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這個寒冬不下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這個寒冬不下雪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5-01-29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 暢銷美女作家 Misa 【戀之四季】超人氣系列作最終曲——暖冬裡的薔薇色戀愛物語 原來太喜歡一個人是幸福,也是不幸。 這份太過喜歡的心情,會讓你一直想要得到, 然後,惶惶不安地害怕失去。 初戀男友就該要具備十項條件, 對我超好、順著我的意思、把我放第一,我說什麼就是什麼,這才叫做喜歡啊! 然而,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幻滅,是成長的開始。 在這所盛產帥哥的高中裡,我立志要找個天菜當初戀男友!!! 常大為、向春日、樂宇禾、夏恒生…… 噢,每個都是神等級的天菜,心中那頭小鹿撞得我胸口都快瘀青了啦! 余佑寒嘴巴很壞,說這樣追著帥哥跑的我不僅是花痴,還是白痴, 可是他竟然在開學第一天就跟我這樣的花痴兼白痴告白! 討厭啦,我要薔薇色的高中生活,我要永遠不會罵我的天菜男友, 才不要這假裝成天菜的討厭白菜! 不過……這白菜怎麼好像越看越可口了? 他有時狠狠嘲笑我,有時溫柔地對我說喜歡, 讓我的心有時酸有時甜,更多的是迷惑, 也許,在愛情裡,每個情竇初開的女孩都是白痴吧。 戀之四季相關系列作:《第二次初戀》(春)、《總會有一天》(夏)、《秋的貓》(秋)

內文試閱

  一踏入校門,就先看見站在校門口跟學生問早的老師,天啊,連老師也好帥,我傻笑著跟老師說早安,老師看我一臉菜樣,便知道我是新生,微笑著跟我比了比中庭的方向。   新生訓練的時候有來過學校,所以我大概知道學校裡的方位、校規等,不過那時候來只有選擇要念社會組或是自然組,還沒分班。   我看見中庭有一大團人站在布告欄前方,想來就是貼出分班表的名單吧。   向老師露出一個青春無敵的微笑後,我往布告欄小跑步去,發現所有人都拿起手機,正覺得奇怪,才發現原來布告欄上貼著QR code,果然這間高中就是不一樣啊,這麼先進,居然直接掃描連上網路觀看分班表。   才剛找到自己的班級,媽媽卻忽然打電話來,我嚇了一跳趕緊接起,喂的聲音都還沒來得及說,媽媽劈頭就一陣罵:「妳又跟妳老爸說了些什麼?為什麼他會一邊哭一邊打給我,說早知道當初就生男孩子?妳是不是又在講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就說了妳的本分是念書……」   「啊啊啊!媽媽!收訊好差啊啊啊,奇怪這邊收訊怎麼鬼遮眼了,啊~~我聽不見了!」我一邊十足有戲地喊著,一邊一直用髮尾摩擦著話筒裝出收訊不好的情境,然後就掛掉電話。   噢,真是的,我當然也會念書啦,但是念書之餘,也要享受青春咩!   好不容易來到這間夢幻高中,放眼望去,學生素質真的是很高,我已經可以想像高中生活會有多麼開心了!耶~   「哎呀!」過於沉浸在幻想中而不自覺地在中庭轉圈圈的下場,就是被後方衝來看班級名單的人撞倒在地。   手機像是打出去的全壘打一樣在地面上三百六十度轉呀轉的,一路滑向前方,直到撞到一雙亮得發光的皮鞋。   皮鞋的主人彎腰,纖纖玉手撿起我的手機,而我順著她的白皙雙手往上看,是一張漂亮到開花的臉蛋。   「妳的手機?」連聲音也好聽到讓我想哭。   相較之下,身為女主角的我趴在地上實在太丟臉了,我立刻爬起來嘿嘿笑著往她那邊跑去,「對,我的我的。」   她對我露齒微笑,發現她高我有半個頭,目測應該有一六二,而從她白得刺眼的襯衫看來,一定跟我一樣是個新生。   「妳那一班的?」她問我。   「A班。」   「這麼巧?我也是A班。」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機。   這邊其實有兩個可能的情況可以發展。   第一,我這麼糗地跌倒,手機還飛出去,照理來講手機應該是要甩到一個大帥哥的腳邊,他幫我撿回來還順便扶起我,覺得我迷糊得很可愛,接下來發現他碰巧和我同班,展開一段薔薇色高中生活。   但現在看來,第一種情況是不可能了,那就是第二種情況。   漂亮的女孩總是帶刺,一開始很要好的朋友後來一定是第一個背叛妳的,電視和漫畫都這樣演啊!所以我這是合理的懷疑。   眼前的女孩漂亮可愛,看起來還很好相處,然後又這麼巧跟我同班。   完了完了,我猜往後的發展大概會是我喜歡上一個天菜,然後天菜喜歡她;或者是我們兩個一起喜歡上同一個天菜,她一邊說要公平競爭卻一邊在天菜面前裝柔弱,最後我同時失去了朋友和天菜,淪為悲劇女主角。   「我叫周芷蕎,妳呢?」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她又問我。   「喔,喔喔,我叫方芮冬。」   她的名字跟搶張無忌的心機女人只差一個字,嘖嘖,看樣子她未來一定會搶我看上的對象,小心啊小心,我一定要保持警覺。   我一面胡亂猜想一面跟著周芷蕎走到A班教室門口,新生的教室和二、三年級最大的不同,就是每個人都乖乖坐在座位上發呆。   黑板上面有座位分配表,直接先以座號排序,我問了周芷蕎的座號,然後又是一個只會在小說中發生的巧合,她就坐在我的後面。   「妳原本是哪間國中的?」她將書包掛在桌子旁邊,從裡面拿出筆記本遞給我,「寫一下妳的資料吧。」   回答她的問題後,也反問她一樣的問題,結果她的國中么壽遠,我問她怎麼會跑來這裡念高中。   「當然會想來啊,這間學校的升學率和自由校風就是重點。」她皺眉,好像這是多理所當然的事。   本姑娘才不是為了升學率勒,我是為了這些高素質的帥哥們。   不過這麼花痴的話我當然不會在開學第一天就講出來,只能昧著良心說我也是。   早自習鐘聲響起,其它陌生的同班同學也陸陸續續來到教室,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過了一會兒,班導走進來,赫然發現就是剛才在校門口跟我道早安的帥哥老師,他帶著親切的微笑站上講台,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這就是新生的味道呀。」   那模樣有點變態,可是帥哥做什麼都是帥,所以我傻笑著盯著他看。   「我叫秋時緯,是你們班的班導,負責國文,不過我什麼都會一點,所以有如果其他科老師教得太爛,你們有不會的還是可以來問我。」他一面說一面翻點名簿。「對了,我的秋是秋天的秋,不是丘逢甲的丘,旁邊也沒有耳朵,大家可以叫我秋老師,但別取諧音綽號,你們的學長姊老是不聽話。」   他的話引來班上同學一些笑聲,這老師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還以為明星高中的老師會比較一板一眼,沒想到感覺卻很親近。   「首先先決定各個股長吧,班長就先由我來指定,啊,就這個吧,名字聽起來就是班長,余佑寒。」   秋老師感覺根本沒細看點名單,隨意瞥到哪個名字就是那人當班長,他一說完,坐在我斜前方的男生原本還看著窗外發呆,立刻抖了下轉向講台。   「我?」他比著自己。   「如果你是余佑寒那就是你了,上來吧,班長。主持一下班級幹部選舉,大家拍手。」秋老師說完拍起手來,大家來不及反應就下意識地跟著拍手。   那個叫做余佑寒的男生等於被強迫逼上台,他有些惱怒,卻也沒辦法。   喔喔喔仔細一看,也是一個帥哥呀,個子高、鼻子挺、皮膚看起來還很好摸……不是,是看起來保養得很好。   頭髮沒有染也沒有燙,但是很蓬鬆,讓我想到棉花糖。   爸爸、媽媽!女兒我一來學校就發現好多天菜,更有一個大天菜跟我同班。   先來算一下我們相愛指數有多少好了!   這是一個從我國小就開始流行的無聊算法,把兩個人名字的筆劃交叉加在一起,越接近一百代表相愛指數越高。   余七劃……他的名字是哪兩個字?保佑的佑?函洞的函?   「對了,班長,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吧。」秋老師雙手環胸站到一邊。   台上的余佑寒表情超無奈,「正常應該要先自我介紹再來選股長吧。」   「好了啦,你們都這麼大了,自我介紹這點小事情自己會處理吧。」秋老師哈哈大笑,看樣子我們班導真的很有自己的風格。   余佑寒轉身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他的名字,字跡端正乾淨,以男生來講字算很漂亮。   可是我的腦袋就像是被大冰塊打到一樣結凍了。   他的寒居然是寒流的寒,我還以為是韓或是函,不不不,如果是這個寒,那我就不要追他了。   因為我叫方芮冬啊!我們兩個搭在一起不就變成寒冬了?這樣多冷啊!   這不行,絕對不行。   而且仔細一看,他身高還沒有到一百八,我的初戀男友條件可是列了十點,每一點都要符合才行呀!   「下面那個,叫什麼名字?」忽然余佑寒拿著粉筆指向我。   「啊?」   「就是妳,站起來。」他手上的粉筆甩了兩下,班上同學來回看著我們兩個,秋老師也一臉看好戲,完全沒有要阻止的意思。   噢……一個班級裡除了老師,就是班長最大了,所以我只能乖乖站起來。   余佑寒抬起下巴看了我一眼,瞇著眼睛說:「矮冬瓜,妳叫什麼名字?」   「矮、矮冬瓜!」我大驚,居然有人這麼沒禮貌!   班上同學紛紛偷笑,我氣得臉都快變形,「我叫方芮冬!不要叫我矮冬瓜!」   沒想到余佑寒居然笑了起來,雖然很帥,可是很欠揍!   「一樣有個冬字啊,不叫妳矮冬瓜,就叫妳矮冬冬吧。」接著他在副班長的下面準備寫下我的名字。   「喂!我沒有要當副班長!」我大叫要阻止。   「我也沒有要當班長啊。」他說,還瞥了一眼秋老師,但後者只是假裝沒這回事。   「那是秋老師指名你,不關我的事情啊啊啊!」   「對啊,所以我指名妳啊。」余佑寒微笑,寫下矮冬冬。   「我不叫矮冬冬!」我又吼又跳,班上其他人笑聲更大,秋老師也跟著笑。   「我又不知道妳名字怎麼寫。」他好無奈的聳肩。   「正方形的方、芮妮齊薇格的芮、冬天的冬!」   「妳自己上來寫。」他把粉底丟回板溝內。   我暴跳如雷地往講台走去,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方芮冬三個字!   「我的名字這樣寫!」將粉筆用力丟回板溝內,我拍拍雙手抬頭看著比我高了一個半顆頭的他,露出驕傲的神情。   但他嘴角卻勾著好看的欠扁微笑,轉過身對台下的同學說:「這是你們副班長方芮冬,叫她矮冬冬,接下來選風紀。」   我張大嘴巴,赫然發現自己中計了!居然把自己的名字寫在黑板上,愚蠢死了我!   不過懊悔也沒有用,余佑寒推了我,下巴朝黑板一努,我只能咬著唇憤憤地瞪了他一眼,再拿起粉筆在黑板寫上風紀。   接下來的選舉過程非常順利,基本上是充滿強迫,只要沒人提名,余佑寒就隨便點一個人當股長,大家為了不要被亂點到,所以紛紛隨便提名,而只要有人一被提名,全班立即掌聲通過。   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彼此都不知道彼此的名字,連提名都是用手比劃的。然而,經過一陣廝殺後產生的怪現象就是,大家彼此好像熟悉了不少,開始主動問對方叫什麼名字。   下課鐘響起,秋老師用左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我看見他無名指上的戒指。   呿,果然好男人不是死會就是gay。   「忘記抄課表給你們,矮冬冬,這一份就請妳抄在黑板上,今天第一節是導師時間,我等會兒再過來。」   「我不叫矮冬冬……」無力的抱怨已經沒人理會,只能在黑板上抄寫每天八節課的課表。   然後現在問題來了,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出頭的我,根本沒有辦法寫得太高,不管怎麼寫,台下的同學一定會被講台擋住,看不見最後幾堂課的課表,但我又不想踩在椅子上面寫,再說,抄寫課表應該是學藝要做的事情吧。   我拿出剛剛抄在白紙上的股長名單,學藝是一個被余佑寒蠻橫指名的男生,叫做林叡,我正想出聲叫喚對方時,一個瘦瘦高高、頭髮看起來像是燙過般帶有捲度的男生已經站到我旁邊,主動拿起粉筆。   「我來抄寫課表就好了。」他的聲音偏高卻不尖銳,他制服上的名字繡著——林叡。   「也是,這是你的工作。」我樂得開心,把課表交給他。   他皺眉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對我的話感到詫異,我趕緊補充說明:「這是學藝的工作呀。」   在家都習慣這樣說話,國中同學也大多都是念同一所小學的老面孔,所以我早就忘了要怎麼跟新認識的人說話才比較有禮貌。   「是啊,這是我的工作。」林叡冷笑一聲,看樣子我惹他生氣了,還在猶豫該不該說聲不好意思的時候,他又說了句:「矮冬冬。」   我不道歉了。   「課表也太不人道了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一面抄著黑板的課表一面對周芷蕎抱怨,「妳看呀,居然每天都有國英數,這太可怕了吧!」   「這不是基本的嗎?我還覺得一天該有兩堂數學兩堂英文呢。」周芷蕎一臉疑惑。   「妳是認真的嗎?」   「當然,以一間升學率這麼高的高中來說,課表倒是出乎意料的輕鬆。」   完蛋了,看起來周芷蕎會是一個很認真的學生,我可受不了在家聽爸媽囑咐我要念書,在學校又要聽同學討論課程。   瘋了,真的是瘋了!   「好啦,上課啦,果然是新生呀,全都乖乖待在座位上。」秋老師在上課鐘響時準時走進來,發下社團手冊與社團申請單,「今天要決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你們將要參加什麼社團,順帶一提,我是觀星社的顧問老師,但目前暫時也還是烹飪社的顧問老師。」   看樣子秋老師很多才多藝,才能兼顧兩個差別這麼大的社團。   這間學校除了校風自由、每年都會舉辦絢麗的煙火大會外,多采多姿的社團活動也非常遠近馳名,每年的社展雖然不開放外界參與,但有些企業或是其他學校的校長、老師會拿到公關票,據說有些企業甚至會利用這個機會網羅潛力人材。   最出名的例子是好幾年前一位學長因此而踏入演藝圈。   升學很重要,但是培養一技之長也很重要,學校相當注重社團發展,所以和一般學校最不一樣的地方是,並不會強制學生在三年級退社,想花多少心力、時間在社團上全憑學生高興,你可以選擇當幽靈社員,也可以選擇努力將社團發揚光大。   我很認真地翻看過手冊一遍,琳琅滿目,居然有一百多個社團之多,每個看起來都很有趣,可是,怎麼沒有帥哥研究社或是某某人粉絲俱樂部之類的呢?   漫畫裡面不是都會有全校最歡迎的男生的粉絲俱樂部嗎?既然這裡盛產帥哥,照理說應該要有這樣的社團呀。   「我問妳喔,妳知道我們學校的校園王子是誰嗎?」   「我只知道有個學長轉學考考了滿分進到這所學校,前所未見。」周芷蕎說完就在社團申請單上填入「讀書社」,我的老天爺呀,到底哪個白痴創立了讀書社,書還念不夠啊!   看樣子周芷蕎果然是個非常認真的女孩,虧她長這麼漂亮,卻不去享受青春,感覺有點可惜。   「妳剛剛問學校帥哥嗎?」坐在我前面的女生轉過來,她戴著眼鏡,笑起來嘴角邊有個梨窩,看起來很清純可愛,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小白兔。   「對呀。」我說。   「這問我就對了。」她眼鏡底下的眼睛閃過光芒,整個人轉過來,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本小冊子,封面寫著「二、三年級全記錄」,翻開裡面居然密密麻麻寫滿字跡。   「二年C班,向春日,人稱校園王子,是個非常陽光的太陽男,沒有女朋友。」然後她還用手機滑出照片,這一看就是偷拍啊!   不過……還真的是極品耶!整個人就閃閃發光啊。   「這種競爭一定很大!」   對方點點頭,「他有一票死忠粉絲,俗稱向日葵。只是這個學長雖然很陽光,但跟他告白的人無一不哭著回來,挑戰難度很高。」   「原來如此啊!」我點頭。   「還有這一個,S班的壞學生,樂宇禾,高一剛入學就因為和學長打架而聲名大噪。」接著她往後翻了幾頁,照片上的男孩眼睛明亮、笑起來有酒渦,超級可愛的!   我正想大叫這個超棒,但眼前的女孩卻搖頭:「這個就別想了,他身邊有校花,絕對看不上我們。」   「校花?是有多漂亮,我見過十個校花,有九個都只是名不符實!」況且好男人怎麼可以讓人占據,當然要經過廝殺才能定生死啊,就像是公獅搶地盤一樣,好男人當然也要搶。   不過眼鏡妹卻嘆氣,翻開下一頁,「這一個校花剛好是最厲害的那一個。」   上面貼了一張照片,不意外的還是偷拍,樂宇禾騎著腳踏車載著一個女生,可怕的是儘管這張照片非常模糊,但我還是可以感覺得出來那個女生美到人神共憤的地步。   好,我認輸了。   「那這個跳過,還有沒有更好攻略……啊,抱歉,這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叫什麼名字,我還沒請教呢。」討論了老半天,我居然還不知道這位同好的姓名。   她露出微笑,眼神裡透露出同類的味道。   「我叫李蔓蒂,最喜歡的東西就是帥哥。」   嘖嘖,戴著眼睛看起來清純清純的,沒想到也是一枚花痴,而且名字也太時髦,我猜她英文名字一定就叫做Mandy。   「我是方芮冬,叫我……」   「矮冬冬。」   「不是!」可惡!都是余佑寒那個混蛋,現在大家都叫我矮冬冬是怎樣!   「那不重要,接下來我要說的才是重點。」李蔓蒂居然說我的名字不重要!?但念在她繼續翻閱她的小本子,我就不跟她計較,也許她要推薦什麼超級天菜。   本子翻到最後一頁,照片上是一個有著飄逸黑髮的男生,但是看起來有點沒精神,大概是瀏海都把眼睛遮住了吧。   「剛轉學來的傳奇人物,轉學考滿分,二年B班,常大為。」   「我看!」原本坐在一旁看書的周芷蕎,上半身忽然湊過來,死盯著照片瞧。   「妳也對帥哥有興趣?」我樂了!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考滿分轉學進來的學長長怎樣,也許哪天可以跟他請教功課。」她一邊說一邊縮回身體回到位子上,視線繼續落向課本。   真是沒救了!   不懂得欣賞帥哥,生命可是會乾枯的啊!   「這個帥嗎?」我將注意力轉回照片上,皺起眉頭問,因為實在看不出來呀!   李蔓蒂嘖嘖兩聲,對我搖了搖食指,「眼見為憑。」   下一秒她居然拉起我的手往教室外跑。   「喂,妳們社團申請單還沒寫啊。」我聽見周芷蕎在背後有氣無力地說著。   我被李蔓蒂一路拉往隔壁棟大樓跑去,我喊著這邊可是學長姊的教室,但蔓蒂小姐才不理我,感覺她很興奮。   我們來到水洩不通的某樓層,走廊上擠滿了女學生,吵吵鬧鬧,每一個都往某間教室探頭探腦。   「我們來這裡幹麼啊?」簡直像是演唱會現場,我必須用吼的,李蔓蒂才能聽到我的聲音。   「我帶妳來看啊!那個學長。」   我瞪大眼睛,「不會吧!妳是說,這邊的人全部都是來看那個學長的?」   李蔓蒂挑眉,「當然。」   蝦米呀,這樣的人氣不去當偶像也太可惜了吧,到底有多帥?   這充分引起我的好奇心啦,帥哥雷達可不是叫假的,可惜的是我們太晚過來,走廊上人滿為患,我只能奮力在後頭跳啊跳的,看能不能看到些什麼。   「矮冬冬,這邊有個小縫隙。」   「……」念在她帶我來看帥哥,這一次我就假裝沒聽到。   我從李蔓蒂提供的神祕小縫隙看過去,可以清楚看見B班教室裡,那個頭髮飄逸的男生正坐在座位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的書。   其實本人跟照片上看起來沒什麼差,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本人就是散發出一股超級強的吸引力,讓我內心的花痴魂燃燒到極致。   「天呀!好帥好帥!」我大喊,瞬間和周遭的花痴們同流合污。   「就說了吧,極品啊這一個,而且剛轉學來一定是單身,我們有機會了!」李蔓蒂握住我的雙手眼光閃閃,我也用力點頭。   爸、媽!你們女兒找到一個優質好男人了!   「遲到了。」   我和李蔓蒂回到教室的時候,余佑寒正一臉大便的站在講台上。   東張西望一下,我鬆了口氣:「老師還沒來就不算遲到啦,哈哈。」然後踩著輕鬆的步伐正要回到座位上,忽然感到後腦被什麼東西打到。   「身為副班長還遲到,懲罰要兩倍。」余佑寒手上正把玩著白色粉筆,一臉寒氣,嘴角還勾著微笑。   「你你你……你剛剛用粉筆丟我的頭?」我捂住後腦,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這種狀況不是只會發生在漫畫裡嗎?   「妳要慶幸只是粉筆。」他又笑了,拿起一旁的板擦,充分展現陰險狡詐四字的真諦。   「蔓蒂……」我扭頭想找和我一起遲到的同伴,卻發現李蔓蒂已經在座位上乖乖坐好,手裡還拿出了這節課的課本。   蝦米呀,這是什麼狀況,人情冷暖嗎?   花痴同夥李蔓蒂都這麼不顧道義,那更不用指望讀書讀到腦抽筋的周芷蕎,她肯定會說學生本來就不該遲到的這種話。   「奇怪了,為什麼是班長在管秩序,這應該是風紀股長的工作呀,你踰矩了!」我指著台上的余佑寒。   「矮冬冬,憑妳還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我可先跟你們說了,既然我是班長,那所有事情就都以我為主,學藝要畫什麼海報、教室布置要怎樣,都要經過我的同意,衛生股長要怎麼安排每個人的掃區,也要經過我同意,就連風紀要管秩序,也要經過我這個班長的同意。」   我倒抽一口氣,講得多理直氣壯啊這個男的。   「各位啊!聽聽呀,這是什麼專制的發言,我們是民主的社會,不能讓這個人獨攬大權呀!」我趕緊發聲,當第一個站出來抵制這不公的體制的勇者。   可是我錯了,班上的人各個一臉嫌麻煩,我甚至看到風紀對我擺手,示意要我坐下。   「大家不要害怕呀!有我在,我是副班長,我可以……」話還沒說完,頭頂上忽然一陣陰影籠罩,一雙大手從我天靈蓋壓下來。   「妳可以怎樣?嗯?」余佑寒這傢伙居然壓我的頭,我掙扎、推他,但一點效果也沒有。   「你別欺人太甚,我告訴你,身為副班長的我……」   「身為副班長的妳,唯一的功用就是——我不在時才能掌權。」接著他露出陰險的微笑,「但可惜的是,打從我念書以來,每年都拿到全勤獎。」   言下之意就是,我這副班長擺明是個空架子,一點實權也沒有!   「怎麼可以這樣!」我大喊,伸手想打他,可是卻發生像是搞笑漫畫才有的情況。   他抵住我頭的手臂只要伸直,我就怎樣也打不到他的身體,全班同學大笑起來,連余佑寒都露出潔白的牙齒。   可惡,他笑起來真的好帥,可是也真的超過份,才開學第一天,他就一連讓我出糗兩次。   這個人!我和他不對盤!   「喂,矮冬冬。」他抵著我的頭,而我依然嘗試想打中他的身體,無奈身高差距這慘忍的事實擺在那裡,我的指尖能勾到他的襯衫衣角就不錯了。   「幹麼!」實在太生氣,所以我也凶巴巴回應。   余佑寒依然掛著氣死人的好看笑容,瞇起眼睛好像在挑逗人一樣,張口說道:「我喜歡妳耶。」   「咦~~~~~~」   這尖叫的起鬨聲來自班上所有同學,他們鬧烘烘的亂成一團,而我則陷入呆滯。   「妳沒聽到嗎?矮冬冬,我說我喜歡妳啊。」余佑寒依舊跩得要命,這是什麼告白語氣啊!   爸、媽,女兒太漂亮也是一個錯誤。   開學第一天就被大天菜告白,可是這個天菜的個性不及格、身高也不及格,統統都不及格。   與其說是天菜,不如說是顆白菜呀!   拒絕人還真是痛苦,不過這是美女必須承受的,我承受得住。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5-01-29 ISBN:9789869105569 城邦書號:3PL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