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別說你害怕
left
right
  • 新書尚未入庫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超過五百天的重生之旅,薩米亞將賭上她的性命,跑過沙漠、跑過海洋…… 從沒有教練的選手,到沒有跑道的難民, 從索馬利亞的街頭,到奧運場上的真實故事! 【本書特色】 ◎來自歐洲海岸的生命呼喊!《出版人週刊》、《柯克斯書評》等多國媒體一致好評。 ◎改編自真人故事,為了自由與夢想,她許下心願:人生中第一次,我覺得自己長大了,像個大人了。我知道我是一個冠軍。在內心深處,我堅信自己有一天會贏得奧運,而且會是以索馬利亞人和穆斯林女性的身分。我會對著鏡頭告訴全世界,什麼叫做為了自由徒手搏鬥。 ◎書評人、教師、記者一致推崇!獲得義大利六大獎 ◎銷售美、英等40多國版權 ◎電影版權已售 【內容簡介】 做好起跑姿勢、雙腳準備出發,之後,觀眾會站起來鼓掌…… 這是我受困在監獄、被關在貨櫃裡有過的夢想, 這是我對父親那句話許下的承諾…… 八歲的薩米亞喜歡跑步,她和鄰居阿里在沙灘練習、在街道奔跑;阿里指定自己當她的「專業教練」。對他們來說,在多災多難的索馬利亞,薩米亞的跑步生涯是生活中的唯一期待:她有天分,也有決心要參加奧運。 然而,一天之內,一切都變了。 一夜之間,男人得剃光頭髮,或是留長頭髮和大鬍子,女人則什麼都不准做。連為數不多的街燈都關上:很少人家裡有電,大家會聚在街燈下消磨夜晚,讀一本小說,讀一份舊報紙。這一切都遭禁止了。 薩米亞冒險在夜晚出門跑步,終於獲得參加奧運的機會。她見到其他國家的專業選手如何練習;她想像,有一天自己也能接受正式的訓練,不必只是因為練習就擔心受怕——即使這一切即將犧牲她的家人與自由。 她決定離家,拋下到此為止的人生。擠在陌生人當中、忘卻曾經擁有的掌聲:一輛輛的貨櫃車裝著撐不過去的死者,在撒哈拉沙漠裡被太陽烤乾。駭人聽聞的利比亞監獄、橫越地中海在最後一段路上送命的旅人……她該前往嗎?「永遠別說你害怕,若是如此,你夢想要做的事就不會成真。」薩米亞的父親這麼說。 【推薦好評】 王偲宇(國立員林高中歷史科教師) 阿潑(作家) 胡培菱(書評人) 倪連好(松山工農國文科教師) 許全義(台中一中社會科教師) 陳彥博(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 張鎮宏(「轉角國際 udn Global」主編) 黃春木(北市建國中學歷史科教師)鄭重推薦 簡丞佐(國立竹東高中國文科教師)鄭重推薦 《別說你害怕》敲響了一記把人驚醒的警鐘,提醒我們許多移民在追求自由的過程中要面臨危及性命的挑戰。 ——《出版人週刊》 卡托策拉成功傳達了他對險惡而陌生的現實的貼身理解。我要向這部小說致敬,它為我們這個時代寫下了一則偉大的英雄史詩。 ——義大利詩人、小說家、翻譯家艾瑞・迪・路卡(Erri De Luca) 我會一直記得薩米亞,久久不忘——她在飽受戰火摧殘的摩加迪休度過的童年,她想成為奧運冠軍的希望,她在蘭佩杜薩島海域(我們的海域)不幸夭折的歐洲之旅。一個千真萬確的故事,不止感動了我,而且令我汗顏。我再一次為現今的義大利與歐洲變成什麼樣子感到慚愧。 ——義大利作家、記者、電影評論家古佛列多・符費(Goffredo Fofi) 不可能不被這部揪心的小說感動,以薩米亞.奧瑪的真實故事為藍本⋯⋯薩米亞的聲音飽含時事議題令人心痛的力道,以永恆的見證人之姿,吶喊出偷渡難民的悲哀與絕望。 ——《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 取材自索馬利亞選手薩米亞.奧瑪令人震撼的真實故事,這部義大利得獎小說為難民經驗提供了即時而刻骨銘心的見解。 ——《池塘新聞網》(The Pool) 第一人稱的敘述⋯⋯賦予故事靈魂及迫切感,讀者不會輕易忘懷。卡托策拉的小說既是一位年少英雌的私密畫像,也令人不安地直視當今許多移民面臨的恐怖處境。 ——《柯克斯書評》 對我而言,運動是最能激勵人心的了。不值得,卻又非做不可,除了薛西佛斯的人文精神之外,我不知道甚麼適合來描述運動精神。 雖然這是悲劇,或是某種人力可矯正的錯誤,但如果沒有好好記錄與陳述,我們將很難避免犯下同樣的錯誤。 ——台中一中社會科教師許全義 在台灣,未經戰亂的新生代安心地享受前人拋頭灑血換來的自由果實,恣意地追求種種夢想。但在地球另一端,有位夢想站在奧運舞台的索馬利亞女孩,為了追求「自由」,歷經救援、偷渡......等嚴峻挑戰。為了「自由」,我們可曾付出什麼? ——國立竹東高中國文科教師 簡丞佐

目錄

吶喊女性自覺與人權意識的正義之路/胡培菱 32秒16:兩百公尺的追夢人/張鎮宏 主要人物關係圖 名詞表 別說你害怕 關於薩米亞們 謝詞 作者後記

內文試閱

  我和阿里成為兄妹的那個早上,天氣熱情如火,我們擠在一棵勉強能遮蔭的金合歡底下。      那天是星期五,一個假日。      我們跑了很久很累,兩個人都啪嗒啪嗒滴著汗。從我們住的邦多爾,一路不停地跑到摩加迪休的奧體館,也就是「索馬利亞奧林匹克國家委員會體育館」。總共七公里,在足以融化石頭的豔陽底下,穿過阿里瞭如指掌的大街小巷。      我們倆加起來十六歲,各自分別是八歲,生日差三天。阿里是對的,我們非得當兄妹不可,即使我們來自兩個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共享一切卻根本不該有所往來的家庭。      我們躲在那棵金合歡底下,稍微喘口氣涼快涼快,背後沾滿路基上最輕微的風就能掀起的塵土,一片白茫茫。阿里突然提出要讓我當他的阿巴悠。      「想當我的阿巴悠嗎?」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問我。他的下身穿著他每位哥哥都穿過再輪到他的藍色短褲,兩隻手撐在他那瘦成皮包骨、被藍色短褲裹住的窄小臀部上。「想當我妹妹嗎?」有個人你認識了一輩子,但總有那麼一刻,如果他對你來說很重要,從那一刻起,他永遠都是你的手足。      兄、弟、姊、妹,一輩子被一個字綁在一起,從今往後至死不變。      我斜眼看他,不讓他知道我在想什麼。      「除非你抓得到我。」我說完拔腿就跑,猝不及防地朝我們的家跑回去。      阿里一定是使出了全力,因為才邁開幾步他就抓住我的T恤,害我絆了一跤。我們跌在地上,他跌在我身上,兩人一起摔在到處沾來沾去的沙塵裡,沾在我們皮膚表面的汗水上,沾在我們薄薄的衣衫上。      就快到午餐時間了。四下無人,我沒有扭來扭去試著掙脫,沒有任何反抗。這是一場遊戲。      「如何?」他問。他的態度突然變得嚴肅認真,他的氣息熱呼呼地撲上我的臉。      我甚至不看他,只是緊閉雙眼,一臉嫌惡。「如果你想當我哥,你就得親我。這是規矩,你知道的。」      阿里像蜥蜴般拉長身體,在我的臉頰印上一個又大又溼的吻。      「阿巴悠。」他說:妹妹。      「阿波威。」我應和道:哥哥。      我們爬起身再次上路。      我們自由了,又可以自由奔跑了。      至少跑到我們的房屋為止。      我們的房屋甚至不是一般所謂的房屋,不像那些住起來舒舒服服的好房子。它很小,非常小。兩家人住在裡面,我家和阿里家,環繞同一片庭院,庭院周圍一圈低矮的陶土牆。我們的住家隔著院子彼此相望。      我家在右邊,有兩個房間,一間給我和我的六位哥哥姊姊,一間給我的爸爸媽媽。牆壁是泥巴和樹枝打造而成,在大太陽底下曬乾後就變得硬邦邦。兩個房間中間隔著一個屬於房東的房間,彷彿要分開我們和父母。房東是奧瑪.薛凱,很胖的大個子,他太太甚至還更胖。他們沒有小孩,住在海岸附近,但不時就來這裡過夜。他們來的時候,日子立刻變得灰暗許多。每當看到他們出現,我的大哥賽德就會說:「把妳的笑話和趣事留到後天。」話裡暗示著他們離開的日子。      然而,阿里和他父親跟三個哥哥,只占了一個靠著左邊牆壁的房間。      整體而言,我們七個人擠在那個小房間裡,每晚睡覺前都玩得很開心,還得盡量別讓爸爸媽媽或亞辛聽到。亞辛是阿里的父親,跟阿里和他的三個哥哥一起睡在走道對面,和我只隔幾步的距離。阿里和我的生日只差三天,而我們之間只隔區區幾步。      打從來到這世上,阿里和我每天都共享食物和室外廁所。當然,我們也共享夢想和希望。阿比(我的父親)總說,夢想和希望伴隨吃飯拉屎而來。      從來沒有什麼能把我倆分開。對我來說,阿里是男生版的荷丹,荷丹則是淑女版的阿里。我們三個總是在一起。就我們三個。我們的世界是完整的,不管什麼原因都不能拆散我們,儘管阿里是達洛德族人,而我是阿巴戈族人。打從一九九一年三月我們出生前八週,這兩個部族就打得不可開交。      兩個部族生出嫌隙的同時,我們的母親生下我們這兩個老么。爸爸媽媽總說,兩個部族之間的戰爭是我們的「老大姊」,一個邪惡的老大姊,一個對你瞭如指掌的老大姊,一個深知怎麼讓你歡喜或悲傷的老大姊。      像阿里和我這樣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是不被允許的。我們應該彼此仇視才對,就像其他阿巴戈族人和達洛德族人互相敵對。但事實不然,我們總是按照我們的方式做事,包括吃飯拉屎。      阿里和我變成兄妹的那天早上,我們在為摩加迪休區的年度賽事練跑。比賽就在兩週之後。兩週就像永遠那麼遠,對我來說,賽跑日是一年當中最重要的一天。星期五是假日,此外也實施宵禁,所以你可以到處自由狂奔,在一片白茫茫的包圍下,跑過城市的大街小巷。      ※      當我挨著別人的身體,像個軟趴趴的布袋般坐在發燙的鐵皮底板上,我的腦海不時會浮現倫敦奧運的念頭。這就是我賴以維生的東西——讓我雙腳動起來的渴望,讓我肌肉爆發的衝動。這是唯一能讓我撐下去的辦法。我想像著抵達歐洲之後會得到的教練。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想像裡,他就是帶過莫.法拉的教練。我看見自己在抵達赫爾辛基之前先到英格蘭。在那裡,我為自己計時,看見自己的速度一天天、一週週進步。      我看見自己進入決賽。      我想像群眾站起來鼓掌。這次是因為我跑第一。      然而……然而,他們沒把我們載到的黎波里,而是載到艾季達比耶城外的另一座監獄。      再敲一次竹槓。      為了離開那裡,我需要一千五百美元,甚至對荷丹和歐瑪來說這都是一大筆錢。我在那裡待了將近兩個月。      我非抵達目的地不可。最後,我放棄了,我打給乎由,向她和我的哥哥姊姊們要錢。我坦白說我「踏上那段旅程」了,但撒謊說一切都很好。我告訴她,我們只有一分鐘,別哭,一切都很順利,我很高興,我甚至有時間練跑,我很快就會到荷丹那裡。到了這時,連我自己都不再相信這種謊言了。我已經離開阿迪斯阿貝巴五個月,前途無望,去路茫茫。      在艾季達比耶的監獄,我們得到的待遇比在庫夫拉好,但有兩個獄警坑了我七百五十美元。事實上,你要付錢給獄警,而不是販運分子。獄警把你賣給販運分子,販運分子再帶你到下一個目的地。以我而言,他們開口要一千五百美元,但只要求別人付七百五十美元。他們態度堅決,毫不動搖。要是我不同意,他們就會對我下手,如同對待其他落單的女孩子一樣。他們會強暴我,就像他們強暴塔莉雅。      我能做的只有等。      禱告,等待,讀信。事實上,那座監獄裡有信可讀。有阿拉伯文的,索馬利亞語的,衣索比亞語的,還有英文的。不知何故被丟在一個角落裡,日積月累越堆越多。囚犯寫的信,或是囚犯的心愛之人寫的信。或許是守衛沒有勇氣丟掉的遺物吧。在那些信件裡有生命的痕跡,讀著這些信也讓我重新發現了自己已經喪失的東西。生命。回憶。愛。承諾。勇氣。希望。有些信件是一個男人每天寫給他妻子的。每天早晨,就在旭日初升之時寫信。有個年輕女子,在幻想中為她兩歲的兒子寫下充滿希望的話語;她兒子被留在索馬利亞。有個小男孩,在不曾寄出的信件中,要他爸爸媽媽堅強勇敢。孤苦無依的字句,不曾送達目的地。我喜歡想成這些信本來就是要給我的。      在那兩個月,我不是讀信就是睡覺。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體力鍛鍊自己了。如果寫下這些泛黃字跡的人有力氣寫信,那麼我也撐得下去。我反覆重讀這些信,把我最愛的段落背得滾瓜爛熟。      監獄裡也有網路可用。有個年輕的索馬利亞男人借我幾分錢,我不時寄電子郵件給荷丹。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就活在收到她回信的盼望之中。她告訴我,赫爾辛基一切都好,她等不及要迎接我了。她為我加油,叫我要記得一切很快就會過去。      躺在那硬邦邦又滿是蝨子的墊子上,我自問這一切值得嗎?我的答案是不值得。為什麼我讓自己落入這種處境?我想要的只是成為兩百公尺短跑冠軍。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在短暫的一生當中應該經歷這種慘境。

作者資料

朱塞佩.卡托策拉(Giuseppe Catozzella)

一九七六年生於米蘭,義大利作家。他於米蘭大學研讀哲學,在澳洲生活過一段時間。卡托策拉的作品於《晚郵報》(Il Corriere della Sera)、《浮華世界》、《格蘭塔文學雜誌》等媒體刊登,創作面向橫跨劇本、短篇與長篇小說。《別說你害怕》在四十個國家銷售逾五十萬冊,並贏得數項文學大獎;美國版由權威出版社Penguin出版,英國版由Faber&Faber上市。義大利版問世之後,卡托策拉獲任聯合國親善大使,代表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本書已售出電影版權,正在籌備拍攝中。 《別說你害怕》獲奬紀錄 2015年 —— 卡羅利維獎(Premio Carlo Levi,為了紀念作家Carlo Levi的獎項) 2014年 —— Strega Giovani獎(表揚新人與資深作家的文學獎項) 2014年 —— Premio Albatros獎(學生票選獎) 2014 —— Premio Anima獎(表揚重視品德誠信的小說) 2014年 —— 菲尼斯歐羅巴獎(Fenice Europa,表揚將義大利文化文學引介至國際的文學獎項) 2014年 —— Premio della Resistenza Città di Omegna(表揚強烈的公民意識和高度文學價值的當代文學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朱塞佩.卡托策拉(Giuseppe Catozzella) 譯者:祁怡瑋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18-04-26 ISBN:9789863445463 城邦書號:RQ70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