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我想你在我的故事裡

  • 作者:Misa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9-04-29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79折 213元
  • 書虫VIP價:20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2元
本書適用活動
520 開啟你的幸福密碼/三本75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獻給 每一個在愛或不愛之間猶豫流淚的女孩 有你的日子是那樣閃閃發亮,總是會讓我忘記,其實我的故事裡不該有你。 「你很奇怪,你為什麼……一直把我推開?」 「我沒有……」這句話,他說得很小聲。 他的愛與愧疚都是真的,但他的謊言與猶豫也是真的。 我一直認為每個人投胎時,其實都擁有選擇自己命運的權力。 上天會根據你上輩子的所做所為,編寫出三本命運之書,讓你從中擇一。這三本書裡的命運,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如果選擇了一世衣食無憂,那麼或許在健康方面就會有所缺憾。不管選擇哪一種命運,必然會有幸與不幸,因此即使遭逢不幸,也不用太沮喪,那表示你一定有其他地方是幸運的。 每次面臨挫折,我總是用這套理論來安慰自己,所以我才會決定與蕭大方結婚。 蕭大方和我相伴彼此近十年,我難過時,需要他的懷抱,他受傷時,也只向我傾訴,但我愛的人從來不是他,我真正愛的那個人,不能愛我。 我容貌美麗,也算是事業有成,出版第一本書便成為暢銷小說作家,這是我命運之書裡的幸運。而我的不幸,或許就在於我永遠無法擁有我想要的愛情……

內文試閱

  我自己想出了一套理論,並且對此深信不已。      這套理論是這樣的,每個人在人生中所遭遇的每一件事情,其實都寫在你的「命運之書」裡。      當你要投胎時,上天會根據你的所作所為,編寫出三本不同的命運之書,讓你從中擇一,若上輩子好事做得多,那麼命運自然也會較他人順遂。      舉例來說,如果你上輩子做的好事與壞事相抵後,分數可以換算成九十五分,那麼也許你下輩子的命運就是從這三本書裡選擇——      第一本是成為富二代,吃穿用度不愁,還能找到相愛的對象,並且擁有良好的社會地位,唯一缺點是身高太矮。      第二本是出生於小康家庭,父慈母愛、兄友弟恭,平安度過一生,壽終正寢,只是近視深到令你困擾的地步。      第三本則是變成大明星,人見人愛,最終還成為了傳奇人物,但是會禿頭之類的。      而假如你上輩子做的好事與壞事相抵後,只拿到十分,下輩子的命運之書可能就會被編成老殘窮,或是只能當再怎麼努力都得不到回報的凡人,甚至一出生就罹患罕見疾病,痛苦地苟延殘喘等。      不過,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分數在六十到七十間的平凡人,即使偶爾有些小波折,也不至於會遭遇重大災禍。      這套理論雖然有點滑稽,但每當遇到挫折時,我總是藉此鼓勵自己——人生中會有那些小小的不幸,大概都是因為有其他幸運的事在前方等待,不需要過於沮喪。      除非上輩子是無私無欲、普渡眾生的菩薩,才有可能拿到十全十美的命運之書,所以我們遇到的挫折與痛苦都只是小事情,千萬不要輕易灰心喪志。      我們應該好好加油,對吧?      *      「所以呀,我覺得命運真的是非常公平的。」我用食指點著自己的臉頰,看向落地窗外。豔陽高照,人行道兩側的樹影灑落在柏油路面,迎著微風搖曳,在喧鬧的城市中,巷弄間的難得寧靜是我最珍惜的。      「妳到底想說什麼?」羊子青學我托著下巴,瞇眼看我,「我的時間寶貴喔。」      「唉,難過,這麼久沒見了,一下子就跟我說時間寶貴,難道友情就這麼脆弱嗎?」我誇張地扶額搖頭,用另一手擦去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      「別鬧了啦,我的休息時間快結束了。」瞥了一眼手機顯示的時間,羊子青從一旁的包裡拿出幾罐沒貼標籤的小瓶子,「這些是最新研發的產品,妳試擦在手上幾天看看,沒有過敏症狀再用在臉上。」      「乳液嗎?」我拿過那些瓶瓶罐罐,「妳上次給我的化妝水很好用,還有嗎?」      「那批決定量產了。」羊子青頓了下,露出狡詐的笑容,「產品上市以後,妳能幫我寫一篇試用文嗎?」      「喔?無償?還是……」我故意拉長尾音,羊子青大笑。      「大作家,雖然我們是好朋友,這種事情還是要算清楚,我們當然會付妳費用啦!」她朝我比了個數字。      「開玩笑的啦,我用了妳這麼多免費產品,當然不會跟妳收錢,但就是以後我的保養品都麻煩妳嘍!」我眨眨眼睛,被羊子青說我這算盤打得真精。      「話說回來,妳最近還好嗎?」羊子青漫不經心地問,而我心下一凜,嘴角的笑容差點掛不住。      緊抓咖啡杯的手微微顫抖,我立刻不著痕跡地用另一隻手壓住手腕,避免被羊子青注意到。      「很好啊,怎麼了?」我知道自己的表情會漏餡,於是拿起咖啡杯抵在嘴邊。      「我只是覺得妳氣色不太好,人也怪怪的。」羊子青歪頭凝視我,「我們工作都忙,太久沒見,妳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她擔心的模樣表露無遺,我很感動,但遺憾的是,我沒辦法向她坦白。      「真的沒什麼,只是寫稿滿累的就是。」我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妳把自己逼太緊了。」她搖搖頭,卻從包裡拿出一本書,「不過我還是要請妳幫我簽名。誰想得到姬品珈會寫起小說來呢?」      「哇,妳居然買了,妳不是不看小說?」我接過那本書,是我最新出版的作品,而羊子青聳聳肩,表示這是一種支持。      我在蝴蝶頁上大大地簽下「姬方」,並畫了蝴蝶翅膀,雖然看起來像是兩個「3」重疊在一起,不過讀者們都曉得這是翅膀。      「謝謝啦,有一個身為當紅作家的朋友,真是我的驕傲。」      「妳也是呀,所有臺灣品牌的保養品中,你們家是賣得最好的。更別說練習發聲現在是最炙手可熱的配音公司,聽說連國外的卡通都指定要你們配音對吧?」      「那是練育澄他們做得好,跟我可沒關係。」羊子青說著,臉頰浮現淡淡的紅暈。      羊子青的母親在我們大學時再婚,對象正是練習發聲配音公司的老闆,練軒。結果親上加親,羊子青居然也和練軒的兒子練育澄走到了一塊。      而配音公司聲名大噪的關鍵,和如今當紅的明星樓有葳有關。樓有葳的聲勢大概是在四年前上漲起來的,當時她曾在練習發聲配音公司配過的小角色也被媒體挖了出來,間接令練習發聲公司受到注意,還有人盛讚他們是慧眼識英雄。      我也沒想到,曾經在錄音室見過一次的樓有葳,那時還不過是剛出道的小藝人,多年後的現在卻已經幾乎是臺灣最有名氣的女明星之一。      「那妳跟蕭大方怎麼樣了?」每次和羊子青聊天,最後總會回到這個話題。      我翻了白眼,「都這麼多年了,妳還真是問不膩呀!又提蕭大方。」      「因為你們就真的很曖昧呀!能曖昧……」她扳著手指頭,驚訝地道,「快十年了耶!」      「我們從大一就認識,我今年二十八歲,當然快十年了。」我對羊子青震驚的表情感到好笑。      「天啊,你們是在演什麼連續劇嗎?十年之愛之類的?怎麼可以曖昧十年都沒有在一起!」羊子青的音量之大,讓咖啡廳裡的其他客人都看了過來。她站起來走到我旁邊,用力搖晃我的肩膀,「你們到底怎麼回事?而且這中間妳有交過男朋友嗎?他有交過女朋友嗎?」      我被她搖得頭昏眼花,趕緊要她住手,「所以我說過啦,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命運。我們的事業成功,還擁有漂亮帥氣的外型,這也許就是我一直沒談過戀愛,而他也一直沒有女朋友的原因。」      「妳在說什麼啦。」羊子青打了我一下。      我調整了一下被她弄亂的衣服,「就像妳去廟裡拜拜,可能會祈求『希望下次的專案能過,我願意吃三個月的素還願』之類的,我這套理論也是類似的道理,可能我一生感情坎坷,但事業卻非常順利。」      我再一次告訴羊子青關於「命運之書」的理論,然而她瞪大眼睛,彷彿覺得我在胡言亂語似的,無奈地搖頭,「聽我的,品珈,要是妳喜歡蕭大方,就快點結婚吧。」      「都沒談戀愛就直接結婚?不能因為我二十八歲了,就逼我快結婚呀。」我大笑兩聲,「還有,妳不是不婚主義者嗎?」      「是沒錯,可是妳可以結婚啊。」羊子青又看了一下時間,「我真的該回公司了,下次再見!」      「嗯,妳別太累。」我托著腮,看著她匆忙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妳要一起走嗎?」她問,而我搖頭,指了一旁的筆電。      「我打算在這寫作,況且我等等和蕭大方還有約。」      「你們不是都合租工作室了,還在外面……約會?」羊子青的眼睛亮了。      我沒好氣地反駁,「別亂想,是我們的工作室這兩天重刷油漆,還有味道,才會約外面。」      「妳和他見面的次數應該比我還多吧?」      「這不是廢話嗎?我們幾乎在同一個地方工作,而且妳很難約。」我癟嘴。      「哈哈哈,講真的啦,妳跟他如果……」      「我跟他真的只是很好的朋友,沒有男女之情。」我再次說出這句已經說了十年,幾乎要說到爛的話,不過羊子青的反應也是十年如一日,不相信。      「好啦,雖然我們現在都很忙,但妳有事情的話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她上班快遲到了,於是放棄與我爭論,臨走前還不忘叮嚀我,而我點了點頭。      我目送羊子青離開咖啡廳,雖然她日以繼夜地在研發新產品,常搞得自己有點人不人鬼不鬼的,可畢竟是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那努力的背影看起來十分帥氣。      我喝下最後一口果汁,又向服務生點了杯咖啡,然後打開筆電。明明同為香妝系畢業,我們走上的道路卻很不一樣。      我連上網路查看信箱,回覆了編輯的校稿確認信,並開啟行事曆確認下一本書的交稿時間,以及座談會的日期,然後才打開Word檔。      就在這時,有個人坐到了我面前——蕭大方抿著嘴,模樣有些狼狽。      「怎麼了?」我闔上筆電看著他。      「妳可以繼續寫。」他擺擺手。      「我不急。你到底怎麼了?」      蕭大方望著窗外許久,深深吸氣後又吐氣,接著再次將目光轉向我。他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表情略顯倔強,而後又轉為釋然。      他將手伸進口袋,把某個東西掏了出來。他的手心在我面前攤開,上面是一個小小的紅色方形盒子。      「這不會是我想的那個東西吧?」我一愣,坐正了身子,而蕭大方扯扯嘴角,打開紅色盒子。      如我所料,盒子裡是枚戒指,鑽石在上頭閃耀,以這牌子與這克拉數來看,想必價值不菲。      「妳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他誠摯地問,一抹淒楚的笑掛在他的嘴邊。      「你是認真的嗎?」      「一直以來都是。」      我有些感動,不禁溼了眼眶,而他略顯不甘,卻又無能為力。      「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從你手上接到戒指。」      他莞爾,那熟悉的臉龐此刻變得有點陌生,我好像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看過他的臉。      應該說,我明明看過他的臉無數次,這瞬間卻覺得他不是我所認識的他了。      「妳願意收下我的戒指嗎?」      「你真的是認真的?你不會後悔?」我失笑,「我們甚至……沒有談過戀愛。」      「但我們相伴了十年。還是我需要下跪呢?」蕭大方說著,還真的站了起來,作勢要單膝下跪,我頓時失笑。      「不用這樣。」我幾乎沒有思考便伸出自己的右手,卻微微發顫。      「妳真的願意?」見我伸出手,他反而遲疑了。      「嗯。」      「這是一輩子的事。」他又說。      「嗯。」      「我不會同意離婚的喔。」      「怪了,你跟我求婚,不就是希望我答應嗎?」      「是沒錯啦。」他笑了笑。      然後,那枚鑽戒套上了我的右手無名指。      過程如此平淡,周遭的人甚至沒注意到我們剛才在做什麼。      這下子,我也沒心情寫稿了,於是將東西收好,起身準備離開。      「妳要去哪裡?」蕭大方問。      「既然我們決定要結婚了,不是應該告訴我們共同的朋友,還有你我的家人,以及準備結婚事宜嗎?」      「這麼著急。」蕭大方打了個哆嗦,「想到就頭痛。」      我抿抿嘴,與他步出了咖啡廳,路上我們討論起有關婚禮的一切,我也將稍早羊子青所說的話告訴了蕭大方。      「要是她知道我們真的決定結婚,一定會很得意地說出『看,我早就說了吧』之類的話。」他模仿羊子青模仿得挺像的,我笑了起來。      陽光灑在人行道間,斑駁的樹影落在我身上,我將手伸往天際,在光線的照耀下,那鑽石閃閃發亮。      「愛情……也該閃閃發亮呢。」      蕭大方聞言,淡淡一笑,然後大手伸來,將我攬入他的胸懷。      「妳在我心中,是閃閃發亮的。」      面對他溫柔的話語,我的心裡暖洋洋的,也伸手勾住他的腰際。      「謝謝你,你也閃閃發亮啊。」      「我們能這樣勾肩搭背地走在陽光底下,真好。」他更加用力抱緊我,一陣冷風吹來,我順勢躲進他羽絨外套裡,貼近他溫熱的胸膛。      至少,必須是在陽光底下。      和此刻的我與蕭大方一樣。      與蕭大方結婚,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而這想必也寫在我的命運之書裡。      那麼在我的命運之書裡,我有哪些是比別人幸運的,又有哪些比別人不幸呢?      *      由於我和蕭大方都想一口氣完成所有事,且非常熟悉彼此的我們在細節上也沒有太多衝突,因此僅僅花了一天,我們就決定好找哪間公司拍婚紗,以及喜餅的品牌和舉辦喜宴的地點。      我們不想辦得太過隆重,只打算簡單邀請幾個親戚和好友,所以當我們告訴其他人時,基本上已經什麼都規劃妥當了。      「我不能想像你哥和你弟會有什麼反應,對我來說,告訴共同認識的人比籌備婚禮還要難。」站在蕭大方家所在的大樓門前,我拉了拉不習慣穿的連身洋裝裙襬,透過自己映在鐵門上的模樣確認妝容完整,並做好等等被調侃的心理準備。      「我又何嘗不是?」蕭大方扯扯自己的領口,他也繫上了不習慣的領帶,「撐過去吧,過了這一段,以後就不會有人再唸了。」      「你太天真了,再來就會有人問『什麼時候要生小孩』。」說完,我和他互看一眼,「欸,所以呢?」      「什麼所以?」      「小孩怎麼辦?」我咬著下唇,「你想要小孩嗎?」      他聳聳肩,「妳呢?」      我也聳聳肩,看樣子這個問題暫時無解。      「船到橋頭自然直啦。」他揉了揉自己的亂髮,朝我伸出手,「走吧。」      我揚起微笑,握上他寬大的手掌,他的掌心溫暖無比,和這十年來他給我的感覺一樣。      我們踏入大門,搭乘電梯時,我感受到自己的手心開始冒汗,蕭大方也不太自在。難得的緊張感出現在我們之間,不過見他的表情宛如要去送死一般,我忍不住大笑起來,這突如其來的爆笑出聲,也緩解了緊張的氣氛。      電梯門開啟時,蕭大方稍微用力握了我的手,他看著前方的家門,認真地對我說:「能娶到妳真的是我三生有幸,這話絕不虛假。」      我也回握住他的手,「從今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從十九歲那年認識蕭大方至今,有多少人三番兩次將我們湊成一對?如今我們真的走到一起,我想大多數的人都不會意外。但我和蕭大方就是最受不了別人口中的那句:「我早就知道啦!」      當蕭大方的大哥蕭大富來開門時,見到我的出現也並不意外,畢竟我和蕭大方時常同進同出。可是當他見到我們兩個的手彼此交握,便馬上誇張地深吸一口氣,大聲嚷嚷起來:「爸、媽!大貴!快來!我們的夢想成真了!」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一下,蕭家三兄弟的名字正是大富、大方、大貴,充分反映出父母對於他們的期望。他們三個的發展如他們的名字一樣,身為牙醫的大富出手闊綽,而得寵的三弟大貴像個貴公子,最近更與富家千金交往,幾乎快成為駙馬爺了。      至於蕭大方就比較平凡一點,他和我合租了間工作室,大方地出了三分之二的房租,倒也符合他的名字。      見蕭大富如此興奮,我和蕭大方無奈地對看。絕佳的默契,讓我即便什麼都沒說出口,他也明白我的意思,於是他點點頭。      預想中的疲勞轟炸要開始了。      「都這麼多年了,終於願意承認了啊!」      「難怪你要我們今天都留在家裡,原來是要告訴我們這件事情啊!」      「但我們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了,根本沒必要多此一舉。」      「品珈呀,真是謝謝妳願意和我這不成材的兒子在一起。」      蕭家人七嘴八舌地發表意見,我們只能乾笑,一邊點頭說著「是是是」、「對對對」。等他們終於冷靜一點後,蕭大方才清了清嗓子開口:「我們打算結婚。」      爆炸性的宣言再次讓蕭家人發出尖叫聲,我忍不住摀起一邊的耳朵。      「怎麼回事呀,弟弟,你十年來都不承認和品珈的關係,結果一回來就說要結婚,這是超英趕美?」      「還是說不小心懷孕了?這樣也太不小心了吧!哥。」      「不是,我們只是覺得差不多了。」蕭大方握著我的手始終沒放開,「我們都準備好也討論好了,所以爸、媽,希望你們也能尊重我們的選擇。」      「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們討論一下就自己決定了?」蕭爸爸的語氣略帶不悅。      「長輩這邊也有很多要注意的啊,像是大姑他們那……」蕭媽媽開始碎碎念,而蕭大方握著我的手忽然微微顫抖。      我捏了捏他的手掌,要他放心,然後鬆開他的手,從包裡拿出喜餅的DM,以及婚宴會場的菜單,甚至連喜帖的樣本也帶來了。是的,我們連日期都決定好了。      「我和大方有精挑細選過的,簡單就好了啦,我們想把錢花在蜜月旅行上。」我知道蕭家人都很喜歡我,同樣的話,由我來說比由蕭大方來說的效果更好。      「這……好啦,現在的年輕人都很有主見,你們說好就好啦!」果不其然,蕭媽媽放軟了態度,一副拿我們沒辦法的樣子翻閱著DM,而蕭爸爸也沒再說話。      我偷偷朝蕭大方挑眉,免於父母的疲勞轟炸讓他鬆了一口氣。      而蕭大富一手勾上蕭大方的脖子,「好啊,臭小子,我都還沒結婚,你搶在我前面結呀!」      「哥,你動作也快一點啊,你和家純姊交往很久了耶。」蕭大方嘿嘿笑了兩聲,並沒有掙脫蕭大富的手。      「哎呀,我也想娶她啊,但我們有些理念不太合啦……」蕭大富聳肩,蕭大方頓時垂下目光。      我抿嘴一笑,戳了下蕭大富,「大富哥,請不要這樣欺負我的老公喔。」      「唉唷,還沒嫁過來,就對大伯不客氣啦?」蕭大富大笑,鬆開了架在蕭大方脖子上的手。      「我嫁過來以後還會更不客氣呢!」我作勢要攻擊他,蕭大富笑得更開懷了。      我知道,他們家的人都喜歡我,這些年來,他們都希望我們能夠在一起。      如今他們得償所願。      將結婚這件事告訴他們,其實並不難,因為我們都明白他們樂於接受。      不過蕭大方還是流了一身冷汗,我看見他內心的煎熬,他的嘴唇逐漸泛白,顯然再也無法待下去。      「我們晚上訂了餐廳,希望婚前兩家能聚餐一下。」所以我發了話,想快點離開這裡,為了蕭大方。      「對,我們要先去接品珈的媽媽,晚點直接餐廳見。」他幾乎是落荒而逃般地起身,迅速往玄關走去。      「這麼急?等我們一下,一起出門呀。」蕭媽媽跟著過來,但我感覺蕭大方似乎快吐了。      「我們還沒向我媽報告這個好消息呢,所以……」我吐吐舌裝可愛。      「妳媽媽還不知道你們要結婚?大方啊!你居然沒先跟品珈的媽媽說!」蕭媽媽不敢置信,其他人也開玩笑地叨念。      「所以我們現在要過去了啊,晚點見。」蕭大方沒有回頭,壓下門把後立刻走出去穿上鞋子。      「那我們先走了。」我朝蕭家人點頭。      「下一次來,大概就是叫妳嫂嫂了。」蕭大貴惺惺作態地拱手。      「是啊,小叔。」我笑了聲。      直到我們進了電梯後,蕭大方才吐了長長一口氣,告知家人結婚的事,大概用盡了他全身的力量。我有些心疼,伸手幫他擦去額頭上的冷汗,而他虛弱一笑,「再來換妳家了。」      「我媽不會有什麼意見的。」我頓了頓,「相反的,她會很高興。」      這一次,大概換成我露出了和蕭大方相似的表情吧,所以他伸手攬住我的肩膀,頭靠上我的頭。      出了電梯,我們來到蕭大方停車的巷子,他按了遙控器,車子發出解鎖的聲響。當我們靠近時,卻發現有個男人已經靠在車邊。      蕭大方一頓,而我也愣住。男人穿著西裝外套,裡頭是白色襯衫與牛仔褲,他的臉色憔悴,看起來像是好幾天沒有睡。      「姬品珈,我求求妳……」他的聲音聽起來如此令人心碎。      「高立丞,你可以不要再這樣了嗎?」蕭大方的聲線緊繃,名為高立丞的男人只是悠悠看著他。      「大方,讓我來解決。」我說,要蕭大方讓開。      「但是……妳可以嗎?」      「可以的。」我扯出微笑。現在這個場面,只有我能處理。      在轉身離開前,蕭大方的視線在高立丞的臉上停佇了幾秒,才邁步走遠。      高立丞並沒有追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注視我。      他曾經那麼意氣風發,腰桿曾經那麼挺直,但現在高大的他看起來卻彷彿矮了我一截,那頹廢的模樣難以與往昔的他連結在一起。      「不會有好結果的,高立丞。」這番話很殘忍,卻無比真實。      「求求妳……不要嫁給蕭大方……」      「那我們能怎麼辦?一直被旁人逼問嗎?我們要怎麼跟家人交代?」我握緊雙拳。      「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法……明明有的,我們明明可以一起克服……」      「什麼方法?」我反問。      「我們……我們可以一起找……」      「我知道你的方法,高立丞。」我冷眼看他。      「但一定有……一定有我們都沒想到的……」      我忍不住失笑,「高立丞,聽聽你自己說的話,看看你自己的表情。連你自己都不確定解決的方式是什麼,我們要如何克服?」      很多問題用說的簡單,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我們往往無能為力,也沒有勇氣去克服。      「拜託妳!只要妳不要嫁給蕭大方,那一切都還可以……」他衝了過來,就要抓住我的肩膀,但一個身影迅速來到我面前,將高立丞推開。      「蕭大方……」我看著他剛毅的側臉,咬住下唇。      「結束了,高立丞。」      「我不會……不會就這樣結束的……」雖然這麼說,高立丞並沒有再次上前,只是在轉身離去之際又開口,「求求妳,姬品珈……」      像他那樣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男人,要說出有求於人的話語,我知道有多麼不容易。他放下身段,只為了追回一段沒有人可以幸福的戀情。      蕭大方伸手摟住我,彷彿是在告訴我,他的心意不變。      「妳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嫁給我了吧?」我能感受到他的手在發抖,以及他內心的動搖。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回抱著他,「我們說好的。」      「對不起,姬品珈。」      「那我也要說,對不起,蕭大方。」      我們相視一笑,接著他為我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我看著後照鏡,高立丞剛剛就站在那裡,但他的身影已經遠去。

作者資料

Misa

該是實際的金牛但腦袋卻充滿幻想。喜歡獵奇及不完美結局,認為悲傷比喜悅停留人心更久,但依然試圖寫出最完美的結局。希望創作的故事能引起共鳴,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你回憶起時,能勾起微笑或皺了眉頭,那便足夠。 曾出版《第二次初戀》、《總會有一天》、《秋的貓》、《這個寒冬不下雪》、《青春副作用》、《微光的翅膀》、《黑夜裡的螢光》、《人魚不哭》、《閣樓裡的仙杜瑞拉》、《湖岸邊的黑天鵝》、《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我想聽見你的聲音》、《最親愛的我們》、《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未凋零》、《世界唯一的花》、《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小羊不會唱情歌》、《我在昨天等你》、《當風止息時》、《無盡之境》。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kumisa FB粉絲團:尾巴Misa www.facebook.com/IKUMISAMISA 相關著作:《小羊不會唱情歌》《嘿,好朋友》《我在昨天等你》《世界唯一的花》《戀愛本就是場病》《未凋零》《那年夏天,她和他和她》《最親愛的我們》《無盡之境03(完)抉擇》《我想聽見你的聲音》《無盡之境02追尋》《無盡之境01長生》《在沒有你的世界沉睡》《很久很久以前》《湖岸邊的黑天鵝》《閣樓裡的仙杜瑞拉》《當風止息時05忘卻的思念(完)》《當風止息時04被扼殺的真相》《人魚不哭》《她們》《黑夜裡的螢光》《當風止息時03窺視者》《當風止息時02亡靈的筆記本》《微光的翅膀》《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當風止息時 01琉璃鬼殺(L夾珍藏版)》《青春副作用》《戀之四季:春夏秋冬系列番外合輯》《這個寒冬不下雪》《秋的貓》《總會有一天》《第二次初戀》

基本資料

作者:Misa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9-04-29 ISBN:9789869755436 城邦書號:3PL1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