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陰陽師9:生成姬(二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陰陽師9:生成姬(二版)

  • 作者:夢枕獏
  • 出版社:木馬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9-19
  • 定價:330元
  • 優惠價:79折 261元
  • 書虫VIP價:26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7元

內容簡介

是人,卻非人;是鬼,卻也非鬼。 什麼樣的愛恨情仇,竟讓一個女人化為那種形貌? 「在寫《陰陽師》時,我時常覺得,晴明和博雅這組合救了我很多次。」——夢枕獏 *「陰陽師」系列第一部長篇小說!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讀者熱愛相傳口碑延燒 *歷史考據嚴謹,平安時代風華再現 *影響力跨足影視、戲劇、電玩,奇幻魅力不朽 *在台上市十五週年紀念版,日本文化達人 茂呂美耶 激賞推薦 *重新詮釋日本能樂謠曲〈鐵輪〉,自種種物語傳說中抽絲剝繭出人心諸相,恬淡細緻,猶如月色下的笛音,餘韻低迴不去。 月光下,源博雅站在崛川橋畔吹笛,笛聲引來意外的知音。歷經一場笛音與琵琶聲交疊奏鳴後,博雅驚喜得見這位神祕佳人,豈料她竟一去不復返。十二年後的月夜,難忘的笛音再度讓兩人重逢!儘管博雅的心依舊悸動,女子的請求卻讓他遲疑了…… 宮中即將舉行相撲大會,指定海恆世與真髮成村兩名力士對賽,爭取「最手」榮耀。兩人年紀、力氣相差甚多,公卿們莫不議論紛紛,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場宮廷盛事為何讓兩名女子在幕後較勁? 「女子啊,汝願已成。」貴船神官一句戲言,竟讓內心棲息著鬼的德子姬露出詭笑,化為「生成」!她心中糾結難解的愛恨傷痕,簡直讓博雅後悔不該請求晴明出手搭救…… 重要事件 ★《陰陽師》系列在台灣問世十五週年,眾所期盼下,《陰陽師》系列全新登場! ★陰陽師始祖!安倍晴明(少年陰陽師量浩的祖父)在眾所期待下,奇幻重現! ★帶你回到唯美奇幻的平安時代,跟隨安倍晴明遊走陰陽魔界! ★考據嚴謹,細膩華麗,再現最風雅的日本平安京。 ★影響力跨足影視、戲劇、電玩,奇幻魅力不朽! 本書特色 *夢枕獏【陰陽師】系列作品,在日本長銷1/3世紀、銷破6,000,000冊,堪稱出版史上的不思議紀錄! *本書根據日本古典藝術謠曲〈鐵輪〉內容與「陰陽師」短篇作品〈三腳鐵環〉重新改編而成,不僅更細膩呈現女人心中愛恨糾葛的轉折,源博雅這位要角也有了更深刻的闡釋。 *夢枕獏:「這回特別受到博雅的助力。若這人物不存在的話,晴明和小說《陰陽師》大概也會成為完全不同的故事了。有時寫不出來,不知如何是好時,黑暗彼方總是會點起一盞類似路標的源博雅亮光。」 得獎記錄 ★日本長銷30年,狂銷6,000,000冊! ★日本《達文西雜誌》讀者票選第一名! ★夢枕貘--作家生涯四十週年,獲「菊池寬獎」及「日本推理文學大賞」榮耀,表彰他對文學的長期耕耘。 ★茂呂美耶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有感——這部系列小說的主要成分是「借妖鬼話人心」,講述的是善變的人心,無常的人生。

目錄

序卷 安倍晴明 卷一 源博雅 卷二 相撲大會 卷三 鬼笛 卷四 丑時參拜 卷五 三角鐵環 卷六 生成姬 後記

序跋

新版推薦序 伴隨《陰陽師》系列小說十五年有感   承接《陰陽師》系列小說的編輯來信通知,明年一月初將出版重新包裝的第一部《陰陽師》,並邀我寫一篇序文。   收到電郵那時,我正在進行第十七部《陰陽師螢火卷》的翻譯工作,而且,由於晴明和博雅這兩人拖拖拉拉了將近三十年的曖昧關係(中文繁體版則為十五年),終於有了一小步進展,令我陷入興奮狀態,於是立即回信答應寫序文。因為我很想在序文中向某些初期老粉絲報告:「喂喂喂,大家快看過來,我們的傻博雅總算開竅了啦!」   其實,我並非喜歡閱讀BL(男男愛情)小說或漫畫的腐女,《陰陽師》也並非BL小說,但是,我記得十多年前,曾經在網站留言版和一些《陰陽師》死忠粉絲,針對晴明和博雅之間的曖昧感情,嬉笑怒罵地聊得鼓樂喧天,好不熱鬧。   說實在的,比起正宗BL小說,《陰陽師》的耽美度其實並不高。就我個人觀點而言,這部系列小說的主要成分是「借妖鬼話人心」,講述的是善變的人心,無常的人生。可是,某些讀者,例如我,經常在晴明和博雅的對話中,敏感地聞出濃厚的BL味道,並為了他們那若隱若現,或者說,半遮半掩的愛意表達方式,時而抿嘴偷笑,時而暗暗奸笑。   身為譯者的我,有時會為了該如何將兩人對話中的那股濃濃愛意,翻譯得不露骨,但又不能含糊帶過的問題,折騰得三餐都以飯糰或茶泡飯草草果腹,甚至一句話要改十遍以上。太露骨,沒品;太含蓄,無味。所幸,這種對話不是很多。是的,直至第十六部《陰陽師蒼猴卷》為止,這種對話確實不多。   然而,我萬萬沒想到,到了第十七部《陰陽師螢火卷》,竟然出現了令我情不自禁大喊「喂喂,博雅,你這樣調情,可以嗎?」的對話!不過,請非腐族讀者放心,這種對話依舊不是很多,況且,說不定我們那個憨厚的傻博雅,不明白自己說的那些話其實是一種調情。而能塑造出讓讀者感覺「明明在調情,但調情者或許不明白自己在調情」的情節的小說家夢枕大師,更令人起敬。   話說回來,不論以讀者身分或譯者身分來看,《陰陽師》系列小說最吸引我的場景,均是晴明宅邸庭院。那庭院,看似雜亂無章,卻隨著季節交替輪換而自有一番情韻。倘若我在進行翻譯工作時的季節,恰好與小說中的季節相符,我會翻譯得特別來勁,畢竟晴明庭院中那些常見的花草,以及,夏天吵得不可開交的蟬鳴和秋天唱得不可名狀的夜蟲,我家院子都有。只是,我家院子的規模小了許多,大概僅有晴明宅邸庭院的百分或千分之一吧。   為了寫這篇序文,我翻出《陰陽師飛天卷》、《陰陽師付喪神卷》、《陰陽師鳳凰卷》等早期的作品,重新閱讀。不僅讀得津津有味,甚至讀得久違多年在床上迎來深秋某日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此外,我也很佩服當年的自己,竟然能把小說中那些和歌翻譯得那麼美。不是我在自吹自擂,是真的。我跟夢枕大師一樣,都忘了早期那些作品的故事內容,重讀舊作時,我真的在文字中看到當年為了翻譯和歌,夜夜在書桌前和古籍資料搏鬥的自己的身影。啊,畢竟那時還年輕,身子經得起通宵熬夜的摧殘,大腦也耐得住古文和歌的折磨。如今已經不行了,都盡量在夜晚十點上床,十一點便關燈。因為我在明年的生日那天,要穿大紅色的「還曆祝著」(紅色帽子、紅色背心),慶祝自己的人生回到起點,得以重新再活一次。   如果情況允許,我希望能夠一直擔任《陰陽師》系列小說的譯者,更希望在我穿上大紅色背心之後的每個春夏秋冬,仍可以自由自在穿梭於晴明宅邸庭院。 茂呂美耶 於二○一七年十一月某個深秋之夜

內文試閱

陽光中下著比針還細的細雨。 纖細柔軟的雨。 縱使走在外頭,大概絲毫也不會感覺身上衣服淋濕了。雨絲閃閃發光,有如無數自天而降的蜘蛛絲,落在庭院草叢和樹葉上。 雨絲也輕觸庭院水池,幾乎未激起任何漣漪,即令觀望水面,也看不出雨絲落下來了。 池邊種植著紫菖蒲。松葉、楓葉。柳葉及花期已畢的牡丹葉,都讓雨絲潤溼了,分外鮮艷奪目。 即將凋落的白芍藥花瓣也濕淋淋含著雨水,沉重不堪地垂下頭。 水無月初。 安倍晴明坐在圓草墊上,目光投向左方庭院,對面坐著廣澤的寬朝僧正。 地點是位於西京廣澤的遍照寺僧房。 「天空很明亮⋯⋯」 寬朝僧正透過垂在屋簷下的柳葉,仰望上空說。 說是上空,也並非可以望見青空。薄雲蔽空,整片天空發出銀光。雖不知太陽躲在哪裡,但柔和的陽光不知自何處照入,雨絲正是在此陽光中淅瀝下著。 「雨季應該快結束了吧?」寬朝僧正說。 他說此話,倒不是期待晴明會答覆。 「是⋯⋯」 晴明紅脣含著似有若無的微笑,身著寬鬆的白色狩衣,並未循著寬朝僧正的視線,仍望向庭院。 「雨是水,池也是水。雨持續下時,人稱之為梅雨;積存地面時,人稱之為水池。依照雨水當下的狀態而時時改變稱呼。然而水的本質其實未曾變化⋯⋯」寬朝僧正有感而發。 寬朝僧正望向晴明。 「晴明大人,我最近老是為天地間習以為常的現象感到萬分驚訝。」 廣澤的寬朝僧正,是宇多天皇皇子式部卿宮(即敦實親王)的兒子。母親是左大臣藤原時平的女兒。 他年輕時出家,成為真言僧。天曆二年(九四八),於仁和寺接受金剛界、胎藏界二部教法灌頂,由律師寬空主持。 他承襲了空海所建立的真言宗東密之正統。傳說他力大無窮,《今昔物語集》中記載了一則相關軼聞。 「今日承蒙大師相助,才得以拜讀如此珍貴文物。」 晴明將視線落在自己與寬朝之間的方木盤。 木盤上擱著一卷卷軸。 卷軸表面寫著: 「詠十喻詩,沙門遍照金剛文」 所謂「遍照金剛」,正是弘法大師空海。 喻,是比喻之意,換句話說,卷軸內是空海所寫的十首佛法比喻詩。 「這是大師大人的親筆。我偶然從東寺那兒得手,想說晴明大人大概有興趣,才請您來看看。」 「看了此詩,可以深深理解,若語言是一種咒,記載語言的書籍,其實也是一種咒。」 「按您的說法,雨水和泡沫,本質均是水。只因二者所中的咒不同,外觀才不同嗎?」 「是。」晴明點頭。 方纔晴明讀過的卷軸中,有一首空海親筆寫的〈詠如泡喻〉詩。寬朝說的正是這首詩。 〈詠如泡喻〉 天雨濛濛天上來 水泡種種水中開 乍生乍滅不離水 求自求他自業裁 即心變化不思議 心佛作之莫怪猜 萬法自心本一體 不知此義尤可哀 濛細雨自天而降,大小不一的種種水泡在水中開放。 水泡頃刻出現,又頃刻消滅,但水其實不離水的本質。水泡到底基於水本身的性質而生?或基於其他原因與條件而生?非也,那是基於水本身的性質而結為水泡,是水自身的一種作用。 如同水會產生大小不一的水泡般,真言行者內心也會萌生種種變化與心思,看似不可思議,此變化實為內心佛陀所致。 猶如水泡再怎麼改變大小形狀,本質依舊是水的道理一樣,人心再怎麼多變,人心本質的佛陀也始終不變。 此事莫猜疑。 世上存在的所有物事與人心,本就渾然一體。 不知此道理的人,實在很悲哀。 詩的大意應該是如此。 「這詩的意思是說,這世上,是由物事本質的佛陀及水泡般的咒所構成的?」寬朝像是丟謎語給晴明般發問。 「佛陀的存在,不也是一種咒嗎?」晴明道。 「啊呀,您如此說,在我聽來,宛如這世間本質及人的本質,都是一種咒。」 「是,我正是此意。」 「這真是⋯⋯」寬朝愉快地笑出聲。「您講的真是太有趣了,晴明大人。」 寬朝拍著膝蓋時,不知何處傳來騷鬧聲。 「是成村。」 「是恆世。」 騷鬧聲中夾雜這般話語。 方纔,彼方就傳來幾人言來語去的交談聲,聽起來,交談愈來愈激動,聲音愈來愈大。 「那是?」晴明問。 「文月七日將舉行相撲大會,公卿們為了此事爭論不休。」 「我聽說,海恆世大人與真髮成村大人將在堀河院進行比賽。」 「正是這事啊。那些貴族子弟正是因此特意到我這兒,問我到底誰會贏。」 「結果呢?您預測誰會贏?」 「我還沒跟他們談話。那些人擅自在那邊吵而已。」 「因為我來打攪了?」 「沒那回事。晴明大人是我遣人捎信去邀請來的;那些貴族子弟是不請自來的。」 「不請自來?」 「他們好像認為我是相撲界的權威,其實大家都誤會了。」 「不過,我也聽說過寬朝大人具有怪力。」 「雖說力氣大,但相撲並非僅憑力量就能得勝呀。」 「眾公卿正是想聽您說這句話吧?」晴明微笑。 「可是,真傷腦筋。看來,我在仁和寺的風聲,過於誇張了⋯⋯」 寬朝伸出右手貼在頭上,滑溜地撫摩了光頭。 「那風聲也傳到我耳裡了。聽說您將盜賊一腳踢到屋頂。」 「晴明大人,連您也覺得那風聲很有趣嗎?」 「是。」晴明一本正經地點頭。 寬朝所說的「仁和寺的風聲」,亦載於《今昔物語集》。內容大致如下: 廣澤的寬朝僧正雖身居廣澤遍照寺,卻也兼任仁和寺住持。 那年春天,仁和寺落雷,損毀了一部分正殿。為了修復,正殿外側搭了腳架,眾多工匠每天來施工。 半個月前—— 修復工程頗有進展。一天傍晚,寬朝僧正心血來潮,想看看到底還要多 久才能完工,於是在法衣上束上腰帶,穿上高齒木屐,拄著手杖,單獨出門前往仁和寺。 他在腳架中環視四周時,不知自何處冒出個可疑男子,蹲在面前。 那人身穿黑色裝束,烏帽壓得很低,遮住眼眉。當時已是傍晚,昏暗中看不清那人的五官。 仔細一看,僧正發現男子不知何時拔出長刀,以右手倒握,藏在身後。 然而,寬朝不慌不忙,沉穩地詰問對方: 「你是誰?」 「窮途潦倒,淪落到吃都成問題的地步,如今,連可報予人知的名字都已失去了。」黑裝男子低聲道。 「有甚麼事?」 「我想要一兩件你身上穿的衣物,才出現在你面前。」 聽對方如此說,寬朝毫無所懼,反倒愉快地說: 「原來是盜賊。」 盜賊本想趁機砍殺上去,聽寬朝如此說,竟情不自禁失去出手時機。 若對方恐惶悚懼,或逞強撲過來,盜賊便可順勢揮刀,但寬朝過於從容不迫,令盜賊失去氣勢。 話雖如此,盜賊還是重振精神,調轉刀鋒,刀尖指向寬朝僧正。 「想惜命的話,把身上衣服都脫下,擱在此地。」 「我是出家人,你想要衣物的話,我隨時都可以施捨。只要你方便時,到我那兒來,向我說,肚子餓得很又沒錢,能不能請你給我幾件衣物?這樣就行了。可是,你卻舉著明晃晃的刀刃逼我,這我就不稱心了。」 「囉唆,住嘴!」 (未完)

作者資料

夢枕獏

1951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高中時「想要出版夢一般的故事」,而以「夢枕獏」為筆名,「獏」指的是那種吃掉惡夢的怪獸。 1973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1977年出道文壇以降,發表「幻獸少年」、「狩獵魔獸」、「闇狩師」、「餓狼傳」、「陰陽師」、「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等大受歡迎的系列小說。其《吞食上弦月的獅子》獲日本SF大賞,《眾神的山嶺》獲柴田鍊三郎賞。《大江戶釣客傳》獲泉靜花文學賞與舟橋聖一文學賞,隔年再獲吉川英治文學賞。2017年,榮獲菊池寬獎及日本推理文學大賞,以表彰其長久以來對文學的貢獻與重要成就。 夢枕獏的創作主題廣泛,不僅以玄怪奇幻為主,更涉及山岳、冒險等領域,寫作40年來,作品被轉化成電影、戲劇、手遊電玩、音樂等不同形式表現,深深影響廣大的讀者群。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系列著作是歷時17年,突破百萬字書寫之經典鉅著。2017年底,由國際名導陳凱歌執導,改編為電影《妖貓傳》,再度掀起一股閱讀空海的熱潮。

基本資料

作者:夢枕獏 譯者:茂呂美耶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繆思小說 出版日期:2018-09-19 ISBN:9789863595823 城邦書號:A0500601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