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那些我們沒談過的事(改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王牌新書3本75折,閱讀首選
  • 城邦新書推薦:近期最熱賣3本75折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法國浪漫喜劇小說之王馬克.李維繼〈出竅情人〉之後,為你帶來最新的驚喜與感動! 在埋藏內心的情感、童年傷害、溫馨幽默以及友誼的力量間,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奇蹟,將要解開一個愛的羈絆…… 享譽全球的「法國浪漫喜劇小說之王」馬克.李維創造出一種玩笑式的懸疑世界,在這個世界裡描述父女關係、一段刻骨銘心的初戀、一趟有笑有淚的生命之旅,以及一種不曾消失的真愛。 輕盈、明快、機智、優雅、浪漫,讓你我重新相信真愛不滅的愛情療癒小說。 朱莉亞有生以來,父親就經常在她重要的成長階段缺席。多少個夜晚,她引頸盼望父親歸來;有多少次她在心底許願,只要做個乖女孩,父親便會回家與她相聚,期盼卻一再落空。沒想到長大後,父親仍舊以自己的方式干涉她的生活,父女關係因此降至冰點,兩人鮮少見面、談心,彼此的意見也幾乎沒有交集。 就在朱莉亞結婚的前三天,忙著籌備婚禮的她接到父親祕書的電話。正如她所料,父親不會來參加婚禮。但是這一次,朱莉亞必須承認父親的缺席藉口無可非難──他過世了!朱莉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她完美的婚禮竟在轉眼間變成一場弔喪之行。即便已經死亡,父親仍然以他特有的方式擾亂她的生活。 喪禮過後,朱莉亞意外收到一個大木箱。好不容易把大木箱擺進房間,朱莉亞打開箱子,發現躺在裡面的竟然是父親安東尼,上衣口袋裡還放著遙控器和使用手冊,一按下按鈕,父親立即死而復生…… 她的父親死了,卻以另一種形式復活:安東尼在去世前,把自己的記憶移植到外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機器人身上。他僅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和女兒相處,打算用來彌補過去兩人不曾分享的溫情與關愛,並且藉此機會,說出那些他們沒談過的事。

內文試閱

  法航七四七型貨機的輪胎在甘迺迪機場跑道上吱吱作響。朱莉亞站在航空大廈的落地窗前,看著一具長長的桃花木靈柩從飛機貨艙上降下來,落在傳送帶上,然後送到停在柏油路上的一輛靈車裡。一名機場警察到候機室找她。陪她來的有她父親的祕書、她的未婚夫,以及她最要好的朋友。      在這三人陪同下,她搭上一部迷你房車,來到飛機旁。等在飛機下的一名美國海關人員交給她一個信封。信封裡裝著一些官方文件,一只手錶,以及一本護照。      朱莉亞翻開護照。從許多簽證戳章可以知曉安東尼.華斯最後幾個月的生活。聖彼得堡、柏林、香港、孟買、西貢、雪梨,這些都是她不認識的地方,都是她渴望和他一起旅遊的地方。      當四名男子在靈柩旁邊忙碌時,朱莉亞回想起當她還是一個為了一些芝麻小事在學校遊樂場和人打架的小女孩時,父親長期遠行在外的情景。      多少個夜晚,她引頸盼望父親歸來,多少個早晨在上學途中,她在人行道的石板上一蹦一蹦地跳,玩著自己想像出來的跳方格遊戲,一邊在心底許願,遊戲如果完美成功,父親便會回家。有些時候,某個晚上許的願突然實現,房間門打開,地板上畫出一道神奇的亮光,反照出安東尼.華斯的身影。然後他坐在床尾,在棉被上放一個小東西,好讓她第二天醒來時來個驚喜。這就是朱莉亞童年的寫照,每次父親遠遊歸來,總會帶給女兒一個多少透露出他旅遊經歷的特殊紀念品。一個墨西哥的洋娃娃,一枝中國毛筆,一具匈牙利的木刻雕像,一只瓜地馬拉的手鐲,這些都成了她的寶貝。      之後,那是母親剛開始得病的時候。第一個印象是禮拜天在電影院裡感受到的不安,因為電影看到一半時,母親突然問她為什麼燈關了。母親的記憶力不斷地惡化,就像濾網似地,起初網孔還很小,接著孔越變越大,大得居然忘了自己是在廚房還是在練琴室,於是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喊叫聲,因為平臺鋼琴不見了……腦體機能消失,使得母親忘了周遭人的名字。最嚴重的是,有一天她看著朱莉亞大聲驚叫:「這個漂亮小女孩在我家做什麼?」      她還想起母親被救護車載走之後那個漫長空寂的十二月,因為母親點火燒著了睡袍,整個人卻動也不動,為了在點燃香菸時發現的威力而驚嘆不已,她是不抽菸的。      幾年後,母親死在新澤西的一家醫院裡。直到去世之前,她母親都認不得自己的女兒。她的少女時代就在服喪中開始,這段期間有太多晚上在父親私人祕書的陪同下複習功課。而她父親的旅行不但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長。接著是中學、大學,最後她放棄了大學,專心一意從事自己唯一的嗜好,創造動物角色,用色筆把它們的形象描繪出來,在電腦螢幕上賦予它們生命。這些動物幾乎變成人物,是她忠實的夥伴密友。她只需一道簡單的線條,它們便對著她微笑,點下電腦繪圖的橡皮擦,它們的眼淚就被擦乾。      「小姐,請問這份證件是令尊的嗎?」      海關人員的聲音把朱莉亞拉回現實,她點點頭。這位人員在一份文件上簽名,然後在安東尼.華斯的相片上蓋個章。這是護照上的最後一個戳記,那些城市的名字除了證明主人翁的消逝,再也沒有其他故事可說了。      工作人員把靈柩放在一輛很長的黑色旅行車上。史坦利坐在司機旁邊,亞當替朱莉亞開車門,對這原本今天下午要結婚的女子倍表關切。至於安東尼.華斯的私人祕書,他坐在車後最靠近靈柩的一張折疊座上。車子開動,離開飛機場,駛上六七八號高速公路。      車子往北方開去。車上沒人說話。華拉斯雙眼一直看著裝載他雇主遺體的棺木,史坦利則瞪著自己的雙手,亞當看著朱莉亞,而朱莉亞看著紐約郊區灰沉沉的景色。      當開往長島的交流道出現時,朱莉亞問司機:「請問您要走那一條路?」      司機回答:「走白石橋,女士。」      「可不可以走布魯克林大橋?」      司機打開信號燈,立刻換車道。      「那要繞大圈子,」亞當低聲說,「他要走的路比較近。」      「反正今天是泡湯了,還不如讓他高興點。」      亞當問她:「讓誰高興啊?」      「讓我父親高興。咱們就最後一次帶他走走華爾街、運河街下三角、休士頓街南區,乾脆也順便帶他去中央公園逛逛。」      亞當接著說:「是啊,今天是泡湯了,那妳就讓他高興吧。不過,必須通知神父我們會遲到。」      「亞當,你喜歡狗嗎?」史坦利問道。      「喜歡,我想是吧,不過牠們不怎麼喜歡我,為什麼問這問題?」      「沒什麼,就是想到而已……」史坦利一邊回答,一邊把車窗打開。      車子從南到北穿過曼哈頓島,一小時後來到第二三三街。      到伍德羅恩墓園的大門口時,柵門拉了起來。車子沿著一條小路駛進去,繞過一道圓環,經過許多陵墓,然後穿過湖上的一條小路,最後停在一道小徑的路口前,小徑旁有一個剛挖好不久的墓穴,準備接納未來的安息者。      一名神父等在那裡。殯儀人員將靈柩擱放在墓穴上的兩個架子上。亞當去和神父見面,商談殯禮事宜。史坦利摟著朱莉亞。      他問她:「妳在想什麼?」      「在替好幾年都沒交談過的父親下葬的這當下,我在想什麼? 我的史坦利,你總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這一次我可是很認真。此時此刻妳在想什麼? 妳要記住妳在想什麼,這非常重要。這一刻將永遠是妳生命中的一部分,相信我!」      「我在想媽媽。我在想她在天上是不是能認得他,還是說,她仍然失去記憶,在雲朵間流蕩。」      「妳現在相信上帝是存在的啊?」      「不是的,不過,人有旦夕禍福。」      「朱莉亞,我必須跟妳坦白一件事,妳千萬不要嘲笑我,那就是隨著時間過去,我越來越相信上帝。」      朱莉亞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其實,對我父親來說,我不確定上帝存在是件好事。」      亞當靠了過來,問道:「神父問我們是否都到齊了,他想知道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只有我們四個人。」朱莉亞一邊說一邊招手,要他父親的祕書靠過來。「這是長途旅行者以及獨行海盜的缺點。親朋好友只不過是分散在地球各個角落的泛泛之交……而這些人很少會大老遠趕來參加葬禮。這是他生命中不能再替任何人服務,也不能再給任何人帶來好處的時刻。生也孤獨,死也孤獨。」      亞當應道:「這是佛祖說的話,親愛的,妳爸爸可是標準的愛爾蘭天主教徒。」      史坦利嘆道:「都貝爾曼獵犬,亞當,你需要的是一條大型的都貝爾曼獵犬!」      「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老是要跟我提到狗?」      「沒什麼,算了算了!」神父走到朱莉亞身邊,對她說他為必須主持喪禮感到十分難過,他原本希望能在今天替她主持婚禮的。      「你不能一箭雙鵰嗎?」朱莉亞問道。「說實在話,有沒有來賓我們是不在乎。對你的聖主來說誠意最重要,不是嗎?」      史坦利一聽,忍不住放聲大笑,神父卻感到氣憤。      「這是什麼話,小姐!」      「這主意真的還不壞,至少這麼一來,我父親還參加了我的婚禮呢!」      「朱莉亞!」這回換亞當斥責她。      她只好讓步,說道:「好吧,看來大家都覺得我的主意不好。」      神父問道:「妳要不要說幾句話?」      「我是很想。」她看著靈柩說。「你呢,華拉斯,你也許想說幾句話吧?」朱莉亞問她父親的私人祕書,「畢竟你是他生前最忠實的朋友。」      「小姐,我想我也說不出來,」祕書答道,「而且我和令尊都習慣在沉默中互相瞭解。妳不介意的話,我只想說一句話,不是對他說,而是對妳說。儘管妳認為他有百般缺點,不過妳要知道,他這個人雖然有時候有點冷酷,很喜歡逗樂,甚至是荒唐滑稽,不過他是個好人,這是毫無疑問的。還有,他很愛妳。」「哦,我算得沒錯的話,這不止是一句話了。」史坦利看到朱莉亞雙眼濕潤,輕輕咳了一聲。      神父唸了一段祈禱文,然後闔上經書。殯儀人員將安東尼.華斯的靈柩慢慢往下放,擺在墓穴裡。朱莉亞遞一枝玫瑰花給父親的祕書。他笑了笑,將玫瑰花遞還給她。      「小姐,妳先請。」      玫瑰花瓣落在靈柩上後四下散開,接著其他三朵玫瑰花也相繼落在靈柩上。之後,四名送葬者往回走。      小徑遠處原先停放靈車的位置,現在換成兩部轎車。亞當握住未婚妻的手,拉著她往轎車方向走過去。朱莉亞抬眼看著天空。      「萬里無雲,天空是一片藍,藍色,藍色,到處都是藍色,天氣既不太熱,也不太冷,一點寒意也沒有,真是結婚的大好日子啊。」      亞當安慰她道:「還會有像今天這麼好的日子的,妳就別擔心了。」      「跟今天一樣好?」朱莉亞張開雙臂大聲說,「跟今天一樣湛藍的天空? 跟今天一樣溫和的天氣? 跟今天一樣綠油油的樹木? 還有在湖上嬉戲的鴨子? 我可不信! 除非是等到明年春天。」      「秋天的氣候也會一樣好,妳就相信我的話。再說,妳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起鴨子來了?」      「是牠們喜歡我! 你看到了,剛剛有這麼多鴨子停在我父親陵墓附近的湖邊上!」      「我沒看到,我沒特別注意。」亞當回道,心裡有點擔心未婚妻突如其來的激動情緒。      「有好幾十隻呢,好幾十隻綠頭鴨的脖子上都繫著蝴蝶結,特地去到那裡,喪禮一結束後,牠們就離開了。這些鴨子原先是決定要來參加我的婚禮的,結果卻跟我一起參加喪禮!」      「朱莉亞,我今天不想惹妳生氣,不過,我不認為那些鴨子綁著蝴蝶結。」      「你知道什麼? 你呀,你畫過鴨子嗎? 我可是畫過的! 所以,我跟你說那些鴨子都穿著燕尾服,你就別跟我辯!」朱莉亞喊著說道。      「好好,我的愛,妳的鴨子都穿著燕尾服,我們現在回家吧。」      史坦利和私人祕書都等在車旁。亞當拉著朱莉亞走過去,可是她卻停在大草坪當中的一塊墓碑前。她看著墓碑上的名字,以及在上個世紀的出生日期。      亞當問道:「妳認識死者嗎?」      「這是我祖母的墳墓。我的家人全都葬在這座墓園裡。我是華斯家族的最後一個人,不過不包括住在愛爾蘭、布魯克林、芝加哥的好幾百個素昧平生的遠親叔伯、姑媽、堂兄弟姐妹。剛剛的事請你原諒,我想我是火氣大了點。」      「這沒什麼大不了,我們本來是要結婚的,結果妳卻替父親下葬,妳情緒激動,這很正常。」      他們在小徑上往前走。離那兩部林肯轎車只有幾公尺的距離。      「妳說的沒錯,」亞當一邊說,一邊也抬頭看著天空,「今天真是春光明媚,妳父親真是整我們整到他的最後一天。」      朱莉亞一聽,立刻站著不動,並且把自己的手從亞當手中猛然抽回來。      「妳別這樣看我!」亞當哀求地說道,「自從妳父親的死訊公開後,這句話妳最起碼說了二十次。」      「沒錯,我想說多少次就可以說多少次,可是你沒權利說!你和史坦利坐第一部車,我坐第二部車。」      「朱莉亞,我很抱歉……」      「用不著。今晚我想一個人獨自在家,並且整理一下我父親的東西,就像你說的,他整我們整到他的最後一天。」      「可是這不是我說的呀,老天,是妳自己說的!」亞當大聲說道,而朱莉亞坐上了轎車。      「最後一件事,亞當,我們結婚的那一天,我要有很多鴨子,很多綠頭鴨,好幾十隻綠頭鴨!」      她說完後砰地一聲把車門關上。      載朱莉亞的林肯轎車消失在墓園的欄杆外。亞當很懊惱,上了第二部車的後座,坐在私人祕書的右手邊。      「也許要獵狐犬! 小了一點,但咬起來卻很凶……」坐在前面的史坦利一邊說,一邊對司機打手勢,叫他可以發動車子。

延伸內容

【推薦序】
坦白說一開始我以為是作者寫錯了,後來又覺得是譯者翻譯錯了,但當我再一字一字地看下去,我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說,故事真的就是這麼寫。而且我不得不說,它,很好看。 ——作家藤井樹 以父女情為主軸,灰濛濛之中有靜靜的塵埃在漂浮的關係中,描述彼此的生活態度與自我反省的觀點,用一個意想不到的科學溝通奇蹟,藉由父親的人生機智,女兒的聰慧,在最後的相處機會裡,彌補曾經失去的才知道珍惜的懺悔,直觸心靈的柔軟,讓人深深動容,是一本很棒的親子關係療癒之旅。也讓我們相信,跨越了生與死的距離是「真愛不滅」的過程,含著眼淚之際,可以佐以輕盈優雅的法式浪漫舞步過去。 ——helenna 作者用現在與過往交叉手法鋪陳,讓讀者神入到人物的心裡,對於朱莉亞的心境拉鋸描繪細膩,純然的忿怒、氣恨、懊惱,對比出最後的心領神會,是非常生動的小說手法。 ——Draq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行文流暢、還充滿趣味,還有那麼一點惆悵、傷感。連故事結局都讓人忍不住咧嘴微笑。無論有意或無心,我們經常不小心傷害了別人,因此有點良知、還懂廉恥的人,會懊悔、想修補傷害,這該是這個故事的起點,但作者卻因此而創造了一個溫馨、快樂又讓人無比甜蜜的故事。於是便很想繼續追著作者的作品跑,想要繼續閱讀那些有趣的創意,想再次擁有那屬於人生悲喜之中的小小甜蜜。 ——俞伶 看完這本書我自覺需要去買一下抗老除皺面霜,因為時不時會拉起嘴角,讓我深自警惕。文中無處不見的幽默,我歸諸於作者馬克.李維是法國人的緣故,雖然有時尖刻了點,可還是忍不住嘴角上揚。 ——眼睛 馬克.李維的才華是能讓讀者輕而易舉地接受不可思議的事,並且對愛情、失去的幸福,以及錯過的機會有合理的反思。……是部充滿著浪漫、幻想的暢銷小說。 ──《東方共和》(L’Est Républicain) 這本小說吸引力很強,只要一打開就無法停止!曲折離奇的故事扣人心弦,我們會很想去相信這個故事,同時心想「假如這能發生在我身上,那多棒啊!」 ——巴黎第十九街獨立書店(Librairie le Presse Papier, Paris 19ème) 當我買下這本書時,我不知道我三天就會看完,也不知道看完後我會感動得哭泣。作者對父女之間的關係有非常深入的描寫!這部小說既有趣,又感人。 ——Stéphany 我兩天就把這本書看完……。讀者很快就會被作者細膩、幽默、充滿情感的筆調所吸引……。小說中的每個人物都很令人懷念,尤其是女主角的父親。 ——Martine 我太愛這本書了。……書中的父親為了要和女兒重新聯絡感情而採取的方法可說是很不尋常,但是讀者會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住,而且不到最後一頁無法罷手。 ——Z. Véronique 馬克.李維又完成了一部值得一讀的小說。……故事描寫父女之間的關係。父親打開了女兒的眼界,讓她瞭解了生命,也讓她瞭解了自己的過去,特別是讓她瞭解了父親的真面目。 ——Maud

作者資料

馬克.李維(Marc Levy)

來自浪漫法國的風雲人物馬克.李維(Marc Levy),大學二年級時即創立了生平第一家公司,在三十歲之前,就已經在美國創辦了兩家電腦影像合成公司。一九九一年在法國開設建築師事務所,短短數年間即躍升為法國的頂尖品牌,可口可樂、沛綠雅、愛維養、Canal Plus衛星電視台、L’Express雜誌,都是他的客戶。 一九九八年完成生平第一部小說《假如這是真的》,寫小說的動機十分單純:讓兒子到三十歲時能遇見三十歲的老爸,瞭解他的心情。姊姊看到手稿後積極替他聯繫出版事宜,出版後立刻一炮而紅,不但有三十種語言譯本,在法國成為當年年度銷售冠軍,連好萊塢知名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都只看了兩頁書介便以兩百萬美金買下版權,拍成電影〈出竅情人〉(由〈金髮尤物〉瑞絲.薇斯朋主演)。 他的著作累計至二○一九年共二十本,每本小說都在法國暢銷書排行榜上名列前茅,影響力不侷限在法國本地,在國際上也非常成功,在德國、意大利、西班牙、俄羅斯和台灣等幾個國家的暢銷書常勝軍。 連續十一年蟬聯「法國年度最暢銷小說家」,作品共賣出四十九國版權,總銷量超過四千萬冊,並有兩部小說改編成電影。 馬克.李維不僅熱衷寫作,還熱愛電影,拍攝過紀錄短片〈Nabila's Letter〉。二○一○年,第三本小說《七日即永恆》(Sept jours pour une éternité)在法國改編為漫畫。第六本小說《我的朋友我的愛》(Mes Amis Mes Amours)亦改拍成電影《倫敦我愛你》(London Mon Amour),二○○八年七月在法國上映。 相關著作:《偷影子的人(改版)》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李維(Marc Levy) 譯者:陳春琴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獨•小說 出版日期:2019-07-30 ISBN:4717702096564 城邦書號:BUC014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