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年年有條小鯉魚(下)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年年有條小鯉魚(下)

  • 作者:星野櫻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1-13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管他天罰五百年,管他種族不同前世今生愛恨勾勾纏? 喜歡,就是喜歡! (喜歡當然就會想要愛愛啊~別逼我跟你同歸魚盡喔!) ▲ 真正的情慾小說?! ▲ 所謂魚水之歡,就是指她這樣的鯉魚精每天戲水很Happy!(大誤) 因為國文不夠好,所以她不小心招惹了,咳、許多人…… ▲ 據說龍性好淫,所以跟師父玩養成,跟好友玩青梅竹馬,跟凡人玩報恩遊戲? ▲《少爺,太胡來》、《甜蜜房客》星野櫻x《幻想危機》ツバサ,搞笑版《花千骨》糾葛師徒情緣,要讓你耳目一新! ▍妖類+人類=報恩? 「你救了我,我要對你報恩,這輩子都不放過你!」 「行行好,別再讓我消化不良了……」 山上的靈獸們負有繁衍之責,每天都為了創造新生命努力, 龍女年兒也遵從本性,但她是個孽障,故而創造了許多孽緣—— 面對光風霽月的師父,她想要推倒; 誤以為兩人彼此有意的好友,她被人家推倒; 而在為禍人間後,她又跟來討伐她的天將勾陣互相推倒…… 於是屢勸不聽的她被打下凡塵,失去記憶成了小紅鯉魚年泡泡~ 原為天將的大野人背叛了職責陪她一起受罰; 師傅放棄所有並拚盡全身功力只為默默達成她願望。 他們都盡己所能地蓄滿全世界的水, 只為讓她做一條悠遊其間、無憂無慮的小魚兒~ 那麼養育之恩與日久生情哪個比較重要? 真正的愛情,又是什麼模樣?

內文試閱

  這是在幹麼?她沒有受傷,他亦沒有。      不是渡修為奶O,為什麼要兩脣相貼。      「大野人……唔。」      他錯把她喚名當作請他進去作客的信號,長驅直入,咬出她一直閉門不出的小舌,再度得寸進尺,大膽卻誠信地相邀它去他家裡做作客。      「唔……不……」      「不什麼?」脣齒間軟糯的話語,溼蜜一般的甜。      「……不要去你那作客,我不……我要待在自己這裡。」      「過來玩玩不好嗎?我這邊和妳那邊不一樣哦……」      「我聽你在騙人,嘴巴裡還不都長一樣,牙齒若干顆,舌頭一截,我才不要去你那邊……」      「誰說一樣,我的牙比妳的大。」      「……」這也構不成勾引她小舌過去他嘴巴裡的理由吧?      「傻丫頭……怎麼辦,我舒服得有點痛。」話溜出嘴邊,聽起來邪邪色色的。      「咦?我沒有咬你啊!」雖然他硬逼她玩這種舌頭牙齒喀喀碰的怪遊戲,但是她絕對沒有報復咬他,更沒有任性地用法力把他舌頭在自己嘴裡打個結再呸出去啊。      「這裡,有點痛。」      他抓住她的手,順著肩往下摸,停在自己的胸口處。      他以為,只是心悸。好容易嘗到他想染指的地方,心悸不停,所以才刺痛不已。      可是這痛,著實痛得有點不尋常,已讓他背脊竄涼,冷汗滲滲了,好似越深入地親咬這丫頭,胸口的痛楚就鑽心一份。      可是他仍捨不得放嘴。他定是著了她的魔了,所以才會對她如此心動,悸動到硬生生震盪出這份痛楚。      「妳真是個磨人的小妖怪……」      小妖怪?聽起來好矬哦——好像她長得眼歪鼻子斜怪裡怪氣似的。      「……我是小妖精,不是小妖怪。」她出聲糾正自己嬌俏的身分。      「好,就依妳做小妖精。」他眉眼一瞇,視線親暱綿綿地黏住她,胸膛震出低笑,只當這是情人間的調情。      「咦!」被咬傻了,她竟然自己傻呆呆地暴露自己精怪的身分,咕嚕著嘴,她想起自己正要開口卻被打斷的問題,剛好順理成章地重拾起來。「那……你不會嫌棄我嗎?」      「嫌妳什麼?」      唔……怎麼角色突然對調了,但臺詞卻完全沒變。      「嫌……嫌我是隻小妖……怪……」好吧,她承認,她還是滿矬的,從一定程度上說……法術爛,軟趴趴,而且不小心就會被三界同時追殺,仙人魔……她沒有一個種族不怕的……      仙人滅了她漲修為,魔物吃了她張靈力,就連人類……剁啵剁啵還能把她做成全魚宴……      還未成精,只能稱怪。      「噗,呵……哈哈哈哈。」      張手拍上他不給面子當面嘲笑她的臉,卻被他抓住肉掌繼續圈上自己頸脖,後腦多出一隻大掌按住她壓向他微啟的脣。      「我又不喜歡仙女。小妖怪……啊,不對,妳不是小妖精嗎?」他退開些,挑眉故意揪住她很在意的字眼問她。      「……」      「還很磨人的那種?」      「喂喂……聽起來色色的啊。」      「本來就色色的。」      他快意地大笑出聲,正要加深脣邊的動作,胸上湧出的脹痛彷彿故意要和他作對一般,他越心悅越感覺面前的丫頭可愛嬌俏得沁人心脾那處就越加刺痛……不好,有什麼東西快要衝出喉頭,欲噴而出了。      「噗……」      「咦!大野人,你故意的是不是,竟然噴我一臉!好髒的!這是……」      鼻頭攢動,她這才嗅到什麼不對勁的味道。      不是故意整她,噴她一臉唾沫星子,大野人噴出來的是……血?      摟在腰臀間的手咻得鬆開了,年泡泡從倪大野的手臂間滑落墜地,還未站定只覺得眼前的人傾向自己,嗑地雙膝一彎,竟栽倒在她身上。      「大,大野人!」      「……」      「怎麼回事,你怎麼突然吐血了。你醒醒啊,喂!大野人!」      「……」      年泡泡啪啪拍打著倪大野的背脊臉頰,卻不見他有一點反應,死沉沉地掛在她身上。      「妳這妖物,果真歹毒。我當初果然不該一時善念放過妳。」      一陣天音冷霜般降下,年泡泡赫然抬頭,只見一簇白紗從密密的暗林裡唐突飛出,纏上眷在她身上男人的腰身,咻得將他從她身體上搬開,拖向高高的樹杈上潔白的身影旁。      隱隱的梅香四溢蔓延,樹杈上站著仙子之姿的女人,一身白裳,眼眸幽寒帶著殺意。      「吸食男人精氣,灌入妖毒。妖物就是妖物,無意接近人類,必是心存歹念!」      「吸食……男人精氣?」年泡泡一臉血地眨眼。「我,我沒有!我沒有吸大野人的精氣。」      「那你們方才在做什麼?」      白凝雪冷眼看向身邊口沾腥血的倪大野,再瞪向同樣一嘴血的年泡泡,光是這抹血跡就知道他們倆方才在做何等親密之事。      「我,我們……」      不是傳轉內力,亦不是運母禷芊A他不停咬她的嘴巴,她怎會知道這個人類想幹什麼……      「妳用妖術魅惑男人,然後趁機由口渡舌纏偷偷吸食男人的精氣,灌入妖毒,想讓他暴斃身亡?」      「我才沒有吸什麼精氣!我只是,只是……」很單純地咬咬嘴巴。這解釋聽起來更奇怪,有事沒事兩個人,不……是一人一妖摟在一起咬嘴巴做什麼?      「休要狡辯!妳定是發現他身體散發的精氣與尋常男子不同,更為純淨透徹靈氣豐沛,於是才一直尾隨在後,伺機偷食他的精氣,以助妳增進修為!」      「我才沒有!我承認我是妖類,但是好歹有師父渡我,也算一心向道,也想修成正果,從來沒有造過殺孽!我才沒有偷食大野人的精氣,我也沒聞到他身上和誰不一樣啊!」她抬袖胡亂抹掉一臉血。「我下山是因為師父說我塵緣未了,不能再精進修為,所以才下山來搞定塵緣再回洞天福地修煉的!」      「哦?找塵緣?哼……」白凝雪冷聲應下,卻是不信,看向身邊被白紗托起的雙目閉合的男子。「莫非,妳的塵緣……是他?」      「才不是。我還沒有找到!」應該不是吧,師父見過大野人,若是她塵緣,師父肯定發話了。      「既不是他,那妳為何糾纏不放?」      「大野人對我有恩,妖物修行最忌欠恩情。」      「報恩?哼……托詞!」      「我才沒有!」      「那妳倒說說妳要如何報恩?」      「替大野人找到他媳婦白梅仙子就……」閉口……她自己都接不下去話了,如此說來,她和大野人的恩情已經一筆勾銷了……      「既然妳已經幫他尋到我,恩情已抵,緣分已消,妳還不速速消失,還將他帶離我身邊吸食他的精血,這不是邪妖作祟,是何故?」      「我……」      「念在妳並未害人,我身為天庭仙子已經三番四次饒過妳,而妳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我面前妖性難改,妄圖噬人,我身為仙者豈能容妳!」白凝雪手中靈光一閃,隨身武器琴座由掌心旋轉而出。「孽障,受死!」      白梅如冰片從白凝雪指尖彈奏流出,直直射向還跪握在地的年泡泡。      幾片銳薄的冰片劃破她臉頰的細肉,絞出生生裂痛,正道仙氣在她身邊綻開多多冰梅,凍住她周遭護體的妖氣更想封住她反抗的所有意圖,她年泡泡不是死於靈獸妖獸人類的嘴巴,卻是被一個仙女給收掉的嗎?這人生結束得也——太不壯烈了!      「師……師父,師父!」      已往稍有危險,師父便會橫空出世,將她護得很是周全,可如今面對的是同師父一樣的仙人,就算是師父,也不能再保護她了吧……      仙意冰梅已然化作冰霧泛著清香進駐她的皮膚身體,這個仙子似乎不善兵器傷人,反而策動仙氣鑽進對手的身體裡,可對還未修成正果的妖物而言,那能令凡人神清氣爽的仙氣是最難熬難聞的氣息,對他們妖物而言,猶如毒瘴。      這豈非是要慢慢折磨死她,讓她渾身妖氣從體內化開散開裂開……      危急關頭,腦海裡突然響起師父的聲音——      「年兒切記,若有朝一日遇到危險,為師未在身邊,便用這個脫身。」      忍著劇痛顫著手,年泡泡伸手摸向胸口的小袋,摸出多年前師父交給她的小東西——一顆淡紫色的小種,指甲摳住那冰晶般的紫色小種,用力一刺,指尖扣破了小種的胚皮,一瞬間,濃紫近黑的霧氣從小種裡奔騰而出,宛如魔障呼嘯而來,她嚇得一縮手,那冰晶墜地,一接觸土壤便瘋狂抽苗成長。      一隻血盆大口的紫葉黑花緩緩抬起頭來,揮著荊棘遍布的藤條在暗夜裡發出淒厲的號叫。      「此種落地,妳轉身便跑,切記不可回頭。」      「咦?為什麼不可以回頭?」      「……莫問。跑,莫回頭。」      「好……」      拔腿……跑……莫回頭。      因為一回頭便會聞到血腥味,便會看到有人身首異處,被撕裂被絞斷,變成這種子落地成花後的食物,或者說……肥料……      白凝雪倒抽一口涼氣,咬緊嘴脣驚道:「好妳個小鯉精,滿口穢語謊言!竟敢一邊騙我修仙成道,一邊飼養魔界花草!難怪身上沒有一絲祥和之氣,反倒妖氣沖天,還有隱隱的魔氣,妳……壓根不是修仙,而是修魔!」      修魔?      那種會變成頭大身壯,嘴巴咧到腦子後頭,每天只能蹲在暗無天日的地方渴血吃肉的種族?怎麼可能……她才不要變成那樣呢,她的夢想……可是跳過龍門飛升成仙啊!她才沒有修魔呢!這顆種子是師父給她防身用的……      跑……      她得轉頭跑……      可是……大野人他……      用最後一絲力氣,抽出妖力控制的粉綢,年泡泡妄想從白梅仙子的身邊擄走倪大野,卻被一掌仙氣拍回原地。      那魔花淌著黏液口水伸出觸鬚越過她這隻小妖,直往那仙氣靈力豐沛的地方伸去,想要一鬚捲了她吃進嘴裡打個飽嗝。      白凝雪奮力一縱,勉強躲開那魔物觸鬚,想要回身反擊,卻被那深紫色黏膩的觸鬚抓住腳踝向下扯去。      「該死的魔物!呀!」驚叫一聲,白凝雪拽住倪大野眼看就要一起落進那張血盆大口之中。說是遲,那時快,她靈機一動將一身血斑的年泡泡用白綢一捲,甩向那快要吞噬他們的大口。      用她當個擋箭牌,她就可以抓住時機斷須而逃!      掛在脖口的小袋隨著身體被白凝雪一道甩到半空中,年泡泡頭朝下直直朝那血口大花落下去,眼前一片模糊倒景。      小袋子中,一顆晶亮的物體被離心力甩出半空中,在空中劃出一道銀亮的弧度。      ——麒麟牙。      是下山那日在山間碰到的那隻要吃掉她的麒麟的牙。      「叮……叮叮……叮叮鈴……」一陣清靈悅耳的鈴鐺音從那顆麒麟牙的方向隱隱傳來。      好輕盈的鈴鐺聲,好耳熟……      這鈴鐺似乎曾掛在某個人的脖子上,在她眼前,輕搖慢晃。      暗夜繁星的空中,一簇祥雲以極快的速度從更高處飛馳而來,她倒掛空中直直落下,眼看就要落進那朵魔花的血盆大口之中。      「霜幽,你還要呆看到何時?再不出手,你可難對那人交代吧?」狐媚的男音嘻嘻淡笑,不知從何處隱隱飄來。      「嗤!真麻煩!」      低迴的麒麟輕鳴在暗夜的星空響徹天際,那聲音清亮幽長,彷彿時間一切不潔的邪物都會消失殆盡在這嘶鳴中。      龍頭,魚尾,鹿角,馬身……      麒麟……天界第一瑞獸優雅驕傲地從天而降,耀金色的瞳孔中間嵌著黑曜石般的瞳仁,牠宛若尊者,踩雲踏霧,睥睨自己祥雲座下的男女。      「哪個是年泡泡?」      「呵呵。你把牙都嗑給別人了,又何必明知故問?」      「嗤,一隻不足掛齒的小妖,本神座何須記牠的模樣。」      「嘖嘖,你再想不起她的模樣,她就要被魔種妖花給吞了。」      「嗤!言化,你一邊兒待著去,休要煩我。」      說罷,牠快如一陣疾電,咻地從那魔物嘴邊叼住快要掉進大口變成碎肉的年泡泡,騰雲而上。

作者資料

星野櫻

星野櫻,名如其人,不粉嫩,晝伏夜出,自帶國寶屬性熊貓眼。 完全體:抖M,戰鬥力數值:渣渣。 法號“妖孽櫻”,下界只為蠱惑一顆顆還相信愛情的粉紅少女心。 混跡文化圈之初,思想扭曲,下筆歪斜,淪喪無比。碼字至今,寫作風格扭曲,冥頑不靈且死不悔改,發誓要開闢出一條具有妖孽特色的激情澎湃之路! 座右銘:天上不會掉王子,不如掄起袖子來調教一個吧!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akura1227

基本資料

作者:星野櫻 繪者:ツバサ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7-01-13 ISBN:9789571071534 城邦書號:SPB7F00003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