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遲來的幸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遲來的幸運

  • 作者:沫晨優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5-18
  • 定價:290元
  • 優惠價:79折 229元
  • 書虫VIP價:22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7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這些年,她不再相信奇蹟。 他消失後,所有幸運都不存在了…… ★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愛情組優選作品 ★青春x懸疑x虐心,遺憾與淚水交織的暗黑純愛小說 ★超乎想像的翻轉之作,讀者讚歎推薦── 「這不僅是情感豐沛的愛情小說,也是現實意味濃重、精采絕倫的懸疑推理傑作,絕對是今年度最好看的故事!」 「看完之後胸口很痛,心裡悵然若失,說不出話來……」 我找遍了全世界,只為再見你一面,告訴你那句話── 連子鴻是黎若夏遇到的大麻煩, 他總是把她的東西藏起來,時不時捉弄她, 但他也曾風雨無阻,為她尋回最重要的寶物。 他們從陌生變得熟悉,從熟悉轉為曖昧, 然而,殘忍的命運卻讓她永遠失去了他…… 溫柔的蘇程擁有與連子鴻相似的面孔, 見到他的瞬間,那個記憶中的男孩,彷彿從綿長的思念走出來, 他跨越死亡,救贖了墜入深淵的她, 黎若夏死去的心終於再次跳動起來, 但蘇程卻溫柔堅定地對她說:「不要喜歡上我。」 感受過分離的遺憾, 沒人知道這次的道別會不會就是永恆, 黎若夏鼓起勇氣奔向蘇程, 才發現他一直戴著隱藏悲傷過往的面具, 原來身陷黑暗的不只她一個。 黎若夏下定決心, 不論他的真實身分是誰, 不論他做過什麼不能說的事, 這次,換她來拯救他…… 連載期間,好評不斷! 「所有伏筆都耐人尋味,起頭看似突兀的人設安排和劇情走向,都是為了後續故事的一一揭曉,實在太驚喜了,看這個故事就像在拆俄羅斯娃娃,一個一個揭開了所有早就寫下的序幕。」 「點開楔子就被驚豔,好棒的文字!忍不住讓人想繼續看下去。」 「一翻、二翻、三翻、四翻的鋪陳埋梗,真的很厲害!」 「超級好看的一部神作,已經好看到不知道要用什麼來形容了。」 「非常精彩,毫無冷場,真相不停反轉讓我超級興奮!」 「事件再三反轉,衍生連綿不斷的懸疑感,情緒渲染力極強,令人不斷渴望更深入了解角色的生命歷程……」

內文試閱

  「你好。」若夏微微頷首。      「若夏。」馮奕昇微笑念道,像要記住這個名字,「很高興認識妳。」      這一刻,若夏忽然有些明白,為什麼譚欣會喜歡上馮奕昇了。      儘管是初次見面,但男生嘴角的弧度,眼裡的光芒,是那樣恬靜溫和,宛如晨光驅走寒夜,溫暖卻不刺眼。      如此溫柔而乾淨的笑容,若夏只在蘇程臉上見過。      隨後,若夏踏進屋內,看著一幅幅畫作,再次愣住。      長桌擺滿了各式作畫用具,光線豐沛的窗邊佇立著一座畫架,上頭放有一幅半成品,已有七分輪廓,看得出來是幅風景畫。      比起住家,這裡更像是間工作室。      預料到若夏的反應,譚欣轉頭笑道:「忘了說,奕昇國高中都是念美術班,這些都是他畫的喔,很厲害吧?」      若夏點頭,目不轉睛打量那些畫作,眼中難掩讚賞。      譚欣走到長桌前,從袋裡端出玻璃保鮮盒,裡頭放著一塊金黃蓬鬆的古早味蛋糕。      見蛋糕未切,馮奕昇道:「我去拿刀叉和盤子。」      「不用了,我去拿就好,你帶若夏先坐吧。」譚欣放下保鮮盒,跑進廚房。      若夏掃視了所有畫作,囁嚅問:「這些……都是在畫夕日村嗎?」      馮奕昇揚起淺笑,「這麼快就看出來了。」      若夏點點頭,目光不自覺落向牆面最右邊的畫作。察覺到若夏的目光在那幅畫停駐許久,他忽然道:「那是梨花。」      若夏轉頭看向馮奕昇,他正凝視著那幅畫,神情流露懷念,「我以前有親戚住在夕日村,小學時每年暑假我都會來這玩,只是後來親戚不在了,就沒再來過。他們家的庭院正好有種梨樹,每到夏天都會結滿梨子,嘗起來很甜、很好吃。可惜梨樹的花期在春天,我只看過照片,從未親眼目睹它們開花,但那張照片很漂亮,這麼多年我依然忘不了,就決定把那樣的美景畫出來。」      聞言,若夏的視線再度放回畫上。枝椏探出紅磚圍牆,綻放潔白如雪的花,猶如暖春雪景,美不勝收。      她想起小時候連子鴻家也有種梨樹,春天梨花開的畫面同樣令人印象深刻,便下意識問:「那這兩棵梨樹……現在還看得到嗎?」      「這個嘛……老實說,我其實沒再回去看過,因為已經過了太多年,我也不太記得親戚家在哪了。」      聽到這個答案,若夏沉吟了幾秒,「也許可以問問譚欣,她一直住在這裡,或許會知道。」      「我想……」他欲言又止,「還是不用了,既然已經知道他們都不在這了,就算找到那個家也只會觸景傷情。」      若夏沉默了,視線不自覺落向他的側臉。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看著那幅畫、說起那個家,眼底流露出難以言喻的哀傷。      片刻後,若夏再度開口:「你會留在這裡,是為了畫這些畫嗎?」      「……不算是。」馮奕昇思考了幾秒,忽然問:「妳知道夕日村的由來嗎?」      若夏頓時語塞。      深知問題突兀,他淡淡一笑,「據說是第一批在這裡定居的居民,看見此處夕陽絕美,於是取了這個村名。但這麼多年過去,也沒人說這裡的夕陽特別美,對吧?連網路上都沒人討論。」      他抬頭注視其中一幅畫,一邊說:「但有個人跟我說過,他曾在這裡見過那樣的夕陽。」      「所以我想在上大學前,看看他所說的那片夕陽。」似乎覺得這個理由太孩子氣,他面露一絲尷尬,「不過也不是非得住這,原本只有假日會來,但我行動不便,每次出門都很麻煩,乾脆住在這裡,因為之後去念大學就更不可能回來了。」      「你們在聊什麼呢?」譚欣正好走回來,手裡拿著盤子和刀叉。      「在聊妳小時候的糗事。」馮奕昇立刻笑著回應。      譚欣用手肘頂了一下他的腰,以示不悅。      「我小時候有什麼好聊的?」她將盤子放上矮桌,用刀子將蛋糕分成三等份,「比起我,若夏的有趣多了。」      「是嗎?」他面露興致。      「以前我們班有個男生很愛惡作劇,總愛把別人的東西藏起來,但不管他藏得多隱密,若夏每次都能找到,你說是不是很厲害?」      「這麼厲害。」他抿脣笑了,「但如果我是那個男生,應該很討厭若夏吧。」      「何止討厭,根本是把若夏視為眼中釘,三天兩頭就找她麻煩,我都看不下去了。」譚欣將切好的蛋糕放上盤子,瞥見提袋裡的保溫瓶,忍不住輕啊一聲:「忘了還有麥茶,我剛剛應該順便拿杯子的。」      「我去拿吧。」馮奕昇說。      「不不,我去拿就好。」譚欣忙不迭地跑進廚房,完全不給馮奕昇移動的機會。      對於她反客為主的行為,馮奕昇只是站在原地,沒轍地笑了。      待譚欣拿來了三個玻璃杯,他們便坐在沙發上喝著冰涼的麥茶,吃著鬆軟的古早味蛋糕。      「如何?」譚欣忐忑地問,「我向工廠的糕點師要了食譜,師傅說用電鍋就能做,我就試著做做看。」      「很好吃。」馮奕昇讚賞,若夏也點頭附和。      「真的嗎?」譚欣拿起叉子吃了一口,「但我最想做的其實是西式蛋糕,有滿滿鮮奶油和水果的那種,因為只有生日的時候才能吃到,但我家沒有那種烤箱。」      「下禮拜就是妳的生日了,不是嗎?」馮奕昇問。      「是啊。」譚欣眼睛一亮,「那天我會來你這裡喔,不用準備我的生日禮物,只要給我一個蛋糕就夠了。」      「妳家人也會準備吧,吃這麼多蛋糕,不膩嗎?」      「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去糕點工廠上班?」她咬著蛋糕道:「我這個人很簡單,只要有蛋糕就好,可惜我們工廠主要生產的是餅乾和中式蛋糕,唉。」      聽見她哀怨的語氣,馮奕昇笑得更深了。      後來,譚欣去了趟洗手間,再度留下若夏和馮奕昇獨處。      面對不知該聊什麼的窘境,若夏只是默默喝著茶,並隨意環視室內,進來時沒注意到角落擺著一架摺疊輪椅,看起來久未使用,積了一層灰。隨後,她的視線落向了雜亂的工作桌,上頭除了幾張草圖還擺了一些書,疊在最上面的那本書,其中一頁被書封折口夾著,看得出主人正閱讀到一半。      注意到她的視線,馮奕昇笑問:「妳會選擇念中文系,是因為喜歡看書?」      聽到這句話,若夏尷尬地收回視線,點點頭。      「妳都看些什麼書呢?」      「小說。」      「我也喜歡看小說。」彷彿在為兩人找話題,他接著問:「那妳最喜歡哪本小說?」      「《怪盜亞森.羅蘋》。」她迅速回答,此刻腦海浮現的正是當年連子鴻送她的那本。      「那個系列我小時候也很愛看。不過,我以前最喜歡的書是《少年維特的煩惱》,妳是不是覺得很冷門?」      「不會,我小時候也看過。」她搖頭笑道,眼睛亮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聊到世界名著,但意外展開了話題。      當譚欣從洗手間回來時,看著聊得熱絡的兩人也覺得意外。      三個人就這麼坐著聊天,直到傍晚。      譚欣說,她和馮奕昇相識的過程,跟她們相認的過程差不多。那天,馮奕昇初來村子不認識路,剛好遇上熱心的譚欣,由於兩人年紀相仿,便熟識起來。      這間工作室正好位在觀光工廠附近,由於馮奕昇行動不便,又一個人住,譚欣下班都會順道來這裡打聲招呼,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假日則會帶吃的過來,或陪他去村裡到處逛逛。      聊天過程中,若夏也得知了馮奕昇失去左腿的原因,是為了救馮曉苳。      馮奕昇和馮曉苳並不是親兄妹,馮奕昇是領養的孩子。      馮曉苳本來有個親哥哥,母親卻不幸難產,他出生時已無心跳。儘管後來馮母生下了馮曉苳,家裡依然盼望有個兒子,但多年來,馮母都未能再孕,於是決定領養。除了彌補痛失長子的遺憾,也給馮曉苳一個能照顧她的哥哥。      然而,本是獨生女的馮曉苳並不歡迎新哥哥,認為他瓜分了父母的關愛,連「哥哥」這個稱呼都喊得不情願。      直到那年暑假,有一天兄妹倆騎單車出門,遇上了車禍,馮奕昇在千鈞一髮之際推開了馮曉苳,不幸的是,他的左腿慘遭後方卡車直接輾過,為保住性命只能截肢。      從那天以後,馮曉苳對馮奕昇的態度才逐漸有了改變。         「我來收吧。」離開前,譚欣主動收拾了盤子和玻璃杯。      若夏也想幫忙,但譚欣以她是客人為由婉拒了,她只好重新坐回沙發。      馮奕昇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譚欣離去的背影,嘴角輕揚。      這一刻,若夏發覺,馮奕昇每次望著譚欣的背影,眼裡都帶著不言而喻的溫柔。         離開那棟古厝時,天色已暗,若夏和譚欣走在靜謐的鄉間小路。      少了大城市的光害,只要仰望天際便可見無數星光,璀璨耀眼。      「我打算在生日那天,向奕昇告白。」      聽見這句突如其來的話,若夏愣住了。      「奕昇之後要去念大學,很難再回來這裡了,這是我們最後相處的機會,所以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想把心意告訴他。」她眼裡恍若有星光綻放,但下一秒光芒卻瞬間熄滅,「但又怕……這樣會造成他的困擾。」      「放心吧,我想他會很高興的。」      「真的嗎?不會覺得我忽然告白很唐突嗎?」      「不會。」若夏失笑,「壽星最大,如果是我,我不會介意。」      「聽妳這樣說我放心多了。」她吁出一口氣,「我從沒這麼喜歡一個人,無論誰反對,別人怎麼說,我就是喜歡他,想和他在一起。」      「這也是我今年唯一的生日願望。」      聽見這句話,若夏的內心湧起了一絲感傷。      她想到馮奕昇左腿的義肢,像接不回去的人生裂痕,裂痕裡藏著多少刀割般的痛楚,她並不曉得,但還是忍不住心酸。      不是所有人,愛上一個人,連他的缺陷都能一併愛著。         隔週晚上,若夏準備前往馮奕昇家為譚欣慶生,沒想到剛打開大門,譚欣就站在門外。      「若夏……」猶如看到救命稻草,譚欣無助地抱住她,「我到處都找不到奕昇,也聯絡不到他,打去他家,家人說他今天沒有回家,他是不是發生意外了,怎麼辦……」      若夏聽了,先是輕拍著她的背,待她的情緒平復後才問:「有沒有可能只是去了比較遠的地方?」      「我不知道……」她茫然搖頭,「但今天是我生日,他知道我會去找他,不可能晚回來的,我好怕他出了什麼事……若夏,是不是該報警啊?」      面對譚欣的焦慮,若夏沉吟片刻,接著道:「我們再去他的工作室等等吧,如果過一小時他還是沒回來,我們就報警。」      譚欣點點頭,隨即讓若夏坐上腳踏車後座。      譚欣說,下午三點左右,她曾在休息室接到馮奕昇打來的電話,但聲音含糊,僅能聽出「下了」和「蛋糕」這兩個詞,除此之外便沒有其他聲響。她雖然疑惑,但礙於休息時間結束,她掛斷電話就回去工作了,想著下班再去找他問清楚。      然而,當她下班來到馮奕昇的工作室,卻沒見到他。      在村裡到處找他,撥打了數通電話也始終沒有接通。      她才意識到,早在看見大門沒上鎖,就該察覺不對勁了。         不久,兩人來到了那棟灰色古厝。      馮奕昇依然沒有回來。      若夏和譚欣在屋內四處走動,想找出馮奕昇可能去哪的線索。      隨後,若夏注意到放在客廳的摺疊輪椅,上次布滿灰塵,這次卻沾染了泥土,但還來不及細看,廚房忽然傳來譚欣疑惑的聲音。      「怎麼了?」若夏迅速走進廚房。      譚欣正站在櫥櫃前,低頭看著手裡打開的保溫瓶。      「這是我昨晚忘記帶走的保溫瓶,剛剛發現掉到櫥櫃下,就趴下去撿了……但我記得裡面裝的是麥茶,不是白開水。」      「會不會是馮奕昇倒掉了?」      譚欣蹙起眉頭,打量瓶身,指尖不自覺觸摸其中一處。      「我的保溫瓶曾經摔過,這裡應該會有凹痕,但這個保溫瓶沒有……」她愣愣道:「這不是我的保溫瓶。」      「妳確定嗎?」      「我確定。」她點頭,「我的保溫瓶用很久了,外觀還有點掉漆,但這個保溫瓶整體還很新,我很確定不是我的。」      這下子,若夏也陷入了困惑。      「如果這個保溫瓶不是妳的……」她沉吟,環視廚房一圈,最後再度看向譚欣,「那是誰的?」      「奕昇不會真的出事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莫名其妙出現在這裡的保溫瓶,讓人感到毛骨悚然,譚欣的眼眶再度紅了。      「沒事、沒事的。」若夏上前摟著她,溫聲安慰。      但下一刻,一道靈感閃過腦海,她隨即走出廚房。      「怎麼了,若夏?」譚欣見狀也跟在她身後。      只見若夏走到客廳,打開了放在桌面的筆電,無奈被困在密碼那關。      「我曾借用過奕昇的筆電,他有把密碼抄給我。」譚欣放下保溫瓶,手忙腳亂地從包包裡翻出一本小冊子,「我找找,就寫在這裡面……」      聽到譚欣念出一串數字組合,若夏依言打下密碼,順利登入。      譚欣站在一旁看著若夏登入網頁,進行一系列操作。譚欣向來對電子產品不上心,手機也是買最便宜的款式,不曉得Gmail帳號綁定手機,就可以用來追蹤手機的GPS位置,以此尋回不見的手機。      沒多久,看見地圖畫面出現了紅色標記,她欣喜若狂地抱住若夏,「妳好厲害!」      若夏會知道這個方法,是班上女生曾討論過如何追蹤男友的行蹤,她無意間得知了尋回手機的方法,便默默記下來。      然而,當看清楚地圖標示出的位置,兩人同時愣住了。      「就在附近?」譚欣驚呼,「但我到處都找過了呀?」      若夏靜靜注視著地圖,但下一秒便起身走出了大門。      「若夏——」看著她不發一語走出屋外,譚欣也跟著走了出去,「妳知道奕昇在哪了嗎?」      若夏沒回應,只是繞過古厝,筆直走向不遠處的湖泊。      「若夏,等等我!」譚欣在她身後大喊。      入夜後的湖泊杳無人煙,光線晦暗,顯得有些陰森。      若夏的步伐極快,像失了魂,絲毫沒聽見譚欣急切的呼喊聲。      走到半路時,她忽然停下腳步,感覺腳下踩到了某樣硬物,拿出手機開啟手電筒,刺目的光芒瞬間照亮了地上那件物品。      是一支手機。      「怎麼了?」譚欣正好趕到她身邊,也看見了那支手機,「這是……」      但下一秒,若夏便再度邁開步伐。      「若夏——這、這支手機是……」譚欣彎腰撿起手機,趕緊跟在她身後。      她依然沉默,往前走到湖畔便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手機光線照亮了那片陰暗而平靜的湖面。      待譚欣來到她身旁,她忽然喚了一聲:「譚欣。」      不知為何,望著那處水面,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油然而生。      一種強烈的直覺,讓若夏忍不住脫口而出——      「報警吧……」

作者資料

沫晨優

最棒的幸福是 在悠閒的午後,一杯茶一本書。 最美的幸福是 早上醒來時,發現還可以繼續睡。 最大的幸福是 能夠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 FB:https://m.facebook.com/clovernovel IG:clovernovel POPO:https://www.popo.tw/users/clovernovel

基本資料

作者:沫晨優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05-18 ISBN:9789869923088 城邦書號:3PP055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