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五百夢書鄉(04):告別思念的拼圖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五百夢書鄉(04):告別思念的拼圖

  • 作者:穹魚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0-18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前作金石堂、博客來排行TOP 3! ★一卡通最佳形象代言——魔法少女小帕小說化執筆! ★尖端力捧!超級新人作家 穹魚 暖心代表作! 今夜,愛有所終,夢已成舟。 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換今生擦肩而過。 那麼,我能不能用五百個故事,換妳一個答案? 媲美《解憂雜貨店》的奇蹟感動,與《古書堂事件手帖》的沉醉書香, 怦然系作家穹魚、微醺系繪師lyrince攜手聯彈—— 傳說,在宜蘭深處有一個神祕的地方。 在那裡,你能用最珍貴的東西,換取最夢寐以求的事物。 巨星白以心無預警引退,更在告別演唱會倒下,震驚歌壇。 譚軍與阿喜,不約而同地回到五百夢,只是這一次—— 他們不是來交換故事,而是要幫老友實現最大的心願。 但在此之前,最重要的老闆竟首次踏出書店,消失無蹤…… 為了找到他,赭心瑩必須破解他留下的神祕鐵盒。 當一段又一段故事被道出,回憶交織,五百夢的祕密即將揭曉。 一切的起點,都源於那間孕育了陽光的育幼院。 無法作夢的男孩,與不敢作夢的女孩, 一個害怕失去,一個畏懼擁有,卻努力共築嚮往的未來。 然而,無論過去還是現在,他們都有一個最大的阻礙…… 今夜,愛有所終,夢已成舟。 五百夢,最後一次交換——屬於老闆的故事。 五百夢交易須知: 1. 無論有形無形,都能成為交易品。 2. 交換到手中的書籍,所有權歸你。 3. 老闆不會向你解釋該書本的意義。 【作家推薦】 △我願意付出自己的故事,換取在五百夢坐一個下午的權利。 ——《分手後,一起旅行好嗎》林明亞(啞鳴) △這是一本情懷滿溢的小說。如果在我寫《時光當舖》之前看到這本書的話,恐怕《時光當舖》也會變得有些不一樣吧?這就是一本擁有如此感染力的小說。 ——《時光當舖》、《最後晚餐》千川

內文試閱

  演藝廳內。      架設在走道中央的V8,將鏡頭牢牢對準臺上的小小表演者。      前排的評審聚精會神,除了享受音樂,同時也在評價音樂。      但他們的表情與其他觀眾一樣,都是非常愉快的。      全場靜默,沉醉在今晚最後一位參賽者的演奏中。      小提琴的弓弦拉奏著,讓悠揚的音樂在演藝廳內流動。      「真是厲害,他的琴技又比去年更精湛了。」第一位評審喃喃自語。      「去年還有些生澀的地方,這次竟然都改進了。」第二位評審很滿意。      「真不愧是音樂神童。」第三位評審讚嘆:「去參加全國大賽也沒問題。」      舞臺上正在演奏的,是今晚第二十二位參賽者,也是最後一位表演者。      按照慣例,所有比賽的第一號參賽者與最後一號參賽者,都有先天不利的因子。第一位表演者,由於是第一個上臺的,沒有對照組可以讓評審給分,很容易變成第一個對照組;對參賽者而言,第一個上臺也代表莫大的壓力,一旦緊張就容易影響表現,產生走音、拉錯、節奏亂掉等問題。      至於最後一位表演者要面對的問題也很多,最主要是來自評審的審美疲勞。      一整個晚上,評審已經連續聽了二十二位演奏者的表演,好的、壞的都聽過,流程又接近尾聲,會產生疲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上述兩種狀況卻不會出現在今晚。      「約翰藍儂的歌,竟然能改編到這種地步。」第一位評審說道,在資料上畫了幾筆,「即使用小提琴來詮釋,依然非常出色呀!」      「雖然對其他小朋友很不好意思,但是天分這種東西……」第二位評審嘆息,他認為第二十二位參賽者,早就該跳級去參加國中組的比賽。      「看來今晚的優勝者已經出現了。」第三位評審也在資料上寫下自己的分數。      此時,音樂終歇,琴聲收起。      觀眾立刻報以熱烈掌聲,臺上的男孩收琴,對著臺下禮貌的一鞠躬。      「讓我們再次感謝今天的最後一位表演者,接下來就請評審團進行討論……」負責主持比賽的司儀開始念著最後流程。      此時,那個男孩走到後臺,鬆開了過緊的紅色領結,這才喘了口氣。      他臉頰紅紅的,緊握著小提琴的手總算鬆開,臉上的表情很開心。      下臺前,男孩看見觀眾席裡的母親臉上綻放出的笑容,知道自己的表現很不錯——對他而言,母親喜歡自己的音樂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沒有得獎根本不是重點。      男孩將小提琴收到琴盒,動作細心,像是在呵護自己的寶貝。      「弟弟,你表現得不錯喔!」一旁,漂亮的司儀姊姊忍不住誇讚。      「謝謝妳。」男孩禮貌的回答。      被誇獎了,他露出淺淺的笑容。      「又可愛又有禮貌,天啊……真讓人羨慕。」司儀姊姊看著有如小天使的男孩,似乎想起什麼,發出呻吟:「要是院內的小朋友都像你一樣有多好。」      此時,另一邊傳來工作人員的呼喊,似乎是在叫司儀。      「向陽,評審那邊好像有結果了,準備宣布啦。」工作人員揮手。      「沒問題。」司儀姊姊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突然,她停下了腳步,似乎是透過耳邊的收音麥克風接收到什麼。      「咦?真的嗎?」她驚呼一聲。      「……」男孩腳步一緩,好奇地看著皺起眉頭的司儀姊姊。      「她不是說不參賽了嗎?」      另一頭不知說了什麼,司儀姊姊的眉頭越皺越緊。      「都已經取消參賽資格了,這……」她受不了的嘆氣,隨即看向評審臺,似乎在猶豫什麼。      那裡的幾位評審似乎已經結束討論,紛紛走回座位。      而除了男孩以外的表演者也都回到位子,正等待著結果的公布。      「唔!難道真的要讓小草上臺?會不會害我被炒魷魚呀?」司儀姊姊焦頭爛額,似乎在做某種天人交戰,「不過,這又是她的願望……」      「還有參賽者嗎?」男孩一愣,他本來以為今天的比賽已經結束了。      「本來是有的,但一個星期前取消了。」司儀姊姊有點焦慮,也沒注意到開口問話的只是一個國小小朋友,就這麼自顧自地解釋起來:「我知道她很想來這邊看看,可是她之前的身體狀況真的不適合上臺呀……」      「……」男孩完全聽不懂這位大姊姊的自言自語,只知道她正陷入掙扎。      掙扎什麼呢?      他完全搞不懂。      就在這時,一個清脆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      「借我。」      還來不及反應,男孩手中的小提琴竟然就這麼被順手「借」走了。      「咦?」男孩傻眼,看著一個女孩俐落地打開琴盒,取出自己的小提琴,然後往臺上走去。      「咦?」司儀姊姊一愣,臉色隨即變得慘白,伸手就想撈住那個女孩的肩膀——      落空,女孩兔子般敏捷一閃,還抽空給了司儀姊姊一個鬼臉。      緊接著,她踏在明亮的舞臺上,這讓司儀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完全不敢再往前一步。      「啊!小草!給我站住!」司儀姊姊氣急敗壞,用氣音呼喚那個女孩:「妳什麼時候來的,別胡鬧啊!」      女孩卻完全不理她,自顧自地走到她的目的地。      ——舞臺的,正中央。      「……?」無論是還在交頭接耳的評審,還是正在跟自己孩子互動的父母們,都注意到臺上再次出現表演者,注意力被拉了過去。      「嗯?今晚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吧。」第一個評審眉頭皺起,翻看起參賽名冊。      「那孩子,她沒穿鞋子。」第二個評審呆呆地看著臺上。      舞臺上的那位小朋友,是個可能才十歲出頭的女孩。看得出五官非常清秀,是個十足的美人胚子。      她穿著一身綠色的連身裙,赤著雙腳,臉色有點蒼白,氣色也非常差。      「那身衣服……是醫院的衣服吧?」第二位評審低呼。      「是哪家的小朋友走丟了呀?」第三位評審還向後頭的家長們詢問。      「她是誰呀?」後臺另一邊的工作人員也嚇了一跳,猶豫著該不該衝上去把她拉下來。      「我的琴!」男孩臉色一變,慢了三拍的他總算回神。      但是恪守著「舞臺上只能有表演者」這崇高原則的他,眼見那女孩一副就是準備開始演奏的模樣,憋紅了臉,也不敢真的衝到臺上。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小朋友……不管了,先把她帶下去。」另一頭的工作人員似乎已經下定決心,只見他們蓄勢待發,準備衝上前。      「吼!可惡……算了,算了!」司儀看事情發展至此,一跺腳,豁出去了。      她拿起麥克風,清了清喉嚨,朗聲說道:      「現在上臺的,是今晚的第二十三位參賽者——」      司儀的聲音一透過廣播傳出,評審面面相覷,觀眾們一頭霧水,都安靜了下來。      那些工作人員也連忙煞車,一臉不解地瞪著司儀。      臺上,女孩也不管其他人怎麼混亂,自在地把「借」來的小提琴架到肩上,試著拉了幾個音,隨即發出一聲喜悅的笑聲。      後臺,男孩的眼睛睜大了。      「她是來自『馨陽育幼院』的小朋友,一直想要在臺上表演自己的音樂。」而旁邊,那一位年紀不過二十多歲的年輕司儀姊姊,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脫稿念臺詞。      「她的名字叫——」      臺上,女孩的琴弓放上了琴弦。      隨著第一個音符的展翅,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本來已經打呵欠的人、本來屁股麻掉的人、本來有點焦躁的人、本來正在打瞌睡的人——所有人都完全清醒了。      而男孩更是睜大眼睛,全心全意都被臺上的身影牢牢吸引。      臺上,後臺。      男孩,女孩。      表演的人,與唯一真正在聆聽的聽眾。      這一個邂逅,讓他們對彼此的思念,牽縈了二十多年。      *      於是,夢境結束了。      五百夢內,永遠維持溫暖色調的光線中,老闆緩緩睜開眼睛。      他的眼中還殘留著某種光輝——似是清醒,又似是未醒,彷彿在緬懷什麼。      「好久沒有回想起那一天了。」他喃喃自語著。      算一算,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      那時,他的人生還沒有經歷巨變——雖然有殘缺,卻也非常幸福。      更重要的是,自己因此與「她」相遇了。      「……」老闆搖搖頭,眼中的光輝很快就消失了。      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店內有一名客人。      這個女人年約五十,戴著一副單邊眼鏡,正看著手中某樣東西。      歲月雖在這個女人的眼角刻下細紋,卻沒有遮掩住她的氣質——三分嚴厲,三分淑敏,以及三分聰慧。而她的容貌仍然保持著清麗,看得出年輕時是個禍水等級的美女。      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八成的人都會猜她是個老師或是教授類的女強人吧。      「竟然在店內有客人時打瞌睡,這不像你呀。」這位客人注意到老闆醒來,不禁笑了笑。      從她與老闆互動的態度看來,應該是老熟人了。      「妳要來的話,應該事先通知我一下。」果然,老闆輕輕地嘆氣:「『店長』。」      「我說過很多次了,從這間屋子交給你的那刻起,你就是這裡的主人,我怎麼還會是店長?」女人皺了皺眉。      「一日店長,終生店長。」老闆說道,眼裡有著尊敬。      「好吧,不勉強你。」女人嘆了口氣。      說著,她打量了一下老闆,似乎在審視什麼。      「作夢了?」她問。      「妳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老闆坦然面對對方的目光。      「也是。」店長喃喃道:「這麼多年過去,你始終……」      她的話說到這裡就停住,老闆也靜默了下來。      一時間,店內一片靜謐,店長看了看四周,眼中有著欣賞。      「多年沒有回來,你這小子把店裡布置得還不錯。」她說道,顯然很喜歡店內的書香氣息,「不愧是小花。」      「千萬別叫我那個綽號。」老闆苦笑。      「當年你可是很喜歡這個稱呼的。」店長促狹一笑。      「誰都有小時候呀……」老闆撇過頭,似乎想否認那段黑歷史。      「嗯?」店長突然注意到,在店內所有整理到乾淨條理的地方中,卻有一個區域特別雜亂;而雜亂的中心,還有一把吉他。      「吉他呀。」店長眼中光芒一閃,「看來是個喜歡音樂的女孩,是工讀生?」      「妳是如何判斷的?」老闆問道,他早就知道店長的觀察力很強,也想聽聽對方對自己工讀生的評價。      「整個區域雜亂無章,上面放著好幾本時尚雜誌——基本上,只有女生才會看那種雜誌。」店長緩緩說道:「但是唯有那把吉他是被細心收好的——這代表這女孩個性雖大而化之,卻很珍惜那把吉他。」      「……」老闆微笑著點點頭,算是認同了店長的猜測。      只不過她接下來說的話,就讓老闆有點尷尬了。      「而且,你對於喜歡音樂的女孩情有獨鍾。」      「咳咳,應該沒有這回事,單純是妳的錯覺。」老闆立刻澄清。      「是嗎?」店長再次一笑,卻也沒再多說什麼,而是站起身來,拎起身邊的包包。      「這麼快就要走了?」老闆有點訝異,起身送客。      「只是順路來看看你,還有這間店。」店長點點頭,「既然你們都不錯,那我就滿足了。」      「萬分感謝。」      「那個鐵盒,還在吧?」      「當然。」老闆點點頭,「畢竟,那裡頭有著最重要的約定。」      「沒有偷偷打開過?」      「完全沒有。」老闆微微一笑。      「也對,與其擔心你提早打開,不如擔心你……」店長似笑非笑地說著:「就算時候到了,也不願意打開吧。」      老闆一愣。      「你應該也發現了吧?」店長繼續說道:「月下綠光湖,已經快完成它這些年來的使命了。」      聽到那傳聞中的地方,老闆卻沒有半點訝異,而是維持沉默。      「那麼你呢?你能坦然面對自己的約定嗎?」      當老闆還在思考這番話時,今晚的風鈴聲第二次響動,店長離開了五百夢。      此時,赭心瑩剛來到這裡。      距離老闆的失蹤,還有一段時間。

作者資料

穹魚

我用魚鰭執筆,以海水為墨, 寫下大海與蒼穹的繾綣。 穹魚的水族箱: https://www.facebook.com/1553708624955181/

基本資料

作者:穹魚 繪者:Lyrince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7-10-18 ISBN:9789571077369 城邦書號:SPB7I00008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0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