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掙扎,不要太久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城邦全書系三本75折
  • 美好人生,開學了!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別讓掙扎,壞了你的人生! 生命中的掙扎時刻總是說來就來,不會有預告。 面對生命中的掙扎時光, 或許你能完美閃身, 或許早已留傷見疤, 你可以見招拆招,也可以一笑置之。 這無關乎勇氣, 重點在於過好自己的人生! 我們都不清楚上帝手中是否真有一本命運簿,能決定每個人的運氣, 但當看到即使是天王天后,也會在舞台上摔個四腳朝天, 我就確定了, 其實大家都會遇到掙扎尷尬的時刻, 沒有人可豁免~ 「左手看牙、右手寫作」的林峰丕醫師分享了許多他自己生命中、以及看到旁人的掙扎時刻,在年近半百之際,學習以柔焦來看待生命中的這些掙扎時光。他認為,就算不能完美閃身,也盡量不要讓自己因為掙扎太久,而讓身體還是心靈受到傷害! 林醫師說:「本書是我的自我學習心得,到了一定的年齡,真的能體會到老都有事情可學習,學習就在日常中。然後,得以成長。」 我們都曾有過「早知道就......」的情況,但若不想造成難以收拾的蝴蝶效應,當下做出適切的選擇才是根本之道。 當不愉快發生時,請記得:掙扎,不要太久!

目錄

│作者序│掙扎,不要太久 .守著自己的小小城池 .極快版現世報 .疲勞轟炸的家長 .衣著的尷尬時刻 .怎麼叫?有關係! .不及格的公民教育 .脫離現實的演講哥 .人生的莫非定律 .高學歷難民 .大大之急 .拾金不昧的掙扎 .那年春節我在摩洛哥 .虛擬退休 .吃相與暢快如何抉擇? .藥酒文化二三事 .那些年的追星歲月 .上天的恩寵與考驗 .喊燙的討厭鬼 .悠悠考試夢 .失去意義的博愛座 .溝通障礙的糾結 .及時的方便 .少問少錯的原則 .讓隱疾不再隱 .關於人和 .當機的腦袋 .一張罰單的啟示 .名字之於我 .你能隨遇而安嗎? .因為痛,才感覺存在 .送書哲學 .悔恨的開關 .失控的教授 .驚多於喜的重逢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 .無心的言語霸凌 .做對的事更重要 .好心換絕情 .豔遇也可能充滿危機 .親情無價? .別讓孩子成為犧牲品 .教養考驗父母的智慧 .是同情?還是相害? .捐血的必要之惡 .一場車禍教我的事

內文試閱

人生的莫非定律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莫非定律」,它最早出現在一九四九年,當時只有簡單的一句話 “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簡單的翻譯就是:任何你覺得可能出錯的事,它就真的會出錯。但後來一直不斷被引申,創造出無數的徒子徒孫。      其實如果仔細看起來,莫非定律就是在歸納生活中經常遇到令你我啼笑皆非的經驗,這些經驗幾乎人人都有,卻又有著無法解釋的無能為力。我隨便摘出其中幾個例子,相信你也會會心一笑。      「你不想見到某人,跟此人相遇的機會就增加。」   「青春痘在約會的前一天竟然冒出來。」   「不帶傘時,偏偏下雨;帶傘出門,它就不下了。」   「在門外時,電話猛響;等一進門,它就停了。」   「喜歡的東西偏沒有你要的尺寸,喜歡也有尺寸的卻是件瑕疵品。」   「寫報告時最需要的那本書,圖書館裡就是找不到;就算找到了,最重要的那一頁卻被撕走了。」   「要修理的物品竟找不到保證書,找得到的卻發現已經過期。」   「參與公司會議,早到就會取消,準時就得等,遲到就是遲了。」   「撥錯電話號碼時,對方一定不在通話中。」   ……      是不是你也經驗過?我猜你應該已經點頭如搗蒜。      其實我看到這些例子時也是驚呼連連,因為我一直以為這些事只有我才會發生。像當我走在窄巷,如果迎面過來一個人,常會出現我閃左他也閃左、我偏右他就偏右的窘況。排隊等待通關時,當我選了一行人最少的來排時,這行通常就緩慢下來,若我因此轉到另外一排,那原來這排就又開始快速前進了。      有時候急著找一樣東西,偏偏就是找不到,事後才發現它明明就在放眼所及的地方,甚至根本就在我的手上。才下定決心買了一檔股票,它的價錢就開始下滑,當我終於忍不住停損賣掉,它卻又開始上揚。      急著等公車,公車卻偏偏不來,或者來的都不是我要坐的車,要不就是它竟過站不停。內急匆匆進入公廁,卻發現每一間都有人,如果剛好有一間是空的,那它不是壞了就是髒得讓人不敢上。      當我因停電而必須爬上七樓回家,一進家門卻發現電已經來了。才買的一款3C產品,過沒兩天就發現價格又降低了,要不就是多了贈品。進麵包店想買一種平時最愛吃的麵包,最後一個剛好被挑走。      我愛的人不愛我,愛我的人我不愛。最愛找麻煩的病人總是挑我最忙的那天來報到。總在急著趕路的時候,偏偏遇上一路的紅燈。發票好不容易中了一千元,獎金卻馬上就繳費用掉……      別懷疑,以上都是我個人的親身經驗,絕無抄襲之嫌,我也是很久之後才知道,原來這些都算是莫非定律。類似的無奈經驗幾乎天天都在上演,逃不開、躲不掉,卻也無計可施。      如果你也跟我相同,那只能說這個定律威力太宏大,人人都有感。不必太生氣,不妨樂觀地笑一笑,學學法國人說聲:「C’est la vie!」      是啊,這就是人生!    大大之急   人吃五榖雜糧,哪有不曾吃壞肚子的?曾經經歷腹疼如絞,腸裡猶如千軍萬馬要衝關而出的人,鐵定能體會此急絕對可以名列三急之首,只恨沒有多啦A夢的任意門,可以一打開就直接遇見馬桶。      醫生也是人,當然也會有這樣的尷尬時刻,尤其本人腸胃一向敏感,只要吃到稍有不潔,或是過度辛辣的食物,不消一個小時,肚子就開始發出訊息。從隱隱如針錐到貌似有人在腸裡練拳擊,再到宛若整條大腸被像擰被單似地掄絞,這過程可能不會超過五分鐘,然後就準備像滾滾岩漿要猛猛噴發了……。   如果人在家中坐,這還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就是進廁所來個大解放,一次不夠就再續攤,三回五回也總會消停下來。但若偏偏我正在工作中,場面就會令人哭笑不得。      我有沒有在看診過程中遇上這大大之急?當然有。某次我不過是吃了某知名速食店的辣味炸雞塊當午餐(據助理表示,那種辣度對她而言根本是無辣),我吃的時候並無特別辣口的感覺,怎知甫經消化,離開十二指腸後就產生巨大變化。腸壁不斷遭受起起落落的鑿擊,時大時小、忽隱忽現,令人坐立難安。      當時正在看下午診,病人需要較長時間診治,如坐針氈的我本想自己應該可以忍到結束治療之後再衝去洗手間,但這股奔流的狂潮顯然不是我的忍功足以抵抗的。漸漸地,我的額頭開始冒出明顯汗珠,若不是口罩頭燈等裝備遮住自己的大半張臉,病人應該會看到我扭曲猙獰而無助的表情。      「林醫師,冷氣不夠冷嗎?怎麼流汗了?」助理好心問。      我搖搖頭,因為快連說自己肚子痛的微弱力量都可能會引發難以收拾的災難,在按下讓病人坐起來的按鈕後,我只丟下一句:「等我一下!」就以跑百米的速度直奔廁所。      對比「歸心似箭」,我當時應該以「似電」來形容。      更可怕的是,廁所離診間並不遠,廁所裡的動靜聲響其實外面還是約略可聞。我進去後只顧著解帶寬褲坐上馬桶,沒暇去想應該把水龍頭給扳開,讓嘩嘩水聲當個襯底的背景樂音。結果以洪荒之力沆漭宣洩的聲響,可比軍樂隊演奏至高潮時的重鼓連連、鏗鏘激昂,轟隆之聲讓我自己都驚呆三秒。      「完了……外面一定都聽見了。」這時候再想去開水龍頭反而是欲蓋彌彰,擺明了告訴人家我就是要遮羞,索性按兵不動。但眼下要擔心的是,瀉則瀉矣,腹痛其實尚未完全緩解,要是這麼出去了等一會兒又要衝進來,那該如何是好?      可是就這麼一直枯坐也不是辦法,於是帶著殘痛及赧色(幸好口罩頭燈都還戴著)回到診間,若無其事的繼續方才的程序,還好還能撐到治療結束才再進廁所續奏第二樂章。此事後來也成為我與助理閒磕牙時的笑談,要不是跟助理已經熟到像家人一般,這臉還真是丟大了。      有了這種慘痛經歷,我都常會想,要是那種需長時間固定在位置上工作,且不方便臨時停下來上廁所的人(如公車、火車司機,正在手術室裡上刀的醫師,執行勤務中的衛哨兵,報新聞中的主播……)如果突然腹中翻絞,他們會怎麼做?      曾聽過一則不知是真或假的軼事,有位外國知名政治人物在一次重要演講中突然肚子劇痛,他無法中斷演講跑廁所,而且應該是連跑到廁所也一定來不及的狀況,他急中生智,乾脆腿一軟偽裝昏倒,然後就盡情狂瀉。與會來賓見狀只以為他必然生了嚴重疾病,連大便都失禁了,沒人認為他是出了大糗。      這招或許高明,但可能不適用於每個人,要一個醫師或公車司機偽裝昏倒,恐怕會引發更大悲劇吧?      凡事取其中庸之道,腸道的蠕動必然亦如是,過度的躁動固然可怖,但若以為文風不動就是好事,恐怕也解讀錯誤。不過那就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拾金不昧的掙扎   一件震驚社會的跨國隔空盜領案,扯出一樁原本看似「拾金不昧」的義舉,後來卻演變為「侵占贓款」的罪嫌。      姑且不論是否有動機,我問了身邊幾位親友,當路上撿到錢時會如何處理,答案真的大異其趣。有的說當然占為己有囉,是老天垂憐,不可辜負;有的說先看看周圍有無監視器,如果沒有再撿;有的說看金額大小,如果破萬再送警局,以下的送進自己荷包;有的打死不撿,怕是來討冥婚對象的;有的道德感極強,堅持不義之財必招禍,無論如何,交出為上。      路上撿到錢的事我也遇過,我必須坦白,因為金額真的很小,我並沒有送去警局。而最近的一次有趣經驗是:我去買麵包,結帳時店員告訴我一共兩百零一元,我口袋一掏,剛好是兩百紙鈔,既不敢厚臉皮地要店員少算一塊錢,又不甘願為一塊錢抽掉一個麵包,當下立刻體會「一文錢逼死一條英雄好漢」的真諦。      就在絕望之際,低頭竟瞥見腳邊剛好躺著一塊錢,我沒想太多,以極其優雅的姿態屈膝蹲下、拾起、放上櫃檯、推向店員、完成結帳,動作一氣呵成。   我發誓這是真實故事,沒有半點虛構。      當我跟我老媽說起這事,她大笑說:「你就不怕人家的監視器照到你的一切舉動啊?」      我倒是挺樂天的,寧可相信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這麼剛好在我正缺一塊錢時,腳邊竟然出現。平日多積善行果然會有及時雨,多年來我固定的捐款、捐書甚至捐血,金額何止千倍萬倍,雖然捐的時候並沒有目的性,但後來遇上某些化險為夷的事件時,就會覺得:「啊……原來種善因終究會結善果。」      我知道有人必定不會認同我這番論調,認為我只是運氣好,或為自己好運找合理的藉口。唉,我都說了我不是聖人,遇事也會有無法跨越的盲點,如果你是道德重整協會的會員,可以不必理會我的說詞。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應該要拾金不昧,也被教育應該勿以善小而不為,但說實在的,如果我問你:「在路上撿到一塊錢(或者五塊、十塊也行),你真的會送交警察局嗎?」我覺得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會。不這麼做不代表這個人一定有嚴重的道德瑕疵,很可能是覺得送交警局反而需辦一大堆瑣碎的手續,根本是自找麻煩,更別提有的人根本不把這小銅板放在眼裡,連撿都懶得撿。      如果你也同意這個想法,那多少錢會是你願意「不昧」的起點呢?這就開始進入人性大考驗了。有的人一千,有的人一萬,縱使這也只是假想的狀態,真實遇上時也未必真能心隨意走,但會去考慮這個問題的人基本上都還是將道德感擺在自己心上的,雖然這不能拿來當成衡量道德感的砝碼,但當做強弱的指標其實也還算準確。      正如這個可能因撿到錢而犯下搬運贓款罪的人,為何會在搬回家十多個小時後又決定交給警方?我想他內心應該也歷經了不少交戰與轉折。他必然是思考過如果侵吞了這筆錢,可能會帶來的負面影響遠大過利益,才會決定把錢吐出來,他沒想到的是只因自己天人交戰的這段猶豫期,卻讓他可能變成刑事犯。   我也同樣好奇的是:究竟法律給不給人一點猶豫期呢?要多久之內把拾獲的金錢交出才不算是侵占呢?如果他因為這十多個小時的猶豫期就留下抹不去的案底,到底是會越鼓勵人勇於拾金不昧,還是占為己有呢?      看來要掙扎的問題還真不少。    失去意義的博愛座   在我還是小學的時候,有一門課叫做「生活與倫理」,如果你也記得這個科目,那我們的年齡大概不會相差太多。      這個科目主要是在教育小朋友正確的道德價值觀與社會規範,所以諸如:不可以邊走邊吃、走路要靠右邊、過馬路要走斑馬線、不可以闖紅燈、頭手不可伸出車外、不可以亂丟垃圾、不可隨地便溺……這些觀念與守則,都是當年這樣一條一條刻印在我們的小腦袋瓜裡。      而「坐公車要讓座給老弱婦孺」當然也是當時的教條之一。年齡漸長,我很快就發現,很多考試時被奉為圭臬的標準答案,到了現實生活裡卻常被一般人視為無物。很多人不但坐一般座位不會讓座,連坐在博愛座上也像被強力膠給黏著一般,八風吹不動。      我知道很多人對博愛座的設置有不同的意見,有的人甚至認為該廢除這樣的「美意」。這些想法各有各的理,我不予置喙,單就實際可以觀察到的現象來談,現代人的施與受顯然都有耐人尋味之處。      有的人完全不介意別人眼光,不管眼前站的是多老、多弱還是大腹便便到隨時可能生下來的狀態,他都可以視若無睹繼續滑他的手機、聽他的音樂,彷彿與世隔絕的隱士。有的人皮歸皮,要是旁人提點一下,還是會識相地起身讓位,就算心裡老大不願意。      有的人有道德潔癖,看到博愛座必閃,即使全車沒有任何需要讓座的對象也抵死不坐,寧可站著。有的自己雖不坐,卻也不許別人占座,彷彿車廂糾察隊,令人壓力頗大。      而被讓座的這一方也是千奇百怪,有的其實不見得那麼需要座位,卻直挺挺地站在博愛座前,非逼得別人讓座不可。有的則是別人怎麼讓他都不肯坐,好像他一坐就是承認自己年紀太老一般渾身難受。      有的中圍比較大的女生,一看到有人要讓座,不是翻白眼就是離得遠遠,因為被誤認為孕婦的感覺實在太尷尬。有的明明該去坐博愛座卻偏偏坐在普通座上,結果弄得別人沒位子坐又不敢坐博愛座,最後只好罰站……      前一陣子有位北一女的學生因沒讓座,而被網友以極難聽的字眼批評辱罵,結果原來是那名女學生腳不舒服才未讓座。本以為是發出正義之聲卻反而引來大批網軍撻伐,連身為北一女家長會長的我學長也跳出來捍衛學校名譽,一時間究竟需不需要讓座的話題頗為喧騰。      而我年近七十的媽媽最近恰巧也為讓座問題惹了一肚子氣。某次搭公車,她就坐在博愛座上。後來又上來一位老太太,沒想到自以為正義的司機居然一再廣播暗示我媽媽必須起身讓座,我媽只得站起來。等我媽要下車時亮出她的悠遊卡是敬老身分,司機才趕緊道歉說是自己誤會了,事後我安慰老媽說:「往好處想,是妳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輕太多,才會被誤會。」但她還是覺得嚴重受辱,難不成每次上車都得先報上年齡才能坐博愛座?      據說日本的長者很少要求別人讓座,有的甚至會因為別人主動讓座而不悅。或許他們覺得自己沒老到站不住,或許體諒坐的人也真有需求,也或許認為站一下反而比較健康。總之,他們不會把讓座這件事當做一般常人應盡的義務。      反觀我們,教育考試是一套,實際生活中的樣貌又是另一套「生活與倫理」,成了極不合時宜的諷刺。或許教導學生思考將心比心的體貼,會比一堆八股教條來得有意義。

作者資料

林峰丕

1969年生,0型,巨蟹座。 為專職牙醫師,自認是牙醫界的「怪咖」,堅持隔週休二日,不讓工作成為生活中的唯一。不上班的日子就宅在家,書寫心情或上網看電影。每年會給自己打一次年度成績,給自己最大的犒賞就是出國旅遊。 「左手看牙,右手寫作」是他選擇的生活方式,已出版著作包括《遇見你的微幸福》《你剛吃了韭菜水餃?我那些可恨又可愛的病人們》《和自己說說話》《掌握好牙3關鍵》《張嘴看人生》等二十餘本。

基本資料

作者:林峰丕 繪者:賀信恩 出版社:原水文化 書系:悅讀健康系列-身心靈書房 出版日期:2017-06-27 ISBN:9789869451758 城邦書號:HD3135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1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