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只想悄悄對你說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只想悄悄對你說

  • 作者:花聆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8-08-1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得獎力作!】榮獲POPO華文創作大賞‧愛情組優選 ◆【人氣爆棚!】讀者盛讚:「有如打翻糖罐般的甜美愛情故事,暖cry、甜cry,超級療癒!」 ◆【必須入手!】實體書獨家收錄全新未公開番外——〈妳的專屬DJ〉 不管你是格陵蘭冰河,還是西伯利亞凍原, 我都會用天生自帶的溫室效應,讓你徹底融化! 白苡茵第一次見到黃傑冰,就被他的「美貌」震懾, 但他半句話都吝嗇給她,直接賞她一道瀟灑背影; 第二次見面,他無視她的呼喚,調頭狂奔, 讓她懷疑自己身上有超級細菌。 不過沒關係,追帥哥難免經歷重重辛苦, 而且傲嬌矜持不是她的style, 就算恥力全開,也要收服這株冰山校草。 因為堅持對黃傑冰勾勾纏, 白苡茵漸漸明白他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原因, 發現他一直藏著一個憂傷的祕密…… 所以她下定決心了! 一定要用她的不服輸、厚臉皮、外加無限正能量, 幫黃傑冰趕走心裡的寒冷冬天! 【最暖、萌、甜的愛戀,讀者一致認證推薦!】 「花聆的文字,總是讓我不自覺露出微笑。」 「這個故事真是甜到牙齒都要蛀掉了,好甜好甜啊~」 「內容好青春、好歡樂、好正向!謝謝花聆的發想。」 「這部青春校園小說,熱血好看又有深度,讓人少女心大爆發!」 「耳目一新的題材,特別的創意,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目光。」 「字裡行間,充分準備,劇情中提到的小典故,都為故事增添許多美好色彩。」 「文風幽默且清新,讓人看得非常舒服,許多令人會心一笑的段落,太佩服作者了!」 「輕快的節奏和作者不小心撒的糖粉,都是我喜歡的部分。謝謝花聆寫了這麼好的故事。」 「劇情橋段一直停在腦海中,越來越鮮豔,讀完有被故事氛圍療癒的溫暖感受❤」

目錄

序曲 當風吹起 第一章 其實,我是摳打 第二章 冷感是病 第三章 冰山初融 第四章 帶你回家 第五章 重返錄音間 第六章 你的聲音,我的頻率 第七章 調頻共振的心 第八章 手牽手一起逃亡 第九章 吻後別不理 第十章 禁止背對的愛情 第十一章 時間帶給戀人的 第十二章 冰雪城堡 第十三章 醋的滋味 第十四章 我聽見你 第十五章 愛的危機 第十六章 噤聲時光 第十七章 遙遙相望 第十八章 白風小姐 終章 甜蜜季節 番外 妳的專屬DJ 後記

內文試閱

  學生餐廳午餐後,我連續幾天沒見到黃傑冰。      這幾天,我天天去系圖看書,然後回家熬夜到三點,為的是語言學概論的期中大報告,明天就要上傳報告,並且和助教一對一面談,上學期教授好心讓我低空飛過,這學期我得加倍努力了。      熬夜寫報告時,我倒是心情愉悅,黃傑冰在學生餐廳給我的笑顏,像是一抹金黃陽光,始終停留在我的心上。      手機滋滋作響,我漫不經心地拿起來,一看LINE的訊息提示,差點嚇得讓手機掉下來——      「白風,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妳有空嗎?」我居然收到黃傑冰的LINE!      我的天,他要問我什麼?      我的心砰砰加速跳動,該不會……他想約我?      我屏住氣息,看著訊息泡泡冒出來——      「土雞的手語怎麼比?」      噗!我差點把頭磕在書桌上,下一秒回傳給他,「土雞就是『土』加『雞』,唉呀……好難解釋,開視訊啦!」      我很習慣和爸媽用視訊溝通,他們和其他聾人朋友也是如此,智慧型手機對手語人士來說,真是足以得諾貝爾獎的偉大發明。      然而,當我按下攝影機圖案的視訊通話鈕,才猛然想起——我在做什麼?黃傑冰不會答應和我視訊吧!      「嘟……嘟……嘟……」等待通話中的聲音,一聲一聲無比漫長,折騰死了。      當我不小心按錯好了……正要切斷通話,黃傑冰接了,而且打開了畫面,我看到他的側臉,以及耳畔的電子耳。      「喂。」他的嗓音第一次透過手機,傳遞到我所在的空間。      看他對不到鏡頭,這應該是他第一次跟人視訊通話吧。      「你要對著鏡頭,看得到我嗎?」我對著手機拚命揮手,趁他把畫面轉正之前,撓了撓頭髮,又抓起桌上的檸檬奶油護脣膏,閃電般迅速抹一下,希望讓自己看起來秀色可餐一點……雖然這樣形容好像怪怪的。      終於,黃傑冰那張精緻的臉孔,正確地出現在手機畫面裡,他看來真的很不習慣視訊,有點困窘,臉頰微微發紅,但又極力假裝鎮定。      他穿著非常簡單的白T恤,頭頂罩著一條亮藍色的毛巾,看到我後把毛巾拉下來,露出剛洗好擦乾的棕黃色頭髮,髮尾還微微濡溼,有點凌亂,一副輕鬆居家的模樣,不再是平日的高冷感覺,有點呆萌小狗的神情,我居然能看到他這一面。      說真的,好可愛哦,好有「男友感」,是說我也沒有和男孩子一對一視訊過,感覺真的好像和男友通話……      「你怎麼想知道『土雞』的手語?」我趕緊丟一個問題破冰,避免自己胡思亂想,或者對著他花痴傻笑。      「白胖師的新菜色,蔥雞湯,是用當日新鮮土雞,我想要跟聾客人強調一下。」他神色認真,「妳說『土雞』的手語比法是『土』加上『雞』,要怎麼比?」      我伸出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放在嘴巴前,一開一闔,模仿雞的嘴喙,「這是雞。」      而後,我雙手手指分別聚攏,拇指摩挲其他四指,兩手從中間往兩旁移動,「這是土。」      黃傑冰的眼睛,露出認真專注的光采。      「跟著我比一次。」我再次示範動作,他很快就學起來。      「你對手語有興趣呀?」我問。      他不好意思起來,「嗯,我現在有時會問白胖師和紅花阿姨,一些字詞的手語用法怎麼比。」      「這樣啊……」我和他互相看著視訊畫面。      「妳在做什麼?」他問。      「寫報告。」我搬來幾本參考書,證明我的認真向學。      「那……加油。」黃傑冰淺淺一笑。      「那……晚安。」我說完就要關閉視訊,黃傑冰叫住我,「等一下!白風……」      「嗯?怎麼了?」我問。      他停了一會兒,笑著對我說,「妳比手語的時候,很生動,好好看……我說完了,晚安!」語畢,他迅速切掉通話。      我有沒有聽錯?我被稱讚了!      明明雷正隆也稱讚過我比手語的樣子,但是,為什麼黃傑冰講起來,我就特別開心?      我高興地翻倒在床上滾一圈,把自己的臉埋進枕頭,過了好一會兒才爬起來。      後來,直到我寫完報告,再次陷入床鋪準備進入夢鄉,心裡都縈繞著那句話——      「妳比手語的時候,很生動,好好看……」      一想起就笑得不能自己,差點無法完成報告。      就在我準備帶著偷笑入睡時,我猛然驚覺,不對!這句話有語病!      我從床上猛然坐起,我白苡茵只有比手語的時候好看嗎?其他時候不好看嗎?是有多不好看?會很醜嗎?啊啊啊啊!      我又倒回床上,用力捶了枕頭……      *      第二天。      前往應外系找助教前,我經過實習電臺辦公室,黃玉清和幾位廣電系同學坐在門口的休憩區,正優雅地分享咖啡和點心,桌上攤開課本,似乎在討論功課。      嘖嘖,她們此舉不就是在宣告,「實習電臺是我們的地盤,快來拜見黃玉清大姐大」嗎?路霸,路霸!      「對不起,借過一下!」一個女孩身影飛奔掠過我身邊,差點撞到我,是黃玉清的組員彭祈雅,她直直衝到黃玉清她們面前。      「欸欸欸,要準備放鞭炮了!」      「什麼鞭炮?妳遲到五分鐘了,是該請客。」黃玉清揶揄她。      「我剛剛去找歷史系的朋友,經過歷史系辦公室,紅色的紙張寫著大大的賀。」彭祈雅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才把這句話說完。      「什麼鶴?丹頂鶴?」有人問道,彭祈雅趕緊否認,「不是啦,是恭賀的賀。」      「到底賀什麼啦?」黃玉清有點不耐煩了。      「賀!本系四年級黃傑冰同學,錄取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而且是第三名錄取!」彭祈雅喜孜孜地宣布,好像考上研究所的是她一樣。      「哇!」廣電系女同學大叫,走廊上所有人都回過頭來,我心裡也跟著這位同學大叫。      「黃傑冰真的好厲害,又帥又會念書!」廣電系女同學們開始七嘴八舌,「玉清,我們要不要請黃傑冰來上『香城忽然一週』?請他上節目,一定可以更吸引觀眾收聽!他的讀書考試祕訣,也可以是訪談重點!」      彭祈雅和女同學們完全陷入花痴狀態,但黃玉清垂下臉,「不,幹麼要請他?」      哇,好冰冷的表情,那神情讓我想起黃傑冰,在初識時,任我死纏爛打也沒能逼他吐出十個字以上的長句,當時他也是頂著這樣毫無溫度的面孔。      彭祈雅繼續遊說:「在我們學校,考上研究所,系辦就會發獎學金,國立大學的話,可以寫在明年的大學部招生廣告,考上臺大,校方大概會在大門口貼上紅布條了吧?」      「那又怎樣?臺大有什麼了不起?」黃玉清淡淡地回。      另一位女同學拍了黃玉清肩膀:「哎喲,兩年後換我們玉清考研究所,玉清成績這麼好,履歷又漂亮,當上實習副臺長一定讓玉清政大臺大全都上啦。」      黃玉清撇撇嘴:「才不,我要準備出國留學,我要去傳播學系最好的哥倫比亞、密蘇里或是威斯康辛,不然就是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彭祈雅很驚訝,「玉清,妳不是想念企管所嗎?什麼時候換志向啦?妳昨天接到留學機構的電話行銷嗎?」      「沒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剛剛決定的。」黃玉清神色更加冰冷了。      彭祈雅和其他女同學互相交換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似乎決定不要再追問下去了。我看著黃玉清烏黑滾珠的眼瞳,心裡卻隱隱覺得,她說的這些,都不是她真心嚮望的未來選項,不過是為了莫名的理由而嘴硬罷了。      黃玉清拉了一下卡其色西裝外套的領子,拍掉黏在上頭的頭髮,好像攆走可惡的小蟲子,她咬著下脣,似乎準備展開一場絕對不能輸的作戰,而她想狠狠撂倒的對象,似乎是考上臺大研究所的黃傑冰。      「黃傑冰是個徹底冷漠,膽小,又自我中心的傢伙,他不會答應妳的,我好心勸告妳,趁早想個備案,免得太丟臉。」      我想起她對黃傑冰的評價,她一定認識黃傑冰,她是黃傑冰的前女友?不對,黃傑冰從來沒交過女朋友,還是曾經告白卻被狠甩?以她心高氣傲的程度,如果被黃傑冰拒絕,絕對會由愛轉恨。      案情絕對不單純啊。      黃玉清抬起頭,我直直對上她那雙如滾珠一般的烏溜眼睛。      「喲,我們的白大DJ,上次訪問雷正隆,收聽率不錯唷。」黃玉清打招呼的方式,永遠讓我想呼她一巴掌。      彭祈雅幫腔:「首投就讓給妳了,接下來妳一定比不過我們的『香城忽然一週』,誰叫我們拉到廠商贊助,在節目中還辦了有獎徵答送禮,我們玉清的公關能力真的很強,還是她比較適合當實習副臺長。」      另一位女同學也出聲:「白苡茵,妳不是放話要邀請歷史系的黃傑冰上節目?他答應了嗎?」      我咬緊下脣 ,倔強地擠出一句:「快了。」      我馬上轉身就走,逃離黃玉清和廣電系同學的炮轟,磴磴蹬地踏上樓梯,快速走進應外系系辦交了報告,並把摘要講給助教聽,離開前,助教叫住我。      「白苡茵同學,下星期蘇教授去國外開會,不上課,記得啊!蘇教授還交代,她出了加分題作業,期末成績可以加一到五分,妳要不要寫?」      「寫,我寫!」我趕緊接過加分題作業說明,「Linguistic discrimination和gender and language擇一撰寫主題報告。」      我抓抓頭髮,「語言歧視」和「性別與語言」……題目有點複雜,系圖的資料可能不夠,我得去總圖書館查資料,但是,眼前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我該怎麼邀請黃傑冰上節目呢?      揮別助教,我在系辦外的走廊來回踱步。      「呃,黃傑冰,你願意來當我的節目特別來賓嗎?」我將假想的麥克風遞給眼前不存在的黃傑冰,幻想他的回答——      不要。      不行不行,不能這麼直接,薛愛殺在「廣播節目企劃製作實務」課程中說過,早期她還是個小咖,節目的企劃、來賓邀請、後製通通都要自己來,她的必勝來賓邀約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別問對方要不要上節目,而是要這樣問:「黃傑冰,你星期一有空,還是星期五比較有時間?」      我腦海裡浮現黃傑冰的臉,冷靜理智的他,可能會看破我的手腳,冷冷回答:「都沒空。」      不行不行,我要再自然一點,「黃傑冰,星期三下午,蓉仁小館午休時間,來電臺錄音吧,錄完音,我請你吃飯!你要吃什麼?」      對!吃飯!他這麼愛吃,還可以問他要上節目前吃飯,還是吃完飯再上節目,還有,為了感謝他肯上節目,要去哪裡讓我好好請個客、吃個飯,當然,僅僅請他吃一次飯無法表達我的感謝,應該請他吃第二次飯,然後再請他看電影。      當然,看電影當天也是,要先看電影再吃飯,先吃飯再看電影也沒問題,要去哪間餐廳吃飯,完全讓黃傑冰選擇,或者去威秀影城的Golden Class邊看邊吃,但Golden Class票價好貴,為了多存一點錢,最近午餐別吃學校餐廳或便利商店,每天早上從家裡現有的食物包便當好了。      約他上節目時,我該穿什麼好呢?      約他吃飯時,我又該穿什麼好呢?      我越想越開心,巴不得早點回到家,打開衣櫃開始挑衣服,千萬不能叫老媽當我的顧問,她會把年輕時和老爸約會時穿的大花洋裝,從衣櫃深處打撈出來,最明智的做法,是找阿海幫我挑衣服,然後請他幫我弄頭髮……      等等!明明是節目來賓邀約企劃,怎麼變成約會企劃啦?      想想我白苡茵,從七歲起,就幻想去廣播節目當來賓,從十歲起,幻想自己邀請各種人物來自己的廣播節目當來賓,從來沒被約過,也從來沒約過人——高中那次慘烈的告白,還沒演變到邀約就夭折。      唉,邀請黃傑冰上節目,比向學長告白還緊張。      唯一能比邀約黃傑冰上節目還緊張的……就是向黃傑冰告白吧?      我甩甩頭,我怎麼會有這些念頭?趕緊去圖書館查資料,寫語言學概論的加分題作業,比較實際。      我沿著樓梯往二樓的圖書館前進,太過專注腦中的小劇場,結果從安全梯轉出來的轉角,兩個女孩突然出現在我眼前三十公分處,我緊急煞車。      這兩位女孩妝容精美,身上各自穿著鉛筆一般細長的窄褲,顯露她們的美腿優勢,腳上不約而同地穿著金色和銀色牛津鞋,好像從雜誌初春穿搭精選中的雙人模特兒。      是應外系的同學,Britney和Victoria。      「嚇死人了,白大DJ,妳突然閃出來做什麼?」她們撥撥閃亮的頭髮,拍整衣服,我趕緊指著「聖仁大學總圖書館」的招牌,故作開朗:「找書,找資料啊,哈哈哈……」      我閃進圖書館,對,來找資料!約黃傑冰上節目、和他吃飯時,我也要打扮得像Victoria和Britney 一樣漂亮!我需要翻一些雜誌參考參考!      我沿著書牆走,平常大多往返在教室、實習電臺錄音室和蓉仁小館,我很少來圖書館,我沿著圖書館的指標,一路找到當期雜誌的所在位置。      我挑了兩本雜誌,打算到沙發區看——只剩一個空的沙發座位!現在為您空中連線實況轉播,白苡茵選手究竟能不能盜壘?她三步併作兩步,即將滑壘成功——我在內心化作體育節目連線播報員,為自己配上旁白,就在我即將搶下這個沙發位子時,有一雙長腿捷足先登,我緊急煞車,頭還是撞上了長腿主人身穿深藍色襯衫的胸膛。      啊……白苡茵選手,Out!      我在內心宣判自己出局。      深藍色襯衫的主人揉著胸口,我趕緊關掉內心的運動賽事播報員聲音,「同學,對不起,對不起!」      我一抬頭,對上一雙美麗的黑色眼眸和長睫毛。      這雙眼眸裡沒有怒意,反而有點笑意。      「白風小姐,妳常常這樣突然撞進別人懷裡嗎?」是黃傑冰!      眼前的他,頭髮梳得整整齊齊,我想到昨天深夜視訊畫面裡,頭髮微溼,穿著簡單素白T恤的他,不禁臉紅了起來。      「才沒有!」我困窘反駁。      「同學!請保持安靜!」管理員推著還書車經過,停在我們所在的書架旁,一邊瞪著我們,一邊將書歸回架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趕緊道歉,同時沒忘記恭喜黃傑冰:「小黃狗,恭喜你,考上臺大研究所了……」我看見他手上拿兩本色彩鮮豔的書,兩本書的書封上,都有不同顏色的愛心圖案,「咦,你看的是什麼書啊?你在圖書館不是應該只會看灰塵很厚、創校以來沒人借過的那種書嗎?像大一歷史課教授提過的,什麼淡水檔案……」      「是《淡新檔案》。」他似乎在忍笑。      「喔……」我伸手想要翻看他手中的書,黃傑冰往後退一步,他慌亂地把書塞往還書車上,還拿其他兩本書蓋在上頭,但我還是成功地瞥見書名,《把妹達人的兩性關係學》和《約會戀習題》。      黃傑冰的臉瞬間發紅,「妳……在看什麼雜誌?Taiwan Walker春季特輯《第一次約會這樣Go》……FiFi雜誌……《讓男人怦然心動的約會化妝術》……」      我也趕緊把雜誌往還書車上堆,心裡暗自對管理員很抱歉,我增加她的歸書工作了,sorry sorry sorry sorry。      黃傑冰正色,「其實,我是來找《表演藝術》雜誌,我想找薛愛殺寫的那篇Evelyn Glennie專文……」      「太巧了,我也是……」我清清喉嚨,故作正經,「表演藝術雜誌在哪兒呢?」      「過期的雜誌期刊在二樓。」黃傑冰果然是熟悉圖書館館藏的好學生。      我邁開腳步,「太好了,我們一起去找!」      黃傑冰糾正我,「白風小姐,圖書館二樓的樓梯在這裡。」      我臉頰熱燙,好!沒關係!前往二樓的路上,我就要非常有技巧地邀請黃傑冰上節目。      「苡茵學姊!傑冰學長!」      熟悉的聲音喚住我們,是小愛和阿任,我趕緊跟他們打招呼,「嗨嗨,你們來幹麼?」      「期中考已應快到了,開始準備用功了。」阿任回答。      小愛則指著我和黃傑冰的臉,「圖書館裡冷氣開到二十四度,你們兩位怎麼看起來很熱的樣子?該不會,你們和他們一樣……」      我沿著小愛的視線,看見沙發最角落,一對情侶黏在一起卿卿我我。      「別亂講!」我從還書車上抄起雜誌要追打小愛,「我們是來找Evelyn Glennie的資料,正要去翻表演藝術雜誌,妳這小大一還得靠我們呢!」      「同學!不是請你們安靜一點了嗎?再製造噪音,要請妳出去!」管理員從書架後面現身。      「對不起,不好意思。」我低頭,拉著黃傑冰,腳步匆忙但盡可能壓低聲音,上二樓找資料。      一邊走著,我想到一個問題,趕緊問黃傑冰:「你之前不是在準備考雅思嗎?考雅思不是要去英國念書嗎?第一次在湖邊見到你,我撿到你掉下來的書,我記得是一本雅思單字書。」      黃傑冰回答,「我打算在研究所期間,把雅思考好,去英國讀博班;聽力是我的罩門,只能從其他方面補救了。」      我點點頭,原本要邀請他上節目,卻問不出口。      黃傑冰打算在研究所後出國,那豈不就是好幾年見不到他啦?      心裡突然有股強烈的酸楚感受,鬱積在胸口,讓一向多話的我,瞬間無語。      黃傑冰熟門熟路地用電腦查到了表演藝術雜誌的索書號,也找到薛愛殺文章所在的那一期,影印了三份,將其中兩份遞給我,「妳和學妹的。」      我接過文章,「接下來你要幹麼?」      「去你家打工嘍,妳家明天有大的外送訂單,得提早準備食材。妳呢?」      「上應外系的課。」提到應外系,我才猛然想到,該死,我進圖書館,原本是為了語言學概論的加分題作業啊!結果不管語言歧視還是性別與語言的資料,一筆都沒找到,也沒開口邀黃傑冰上節目,不行,我得勇敢一點……      「小黃狗,」我喚出聲。      「嗯?」他抬眼,我感覺語言功能好像急遽退化。      「你要不要……」      「嗯?」黃傑冰看著我,我想起早上黃玉清的冰冷表情,黃傑冰比起剛認識的時候,真的柔軟了不少。      我真的很怕,開口邀請他上節目,會把好不容易靠近的他,推得遠遠,讓他臉上的陽光,再次變回冰寒。      「要不要……」我遲疑了幾秒,「要不要花個十分鐘,一起去一下便利商店,聽說今天蛋糕研究社在擺攤,有手工甜甜圈義賣喔!」      「好。」一聽到吃的,黃傑冰這隻小黃狗就乖乖跟我走了。      我真的真的,不想冒任何險,不想讓滿滿男友感的小黃狗,再次成為不可親近的冰山校草……

作者資料

花聆

外表冷靜,內心熱血的二十世紀老少女,招牌動作是推眼鏡,喜歡有水、有植物的地方,在寫作/玩花/神祕學的斜槓人生中,努力玩樂並保持平衡。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yunduanlin FB:花聆的故事之花 https://www.facebook.com/94flowerling IG:flowerling_yunduan

基本資料

作者:花聆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18-08-14 ISBN:9789869512497 城邦書號:3PP0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