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年年有條小鯉魚(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年年有條小鯉魚(上)

  • 作者:星野櫻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12-16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真正的情慾小說?!(喜歡當然就會想要愛愛啊~) ◎所謂魚水之歡,就是指她這樣的鯉魚精每天戲水很Happy!(大誤) 因為國文不夠好,所以她不小心招惹了,咳、許多人…… ◎據說龍性好淫,所以跟師父玩養成,跟好友玩青梅竹馬,跟凡人玩報恩遊戲? ◎《少爺,太胡來》、《甜蜜房客》星野櫻x《幻想危機》ツバサ,搞笑版《花千骨》糾葛師徒情緣,要讓你耳目一新! 師父+徒弟=養成? 「師父,徒兒要自絕經脈,變成紅燒鯉魚孝敬師父!」 「……給我穿上衣裳先!」 年泡泡是一條不愛穿衣服、高齡兩百五的鯉魚精,暱稱二百五! 每條鯉魚都夢想躍過龍門,她也不例外,然而…… 「師父,您說我老躍不過龍門,是不是沒天分啊?」 「妳有天分,只不過……前世罪孽深重,濁氣難消。」 原來,上輩子造的孽,這輩子全都會變成囤積的脂肪, 而每個成功的胖子背後,一定還都有個嘔心瀝血的飼養員。 看著自己肥美的腰身以及師父不停往池子裡撒的魚食, 她吐出兩個泡泡,想說,難怪她從沒躍成功過…… 為了從妖怪修成靈獸,年泡泡決定下凡度塵劫, 卻不小心欠了江湖公子倪大野人情,於是展開強制報恩之旅! 但好奇怪啊,明明,她喜歡師父到想撲倒他! 可跟大野人在一起時,胸口卻也熱熱的……

內文試閱

  每條有志向的鯉魚都有一個霸氣的夢想——      躍龍門。      年泡泡也如是。      作為一條有夢想有憧憬有追求的小鯉精,年泡泡畢生的願望便是一躍龍門,飛升成仙。      於是,年泡泡花了一年時間游到洛水龍門。      使盡全身吃奶的力氣,啪嘰一躍——      一丈高。      又花了一年時間,她灰溜溜地遊回老家。      進門第一句話——      「師父,沒跳過去——啵。」      「兩年前為師就知道了。」      「……」      師父,不帶您這樣打擊魚的——      大滌山玄蓋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之第三十四,周圍四百餘裡,洞中金堂玉室,靈氣環繞,清池仙霧,日月分精。      一湖幽蓮池中蔓延,清池之下一道豔紅魚影穿梭其間。      「師父師父,您明明已有半仙之體,為什麼沒有位列仙班啊?」      「……」      「師父師父,上頭是不是嫌棄您只是一株蓮,植物人什麼的比較不好過關啊?」      「……」      「師父師父,那我是條鯉,動物會不會比植物少受點兒歧視啊?」      「……」      「師父師父,您是不是被貶下凡間的啊?」      「休要聒噪,靜心修煉。」      「嗯,要是徒兒也是什麼被貶下凡的上仙天人該多好,修行起來就事半功倍——啵。」      「你?」師父斜視,掐指一算,「倒的確算被貶下凡間的。」      「咦?」她就覺著自己絕非池中物,難道她的前世果然有什麼了不起的大身份嗎?      「用拳頭。」      「……」      原來她是被「扁」下凡間的嗎?捂臉……她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嘛!      雖然年泡泡的前世有那麼點兒不盡如魚意,但,做魚嘛,一定要開心,一定要往前看——      「師父,徒兒有預感,今年定能躍過龍門——啵。」壯志滿滿的豪言溜出魚唇,末了還附帶吐出一記銷魂的水泡泡。      「不可能。」湖心蓮葉上端坐的人篤定地開口,音若甘露滴池般清雅。      池中小鯉並不甘心,吐著水泡繞著圈:「徒兒每日都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勤加修煉,連魚尾巴都能收起來了。」      說罷,火紅的魚尾拍在洞天池地邊,瞬間幻化成人腿兩隻。      妖幻人形,吸取的是天地至靈,本該金身玉雕,媚魂攝魄,可她這倆腿著實——      略粗。      池中蓮仙穩坐池央,仙指輕抬,蓮袖一甩,默默將其打回原形。      「師父,徒兒好不容易變成人形的。」      紅彤彤的魚身撲通一聲落回清池,不甘心地圍著蓮師父打轉轉。      「休要胡鬧。妄想躍過龍門,先躍過為師再說。」      躍過師父就能躍過龍門?      泡泡鼓起魚眼,嘴巴咕嘟嘟地吐泡。      這也太沒難度了吧?      不是她瞧不起自家師父,雖修為甚高已足夠位列仙班,但畢竟只是洞天福地一株仙蓮,仙蓮再仙,也不過是植物嘛,她好歹也是條高級動物,未來的目標還是萬丈高的龍門,沒道理會輸給一株植物啵?      可是——      三年三年又三年,十載青春輪流過。      年泡泡連自家師父的袖口都蹦躂不過去。      今年再躍不過師父,她就要滿二百五十歲的高夀了!      今次再躍不過師父的蓮袖,她就徹底淪為一隻二百五的鯉精了。      「撲騰!」      「嘩啦!」      「啪嚓!」      失敗。      只到膝蓋。      「師父,您給徒兒句老實話吧,您是不是背著徒兒偷偷發育長高了?」      「……」      「師父,為毛徒兒一年比一年跳得矮,去年還能到您腰間的說。」      「無妨,為師習慣了。」      您習慣了,我不習慣哪!作為一條對將來有規劃的鯉魚精,我前途堪憂哪。      「師父,跟您商量個事唄。」      「說。」      「您以後別丟吃食在池裡餵我了成不?」      「何故?」      「徒兒也是有自尊的!徒兒是兇猛的妖物不是寵物!不能您一丟食,我就撅著個腚來叼食啊!而且徒兒嚴重懷疑,我之所以越跳越矮,根本就是被師父您喂胖了的緣故啊!」一個成功的胖子背後一定都有個嘔心瀝血的飼養員。      「……」真聰明,被喂了百餘年才發現這奧妙玄機。      「一條長得像頭豬的鯉魚要怎麼跳過龍門呢?就算蹦躂過去了,因為太胖卡在龍門上妨礙其他鯉魚精得道也不太好吧?」      「……」撅著個屁股,縱身一躍,卡在龍門上?難度略大。      「萬一到時候判徒兒一個破壞神物的罪名,再判師父一個亂停放寵物的罪名,被天庭罰款扣押不准再修煉什麼的,那不是太慘了!不行!徒兒決定了!徒兒要減肥!啵——」      「你不胖。」      「徒兒也覺得自己作為魚還挺曲線玲瓏曼妙可愛的,可是——總跳不高也不是個事啊,龍門呢——比好幾個師父摞在一起還高的說。」肥美的紅魚尾在水波中晃來晃去,水泡泡一個接一個地冒出,「師父,您說,徒兒是不是沒有天分哪?」      「你有天分。」      「我有嗎?」      「只不過……」低眸,池中蓮仙輕飄飄地瞥她一眼,面癱道,「前世罪孽甚重,濁氣難消。」      「原來如此。」原來上輩子的濁氣,這輩子會變成脂肪囤積在身上?這麼說,每個胖子上輩子都是壞事做盡的大魔頭嗎?化悲憤為食欲的親你傷不起啊傷不起!      老天爺也太有才了吧?上輩子作惡多端的,這輩子就胖得動也動不了,連做壞事的可能性都被扼殺在搖籃裡了。      真心服氣了。      /      吐著泡泡潛入池底,年泡泡在水中默默淌淚,咕嚕嚕的泡泡此起彼伏騰出水面,蓮仙不動如山地坐在池央,那畫面就好像淡雅仙人坐在一湖煮沸的開水上。      打算煮熟他嗎?      咕嘟嘟的聲音委實擾人清修,輕歎一息,蓮仙只得淡然開口。      「怎麼了?」      「咕咕咕咕……咕咕……傷心……嚕嚕……」      「傷心?」      「嚶嚶嚶——師父,前世什麼的,比沒天分還慘。」冒出半截魚頭,年泡泡眼含淚泡,「她做壞事,我就要變胖子,沒天理。徒兒一點兒前途都沒有了,徒兒憂傷——嚶嚶嚶……」      「……」      「徒兒心灰意懶了,自絕經脈算了。」      「……」      「嗯,自殺還不夠殘忍,乾脆變成紅燒魚頭!還能給師父補補身子哪。」      「……」      明明孝感動天不是嗎?為什麼師父一臉反胃地白眼她呢?既然連師父嫌棄她的魚身,那她索性——      「決定了,出家為尼!」嘩啦——一聲池水濺起,兩隻白胖腳丫落在池壁邊,還未站穩就搖搖晃晃地往外淚奔。      「站住。」      「師父,您不要再安慰徒兒了,徒兒是沒用的人,錯了,是沒用的魚!今生孝順不了您,來世徒兒變魚頭火鍋孝敬您!」      「撒嬌胡鬧都隨你,但你給我穿上衣裳再撒野。」      「咦!」      哎呀呀,差點兒忘記師父最討厭她光著屁股四處亂奔的醜模樣了,呃——可是衣裳這種東西穿在身上真的很不舒服哪,纏得腰緊胸悶,她的魚鰓不能呼吸會很辛苦的說。      不情願地捆上衣服,年泡泡撇著八字腳,出神地坐在洞天口,張著嘴,呆呆地吐水泡泡,仰頭望天空。      晚霞如火漫燒天際。      師父說,那天邊有比龍門高出萬丈的天庭宮闕。所謂飛升成仙,也不過是去更高的地方過日子而已,沒什麼差別。可是,年泡泡總覺得那是師父已有半仙之體,飛升只是遲早之事,所以才能把一切事物淡而處之。可她——只是一條方得道不久的小鯉精,世上精精怪怪何其多,她都不知道自己是第幾大撮的第幾小撮,說得好聽,他們是仙靈預備學員,說得不好聽,那就是妖怪來的啊。      被人類抓到會被做成清蒸紅燒煎炸大鯉魚,被靈獸逮住就是增強靈力修為的彈牙肉,要是更不幸被天庭上神發現,那根本就變作城管除妖業績單上的小紅花一朵。若是再倒楣點兒,遇到個心情不好、升官未遂、求愛被拒的天庭城管,搞不好直接被打成三魂七魄散盡,灰飛煙滅連屁都不剩的渣渣塵埃。      食物鏈的最低端有沒有,危機四伏有沒有,不好好修煉就會死得很慘有沒有!      因此——跳龍門是最好的捷徑,跳過龍門,她就不再是妖怪了,好歹高升一級,得被尊稱一聲靈獸,雖然人類和極品靈獸還可以吃她彈彈牙,至少心情不好的城管就不能一巴掌拍死她了。天庭可是個和諧的法治社會哪!      「唉——龍門。什麼時候才能跳過去呢?」年泡泡望向洛水方向哀歎,身後緩緩飄來師父的仙音。      「你當真如此想跳過龍門?」附著靈氣的聲音從洞天深處幽幽穿透而來,「既是如此,為師尚有一法,助你事半功倍。」      「咦?」一聽有妙法,年泡泡旋身奔回洞府內。      湖心蓮仙盤腿坐於湖心,依舊不動如山,墨色廣仙袖內長指微曲,雙目輕閉,眉心一抹朱紅因輕皺而隆起,眼觀鼻,鼻觀心,紅唇緊抿。      「師父,您說的好辦法是——」      「渡塵劫。」      「塵劫?」      「除你體內濁氣,必先渡塵劫。」      「師父,啥是塵劫哪?」      「修仙不果,定是你在凡塵還有未了之緣。」      「未了之緣?我沒欠人什麼東西啊!」她在魚腦裡仔細搜索了一下自己二百十五十年的貧瘠「魚」生,貌似自從記事以來,她就跟在師父身後搖尾巴。      師父是從不踏出玄蓋洞天的,或者說,他連湖心都很少離開。儘管這大滌山是福澤靈地,精怪遍山,可周遭的鄰居都被清冷的師父列為拒絕往來戶。所以,連帶她也很少跟外面的小妖精們打交道。      哪裡來的塵緣未了嘛。      「那,師父,我要如何去找我的塵緣哩?」      「莫急。遇上了,便是遇上了。」      「那要是遇不上呢?」      「興許……遇不上才是好事。」      「嗯?師父,你咒徒兒哪?」      「過來坐下。」師父抬手朝她召喚,「為師替你渡一次真氣,你且下山去吧。」      「哦。好啵。」      「望你這次能學懂才好。」      「嗯啊!徒兒一定努力,如果濁氣除得一乾二淨,就索性直接跳完龍門回來再回稟師父您。那徒兒就拜別您老人家啦!」轉身踏步走,咦,怎麼辮子被拽住了?      「師……師父,您這是捨不得徒兒?」哦哦,師父身上好難得閃耀出一絲人性的光輝哪!      「不准光溜著身子到處跑。」      魚泡眼無力地眨巴眨巴,一般有同情心的師父不是應該說「早點兒回來」「不要太辛苦哦」「就算跳不過龍門,師父也心甘情願養著你」之類的話嗎?不幫她減輕壓力,反而總計較穿不穿衣裳這種俗氣的小問題。      渡過真氣,師父將她拉到跟前,非常嚴肅仔細地檢查她胡亂穿套的衣裳。      領扣鬆開了兩顆,細白的脖子暴露在外。      衣不蔽體,丟臉!      撚指輕彈,幾顆玉蓮子瞬間化成玉雕玲瓏小扣,從脖頸一路釘到胸口,蜿蜒束起一道蛇形流蘇紐帶,把年泡泡從脖子到脖根包裹得密不透風。      七分長的紅綢褲,只過膝蓋,兩截白藕胖腿招搖過市。      傷風敗俗,輕浮!      長指一彎,兩片蓮瓣滾作瑰粉亮綢,纏住兩隻小胖腿,從膝下衍展至腳踝,卻還嫌包裹不夠,索性拉出兩條飄逸靈動的褲擺,隨風輕舞。      最後——清冷的視線落在年泡泡的腰間。      褲腰帶鬆垮垮地掛在腰間的模樣,讓清冷的眸擠出一絲火光。      不修邊幅,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勒緊勒緊勒緊!      「師……師父——您不要再勒了。徒兒本來就沒有腰那種東西噠,您再勒也只是把腰上的肥肉擠到肚子上去啊。師……師父,手下留情哪,再勒下去,徒兒要嗝屁了。」      就這樣,年泡泡在師父的指導下,總算穿成了人類該有的模樣,拜別了師父,溜下山去了……

作者資料

星野櫻

星野櫻,名如其人,不粉嫩,晝伏夜出,自帶國寶屬性熊貓眼。 完全體:抖M,戰鬥力數值:渣渣。 法號“妖孽櫻”,下界只為蠱惑一顆顆還相信愛情的粉紅少女心。 混跡文化圈之初,思想扭曲,下筆歪斜,淪喪無比。碼字至今,寫作風格扭曲,冥頑不靈且死不悔改,發誓要開闢出一條具有妖孽特色的激情澎湃之路! 座右銘:天上不會掉王子,不如掄起袖子來調教一個吧!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sakura1227

基本資料

作者:星野櫻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6-12-16 ISBN:9789571070636 城邦書號:SPB7F00003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