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星河方舟三部曲:樂園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榮獲邦諾書店5顆星滿分推薦 ◆榮獲亞馬遜書店4.6顆星推薦 ◆榮獲浪漫時代書評網4.19顆星推薦 ◆榮獲浪漫時代書評網提名為1月佳作 ◆榮獲華盛頓獨立書評青少年類圖書推薦 ◆榮選為《十七歲雜誌》每月一書 ◆登上2013年《出版人週刊》兒童暢銷書單 ◆登上2012年浪漫時代書評網1月首選書單 ◆登上英迪格書店1月必讀書單 ◆登上馬拉波普書店十大暢銷青少年小說 ◆第一集《啟航》登上誠品青少年文學榜第七名!完結篇《樂園》,在美好評超越前兩集! ◆首部曲《啟航》與《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分歧者》、《再見,舊的麥克琳》,同獲2012年美國青少年圖書館服務協會十大好書獎! 「那顆藍綠相間的星球真的那麼好嗎?」 【內容簡介】 夢想的家鄉,真實到殘酷。 「那顆藍綠相間的星球真的那麼好嗎?」艾美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是留下,在狹小空間中自欺欺人,但至少能苟延殘喘;還是登陸「回家」,冒著下一秒就會死的風險,面對未知的環境和奇異猛獸? 但不願離開的人炸毀船艙!難道他們不想聞聞新鮮空氣是什麼味道嗎?對一生都沒離開過太空梭這個「家」的船民而言,自由的選擇顯然令人恐懼…… 最終,長老決定只帶願意走的船民脫離;這一去不回頭的旅程,不容後悔! 降落──或者說在新地球墜毀──導致許多船民傷亡,而艾美卻迫不及待地開始為雙親及同胞解凍。甦醒的「地球人」以軍事風格迅速接管一切,「新人類」當場被降格成次等公民……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兩方人馬對立,移民外星的真相卻在此時呼之欲出! 一步錯、步步錯,混亂一發不可收拾,艾美真心希望,這裡可以成為她與所愛之人的家園── 而不是自相殘殺的戰場! 【媒體盛讚】 「《樂園》帶領我們回到萬里之外的家鄉。」 ──《科克斯書評》 「愛上這個系列了!」 ──《今日美國報》 「瑞維斯擁有天賦,是個懂得製造並提高驚喜的竅門,以加深故事進展的說書人。」 ──書評網 「瑞維斯在這個系列中創造了真實,且情感直擊人心的科幻場景,她投注心力使讀者跟隨主角的情緒起伏,並一同面對人類初次踏上外星的莊嚴奇妙時刻。」 ──《號角圖書書評》 「瑞維斯到底相不相信『從此以後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件事?我永遠也不會告訴你……很少有系列作結束得像《樂園》這般完美!」 ──MTG書評 「瑞維斯將帶領讀者踏上旅程,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時空。推薦這本書給那些對科學和現實小說感興趣的人。」 ──《青年主張之聲》 「瑞維斯把【星河方舟】三部曲的結尾寫得太殺了!扭曲的陰謀被她推高至全新級別,讀者們永遠無法得知她下一步將打破什麼,因為有太多層次在場景之間驚人的轉折。看的時候小心點,因為這實在太棒了!」 ──浪漫時代書評網,首選書單 「貝絲‧瑞維斯真是寫曲折情節的大師,事實上,她在三本書中都不斷提供給讀者驚喜……如果你想在群星之間飛翔,她就是你在找的作者。」 ──浪漫時代書評網,編輯推薦 「一趟緊張而又美味的旅程──這令人滿意的完結篇讓整個系列成為完美的圓。」 ──稽核員網站 「用優雅的驚喜和前所未有的道德難題去包裹議題……瑞維斯發出了真正的原創之聲。」 ──兒童圖書中心公報

內文試閱


  第二章 長老
  
  「啟動脫離火箭。」電腦以就事論事的口氣宣布。太空梭頂端的三枚小型火箭噴發,把我們往下推,我們的視線因此移向窗外的新行星。
  「還好太空梭有這面窗戶。」艾美說,凝視蜂窩狀玻璃窗外。繁星閃爍,新行星──我們的新家──綻放耀眼光芒。在來自太陽系地球的一些古老文獻中,新行星被稱作「藍白彈珠」,這跟事實完全不符。新行星或許在照片上看起來像顆彈珠,但在此刻、懸掛於我的眼前,它看起來幾乎有生命,色彩鮮明,跟宇宙的虛無黑淵形成強烈對比。
  它雖然美麗,但我們尚未抵達。太空梭又往前一晃,民眾因恐懼而發出的短暫又模糊的尖叫吶喊聲再次從艦橋艙門滲入。
  「我們快把這趟行程搞定吧。」我口氣嚴肅。
  「軌道機動系統正常。」電腦口氣依然愉快。
  一陣如雷巨響穿過太空梭,艾美倒抽一口氣。
  我想抓住她、擁她入懷,輕聲告訴她一切都會平安順利,但我動彈不得。心跳聲在耳內迴響,強烈得讓我聽不見其他聲音。太空梭知道該怎麼做──之前從神馭號發射去半人馬座地球的那幾架探測器正在傳送訊號給太空梭的電腦、引導我們前往最佳居住環境的降落點。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在這趟旅程中繫好安全帶。
  一種作嘔的感覺從我的胃袋浮現,然後向外擴散,這是我以前經歷過的感覺──就在我自由下墜、讓重力管把我吸去另一個艙區的瞬間。我感覺頭重腳輕,腦子發出尖叫:我在往下墜!我驚惶失措,揮舞四肢試著抓住某個東西、任何東西,卻只能接觸空氣,而且這也無所謂,因為我並沒有往下墜,而是正在飄浮。
  「媽的!」我咆哮,低頭看下方幾呎外、無法觸及的空座椅。
  一陣緊張的咯咯笑從艾美的嘴脣逃逸,但她的眼睛因恐懼而瞪大:「你沒綁安全帶?」她的髮絲在臉龐四周飄浮,宛如一朵紅雲。覆以泡棉的安全帶束縛她的大腿和胸口,把她固定在座椅上。
  「我……忘了綁。」我拼命揮舞四肢,卻無法往任何一方移動。我居然忘了──只有母艦才有重力模擬器。我轉頭一瞥關閉的艦橋艙門,不知道我的人民現在作何感想?畢竟我奪走了他們的一切,包括重力。
  「抓好!」艾美的聲音依然帶笑意。她解開安全帶,身子向上飄的同時,她把一隻腳勾進安全帶,然後向上朝我伸出雙臂。
  「頭髮真麻煩。」她咕噥,從嘴裡吐出一口氣,吹開遮住臉蛋的金紅橘髮絲,頭髮向上飄浮擴散,宛如一團柔軟藤蔓。這讓我想到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她的夕陽髮絲如墨水般在臉龐週遭打轉。
  「發現探測器通訊連線。」電腦宣布:「探測器顯示適合降落點。是否由探測器引導太空梭?選擇『是』或『否』。」兩顆按鈕發光:綠色的Y和紅色的N。
  「該死!」我咒罵,拼命向控制臺伸手,徒勞無功──我的身體是無重力狀態,根本無法接觸控制臺。
  「別動!」艾美朝我喊道。她的腳踝勉強勾住糾成一團的安全帶,但這樣還不夠──她拼命試圖抓住我,但我就是飄在她能接觸的範圍之外。
  「請選擇:是或否。」電腦提醒我。
  「唉,可惡。」艾美咕噥,腳掙脫安全帶,然後往椅子一踢,透過反作用力往上衝。
  她撞到我,我因此向上飄,撞到艦橋的天花板。她從我身軀反彈,隨即往下飄向地板。我撞到天花板後反彈向下,距離我的座椅還差幾呎,可是手指成功撫過控制臺的金屬邊緣,我用力捶下「Y」按鈕。
  艾美因為又從地板彈向天花板而不耐煩得呻吟一聲。她用腳一蹬,瞄準自己的座椅。
  我抓住控制臺邊緣,一步一步把自己拉回座椅,然後綁好大腿和胸口的安全帶。
  「啟動軌道機動系統。」電腦接著說道,口氣滿不在乎,根本不知道我的身子劇烈顫抖。就算艙內有重力,我恐怕也站不起來。
  太空梭開始進入飛行狀態。週遭的繁星遠離我們的視線,整面蜂窩狀玻璃窗都被新行星佔據。我的雙眼吞下這一幕,感覺整個身子都暫停不動。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巨大的新行星近在眼前,近得看不到它週遭的漆黑宇宙,感覺很不一樣,彷彿那些色彩即將把我們包圍、一口吞下。
  「喔¬……」艾美發出清柔的呼吸聲,抓住座椅的扶手,把自己往下拉,勉強鑽回安全帶底下之後把自己綁好。
  她面前的螢幕閃爍,太空梭圖示上面有三個紅點。「那些圖示一定是推進火箭。」她撫摸螢幕,指尖因為螢幕光芒而透紅。
  其中一個光點熄滅,艾美因此驚呼,連忙抽手。我們的視線向上移,剛好看到拋下的家園。
  神馭號。
  底部少了太空梭,此刻的神馭號顯得破舊殘缺。
  我的咽喉因情緒而一緊。我……我沒想到會這樣,沒想到自己會在離開時望向太空梭的窗外,沒想到我會思索自己拋下的一切、懷疑這麼做是否值得。
  神馭號。我的一生都在……曾經在那艘船上。一切,我的每一道回憶、每一個感覺、我的重要性,都來自那幾面破舊的鐵牆內部。
  我正在拋下那艘船。
  拋下留在船內的八百多名老百姓。
  一個瘋狂的念頭佔據我的腦子:我想伸手關閉火箭,讓太空梭掉頭飛回神馭號。我不想走、不想離家。
  可是螢幕上的紅點又發出光芒,火箭的推力讓太空梭繼續飛向新行星。無所謂,太遲了。
  我永遠回不去神馭號。
  三枚火箭依序噴發,把太空梭對準正確方向,螢幕上的紅點也因此不斷閃爍。因為火箭推動的緣故,也因為無重力狀態,我失去方向感──前方唯一不變的景色是半人馬座地球。
  「真怪,」艾美說:「我們應該是上下顛倒的面對新行星,但是感覺不像上下顛倒。」她徒勞的試圖撫平頭髮,髮絲只是繼續往上飄。
  「開始脫離軌道程序。」電腦宣布。
  三個大型紅色光點不再忽明忽暗的閃爍,而是持續發亮。太空梭被往前推、筆直飛向新行星。我一瞥艾美,她害怕得瞪大眼睛,十指緊抓扶手邊緣,但我知道這是她想要的。只有讓她擁有半人馬座地球,我才能讓她真的開心,才能做出彌補──因為我那不負責任的舉動,害她提早醒來、被迫面對路瑟那種人以及永遠不會接受她的民眾。
  「開始脫軌燃燒程序。」電腦宣布。
  「準備好了嗎?」艾美輕聲問。
  「沒有。」我坦承。雖然想讓艾美擁有新行星,但我也希望所付出的代價不是我所知道的唯一家園。
  太空梭加速,以朝下傾斜的角度飛向新行星。艾美面前的螢幕上那三顆紅點綻放強光,紅點之間較小的幾個圖示也開始發光,表示更多火箭正在燃燒、提升我們前往半人馬座地球的推力。
  「已確認入口界面。」電腦說。
  新行星佔據整面窗戶。藍綠白。我勉強能看到太空梭的黯淡灰綠機鼻開始發出紅光。我從眼角注意到某種耀眼的銀色火花,轉頭去看的時候,太空梭的機鼻又往下一沉,金澄赤焰在窗外閃爍。
  我一瞥艾美,她的小小黃金十字架項鍊在頸邊飄浮。她用一手抓住項鍊,指關節因為過度用力而泛白。她的嘴脣無聲蠕動,發出我聽不見的字句。
  控制臺上的燈號四起,火箭不斷啟動又關閉,我們的下降因此呈鋸齒狀。我猜這是經過設計的程序,為了讓機體減速。我偶爾能瞥見新行星,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只能看到窗外景色因橘紅光芒而模糊──是火焰?還是脫軌燃燒留下的熱氣?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繁星在上,我怎麼會以為光靠我們倆就能讓該死的太空梭降落?
  某個東西撞上太空梭的側面──至少感覺如此,因為整架太空梭搖晃、突然脫離航道。十幾顆燈號閃爍,電腦開口:「降落訊號中斷,切換成手動模式。」
  「怎麼回事?」艾美吶喊。
  艦橋天花板的一盞盞紅燈開啟,在我們四周染上血色紅光。我轉頭看艾美,她顯然也有相同發現:有事情不對勁。「十五分鐘後撞擊地面。」電腦的口氣一派鎮定。
  「撞擊地面?」艾美重複這幾個字,嗓門尖銳而沙啞。「我們要墜毀了!」
  意識到她說得沒錯,我的心跳停止。我抓住從控制臺下方伸出的小型方向盤,做出唯一合理的舉動──用力把方向盤往後拉,希望至少別迎頭撞上行星表面。地平線在我們的螢幕上搖晃,控制臺上出現更多閃爍的燈號。
  「距離地面八十公里。」電腦說:「啟動主動減速程序。」
  幾顆燈號熄滅,太空梭似乎在往下墜──又或許只是因為受到星球的重力影響,我們倆因此被重重壓在座椅上。艾美發出急促的尖叫,不帶任何文字,而是純然的恐懼。
  因為某種原因──是火箭失效?電腦故障?──太空梭再次脫離行進路線。此刻,我能看到行星表面的特徵:山脈、湖泊和懸崖。
  我們正往那裡墜毀。

  我以前聽說過,人類在面臨生死關頭的時候──例如車禍或槍戰,時間會放慢,所有感官會強化到近乎超人的境界,對周圍的注意力會變得格外敏銳。
  太空梭搖搖晃晃墜向地面的時候,我的體驗卻完全相反。
  一切都變得安靜,包括金屬艙門另一側的民眾傳來的尖叫吶喊聲、撞擊聲(希望不是民眾的身軀碰撞所造成)、火箭發出的嘶吼、長老的咒罵,還有我自己的急促心跳。
  我沒有任何感覺──感覺不到安全帶陷進我的皮肉,感覺不到我咬緊牙根。我渾身麻痺,毫無知覺
  氣息和味覺消失。
  唯一還在運作的,是我的眼睛,兩顆眼珠被前方的畫面佔據。我們急速衝向地面的同時,大地也似乎朝我們衝來。我的視線穿過新世界的模糊景色,看到陸地的輪廓──是一片大陸。我的心一揪,我渴望對這個世界有更多了解,渴望在這裡開闢家園。
  我的眼睛貪婪吞下這顆星球的景色。意識到眼前是我初次目睹的海岸線,我的胃袋往下一沉。我還記得無論如何轉動地球儀,我都能一眼認出伸進大西洋的西班牙和葡萄牙、墨西哥灣的弧線,還有印度的銳角。可是眼前這片大陸以我認不得的方式起伏彎曲,向一片陌生海洋延伸而入,發展出我不熟悉的半島弧線,邊緣碎裂成我無法連結在一起的一塊塊離島。
  看到這一幕,我才意識到:這個世界或許有一天會成為我們的家園,卻永遠不會成為我拋下的那個家。
  「媽的,媽的,媽的!」長老咆哮,用力拉扯方向盤,脖子因此青筋暴露。
  我嚥嚥口水,但是嘴巴乾燥──現在不是想家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我扯開嗓門,聲音穿過控制臺發出的嗶嗶響和警報聲。
  「我不知道,我他媽的不知道!」
  一面高聳的棕黃峭壁持續向我們逼近,似乎與太空梭位於同一高度。我們從峭壁上方飛越而過之後,我才意識到我們不會撞山而亡。
  「五分鐘後撞擊地面,太空梭已偏離原本的降落程序。」電腦的口氣徹底平淡。可惜電腦不是人,否則我一定揍它一頓。
  「我們會不會墜毀?」我倒抽一口氣,逼自己把視線從蜂窩狀玻璃窗外的景色移向長老。
  長老臉色蒼白而緊繃,朝我搖搖頭。我知道他的意思不是「不,我們不會墜毀」,而是「我不知道,可能會吧。」
  我瞟向控制臺的一面圓形螢幕,畫面中的地平線正在瘋狂起伏旋轉。靠近我的一顆按鈕發出光芒,我看清楚刻在上面的幾個字:穩定器。聽起來還不錯?我不太確定──可是長老正在拼命試圖穩住機身,按下去不會怎樣吧,我不知道該不該按,可是──我按下按鈕。
  地平線大幅下沉,然後又大幅上升,我被甩來甩去,感覺像是雲霄飛車和迪士尼世界的旋轉茶杯的結合,令人作嘔。燈號顯示太空梭底部的小型火焰開始噴發,機身變得水平,直到整個穩定下來、速度減緩。
  「怎麼會──」長老剛開口,這時火箭突然熄滅,失去動力的太空梭又變回自由落體。
  直直墜向大地的同時,我發出尖叫。
  長老一拳捶向一面控制器,然後捶向另一面。我們下墜的速度太快,窗外景色因此模糊一片,我只看見混成一團的渾濁色彩。
  我能看到機鼻噴出青冥火焰。太空梭先是一抖,然後減速,這突然的動作令我呼吸困難。我的其他感官突然恢復運作,一切又變得真實。嘗到血腥味,我才意識到自己咬破嘴脣,我也確定綁得太緊的安全帶已經在我的胸口和髖部造成淤傷。艙門另一側傳來的噪音震耳欲聾,但我能分辨來自冬眠區域的一千四百五十六名乘客所發出的哀嚎。
  然後我們停止。
  我們還沒降落,而是懸浮於樹林上方,但至少不再往前移動。我們不會墜毀。
  太空梭尚未完全穩定,我聽見腳下傳來嘶嘶作響,火箭朝地面垂直噴射,使機身停滯於半空中。
  「請選擇是否降落太空梭。」電腦以平穩的口吻徵求意見。
  我和長老對望一眼,眼神不帶任何涵義或文字,只有一個共同的感受:安心。
  他伸出手,不是按下閃爍的綠色Y鈕,而是牽起我的手。他的五指滑進我的指間,雖然他的指頭因汗水而濕滑,但是堅實有力。無論發生什麼事,無論外面有什麼威脅正在等候,我們會一起面對。長老把我們十指交扣的手移向最後那顆按鈕,然後一起按下。
  隨著腳下的嘶嘶聲慢慢消失,太空梭也持續下沉。我意識到在瘋狂的下降過程中,重力不知在何時已經恢復,一切再次感覺沉重,尤其是綁住我的安全帶。我扯掉安全帶,奔向蜂窩狀玻璃窗,能看到這片區域被我們的降落徹底摧毀──最靠近我們的樹林已化為飛灰餘燼,地面呈現黑色光澤,顯然是因為砂土被高溫熔化。樹──有樹!真實的樹,真實的地面,真實的世界!就在這裡!
  機身突然一晃,我差點跌在地板上。在離地幾呎的半空中,火箭全數關閉,太空梭往下墜,終於接觸星球表面。
  「嗯,」長老開口,凝視窗外的焦灼大地,「至少我們沒死。」
  「我們沒死。」我重複這幾個字,抬頭看他閃爍的眼睛。「我們沒死!」長老揪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到他的大腿上。在他溫暖而堅實的懷抱中,我整個人融化。我們四脣交接,這個吻充滿這個新世界帶來的所有恐懼、熱情和希望,激烈得彷彿我們之間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吻。我們貪婪接觸彼此的脣,身軀糾纏,因劫後餘生而熱情如火。
  我向後退,因為窒息而拼命吸氣。我凝視長老的眼睛……有那麼一刻,我只看見那個教我何謂初吻以及重拾希望的男孩。但是畫面突然轉變,我看不見他,只看見歐萊恩。我連忙從長老的大腿跳起,雖然我告訴自己「長老不是歐萊恩」,但我還是無法忘記長老堅持讓歐萊恩登上這架太空梭,彷彿歐萊恩那些罪孽所獲得的獎勵不該只是寒冰牢籠,而是一整顆星球。
  長老試著從座椅站起身的同時朝我伸手,但是站不起來。「安全帶真麻煩。」他咕噥,解開繫帶。
  我轉身。
  世界就在眼前,在玻璃窗外。
  世界。
  我們的世界。
  「我們成功了。」我說。
  「是啊,」長老回應,無法克制驚喜的神色。「我們做到了……」他的話語化為溫暖的氣息,吹拂我的頸後。
  我轉身回應他的視線,但我的目光移向他身後──通往冬眠室通道的那扇艙門。
  「我爸媽。」我低語。
  我終於能跟爸媽重逢。

作者資料

貝絲‧瑞維斯(Beth Revis)

以【星河方舟】三部曲系列《啟航》,以及續集《希望》登上紐約時報暢銷作家排行榜。貝絲和丈夫以及愛犬住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鄉間,她相信以太空之廣,不論探索到什麼地方,都不算碰觸到最後的邊疆。 歡迎造訪貝絲的部落格:www.bethrevis.com

基本資料

作者:貝絲‧瑞維斯(Beth Revi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4-05-20 ISBN:9789571055800 城邦書號:SPB250410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