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屍戀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日本amazon讀者書評 5星好評! ★E☆EVERYSTAR網站 電子書書評5星盛讚! 極致驚悚的獵奇愛慾美學,挑戰「正常」與「不正常」的禁忌標準! 腿、手臂、手指、眼睛、耳朵……這些都是挑逗。 想看、想要、想得到愉悅。 光幻想自己渴求的部位,下半身就開始疼痛,胸口發熱。 好想摸、好想摸、好想摸——好想知道切下來得手的瞬間,又會有什麼樣的快感? 某個城市接連出現部份肉體遭到切除的屍首。 被害人全都來自同一所高中,某個升學班的學生。而從被害人家中,竟然找出其他被害人的部份屍塊……隨著調查進行,十八年前發生的監禁滅門懸案也跟著浮上檯面。而班上最美麗的少女,卻被發現有著與當時的倖存者相同的長相? 同學之間互相猜疑、殘殺、終至步上瘋狂,只為了滿足自身性癖,切下死者的屍體帶走—— 人都有理性,但是也有許多人憎恨理性。 想想看,你最想要的是部位是……? 【日本讀者好評推薦】 「心跳隨著劇情起伏,情節與人物心理描寫出眾的恐怖作品。」 「讓人目不轉睛的劇情展開,結局的深刻衝擊,只有看完的人才能體會。」 「前半劇情緊湊明快,後半抽絲剝繭查明真相的過程非常有魅力!」 「注意到的時候,手指和眼睛正不停的翻閱下頁。不會背叛期待的精彩作品!」

內文試閱

1、腳
     1      「昨天深夜發現一具屍體,被害人是岡山縣立南丘高中的女學生,名叫前川美優,十八歲。目前研判,她從倉敷車站前的補習班返家時,在途中遭到殺害。」      不管轉到哪一台,頭條新聞都是女高中生雙腳切除殺人事件。      一對藏在眼鏡後面的黑色眼瞳,正牢牢鎖住畫面上的被害少女。      「各位女高中生,請務必小心。」      當新聞切換到下一則報導,橘智也便關掉電視,從家中出發。      智也就讀的是縣內排行前五名的升學高中,岡山縣立青凜高中。      學校的二、三年級各有八個班級,其中一班針對考取超高標大學,或是高標、醫學系特別加強,也就是特別升學班,簡稱特升班。      智也念的是三年級的特升班,三年八班。另外,他擁有全學年第一名的優秀頭腦,眾人一致認為他將來肯定能考上門檻最高的T大,是個高材生。      智也正看著眼前走過的女高中生,評價她們的腿。那雙腿太粗、這雙腿太短。就算腿夠細,但如果腳踝跟小腿之間毫無曲線也不及格。      今天早上成為頭條新聞的第三位少女,她的腳更接近自己的理想。      她的大腿和小腿都很纖細,不是硬梆梆的肌肉,而是一雙柔軟的腳。幾乎佔去一半身高的長度也很棒。膝下的部份比膝上還長,這一點分數也很高。      智也突然回想起剛切下來的腿溫暖的觸感,一陣顫慄的快感在他的身上迅速蔓延。似乎只需要這段記憶就能射了。看來至少一個星期都不必煩惱,找不到發洩性慾用的材料吧。      智也咬緊牙關,忍住嘴角的笑意,以輕快的步伐往學校走去。      到達學校之後,智也走進擺著一整排鞋櫃的穿堂,爬上正前方的樓梯,此時他聽見走在前方的同班同學―田丸菜知與的場香彌之間的對話。      「我真的受不了了!這附近竟然又發生殺人案!」      「兩隻腳都被切下來,好殘忍~不知道是在她生前切下來的,還是死後?」      「不要說了,我不願意去想像活生生把腿切下來的樣子!啊~如果犯人盯上我怎麼辦?」      智也望著陷入煩惱的菜知那雙腿,然後嘖了一聲。      笨女人。誰會盯上妳那雙跟電線桿一樣的象腿!      雖然智也很想大聲怒罵,但這樣可不行。他快步越過那兩個人,走到三年級教室所在的二樓,步入走廊。      智也走進三年八班的教室,才剛坐上自己的位子,班上的宮田侑季就過來向他搭話。      「唷,又發生殺人案了耶。」      「是啊。不過我是男人,所以與我無關。」      「你還真冷酷。話雖如此,目前為止所有的被害人,全都有模特兒般的體型對吧?我們班上不是也有這樣的人嗎?」      侑季憂心忡忡地將目光投向班上其中一位少女。智也見狀,露出促狹的笑容。      「是啊。」      「你在笑什麼!看了就火大!」      智也不理會慌張的侑季,逕自往話題中的女學生看去。      少女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座位。她有一頭豔麗的長髮,和一對帶著雙眼皮的美麗杏眼。早川杏莉,特升班三大美女之一。      智也從桌子底下窺視杏莉那雙細長的美腿,他的嘴角不禁上揚。      ——太完美了,杏莉。這雙腿真是愈看愈美。      剛才在便利商店委靡下去的慾望,再度膨脹起來。      光是用眼睛看就讓人如此興奮,要是能夠拿到手,不知道該有多好。      「喂。」      侑季低沉的聲音拉回智也的注意。      「你對杏莉應該沒意思吧?」      「是啊,首先呢,這間學校根本沒半個讓我想交往的女孩子。」      聽了智也的回答,侑季鬆了口氣似地笑了笑。      危險、危險。      智也在心中呼了一口氣。      他說謊。目前遇過的女孩子當中,沒有一個比得過杏莉,她是最棒的。      但是,這份心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要是將來他拿到那雙腿之後啟人疑竇就傷腦筋了。      「不過話說回來,犯案的兇手實在不可原諒。到底是多喪心病狂的人啊?」      看著努力想拼湊出犯人輪廓的侑季,智也差點沒笑出來。      犯人就在你眼前啊。      「抓到以後當然要判死刑。不過兇手殺人的方式很異常……竟然把雙腿切掉了。如果替兇手做精神鑑定,刑責八成會減輕吧?真的很有病耶,不管是那種爛法律、這個社會還是兇手。」      智也很想問問言談中處處透露著憤怒的侑季。      那麼,怎樣才叫作正常?      表面上責備歸責備,其實大家都覺得興致高昂吧?      其實,每個人都喜歡異常的事物吧?      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麼正常的東西。      上課鐘響了,侑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一坐上椅子,第一節英文課的老師,同時也是特升班導師的青木優里菜剛好也走進教室。      「早安,各位同學開始上課了。現在就要開始對答案,請拿出講義。」      不必等優里菜交代,學生們就已經把在家寫完的講義拿出來攤在桌上。班上約半數的男學生,眼睛都緊緊盯著優里菜不放。      茶色的頭髮披散在淺藍色的襯衫上,髮梢在領口露出的豐滿胸部上擺動著。深藍色的窄裙下是一雙又長又直的腿。      整間學校身材最火辣的女教師。這是特升班手球社的正式選手―伊賀惠司所下的評語。      惠司露出邪邪的笑容,對著在黑板上寫題號的優里菜說道:      「小優里,妳每天都要穿那件窄裙來上班喔,超色的。」      跟惠司同屬手球社的植草雷太和平原陽介,聽了不禁噴笑。      「如果你在下次的筆試模擬考,英語拿到150分以上的成績,我就考慮你的提議。」      「哇!絕對不可能,而且我很討厭英文。橘,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惠司把話題扔到智也頭上,他皺起了眉頭。誰要為那種事拿好成績啊。      「好了好了,閒聊就到此為止。那麼從第一題開始,可以請有澤同學、大瀧同學、黑瀨同學和早川同學,按照順序到前面來作答嗎?」      優里菜從第一排開始,依序點名坐在看得見中庭的窗邊那一列的學生。      被點到的人一一往黑板走去,只有黑瀨徹平一個手上沒拿講義就站了起來。「瀧,答案借我看。」他探頭看著大瀧巧斗的講義。      「你又沒預習了嗎?」      「只是忘記罷了。……嗯,謝謝。」      徹平一拿起粉筆,什麼都沒看就立刻在黑板上寫下解答。他在短短幾秒內就把巧斗的答案背起來了。      坐在最前排的智也,清清楚楚看見徹平和巧斗之間的互動。就連徹平回到座位上之後,開始偷偷摸摸玩起智慧型手機的情況,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真是個礙眼的傢伙。智也心中湧起一股煩躁感,他再次把頭轉回前方。      杏莉正在黑板前寫著答案,智也望著她的背影。      黑板下方的講桌比學生的座位高上一階,杏莉的一雙美腿展露無遺。      智也的嘴角自然上揚。他雙手交握撐在桌上,試圖掩蓋自己的表情。只要看著杏莉那雙修長的腿,他就覺得今天早上那些不愉快的事都得到淨化了。      啊啊……真想得到那雙腿。好想要那雙腿。      2      放學後,智也和侑季一起到倉敷車站前的速食店。      「我有事情想跟你商量。」      智也要回家的時候,侑季一臉嚴肅地對他這麼說。智也平常就很少答應侑季的邀約,所以很難拒絕。      「你要找我商量什麼事?」      侑季突然對正在喝香草奶昔的智也宣佈:      「我想跟杏莉告白。」      智也嗆得頻頻咳嗽。      「你是認真的嗎?」      「是啊。她答應跟我交往的機率或許很小,但我還是很介意最近發生的案子。一想到杏莉可能遭到襲擊,我就睡不著覺,因為我真的很擔心她。我想保護她……之類的……我也知道自己很不要臉。可惡!不要用那麼溫暖的眼光看我啦!」      眼前這個男人要向杏莉告白?      智也眼中這位名叫宮田侑季的男人,是前籃球社的社員。不但擁有超過一百八的高大身材,還有一張五官立體的俊臉,是個陽光帥哥。同時身為特升班的學生,成績也保持在全學年前二十名內。      「你覺得我該怎麼向她告白才好?」      面對滿臉通紅的侑季,智也不禁脫口:「啊?」      「就,其實我從來沒跟別人告白過。到底該怎麼做比較好?」      「這種事情,自己去想啦。」      「不要這麼冷淡嘛~」      「你這個遜咖。告白這種事,依你喜歡的方式去做不就行了。」      智也用唾棄的口吻這麼一說,侑季的眉毛垂了下來,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其實,我昨天看到杏莉和一個很像是職校的男生在一起。」      智也一驚,眉毛挑得老高。      「職校生?」      「嗯。染了一頭金髮,打扮挺花俏的傢伙。他們好像聊得很愉快,所以我很不安。如果那傢伙是杏莉的男朋友,那我……」      侑季突然下定決心要告白的真正理由,是因為見到杏莉身邊似乎有男人的影子嗎?智也理解了。      智也慢條斯理地嘆了一口氣,眼神迴避侑季開口說道:      「拿出自信去找她吧。你覺得杏莉看起來是會跟那種花俏男交往的人嗎?她對普通的男人來說,難度是高了點,不過換成是你,成功的機率還比較高不是嗎?」      「真的嗎!?」      侑季的眼神重新綻放出光彩,站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好!我就讓她見識一下我的男子氣概。要是失敗了,到時候你要好好安慰我喔。其實我已經跟她約好待會要見面了。」      「咦?」      「我現在就去!」      到頭來,侑季連一口可樂都沒喝就走出速食店,智也呆呆地目送他離開。侑季剛才那股消沉的氣氛不知道飛到哪去了,他在店門口那條大馬路上全力衝刺。      明明是個遜咖,不過倒是很有行動力嘛。智也有點佩服他。      但是一股焦躁感緊接著在他心中擴散開來。      萬一侑季真的成功和杏莉交往,侑季會搶先一步擁有那雙腿嗎?就算他們沒有順利交往,侑季剛才提到的男人也讓他很在意。      要是有人比自己先觸碰到杏莉的腿怎麼辦?      焦躁感漸漸轉化成憤怒。      絕對不能允許那種事,不可原諒。自己一定要先得到那雙腿才行。      智也一口氣將杯底剩下的奶昔吸得一乾二淨。      ……距離畢業,明明還有半年以上。      他用右手把杯子捏個稀爛。      雖然在學校悠悠哉哉地欣賞也很有樂趣,但也沒辦法了。      智也將空杯子扔進垃圾桶,走出店外。就在此時,他的加拉機在制服褲的口袋裡振動起來,是一通沒顯示來電號碼的電話。      儘管覺得可疑,智也還是接起來。      「……你好?」      『喔,是橘同學嗎?前些日子謝謝你了。』      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是機械處理過的聲音。對方用變聲器改變了自己的聲調。      「……是妳啊。」      『你委託我幫忙找的人腿保管場所,我已經找到了。我把投幣式寄物櫃的鑰匙放在面對你家玄關,大門左側的第一個盆栽下面。寄物櫃在倉敷車站前那間購物中心裡,一樓美食街旁邊。詳細內容請看寄物櫃裡頭的信件。』      「我知道了。」      『這下子你能信任我了嗎?相信我是你的幫手。』      「等我確認完場所之後再說。」      『那你一定會相信我的。之後再聯絡囉。』      對方說完,立刻就掛了電話。      智也將手機插回褲袋裡,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剛才通電話的對象在智也殺了第一個人,得到屍體的腳之後,隔天主動跟他聯絡。對方表示,目擊到他將少女上半身棄屍的情形,並且已經將屍體移往別的地方安置。      智也聽了自然是驚愕不已,同時也心生警戒,懷疑對方是不是想藉此要脅他。但是電話另一頭的女人卻這麼說:      「為了讓你得到想要的東西,我希望能夠助你一臂之力。」      智也不知道女人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他認為,只要能夠滿足自己的欲求,不管對方有什麼企圖都不重要。      回到家,智也蹲在玄關前,將左手邊第一個盆栽往上抬。一把閃著銀光的鑰匙,跟一張寫著寄物櫃號碼的橘色標籤綁在一起。      智也撿起鑰匙,先走進家門。他換上沒有任何圖樣的白色T恤,以及一條牛仔褲,以這身毫無特色的裝扮前往倉敷車站前的購物中心。      他不光是要求女人替他找一個保管腳的場所,那個地方還得讓他放置以往蒐集起來的腳。照這個情況下去,要是能夠建立一個美腿的收藏庫就太棒了。      智也無法抑制住打從心裡湧現出來的笑意。他一邊大笑,一邊邁開步子往購物中心跑去。      真想快點去看看。欣賞我的收藏品,快點!快點!快點!      但是,他興奮的心情就在抵達購物中心的瞬間,徹底被打壞了。      智也從一樓的正面入口走進店裡,他的眼光停留在一對氣氛融洽,手牽著手走過甜甜圈商店的情侶身上。一位是穿著青凜高中制服的高個子男生,另一位則是同樣穿著青凜制服的女學生。      是侑季和杏莉。      智也一臉愕然。      兩人搭上電扶梯,時不時看著對方,露出害臊的樣子。從這種情況來看,很明顯侑季的告白成功了。智也用力握拳,連指甲都陷入肉裡。      「……哈哈,你們就趁現在好好享樂吧。」      智也喃喃低語著,往電扶梯走去。      他跟在那兩個人身後。      理由當然只有一個。      他要搶在其他男人之前,得到那雙他夢寐以求的腿。      3      「我必須告訴大家一個悲痛的消息……昨天晚上,我們班上的橘同學去世了。關於葬禮方面,希望全班同學能一起去參加,所以我會去聯絡後續的問題。最近這一帶頻頻發生可怕的事件,請各位同學回家的時候,務必與朋友結伴同行,極力避免單獨在外頭走動。」      青木優里菜的表情十分沉痛,自己導師班的學生死了,她的雙手緊緊抓著講桌,試圖撐起因為這份打擊而搖搖欲墜的身體。      用不著優里菜說,全校都知道橘智也死去的消息了。今天早上,每一個電視台的新聞節目都以頭條來報導。      在一片沉重的氣氛當中,有一個女學生趴在桌上。她的肩膀不斷顫抖,似乎在哭泣。      「蓮花……」      坐在加賀美蓮花正後方的佐藤穗奈美,對著背向自己,始終低著頭的好朋友輕聲喚著。      穗奈美知道,坐在前方的蓮花一直都在暗戀智也。      即便在班會結束之後,蓮花依舊沒有把頭抬起來的意思。穗奈美站在她身旁,輕撫著她的背。      穗奈美不知道該對她說什麼才好,只能靜靜地陪在蓮花身邊。      「……穗奈美一直不肯離開我身邊,我真的忍得很辛苦。」      結束了上午的課程,蓮花比預定的時間還早回到家裡。她才一踏入客廳,電話就隨之響起。來電者是「一號君」。「麻煩的傢伙。」蓮花嘴裡叨唸著,接起電話。然後她就開始將上午累積的不滿,全都一股腦兒地向一號君吐露。      「雖然穗奈美是個善良的好女孩,但我今天真的覺得她很煩!我一直很努力想擠出眼淚。女演員真了不起啊~我沒有眼藥水就辦不到。」      『我知道啦,剩下的等我過去之後再聽妳說。』      「咦―你現在要來嗎?」      『妳應該不會拒絕我吧?』      「這個嘛……是不會……」      『我待會準備一下就過去。』      蓮花把智慧型手機往沙發上一扔,其他東西依然留在客廳,直接走向自己位於二樓的房間。      既然一號君待會要過來,她就暫時無法和親愛的見面了。      蓮花的房間牆壁全都漆成粉紅色,家具則統一都是黑色系。其中,只有一台看起來格格不入的白色小冰箱,蓮花伸手打開冰箱門,露出微笑。      「我回來了,親愛的。」      蓮花的視線落在一隻被冷氣纏繞的手臂。      她往硬梆梆的手腕上一戳。輕輕前後擺動的手,彷彿在對蓮花說「歡迎回來」。      蓮花蹲在地上,雙手撐著下巴,回想著這隻手臂的主人。      原本,蓮花對智也並沒有興趣。不,應該說她對任何人都沒有興趣。但是,很少有人能夠對蓮花視若無睹。      蓮花被認定是特升班的三大美女之一,她也不負此名,擁有十分亮麗的外表。像貓咪一樣微微勾起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和巴掌臉。儘管身材嬌小,那對隨著步伐上下晃動的酥胸卻是如此魅惑。不論年齡大小,校內或校外,都有不少人出聲向她搭訕。      在眾多追求者中,蓮花如果遇上不會讓她覺得反感的男人,即便沒有任何戀愛的情愫,她也會和對方上床。      蓮花被許許多多的男人抱在懷裡,但她總是覺得「不對」。      感覺不對。不能太過強壯,也不能太瘦弱,體毛不能太濃,長度也必須和自己完美嵌合,真想被這樣的手臂擁在懷裡。有沒有符合條件的手臂呢?      事情就發生在一個月前。      當時蓮花正出神地思考著理想的手臂,差一點在教室裡絆倒。是橘智也及時伸手接住蓮花柔若無骨的身軀。      當下,一道電流走遍蓮花全身。      「小心一點,妳這樣很危險。」      智也用打從心裡感到厭煩的語氣,對差點倒在自己身上的蓮花如此說道。雖然好幾個對蓮花有意的男子狠狠瞪向智也,但是蓮花根本不在意智也說了什麼。      ……就是這個。      蓮花的直覺告訴她,這就是和自己的身體完美嵌合的手臂。      好想、好想被緊緊抱在懷裡。用這雙手臂,抱著我。      這是她史上頭一遭對異性產生這樣的想法。      自此之後,蓮花每天目光都追著智也。      如果能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他,跟他交往就好了。雖然蓮花心裡這麼想,但她從來不曾對別人告白過,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把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智也。      另一方面,智也完全沒有察覺到蓮花的心情。      因為他的視線總是落在早川杏莉身上。      而蓮花也察覺到這件事。      ……為什麼會是杏莉?      昨天,蓮花偶然經過車站前的購物中心時,看見穿著便服的智也。他的視線果然又落在杏莉身上。蓮花完全沒有注意到站在杏莉身旁的侑季。      智也的眼裡只有杏莉一個,他跟在杏莉後頭追了上去。      看見他那副模樣,蓮花心中某根東西斷掉了。      絕對不能讓智也過去。不要用那雙手臂擁抱杏莉那種女人。      蓮花偷偷跟在智也後面。智也沒有回頭轉向蓮花。在空無一人的昏暗公園中,智也終於邁步往杏莉那裡走去。蓮花拿出電擊棒,對著智也的背狠狠一戳。      「……我不會讓你去的。」      她將失去意識的智也拖到公園深處,試著用智也軟弱無力的雙臂圈住自己的腰。      ……真舒服。      明明沒有在做愛,只是被抱著而已。      她的下半身開始發疼,整個人不斷顫抖。      真希望永遠被抱著。不想離開這雙手臂。好想據為己有。      因為人家就是想要得不得了嘛。      回過神來,蓮花手上已經握著護身用的水果刀。要讓一個昏倒的人永遠失去意識,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但就算可以輕易停止他的呼吸,把手臂帶回去就很折騰人了。因此蓮花拿起電話,打給對自己最忠實的僕人。      這個人就是一號君。      樓下的對講機毫無預警地響起。蓮花長嘆了一口氣,將冰箱的門關上。      ……真的有夠麻煩。      蓮花走出自己的房間,下樓到玄關打開大門,一號君果然就站在門口。      「蓮花~」      一號君一見到蓮花就緊緊將她抱住。      「我好想見妳。」      一號君的耳朵就貼在蓮花的嘴脣旁邊。蓮花長嘆一聲,彷彿在往那隻耳朵裡吹氣似地,用厭煩的語氣說道:      「剛剛不是才見過面嗎?」      「那換一句,我好想上妳?」      「……你滿腦子就只有那檔事?」      「因為我喜歡妳嘛。今天學校提早下課,真是太走運了。我一直很想試試看看,到底能高潮幾次。」      「你還是我?」      「我們。」      一號君接下來的行為就如同他的宣言,非常纏人。      他一進入蓮花的房間,就立刻索求著她的肉體。      蓮花把手環在需索自己身體的一號君背上,心裡默默想著,      果然不一樣。一號君的手臂很粗壯,右上臂還有一大顆突起來的黑痣。      兩人在床上還算合得來,但是,他在最重要的地方不及格。      蓮花想起智也那雙手臂的觸感。光是幻想自己被那雙手臂擁在懷裡,一股言語無法形容的快感就狂潟而出,身體漸漸變得敏感。蓮花激烈的反應讓一號君非常開心,更加強他的攻勢。完全沒察覺蓮花的快感並非因為他的努力。      幾個小時後,一號君終於結束了,蓮華的意識也陷入一片朦朧。一號君對神情恍惚的蓮花問道:      「昨晚那條手臂呢?」      蓮花身上的快感瞬間消失無蹤,她的腦子徹底醒了過來。      「……在小冰箱裡面。」      「喔,妳不拿去丟掉嗎?」      「丟掉?為什麼?那是我夢寐以求的東西耶。」      「如果妳希望被人抱在懷裡,我隨時都能滿足妳。只要是為了妳,要我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妳只要有我就夠了吧?」      一號君再度把手伸向蓮花。      就跟你說不―對―了!      蓮花很想對他這麼怒吼。但是一號君知道她的秘密,是共犯。她必須小心應對。      真的有夠麻煩!麻煩!麻煩!……對了。      傍晚,一號君回去之後,蓮花一個人待在房間裡。她拿起手機,從通訊錄中點選「二號君」的電話號碼。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這個問題讓我覺得很困擾。有個礙事的人……嗯。如果你肯出手幫忙,我願意做任何事來答謝你。」      如果要找共犯,最好還是找個事成之後不會囉哩囉唆的傢伙。      雖然說要比對自己的忠誠度,一號君才是第一名。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當天晚上,蓮花的小冰箱中多了一隻手臂。

作者資料

夏也園子

1986年,在岡山縣出生。畢業於神戶大學。 在手機小說網上執筆,主要是驚悚懸疑類的作品。 以『屍戀派對』出道。2013年以『問卷(暫譯)』榮獲第1屆Novelista大賞的準大賞。

基本資料

作者:夏也園子 譯者:賴思宇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7-06-16 ISBN:9789571074757 城邦書號:SPB7Z00004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