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上)

  • 作者:花千辭
  • 出版社:春光
  • 出版日期:2021-01-05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7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56元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有沒有一張臉,只須唇角一彎,便能使枯燥的課堂百花齊放; 有沒有一雙眼,只消驚鴻一瞥,即使在動盪山河中也不害怕?  ★磨鐵黃金聯賽獲獎金牌作家──花千辭 ★磨鐵中文網破10,000,000下載,99.5%當當網超高好評率! ★電視劇火熱開拍中!《傳聞中的陳芊芊》趙露思 X《奈何Boss要娶我》徐開騁 領銜主演   我怎麼會來國子監?還不是賭性堅強! 最萌的歡喜冤家,在本不該有交集的課堂上,相遇了…… 國子監來了史上第一個女弟子, 這份「殊榮」可是堂堂大司馬聲淚俱下,為獨女桑祈爭取而來; 女兒美其名曰「要在菁英匯聚之地尋覓夫婿」, 實則,竟是賭性堅強,跟人撂下賭約來著…… 能否履行誓言不說,才第一天她就被排擠成邊緣人; 青梅竹馬卓文遠風流俊逸,卻也無法阻止敵視的眼光, 豪門公子閆琰因提親被拒,隔天便來找碴, 晏司業超凡脫俗,溫潤如玉,卻似乎處處刻意刁難, 破事兒一樁接著一樁,這夫婿到底要怎麼挑啊…… 不不不,這賭約該如何是好? 人際關係一團混亂,家裡卻無端出現黑影, 立志成為女將軍的她,家裡遭細作這種事要是傳出去,面子該往哪擱? 桑祈憑著一身好功夫循線追查, 竟意外發現平靜的生活底下,暗潮洶湧…… 【讀者深情讚嘆,一致推薦】 「就喜歡這樣細水長流的愛情,相識中一點點了解,日久生情,合情合理,不是因為他是男主她是女主,就必須要在一起。在這種時候,我才能明白,身為一個作者,是如何控制不了筆下的人物,你明明是創造出他們的人,卻最終被他們牽著走,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大概跟媽媽看著我一點點長大最後走出家門時的感覺,如出一轍吧。──心酸而欣慰。」──蔚微藍 「沒有各種狗血劇情,只能說好好看!覺得人物的刻畫超級棒,晏大大又暖又腹黑又高冷又貼心,卓大大讓人又愛又恨,閆大大軟萌軟萌的,桑妹子堅強又原則,每個角色都糊得我一臉鼻血。原對晏大大無感的但看到後面完全就成晏大大的腦殘粉了!此書講的不單是一個言情故事,包含了很多東西!反正只能說——作者高能收下我的膝蓋。」──Aralai 「看阿辭的書一直有種感覺,便是她的愛情觀跟我有某種共鳴,體現在幾本書裡,不論是勾欄的明妝和青衫還是國子監的桑二與晏雲之,都是會給人以溫暖希望和啟迪向上的感情,兩廂琴瑟和鳴,快意江湖,沒有怨懟狗血,沒有矯揉造作,一切都來得明媚,如同三月的暖風,騷得剛剛好。世間最好的愛情不過如此,我愛的人剛好愛我!」──牧予 「對於小說的追捧,動力大多源於去尋找生活中所缺失的一些東西,於本書而言,可以是桑二的性格,可以是司業的完美,可以是卓君的青梅竹馬,可以是琰小郎的彆扭相伴,也可以是平川的默默牽掛,或許每個人都在女弟子裡找到了自己繼續追隨的動力。」──葉落無痕_juan 「阿辭的文讀來就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不矯揉造作,讓人看起來感到輕鬆愉悅。我覺得桑祈是一個生長在大漠裡迎風自立的仙人球,從邊關來到京都,她是一個異類,渾身彰顯出的格格不入讓她生活的異常艱難。然而這位姑娘卻毫不放棄,從她身上表現出來的堅強和堅持,是洛京中的孩子們身上所沒有的美好品質。漸漸的,我看到了她的成長。期待堅強的仙人球開出嬌豔美麗的花朵。」──煙花脂 「第一次看到這本書就被花千辭柔美又不乏幽默的文筆驚豔,恰到好處的細節描寫配上文采斐然的語言確實讓人身臨其境。每一個角色都塑造得非常飽滿,而這一點似乎是許多寫手做不到的。」──聽雨僧盧下 

內文試閱

  陰天,下雨,國子監裡,一個用厚厚兩層蓑衣,把自己裹得像魚簍一般的身影伸出蒼老的手來,顫顫悠悠地推開了門。一解衣帶,兩件蓑衣間夾層裡的水嘩嘩啦啦灑了一地,更像是打翻了的魚簍,可惜沒有魚。      老博士馮默鬚髮花白,到底上了年紀,被冰冷的雨水泡得全身都凍僵了,又像古墓裡剛爬出來的殭屍般顫顫悠悠,往火爐邊圍著的人群走,哆嗦著嘴感慨了句:「天殺的,這麼大的雨。」      火爐邊的幾個人早到一些,已經把外衣脫下來,陸陸續續烤乾了。有人一邊起身給他騰地方,一邊皺著眉頭看了一眼窗外巨大的雨做的簾幕,跟著罵了句:「都怪那桑祈。」      一旁有不明真相的小天真不懂了,怎麼下雨還跟人有關,莫非是這叫桑祈求的雨不成?這大冬天的……要是夏天干旱的那會兒也這麼靈多好。      不遠處的另一間屋子裡,桑祈打了個噴嚏,皺著眉頭甩了甩衣袖上的水。      這屋子裡全是模樣俊俏、錦衣華服的少年公子,如今清一色變成了落湯雞,在各自的座位上狼狽不堪,不分青紅皂白地甩著被打濕的書本。      有人咒罵了句:「天殺的,這麼大的雨!」      另一個人轉過頭來盯著桑祈,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憋屈表情,彷彿在心裡也道了句:「都怪那桑祈!」      桑祈感覺到了視線,卻看也沒看他一眼,只是盯著被泡透了的書冊發愁。用手一拎,就撕掉一塊兒下來,心道,什麼破紙。      馮博士也把書拿著湊近火爐烤乾,憂國憂民地嘆息。      「你說聖上怎麼就這麼任著桑家胡鬧?」      「唉。」旁邊的人更用力地嘆了口氣,「還能怎麼辦?西昭是桑將軍平的,南部亂黨也是桑將軍殲滅的,這天下都快成他桑家打下來的了,聖上現在也是無奈。」      「要我我也愁,可這規矩禮法……唉,亂套,全亂了套。桑家這麼鬧騰,就等著老天爺上門來收吧。你看這驚雷暴雨的……哎喲哎喲……」最後這句是因為馮博士一激動上前一步,被火燎了衣服,險些自己先行被收走。      桑祈又打了個噴嚏,縮著脖子瑟瑟發抖,把濕透了、貼在身上的衣服揪起來一點,試圖暖和過來,卻無濟於事。因為她身邊人更少,氣氛更冷了。      周圍的幾個人心照不宣地默默離她遠了些,陰陽怪氣地咳了咳,繃著臉不去看她。      都不看我吧,桑祈無奈地低頭瞄自己。      好吧,雖然是和別人一樣的寬袍緩帶大袖襦衫,可是一水兒濕身誘惑的情況下,她那只有女子才有的凹凸身形還是欲蓋彌彰地顯露無遺。她聳了聳肩,表示很無辜,作為國子監歷史上第一個女學生,第一天就這樣,實在也非她所願。      卻說三天前,大司馬桑公毫不害臊地第七次提出要讓自己家的獨女進國子監讀書,並稱皇上要是不讓就是歧視他桑家。他桑家為國捐軀、出生入死是多麼不容易,前仆後繼地死了那麼多男人,如今只有個女娃娃了,居然連個和其他世家子弟平起平坐、共同識文斷字的權利都沒有,說著說著,居然還腆著老臉為桑家後繼無人哭天抹淚了一番,好像遭受了多大虐待似的。皇帝為此嘔得差點撒手人寰。更有甚者居然還配合地跟著傷感,一時滿殿擤鼻涕聲。      識文斷字在家裡誰攔著你啊,非得去國子監演的是哪一齣?皇帝有槽無處吐,直把龍椅的把手都捏出個坑來,才從牙縫裡硬生生地擠出了三個字—著男裝。      如今看來,這三個字也是白擠。      十月裡,洛京其實還不算到冬天,教室裡沒備火爐。這雨來得突然,雜役們現燒了幾個都給博士們送去了,還沒火爐送到教室,所以全屋人的取暖基本靠抖。      桑祈也在那兒和其他人一起忙著哆嗦。      教室裡亂哄哄一片,誰也沒注意有個遲到的人剛剛悠然進來,一路左拐右拐,一直晃悠到了桑祈身邊,大大方方地坐下,解開斗篷,甩了甩頭髮上的水。      桑祈臉一黑,好嘛,又甩書上了,這下課算是徹底沒法上了。      卓文遠的視線順著水滴拋灑的軌跡瞥了一眼桑祈案上的破書,又落在桑祈身上,唇角輕勾,從懷裡掏出一個物件。「給妳。」      居然是個小暖手爐!      桑祈也不客氣,樂得接過來捧在懷裡,感慨道:「卓夫人真是溺愛,這才什麼時候就給你備下這玩意了,不是前兒風大,你凍著了吧?」      卓文遠本就生得俊美,挑眉一笑,桃花眼角便漾出了幾分風流曖昧。      「我特地回去為妳取的,妳倒挖苦我?哎喲,我胸口疼……」      「為我?」桑祈瞥了他一眼,做感激涕零狀拍著他的肩膀道,「這麼會疼女人,公子的未來一定前途無量。」      卓文遠施施然把自己的筆墨紙硯一一擺好,順著她的話接茬兒:「那嫁給我的事,妳考慮得怎麼樣?」      桑祈抱著暖手爐,心滿意足地搖頭晃腦,假裝沒聽見。      「妳看,嫁了我,我保證妳天天有暖手爐抱。我還可以自我犧牲一下,給妳當人肉火爐。妳摸摸,熱和不熱和?」      她不回話,卓文遠就自顧自地說了下去,還捉了她的手往自己額頭上放。      桑祈眼疾手快地抽了回來,吸了吸鼻子,幫他總結剛才那番話的中心思想:      「嗯,看來你比疼女人更擅長的是臭不要臉,更加有前途了。」      卓文遠收回手,不置可否地笑笑。      兩人閒閒拌了幾句嘴,桑祈也暖和過來了,開始把書頁放到暖手爐旁邊將其烘乾。教室裡的其他人也在三三兩兩地閒聊,不無公子哥兒坐得東倒西歪形象憊賴,也有人唾沫星子橫飛地聊起哪個勾欄新花娘彈的曲兒多好聽。      桑祈聽到小曲兒的時候,拎著書頁的手微微晃了晃。正在這時,屋子裡突然安靜了下來,她抬起頭,發現眾人竟不知何時都規規矩矩地盤腿坐好了,畢恭畢敬地低著頭。她正尋思這是怎麼回事,能讓這幫紈子弟如此矜持,莫不是皇上親自來視察她第一天上課了?      卓文遠在她耳邊低低提醒了句:「晏司業。」      桑祈被這三個字戳了一下心口,再把眼往上抬,只瞄見一襲雪白的衣角,而後便見寬袖輕揚、黑髮如瀑、全身乾爽的夫子進入了視線。      他身量頎長,高大威儀,看上去並不比房間裡坐的學生們年長,卻有一種與年齡不相符的沉穩氣度,容貌遠比她見過的最好看的男子昳麗,龍章鳳姿,皎如玉樹。最吸引人注意的,還要數那雙眸子,眸光中有種說不出的高潔浩然,淡泊邈遠。      桑祈挑了挑眉,想,這號稱「第一公子」的晏雲之,倒是生了副好皮囊。      可內裡如何呢?她只能用兩個字形容—呵呵。      自視甚高、裝模作樣,是她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大燕第一公子的兩大印象。      想當初,她跟人家打賭,說定會在三月之內讓晏雲之收下自己的荷包,並答應她上元節賞燈之邀,否則她就要代替名伶在燈會上彈唱的時候,以為不過是小事一樁。卻未曾想到,打從她應下賭約,前去晏府拜訪了晏雲之幾次,都吃了閉門羹。別說送荷包了,連人家面都沒見上。      不就是被人稱作姿容絕世嗎?至於小氣到連個臉都不露嗎!多被看一眼能少塊肉是怎麼的!害得她不得已,只得出此下策,跑到國子監來堵他。一想到方才同窗們說的唱小曲兒一事,再想想自己那兩把刷子,桑祈不由得狠狠將晏雲之腹誹了一通。      為了不在上元節丟桑家的老臉,她容易嗎?讓他收個荷包,又不是讓他投河上吊,舉手之勞,何必如此孤高?這邊廂正吐著槽,那邊廂晏雲之已經坐了下來,翻開書冊,清冷的目光淡淡地從眾生面上掃過。      桑祈抬眸直視著他,目光挑釁,丹唇輕勾。我看你這次往哪兒跑?      晏雲之與她對視,神情卻波瀾不驚,就跟在看一方空蕩蕩的桌案沒什麼區別。      喲,居然這麼鎮定,桑祈心道。新來了一個這麼另類的學生,國子監裡的風言風語,她自然是有所耳聞,也做好了心理準備的,而今他這樣從容處之,倒是令她有些意外。      彷彿教室裡並未多出此人一般,晏雲之如常開始講習,開口的嗓音溫潤清澈,帶著幾分舒雅高遠之意,彷彿山巔的皚皚白雪、靜夜的熠熠月華,聲如其人,美好動聽。可再好聽的聲音,也架不住說的內容無趣。他專司講授百家經典,桑祈本就聽得雲裡霧裡,書又被泡爛了,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跡,更加摸不著頭腦,沒多大會兒,就因著手爐的暖意,生出了幾許睏倦,忍不住掩嘴打了個呵欠,同時眼皮沉沉地向周圍看去。      只見除她以外,其餘人都聽得很認真,連一向慵懶散漫的卓文遠也不例外,眸中凝著難得一見的專注,整個人都顯得英朗了許多。於是桑祈又意外了一下,暗暗揣測,這麼無聊的課,他們還能一本正經地聽下去,怕是這晏雲之高傲得過了頭,有什麼動不動就打罵學生的癖好吧?      正想著,她又打了個呵欠,頭部漸漸向面前的桌案傾去。馬上就能找個地方放頭,好好瞇一會兒了,她精神一緩,便忽地聽到有人叫了一聲自己的名字。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桑祈,妳來解釋一下此句為何意。」晏雲之的聲音不大,但清晰地傳入她的耳朵裡。      話音一落,教室裡格外寂靜,氣氛十分微妙。      她條件反射地一個激靈坐直,微微蹙眉。他說了八個字,每個字她都再明白不過,可全部連在一起竟又不懂了。想去看看書上的原文揣摩一下,又悲哀地發現,似乎這一章恰好是剛才被她扯爛揉成一團丟掉了的那頁。      全班同學都屏氣凝神等待著她的回答,當然,其中大部分是等著看熱鬧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桑祈自然不想第一天就下不來台,用胳膊肘推了推卓文遠,尋求解救。而她誤交損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方才還對她甜言蜜語的俊俏公子,此時長眉一挑,聳了聳肩,做了個愛莫能助的表情,眼神又恢復了慵懶玩味,中書五個大字—我也不知道。      好吧,桑祈無語,只得在他腰上狠狠擰了一把,淡定地清了清嗓子,硬著頭皮道:「聖人若是不死光的話,盜竊案就不會停止發生,所以要想平息所有盜亂,須得把品德高潔之人全部殺掉才行……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她脫口說了這番話後,眉頭緊鎖,盯著書頁,連自己都覺得解釋得非常不著調,自然是大錯特錯了。      晏雲之還沒作反應,先有人忍不住輕笑了一聲。      而後他依舊用那從容淡定、沉穩清冷的嗓音,附和了一句:「原來想治個盜亂,還需用這麼慘絕人寰的方式……」整間教室便都哄堂大笑起來,只有他表情如常。      桑祈安靜地坐著,面色微紅,卻不羞也不惱,聽著聽著,也笑了。      女子甘甜的笑聲清脆悅耳,猶如清泉,混在男孩子們張揚粗獷的笑聲中,顯得格外突兀。桑祈坦然道:「我是不懂,我要是什麼都懂,還要你這司業幹什麼?正因我才疏學淺,才更顯得您睿智高明不是?」      他將了她一軍,被她反將回去,還順手小拍了一下馬屁。      晏雲之此時才抬起頭來,目光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幾秒,又毫無波瀾地再次移開,若無其事般,將方才這句話的正確解讀道過後,繼續講了下去。      桑祈緊盯著他,在他俊雅高冷的面容上捕捉到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眼眸一亮。      她又不是來做什麼才女、令人刮目相看的,只要不惹毛他,順著他來,能把荷包送出去,完成賭約,也就大功告成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晏雲之瀟灑離去,桑祈趕忙把暖手爐丟給卓文遠,跟了上去。

作者資料

花千辭

新生代人氣寫手,磨鐵簽約作者。風格百變,腦洞豐富,尤擅復古小清新。文筆詼諧,畫面感強,讀來有極深的代感。願用筆下笑中帶淚的故事致敬所有有愛的人。 相關著作:《國子監來了個女弟子(下)》

基本資料

作者:花千辭 出版社:春光 書系:奇幻愛情 出版日期:2021-01-05 ISBN:9789865543068 城邦書號:OF0076 規格:膠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