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小女花不棄(二)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小女花不棄(二)

  • 作者:桩桩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8-11-13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1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9元
本書適用活動
聖誕月~雙12加碼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改編同名電視劇,由金鐘影后林依晨、苦情男神《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張彬彬領銜主演, 為林依晨繼《蘭陵王》後暌違五年首次接下的古裝劇! ◆作者桩桩獲封「百變故事女王」、「溫暖系言情掌門人」, 作品《蔓蔓青蘿》、《一怒成仙》皆改編影劇! ◆榮登亞馬遜穿越小說榜TOP10! 【故事簡介】 經歷一番波折,花不棄抵達望京。七王爺因顧慮世子陳煜,便安排她入莫府。 她並未安於現狀,而是帶著乞丐花九的信物偷溜出府。 原來,窮得凍死在雪夜裡的九叔,竟出自全國四大商賈之一、 掌握皇家商業命脈的江南朱氏! 揭曉祕密之時,明月山莊的柳家大小姐再度現身,欲刺殺花不棄。 蓮衣客及時趕到,負傷帶著不棄逃離險境,將她送回了莫家。 正月十五,皇帝微服賞燈,七王爺並世子陳煜作陪。 七王爺卻在看到柳家美人一舞後,驚呼暈厥; 而柳家大小姐與服侍花不棄的莫家婢女極為相似,使陳煜心生疑竇。 另一方面,莫老爺曾與花不棄生母薛菲有私情, 莫夫人積怨多年,不僅派人滅薛府滿門,更在不棄的膳食暗中下毒…… 【網友讚譽】 ▪故事節奏緊湊,女主始終態度積極。 ▪作者的文字功底極強,花不棄和陳煜的每次對手戲都溫情滿滿, 平靜的外表下暗流湧動,為感情線的發展做足了鋪陳,卻又不矯揉造作。 ▪主要人物反應都極快,不像許多小說,明明讀者都明白得不得了了, 當事者還是稀里糊塗,造成些無意義的誤會。 ▪故事整體結構很好,環環相扣,總是在一個真相的背後隱藏著另一個真相, 情節曲折,耐人尋味,是本好書。 ▪刻畫人物的心理惟妙惟肖,各種複雜的心態變化洞察得十分透徹…… 每個人都在是非對錯中掙扎,不停地選擇,縱然知道自己的選擇是錯的, 也要堅持下去,人性的善惡、世事的黑白,都在這呼吸之間暴露無疑。 ▪情節進退有度,想像力豐富卻又沒有那麼不著邊際, 閱讀的過程略有辛酸卻不會十分糾結,強力推薦! ▪很喜歡花不棄的聰明靈巧,也喜歡她面對別人稱她「狗娘養的」都能談笑自如, 這樣的灑脫和不羈。 ▪花不棄,兩世為人受盡苦難,依舊能保持一顆善良的心,同所有桩桩筆下的女主一樣, 聰明得讓人心疼。她的身世之迷貫穿整個故事,可謂曲折離奇。 故事語言幽默,內容環環相扣,文筆淡而不乏,故事內容比較有吸引力。

內文試閱

  第十五章 月影照孤雁      正月又被稱為元月,十五又是月圓之日。新年裡的第一個月圓日就是元宵節。一年冬去春至,周而復始。人們紛紛走上街頭賞明月,觀花燈,猜燈謎,瞧百戲。元宵節的熱鬧景象一年之中只有端午節賽龍舟、搶水鴨子、扔五彩絲棕才比得上。      大魏朝自崇德帝登基起,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在每年的元宵都會與民同慶。皇帝陛下頗為留戀做太子時的自由,他決定每年至少讓自己有一天自在的快活。每年元宵,他會穿了便裝帶了侍衛混跡于百姓之中,賞燈遊玩。      大家都知道了皇帝陛下的這個習慣,京都守備府有意無意地加派人手巡查,大內侍衛像往湯裡撒鹽末一般,換了便服也混進了南下坊的燈市。      皇帝只當所有人都被蒙在鼓裡。逛燈賞燈時看到哪家的燈出了彩,點評之餘還喜歡寫上幾筆。或是猜中了哪家的燈謎,拿走彩頭後在第二日的朝會當成樂事來聊聊。若是朝中臣工所制的花燈,少不得還要賞賜些東西。      眾王公大臣世家豪門投皇上所好,不惜重金聘請當世能工巧匠細細製作奇燈、巧燈,唯恐被別家踩低。就算得不了皇帝讚譽,出奇招得了百姓的推崇讚譽,也不會落了面子。      有市場就有競爭,望京城的燈會一年比一年盛大。      今年皇帝找了七王爺和世子陳煜相陪。他卻扮成了跟著服侍的老人家,和一群侍衛慢吞吞地走在七王爺和世子身後。他極滿意地看著父子倆尷尬無奈的神情,自己卻悠然自得地賞起燈來。      四大世家財大氣粗,商場上誰也不服誰的氣。飛雲堡離望京千里之遙,堡主雲鐵翼是粗野漢子,看燈觀燈找樂子是一回事,讓他從千里之外遣人進京精心佈置花樓彩燈,博皇帝高興又是另一回事。所以,飛雲堡從來不參加元宵燈節。      再又傳出江南朱府的朱老太爺身體抱恙,江南朱府今年也退出了燈節。      目光只好瞄準了明月山莊和望京莫府。坊間甚至開了盤口,二選一賭大小壓寶,看誰家今年的彩燈能勝出。      夜來,華燈齊亮。      說來也巧,莫府花樓與明月山莊搭建的花樓正好隔河相對。兩家的支持者涇渭分明,擠滿了河岸,中間相連的石橋上也站滿了看熱鬧的百姓。河中更漂來無數隻花舫,富貴人家租得一條,自然不用和老百姓爭搶看燈的地方。      皇帝在坊間轉悠了一圈後,聽到鑼鼓聲敲響興趣就來了,扯了七王爺和陳煜上了早就備好的花舫去看兩府鬥燈。      此時京城梅家班與江南董家班像兩隻鬥雞挑了前場。      明月山莊與莫府花樓前都搭了戲臺,兩家分別請了戲班,莫府請的梅家班最拿手的戲是《長阪坡》,明月山莊請的董家班最得意的是《貴妃醉酒》。      這邊看趙子龍一杆銀槍如蛟龍出水使得風生水起,那廂楊貴妃暈生雙頰嬌滴滴一聲「酒來」攝人魂魄。      兩岸叫好聲不絕。戲都換了一幕,雙方支持者還在比誰的巴掌聲更久。      「今晚燈節有大看頭,七弟以為然否?」      七王爺左右看了看回道:「皇上目光如炬。戲班開了場,兩府花樓只有尋常花燈點綴,好戲定在後頭。」      皇帝陛下興趣盎然,摘了腰間一隻荷包笑道:「許久沒有和七弟賭一把了,朕壓明月山莊勝出。」      七王爺苦笑道:「臣也壓明月山莊贏。」      陳煜站在花舫船頭,目光警惕,臉上掛著刺客莫來惹我的字樣。      外面不是撒鹽巴似的撒下眾多侍衛了嗎?就連身邊緊跟著的三條花舫上也坐著侍衛們。他往花舫外一站,寶藍色錦袍襯著人豐神俊朗,披著那件御賜的名貴紫貂大麾貴氣十足,這不是告訴別人皇帝在此的活招牌嗎?皇帝又好氣又好笑地暗忖,有心讓陳煜進花舫待著,別站在外面出風頭了。他呵呵笑道:「七弟不是和莫府交好,怎麼也跟著朕壓明月山莊?煜兒今晚話少,臉色也不大好看,是不喜歡陪朕賞燈?」      七王爺趕緊回道:「昨晚煜兒隨元朗大人一同巡視南下坊安全,天明才回,沒休息好的緣故。燈節人多,煜兒緊張皇上安危是以話少。能陪皇上賞燈是做臣子的福氣,煜兒怎麼會不喜歡呢。」      皇帝微笑著向陳煜招了招手道:「煜兒,護衛之事自有侍衛總管負責,你來朕身邊坐。父子連心,說說你的看法,為什麼覺得明月山莊會勝出?」      陳煜謝過皇帝之後,坐在了下首。他恭敬地回道:「幾大皇商家族繁衍百年,江南朱府自開國時便是江南富戶,稱得上世家大族。明月山莊莊主是位女子,姓柳,以明月為名。一個女子經營偌大山莊,只用了區區十餘載就能和望京莫府、塞北飛雲堡和江南朱府並立,其能力可見一斑。素來鬥燈講究一個奇思妙想,精緻傳神。明月山莊經營瓷器,手下巧匠畫工無數。能力、心思、巧匠明月山莊都占齊了。莫府有銀子,莫若菲是經商奇才,但在心思與巧匠上卻趕不上明月山莊。是以父王壓明月山莊勝出。」      皇帝聽了覺得有理,又不太甘心一面倒的局面。他飲了杯酒,似笑非笑地對七王爺道:「聽說莫府的當家少爺莫若菲十歲就掌管了方圓錢莊,心思玲瓏,精明能幹。說不定他有絕招勝過明月山莊呢?七弟既然信得過莫府,怎麼對今晚莫府的花燈沒了信心?」      七王爺面不改色地說道:「臣弟不敢欺君,莫府鬥燈要勝過明月山莊,著實困難。還有一事想請皇上恩准:近日來臣弟身體頗多不適,掌管內庫力不從心,今年內庫招標懇請皇上另遣他人主持開標。」      踩了踩你和莫府的小尾巴,就擺張正兒八經的臉出來,還想推了內庫總管之職?誰會疑心你在內庫招標上徇私啊?皇帝本想逗逗七王爺,撞一鼻子灰頗感無趣。他也不點破,「嗯」了聲道:「今晚只玩樂,不議正事。瞧,莫府先動了。」      多寶閣廂房中,柳明月輕挑起竹簾,凝視著不遠處的明月山莊花樓。她的眉梢眼底都盈滿了冷冷的笑意,低聲問黑雁:「大小姐準備好了?」      黑雁恭敬地回答:「請夫人放心。」      就在兩人交談間,突然聽到煙花鳴放的聲響。透過竹簾,柳明月眼前光影變幻莫測,自莫府花樓處飛濺出煙花朵朵。      她輕哼了聲道:「莫若菲十歲掌控方圓錢莊,手段自是不差的。可惜今晚我鬥的不是花燈,是人心。」      夜空如果是一塊黑色的畫布,那麼,自莫府花樓燃放的煙花就是國手所作的潑墨寫意,大盆大盆的七彩顏料潑上了夜空,炸開之後再化為銀雨點點閃爍湮沒於天際。此起彼伏,將望京城的元宵節染成了璀璨的不夜天。      燦爛的煙花先聲奪人,打破了平靜相爭的局面,將看客們的目光先引至了莫府一方。      莫府花樓高三層,每一層用竹篾條搭出框架,糊了白色細絹,中間點了燈,宛如一座白色寶塔。而莫府的燈點亮之後,又比別府的花樓亮了幾分。此時,雪白的檯子上緩緩走出位美人,穿著各式絹紗製成的華麗衣裙,披著金絲銀線製成的披帛。憑樓臨風,遠望如仙女下凡。一美如此便也罷了,緊跟著又陸續走出十二位美人來。各類妍態,容色奪人。      「妙哉!」皇帝脫口贊道。      這廂莫若菲唇邊帶著自信的微笑,歷來元宵燈會上的燈不外宮燈、花燈、水果燈、走馬燈一類,除了他還有誰見過現代的燈會?只可惜機械的東西他也不會,最多只能利用現在的絞盤類扯動花燈移動。至於光源,他用銀箔點綴花樓,反射光線,當然就比別家府邸糊在燈籠裡的燭光強上十倍了。在夜晚,最奪人眼球的花樓必然是最亮、最絢麗、最新奇的。他只要做到這幾點,就能在鬥燈之中立於不敗之地。      用真人的頭髮做成假髻,戴著真正的珠寶首飾,披著真正的紗衣。在隆冬季節所有人穿著棉襖錦裘時推出,其輕盈之態,足以誘惑在場的每一個男人,足以羨殺在場的每一個女人。      皇帝瞧完莫府的美人,意猶未盡地回頭看明月山莊的花樓。      似乎就等著莫府十二美人出完場,明月山莊的燈終於亮了。      河邊橋上的百姓被莫府花燈完全吸引住了時,突然有人喊了聲:「明月山莊亮燈了!」眾人的目光又紛紛移回。      一盞盞大雁燈從明月山莊花樓中飛出。用了孔明燈的做法,每只大雁用最輕薄的棉紙糊就,腹部點著一盞小燈,受熱之後冉冉飛起。雁腳上又系了細細的棉線,扯著這些紙雁飛不高遠,圍在花樓四周。燈光星星點點,襯得小巧花樓宛如雲中天宮。      又一輪巨大的明月燈自樓頂支起,中心點了燈,襯得月如銀盤。明月燈亮起之後,忽聞雁聲哀鳴,一位身著彩色宮裝的蒙紗少女緩步走出。樓頂河風吹過,少女衣袂翻飛,臂前挽著的丈二湖藍色披帛帶著她似要奔月而去。      見到少女出現,樓前董家戲班的竹板敲響,絲弦輕撥。      而此時,少女輕盈起舞,曼聲唱得一曲《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佻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聲音甜美中帶著淡淡的憂鬱。唱到最後一句時,臉上輕紗滑落,露出一張清麗絕倫的臉來。      歌聲中系住百雁的棉線被絞斷,圍繞著少女自明月之中飛翔上天,漸漸消失。花樓複回寧靜。少女似隨了大雁高飛,瞬間失了蹤影,空余一輪明月在。      七王爺手中酒杯叮噹掉落在地。      隔了河岸,莫若菲看不清少女的臉,只覺得聲音宛如天樂,纏綿悱惻。他瞧見岸邊百姓引頸相望,再回頭看看自己精心佈置的金陵十二釵還在圍著花樓呆滯地轉圈。他歎了口氣,心知明月山莊勝了。      莫夫人眼皮一陣急跳,她揉了揉眼睛,以為是看了一夜煙花彩燈累了。她安慰地說道:「燈節圖個熱鬧罷了,明月山莊雖引人注目,卻少了些熱鬧多了些淒涼,不是好兆頭。瞧了半夜也累了,我先回府了!」      莫若菲想想也對,囑人陪了莫夫人回府。送走莫夫人後,莫若菲帶了劍聲下樓赴富商權貴們的元宵宴會。他望了對岸的明月山莊一眼,微笑著想,可惜明月山莊沒有男人主事,這樣的場合,她們想來也不方便,派個總管來,身份又不對等。這樣一想,和明月山莊鬥燈輸了的鬱悶漸漸消散了。      花舫之上七王爺已站了起來,不顧皇帝在場,掀袍幾步走出船艙抬頭凝望。他眼中神色驚疑不定。      七王爺的反常引起皇帝的注意,他瞟了一眼驚呆了的陳煜,後者反應過來,也跨出了艙門。順著七王爺的目光望去,明月山莊花樓之上站著一位宮裝少女,簷下花燈絢麗,不及她一分顏色。陳煜失聲呼道:「青兒!」      突然聽到咚的一聲,七王爺臉色發白,暈厥倒地。      皇帝驚著了,厲聲對內侍喝道:「太醫何在!」      內侍急奔出去傳話,隨侍太醫趕緊從別的花舫上趕過來。他把脈後說了一句:「王爺受了驚嚇,並無大礙,開副寧神的藥多休息就好。」      陳煜松了口氣,沉聲稟道:「皇上,父王暈倒與明月山莊那位少女有關。懇請皇上下旨讓煜兒去查看。」      「去吧。」皇帝疑心是和當年那女子有關,不免對七王爺的癡情歎息,當下遊興也散了,吩咐護駕回宮。      岸邊早有一群家奴打扮的人落轎等候,護著皇帝與暈迷中的七王爺離開了南下坊。      董家班仍賣力地在戲臺上唱著戲,時不時聽到圍觀的百姓喝出叫好聲。      沿河一條街被各式燈籠點綴得喜慶,明月山莊花樓上那輪明月燈還在,簷下七彩燈層層疊疊地掛著。      一樓簷下是排掛燈謎的燈籠。明月山莊獎品豐厚,吸引了大批人駐足競猜。      喧囂聲中,陳煜靜靜地站在花樓門口。      明月山莊匾額之下懸了盞與眾不同的燈。燈四四方方,無吊飾,簡簡單單地用白綾糊了。吸引陳煜的是其中有畫的一面。平湖秋月,孤雁頸中帶箭獨飛。這盞燈籠讓他想起今夜明月山莊與眾不同的表演。      這時,一個精瘦漢子自樓中走出,取走了這盞燈籠。      如果自己陪同父王回府,或來遲一步,就連這盞燈也瞧不見了。陳煜抻了抻袍子,施施然往樓裡走。      門邊兩名漢子伸手攔住了他,見他衣飾華貴,神態矜持,顯然是大家公子。漢子的語氣也客氣許多,「這位公子請止步,明月山莊的花樓不接待客人。公子若要猜謎,外間有燈謎;公子若是口渴饑餓,請去酒樓茶肆。」      陳煜唇角含笑道:「煩請通報柳夫人或柳姑娘,七王府世子陳煜前來拜訪。」      兩名漢子互望一眼,一人飛快地進樓通報,不多時便恭敬地引了陳煜上樓。      樓梯狹窄陡峭,樓板以楠竹搭成,方便拆卸。五日之後,南下坊燈節結束,所有的花樓都將拆除。外間給人看的斜靠、回廊與雕花門窗之後是緊閉竹門的房間,用於下人們臨時住宿。      上了三樓,陳煜眼前一亮。整個三層打通成了個大房間,地面鋪了厚厚的獸皮,生了炭火,溫暖如春。梁上垂下幾道軟羅輕紗隔出空間,燈光明亮溫柔地泄出,紗帳那頭人影幢幢。外間一圈鋪了錦墊的竹椅竹榻,矮幾上擺著幾碟小菜與一壺酒。      回頭時,引他上樓的漢子已拉過竹門退下。陳煜解了大麾,走到竹椅旁找了個極舒服的坐姿悠然坐下。      輕輕柔柔的聲音隔了紗帳傳出,「小女子柳青蕪見過世子。夜已深重,不知世子前來何事?」      聽到她的聲音,陳煜想起了今天吃的元宵。粉白滑嫩,香甜軟糯,不及品出味道,已舒服地滑進了肚子裡。他輕輕一笑道:「煜久聞明月山莊的大小姐年紀不過十五,已獨當一面處理莊中事務。今夜得見姑娘展舞藝歌喉,如此才藝雙絕的姑娘,怎能叫煜不慕名前來?隔了紗帳猶如霧裡看花,柳姑娘是故意讓煜著急的嗎?」      他直接略去父親暈倒一事,也不過問柳青蕪跳的是什麼舞,唱的是什麼曲。他只想走近一點兒,看得再仔細點兒,看清楚柳青蕪究竟是不是莫府的青兒。雁齊歸,留孤雁燈一盞懸樓下哀鳴。明月中,相思少女唱《子衿》。陳煜能夠斷定,明月山莊排的戲大有深意。      紗帳挽起,柳青蕪已換下了宮裝,著一身曳地素白衣裙,款步向陳煜走來。她足上沒有著襪,深色獸皮映得一雙小巧玲瓏的赤足欺霜賽雪,髮髻也已打散,垂及腰下。她隔了兩丈遠便已站定,笑了笑說:「本打算歇著了,重新更衣梳妝恐讓世子更著急。」      她身邊站了兩名婢女,一名臉圓圓的,竟用眼瞪了陳煜一眼,似乎覺得他不該這樣看自家小姐。另一名抱來一張竹凳,柳青蕪便在兩丈開外的竹凳上坐了,裙子正巧遮住了裸露的雙足。身邊婢女滿意地笑了,默然立在她身後。      樓裡燈光明亮,陳煜看清楚了興趣也來了,臉上笑意更濃。兩女相貌都清麗脫俗。若說青兒像淩波館裡的水仙,這個柳青蕪則是寒池中的一朵白蓮。青兒眉宇間略顯稚嫩,柳青蕪年紀相仿,分明穩重成熟許多。她和青兒名字中都帶有一個青字,若是青兒換身衣裙裝扮,換個語氣說話,豈非就是同一個人?兩個人身份懸殊而相貌酷似,天底下有這麼巧合的事?      柳青蕪示意一婢給陳煜沏茶,輕聲說道:「世子既不願用酒菜,便喝點兒熱茶吧。家父過世十年,家母一到冬日就纏綿病榻。思及家父,難免有孤雁之感。排這出燈戲是小女子的主意,想替家母一抒鬱結。天下人害相思的不少,方才出樓觀看,樓下仍有人面帶癡意。這等淒清燈舞竟能勝過莫府,小女子也深感意外。」      她一席話把陳煜想要問的全回答了,順帶解釋了一番她出樓站在杆欄處是看樓下百姓反應,堵得陳煜倒沒有話說了。      圓臉婢女似乎極不滿意陳煜深夜造訪,端著茶時嘴裡還在嘀咕。端到陳煜面前時腳下踩滑了獸皮,茶碗從託盤上摔下。陳煜眼皮都沒眨,更沒有伸手接住的意思。地上獸皮鋪這麼厚,摔不壞茶碗的。就算摔碎了,專營瓷品的明月山莊還少得了一個茶碗?      然而緊接著圓臉婢女卻往他身上摔去,他輕輕巧巧地帶著椅子往旁邊挪動,好笑地看到圓臉婢女撲倒在他剛才坐的地方。      「這位姑娘沒摔疼吧?好在地板上鋪了厚重毛皮,不然姑娘的下巴就磕沒了。」陳煜含笑地注視著趴在地上的圓臉婢女。      圓臉婢女眼睛又圓又大,蘋果臉紅撲撲的可愛,嘴唇用小姐的話說粉嫩得像花兒。唯獨她臉圓,下巴就像圓蘋果上長出個棱角。陳煜的話正好戳著她的痛處,氣得她鼓起了腮幫子。      「蘋兒怎這麼不小心?世子沒有被茶水燙著吧?」柳青蕪說這話的時候,人已離了竹凳,輕飄飄地走到了陳煜身前。她眼中噙了份關切,看似想替他拭茶水,手掌不輕不重地拍上了陳煜的肩。      陳煜動也未動,瞥著未沾到半點兒茶水漬的肩頭,微笑道:「柳姑娘輕功真好,好在樓裡燈光明亮,否則煜還以為是見著了白衣豔鬼。喲,姑娘可是生氣了?這可不像是在替我擦衣上的水,倒似在搗衣裳了。」      「世子!」柳青蕪面微紅,一跺腳折身退開。      「我還沒說完呢。我從姑娘的動作中突然想起了在燈市上看到了一則燈謎:萬戶擣衣聲。現在想出謎底來了。答案是打成一片!哈哈!」陳煜的目光從她玲瓏小巧的下巴上掠過,大笑道,「借柳姑娘的福猜出了謎底,煜今夜不虛此行!夜已深,煜告辭了。」      他披上大麾,拉開竹門,慢悠悠的腳步聲在樓梯口漸遠。      柳青蕪拉開竹門,站在樓外欄杆處,眼瞅著陳煜買了幾盞兔兒燈拎著,慢吞吞地消失在人群中。      圓臉婢女蘋兒疑惑地問道:「難道不是他?」      柳青蕪面容沉靜,眼裡透出疑惑。她走進房間後喃喃說道:「他從花舫上掠上岸時的身影和身法都讓我想起蓮衣客。如果是他,為何我拍他的肩時,他臉上連半點兒異樣都沒有?昨晚中箭,照理說今天不可能會恢復得這麼好。太奇怪了。難道蓮衣客不是世子?世子只是為了七王爺暈倒而來?」      蘋兒憤憤地說:「我倒覺得他是,臉上看上去笑得跟一團棉花似的,說起話來卻比刀子還鋒利。他是豬鼻子裡插大蔥——裝相(象)!」      一旁的婢女英兒撲哧笑了,「蘋兒,你就恨他擠對你唄!」      蘋兒大惱,提起裙子追著英兒打,柳青蕪眉頭一豎,喝道:「好了!歇著吧,明日還要回山莊去。」      蘋兒委屈地撅嘴嘟囔道:「世子既然為了七王爺而來,他卻一句也不問。這人城府太深了!准是看穿小姐在試他,故意裝作沒事!不對呀,就算是蓮衣客,他又怎麼知道射他一箭的是小姐呢?真想不明白。」      柳青蕪一愣,眼中起了深思。

作者資料

桩桩

畢業於中國新聞學院,從事多年記者編輯工作,多產作家,有「百變故事女王」之美譽,已累計出版十餘部暢銷作品。 代表作:《小女花不棄》、《蔓蔓青蘿》、《一怒成仙》、《皇后出牆記》、《永夜》、《放棄你,下輩子吧》、《女人現實男人瘋狂》、《流年明媚.相思謀》等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桩桩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8-11-13 ISBN:9789571083599 城邦書號:SPB7F00016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