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第一部】入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強檔新書75折起

內容簡介

繼《陰陽師》之後, 日本奇幻文學大師 夢枕獏,歷時17年登峰巨作 原創小說改編為電影《妖貓傳》,重磅再現! 日本天才留學僧空海,迎戰會說人話的妖異怪貓! 陳凱歌導演聯合中日大卡司,華麗競演!魅惑登場! *日本德間書店特選為「創業50週年紀念作品」! *《陰陽師》譯者茂呂美耶盛讚:「若《陰陽師》是家常小菜,《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可說是滿漢全席!」 ~一切妖怪的怨念,都出於咒術,源自人的內心~ *日本奇幻文學大師夢枕獏登上顛峰之作!繼《陰陽師》後,最受矚目的歷史奇幻巨著! *歷時17年,耗費2600張稿紙,突破百萬字書寫。 *日本德間書店特選為「創業50週年紀念作品」 *改編為電影《妖貓傳》,由國際名導陳凱歌聯合中日大卡司——染谷將太/阿部寬/松坂慶子/火野正平/黃軒/張榕容/劉昊然/張天愛 華麗競演!魅惑登場! 西元804年,大唐貞元二十年,首都長安城妖異事件頻傳,一隻口吐人語的黑色妖貓侵入金吾衛官員劉雲樵家中,作威作福,強奪其妻……最後還冒出一名鶴髮雞皮的老婦,一邊吟唱〈清平調詞〉,一邊搖身款擺著有點熟悉卻詭異的舞姿。這妖貓還預言當朝德宗皇帝即將駕崩! 月圓之夜,驪山北麓的棉花田上也連續幾日飄送著神祕低語對話,透露:德宗的嫡長子李誦即將病倒!霎時,輝煌壯麗的長安城籠罩在一抹詭譎的妖異氛圍中…… 與此同時,來自日本國的天才學問僧空海和儒生橘逸勢在歷經海難漂流,排除萬難後,終於抵達夢想中的繁華長安城!兩人一路上為多元種族、宗教及鮮奇的風土民情深深震懾,卻也料想不到在探觸佛教「密法」之前,竟得一路降妖伏魔、與妖貓來場「宇宙問答」,一步步捲入唐國的妖異鬼宴風暴核心! 【本書特色】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是夢枕獏執筆連載17年,耗盡2,600張以上的稿紙,所交織成一幅綺麗又詭異的畫卷--口吐人語的黑色妖貓為何預言德宗皇帝即將駕崩?日本僧人空海如何捲入這場詭異的事件中?在華清宮的夜宴裡,儒生、詩人、樂人、廚師群聚一堂所為何來?九世紀大唐王朝最繁華的大都會長安城裡,展開各色人種、宗教、歷史人物、妖魔鬼怪、咒語傳說、施法除魅……匯集的戲碼,除了閱讀的興奮驚奇外,更能感受到一股濃厚的文化親和力! *將三大宗教、東西歷史、上下千年、縱橫萬里的傳說軼聞編織成故事;從楊貴妃之死,帶出大唐代表人物李白、高力士、白居易、柳宗元、韓愈……的種種,為唐國塗抹了濃厚且妖冶的鬼氣。他巧妙地融合豐富的歷史知識和天生具有的想像力,創造出獨特的夢枕奇幻文學! 【名人推薦】 *瀟湘神(小說家) 專文推薦 *冬陽(小說評論人) 讚譽推薦 *瀟湘神 (小說家):「咒術師們因勘破世間真理,得到了面對世界的優雅與餘裕,我在讀《陰陽師》時已有領教,但《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卻更進一步,透過曼陀羅般璀璨的語調,將咒術點綴為華美的詩歌,對「咒」的哲學想像貫穿全書,使其遠遠超越傳統幻想小說中所謂的『魔法』,成為理解世界的方式。」 *《陰陽師》譯者茂呂美耶:「若說《陰陽師》是家常小菜,《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可以說是滿漢全席!」 *夢枕獏談《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陰陽師》是短篇小說合集,連載不久就推出單行本,甚至連修改的時間都沒有。而《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則是經過長期艱苦構思而成,相對《陰陽師》,我在本書中耗費的精力要大得多。用一個抽象的比喻來說:如果安倍晴明是凡人的化身,那空海就是我本人的真實寫照。」

目錄

第一章 空海說怪力亂神 第二章 暗夜祕語 第三章 長安之春 第四章 胡玉樓 第五章 貓屋宇宙問答 第六章 作祟 第七章 胡旋舞 第八章 孔雀明王 第九章 邪宗淫祠 第十章 妙適菩薩 第十一章 貓道士

序跋

【中文版序】 空海和大唐
  空海這個和尚,要說是日本這一國土所產、最早的一位「世界人」也無不可。   「弘法大師」這一別名同為世人所熟知。   西元七七四年出生於讚岐,八○四年渡海入唐,抵達長安,跟隨著青龍寺惠果和尚學習密教,返回日本後,創建密教真言宗。   要說是日本最偉大的宗教家,實在也無不可啊!   當時,他已自學完成傳入日本的部分密教(雜密),因此也有人認為,空海入唐之前,對於密教早已大略了然於心了。   他的唐語說得有如唐人般流利。   這也算是一種天才吧!   空海入唐之時,長安有如即將掉落的果實。   就像即將從樹上掉落的果實那樣的爛熟。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就是以這個時期的空海為主角而寫成的小說。   事實上,空海停留長安之際,曾歷經兩次皇帝更迭。   這部小說,就是有關空海解開皇帝死亡秘密的故事。   與此同時,在長安,還有一位在日本享得大名的詩人白樂天,也就是白居易。   這位白樂天,寫出有名的〈長恨歌〉,也是在這個時候。   〈長恨歌〉敘述著唐玄宗和楊貴妃之間的淒美戀情。從平安時代起,這首詩就廣為日本人所知悉。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也談到了這首詩是在何種背景之下完成的。   這個時期,長安約有一百萬人口。其中,大約有一成是外國人。   既有聶斯脫利派(景教)的基督教徒,也有伊斯蘭教徒。瑣羅亞斯德教、摩尼教也都流傳進來了。   在長安,有專為各種宗教信仰的人所興建的各式各樣寺院,各種信仰也都獲得官方保護。   從世界史角度看來,真可說是一個具有優質文化的城市。   深奧的大陸文化,就在長安這個城市開花結果。   對空海而言,無疑地,這個城市遠比日本這個國家有趣多了。   與其返回日本,空海毋寧更想留在這一大唐首都吧!   每當我想起空海這一人物時,總覺得他為何不留在此時此刻的大唐,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長安。   呼吸著自由空氣的空海,又將如何跟那些使出玄術、妖法的魔道術士有所牽扯糾纏呢?就請大家密切期待,歡心享讀吧!   夢枕獏

內文試閱

〈序卷〉 妖物祭
  妖怪第一次出現在劉雲樵宅邸,是八月上旬的事。      陰曆八月,即陽曆九月。      那一年——貞元二十年(八○四)七月六日——從日本久賀島出發的遣唐使第一船,途中遭到暴風雨,乘載著沙門空海的船隻在海上漂流三十四天,來到了福州海岸。也是八月的事。      古籍記載:「福州長溪縣赤岸鎮以南海口。」      此處屬於閩地。      空海來到這塊土地時,還是個沒沒無聞的留學僧,這是他初次踏上唐土。      這些暫且不表。      我們再回到劉雲樵宅邸的妖怪來。      那天下午,雲樵的妻子坐在看得見庭院夾竹桃的廂房裡,正吃著木盤上的瓜果。      女傭切上來的是哈密瓜。      整顆哈密瓜對切成兩半,再將每一半切成三片,她正品嘗著這些哈密瓜。      這時,有隻黑貓,慢條斯理地從庭院走了過來。      那是隻長毛大貓。      牠走到盛著哈密瓜的木盤前坐了下來,用碧綠瞳孔仰望著雲樵的妻子。      「喂,看起來很好吃喔。」貓如此說。      突然來了隻會說話的貓,把雲樵的妻子嚇一大跳。      她把含在口中的哈密瓜囫圇吞下,環視四周。四下無人。再把視線落在貓身上。      「是俺在說話啦。」大貓說。      似乎沒錯。果然就是貓在說話。      這下子,雲樵的妻子猛盯著貓端詳。      那隻貓張開紅色大嘴巴,蠕動舌頭近在眼前。      牠雖然還不至於嚇到呆若木雞,卻也講不出話來了。      牠真的在說人話。      可能是貓舌頭長度、下巴構造和人類不同吧!發音和人有些不一樣,但它所說的無疑是人話。      「給一塊吧!」      貓突然伸爪從盤中抓了一塊瓜,挪掃到地上,立刻吃得乾乾淨淨。      「要能再來條魚就更好了。」它用可怕的眸子,凝視著雲樵的妻子。「今天中午,隔壁張家不是送來鯉魚嗎?」      確實如貓所言,中午隔壁張家才送來兩條肥美碩大的鯉魚。      而且是活鯉魚,現在還活蹦亂跳養在水盆裡。      「魚比較好,把活鯉魚拿上來吧!」貓對雲樵的妻子說。      彷彿主人在使喚下人一般。這不是普通的貓。      雲樵的妻子心裡想著,自古以來,就有老貓幻化成妖、能解人語的傳說,這隻貓恐怕就是這類妖怪了。      她愈想愈害怕,就喚令女傭把裝著鯉魚的水盆端過來。      「真是好魚!」      那貓一說完,立刻伸出手爪從水中一把抓起鯉魚來,魚尾巴還在地面上下拍打,大貓便已從頭部咯吱咯吱地扯嚼起來了。      「剩下一尾,留給雲樵吧!」貓說。      話才說完,隨即躍往屋牆奔去,眼看它倒掛在天花板上奔跑,一溜煙兒就消失無蹤了。      「哈密瓜跟鯉魚真是好吃。過陣子俺還再來。」屋頂傳來貓聲:「你到院裡夾竹桃樹下挖挖看吧!」      留下這句話後,就再也聽不到貓的聲音了。      妻子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要傭人挖挖看,結果挖出一個陶罈。打開一看,裡面裝滿小銅錢,雖說是小銅錢,數一數竟然也有雲樵半年薪餉那麼多。      傍晚,雲樵一回到家,妻子急忙報告此事。      聽完妻子的話,雲樵起先還疑惑怎麼會有這種事?看到罈子和錢幣後,也只好相信了。      「不過……」雲樵雙手交叉胸前。      問題是,這些錢該如何處置呢?      劉雲樵任職於「金吾衛」。這官職,換成現代說法,就是大唐首都長安警局的警官。這個職位並非一般人就可擔任的。      在長安,從皇城北側中央的朱雀門到南側的明德門,有條南北向的筆直大路,此大路名為「朱雀大街」。以大街為中心,西側稱「右街」,東側則稱為「左街」。      雲樵負責右街的警備,所以是「右金吾衛」官員。      儘管是從自家庭院挖出來的,然而,依他這種身分,能否把這筆無主錢財據為己有呢?他心中非常猶豫。      這座宅邸,原本也非雲樵所有。這是一百多年的老宅子。      據說,最初是從洛陽遷來長安的一名油商所建造,屋主早已幾度更迭。      劉家從雲樵的祖父那一代才住進來。祖父劉榮樵,安史之亂時曾隨玄宗逃到蜀地。      若是祖父所藏之物,死前理應有所交代才對啊!這些錢,恐怕是最早入主的油商、或是後來居住者所埋藏的吧?      事到如今,根本無從查出是誰的;倒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只是非常困難罷了。      到底該如何是好呢?雲樵抱著手臂暗忖。      「這有什麼不好?」雲樵的妻子說:「我們不也收過好幾回別人的錢嗎?」      「但是,那些錢算是……」      雲樵想說的是——「賄賂」總還算是來路清楚的錢。所謂賄賂,是雲樵對某些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給人家什麼方便所獲得的報酬。      「這些錢來路不明,」因為是妖怪所給的,所以雲樵說:「很可怕!」      雲樵向妻子說明,自己並非只煩惱能否將「非報酬性」的金錢據為己有而已。      「那只好扔掉囉。」      「這樣也……」      雲樵含糊其辭。      真要扔掉,又覺得可惜。若是給別人,更是心有不捨。      如果呈報上去,事情會變得更加複雜,到頭來,這筆錢不是落到某官吏懷抱裡,便是被某人給霸占了。      話雖如此,若說要把錢再埋回原處,還是不甘心。      「把這當成報酬,不就得了嗎?」妻子說。      「嗯,可是……」      「就當是那隻貓吃掉鯉魚後,送給我們的回禮,這不是很好嗎?」妻子又說。      儘管如此,雲樵仍然拿不定主意。      「嗯。」他歪頭苦思。      「收下吧!」屋頂又傳來了聲音。是那隻貓的聲音。      最後,事情就這樣定下來。      「那真是一隻好貓啊!」雲樵的妻子喜滋滋地說。      於是,那隻貓就變成雲樵家飼養的貓了。      雖說飼養,卻和一般人的飼養方式有些不同。總之,那隻貓只在高興時才會出現。      也因此,所謂貓食,就是每晚將一尾活魚放入水盆裡,再把水盆放置在屋角。翌日早晨,前去查看,水盆中就看不到魚了。      「喂,我想吃肉!」當貓想吃別的食物時,自己也會出聲。      大貓還經常預言。      「傍晚要下雨囉。」突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結果,無論早上天氣多好,一到傍晚,果真就會下起雨來。      「今天,你丈夫會晚點回來。」      果然,當天雲樵就會因急事而晚歸。      剛開始還覺得很方便,但最近那隻大貓愈來愈令人感到不愉快。      某天,雲樵和老相好的妓女春風一度回到家。      「喂,和女人幽會去啦。」      他正向妻子解釋晚歸理由時,聲音突然從天花板傳了下來。      「那女人是『雅風樓』的麗香喔。」      甚至連妓女的名字都給說了出來。      「那女人呀,只要一吸她的右邊乳房,就會變得激情萬分。」      為此,雲樵和妻子大吵一架。      大貓全憑自己喜怒,時而現身、時而隱形。雖然有時牠也會告訴雲樵在什麼時刻、到什麼路去會撿到錢。但還是令人極為不悅。      夜裡,雲樵與妻子行房時,冷不防有個聲音會從天花板傳到雲樵背後說:      「腰不會痠啊?」      雲樵家的下人們,若是說了主人壞話或偷懶一下,那隻貓不知何時已經蹲在腳邊。      「像雲樵那樣小家子氣的主人,真是傷腦筋!」      牠就模仿那人說壞話的口吻,把內容重複一次。      「我要去告訴雲樵,扣你的薪水!」貓說。      主人和下人——兩者皆不得輕鬆。      「給我滾出去!」      儘管雲樵和妻子都如此要求。      「沒聽到,沒聽到。」牠完全不理會。      他們只好每晚不再替牠準備食物,但這麼一來,廚房裡總有同等量的食物一到早上就不見了。有時,雲樵一大早醒過來,發現啃過的大鯉魚被扔在床上。正是養在庭院池子裡的鯉魚。      實在沒辦法,只好又替牠準備食物。      有天早上,牠竟然說出毫無道理的話來。      「今晚,你的女人讓我抱一下。」      一大早,雲樵正要出勤時,那隻貓突然出現在跟前,說出那樣的話。      「什麼」      「今晚,要抱你的女人。」      不覺火冒三丈的雲樵,立刻拔出腰間的劍,向貓砍下,並大喊:      「我女人怎可以讓畜牲之流的——」      當劍刃將要碰到那隻貓時,牠一溜煙就消失了。      「說定了,就是今晚囉。」不知從何處,傳來貓的聲音。      無計可施之際,雲樵終於找上舊識的道士商量。      「那麼,今晚我就到府上去。」道士說。      「可是,道士您一來,對方立刻知道我們要幹什麼。搞不好,我跑來和您商量的事,牠都已經知道了。我感到很不安。」      「不必擔心。我家貼有特別的符咒,就算對手使出什麼法術,也看不到你和我究竟在何處?」      「不過,您一到我家,不管怎樣對方總會發現吧!」      「這也不必擔心,我會施法後才去。這樣一來,對方就不知道我是誰。在對方眼裡,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      「是這樣嗎?」      「是的。你可以說我是從洛陽突然來訪的親戚啊。」      「剛好我叔父就住在洛陽。」      「就這麼辦。」      「好。」聽了這些話後,雲樵安心地點頭。      「只要我去的話,想必就不會有差錯。不過為慎重起見,今晚不是也要給妖怪準備食物嗎?」      「是的,正是如此。」      「那麼,就把這東西加入食物裡。」道士如此說,從懷裡拿出小紙包。      「這是……」      「毒藥。」      「毒藥?!」      (未完)

作者資料

夢枕獏(ゆめまくら ばく)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 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 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除了廣受讀者好評的「陰陽師」、「狩獵魔獸」、「餓狼傳」等各系列作品外,更在山岳小說、冒險小說、詭異小說、幻想小說等領域,不斷令廣泛讀者為之入迷。為日本SF作家俱樂部會員、日本文藝家協會會員。 個人網站「蓬萊宮」:http://www.digiadv.co.jp/baku/

基本資料

作者:夢枕獏(ゆめまくら ばく) 譯者:林皎碧 其他:茂呂美耶/監修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繆思小說 出版日期:2017-12-20 ISBN:9789863594666 城邦書號:A050057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24頁 / 14cm×20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