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基地前奏(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121 VIP感恩月/新書強強滾75折起!

內容簡介

▍設計理念 ▍ ★書封使用進口丹迪美術紙輔以大面積燙銀線條,採硬皮精裝方式呈現經典中的經典質感, 整體設計以後現代裝飾風格方式呈現。 ★正面的圓球象徵第二基地,上方圓球代表的是既有的、龐大的人類生活星球, 中間的太陽代表人類如太陽般旺盛的智慧與知識。 電路圖代表科技,樹代表生命, 背面彰顯以撒.艾西莫夫的偉大之處在於他所創造出的科幻世界觀,讓後世的科幻小說猶如大霹靂般, 無不以艾希莫夫的宇宙為中心,向外無盡衍生出現今多樣瑰麗的科幻世界, 並以裝飾性的二次元手法,來向以撒.艾西莫夫致敬。 ▍基地特殊榮耀 ▍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廿世紀三大科幻作家之一、五次雨果獎、三次星雲獎得主、國際頂尖科學家公推的「最愛」科幻小說家! ★電影【變人】、【機械公敵】以及【基地】同名系列影集原著作者—— 科幻之父 以撒.艾西莫夫 不朽科幻史詩鉅著! ★同名系列影集,由大衛.S.高耶擔當節目統籌,李.佩斯和傑瑞德.哈里斯領銜主演,2021年9月Apple TV+全球首播! ▍各界名人推薦及評語 ▍ 保羅.克魯曼(Paul Robin Krugman,二○○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基地是我的經濟學啟蒙之作。」 何敬堯(奇幻作家、《妖怪臺灣》作者): 「科幻大師的星際預言,歷久不衰的璀璨經典。歷史與銀河交織而成的星圖,映照出人性的勇敢,同時也見證了人心的墮落,眼見時代無情遞嬗,人們該如何傳承寶貴的文明與記憶?且讓我們搭乘艾西莫夫巧手鑄造的太空船,航向不可知的宿命終站。」 李伍薰(海穹文化總編輯): 「艾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以充滿懸疑的精彩情節,形塑出瑰麗壯闊的銀河史詩!毫無疑問是一部老少咸宜、值得代代相傳的科幻經典!」 李知昂(梅林.W,科幻作家,第一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基地三部曲』與後續系列,一部接著一部翻轉讀者的思維,一步接著一步開展宏大的計劃。科幻界不可多得的巨構,不看到最後絕不能罷手!衷心期盼這部經典著作在台灣再度掀起熱潮。」 李柏勳(台大星艦學院前任社長): 「……科幻長篇作品之最,令人廢寢忘食的經典之作。」 臥斧(文字工作者): 「閱讀『基地系列』,不只讀到有趣的科幻情節,也是思考歷史、社會,以及人類的重要啟發。」 唐鳳: 「我小時候就是看艾西莫夫長大的。」 夏佩爾(作家,第二屆倪匡科幻獎首獎得主): 「本書所要描述的,便是全宇宙的精英們如何窮盡一切知識與智慧,來推演出一場橫跨千百年的鬥智決戰。」 郝廣才(格林文化發行人): 「艾西莫夫一生寫超過500本書,範圍涵蓋圖書所有分類,給書迷回了十萬封信;為影集《星艦迷航記》Star Trek做科學顧問,打造科幻劇的經典。」 張系國(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的重要科幻小說都能提出令人耳目一新的奇幻因素,成為後來科幻小說的典範。」 張草(作者兼醫師兼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從年輕就創造了一個宏大的宇宙,萬萬沒有料到,會是他終其一生都說不完的偉大史詩。」 陳心一(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 「科幻小說是個極具彈性的文類,不只能夠帶領讀者探索未來,也能包容過去歷史的脈絡。且看艾西莫夫,如何藉著基地這千年的未來史詩,帶領我們穿越帝國衰亡的時代,反思人類文化發展途中的必然與意外。 陳宗琛(鸚鵡螺文化總編輯): 「基地的偉大,不是莎士比亞那種偉大,而是因為它最初是刊登在一本兩毛錢的科幻雜誌上,讀者平均年齡是十二歲,而十二歲的孩子看到基地裡的人類遍布整個銀河,跨越幾萬年的興衰起落,他們對世界的想像就不一樣了,例如比爾蓋茲和伊隆馬斯克。」 陳湘婷(交大科幻科學社前任社長與創社社員): 「在艾西莫夫的《基地》中,歷史並非翻過的書頁,而是滾滾洪流,下一秒出乎讀者預料,卻都在謝頓的掌握中。」 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講座教授): 「基地三部曲,以及後續的『基地系列』,不僅是首開銀河史詩的一部經典科幻,還卓然傲立於其他一切太空科幻的創作之上。它的價值、內涵、深度、情節、構思,遠非其他作品所能望其項背。『基地三部曲』不只是一套提供娛樂故事的小說,它還飽藏了科學、人文、社會、歷史和哲學的豐富意涵。它也不只是一部科幻經典,還可列入世界文學經典而當之無愧。」 黃海(知名科幻作家): 「艾西莫夫以其無限想像展示其快意飛越,引領讀者馳騁銀河星空,穿梭億萬光年宇宙。」 葉言都(科幻作家): 「未來的歷史、科幻的極致、城邦的《基地》。」 難攻博士(【中華科幻學會】會長兼常務監事): 「沒有艾西莫夫的《基地》,大概就沒有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 蘇逸平(科幻作家): 「在『基地』系列中,本身便是科學家的艾西莫夫獨創了一個貫通全書的『心理史學』,綜合了『氣體運動論』(物理學)、『群眾心理學』(心理學)、『歷史決定論』與『群體動力論』(歷史學),以一位不世出的心理史學巨挈謝頓為主要人物,讓他以宏觀的角度預知了書中銀河帝國行將出現的悲慘命運,並試圖力挽狂瀾,改變似乎無可避免的大黑暗時期到來……」 還有冬陽(推理評論人)、張元翰(中央研究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陳穎青(資深出版人)、詹宏志(知名文化人)、廖勇超(國立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謝哲青(《青春愛讀書》節目主持人)、譚光磊(知名版權人)等人列名推薦。 ▍《基地前奏》劇情簡介 ▍ 哈里.謝頓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數學家, 他發表的心理史學只是純粹的數學理論, 為什麼一夕之間,這個空中樓閣竟然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甚至整個銀河帝國的命運所繫? 心理史學卻又怎樣變成謝頓的原罪,迫使他在川陀展開亡命生涯? 出現在他身邊的人個個敵友難分,他最後將落入何人之手? 而心理史學似乎是死路一條,又如何會有柳暗花明的發展? ▍基地七書 ▍ ★「基地三部曲」 1.《基地》(Foundation) 2.《基地與帝國》(Foundation and Empire) 3.《第二基地》(Second Foundation) ★「基地後傳」 1.《基地邊緣》(Foundation's Edge) 2.《基地與地球》(Foundation and Earth) ★「基地前傳」 1.《基地前奏》(Prelude to Foundation) 2.《基地締造者》(Forward the Foundation)

目錄

目錄 ◆ 各界推薦 ◆ 譯者序—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 葉李華 ◆ 推薦序—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的三塊磨刀石 郝廣才 ◆ 推薦序—宏大架構,有趣情節,以及重要啟發—關於「基地系列」 臥斧 ◆ 導  讀—基地與機器人 葉李華 ◆ 「基地系列」時空背景與故事年表 葉李華整理 作者的話 第一章:數學家 第二章:逃亡 第三章:大學 第四章:圖書館 第五章:上方 第六章:拯救 第七章:麥曲生 第八章:日主 第九章:微生農場 第十章:典籍 第十一章:聖堂 第十二章:長老閣 第十三章:熱閭 第十四章:臍眼 第十五章:地下組織 第十六章:警官 第十七章:衛荷 第十八章:顛覆 第十九章:鐸絲 ◆ 中英名詞對照表 ◆ 附錄—艾西莫夫傳奇 葉李華

內文試閱

  第一章:數學家      1      壓下一個小小的呵欠後,克里昂開口道:「丹莫刺爾,你會不會剛好聽說過一個叫哈里.謝頓的人?」      克里昂繼承皇位剛超過十年,在一些國家大典上,當他穿上不可或缺的皇袍,佩上象徵皇室的飾物,看起來也能顯得冠冕堂皇。舉例而言,他身後壁凹中那尊全相立像便是如此。這尊立像顯然擺在最突出的位置,令其他壁凹中幾位先人的全相像相形見絀。      這尊全相像並非完全寫實。例如它的頭髮雖然也是淡褐色,看來與真實的克里昂無異,卻稍嫌濃密了一點。他真正的臉龐有些不對稱,上唇左邊比右邊高些,這點在全相像中也不怎麼明顯。此外,假如他站起身來,走到自己的全相像旁邊,旁人便能看出他比身高一八三公分的立像矮了二公分—或許還豐滿少許。      當然,這個全相像是加冕典禮的正式定裝照,況且當時他也比較年輕。如今,他看來年輕依舊,而且相當英俊,在沒有官式禮節的無情束縛時,也會露出一種含糊的和善表情。      丹莫刺爾以細心揣摩的恭敬語調說:「哈里.謝頓?啟稟陛下,這個名字我並不熟悉。我應該認識他嗎?」      「科學部長昨晚跟我提到這個人。我想你或許聽說過。」      丹莫刺爾輕輕皺了皺眉頭,但那只是很輕微的一蹙,因為在聖駕前不應有此舉動。「陛下,科學部長若要談及此人,應該來找身為行政首長的我。假如上上下下都對您疲勞轟炸……」      克里昂舉起手來,丹莫刺爾立刻閉嘴。「拜託,丹莫刺爾,你不能一天到晚指望別人中規中矩。昨晚的歡迎會上,我經過那位部長身邊,跟他閒談了幾句,他就一發不可收拾。我無法拒絕,而我很高興聽到那番話,因為實在很有意思。」      「怎樣有意思,陛下?」      「嗯,時代變了,科學和數學不再像以往那麼時興。那些東西似乎多少已經過氣,也許是因為能發現的都被發現了,你不這樣想嗎?然而,有意思的事顯然還是不會絕跡,至少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科學部長嗎,陛下?」      「沒錯,他說這個哈里.謝頓參加了一個在我們川陀舉行的數學家會議—基於某種原因,這個會議每十年舉行一次—他在會中聲稱,他已經證明人類可以利用數學預測未來。」      丹莫刺爾故意露出一抹微笑。「科學部長這個人並不怎麼精明,若不是他弄錯了,就是這個數學家錯了。不用說,預測未來這種事是小孩才會相信的把戲。」      「是嗎,丹莫刺爾?民眾都相信這種事情。」      「陛下,民眾相信很多事情。」      「可是他們的確相信這種事情。因此之故,對未來的預測是否正確並不重要。假如一名數學家做出預測,說我能夠帶來長治久安,說帝國將有一段太平繁榮的歲月—啊,這難道不好嗎?」      「當然,這種說法聽來很舒服,可是陛下,它又有什麼用呢?」      「只要民眾深信不疑,當然就會依據這個信念而行動。許多預言最後終於成真,唯一的憑藉只是信心的力量。這就是所謂的『自我實現的預言』。沒錯,現在我想起來了,當初對我解釋這個道理的就是你。」      丹莫刺爾說:「啟稟陛下,我相信自己這麼說過。」他小心翼翼地望著這位皇帝,彷彿在斟酌自己該再說多少。「話說回來,果真如此的話,任何人的預言都沒有兩樣。」      「丹莫刺爾,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令民眾同樣信服。然而,數學家卻能用數學公式和術語來支持自己的預言。即使誰也不瞭解他說些什麼,大家仍會深信不疑。」      丹莫刺爾說:「陛下,您的話總是很有道理。我們生在一個動盪的時代,值得借用一種既不費錢又不必採取軍事行動的方式來穩定人心。反觀近代史,軍事行動總是弄巧成拙,反而造成很大的傷害。」      「丹莫刺爾,正是如此。」大帝興奮地說:「把這個哈里.謝頓牽來。你告訴過我,你在這個紛亂的世界佈滿眼線,甚至滲透到連我的軍隊都退避的地方。那就抽回一根線吧,把這個數學家帶來,讓我見見他。」      「陛下,我立即去辦。」丹莫刺爾說。其實他早已查出謝頓的下落,此時他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嘉獎科學部長的優秀表現。      2      這個時期的哈里.謝頓貌不驚人。他與克里昂大帝一世一樣,當年三十二歲,不過他的身高只有一七三公分。他的臉龐光潤,顯得喜氣洋洋,頭髮是接近黑色的深褐色,而他的衣著則帶著一種一眼就看得出的土氣。      沒有滿頭的白髮、沒有滿是皺紋的臉龐、沒有放射智慧光芒的微笑,而且並未坐在輪椅上的哈里.謝頓,對將他視為傳奇性半人半神的後人而言,這種形象幾乎可說是對他的褻瀆。不過,即使到了耄耋高齡,謝頓的雙眼依舊喜孜孜,那是他始終不變的特徵。      此時此刻,他那雙眼睛顯得特別喜氣洋洋,因為他剛在「十載會議」上發表一篇論文。這篇論文甚至多少引起了些許注意,老歐斯特費茲曾對他點了點頭,說道:「有創意,年輕人,實在有創意。」這句話出自歐斯特費茲之口,令他覺得很有成就感,實在很有成就感。      可是現在卻有一個新的—而且相當出乎意料的發展,謝頓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因此更加喜孜孜,更有成就感。      他瞪著眼前這位人高馬大、身穿制服的年輕人。在那人的短袖袍左胸處,有一個帥氣的「星艦與太陽」標誌。      「艾爾本.衛利斯中尉。」將身分證件收起來之前,這位禁衛軍軍官曾自報姓名。「閣下,請您這就跟我走好嗎?」      當然,衛利斯是全副武裝前來的,此外還有兩名禁衛軍等在門外。儘管對方刻意表現得相當禮貌,謝頓卻知道自己別無選擇。但無論如何,他總有權把事情弄清楚,於是他說:「去覲見大帝?」      「閣下,是前往皇宮。我接到的命令僅止於此。」      「可是為什麼呢?」      「閣下,我並不知情。我接到嚴格的命令,一定要您跟我前去—無論用什麼方法。」      「可是這樣一來,好像我遭到逮捕了。我可沒有犯什麼法。」      「應該這麼說,好像是我們在為您護駕—請您別再耽誤時間。」      謝頓果然未曾再耽擱。他緊閉嘴唇,彷彿將其他疑問全部封在嘴裡,點了點頭之後,他便邁開腳步。即使他真要去覲見大帝,去接受皇室的嘉獎,他也覺得沒什麼意思。他的努力是為了整個帝國,換句話說,是為了所有人類世界的和平與團結,而不是為了這位皇帝。      中尉走在前面,另外那兩名禁衛軍殿後。謝頓對擦身而過的每個人報以微笑,設法表現得若無其事。出了旅館之後,他們便登上一輛官方地面車。(謝頓不禁伸手摸了摸椅套,他從未坐過這麼豪華的車子。)      他們目前所在的地點,是川陀最富有的地區之一。這裡的穹頂相當高聳,足以帶來置身露天空間的感覺。任何人都會發誓正沐浴在陽光下,就連生長在露天世界的哈里.謝頓也不例外。雖說見不到太陽或任何陰影,空氣卻顯得明朗而清香。      隨著周遭的景物迅速後退,穹頂開始下彎,牆壁也變得愈來愈窄。他們很快就進入一座密閉的隧道,裡面每隔固定距離就有一個「星艦與太陽」的標誌,它顯然(謝頓心想)專供官方交通工具使用。      前面一道門及時打開,地面車快速穿過。當那道門重新關上之後,他們已經來到露天的空間—真正的露天空間。這裡是川陀表面僅有的五百平方公里露天地表,壯麗的皇宮正座落其上。      謝頓很希望有機會在這片土地上四處逛逛—並非由於皇宮,而是因為這裡的帝國大學,以及最吸引他的帝國圖書館。      然而,一旦離開密封在穹頂中的川陀,來到這個露天的林地與原野,他便置身於一個烏雲遮日的世界,一陣寒風立刻襲上他的衣衫。他隨手按下開關,把車窗關了起來。      外面是個陰冷的日子。      3      謝頓一點也不相信能見到皇帝陛下。在他想來,自己頂多只能見到某個四、五等官位,自稱代表皇帝發言的官員。      究竟有多少人見過皇帝陛下?親眼見到,而並非透過全相電視?有多少人見過真實的、有血有肉的皇帝陛下?這位大帝從不離開皇宮御苑,而他,謝頓,此時正踩在這片土地上。      答案是幾乎趨近於零。二千五百萬個住人世界,每個世界的居民至少十億之眾—在這數萬兆的人口中,有多少人曾經或將會目睹這位活生生的皇帝?一千人?      又有誰會在乎呢?皇帝只不過是帝國的象徵,就像「星艦與太陽」國徽一樣,卻遠不及後者那麼普遍與真實。如今代表帝國的,是遍佈銀河各個角落的戰士與官吏;是他們變成人民身上的枷鎖,而不是皇帝本人。      因此,當他被引進一間不大不小、陳設豪奢的房間,看見一個年輕人坐在凹室的一張桌子旁,一隻腳擺在地上,另一隻放在桌緣搖晃,謝頓不禁納悶怎麼會有這樣的官員,怎麼會以這麼溫和的目光望著自己。他已經一而再、再而三體驗到一件事實,那就是政府官員—尤其是皇帝身邊當差的—總是顯得十分嚴肅,彷彿將整個銀河的重量擔在自己肩上。而且似乎愈是不重要的官員,表情就愈嚴肅、愈兇惡。      那麼,此人就有可能是個官位很高的大官。他掌握的權力有如燦爛的陽光,因而不必利用一臉陰霾面對問題。      謝頓不確定該表現得多麼受寵若驚,但他感到自己最好保持緘默,讓對方先開口。      那位官員說:「我相信你就是哈里.謝頓,那個數學家。」      謝頓以最簡單的方式答道:「是的,閣下。」接著便繼續等待。      年輕人揮了揮手臂。「應該說『陛下』才對,不過我痛恨繁文縟節。我總是在繁文縟節裡打轉,這使我厭煩透頂。現在沒有旁人,所以我要放縱一下,把繁文縟節拋到腦後。教授,坐吧。」      對方講到一半,謝頓便發覺面前這位正是克里昂大帝一世,這使他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大帝本人(現在看來)與新聞中經常出現的正式全相肖像有幾分相似,不過全相像中的克里昂總是穿得雍容華貴,似乎比本人高大一些,尊貴一點,而且面孔冷漠,毫無表情。      如今他出現在謝頓面前,他的真面目卻顯得相當平凡。      謝頓紋風不動。      大帝微微皺了皺眉頭。他平常頤指氣使慣了,此時雖想放棄這種特權,至少是暫時放棄,卻仍然以專橫的口吻說:「喂,我說『坐吧』。那張椅子,快點。」      謝頓默默坐下,他甚至連「遵命,陛下」也說不出口。      克里昂微微一笑。「這樣好多了。現在我們可以像兩個同胞一樣交談了,畢竟,一旦除去一切繁文縟節,我們的關係就是這樣。啊,你說是不是?」      謝頓小心翼翼地答道:「假如皇帝陛下喜歡這麼說,那就一定沒錯。」      「喔,別這樣,你為何如此小心謹慎?我想要以平等的身分和你交談。這麼做令我開心,你就順著我吧。」      「遵命,陛下。」      「只要簡單一句『遵命』就行了,我真沒辦法教會你嗎?」      克里昂瞪著謝頓,謝頓覺得那雙眼睛充滿生氣與興味。      最後,大帝總算再度開口:「你看來並不像數學家。」      謝頓終於能夠露出笑容。「我不知道數學家應該像什麼樣子,皇帝陛……」      克里昂舉起一隻手來表示警告,謝頓趕緊嚥下這個尊稱。      克里昂說:「我認為應該滿頭白髮,或許還留著絡腮鬍。年紀當然有一大把。」      「但即使是數學家,也總有年輕的時候。」      「可是那時他們都沒沒無聞。等到他們的名聲傳遍全銀河,他們就是我所描述的那種模樣。」      「只怕我並沒有什麼名氣。」      「但你曾在此地舉行的會議上演講。」      「許多人都上了台,有些比我還要年輕。卻沒有什麼人受到注意。」      「你的演講顯然吸引了我的一些官員注意。根據我的瞭解,你相信未來是有可能預測的。」      謝頓突然感到一股倦意。似乎不斷有人誤解他的理論,或許他根本不該發表那篇論文。      他說:「並不盡然,我得到的結果其實狹隘得多。許多系統都會出現一種情形,那就是在某些條件下會產生混沌現象。這就代表說,針對某個特殊的起點,我們不可能預測後來的結果。甚至一些相當簡單的系統也是這樣,而系統愈複雜,就愈有可能變得混沌。過去我們一直假定,像人類社會這麼複雜的東西,會在很短時間之內變得混沌,因此不可預測。然而,我所做到的則是證明,在研究人類社會時,有可能選擇一個起點,並做出一組適當的假設,用以壓抑混沌效應,使得預測未來變成可能。當然不是完整的細節,而是大致的趨勢;並非絕對確定,但是可以計算其中的機率。」      一直仔細聆聽的大帝,這時問道:「可是,這不正意味著你示範了如何預測未來嗎?」      「還是那句話,並不盡然。我證明了理論上的可能性,但僅止於此。想要進一步探究,我們必須真正選擇一個正確的起點,並做出一組正確的假設,然後找出能在有限時間之內完成計算的方法。在我的數學論證中,完全沒有提到應該如何進行這些。但即使我們通通做得到,頂多也只能估算出機率。這和預測未來並不相同,它只是猜測可能會發生些什麼事。每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商人,或是從事任何行業的人,都必須能對未來做出這樣的估計,而且估計得相當準,否則他們不會成功。」      「他們並未用到數學。」      「是的,他們憑藉的是直覺。」      「一旦掌握適當的數學工具,任何人都有辦法估算機率。這樣一來,少數具有優異直覺的成功人士便無法壟斷了。」      「又說對了,但我只是證明這個數學分析是可能的,我並未證明它實際上可行。」      「一件事既然可能,又怎麼會不切實際呢?」      「理論上,我可以造訪銀河系每一個世界,和每個世界上的每個人打招呼。然而,完成這項工作需要很長的時間,遠超過我一生的壽命。即使我能長生不死,新一代出生的速率也會大於我拜訪老一輩的速率。更重要的是,許多老一輩在等不及我拜訪他們之前便會死去。」      「在你的有關未來的數學理論中,情況是不是真的這樣?」      謝頓遲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這個數學計算或許要花太長的時間才能完成,即使我們有一台和宇宙同樣大的電腦,以超空間速度運作也於事無補。在獲得任何答案之際,歲月早已流逝多年,情勢則已發生巨大變化,足以使得答案變得毫無意義。」      「過程為什麼不能簡化呢?」克里昂嚴厲地問道。      「皇帝陛下,」謝頓感到隨著答案愈來愈不合胃口,大帝的口氣變得愈來愈正式,便決定用最正式的方式回應。「想想科學家處理次原子粒子的方式。那些粒子數量十分龐大,每一個都以隨機而不可預測的方式運動或振動。但是這個混沌的底層藏有一種秩序,所以我們才能創立量子力學,用以回答所有我們知道該如何問的問題。而在研究社會現象時,我們將人類擺在次原子粒子的地位,不同的是此時多了一項變因,那就是人類的心靈。粒子以無心的方式運動,人類則不然。若想將心靈中各種態度與衝動考慮在內,會使得複雜度增加太多,令我們根本沒有時間面面顧到。」      「心靈會不會和粒子的無心運動一樣,也存在一個底層的秩序呢?」      「或許吧。根據我的數學分析,不論表面上看來多麼雜亂無章,任何事物背後都必定藏有秩序。至於如何找出這些底層的秩序,它卻完全沒有提示。想想看—兩千五百萬個世界,每一個都有整體的特徵與文化,每一個都和其他世界大不相同,每一個都至少包含十億人口,人人又各自擁有一個獨立的心靈,而所有這些世界,則以數不清的方式和組合在進行互動!不論心理史學分析在理論上多麼可能,卻難以有什麼實際上的應用。」      「你所謂的『心理史學』是什麼意思?」      「我將『對未來的理論性機率估算』稱為心理史學。」      大帝突然起身,大步走向房間另一側,然後一個轉身,又大步走回來,駐足於仍坐著的謝頓面前。      「站起來!」他命令道。      謝頓趕緊起立,抬頭望著比自己高幾分的大帝,勉力維持自己的目光堅定不移。      克里昂終於開口:「你的這個心理史學……假如能變得實際可行,會有很大的用處,對不對?」      「顯然會有極大的用處。若能知道未來有些什麼,即使是以最概略性、最機率性的方式,也能為我們的行動提供一個嶄新而絕佳的指導,這乃是人類從未掌握的。可是,當然……」他突然住口。      「怎麼樣?」克里昂不耐煩地說。      「嗯,情況似乎是這樣的,除了少數決策者之外,心理史學分析的結果必須對大眾保密。」      「保密!」克里昂高聲驚叫。      「這很明顯,讓我試著解釋一下。假如我們完成一個心理史學分析,並將結果公諸於世,人類的種種情緒和種種反應必將立刻受到扭曲。這樣一來,心理史學分析就會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它所根據的,是眾人對未來不知情的情況下所產生的情緒和反應。您瞭解我的意思嗎?」      大帝突然眼睛一亮,哈哈大笑幾聲。「太好了!」

作者資料

以撒‧艾西莫夫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是廿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生於白俄羅斯,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聰明絕頂的他十九歲即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陸續於該校獲得化學碩士與博士學位。一九四九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講師,一九五五年升副教授,三年後由於太過熱衷寫作,遂辭去教職成為專業作家,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艾西莫夫無所不寫,一生著作近五百本。但不論他自己或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還是他的科幻作品。他曾贏得五次雨果獎、二次星雲獎以及科幻界最高榮譽的科幻大師獎。近年兩部機器人科幻巨片「變人」與「機械公敵」,便是根據他的名著改編。 「基地系列」是艾西莫夫經營半世紀的科幻代表作,首篇完成於一九四一年九月初,最後一篇直到臨終才勉強脫稿。晚年的艾西莫夫愈來愈認同「基地」的靈魂人物哈里‧謝頓,而他也的確對人類文明有著高瞻遠矚、悲天憫人的關懷。「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正是大師胸懷的最佳寫照。 1963年雨果獎:《奇幻與科幻雜誌》(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上的科學專欄榮獲特別獎 1966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1972年星雲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3年雨果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77年星雲獎:<雙百人>(The Bicentennial Man)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77年雨果獎:<雙百人>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1983年雨果獎:《基地邊緣》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1987年星雲獎:因終身成就榮獲大師獎 相關著作:《基地締造者(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地球(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帝國(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邊緣(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第二基地(艾西莫夫百年誕辰紀念典藏精裝版)》《基地與地球(紀念書衣版)》《基地邊緣(紀念書衣版)》《基地前奏(紀念書衣版)》《基地締造者(紀念書衣版)》《基地與帝國(紀念書衣版)》《基地(紀念書衣版)》《第二基地(紀念書衣版)》

基本資料

作者: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譯者:葉李華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境外之城 出版日期:2021-09-09 ISBN:4717702114596 城邦書號:1HS011C 規格:方背硬皮精裝 / 單色 / 51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