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繁花將逝(首刷限定少女心事信箋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打開故事之門!獨步文化全書系書展/三本75折
  • VIP史上大回饋\城邦超爆必讀三本75折(VIP三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近期最熱話題,你不能不知 /限量特別版

內容簡介

愈是不甘凋零的花,愈要燦爛綻放。 世上最美的,不過是無懼禁忌的女人。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優秀獎作家——伽古屋圭市 承襲連城三紀彥《花葬》之魂,寫盡為愛而生的甜美與戰慄! 「若將女性之美比喻為明月,這部小說描繪的便是月下陰影之美。」 「血色中瀰漫著悖德、妖豔又頹廢的氣息,篇篇都有衝擊性的反轉!」 ——日本AMAZON★★★★★推薦 照護久病丈夫的少婦、淪落花街的遊女、遭父親虐待的女兒、全家離奇死亡的小妾,在命運的十字路口,全遇上一名陌生的畫師,希望留下她們的倩影。他,究竟是來揭發真相,還是另有所圖? 【故事介紹】 活著卻失去了心,形同死亡——於是她們選擇犯罪。 這是一條絕不會獲得原諒,也絕不算幸福的路。 直到遇見,那位自稱成為她們俘虜的畫師…… 祕藏超過半世紀,以「美人畫」聞名的畫家茂次郎的最後真跡,擁有者決定捐贈給美術館。前往鑑定的館員,看到畫的瞬間幾乎忘了呼吸——一襲純白和服的女子,周身纏繞著禁忌的氣息,似娼妓,又似貴婦。教人不禁好奇,如何畫下這幅充滿複雜之美的作品? 然而,無論是女子或畫家的人生,皆未流傳後世,僅僅封印在畫中。於是,一切得回溯到大正時代,那個充滿新舊文化衝擊的浪漫,但女性仍備受壓抑、無法自由生活的時代…… 〈杜鵑之毒〉 在雙親安排下出嫁的千佐,照顧久病的丈夫,一肩擔起生計,卻意外發現自己經商的才能,邂逅了真正讓她心動的人…… 〈瓜之容顏〉 為家裡還債的鹿埜,大半青春困在花街,多年後竟偶遇當年的人口販子…… 〈柚之手〉 從小承受父親暴力的柚子,在十六歲失身,得知父親又擅自決定她的結婚對象,終於忍無可忍…… 〈蜜柑之籽〉 受人包養的雪江找畫師繪製肖像,途中忽然傾訴起「老爺」一家連續死亡的故事。道別後,畫師反覆咀嚼她的話,湧現不祥的預感…… 無須語言或說明,畫家與被畫者的所有心意,全收藏在此。只要真心以對,我們就能有所感受。 【名家推薦】 月亮熊(小說家) 左萱(插畫家) 徐珮芬(詩人) 晨羽(作家) 楊双子(小說家) 薛西斯(作家) .本書是一朵被女性哀愁灌溉的花,直到荼靡之時,自由終將得以綻放。 ——月亮熊 .時代下女性悲涼剪影的犯罪故事,宛如描繪風雨交加的夜裡,鮮花徒然綻放又凋零的姿態。但總有一日天會晴的吧! ——薛西斯

內文試閱

  柚之手      柚樹結的果實還很青澀,正等待著成熟的那一刻。      早晨的陽光照耀著花草,被鎖進池塘的水面擺盪著。      絹田柚子隨意地坐在緣廊上,心不在焉地望著庭園種植的柚樹。據說她自己出生的那天,庭園的柚樹結了漂亮的黃色果實,於是母親將她命名為柚子。母親生下她沒多久,便匆匆離開人世。衣襬凌亂有失體統,但不需要在意,這座宅邸裡已沒有會責備柚子的人。晨光緊貼著她的小腿骨,浮現一道白。      柚子深深覺得這個早上真寧靜。      彷彿奮力抹煞這個念頭,秋刀魚小販的叫賣聲輕易越過圍牆,傳入屋裡。然而,連這些聲響都像是在襯托寧靜,無法打破靜謐。這座位於日本橋的寬敞宅邸,如今只有柚子一個人。預示冬日將至的凜冽空氣,似乎也讓家裡的時間靜止了。      現實感變得稀薄。柚子恍若置身於白日夢中,懷著不安轉過身,視線落在緊鄰緣廊的起居室榻榻米上。在柔和晨光的照射下,沉澱在榻榻米上的黝黑污漬,正孕育著邪氣浮現眼前。      柚子感到安心,父親千真萬確是死了。      此生只留下骯髒的污漬,父親喜三郎化為蒼白的灰燼消失。他的死乾脆得令人錯愕。連那麼嚴格,絕對無法違逆,令柚子畏懼不已的喜三郎,只要心臟插了一刀,也會像池塘裡的鯉魚,呆滯地開闔著嘴,叫都叫不出聲就嚥了氣。原來這麼簡單,她很失望。      透過菜刀握把傳來刺穿內臟的觸感,她至今仍記憶鮮明。以奪走一條生命來說,未免太廉價。      「父親死了。」      柚子對自己小聲說道,望著輕輕攤開的雙手。      就是用這雙手殺害的。      虐待她的人死了。      束縛她的人死了。      「我獲得自由了。」      柚子嘗到破瓜之痛,是在虛歲十六那年夏天的尾聲。      異物刺穿身體的核心,長驅直入。不明不白的恐懼在心中膨脹,她感到一股宛如被撕裂的疼痛,流著淚拚命祈禱盡快結束。完事後體內仍殘留異物感,接下來兩天內,斷斷續續有嘔吐的衝動。像是在母胎內銘刻的禁忌,從內側污染了她的身體。她覺得受到血親交合的懲罰,也很清楚這不正常,也不被容許,卻無從抗拒。      之後發生過幾次關係,柚子已不記得。      隨著次數一多,她逐漸習慣房事。撕裂的痛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體內湧現不由自主的喜悅。再怎麼壓抑,偶爾還是會發出呻吟,宛如貪圖快感,又宛如引誘似地自然扭動腰肢。每每令她受到狂亂的罪惡感侵襲,她淪為淫亂污穢的女人了。      柚子決心殺害親生父親喜三郎,是在落紅後過了三載的今年初秋。      在家裡下手最直截了當,然而必定會遭到懷疑。盡可能選擇自家以外的地點,偽裝成意外或遇上強盜比較妥當。在喜三郎任職的大學校內也不便行凶,光是身為女性,就無法不引起注意。路人不僅多,更重要的是有認識柚子的人。此時,她想起父親每週六晚間參加的聚會。      在大學執教鞭的喜三郎一直沒有什麼嗜好,沒想到一年前竟迷上同事拉他玩的「麻將」遊戲。這個遊戲自中國大陸傳來,雖然尚未普及,卻在知識分子與富人之間逐漸傳開。喜三郎總會對來訪的朋友吹噓,這個遊戲跟將棋與圍棋一樣耗腦力,節奏卻比兩者快速刺激,是新時代的智力遊戲。      曾幾何時,週六夜晚在朋友立花的家聚會,打麻將到天亮,成了父親的習慣。通常是晚間七點開始,但柚子曾在他找牌友到自家酒聚的席間,聽說喜三郎總在六點半就上門。的確很像嚴謹而不近人情的他會做的事,儘管聽到的時候十分厭煩,在籌備行凶計畫時卻是令人感激的情報。      為防萬一,喜三郎曾告訴柚子立花家的地址,於是柚子立即到現場勘察。喜三郎從大學直接趕過去應該會搭市內電車,柚子確認了從最近的車站徒步的路程。她在立花家前找到一條適合下手的暗巷。那是寺院的土牆與幾戶人家的木圍牆形成的狹窄小路。雖然有幾扇後門卻幾乎無人行經,日落後就會陷入黑暗。從車站到立花家,要是不走這條路,就得繞一大圈。      在這條路上殺了喜三郎,偽裝成強盜殺人就行了。柚子立刻決定。      要是喜三郎搭人力車,只能忍痛放棄這個方法。但討厭浪費的守財奴喜三郎,除非是逼不得已,想必都是搭電車過來。      為了進行確認,週六晚上她躲在暗巷附近,等待喜三郎。      一如柚子的預期,喜三郎在六點半前穿過這條暗巷,前後十分鐘之間沒有其他行人。她知道麻將是四人開局的遊戲,撞見另外兩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保險起見,她隔週又去確認一次,像是烙印在底片上的電影,分毫不差的景象再次上演。      要是能避免慘遭目擊的失態,成功偽造出強盜殺人的樣子,柚子就有自信不引起懷疑。警方不可能識破親生女兒殺害父親的動機。每個認識柚子的人,都會稱讚她是貼心乖巧的女兒。即使內心厭惡避如蛇蠍,表面上她仍一直努力做個孝順的女兒。這都是喜三郎逼的。諷刺的是,這反倒成了保護她的偽裝。失去了不起的父親,大家只會同情柚子接下來日子不好過,不可能懷疑柚子。      不過,柚子不打算只倚賴﹁缺乏動機﹂這一點脫罪。殺害親生父親,也就是所謂的殺害尊親屬罪,會處以超越普通謀殺的重刑。動機僅是在受到懷疑時的擋箭牌。不對,打一開始,柚子就不給人懷疑的機會。      柚子走訪好幾間電影院與戲棚,花了好幾天慎重尋找適任的人。最後,她在淺草郊外的戲棚前找到了。那是身高年齡與她相仿,五官輪廓也類似的女孩。雖然站在一起看五官不太相似,但氣質十分接近。然而,兩人的穿著打扮卻是天差地遠。對方穿著老舊褪色的深藍色混織和服,頗為寒酸。      只見女孩抱著包袱,渴望地看著張貼在小屋外的文宣海報。那似乎是新派風格的劇團作品,描寫一名陸軍少尉之妻波瀾萬丈的前半生。      雖然對戲劇毫無興趣,柚子仍盡力溫柔地搭話:      「妳想看這齣戲嗎?」      女孩驚訝地回望,再次瞥向海報,接著緩緩點頭。柚子滿意地頷首回應。      「這樣啊。那我請妳看,而且會把妳打扮得漂漂亮亮。」      「……妳沒騙我?」      「怎麼會呢。但要週六晚上才行,所以是三天後的晚上。我不會跟妳一起看,我想請妳跟某名男士一起看。不用擔心,他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這樣妳願意嗎?」      女孩點了好幾次頭。      她名叫阿菊,從福島的寒村來當女傭,正在跑腿的途中。      柚子向她確認週六下午是否有空,她表示這兩個月都沒休假,夫人很好心應該會准假,跟柚子保證不會有問題。柚子當場買了週六晚上的票,敲定當天碰面的時間和地點後,就與她告別。      阿菊是幫柚子偽裝外出看戲的替身。陪阿菊看戲的,則是柚子的哥哥達喜。柚子跟他約好,週六夜晚一起去看戲。      當天用完晚餐,柚子避開喜三郎,找達喜談話。她擺出悲傷的表情。      「哥哥,原本週六約好一起看戲,我突然沒辦法去了。」      「是嗎?好可惜。」      「但有個替代人選,希望你能和我那位朋友一起去。」      「朋友……?」      「對,沒錯。其實是我發現她也想看那齣戲。我問她『既然如此,要不要代替我去』,她說非常想。」      「這樣啊。我無所謂,但她不介意跟我這個陌生人同行嗎?」      達喜維持著溫和的微笑,眼角卻困惑地下垂。      「當然不介意。她說一個人很寂寞,拜託我請哥哥陪她一起看。哥哥不方便嗎?」      柚子抬起臉,仰望著達喜。      「怎麼會呢,我很樂意作伴。」      達喜露出如春天般和煦的笑容。      柚子深信,溫柔的哥哥絕不會拒絕。她對哥哥更加感到自豪了。      雖然略嫌不自然,達喜也沒顯露出懷疑。再說,柚子覺得一點點不自然並不構成問題。反正事成之後,她打算向哥哥坦白一切。必須請哥哥向警方作證,他與妹妹柚子去看戲。      起先,柚子考慮過請達喜協助,但她覺得哥哥一定會反對。他雖然很溫柔,不對,正因他很溫柔,無論有什麼理由都不可能贊成殺人,何況對象是父親。但要是在事後坦承,柚子相信哥哥會明白她的心情,全力保衛她。      時間定在九月十八日,星期六晚上。      行凶當天,柚子與阿菊在淺草公園的葫蘆湖畔碰面。

作者資料

伽古屋圭市(Kakoya Keiichi)

1972年出生於大阪,2000年結束長達九年的公務員生活流浪日本各地,2009年以《柏青哥與暗號的追蹤遊戲》獲得「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的優秀獎,2010年正式踏入文壇。近作包括以大正浪漫時代為舞台的《繁花將逝》、融合童話與近未來科技的《斷片愛麗絲》等。

基本資料

作者:伽古屋圭市(Kakoya Keiichi) 譯者:Rappa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9-06-27 ISBN:9789579447416 城邦書號:1UR03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