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星際大戰:反抗軍崛起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12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2019xmas
特別活動
◆首刷限定→《反抗軍崛起》珍藏明信片*1張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讀過《反抗軍崛起》後再次觀賞《俠盜一號》,絕對會讓你對琴.厄索改觀。」 ——托西站(Tosche Station)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貝絲.瑞維斯親筆打造《星際大戰》最偉大英雄之一的早期冒險,以及她不願提起的心碎過去 ※「我多希望這本書能再更長一點!」、「震撼如動作片、感傷如愛情片,還有如坐針氈的閱讀體驗,通通都在這本書裡!」 ——亞馬遜讀者五顆星盛讚推薦 ※「一部關於勇氣、抵抗、希望,以及在最黑暗的時期中依然保有求生意志的感人故事。」 ——陸希未,著有紐約時報第一暢銷書《異能世代》 ※「這部小說對《星際大戰》的新舊粉絲來說都是必讀之作。」 ——亞莉珊卓.布拉肯,著有紐約時報第一暢銷書《闇黑之心》系列 ※「如果電影裡的琴讓你有所感觸,這部作品更是以精湛文筆帶你窺視琴的心靈並解釋她的動機。」 ——io9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完整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於2015年12月上映,目前已成為影史最高票房第三名。 ★《俠盜一號》上映三週,打敗了《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登上美國年度票房亞軍。 ★《俠盜一號》於2016年12月上映,全球票房逼近十億美金。 ★《星際大戰八部曲》以逼近13億的總票房超越《美女與野獸》,成為2017年北美票房與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 ★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二○一六年《星際大戰:俠盜一號》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二○一七年《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琴.厄索年僅八歲時,母親慘遭謀殺,父親被抓去侍奉帝國——但她不算完全孤單一人。為了對抗帝國暴政而不擇手段的索.葛瑞拉對琴視如己出,不僅給了她一個家,更給了她成為反抗軍戰士所需的一切能力和資源。 琴全心投入這場革命,也全心效忠於索。但是與索及其手下並肩作戰不只帶來危險,也考驗琴身為索的手下之一願意冷血到什麼程度。面對一場令她大受打擊的意外背叛時,琴必須重新振作,認清自己究竟相信什麼理念……以及相信誰。

內文試閱

  很久以前,在遙遠的銀河系……      帝國拘留中心兼勞改營LEG-817   地點:沃班尼   囚犯:黎安娜.哈利克,#6295A   罪行:偽造帝國證件、拒捕      第一個月_      琴.厄索屈膝跪地時,一旁的風暴兵輕聲冷笑。      琴舉起上銬的雙手,開口道:「可以拿掉了吧。我能逃去哪?」她示意冗長走廊和每一扇牢門上方的微弱照明。      「銬著妳比較有趣。」風暴兵回話,揪住琴的手銬,拉她站起。金屬環陷進皮肉,摩擦底下的敏感骨頭,但是琴面不改色,不想讓對方稱心如意。      「他們總是這麼……」典獄長開口,這名一身黑衣的高瘦男子揮揮手,彷彿在尋找適當的字眼。「他們剛來的時候總是這麼高傲,你不覺得嗎?」      風暴兵不置可否地咕噥一聲,催促琴沿著昏暗走廊前往牢房。      典獄長對自己的笑話呵呵幾聲。「抱歉,我只是覺得這很有意思。我總是看得出誰是新來的——他們站得比較直。」他加大步伐,從琴和風暴兵身旁走過,在兩人前方轉過身,攔住去路,接著抓住琴的下巴,逼她面對他,但琴以抗拒的姿態掙扎。他又咯咯笑。「新來的還剩一點骨氣。」他強調這兩個字的時候皺起鼻頭。      看琴沒發怒,他嘴角下垂。「往這兒走,囚犯。」他轉身背對,快步走過走廊。琴瞪著前方,盡量確保疲憊的雙腳走穩,免得再次踉蹌而讓這趟痛苦之路拖得更久。      「他們是在……哪抓到妳?」典獄長心不在焉地問道。      琴沒吭聲。      典獄長轉過身,狠狠甩她一記耳光。「我問了妳一個問題,囚犯六二九五A。」      「我是在五星星系的一艘船上被抓。」她咬牙答話。      「被抓……被逮捕,」典獄長的語氣聽來相當自豪,就算這件事跟他完全無關。「所以妳現在在這兒。」他揮臂示意周圍,但沒移動。其中一間牢房昏暗無人,琴在風暴兵的推動下蹣跚走進這個小房間。她再次舉起雙腕時,他終於解開手銬,裝置上的紅燈閃爍幾下,變成綠色,琴的雙手從沉重金屬塊裡應聲垂下。      「我相信妳一定會很喜歡我們在L-E-G-8-1-7這座小小設施。」典獄長把話說得太快,口齒不清,LEG這三個字母因此聽起來像「elegy」,意思是「輓歌」。琴覺得輓歌一詞非常貼切。「歡迎來到沃班尼。」他露齒笑道,清楚知道這顆行星有何名聲。      「妳的罪行雖然不是帝國見過最惡劣的,但也絕不會被容忍。妳傷害了這個銀河系,向社會贖罪的辦法就是工作。」典獄長在牢門旁的生物識別掃描儀上輸入密碼,柵門滑動鎖定,把琴困在牢房裡。「妳不會喜歡這裡的工作,」典獄長補充道,口氣依然溫和親切。「妳也不會喜歡這個新家,不過這就是違背帝國法律的後果。歡迎來到妳這輩子最悲慘的日子。」      牢門外的典獄長用鼻孔看著琴,微微冷笑,想必習慣看到罪犯聽見這篇熟練的小小演講時崩潰。但琴只是瞪著他。      這輩子最悲慘的日子?      琴放聲大笑時,典獄長只能怒目相視。      第一章_      琴.厄索,八歲      琴.厄索躲在黑暗中。      她不怕黑。沒錯,她以前怕黑,但不再怕了。她熟悉這片黑暗。她在這裡待了數小時之久。      自從她親眼目睹母親被殺。      這座洞穴很小,但原本應該比現在更為擁擠。她和爸媽練習過這項逃難措施——假裝帝國找上門,全家因此一起躲在這裡。      但現在,琴獨自一人。      她帶著一個背包,裡頭只放著媽媽叫她準備逃命時她來得及塞進去的幾樣東西,可惜其中不包括名叫「阿寶米巨人」的雪怪娃娃。她平時把它放在床底下,幫她嚇跑那些長大後才知道並不存在的怪物。她現在真希望有它在身邊,她好想摸摸它柔軟的人造毛髮,還有那總是聞起來像爸爸的丁香鬍後水。      琴搖頭。不,玩具現在沒辦法安慰她。這種心願有夠蠢。她不能再當小孩子。      琴緊抓母親死前不久給她的項鏈。她緊閉雙眼,不禁感到好奇:死的時候痛不痛?她猜想一定很痛。      這裡真的好黑。      琴點燃一盞提燈,陰影在洞穴石壁上舞動。      她聯想到那些一身黑鎧的士兵。      「爸爸會來。」她告訴自己,嗓音在黑暗中細微脆弱。      媽媽說過「相信原力」,琴也儘量照做,試著相信,試著希望。      她上方的暗門匡啷作響。門被打開,一名男子從上方俯視而來,琴強忍住發自恐懼的尖叫聲。      一聲啜泣逃離她的脣間。索!他來救她了!      可是媽媽已經沒救了。他來不及救媽媽。      「來吧,我的孩子,」他開口:「我們要踏上一條漫漫長路。」他把手伸進洞裡,拉她上去。      琴凝視索的臉龐,只猶豫幾秒就握住他的手。她上一次見到他時,他帶她全家逃離科洛桑,來到拉穆重建家園。考慮到帝國如果——遲早——找上門,爸媽已經訓練過琴如何應對各種可能狀況。      「還有這個,」媽媽曾示範如何操作通訊塔。「如果發生了最糟的情況,妳需要有人救妳,但我和妳爸爸不在妳身邊,妳就按下這裡這個按鈕,索.葛瑞拉會來。」      琴每次都朝按鈕伸手,很想當場按下。「他都不來找我們!」她這麼說時,媽媽把她往後拉,還責備說只有在發生緊急情況時才可以找他。      此刻,索繃緊不帶笑意的嘴角,眼神也不像她上一次見到時那樣流露喜悅。一條長疤劃過他的左眼,眼角因而下垂,雙眼稍微突出,雨水流過光禿腦袋。他看起來很生氣。      琴把蒼白小手往上舉,伸進他膚色黝黑、佈滿老繭的手中。他溫柔地握住她的手指,她也緊緊握住他的手,彷彿她即將溺斃,而他就是能把她拉上岸的繩索。      「我們得走了。」索說。      琴吞下恐懼與哀傷,點點頭。她和索跑過原野,奔向她的家,經過涼雨洗滌的空氣聞起來清新,她總覺得這幅景象看起來實在怪異:周圍依然美麗平靜,媽媽卻已經……      「來了很多士兵。」琴開口,拉扯索的手,咬住下脣,默默自責。她當時真該算清楚有多少士兵來到農場。她只知道有一名白衣男子,那人以前跟爸爸合作過一段日子。還有黑鎧士兵們。還有……      她當時真該多留意,可是那一切發生得太快。      「這裡沒人。」索說。      她的住家和農場設備——一座通訊塔、幾臺灌溉機、一臺收割用機器人——就是一大片輕輕搖曳的天黍田之中最高聳的物體。一件襯衫被微風吹起,如幽魂般掠過夜空後又往下飄。      琴相當確定那是爸爸的襯衫,袖口磨損,而且散發他的氣味——混合丁香、土壤、機油,以及某種冰冷又堅硬的物體的味道。她還來不及抓起那件襯衫、把它纏在身上,那件衣服已經被增強的風勢吹走。      兩人離琴的住家越近,發現更多衣服在微風中飛舞,掠過草原,在黑夜中消失無蹤。然後她看到洗衣籃,連同草地上沾染血跡的壓痕。      琴的心中燃起希望。媽媽不在這裡。      但她知道,她打從心底知道,這不是因為媽媽還活著。沒有任何人在胸口挨了一槍還能倖存。      琴咬住口腔內側,嘗到血味,但沒說話。      索以熟練動作上前,一把推開農舍的大門。琴默默跟上,一縷刺鼻煙霧令她皺起鼻頭。士兵們在這裡放了火,殘餘火勢仍在廚房裡劈啪作響,把原本的白牆燒得焦黑。      索知道該搜查什麼地方——工作室的櫥櫃、各個隱密角落、地毯底下的木板。但都一無所獲。      他不禁咬牙咒罵。「他們奪走了一切。」      而且他們奪走了他,琴心想,感到一種鬱悶的震驚。他們奪走了爸爸。      她眼眶泛淚,不是因為煙霧刺激。就算去救她的不是爸爸而是索,她還是希望他會在這裡。他會躲在某處等候,等著她。      但他不在這裡。他消失無蹤。      破碎陶器散落一地。琴知道爸爸叫她逃跑前有試著銷毀工作成果。這裡應該什麼也不剩。爸爸不會讓這裡剩下任何東西。      索瞇起眼睛,轉身面向琴。「妳爸爸有沒有什麼藏東西的地方?帝國不知道的地點?」      媽媽雖然成功銷毀了爸爸的一些研究成果,但是帝國人員來得太突然,家裡被翻箱倒櫃得太徹底。她指向藏在爸媽房間裡的保險箱,但裡頭空無一物。存放日誌的盒子不翼而飛,連同爸爸的資料庫。她查看自己的房間,那些黑鎧士兵居然也掀翻她的床鋪,還割開她的玩偶,就為了搜索爸爸的研究資料。她不確定他們有沒有找到什麼,但這其實不重要,因為所有資料都在爸爸腦子裡,而他們已經逮到他。      「我們得離開這個星球。」索沙啞道:「妳仔細想想,琴,這裡還有沒有妳父親的研究資料?」      「沒有。」她小聲回答。      「那我們這就走。」      琴正要走向臥室,但被索用沉重的一手按住肩頭。      琴嚥口水,把手伸向頸前,握住母親留下的水晶項鏈。當年跟著爸媽離開科洛桑時,她就拋棄了一切。她這次也做得到。至少背包還在身上。      琴率先走出家門,在索關上大門前聽見某種沉重的金屬物體掉在木地板上。他揪住她的手肘,拉她前進;她幾乎得用跑的才跟得上他的大步。兩人只走了大約五十公尺時,農舍爆炸。琴被這聲巨響嚇得步伐踉蹌,感覺一波熱浪襲來。她稱作「家」的這個地方陷入火海,黃橘烈焰舔過草地,彷彿隨時可能演變成燎原大火。      索沒停步,甚至沒回頭瞥向火場或琴,而是徑直走向等候多時的穿梭機,跳上舷梯。琴停頓片刻,回頭瞥向濃煙。      她在這裡已經一無所有。

作者資料

貝絲‧瑞維斯(Beth Revis)

以【星河方舟】三部曲系列《啟航》,以及續集《希望》登上紐約時報暢銷作家排行榜。貝絲和丈夫以及愛犬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鄉間,她相信以太空之廣,不論探索到什麼地方,都不算碰觸到最後的邊疆。 歡迎造訪貝絲的部落格:www.bethrevis.com

基本資料

作者:貝絲‧瑞維斯(Beth Revi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9-11-07 ISBN:9789571087351 城邦書號:SPB7D00011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