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螳螂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螳螂》新書延伸展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 讀書花園選書~任選2本,訂單現折30元!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日本AMAZON、紀伊國屋書店、Oricon公信榜 NO1 ★2017年人氣節目「國王的早午餐」書籍排行榜 NO1 ★2018年書店大獎TOP5 ★2018年「好想讀推理小說」TOP6 ★2018年「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10」TOP7 以《死神的精確度》風靡文壇影壇 愛與和平好青年——伊坂幸太郎 醞釀四年,暢銷220萬冊的「殺手」系列最新作 「死亡並不恐怖。 但想到不小心死掉,妻子會生氣,我有點害怕。」 最強殺手的究極純愛物語 精彩痛快不輸《終極追殺令》,溫暖幽默不亞於《重力小丑》 日本讀者驚呼:絕對能在書中與打動你的一句話相遇! 「從頭來過,老爸還會跟老媽結婚嗎?」 「會,然後再次生下你。如果不是這樣,就太痛苦了。」 在殺手界赫赫有名, 擁有信賴和實績的「兜」, 那份強大並非無敵——在妻子面前, 他只是渺小的螳螂,行動最高方針是「不要惹妻子生氣」。在生死夾縫間存活下來,往往深夜才能返家, 為了避免吵醒妻子 ,他總以極致安靜的「魚肉香腸」果腹。妻子一吐出抱怨, 他會反射性回答「 真是辛苦了」, 確保給予100%的療癒。 白天是奔波勞苦的上班族,晚上是奪命於無形的劊子手。日復一日,兜的胸口漸漸湧現疑問:是不是終要付出代價,甚至會將無辜的家人捲入危險?在兒子誕生的瞬間,他正視心底的願望,向負責仲介的「醫生」表達去意,對方卻威脅償還「出院費」。一天,俐落收拾炸彈客後,兜竟意外遇襲…… 這場攻擊的背後,隱藏著怎樣冷酷的陰謀?在沒有正義的世界裡,兜可能保護深愛的妻兒,全身而退嗎?面對比自身巨大的敵手,即使是微不足道的螳螂,也會舉起前腳、交叉成斧,奮力一擊! 【內文摘錄】 從前光是為了活下來已耗盡心力,對旁人的生死幾乎沒有感覺。因此,兜無法正確掌握妻子哭泣的理由,但他一點一滴地理解,然後想更進一步理解。宛如宇宙生物認真觀察人類的舉止,學習究竟什麼是人心。 ——摘自〈Crayon〉 【各界動容推薦】 作家︱臥斧、神小風、郝譽翔、陳栢青、張維中、寵物先生 小說家︱高翊峰 音樂人.作家︱沈聖哲 創作歌手︱黃玠 929主唱︱吳志寧 熱血大叔︱史丹利 這名殺手擊中了我的心! 以《蚱蜢》起始的冷硬黑暗路線,與《孩子們》等描寫情感的作品系譜合流,明明滲著冷冽,但雙手掬起半晌,卻能感受到一絲溫度。這樣不可思議的小說 幾乎很難在別地方讀到,完全是伊坂的獨創風格。 ——杉江松戀(文藝評論家) 溫柔的殺手小說 近來這世界總有一種分崩離析的感覺,無論是社會或家庭,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愈來愈薄弱。即使對方是家人, 我們對於自己以外的人, 愈來愈難容忍與接納。《螳螂》正是對這樣的處境提出疑問的小說。 ——伊奈利(書評家) 雀躍等待著超越想像的劇情發展 既是殺手,又身兼父親、 丈夫, 其實是家中支柱的兜,複雜的心境 隱藏在字裡行間, 是本作最迷人的魅力之一。 ——三友梨紗子(書評家) 眼淚突然停不下來 正值2011年東北大地震後,所有創作彷彿都失去意義的時期,伊坂面對「殺手系列」新作的重啟,首先從家庭中的真實日常著手,再一步一步擴展作品中的世界。於是,「殺手系列」從淡然接受暴力與死亡、如超人般的殺手活躍的故事,轉變為有時會露出不堪的醜態、如凡人般的男人的故事。 往後, 我們仍得在這愈來愈閉塞的世界中活下去,但至少還有與我們一起行走在同一時代的小說家。就是這麼觸動我的必讀之作。 ——森隆志(電視導播) 即使只是螳臂當車,也會發揮奇妙的力量 人生在世,面對比個人巨大很多的力量是種生活的常態。這類幾乎無法預期、無法抵抗的力量當頭壓下的時候,個人就如面對輪轍的渺小螳螂,明知不可能阻擋,仍然舉高雙臂。這並非自不量力的無知,而是正面迎擊的抉擇。 ——臥斧 滿滿的幽默與感動 小說裡殺手總擺脫不了冷血的形象,不過《螳螂》讓我們看見一位高唱「公平」、鋤強扶弱且有嚴重懼內體質的反差化身,透過主角「兜」與太太、兒子的互動,使這個特殊職業一直圍繞的議題「死亡」又添加「家庭」的調味。奪人性命的劊子手,原來也會如同一般人娶妻生子,過著(看似)平穩安泰的生活,然而,這樣的生活是否真有資格擁有?——以此大哉問出發,伊坂筆下日常與非日常的交界,匯聚的是滿滿的幽默與感動。   ——寵物先生   生動刻畫出人性的矛盾與糾結 隱身於殺手身份的背後,其實是一位愛家愛妻愛子,渴望單純生活的父親。伊坂的筆下,總是生動刻畫出人性的矛盾與糾結,即使閱讀終結,依舊會留下許多值得反覆咀嚼的困惑與省思。 ——吳志寧

內文試閱

  BEE      兜想像著男人倒下的情景,廁所應該是不錯的地點。他揣想著掐住男人,讓對方斷氣的場面。      兜來勘查工作的地方。      他不曉得為何男人會成為目標,只是從仲介手中接下工作。而仲介這份工作的醫生,只是接下男人妻子的委託。      準備工作時,兜有時會事先查探,有時不會,總之是依工作性質決定。這次屬於事先查探。      他走進男人公司所在的大樓,若無其事地觀察對方。男人體格精實,長相頗為猙獰。他對待同事的態度十分蠻橫,兜觀察片刻,便確認他一定會虐待妻子。在兜眼中,對方是距離他最遙遠的沙文男。      這是個會施暴的丈夫,妻子才會決定取他性命。他從未像自己一樣,看著妻子的臉色過日子。對,一定是死了也不可惜的男人。      勘查完畢,兜離開大樓,卸下手套、脫下獵帽、摘下眼鏡,撕掉貼在嘴邊的鬍子。      兜瞥一眼手表,下午三點多。拿出手機一看,發現來電通知,是妻子打來的。每隔十分鐘就一通,累積好幾通。      妻子遭遇什麼危險嗎?兜慌慌張張地打給妻子,一直沒接通,兜焦躁不已。      前陣子醫生告訴他的事掠過腦海。「好像有人打算要對你動手術。」口吻還是一如往常地毫無感情。所謂的手術,就是「要你的命」的意思。      「你知道黃蜂嗎?」      「不是昆蟲的黃蜂吧?」      有個名叫黃蜂的業者,擅長使用毒針殺害目標。很久以前,黃蜂殺害業內的有力人士,聲名大噪。當時兜透過醫生,從那名有力人士那裡接過許多工作,託黃蜂的福,工作量驟減。      「聽說黃蜂之前死了,記得是在E2上?」      東北新幹線「疾風」列車的車廂,是所謂的E2系統。以前在自東京出發的「疾風」上,發生業者之間的大亂鬥,死了好些人,業內稱為E2事件。兜不清楚詳情,也不曉得究竟多少業者牽扯其中,總之,根據業界傳聞,黃蜂已死在那班車上。      聽說黃蜂是一對男女搭檔,兜以為是真假不明的都市傳說,原來是真的嗎?當初在那班車上喪命的,似乎是搭檔中的女性。      「公的黃蜂沒有毒性,是真的嗎?」      「反正你多留意。」醫生這麼忠告,但兜並未太放在心上,他想不出自己被盯上的理由。      不料,妻子的來電讓兜想起這件事,一陣恐懼頓時貫穿全身。這一定是盯上我的某人採取的行動,只要一開始負面思考,兜就會立刻滑坡到谷底,立刻判斷麻煩找上門了。      這時,妻子呼喚的「老公」,從電話那頭傳進耳裡。      「喂,妳不要緊吧?」      「什麼不要緊,你幹麼不接電話?手機是帶好看的嗎?」      「抱歉、抱歉,實在對不起。」兜立刻道歉,「呃,其實是……」拚命在腦中找藉口。      不過,妻子的重點不在兜沒接電話,反倒高聲地說「糟糕,有蜜蜂!」      果然是這樣嗎?一想到同行的黃蜂接近家門的情景,一道冷汗滑過兜的背部。「妳趕快進去家裡,鎖上門,絕對不要外出。」      ◆      「拜託你趕快跟區公所聯絡。」妻子從餐桌旁起身,口氣強烈地叮嚀兜。「如果螫到你就麻煩了。」      不是「擔心」,也不是「害怕」,而是「麻煩」。兜有點在意妻子的表現方式,但決定聽過就算了。「那是長腳蜂吧,又不是黃蜂,被螫到也還好。」      「我在網路上查過,就算是長腳蜂也十分危險。總之,你別想自行處理。」廚房傳來妻子的話聲。      「知道啦。」兜乾脆地同意。想到妻子在擔心自己的身體,就覺得這樣也不壞。      聽到家裡出現蜜蜂,兜以為是同行去攻擊妻子,嚇得半死。仔細一聽,原來是庭院裡的樹木上出現蜂巢。「是那種蜜蜂啊,太好了。」兜放下胸口大石,脫口而出,妻子立刻尖聲問:「等等,什麼叫『那種蜜蜂』?是指出現蜜蜂很好嗎?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熟悉的胃痛襲來,兜勉強擠出超級無力的辯解:「我的意思是,妳平安無事,實在太好了。不要去碰,我來處理。」說完,兜衝進地鐵。回家途中,他到DIY用品店買了滅蜂專用的殺蟲劑,但妻子看到後,強烈要求他不要自行處理。      「那我來處理吧。」兒子克巳拋出一句,啃著玉米。金黃色澤的玉米粒,看起來就很甜美。實際上,克巳從剛才就嚷嚷著「好好吃、好好吃」,吃個不停。      「搞不好是好兆頭。」      「什麼兆頭?」      「被蜜蜂螫到(sasaru)後,順利考上(tsukisasaru)志願學校之類的。」      大學入學考就在眼前,雖然放暑假,克巳每天都到補習班,幾乎沒去戶外,皮膚比往年夏天都白皙。雙眸布滿血絲,約莫是都念到三更半夜的關係吧。兜還是高中生時,便踏上與升學、就職無關的道路,過著在人生的歪路上討生活的日子,看著認真念書的兒子,既羨慕又憐憫。不,正確來說,絕大部分是羨慕。不需冒著生命危險加入鬥爭,坐在書桌前解決考試卷的生活,從某個角度來看,只有在治安好到一定程度的國家裡,在限定的時代,甚至是限定的某群年輕人才能獲得的境遇。      「克巳,不要這樣,假如中了蜂毒,該怎麼辦?」      「沒關係,用殺蟲劑就好。」      「絕對不行。要是你有個萬一……」      「那就麻煩了。」兜一插嘴,妻子立刻說:「才不是那麼悠哉的事,我會擔心得不得了。」      「原來如此。」兜暗暗想著,原來如此,和對我講的話有點不一樣。      「可是……」妻子將剛煮好的玉米放上盤子,一小堆的黃色玉米粒上升起煙霧,兜莫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大大後天的早上,不是要和佐藤太太她們一起去露營?」      「嗯,對啊。」兜佯裝成理所當然,非常冷靜地點點頭。實際上,他對露營的計畫毫無印象。但聽妻子的口吻,是兜早就知道的事。不能在這一刻反問「那是什麼?」不然,妻子一定會開始生氣,抱怨兜都不聽她說的話。不,如果開始抱怨倒還好,她也可能不再開口,徹底陷入不高興的泥沼,半句話都不說,家裡籠罩著超級低氣壓。平常做著稱不上和平安穩的工作,兜希望至少待在家裡時,能擁有和平安穩的時間。      於是,他逼自己不要問「露營到底是怎麼回事」,配合妻子說出讓她高興的話。「真是期待。」      是去山上,還是去河邊?到底是哪裡的露營地?      兜挖掘記憶,卻什麼都想不出來。妻子告訴他這件事時,他大概是累到極點,快要睡著吧。然而,兜一定是一如往常地誇張附和,表現出認真聽話的模樣。像是「去山上露營嗎?好厲害!」或「河邊也很不錯」之類的。不論哪一種,都如同反射動作,自動回答,腦袋裡毫無記憶。      說到底,兜真的會參加那場露營嗎?他根本不知道。想到最後,兜吐出一句「希望是好天氣」。如果是露營,肯定是在戶外,這麼附和應該很適當,沒有任何問題。       「可是,要你看家,真是不好意思。」妻子說。      「不,沒問題。」哦,原來我要看家嗎?藉由這個反應,兜獲得新情報。然後,他的視線轉向廚房的平台。上面放著不少讀到一半的雜誌和書籍,其中一本是《山上四季‧ 野草與花朵》。      露營地點是在山上,妻子才會閱讀這類書籍嗎?這麼一想,深夜聽到妻子提起露營活動時……不,這段記憶依舊十分朦朧,總之他有聽到妻子說要去山上的印象。儘管記憶並不清晰,兜仍不由得如此認定。      家庭對話和平展開,接著看看電視,安穩抵達就寢時間就好。不過,兜還是吐出一句「如果去山裡露營時發現奇怪的昆蟲,跟我說一聲」。難得的家庭溝通,他忍不住加上最後一筆。妻子和兒子都知道兜喜歡昆蟲,先不管他們覺得這個嗜好如何,至少不是奇怪的話。      「山裡?欸,山裡是什麼意思?」聽到妻子緊繃的回應,兜頓時感到胃被掐緊了。以中國民間故事來形容,就是和那個畫蛇添足的男人同樣失敗,一陣後悔竄過他的全身。「我們要去的是海邊的露營地,我講過好多次,你怎會以為我們去山上?」妻子追問:「我告訴你時,你不是說夏天就是要去海邊嗎?那是怎樣?只是敷衍我嗎?還是,當時我在跟別人交談?」      每次碰到這種狀況,兜的腦袋裡只有一個念頭。要怎麼回答,妻子才會息怒?要怎麼回答,才能平安收場?然而,如果回答「是敷衍沒錯」或「是別人沒錯」,妻子一定會暴怒。      「你總是不聽我說話。」妻子繼續道。      「不,沒那回事。」兜僅能曖昧不清地答覆,「我只是有點搞錯。」      只能以曖昧不清,卻堅決的態度回應。      「老爸大概是跟客戶的話混在一起,也有人會去山上露營啊。」克己助兜一臂之力,他把玉米梗放回盤子,有些嫌麻煩地開口。      「對,或許就是這樣。」兜冷靜附和兒子,簡直要痛哭流涕。這場面猶如船頭損壞,船內進水,心想小命休矣,打算放棄人生的瞬間,兒子搭著直升機前來,放下救命繩梯。克巳的背後發出光芒,玉米反射著那道光芒,閃閃發亮。兜忍耐著想擁抱兒子大聲道謝的衝動,認為至少得表達謝意,便在只有克巳看得到的角度伸出大拇指比了個「幹得好」的手勢。不過,克巳毫無興趣地瞥一眼,帶著掃興的表情轉移視線。      聽到克巳的話,妻子的憤怒程度降低,喃喃說著:「算了,反正怎麼講,都是你工作很忙的關係。」      「那麼,露營活動呢?」兜想起話題的開端。      「啊,大大後天一早就要出發,得把行李放到車上,對吧?」      「露營用具?」      「對,然後我打開後車廂……」      「又關上……」妻子像是發生失誤、綁手綁腳的運動員,看得兜想為她發出毫無意義的加油聲。      「對,然後那個蜂巢,恰恰在停車場後面的丹桂樹上。」      「我懂了。」兜漸漸理解妻子吞吞吐吐地要說什麼。「擔心後車廂開開關關,蜜蜂會生氣地襲擊妳嗎?」      「我是還好,萬一克巳被螫到……」      「這倒是。」兜沒多想,單純贊同妻子的意見,但妻子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於是他慌忙補一句:「不,妳被螫到也是很麻煩的。」這簡直是某種陷阱題。「所以我接到電話時,才要妳躲在家裡啊。」      「我希望在出發前能解決。」      「明天去噴一下殺蟲劑吧。」兜一說,妻子馬上反駁:「剛剛不是才叫你不要自己弄嗎?」兜覺得妻子又要發脾氣,不禁渾身發抖,幸好沒有。      「不過很危險,我想委託專門業者處理比較妥當。區公所應該有負責這方面事務的人,我打算去詢問他們。」      兜望向牆上的月曆,社會上已進入八月的盂蘭盆節假期。區公所肯定已放假,就算聯絡業者也不見得能找到人。至少到大大後天早上很難聯絡上。      「我來處理吧。」克巳又這麼說,兜伸手制止。「我去瞧瞧。」兜起身道,「至少要先取得目標的情報。」      「什麼目標,老爸的口氣好像殺手盯上下手對象。」      兜緊盯著兒子半晌,看來應該只是開玩笑。      「戶外那麼暗,出去什麼也看不見,白天再去吧。」妻子提議,兜隨即附和:「的確,妳的意見太中肯了,我很佩服。」他誇張到自己都擔心太過火,但妻子似乎不覺得奇怪,反倒一臉滿意地走進廚房。

作者資料

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1971年生於日本千葉縣。1995年東北大學法學部畢業。熱愛電影,深受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尚.賈克貝內(Jean-Jacques Beineix)、艾米爾.庫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等電影導演的影響。 1996年 以《礙眼的壞蛋們》獲得山多利推理大獎佳作。 2000年 以《奧杜邦的祈禱》榮獲第五屆新潮推理俱樂部獎,躋身文壇。 2002年 《LUSH LIFE》出版上市,各大報章雜誌爭相報導,廣受各界好評。 2003年 《重力小丑》、2004年《孩子們》與《蚱蜢》、2005年《死神的精確度》、 2006年《沙漠》五度入圍直木獎。 2008年 《GOLDEN SLUMBERS》榮獲書店大獎、山本周五郎獎雙料大獎。 2015年 迎接出道十五週年,包含小說、散文集在內,出版超過三十部作品。 作者知識廣博,取材範圍涵蓋生物、藝術、歷史,可謂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文筆風格豪邁詼諧而具透明感,內容環環相扣,讀者閱畢不禁大呼過癮,是近年來日本文壇最活耀的人氣作家之一,備受矚目。近期作品有長篇小說《死神的浮力》、《不然你搬去火星啊》、《潛水艇》,及短篇集《陀螺儀》等。

基本資料

作者:伊坂幸太郎(Isaka Kotaro) 譯者:張筱森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8-06-28 ISBN:9789869660303 城邦書號:1UF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