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湯姆歷險記 (全譯本)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被譽為現代冒險文學的源頭 在大人眼中湯姆是頑童,在孩子心中湯姆卻是英雄,這個充滿了冒險與勇氣的故事,喚起孩子心中探索未知的想像與力量,也引領著大人回到兒時那段純真的歲月。 「雖然我寫這本書的主要動機是想為孩子們提供一些樂趣,但我希望大人們也會喜歡這本書。我想提醒成年人那些快樂的過去時光,讓大家回憶兒時的心情、想法和說過的話,也想起他們曾著迷於一些多麼奇怪有趣的事物。」 ——馬克.吐溫於哈特福,1867年。 湯姆在失去父母之後,便由波莉姨媽收養。 波莉姨媽雖然一心要將他教養成一位小紳士,但他卻經常翹課,夢想成為一名海盜,並常與朋友喬和哈克進行冒險旅程。 有一天湯姆和哈克無意間撞見了墳場的謀殺案,因為害怕被兇手發現而逃到附近一座小島,開始過著他們夢想的海盜生活。 經過了離家的流浪生活之後,湯姆逐漸想念姨媽家的安穩日子,終於戰勝恐懼,決定勇敢站出來揭發兇手……

序跋

作者序
  本書中記載的冒險事蹟大部分都確實發生過,有些是我的親身經歷,其他來自我同學的故事。哈克貝利.芬恩和湯姆.索亞都是根據真實人物而寫成。不過湯姆並不是單一人物,他是我認識的三個男孩的化身,結合了三人的特質。   本書中提到許多當時盛行於西部孩童與奴隸間的古怪迷信,也就是三十到四十年前。   雖然我寫本書的動機是想為孩子們提供樂趣,但我希望大人們也會喜歡這本書。我想提醒成年人那些快樂的過去時光,回憶兒時的心情、想法和說過的話,也想起他們曾著迷於多麼奇怪有趣的事物。   馬克.吐溫於哈特福,一八七六年

內文試閱

第2章(節錄)
     星期六早上,天氣晴朗,空氣清新,正是美好的夏日時光。每個人的心裡都哼著歌,有些年輕人不禁唱出聲音來,人人臉上笑容洋溢,步履輕盈。刺槐樹開花了,空氣裡瀰漫著芬芳香氣。小鎮旁的卡地夫山綠意盎然,在一定的距離之外俯瞰著生氣勃勃的街道,看起來就像一座夢中樂土,幽靜祥和又令人心馳神往。      湯姆提著一桶石灰水和長柄刷子走到人行道,他定神看了看圍籬,立刻垂頭喪氣,夏日的歡樂離他遠去,只留下一陣哀傷。圍籬足足有三十碼長,九英尺高。此刻,生命只是一場虛無,存在只是沉重的負累。湯姆一邊嘆氣一邊把刷子放進桶裡沾滿石灰水,從最上面的木板開始刷;刷完沾水,沾溼再刷,不斷重複,一次又一次;跟待刷的那一大片籬笆比起來,他刷過的籬笆真像滄海一粟啊!他無精打采地在行道樹的木柵上坐下來。這時吉姆提著錫桶走出大門,口裡哼著「水牛城的少女(Buffalo Gals)」。吉姆正要去鎮上的抽水器汲水,這在湯姆眼裡一向是無趣的苦差事,此時他卻羨慕起吉姆,因為一大群人總是聚集在抽水器附近,排隊等著汲水的有白人、黑人和混血的少男少女們;他們有時乘涼聊天,有時交換玩具,有時嬉鬧,有時吵架,甚至還會動手打架。湯姆還想到,雖然距離抽水器只有一百五十碼遠,吉姆卻總花上一個多小時才提一桶水回來,而且之後還要有人再去汲水才行。      湯姆說:「吉姆,咱們打個商量吧,我去汲水,你幫我刷一下籬笆,好不好?」      吉姆搖頭拒絕。「不行啦,湯姆老大。老太太要我去汲水,還警告我不准搗蛋,她說湯姆老大一定會要我刷籬笆,她要我做好自己的事,不能和你交換工作。她說她會盯住你,看到底是誰在刷籬笆。」      「哎唷,你不用管她說什麼,她老是講這種話。把水桶給我,我一分鐘就回來了,她才不會發現咧!」      「湯姆老大,不行啦!老太太會揍死我,一定會的。」      「拜託!她從來沒真的揍人,頂多用她手上的毛線針敲敲你的頭罷了。我才不相信有誰會怕她!不過她罵起人來倒挺可怕的,但罵人又不會讓你皮破血流。只要她不哭就沒事。這樣好了,吉姆,我給你白石彈珠。」      吉姆心動了。      「白色的彈石耶!吉姆,這可是非常難找的小石頭唷!」      「天哪!你真的要給我白石彈珠嗎?太棒了吧!你真的太大方了!但湯姆老大,我真的很怕老太太會生氣⋯⋯」      「你不是想看我受傷的腳趾嗎?你跟我交換汲水,我就給你看!」      吉姆只是平凡人,怎能拒絕如此誘人的提議?他放下水桶,拿了白彈珠,彎腰凝神看著湯姆慢慢把腳趾上的繃帶解開。此時,波莉姨媽剛好從農場回到家,立刻拿起拖鞋往他們身上丟,一臉「逮住你啦」的勝利神情——湯姆立刻轉身用力的粉刷圍籬,而吉姆趕緊拎著水桶,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但湯姆才刷了一下子圍籬就想起今天原本打算要去哪裡玩,更傷心了。等會兒那些無所事事的男孩們就會到處遊戲玩樂,一定會嘲笑得留在家裡幹活的湯姆。一想到這裡,湯姆就燃起熊熊怒火。他掏出口袋的所有資產,仔細數算:他有一些玩具、石頭彈珠,其他就是一些垃圾,只夠交換不同勞務,但連半小時的自由時光也買不起,而且還差得遠了!他把拮据的財產收進口袋,放棄妄想買通別的孩子來幫他做苦差事的念頭。就在這個黑暗又絕望的時刻,他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好點子,果然靈感來時擋也擋不住。      湯姆開始認真地刷起圍籬。此時,班.羅傑斯突然出現在街角,湯姆一想到他會怎麼嘲笑自己就難受極了。班興高采烈地一路蹦蹦跳跳,準備大玩一場。他口中咬著蘋果,時不時發出一陣粗重的喘息和一連串低沉的叮咚咚、叮咚咚聲,原來他在模仿汽船。班漸漸靠近湯姆,他放慢腳步走到路中央,身體誇張地往右舷傾斜,故作沉重費力的樣子緩緩轉身,因為他想像自己是船底深達水下九英尺的「大密蘇里號」。他既是一艘船,又是船長、引擎和警鈴,他一會兒在頂層甲板上發布命令,又得趕緊執行:「夥計,停船!叮鈴鈴!」船放慢速度,漸漸靠近人行道。「調轉船頭!叮鈴鈴!」班的雙臂突然垂直,僵硬地落在身側。「轉右舷!叮鈴鈴!啾!啾啾啾!」他一邊喊一邊用右手比畫了一個大圓,因為這艘船的船輪居然寬達四十英尺。「轉左舷!叮鈴鈴!啾啾啾啾!」他的左手開始畫起大圓。「停下右舷!叮鈴鈴!停下左舷!過來右舷!停下來!緩緩轉過去!叮鈴鈴!啾啾啾!放下船頭纜繩!快一點!快把你們的船纜拿出來,欸!你們別站在那兒!把桿子轉一下,準備下一步!就是現在,鬆開!報告船長,引擎沒問題!叮鈴鈴!嘶!嘶嘶!」班模仿液壓計旋塞閥的聲音。      湯姆只顧著粉刷圍籬,完全不理會那艘忙碌的蒸汽輪船。班盯著湯姆一陣子,說:「嗨唷,湯姆,你在那兒幹嘛?又挨罵了吧?」      湯姆一言不發,只顧著檢視他剛刷好的籬笆,專心得像藝術家。接著他拿起刷子輕輕刷了一回,又停下來審視一下。班走到他身邊。湯姆很想吃他手上的蘋果,但他不動聲色。班說話了:「嘿,朋友,你今天得幹活?真慘哪!」      湯姆像被嚇到一樣連忙轉身,訝異地說:「班?你怎麼來了?我沒注意到你。」      「嘿嘿,我要去游泳唷!你想不想一起去?但你沒辦法,你得幹活,對吧?其實你很想一起去游泳,想得不得了!被我說中了吧?」      湯姆深思熟慮地看著班,說:「幹什麼活?」      「你現在不就在幹活嗎?」      湯姆繼續粉刷圍籬,心不在焉地回答:「嗯,你可以說我在幹活,但我一點也不覺得辛苦,我挺喜歡刷籬笆。」      「拜託,你怎麼會喜歡做這種苦差事?」      湯姆手上的刷子沒有停下來。「為什麼不?為什麼我不能喜歡刷籬笆?不是每天都有刷籬笆的機會耶!」      班倒從來沒這麼想過,他把吃了一半的蘋果放下來。湯姆輕巧地來回移動刷子,然後退一步檢視一下成果,接著在這邊加一筆,又在那邊揮一下,再退後瞧一瞧。      班緊盯著湯姆的一舉一動,好奇心被撩動起來,興致勃勃地說:「欸,湯姆,讓我刷一下。」      湯姆考慮了一下,幾乎就要點頭同意,但他突然改變主意。「不行,我想你沒辦法。你也知道,我的波莉姨媽很在乎她的籬笆,這可是她的門面,你懂吧?不過後院的籬笆應該可以,我想她應該不會對那邊太挑剔。沒錯,她很重視這些籬笆,一定要漆得非常完美,我想一千人裡,不、大概兩千人裡也找不到一個能夠滿足她要求的人。」      「不會吧,真的嗎?哎喲!拜託啦,讓我試試看,一下下就好!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會讓你試一下的。」      「班,我真的很想讓你試試,但波莉姨媽⋯⋯吉姆本來也想粉刷的,但波莉姨媽不准他做;席德也想粉刷,她也拒絕了。你沒看到我多認真在粉刷嗎?如果你把這籬笆搞砸了⋯⋯」      「我保證一定會像你一樣小心翼翼,可以吧?現在我可以刷一下嗎?我可以把蘋果核留給你喔!」      「嗯⋯⋯不行啦,班!我太擔心——」      「我把整個蘋果都給你。」      湯姆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下刷子,卻暗自竊喜計畫成功。班剛剛還是神氣的大密蘇里號,現在卻頂著大太陽,揮汗如雨地賣力刷著籬笆。而那位大藝術家則愜意地在旁邊大樹下的木桶上乘涼休息,雙腳悠閒地擺來盪去,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盤算著要怎麼引誘更多天真無邪的孩子來幫他幹活。他不用擔心找不到人,每過一陣子就有男孩開開心心地出現在街角,然後好奇地跑過來,接著就中了計——留下來刷圍籬。等到班累壞了,比利.費雪已拿著保存良好的風箏和湯姆交換,等著當下一個粉刷工。比利累了,強尼.米勒用纏了線可以吊著玩的死老鼠,賺得再下一個粉刷機會。每小時都有一個又一個男孩排隊等著刷籬笆。      下午過了一半,湯姆已從上午那個困窘男孩搖身一變而成了大富豪。除了一開始的財產,現在他多了十二個彈珠、猶太豎琴的殘肢、一片從瓶子上拆下來的藍色玻璃、彈弓、開不了任何鎖的鑰匙、一小段粉筆、玻璃的酒瓶塞、錫製的玩具兵、幾隻蝌蚪、六串鞭炮、一隻只有一個眼睛的玩具貓、銅門把、狗環、沒有刀身的刀把、四片橘子皮,還有一個破舊的窗框。      湯姆過了非常開心又悠閒的一天,身邊圍繞著玩伴,而且圍籬的每一個角落都紮紮實實地刷上三層石灰水。要不是石灰水用光了,他會讓村裡每個男孩都為換得刷籬笆的機會而破產。      湯姆想著這世界還是挺不賴的。他無意間發現了人性的一項重大定律:只要你讓一個東西變得很難取得,那麼所有的男孩和男人都會垂涎不已。      如果湯姆像本書作者一樣是個偉大睿智的哲學家,他就會進一步明瞭,人必須做的事就是「工作」,而人不一定得做的就成了「遊戲」。這會讓他明白,為什麼做假花、在磨坊碾穀物是工作,而麵和登勃朗峰卻是種樂趣。英格蘭有好幾個富裕的紳士每到夏季就天天駕著四匹馬的客車,載著客人往來奔波二十到三十英里,雖然這是筆不小的支出,但他們不接受客人付錢,因為一收了錢,這就成了一項沒有樂趣的工作,他們一定立刻辭職。      男孩想著,一天之內他的身分地位有多麼大的變化啊!他漫步走回總部,準備報告他引以為傲的傑作   
第9章(節錄)
     時鐘敲了十一響,但湯姆什麼也沒聽到,就在半夢半醒間,他隱約聽到一陣貓咪的哀鳴聲,接著附近有人打開窗戶,咒罵著:「該死的貓!滾開!」接著是空瓶擊響後院小屋的聲音,這下終於把湯姆驚醒了!一分鐘後他已經穿好衣服,躡手躡腳地遛出窗戶,輕輕地爬在屋頂上。他一邊爬一邊發出喵喵的貓叫聲,他先跳到後院小屋的屋頂,再從小屋跳到地上。哈克貝利拎著死貓就等在那兒。兩個男孩悄然消失在濃重的夜色裡。半小時後,兩人已經來到墓園旁,在長草裡奮力前進。      這是傳統的西部墓地,座落在小鎮外一英里半的丘陵地,周圍立著歪七扭八的木板圍籬,有些往內倒,有些往外傾,就是沒有好好直立的圍籬。墓園裡雜草叢生,有些古老的墳墓沒有墓碑,泥地也都坍了;有的墳墓只用一塊木板當墓碑,但也被蟲蛀得亂七八糟,歪歪倒倒。木板上曾經漆著「以此紀念誰誰誰(某人姓名)」,但上面的字跡都已淡去,即使是白天也看不出來到底是誰長眠於此。      樹林間吹來一陣淒風,湯姆害怕地想著那些過世的亡靈說不定正因他們的唐突闖入而生氣。兩個男孩不大敢說話,只偶爾低喃幾句。午夜時分的墓地一片肅靜,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他們找到了那座新堆的墳墓,然後坐在離墓地幾英尺由三棵大榆樹交錯而生的空地上,一言不發地等了好一陣子。死寂中只聽見遠處貓頭鷹的叫聲。湯姆愈來愈緊張,他非得說幾句話壓壓驚不可,於是輕聲說:「哈克,我們不請自來,死人會開心嗎?」      哈克貝利也輕聲回應:「我知道他們想什麼就好了。這裡安靜得可怕,對不對?」      「是啊。」      兩人又沉默了好一陣子,反覆揣摩剛剛的話題。湯姆又低聲說:「欸,哈克⋯⋯你覺得荷斯聽得到我們說話嗎?」      「那當然,至少他的魂魄聽得一清二楚。」      湯姆頓了一下說:「我應該稱呼他威廉斯先生才對。我無意冒犯,只是大家都叫他荷斯。」      「講到過世的人本來就應該小心且有禮貌。」      湯姆被潑了一桶冷水,說不出話來,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過了一會兒,湯姆抓住同伴的胳膊,說:「噓!」      「湯姆,怎麼了?」男孩緊緊靠在一起,兩個人都緊張得心跳加速。      「噓!又是那個聲音!你聽到了嗎?」      「我——」      「在那兒!你聽見了吧?」      「老天爺!湯姆,他們來啦!一定是他們!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他們看得見我們嗎?」      「湯姆,他們在黑暗裡也看得一清二楚,像貓一樣。真不應該來的。」      「哎呀,別害怕,我想他們不會找我們麻煩的,我們什麼也沒做。如果我們靜止不動,說不定他們不會發現我們。」      「我盡量。老天爺啊!我害怕得直發抖!」      「快聽!」      兩人的頭緊緊靠在一起,努力屏住呼吸。墓園的另一端發出一聲悶響。      湯姆低聲說:「快看那邊!那是什麼?」      「那是鬼火。湯姆,我們完了。」      夜幕中隱約顯出幾個緩慢走來的人影,打著一盞老舊的錫燈籠,燈火搖曳在地上落下點點光影。      哈克貝利顫抖地說:「一定是魔鬼來啦,有三個啊!老天爺,我們沒救啦!你會禱告嗎?」      「我試試看。你別怕,他們不會抓我們的。﹃此刻我躺下沉睡——﹄」      「噓!」      「又怎麼了,哈克?」      「他們是人,不是鬼啦!至少有一個是人。我聽見莫夫.波特那老頭的聲音。」      「不會吧⋯⋯真的嗎?」      「我保證是他,沒錯。你千萬別動,他沒那麼機靈,不會發現我們的。他是個糟老頭,跟平常一樣喝醉了!」      「我根本不敢動。他們停下來了,好像在找東西⋯⋯他們又走過來了。瞧,他們很興奮,好像找錯,很失望的樣子。他們又興奮起來,這回應該是找對方向了,他們的喘氣真大聲。欸,哈克,我知道另一個人是誰,那是印第安喬的聲音。」      「沒錯,就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唉,他比魔鬼還可怕。我寧願來的是魔鬼也不想遇到他們。他們在做什麼?」      三個男人走到離男孩的藏身之處只有幾英尺遠的墓地前,兩人立刻噤聲不語。      「就是這裡。」第三個人一邊說話一邊提起燈籠察看,火光映亮他的臉,原來是年輕的羅賓森醫生。      波特和印第安喬推著手推車,上面放著一條粗繩和兩把鐵鏟。他們把東西放下後就開始挖墳。羅賓森醫生把燈籠放在墳頭,倚靠在旁邊的大榆樹看著兩人。距離近到兩個男孩一伸手就碰得到他。      「趕快動手啊!」羅賓森醫生壓低了聲音說:「月亮隨時會升起來。」      另外兩個人應了一聲,就動手挖了起來。好一陣子,周圍沒有半點聲響,只有鐵鏟用力挖土、丟土的單調撞擊聲。最後鐵鏟碰到棺材,沉悶地「咚」了一聲,不過一、兩分鐘,兩個男人就把棺材枱出墓穴。他們用鐵鍬把棺木打開,搬出屍體,粗魯地丟到地上。      月亮從雲層後面露出臉來,灑下蒼白的月光。      他們把屍體放到手推車上,再蓋上一塊毛毯,最後用繩索固定。波特掏出一把大折疊刀,切斷垂下來的繩索。他說:「醫生,我們把這傢伙搞定了,現在你快拿出五塊錢來,不然我們就把屍體留在這裡。」      「說得好!」印第安喬附和。      「這是什麼意思?」羅賓森醫生說,「之前你們要我先給錢,我已經付清了。」      「沒錯,錢你是給了,但你欠我們的可不只那筆錢。」印第安喬邊說邊不懷好意地靠近醫生。「五年前的夜裡,我到你爸爸的廚房,哀求你給我一點食物,但你說我是大壞蛋就把我趕出門去。那時我就立誓要跟你算這筆帳,即使要等上一輩子我也不在乎。你爸爸還說我是遊民,把我關進牢裡。你以為我忘得了嗎?我身上流著印第安的血,我絕對要報復!現在你竟然來求我幫忙,我們正好算算這筆帳!懂嗎?」他握緊拳頭對著醫生揮來舞去,作勢威脅。      突然之間,羅賓森醫生揮出一拳,就把惡棍打倒在地。      波特丟下刀子,大叫:「欸!你竟敢打我朋友!」接著他抓住羅賓森醫生,兩人扭打在一起,下定決心一拼死活,把草地都踏爛了。印第安喬突然跳了起來,雙眼燃著熊熊怒火,他抓起波特掉在地上的刀子,像貓一樣彎著腰在兩人身邊繞來轉去,伺機而動。羅賓森醫生奮力掙脫波特的糾纏,一把抓住威廉斯墳上那塊沉重的木頭墓碑就往波特用力一擊,波特倒在地上,昏了過去;就在這時,印第安喬看準機會,緊握住刀子往前一躍,刀子就直直插進羅賓森醫生的胸部,醫生就頹然倒在波特身上,狂湧而出的鮮血染紅了波特的身軀。      兩個男孩目睹慘劇,嚇得魂飛魄散………

作者資料

馬克.吐溫(Mark Twan,1835-1910)

美國知名作家與演說家,風格為幽默諷刺。1835年出生於美國密蘇里州,本名為山謬‧克萊門斯。四歲時與家人到密蘇里州的漢尼拔小鎮定居,此處後來成為《湯姆歷險記》的故事背景。他曾在印刷廠擔任學徒,於聖路易、紐約、費城等地工作。二十三歲時取得領航員執照,在密西西比河上擔任領航員。1865年出版首部作品便大受好評,曾經擔任記者、遊歷世界,知名的作品包括《湯姆歷險記》、《頑童歷險記》,生動展現十九世紀的美國日常生活。諾貝爾文學獎福克納曾讚美馬克‧吐溫為「第一位真正的美國作家」。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吐溫(Mark Twan,1835-1910) 譯者:洪夏天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經典名著 出版日期:2017-03-28 ISBN:9789864772063 城邦書號:BU60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