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萬聖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 作者:花聆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21-06-29
  • 定價:290元
  • 優惠價:79折 229元
  • 書虫VIP價:229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17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文學類
  • POPO城邦原創,3本75折

內容簡介

★POPO原創暖心系作家‧花聆,用溫暖親切的筆觸,書寫對親愛之人最綿長的情感。 不是每個「對不起」都代表犯錯, 有些「對不起」,藏著不能說出口的愛。 「既然覺得我會帶來不幸,為什麼要讓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文青歌手裘芝恩,因墜崖陷入昏迷, 瀕死之際,上天給予她重生的機會, 前提是她必須完成一個任務, 才能繼續她的人生。 再度醒來,裘芝恩發現自己身在嘈雜的菜市場, 靈魂竟穿越到一個陌生女人——王麗娜的身體裡!? 封閉自我的裘芝恩排斥周遭的一切, 可是就算害怕與人接觸, 她也必須在這座市場中,找到完成任務的方法。 度過矛盾、不適應的市場生活, 裘芝恩初次體會到舒適圈外的人事物, 奇幻的重生之旅,悄悄改變她的生活態度。 某天,裘芝恩在市場裡聽見一個祕密, 讓她察覺自己與王麗娜的關係, 還有那段與她們有關的傷心記憶, 她好不容易變得明亮的心,再次被烏雲籠罩……

內文試閱

  「松阪肉已經賣完了,要電話預訂才有唷!」      「五花肉切幾塊?」      「今天肉價,梅花肉一斤一百三!」      「請不要用手指戳肉喔!」      仁晴市場裡人潮擠得水泄不通,「百年蔡記肉舖」攤位上,鮮紅的肉塊垂掛,像是小窗簾,蔡嗣揚揮動大剁刀,砧板上的肉隨之一分為二,他專注工作,不時透過肉塊小窗簾緊盯「麗娜服飾」的動靜。      上午六點,王麗娜準時將鐵門升起,俐落地幫假人模特兒換上本季新款服裝,因應炎熱天氣搭配了草帽和斜揹水壺,還在玻璃門前貼上「內褲特價!只有今天!」的手寫大字報。      上午八點,她在高腳梯上拿著大聲公熱情叫賣,「來喔!挑挑看選選看!男用內褲絕對不難用!好穿有彈性!小麻雀到大老鷹,都有尺寸唷!」      高亢的呼聲,爽朗的笑語,吸引滿滿的人潮,今天麗娜服飾又是仁晴市場最熱鬧的一角。      上午十一點,特惠內褲組仍然吸引不少人。      「三件二九九,買兩組再給你打九五折,這位太太帶三組,算妳九折八〇七,再去零頭,八百塊就好!」王麗娜邊叫賣還邊心算,完全不需要按計算機,買內褲的太太不放心地拿手機驗算,「這麼會算,真的是八百零七塊……」      「阿姨,因為她是我們仁晴市場有名的,會走路的計算機啊!」一個搬貨的年輕人路過插了句話。      下午一點半,午後的人潮稍歇,是許多攤商吃飯的時候,平時王麗娜都會吆喝附近的攤商到她店裡,她出卡式爐和鍋子,水產店出海鮮、蔡嗣揚出火鍋肉片、蔬菜店拿出葉菜菇類,忙的時候煮個簡單的什錦鍋燒麵,人潮較少的時候,偶爾來個豪華的燒酒雞或羊肉爐……但今天王麗娜卻沒什麼動靜。      「麗娜,今天煮啥好?蛤仔還是白蝦?」水產店老闆問,王麗娜才從貨架前回神,「歹勢歹勢,卡式爐壞了不能煮,改天我再請大家呷火鍋。」      早晨王阿姨如常大啖早餐,或許是因為不想讓蓮姐和阿娥姨擔心,現在看起來,她還是很擔憂吧……於是蔡嗣揚去熟食攤包了個排骨便當給王麗娜,王麗娜笑吟吟地接下,在他面前乖乖打開便當吃了這一餐。      下午四點,接了小孩放學、來買晚餐食材的媽媽們湧現,這是王麗娜第三波的高腳梯叫賣時間。      蔡嗣揚心想,再兩小時,市場就要打烊,看樣子王阿姨熬過了這天。      王麗娜再次站上高腳梯,因應帶小孩的族群,她改變促銷內容,「囡仔人的內褲嘛要常常換!來喔!小男生小女生通通有!紅橙黃綠藍靛紫通通有!凱蒂貓哆啦A夢通通有!全都是『妹得飲胎萬』,『欸使居欸使』檢驗合格啦!」      人潮擠向高腳梯,人人仰著臉聽王麗娜叫賣,突然間,王麗娜的身軀抖了一下,手上拿的大聲公掉落下來,王麗娜停止叫賣,兩旁人群開始鼓譟。      「老闆娘,內褲一組多少錢啦?」      「這件有抗菌功能嗎?」      「偶孫子讀三年級已經四十五公斤了,架『大摳』能穿嗎?」      眾人眼巴巴地等她回答。      王麗娜坐直身軀,茫然地睜大眼睛望了望四周,彷彿剛睡醒,而眼前是一個非常陌生的異世界,蔡嗣揚敏銳地發現——王阿姨的眼神,變得好奇怪。      那雙大眼中,透露著困惑以及緊張恐懼,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全寫在臉上。      那不像是堅毅的市場中年婦女會有的神情……她是累了、撐不下去了嗎?      蔡嗣揚瞪大眼睛,連忙放下菜刀,洗了手,往高腳梯走近。      眾人還在等王麗娜回答他們的問題,只見王麗娜輕輕張開紅脣——      「請問……這裡是哪裡?」      客人們譁然,蔡嗣揚更加疑惑,王阿姨說的話很奇怪,更詭異的是,雖然一樣是菸酒嗓,但語氣卻變得輕柔斯文,一口字正腔圓的國語,和平日大剌剌的台灣國語完全不一樣。      「仁晴市場啊,不然咧?」      「對呀,妳不就是這間『麗娜服飾』的頭家娘王麗娜?」      「老闆娘,小心早發性失智,我婆婆說市場大門右邊那家藥局賣的銀杏很有效喔!」      買菜媽媽們爭相開口,王麗娜聽了瞪大眼睛,她深吸一口氣,卻好像吸不到氣,伸手捂胸,而後重心不穩,從高腳梯上摔了下來——      「王阿姨!」蔡嗣揚衝上前接住了她。            迷迷糊糊中,裘芝恩被人扶進店面,腦袋裡迴響著什麼仁晴市場、服飾店王麗娜等字眼,上帝公公把她送到她曾遇襲而身心受創的市場嗎?      她深深吸一口氣,右手抓住左手腕,她戴慣的手鍊已經不見,但這個動作還是能幫助她平復呼吸。裘芝恩睜開眼,視線掃過店舖裡成排的彩色嬰幼童服飾、男女內睡衣後,落在牆上一張放大裱框的海報。      戴著玫瑰花圈的白衣少女——這是她第一張專輯附贈的海報,和她在水晶球中看見的遺照一樣,她愣了一下,回過頭,被一張臉嚇了一跳。      進入這副身軀後,第一個清晰映入視線的人,是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男子。他有清朗的眉眼,眼瞳黑白分明,笑起來像早晨淡淡的陽光,是一個走伸展台和拍MV都能勝任的好看男子。      裘芝恩發現男子還扶著她,立刻抽回手臂,抿了抿脣,輕聲說道:「謝謝你,麻煩你了。」      男子挑起眉頭,「王阿姨,妳怎麼這麼客氣?妳還好嗎?」      裘芝恩心跳漏了一拍,她覺得他的眼瞳澄澈,好像能看穿自己的靈魂。      裘芝恩腦袋混亂,講話支支吾吾,「你叫我王阿姨……呃,我還好……」      「妳昨天在玄天上帝案前跪了一整晚,今天又照常做生意,應該很累了,要不要載妳回去休息?」      「唔,好……」裘芝恩點點頭,只要能離開市場都好。      「王阿姨,妳坐著吧,我幫妳關店。」說著,男子將門外的假人和特價花車都搬進店內,裘芝恩愣愣地跟著他走出店門。      「王阿姨,鐵門要關。」      「蛤?喔……好……」裘芝恩摸了摸褲袋,沒有遙控器,發現身上掛了一個霹靂腰包,翻找了一下,才找到遙控器讓鐵門咿咿呀呀下降。      「大山,我載王阿姨回去,等一下回來!」男子交代肉舖裡一個綁著小馬尾的刺青男,然後送裘芝恩離開市場。      一路上,眾人向他倆揮手,裘芝恩僵笑,好不容易來到機車停車格。      男子在她的霹靂腰包找到鑰匙,將安全帽遞給她,她雙手緊抓坐墊後的握桿,和前座的他保持距離,等著引擎發動。      「王阿姨,妳今天怎麼這麼害羞?」男子朗笑,拉起她的手環住自己的腰,裘芝恩緊張得只用指尖捏著男子的T恤衣襬。      車行沒多久,遇上路面不平,磕碰之下裘芝恩下意識摟緊男子的腰,臉撞向他寬闊的後背。      「啊,真的很不好意思。」裘芝恩非常困窘。      「噗,王阿姨,妳今天真的怪怪的耶!」      男子仍笑得爽朗,裘芝恩只能無奈地想:因為我根本不是什麼王阿姨啊……      裘芝恩家裡一向以汽車代步,大學忙著作曲和參加比賽,機車聯誼一概不參加;趙韋善則是以公司名義向租車公司租賃最新的車款,因此,這是她第一次坐摩托車。      夏日傍晚的涼風緩緩吹來,裘芝恩卻無心感受摩托車初體驗,她心裡反覆咀嚼上帝公公交代的話語——      「妳只能借用這位歌迷七七四十九天的身體和生命,這四十九天,只要妳住在他的住處、理解他的生活,完成派給妳的任務,就可以逃過一劫,繼續自己的人生。」      所以,她回到這位歌迷的住處就好了吧,她會有個暫時的窩,可以待七七四十九天,好好寫歌,對吧?      十幾分鐘後,機車從大馬路鑽進一處窄巷,停進一棟樓房的騎樓。      裘芝恩從霹靂腰包中翻出那一大串鑰匙,男子挑起其中兩把,勾起脣角,「大門是這支,妳家是這支。」      裘芝恩再次致歉,神色帶著疑惑,「不好意思……不過,你怎麼連我家鑰匙都這麼清楚?」      男子湊上前,曖昧地發出氣音,「王阿姨,妳忘了喔?我是你養的小狼狗啊!」      「什麼?」裘芝恩嚇得倒退三步。      「哈哈哈,看妳精神不好,開玩笑讓妳提神一下。妳房東是我阿嬤,現在房子是我在管的,當然清楚嘍!」男子再次奉上溫暖的笑,「我想妳昨天在玄天上帝面前跪了一整晚,應該累壞了,我陪妳上樓吧。」他走在前面,裘芝恩跟著他,來到二樓左側門口。      裘芝恩拿著鑰匙,卻打不開房門。      「啊,我忘了,是右邊啦。」男子抓抓頭,不好意思笑道。      裘芝恩搖搖手,「沒關係。」      她走向走道右側,屋子的主人在門口掛了把木劍,想來是避邪用。      「王阿姨——」      裘芝恩回頭。      男子從口袋掏出一個名片夾,「這是我新印好的名片,還沒跟妳分享呢。」說著,他遞出名片。      裘芝恩接過,卻看不太清楚上頭的字,她反射性地拿遠,印刷字才清晰起來,「仁晴市場自治會會長,蔡、嗣、場?」      「果然,我的判斷是對的——」      裘芝恩抬頭,男子已抄起木劍劈向她,她本能地伸手護著頭迅速蹲下,木製劍鋒停在她手臂前三公分。      「你、你幹什麼?」她驚嚇地瞠大眼睛。      男子一臉正氣,雙眼炯炯有神,質問道:「說!妳到底是誰?這是桃木劍,劈下去妳就慘了,還不快快離開王阿姨的身體!」      「蛤?」            裘芝恩終於把門打開,並將男子請到屋裡,兩人隔著小茶几,面對面坐在老舊的布沙發。男子還沒有放下木劍。      「你知道我不是那個……什麼娜?」裘芝恩小心翼翼地問。      「王麗娜。」男子一臉嚴肅,「王阿姨親切活潑,妳的眼神語氣都和王阿姨不一樣,而且她都叫我『嗣爺』,而妳居然連我的名字都念錯!我是蔡嗣『揚』,不是蔡嗣『場』,感覺就像妳第一次見到我。」      「你怎麼不覺得我是失憶健忘?」      「妳又沒撞到頭,怎麼會突然失憶,而且妳才四十二歲,失智的機率不高。就算健忘好了,也不會一下子連自己住哪都忘掉吧?」      「原來你在測試我。」裘芝恩心跳悄悄加快,額際冒汗,她一時不知怎麼回應,因為她也還在搞清楚狀況……      她遲遲不說話,蔡嗣揚以為她心虛,於是站起來,木劍再次指向她,「妳到底是誰?王阿姨因為裘芝恩的意外太傷心,跪了一夜身體虛弱,她八字輕,讓妳有隙可乘!快離開王阿姨的身體,不然我請仁仙宮的道士來處理妳了。如果妳願意自己離開,我可以念經文迴向給妳。妳要心經還是地藏經?十萬遍還是二十萬遍?或是有其他心願?」      裘芝恩皺眉,「這個時代居然還有人相信鬼附身這種事?你乾脆懷疑我是精神分裂還比較合理吧?」      「妳說的是多重人格障礙,簡稱人格分裂。」蔡嗣揚正經回答。      「你還真懂。」      「我大學念過心理學,但這不重要。我有注意到妳在店裡看著裘芝恩的海報若有所思,看起來妳像是認識她——如果妳是剛分裂出來的人格,妳會知道裘芝恩嗎?」蔡嗣揚頓了頓,又繼續說:「這種狀況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五年前,我們店裡的小學徒,中元普渡還沒拜完就偷吃祭品,一下子變得眼睛無神,說他是走丟的小女孩要找媽媽;去年,樂山青果老闆的媽媽去掃墓,回來神情就變了,還會講日文,堅持她出生在日本時代,問她叫什麼名字,說是福美子。」      裘芝恩露出不太相信的狐疑表情。      蔡嗣揚聳聳肩,「之前這些狀況,我本來都建議他們去醫院,但市場的大夥把他們帶去給道士收驚祭改,一趟就處理好了。所以,我直接帶妳去找仁仙宮的老莊道士吧!」      蔡嗣揚原以為這隻占據王阿姨身體的鬼會抗議,但她深吸一口氣,然後才小心翼翼地開口。      「我承認,我的確不是王麗娜,但我不是女鬼,我還活著,這應該叫做『魂穿』,總之,我發生了意外,醒來就在這個王麗娜身上。」      「妳還活著?那妳是誰?」蔡嗣揚挑眉,看起來一臉懷疑。      裘芝恩無奈地嘆口氣,「我先請問一下,王麗娜是裘芝恩的粉絲嗎?非常支持的那種?」      「對,妳轉頭看。」      一回頭,裘芝恩就看到自己的歷年專輯、EP陳列在櫃子裡,而且都有兩份。      蔡嗣揚補充,「王阿姨非常喜歡裘芝恩,喜歡到所有專輯都買五份,一份收藏,一份打開來聽,另外三份送人……」講到一半,蔡嗣揚打住,警戒地緊盯裘芝恩,「等等,妳問這個幹麼?不要轉移話題,妳究竟是誰?」      她吸了一口氣才開口:「我就是裘芝恩。新聞可能有報導,我、我出意外受傷了……」      「妳說什麼?」蔡嗣揚不太相信,並上下打量坐在對面的「王阿姨」,但她的神情非常真誠,眼睛裡隱隱透露忐忑不安。      「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裘芝恩,真的。」      蔡嗣揚望向櫃上展示的專輯,看到最外側一張的專輯封面,裘芝恩露出悲傷神情,流轉的眼神,蹙眉的方式,微微抿著的嘴脣,儘管五官不同,但和眼前的「王阿姨」神韻表情卻頗相似……      蔡嗣揚放下木劍。      「如果妳是裘芝恩,或許妳會對我的聲音有點印象?」      「什麼印象?」裘芝恩感到困惑,「去年端午節商演我們見過嗎?對不起,那天太混亂、太可怕了,我沒記住任何人,也不想記住。」      蔡嗣揚思索一會兒,「印象中,當時裘芝恩狀態的確不好……」他看向裘芝恩,手拄著下巴,「或許,有另一個可能……我覺得粉絲想魂穿到偶像身上不難理解,但是明星穿到粉絲身上,這就不太合理,所以,會不會其實妳不只是女鬼,還是個很有想像力的女鬼?」      蔡嗣揚神情懇切,「還是請妳跟我去一趟仁仙宮吧,我可以保證,老莊道士會盡力幫妳消去累世業障,早日投胎。」      裘芝恩垮下肩膀,用力搖頭,「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的話,你不如說我是多重人格障礙,把我當作王麗娜的第二人格。總之,我不能也不會消失,你找道士可能也沒用,因為是她自己發願要把身體借給我。」      蔡嗣揚沒料到這樣的答案,陷入思考,「把身體借給裘芝恩……這的確很像王阿姨會許的願,可是,她不要自己的人生了嗎?王阿姨陽壽盡了嗎?」他皺起眉頭,口氣變得嚴肅擔憂,「年初,王阿姨說過,算命的說她今年有個劫難,難道是這件事……」      「你、你別緊張……蔡嗣揚先生。」裘芝恩趕緊解釋,「她七七四十九天後就會回來,扣掉今天只剩四十八天了,但讓一切恢復原狀的前提是——我要體驗她的生活,寫一首歌給她,她才能回到這副身體,我也才能回到自己身上。」      「這是誰跟妳說的?」      「上帝公公。」      「基督教那一位?」      「我不知道……」      「但王阿姨求的是玄天上帝。」      裘芝恩聳聳肩,「也許神明之間有某種通話方式?」      「這可能嗎?」蔡嗣揚問。      裘芝恩無奈地苦笑,「現在,你覺得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呢?」      兩人陷入靜默,裘芝恩不安地絞著手指。不知又過了多久,蔡嗣揚再次開口,打破靜默。      「現在,妳打算怎麼辦?」聽他的口氣似乎暫時相信了她就是裘知恩。      「嗯……」裘芝恩想了又想,「我計畫在這裡待滿四十九天,但我不會做生意賣衣服,怕露餡,我就不去市場了,我想好好待在這裡,直到完成這首歌。」      「也是,只要多待幾天,全市場都會發現妳不是王阿姨,到時不是硬把妳綁去找老莊道士,就是把老莊道士帶到店裡。」蔡嗣揚點頭,他還想不到更好的解決方式,於是他先幫著裘芝恩,用指紋解鎖王麗娜的手機。      「妳點群組『紫紅幫』,跟蓮姐和阿娥姨說,妳身體不舒服先回來休息了,明天不跟她們吃早餐,也會休息停工一個多月,要她們不要擔心,這兩位是王阿姨的閨密,一定要先跟她們打聲招呼。」      裘芝恩點點頭,正要打訊息,蔡嗣揚突然出手阻止她,「等等!」      「怎麼了?」      蔡嗣揚沉吟一會兒,「不行,蓮姐和阿娥姨不會放妳一個人在家裡閉關,一定會天天來找妳吃飯,到時候一樣會被發現。」      他思考了一下,想到另一種辦法,「我建議妳打扮成妳本來的樣子,越不像王阿姨越好,然後用王阿姨的手機發個訊息,跟蓮姐她們說要回鄉下休養,會請親戚幫忙顧店。妳就扮成王阿姨的親戚,明天開始,每天來店裡報到,直到七七四十九天過去,這樣反而不會讓人起疑。至於市場的一切,我以自治會會長的名義保證,會幫助妳順利度過在市場的這段時間。」      聽到這個提議,裘芝恩下意識地抗拒,「天天上、上市場報到?」她想起遇襲的回憶,不舒服的感覺瞬間襲來。      蔡嗣揚揚起自信的笑容,「妳放心,仁晴市場已經不一樣了,遊民都請社會局協助安置,明天妳來市場仔細看看就知道。」      裘芝恩抿緊嘴脣,蔡嗣揚望著她的眼,誠心地說道:「如果妳真的得寫一首歌給王阿姨,妳應該要體會王阿姨過什麼樣的生活才有靈感吧?了解她工作的市場是重要的切入點,不是嗎?」      裘芝恩默不作聲,但她眼底的猶豫漸少,蔡嗣揚知道自己說服了她。      「六點了,我該回去關店了。」蔡嗣揚起身,「妳別想打包逃離這個套房哦,我跟這一帶的管區警察是好朋友,一通電話,就會把妳找出來。」他認真地又看了她一眼,「希望妳不是假扮裘芝恩騙我的小女鬼。」      「我才不是女鬼!」裘芝恩抗議。      蔡嗣揚笑著說:「那就明天見了。」      踏出王麗娜的家,蔡嗣揚心裡還是不無懷疑,他突然想念起王麗娜爽朗的笑聲,還有她的話語——      「生活是偶們志己創造的,偶們過得好就好。來,阿姨講笑話給你聽,一個不夠,就再講一個,講到你笑為止……」      如果她說的是實話,王阿姨此刻在何處呢?她真的在裘芝恩身體裡沉睡嗎?      不論如何,王阿姨一定會爽朗地拍胸脯保證,她一切安好,對吧?

作者資料

花聆

外表冷靜,內心熱血的二十世紀老少女,招牌動作是推眼鏡,喜歡有水、有植物的地方,在寫作/玩花/神祕學的斜槓人生中,努力玩樂並保持平衡。 個人專頁 https://www.popo.tw/users/yunduanlin FB:花聆的故事之花 https://www.facebook.com/94flowerling IG:flowerling_yunduan 相關著作:《秋天來臨之前》《只想悄悄對你說》

基本資料

作者:花聆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PO小說 出版日期:2021-06-29 ISBN:9789869923095 城邦書號:3PP056 規格:膠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