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剛剛好,先生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剛剛好,先生

  • 作者:米琳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7-15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我不需要一段完美的愛情, 我只需要,一個剛剛好的你。 ★POPO原創超人氣美女作者‧米琳,純愛新作感動來襲 ★真摯的字句,溫暖的筆觸,帶你品味愛情的酸甜與苦澀 有些事,只適合回憶;有些人,只能留在過去。 有間咖啡店有神奇的魔力, 會吸引藏著不同心事的客人光臨, 楊茗寶總是窩在店裡尋覓創作靈感, 但她最想挖掘的,並不是客人們的故事, 而是店長──牟毓鵬不為人知的過往。 牟毓鵬是她的大學校友,個性與她天差地遠, 她大喇喇的,做事隨興, 而他不但有完美主義、重度潔癖, 更讓她受不了的,是一切都要「剛剛好」的強迫症! 明明他們有這麼大的差異, 她卻不知不覺被他吸引,在意起他的一切。 牟毓鵬嫌棄她散漫,卻又無條件包容她的散漫, 他有很多規矩,卻常常為她打破規矩, 她遇到麻煩時,他總會默默伸手幫助她。 這樣的牟毓鵬,她好想了解他, 想知道他眼裡為什麼流露悲傷, 想知道讓他開了有間咖啡店的女孩是誰, 也想知道,自己能不能代替那個女孩陪在他身邊…… ♥讀者好評連連,心動推薦♥ 「很喜歡這個故事,很喜歡男女主角,更喜歡創造了他們的米琳,謝謝妳寫了這麼棒的故事。」 「作者在文辭的運用細心著墨,邊閱讀邊感受到角色們細微的表情。」 「把『愛情』這個主題描寫的非常好,愛情的各個層面、心境,都透過細膩的文字活躍於紙上。」 「很喜歡女主角,無論是她追求愛情的勇敢,還是遇到感情問題時理性的態度,她的率真也很讓人喜歡!」 「怎麼能寫得這麼好看,簡直是才女!」 「拜託出實體書吧!我一定供奉收藏它,我連眼淚一起雙手奉上!」

內文試閱

  第一杯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有些緣分,或許早在從前的某個瞬間,就已經注定了。      直到現在,我仍然難以置信,在這世界上居然會有牟毓鵬這種人。      首先,是他那手寫時特別不友善的名字,除了「牟」姓氏筆畫稍微簡單一些,「毓鵬」兩個字根本是那種考試時,其他同學可能都已經開始答題,他還在為寫名字奮鬥的類型。而那方正的字跡,像極了他一板一眼的無趣性格。      再來,是牟毓鵬說話總是得理不饒人,雖然他對其他女人的態度我是不清楚,但他對我說話的態度很差是有目共睹的,從來不懂得要體貼地為我保留顏面,有時甚至還會講到令我無地自容的地步。      他堅持稱之為「忠言逆耳」,但我除了當下被氣到內傷之外,事後並沒有獲益良多的領悟。      不過,牟毓鵬最讓人受不了的,是他凡事追求完美、愛乾淨的潔癖,和一切都要「剛剛好」的強迫症。      他的生活單調且週而復始,早上準時整點起床、出門,準時搭乘捷運,準時上班、開店,分毫不差,規律到讓人頭皮發麻。      標準那種只要跟他約見面,敢遲到一分鐘,就肯定走人的討厭鬼。      在他的世界裡,沒有所謂的偏差值,只有絕對值。      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他老是能在剛好的時間內,出現在特定的地點做他應該做的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從未出過差池——喔,還有那該死的潔癖,簡直有病!      員工們為了達成他對店內整潔的高度標準,每天光是打掃就得花上好長一段時間,多可憐啊!      店面的每扇玻璃窗都乾淨得彷彿不存在一樣,害得附近鄰居家的三花貓,時不時就一頭撞上去,喵喵叫個不停。      還有,那廁所是給人用的嗎?      在員工每日照三餐以酒精消毒,仔細刷上好幾遍後,洗手台和馬桶都一塵不染,只差沒反光了!      難怪牟毓鵬在列徵人條件的時候,錄不錄取的首要評斷標準,是根據應徵者愛乾淨的程度,有沒有辦法滿足他的嚴苛要求而定。      幸好我不是他的員工,只是常客,否則肯定會被整死。是說就算我想應徵,也肯定不會被錄取就是了。      我趴在吧檯旁的窗沿,明明昨天還是豔陽高照的大熱天,今天溫度卻陡降許多,午後甚至突然下起雷陣雨,絲毫不間斷的雨珠,砸落在瓦楞屋簷上鏗鏘作響。      巷道染上陰鬱的鐵黑色,幾處積水成窪,騎經的腳踏車激起不小漣漪,濺溼了走在旁側的一對小情侶。      女孩稚嫩的臉龐略顯嬌氣,指著右腳處被汙水弄髒的裙襬,高高噘起脣,似乎有些不開心;男孩寵溺地揚起一抹淺笑,摟摟女孩纖細的窄肩,彎身替她拍了拍後,還淘氣地親了她的臉頰一口。女孩被逗得發笑,舉拳輕捶男孩的胸膛,再勾住他的胳膊,繼續並肩前行,直至消失在巷尾。      正值青春、花樣年華的年紀真好,談起戀愛來兩小無猜,情感真摯又純粹。      回想起那對小情侶的互動,內心忽然升起一股感慨……      「與其羨慕人家年輕,不如檢討自己,都多大年紀了,心智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被身後突然響起的男人聲音嚇了一跳,我岔氣地拍撫胸口道:「你不是在廚房嗎?」而且,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剛剛應該沒說話吧?      牟毓鵬輕瞥了我一眼,走進吧檯。「廚房裡有阿號在,他會處理好。」      阿號是位傑出的甜點師傅,十六歲立定志向,不畏辛苦的在甜點店當學徒,二十一歲便存到一筆不小的積蓄,順利前往巴黎,進入法國藍帶學習,頂著全校應屆十大優秀學生之一的光環畢業,直到二十七歲返國,被多年好友牟毓鵬高薪聘請至有間咖啡店工作。      阿號每天會為咖啡店製作五種不同的甜點品項,其中只有「藍色佛朗明哥」和「仲夏圓舞曲」是固定款,其餘的三種全憑心情。      廚房是他的地盤,牟毓鵬賦予他很大的權限做任何事情,幾個月前,他們合資成立網路商店,開業沒多久就受到美食評論家的肯定背書、瞬間爆紅,各大報章雜誌更是爭相採訪,產量供不應求。      阿號對甜品有所堅持,每日限量供應,為保新鮮的口感與品質,堅持當天宅配到府,因此僅限大台北地區,目前在網路上排隊等候下單的客人,都已經排到年底了。      前陣子,向來低調的咖啡店也被顧客於網上爆料,阿號就是幕後的甜點師傅,再加上新聞媒體大肆報導,接連好幾天店內都湧入大量慕名而來,想品嘗阿號手藝的客人,差點把店面擠爆,也造成附近居民不便。      牟毓鵬和阿號追求的理念相同,重質不重量,經過一番討論,決定維持每日的甜點供應量,而在這樣的原則下,也只能讓許多晚來的客人向隅、敗興而歸了。      我百無聊賴地用食指在蛋糕櫃的玻璃上畫圈圈,「哎,好煩吶……我的靈感君到底跑哪兒去了?」眼看截稿日將至,我的寫作進度卻遠不如預期,要是責編阿楠知道我連三分之二都尚未完成,不曉得她會不會拿刀架在我的脖子上,逼我給個交代。      而我的好閨密,杜詩詩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昨天竟然還慫恿我一起去環島,說現在雖受疫情影響無法出國,但正好可以好好在國內深度旅遊,而且旅遊旺季剛過,有幾間熱門的網美民宿都能訂得到房。      聽得我心動不已,差點就衝動了,還好僅存的理智在線,最後仍是做出明智的決定,畢竟若是被阿楠知道,我肯定死無葬身之地,還是有點自知之明,乖乖寫稿吧……      「楊茗寶,妳不要這樣摸,玻璃上都是妳的指紋了。」牟毓鵬出聲制止。      我瞪去一眼,扯了扯脣角,不爽地收手,「不摸就不摸,小氣!」      牟毓鵬的表情像在看一個鬧脾氣的小孩,他將抹布丟過來,「如果沒靈感就去擦桌子。」      「我、不、要。」我忍不住抱怨,「欸,我是客人耶!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他似笑非笑,「妳看起來不像。」順便指了指牆上的時鐘,「現在是店休時間。」      我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長針短針顯示目前三點半,非店內員工的我出現在這裡,的確有些於理不合,但賴皮向來是我的強項。      「我不管。」大家都那麼熟了,難不成他要把我轟出去?      電腦包內的手機鈴聲驟響,我伸長手臂往裡面撈出一看,來電顯示讓我立刻決定將它調為震動,塞回去裝死。      阿楠又打電話來「關心」進度了,真是讓人崩潰,我的內心正在哀號。      從早上帶著筆電進店到現在,我根本還沒開機,更別說會有什麼寫稿進度了。      遙想這半年多來,我之所以三不五時就光臨「有間咖啡店」,是因為這裡總是奇妙地能激發出我無限的創作靈感,順利的時候,一天寫個一、兩萬字都不成問題。      我想,或許自己還是挺任性的,到哪兒不能寫作,偏偏就喜歡待在這裡。      我喜歡這裡的裝潢,喜歡店內在各方面精心設計下營造出的氛圍,喜歡圍繞在我身旁的可愛員工們,以及喜歡牟毓鵬——咳,煮的咖啡。      雖然他這個人很討厭,但我不得不承認,他的咖啡手藝實在太好了,會讓人一喝上癮、一試成主顧。      那年,誰能想到法律系的高材生牟毓鵬,會在畢業後放棄無可限量、光明燦爛的大好前途,從頭開始學煮咖啡,還到世界各地尋找開店靈感,途中有幸認識了幾位優秀傑出的咖啡界好手,經過一段時間的相互研習交流,成功帶著一身絕佳的咖啡技藝回國,創業開設「有間咖啡店」。      難道聰明的人做什麼事情都能事半功倍嗎?      這個世界還真不公平!      「哈囉,米寶姐。」值晚班的芋泥剛走進店裡,一件白襯衫搭配卡其色長褲,袖口捲至手肘,露出兩截結實黝黑的前臂,與我打招呼的同時,還不吝展現青春洋溢的笑容,讓我忽感一陣心旌蕩漾,年輕的小鮮肉就是好呀。      芋泥本名簡易雲,他並非芋頭的愛好者,聽說綽號起源,是有一回和朋友在泰式餐廳聚餐,帶位的小姐是泰國人,中文不流利且發音不良,把他的名字念得聽起來像簡芋泥,後來朋友們跟著揶揄,久而久之就變成他的綽號。      就跟我的名字一樣,朋友們覺得楊茗寶叫起來不方便,喊著、喊著就變成楊米寶了。      視線追隨著養眼的小鮮肉,我問:「你剛下課?」      芋泥是名大三生,因為雙主修課業稍微重了一些,在店內打工時數排的比較少,每週大概三個半天到四天左右。      「沒有,今天沒課。」他將背包收進員工置物櫃後向我走來,笑吟吟地上下打量了我,「米寶姐今天的造型也很繽紛耶。」      我今天穿的白T上,有好幾顆五顏六色的小毛球,搭配桃紅色的短褲,腳踩近期話題性十足的聯名款球鞋,右手還戴著一排閃亮亮的手環。我對配色鮮豔、多層次的穿搭風格就是有種特別的狂熱。      得意地瞥了牟毓鵬一眼,我愉快地揚起嘴角,「怎麼樣?好看嗎?」有人今早見到我時,還說我像是藝術家歇斯底里之下的水彩畫板。      芋泥立刻捧場地豎起大拇指,毫不吝嗇地揚聲稱讚,哪像某人……      牟毓鵬冷笑,「也只有易雲會配合妳。」他一如繼往地大潑冷水,「多數人稱讚是事實,少數人稱讚是給面子。」      「你說話真的非常不討喜。」我皺眉,「稱讚我一下是會死?」      牟毓鵬懶得和我鬥嘴,轉身去忙了。      芋泥靠過來,小聲地問:「米寶姐,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耶……」      「什麼事?」我漫不經心地應聲。      「妳跟我們老大在大學時期,到底是怎麼認識的啊?你們又不同科系,還不同年級,難道是聯誼?」      過往的回憶瞬間湧上心頭,我面色一僵,想起從前那件丟臉的事情,表情瞬間一陣青、一陣白。      芋泥見我神情丕變,趕緊擺手,「如果不方便告訴我也沒關係——」      我深呼吸,定了定神,雖然覺得有些難以啟齒,但還是說了:「不是不方便,只是我和牟毓鵬當初……我們當初……」我搔了搔頭。      那段淵源,究竟該從何說起呢?      「你們當初?」      正當芋泥屏氣凝神,等著聽我說故事,休息時間結束返回店內的胖胖,也靠過來湊熱鬧地問:「你們在幹麼?」      胖胖本名周恆達,人如綽號,是個近一百公斤、體型圓滾滾,工作起來卻十分靈活的陽光型胖子。他是我母校的學弟,今年即將升大二,聽說家境富裕不缺錢,會來這邊打工,純粹只是因為崇拜牟毓鵬。      他們同為法律系,在學校久聞牟毓鵬學生時期的光榮事蹟,為一睹大神風采而來到咖啡店,正巧當時店內在招人,胖胖得知後,滿腔熱血地說想應徵,牟毓鵬見他做事勤快、愛乾淨,又是同校同系的學弟,便雇用了他。      「在聽米寶姐說故事。」芋泥說。      胖胖抖動著嘴邊肉,一臉興奮,「我也要聽!」      我尷尬地看著他們那副迫不及待的模樣,吁出一口長氣,娓娓道來:「我大三的時候,曾經喜歡過一位設計系的大四學長,有一次我寫了一封情書,想趁學長打籃球時偷偷塞進他的背包裡,結果,因為並列放在籃球場旁的兩個背包實在太像,不小心塞錯了……」      「哦——」芋泥與胖胖對望一眼,馬上猜到後續,「該不會是錯塞進了我們老大的背包裡吧?」      我點頭,這兩個傢伙腦子動得還真快。      他們眼底亮起更加興奮的光芒,齊聲開口:「然後呢?」      胖胖追問:「老大就把情書拿去還給妳了對吧?」      「不算還……」提及此,我一臉哀怨,「因為,他是用非常糟糕的方式。」      「怎麼個糟糕法?」芋泥問。      餘光發現不知何時已經忙完,站在一旁等著聽好戲的牟毓鵬,我惡狠狠地瞇起眼,咬牙切齒地續道:「他把我的情書張貼在學校的布告欄。」      胖胖驚呼一聲,「哇賽!老大這麼狠喲!」      芋泥面露同情地望著我,「這也太……」      我想,他們應該完全無法想像我當時的心情,是如何地五味雜陳。      始作俑者在吧檯內悠哉地擦著杯子,嘴角噙著若有似無的笑意,事隔多年,他依舊對我沒有半點歉意。      我揉著太陽穴,忽然對於分享這段過去感到後悔。      胖胖沉吟半晌,好奇發問:「不過,米寶姐,妳怎麼知道是老大貼的啊?」      「我同學的朋友看到了,傳LINE告訴她,然後她告訴我的。」      剛得知消息時,我差點沒昏倒,下一秒便從座位上跳起來,無視教授的警告衝出教室,直往布告欄一路狂奔,猶如參加五百公尺障礙賽,肺部的氧氣像是要被擠出胸口,心臟更是劇烈跳動。從教室到位於學生交誼廳廣場的布告欄,明明平時走路只需要五分鐘,但在那個當下,儘管我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仍然覺得這段路彷彿沒有盡頭。      好不容易抵達,布告欄前已經聚集了不少圍觀群眾,我深感丟臉地低著頭,默默往前擠,透過人潮縫隙看見那張被兩條透明膠帶固定,張貼在版位正中央的信紙。      我試圖安慰自己,這世界上寫情書的人何其多,喜歡一個人是件稀鬆平常的事,搞不好那封信根本就不是我寫的,我不相信一間學校裡都沒有同名同姓的人,結果仔細一看——      喔不!那封信真的是我寫的沒錯,小熊維尼的印花信紙,略醜卻帶有個性的字跡,信末簽字的署名,還畫上愛心符號……      天啊,還能有更慘的嗎?      就在我猶豫著該不該穿過人群,上前去把它撕下來的時候,我喜歡的那位學長的朋友,剛好領著學長走到布告欄前,指著情書大聲嚷嚷:「唉唷,不錯唷,有學妹暗戀你耶!」      我發誓,長那麼大,我從來沒有像那天一樣絕望過!      踉蹌倒退一步,我當機立斷決定捨棄那封情書,打算做個縮頭烏龜,去找一處隱密的地方躲起來,偏偏天不從人願,就在我慢動作準備開溜之際,被學長另外一位眼尖的朋友給逮個正著,「咦——那不是楊茗寶嗎?」      於是,我瞬間成為全場目光焦點,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拱到學長面前,等待告白回應、短短的幾分鐘內,我的胸腔幾乎快關不住瘋狂跳動的心臟,簡直比驚悚片還要令人血脈賁張。      時間宛如在那一刻戛然而止,我屏住呼吸,周圍的鬧騰聲阻隔在耳膜之外,剩下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聲……      經過久到足以讓我窒息的一陣沉默後,學長很大方地當眾接受了我的告白,即便後來我們只交往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因為個性不合分手,我仍然打從心底感激學長,當時沒有讓我變成一樁笑話。畢竟,要是情書被公開又遭到公然拒絕,雙重打擊下,我大概不是立刻轉學,就是直接在學校裡挖個坑把自己給活埋了。      收回遠颺的思緒,我皮笑肉不笑地說:「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我跟牟毓鵬是冤家了吧!」      他們點點頭,胖胖接著問:「可是米寶姐,妳還是經常來店裡光顧啊!」      「那是因為每次來這裡,我都會有源源不絕的靈感可以創作……」而且牟毓鵬煮的咖啡實在太好喝了,但這點絕對不能讓他知道,會讓他太得意。      芋泥表示認同,一雙眼四處瞄了瞄,「我們店確實是燈光美、氣氛佳,可以激發出米寶姐的靈感也是很正常的。」      「是不是——」      我附和聲剛起,牟毓鵬立刻冷不防地補上一句:「她寫的是情色小說。」言下之意是在暗指我寫的東西,根本不符合店內的氣質,「而且,妳從早上到現在,什麼也沒寫。」      胖胖瞪圓了眼,低呼:「情色小說?是那種十八禁的書嗎?」      「呃……」我乾笑兩聲,趕緊轉移話題,指指牆上時鐘,「你們看,已經快四點了,該準備開門營業了!」      聽出我不想討論的意味,胖胖跟芋泥摸摸鼻子,散開去忙了,而一旁,牟毓鵬龜毛的強迫症又犯,光是擺個擦手紙在內檯桌面就調整很久。      「你那時真的太過分了!」提起前塵往事,我忍不住又是一肚子的埋怨。      牟毓鵬抬頭看我,神情仍無半分歉意,「不然我應該如何?有一封不屬於我的情書塞在我的背包裡,上頭除了屬名之外沒有任何聯絡方式,請問妳有什麼更好的『歸還』建議嗎?」      「有、有很多啊!」雖然照他的說法似乎也沒錯,「難道你就不會稍微向同學們打聽一下我嗎?」      他不以為然,「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      我真想把他給活活掐死,說話非得這麼惹人厭嗎?      「有間咖啡店」下午四點恢復營業,也許是因為下雨的關係,客人沒有瞬間湧入,或是因為牟毓鵬最近將多數的店內座位改為預約制,現場候位只排三桌,人數控管有成,不像之前門口天天一堆排隊等進店的客人,有些甚至連休息時間都守在門外。      牟毓鵬隻身在店內巡視,按照慣例檢查每一處的清潔是否落實,順便向幾桌熟客打招呼聊天,經過我霸占的座位時,他驀地停下腳步,蹙眉嫌棄地對我說:「楊茗寶,妳一定要這麼髒嗎?」他指著散落於桌面的衛生紙球和殘留碎屑的蛋糕盤子。      「幫你收拾就好了嘛,這又沒有什麼!」      他盯著我收拾桌面,並把衛生紙球捏進手裡,得理不饒人地繼續說:「妳蛋糕吃完可以請恆達幫妳收盤子。再這麼髒亂的話,就回自己家去。」      我猛翻白眼,不爽到極點,「牟毓鵬,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你,你非得對我講話難聽,尖酸刻薄,用你那套潔癖外加強迫症的標準來約束我嗎?」      他雙手環胸,一臉氣定神閒,「妳也可以不要來。」      「牟毓鵬!」我伸手指向他的鼻子,氣呼呼地道:「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你那壓根有病的潔癖跟強迫症!」      「那我們可能永遠都會保持著『非常』遙遠的距離,以妳這樣『乾淨』的程度。還有,我很確定自己沒有強迫症,沒知識也要懂得會Google。」說完,他轉身走進吧檯替客人煮咖啡,留下氣到快要腦抽的我。      耳尖聽見我們對話的胖胖,趁著空檔過來幫我收走空盤,安撫地說:「米寶姐妳不要介意,老大就是這個樣子。」      「我知道。」望向牟毓鵬忙碌的身影,我還是忍不住撇嘴。      胖胖才離開,另一個耳朵也裝竊聽器的芋泥過來補充:「老大雖然講話直接,經常不太中聽,但他其實心地善良,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      「哼……」這我也知道。      芋泥睨了一眼我的反應後就接著去忙了。      我一直都知道,牟毓鵬雖然個性不討喜、嘴巴很壞,但骨子裡是個好人。      情書事件發生的隔天,我曾忿忿不平地去找他理論,聽我劈里啪啦說完,他卻只是冷靜地問:「你們最後在一起了嗎?」      「是啊,你問這什麼意思?」我戒備地以為他要說話攻擊我。      「恭喜。」      面對我的怒氣,他表現得十分平靜,丟下一聲祝福便頭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我錯愕地愣在原地,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生氣。      看在和學長有好結果的分上,我也決定不跟他計較了。      原本以為我們不會再有交集,之後的幾次巧遇,仍是讓他在我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為,他曾經在公車上從變態的魔爪中拯救過我。      至今回想起當年這件事情,都還會令我渾身不舒服,若不是他及時出現,我根本無法想像後果。      當時,一名中年大叔站在我身後,趁著尖峰時段,公車上乘客滿載擁擠,不斷朝我靠近,他一手抓著公車把手,一手趁勢撩起我及膝的裙襬,在我的大腿內側撫摸遊走。      初次碰到這種狀況,我一時之間恐慌得不知該做何反應,只能不斷抖腳掙扎,並試圖撥開他的手,我無聲的抵抗顯然只是更加勾起他的獸性,就在感覺他整個人都快貼上我的脊背時,我用力地閉起雙眼——      忽然,一陣慘叫,腿上那令人作嘔的撫摸感消失了。      四周瞬間變得非常安靜,乘客們目光都停在變態大叔那隻被扭轉、高舉箝制的手。      我猛然回頭,發現牟毓鵬正抓著他,面無表情地開口:「請問,這裡有一位性騷擾女學生的中年男子,應該怎麼處理?」      我眼中充滿感激,雖然我連他究竟何時搭上公車的都不知道。      車內一陣譁然,為避免變態大叔找到機會落跑,司機緊閉車門,立刻報警。      警察很快趕到,牟毓鵬全程陪我向警察說明情況,直到事件處理完才離開。      那次,我是真的對他心懷感恩。      後來,我們經常會在校園裡或學校附近偶遇,有時我會主動向他打招呼,但多半只是四目相交,並未交談,直至他大學畢業,我對他仍是一無所知,甚至沒有他的聯繫方式,所有關於他的消息,都是從別人口中聽來的。      只是不曉得何時開始,我竟漸漸期待能和牟毓鵬不期而遇,即便只是擦身而過……      當年,身為校草又是法律系高材生的牟毓鵬,以系上第一名的成績風光畢業,卻讓許多崇拜他的女同學跟學妹皆傷心不已。據聞,在畢業典禮前幾天,有很多女生向牟毓鵬表白,可是最終,沒有任何一位有幸成為他身邊的女孩。      所有人都在猜,牟毓鵬是因為走不出大二時,緋聞女友車禍過世的傷痛,才會封閉內心,無法再接受新戀情。      但我偶爾會忍不住懷疑,牟毓鵬直至現在都維持單身,真的只是因為走不出失去女友的傷痛嗎?

作者資料

米琳

50%宅、30%愛玩,再加上20%腦洞,綜合而成的一個樂天派生物。 喜歡寫喜劇多於悲劇,相信許多現實中的不盡人意,在故事裡能找到各種可能性與美好結局。 只要認真地擁抱生活,總有一天,我們都會幸福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nanatellstory FB:米琳懶懶談 https://www.facebook.com/nanatellstory/ IG:nanatellstory 相關著作:《明天,我想和你談戀愛》《女配角的戀愛法則》

基本資料

作者:米琳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07-15 ISBN:9789860654004 城邦書號:3PP057 規格:膠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