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夫人裙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夫人裙下

  • 作者:希澄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0-02-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超級VIP/ 新書超人氣!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最熱作者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內容簡介

我不會喜歡妳, 妳也別喜歡我,好嗎? ★博客來、金石堂排行榜冠軍作家,POPO原創百合天后.希澄,繼《妳挑逗,我失控》《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後,又一女女戀愛力作 ★踰越上司與下屬的界線,禁忌糾纏、抵死纏綿的祕密情婦潛規則 ★實體書獨家收錄近三萬字全新未公開番外《脣吻之上》 我從未想像過自己會成為情婦, 更沒想過,會是她的情婦…… 在他人眼中,陶菫是幸福的吧。 生活井然有序,還有上進又帥氣的滿分男朋友—— 但只有陶菫知道,他雖然跟自己在一起, 心裡裝的卻是別人…… 荒蕪的愛情,將她消磨耗盡, 失衡的親情,更讓她心力交瘁。 重男輕女的母親,自私無賴的哥哥, 像吸血鬼般索討不休, 她困在親情的枷鎖中,徹底失去自由…… 陶菫努力隱藏愛情與親情的傷痕, 但秦如初卻輕易地踏入她的世界, 使她措手不及,毫無防備。 當她證實男友劈腿而痛苦悲傷, 又因家人引來討債糾纏時, 秦如初向她伸出了手—— 「妳生活中的所有問題,我都可以解決。」 「當我情婦吧。」 很久以後,她仍記得秦如初掌心傳來的溫熱。 那拉住她的手,彷彿將她拉出深淵, 卻也將她推入另一個地獄……

內文試閱

  序章      秦如初的吻落四處,如陣清風,讓陶菫有些恍然。      「妳不專心。」      陶菫回過神,抬眼一瞧,見到秦如初幽暗不清的臉色,那正是她不悅的前兆。陶菫彎彎脣角,雙腿纏上秦如初的腰肢,伸手環住她的脖頸,讓自己半裸的上身貼近她。      「那是妳的問題……嗯……」      秦如初咬了下陶菫白皙的脖頸,脣順著圓潤肩頭往下,在肩上咬出一圈牙痕。手撫過優美的腰線,扣住身下陶菫的腰,「膽子倒是大了。」一邊說一邊揉著後腰。      「秦……嗯……妳別、別揉……」向上拱起腰像隻貓兒,敏感的後腰禁不起這般蹂躪,陶菫低低呻吟,夾緊雙腿時,明顯感覺到秦如初的身體一僵。      陶菫知道秦如初愛極了這樣的自己,在脣貼上脖頸時,陶菫微仰頭,弧線優美,可惜不能留下吻痕。      秦如初的吻很輕,如微風拂過,似是那晚的吻一般輕柔。埋於胸口的吻如雨落下,讓陶菫想起兩人初次歡愛的那晚,秦如初的低喃。      「只能是妳,陶菫。」      自己身上的浴袍也在此刻被秦如初拉開了,那天之後,陶菫總是如此在女人身下承歡,一次又一次。      春風一度,可惜是朝雲暮雨;繾綣難捨,終歸是煙花一場。      雲雨翻湧之際,陶菫瞅了眼屈於自己身下的秦如初,想起平日辦公室裡她的雷厲風行、她的一板一眼、她的沉穩大器……陶菫不自覺地摸上秦如初的後髮,壓往自己腿間,呻吟甜膩,是秦如初喜愛的那樣。      秦如初瞅陶菫一臉迷濛,展現出平日見不到的乖順,不禁下腹燥熱,軟舌輕舐,霪雨霏霏之處,清風徐過,不留痕跡。      「嗯……哈……」      陶菫閉上眼,當雲雨落下之時。      「哈……哈……嗯……」她的呼吸粗重且急促,直到一隻手的輕輕拍撫下,胸口起伏趨緩,呼吸才慢慢地緩下,歸於平順。      「好點了?」      聞言,陶菫睜開眼,一如既往地靠在秦如初的懷裡。頭微仰,入目之處是紅豔的脣,色澤柔亮,顯然是剛做了些什麼。      「嗯。」陶菫回了一個單音節,視線移開,不再停留在秦如初的脣上。      兩人歡愛數次,她不曾吻過自己,如同當初說好的那般。      「我去洗澡。」      話落,陶菫便起身走下床,打開房門走到浴室,留下剛出差回來的秦如初在床上發呆。      秦如初閉目養神,神情平靜,方才的纏綿歡好就像是錯覺一般。但這樣的平靜卻在陶菫略帶怒氣圍著浴巾打開房門時,消失殆盡。      「妳怎麼在我後頸留下痕跡了?」      秦如初睜開眼,直直地看著門口的陶菫,淡淡道:「力道沒抓好,剛剛……用力了些。」      陶菫深吸口氣,壓抑微微的怒氣,可還是被秦如初輕易看穿了。      「我明天怎麼綁馬尾去上班?秦副總。」      秦如初神色不改,坐起身,平聲道:「頭髮放下吧。」      「熱。」      「那就給別人看吧。」秦如初如是說。      陶菫眉頭微皺。      「一向精明幹練又不苟言笑的陶菫忽然放下頭髮,長髮飄逸,肯定引人注目。」      陶菫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見她真動怒了,秦如初收起幾分笑意,慵懶道:「我有粉底液,蓋一下就好了。」      非得讓人這麼生氣?陶菫深吸口氣,怒火漸漸轉為無奈。其實秦如初不安撫她也是可以的,畢竟副總和小專員相比,誰比較大昭然若揭。      被人知道她與秦如初有染,肯定會以為是她主動爬上秦如初的床,然而,不是這樣的——      「當我情婦吧。」      至今,午夜夢迴間,與秦如初纏綿後,偶爾她會比自己早入睡,見她露出毫無防備的睡顏時,陶菫總會想到第一次上床時,她對自己的直面而言。      秦如初跨坐到自己大腿上,雙手環住她,雙眼與她平視,眼神無懼,態度坦然。      「操我,現在。」      那手,便拉過自己的手往她的腿間摸去,那瞬間陶菫腦海一片空白。她是秦如初與她跟自己同為女人這兩個事實擺在眼前,顯然是前者令自己更為震驚。      「……我沒有碰過女人。」這是陶菫回過神後,對秦如初說的第一句話。      陶菫壓根兒沒想過有一天會跟女人上床。      在郭向維之後,陶菫以為不會再與誰如此親密、不會再耳鬢廝磨、不會再脫衣解帶……      更不會張開雙腿,對著一個女人,還是自己的上司。      「我不會跟妳接吻的,放心。」秦如初的大拇指壓著陶菫的下脣,陶菫微微啟口,感覺脣上的指腹輕輕遊走,「也不會愛上妳,別擔心。」      陶菫笑了。      秦如初停下,低眸迎上那雙清澈的雙眼。      「這台詞有點老套。」陶菫說。      秦如初不惱,跟著輕輕笑了。那時的陶菫並無多心,只當她一如既往的游刃有餘。很久之後,她才懂當時秦如初輕笑時,笑意未達眼底。      「我保證。」秦如初說。      聽著秦如初如此道,陶菫想,自己與秦如初便是如此——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秦如初不是郭向維,又怎能掀起自己心中的波瀾呢……         第一章      陶菫沒想過有一天會成為別人的情婦,對方還是個女人。是女人也就罷了,可偏偏這個人是自己的上司——秦如初。在拿下那件案子之前,陶菫未想過會與秦如初有所接觸,畢竟秦如初貴為副總,她只是公司小職員。      然而,在她意外解決一個難纏刁鑽的客戶之後,陶菫還是入了秦如初的眼。      這案子的難纏程度全公司上下皆知,是令人頭疼卻又不得不抓住的客戶。即使自認做到滴水不漏,仍能被這客戶抓出毛病,然而,她的刁鑽難搞,在同樣完美主義的陶菫面前,倒沒有這麼令人生厭。         「如果經理放心的話,我可以做做看。」      一次在經理又被這客戶打槍回到部門時,思索許久的陶菫斟酌著,慎重開口:「當然,我也知道我資歷淺,經理若不放心覺得不妥我也可以理解。」      視線上下打量眼前方進公司不過三個月的菜鳥,瞧她姿態不卑不亢,經理思忖了下,點點頭,「可以,我把資料寄到妳信箱,先寫一份企畫書給我。」於是陶菫就這麼接下了這客戶的案子。      這場豪賭在部門間傳開,有人笑陶菫自不量力肯定出糗,也有人酸她急功近利忙著搶功,然而對這些流言蜚語陶菫置若罔聞,專心致志。      不料,客戶對於陶菫呈上的企畫書相當滿意,爽快地答應面談。那天經理帶著陶菫與客戶面對面,兩人竟一見如故,相談甚歡。談話中,陶菫也不居功,給自家經理做足面子,最後客戶滿意簽名,甚至加碼投資,令整個部門歡欣鼓舞。      臨走前,客戶特意走到陶菫面前伸出友誼的手,「我很看好妳,可惜妳先進U公司了。」      見客戶一臉扼腕,陶菫微微一笑,「謝謝您的賞識,以後也請多指教了。」      這一會談也成部門佳話,雖然當事人陶菫隻字不提,旁人問起也不過簡單帶過,可這不能打發秦如初。      聽聞底下一個專員有如此作為,秦如初是讚許的,也從經理口中明白對方行事低調謙虛,不習慣大肆讚揚,於是只是在茶水間攔住陶菫,將她帶到會客室。      「副總。」陶菫微微斂眼,視線停留在搭在胸口的項鍊上。      「妳是……陶菫吧?」      「是。」      秦如初雙手抱臂,走近陶菫。感覺到有人接近自己,陶菫抬起頭,迎上秦如初黑白分明的雙眼,幽深沉靜。      「妳不錯,獎金這個月底會匯到妳戶頭。」      「謝謝副總。」      見陶菫面色平靜,秦如初輕抬眉梢,試探性地問:「有其他想要的?」      原以為陶菫會再要些獎賞,然而她不過是搖頭,「沒有。」或許是因為她答得太快,反倒讓秦如初不太信。      「我可以幫妳從專員升到組長。」      陶菫皺眉,「這倒不用了,我資歷淺,擔不起組長一職。」她說得淺淡而堅定,讓秦如初有些訝異。      明知道自己立了大功卻不撈點好處,陶菫雲淡風輕的態度令秦如初印象深刻。      那日之後,兩人稍稍熟稔了一些,但也不過是茶水間會打招呼的關係。有些人會在陶菫耳邊要她多巴結秦副總,說秦副總遲早會升上總經理,然而陶菫只是聳聳肩。      「那與我無關。」瞧她一派淡漠,久了那些人也覺索然無味,一切如同船過水無痕,日子平靜地過。      至少在秦如初找上自己前,陶菫都如此認為。      「妳是……陶菫?」      聽見陌生中帶點熟悉的嗓音,陶菫停下手,一轉頭便見到徐凌。陶菫面露訝異,很快地斂起,點頭致意,「徐小姐。」      見陶菫自己一人用餐,徐凌便問:「方便一起用餐?」陶菫自然點頭,沒有拒絕的理由。      「從上次的案子到現在也有一個月了吧?」      陶菫見著眼前笑容輕鬆的徐凌,與那作風謹慎、要求完美的徐大客戶可真搭不起來。她淺哂道:「是,一個月了。」      徐凌順著自己的長髮,瞅著眼前清麗的女人,綁著馬尾清秀端正,可真想不到她能做到如此地步。思及此,徐凌的目光便多了幾分讚許,「妳那次真的處理得不錯,我看你們經理都快被我搞瘋了。」      陶菫失笑,卸下了案子的重擔,多了幾分輕鬆,「經理教我很多,也協助我不少,若是沒有他我也沒辦法完成,我想……」      迎上那雙凌厲的眼睛,陶菫直道:「我只是知道徐小姐要什麼而已。」      「別叫我徐小姐了,叫我Linna吧。」徐凌雙手撐在桌上交疊,下巴抵在手背上,眼底泛起一絲笑意,開玩笑地說:「不然下次可沒這麼讓妳好過了。」      陶菫失笑,點頭,「Linna。」      上次見面時,陶菫心思全放在案子是否成功,倒是沒仔細端詳徐凌的長相。這麼近距離一瞧,才發現她五官精緻,那雙丹鳳眼狹長迷人,彷若含光。鵝蛋臉搭上鳳眼,標準的東方面容,骨子透出一股傲氣,舉止優雅,與陶菫見過的人都不同。      若要說誰能與徐凌並肩,陶菫也只想到秦如初。      才剛想到秦如初,入目之處便多了一抹高䠷倩影。注意到陶菫的遲疑,徐凌順著她的目光往後一瞧,笑容多了幾分深意。      「秦副總。」      這麼一喊讓秦如初回過神,走向本不該搭在一起的徐凌與陶菫。姣好的面容掛著笑容,朝徐凌微微頷首,視線落到陶菫身上,「兩位。」      徐凌與陶菫站起身,然而陶菫總覺得秦如初的視線若有似無地停留在徐凌身上,而那眼神並不疏離。      與自己看待徐凌是不同的。      「那我先回去了。」徐凌朝著陶菫揚起笑容,伸手輕握了下陶菫的手,雙眼直視著她,目光放柔幾分,「下次見。」      陶菫一頓,倒也沒收回手,禮貌地點點頭。      而陶菫沒注意到的,是秦如初的視線,停在她倆相握的手上,目光深了幾分。      ◎      陶菫的生活簡單,如她的人一般平淡,上班與睡覺占了大半時間,惟假日會與平日不同——      「向維。」      聞聲,一名藍衫男子抬起頭,收起手機朝陶菫一笑,「陶菫。」他自然地牽起陶菫的手,一同走進餐廳。      陶菫與郭向維在一起將滿五年。大學就走在一起,久得陶菫總認為會走上紅毯,與郭向維步入婚姻。      「向維,明天……我可能要回家一趟。」坐定後,陶菫遲疑地開口,神情滿是歉然:「隔天一大早我要帶我媽去醫院做檢查,所以前一天要先回家準備,對不起。」      郭向維聳聳肩,笑了笑,「沒事,媽媽身體重要,紀念日可以再慶祝。」      見著自己男友如此溫柔體貼,陶菫心裡感到有些複雜,是感激也是愧疚。她伸出手輕握他,「謝謝。不過你真的不會介意?真的沒事?」      「沒事啊。」郭向維輕輕反握她,「我可以自己找事做,妳忙妳的,一切小心,平安就好。」      瞅著眼前俊朗的青年,陶菫感動一笑,心裡怦然。在一起將滿五年,青年總是如此好看,陶菫覺得就是看一輩子也無妨。      或許是有中午的插曲,晚上陶菫主動跨到青年身上,在青年深沉的目光下解釦脫衣,手撫過結實的胸膛與硬挺的腹肌,主動仰頭吻了青年。      帶繭的手在身上遊走,一陣陣酥麻蔓延全身,陶菫摟住青年的脖頸,在他耳邊低低呻吟。      平日兩人有各自住處,只有假日才能這樣膩在一起,陶菫嘴上沒提過,可心裡比誰都珍視這樣的假日。      想到兩人交往紀念日自己卻必須回家一趟,無法陪在男友身邊,陶菫便有些愧疚。帶著這樣的心情,她摸上青年的褲頭。      「陶菫……」郭向維的呼吸粗重,眼神混濁,滿是情欲。陶菫主動解下他的褲子,拉過青年吻得綿密。      「給你……插進來。」陶菫被吻得七葷八素,呻吟破碎,「你填滿我……想要……」      郭向維抱緊她,深深挺入,那剎那,陶菫咬緊牙,撕裂般的疼讓自己眼眶一溼。      扣住陶菫的腰,郭向維低喘幾聲,擺腰撞擊,溫熱包裹的感覺令人上癮。      陶菫閉上眼,裡邊很燙、很滿,還有很疼……聽著郭向維滿足的低歎聲,陶菫也呻吟幾句,以此舒緩疼痛。      她喜歡與郭向維做愛,但不喜歡被插入。她怕疼、怕痛,第一次給了郭向維是在大學,那時的她下邊鮮血不止,嚇得兩人臉色蒼白。      她知道郭向維喜歡插入,喜歡被吸住、被包裹的快感,而郭向維也知道陶菫會疼,最後都會讓陶菫幫自己手淫或是口交解決。      像今晚如此是鮮少的,或許是如此,郭向維比平日更急躁,難以言喻的快感與滿足感令人沉淪。      陶菫緊閉雙眼,只希望快些結束。      「陶菫……」聽著郭向維沙啞的低喚,陶菫睜開眼,滿目溼潤,看上去楚楚可憐,反倒刺激了郭向維,抽插更快了些。      陶菫咬著下脣,下邊疼得沒有知覺,只覺得被填得很滿,彷彿要燒起來了一般。      數十秒後,郭向維抱緊陶菫,深深一挺,白液頓時填滿了套子。      兩人躺在床上,呼吸慢慢緩下。陶菫靠在郭向維懷裡,累得說不出話。郭向維輕笑,手撫著她的髮,「辛苦了。」      為了這聲「辛苦了」,陶菫真願意給他,就算很疼也沒關係,她甚至願意給他自己的下半輩子——      「向維,我們交往五年了,彼此工作也挺穩定的……」      嗅出字句中不尋常的詢問,郭向維面色微僵,拉過棉被往陶菫身上蓋,「妳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一隻大手覆在自己眼上,陶菫愣了下,隨即閉上眼。那一隻手,蓋住的似乎不只是雙眼,還有心。         「哦?妳要請假?這麼難得!」收到陶菫的假單,經理看著覺得稀奇,朗朗笑語:「行,星期一好好在家休息,星期二再來。」      「好,謝謝經理。」掛上電話後,陶菫如釋重負。紀念日的假日是泡湯了,但總可以請一天假到郭向維住處找他吧?陶菫是這麼想的,所以難得請了一次假。      「妹妹啊,假請好了嗎?」陶母從廚房走到客廳,剛好聽見陶菫在講電話。陶菫收起手機,點頭道:「嗯,不用擔心,都辦好了。」      不料,陶母的下一句話便讓陶菫淺淡的笑容僵住。      「妳哥哥最近好嗎?還有錢吧?妳多關心一下妳哥,他做生意辛苦,妳要是有多的錢給他就好,不用匯回來……」      陶菫淡淡地看著滔滔不絕的母親,思緒有些飄遠。要不是顧及母親身體狀況不好,陶菫真的很想告訴她,她心目中驕傲的兒子,不過是散盡家財的敗類。      做生意辛苦?陶菫冷笑,是被人詐騙,裝大爺後被女人仙人跳,一切咎由自取,卻還編織著發大財的美夢,說著下一次投資肯定大賺……每次提到這個毫無出息的哥哥,陶菫就頭疼。      自父親過世後,母親是愈發疼愛這個哥哥,彷彿她只生這麼一個兒子,沒有陶菫。      或許是見哥哥如此窩囊,陶菫是愈珍惜郭向維。與自己哥哥相比之下郭向維優秀許多,是她值得愛的人。      對此,陶菫深信不疑。         翌日,陶菫帶著母親前往醫院做檢查,檢查的結果卻令陶菫陶菫的心涼了半截——      「我建議盡快開刀切除,不然怕惡化……」聽著醫生說要開刀動手術,以及後續治療,陶菫深吸口氣,頻頻點頭,然後帶著母親離開。      步出醫院時,陶菫扶著母親望著天空,一時之間不知該何去何從……然而她只能撐起笑容,對著母親淡淡道:「我會想辦法解決的,妳就安心養病吧。」      「哎,要是很花錢就不必了,我就是擔心妳哥哥……」      或許,這才是讓陶菫最感無力與無奈的吧。      陶菫想過,若不是她急需一筆龐大的診療費,以及哥哥那顆未爆彈,她會如此輕易答應秦如初嗎?      陶菫始終想不明白。

作者資料

希澄

希望能一直保持一顆澄澈的心。以文字為趣、以寫作為樂,學不來華美優雅的文字,寫不出氣勢磅礡的小說,但仍冀望自己能寫出一個讓人記得很久、很久的故事。 希澄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writersrchen 粉絲專頁:希澄文債館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srchen/ 相關著作:《我把妳當閨密,妳卻只想上我》《妳的餘生,我的餘燼》

基本資料

作者:希澄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0-02-13 ISBN:9789869810357 城邦書號:3PP043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