹茵的死訊,半小時後她就去開直播蹭流量了。      她是真的不喜歡這樣的人,但是呢……聶泓珈選擇了沉默,小透明是不該多話的。      「妳怎麼一直都這麼安靜?」一顆頭塞進她的視線裡,男孩趴在她桌上問著。      聶泓珈下意識的整個人往後縮,眉頭緊皺著看著他。      「我們是同學耶!」婁承穎無辜可憐的歪了頭。      他真的很像拉布拉多,聶泓珈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她搖搖頭,不知怎麼應對,此時鐘聲響起,她在內心舒了一口氣,第一堂客總算要開始了,她太感謝上課了。      不過這天根本沒有老師能專心上課,他們班所有的任教老師都被叫去問話,整天的課幾乎都成了自習課,尤其導師在安排完一堆作業後,就再也沒出現了。      直到中午吃飯時間,班上氣氛依然低迷,班長出面請走了來看熱鬧的其他班同學,靠走廊窗邊的同學將窗簾拉起,否則整個六班就真成了觀光勝地。      「楊芝珮、婁承穎、李百欣、張國恩,」走進來的風紀突然唸出了一串人名,眼神再搜索了一下,「聶泓珈。」      咦?聶泓珈這才抬首,怎麼喊她了?      全班突然靜了下來,好奇的看向前方的風紀,他確定了每個人都聽見後,繼續交代,「午休的時候,要請你們去二樓的會議室。」      「……為什麼?」李百欣不解的提問,「我們五個怎麼了嗎?」      「要問吳茹茵的事吧,班上都得分批過去。」風紀也只是轉述,只是這幾位剛好跟吳茹茵一組的人。      婁承穎打直手臂舉著,「我們班這麼多人,要問到什麼時候?要不要建議直接讓警察到班上來問啊?」      「對啊,五個五個有點浪費時間啊!」李百欣也附和,「去跟老師溝通一下吧!」      風紀質疑著,班長上前與他討論,聶泓珈下意識看向第三排偏前座位的美少女,楊芝珮雙眼閃閃發光,她搞不好想直播第一手消息。      她認為這是不妥的,但是她不想也不敢去說,搞得中餐都食之無味,聽著風紀跟班長決定去找老師們,她益發覺得必須在警察來之前,拿走楊芝珮的另一支手機。      她在思考要怎麼講才婉轉,傳紙條?不,她不想被注意到,不想讓楊芝珮知道她就是知道她有第二支手機的人。      「妳表情很豐富耶!」冷不防的,前面的婁承穎不知何時盯著她,「妳好像在掙扎什麼……」      「吃你的飯。」她閃躲眼神,拜託別老注意她。

作者資料

笭菁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笭菁官網:http://lineanovel.com

基本資料

作者:笭菁 繪者:山米Sammixyz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3-12-26 ISBN:9786267210857 城邦書號:1HO15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