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西方文明的崩潰:氣候變遷,人類會有怎樣的未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特別活動


編輯推薦——本篇收錄於第559期城邦讀饗報,立即閱讀更多內容!GO

◎文/經濟新潮社總編輯 林博華

  天啊,這個夏天真是太熱了!

  去年當我看到國外有一本小書,書名是驚人的「西方文明的崩潰」(The Collaps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翻開一看,它要談的是氣候變遷、全球暖化,這是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也是國際會議必然討論到的議題。(話說,我們的行政院也成立了「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將開始運作。)

  但是,回過頭來想想,為什麼全球暖化、極端氣候,會變成各國即使開了無數次的會,也束手無策的問題?

  這就是這本《西方文明的崩潰:氣候變遷,人類會有怎樣的未來?》的價值所在。這本小書是用寓言的方式寫成的,假設有一位300年後的歷史學家在寫歷史,他會如何看待我們?會如何看待二十和二十一世紀所發生的種種事件?——是哪些因素造成了所謂「2093年大崩壞」?詳情不宜劇透,歡迎一看究竟。

立即訂閱城邦讀饗報!GO

內容簡介

★環境科學類的《動物農莊》、《美麗新世界》, 小說版的《不願面對的真相》! 300年後的歷史學家會如何看待我們? 極具批判性的一本小書,告訴我們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嚴重後果! 以及到底是誰?是哪些因素?造成了環境的惡化、人類的悲劇。 2093年。這時的世界已經面目全非。 氣候災難的警告,被人們忽視了幾十年。人類持續使用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氣),全球暖化問題越來越嚴重,導致地球的氣溫飆升、海平面上升,嚴重的乾旱與水患、傳染病猖獗,最後造成了「2093年大崩壞」(Great Collapse of 2093)——西南極冰蓋的解體,導致大規模的人類遷徙、物種滅絕,全球秩序也重新洗牌。 在大崩壞的300週年(2393年),一位歷史學家提出了這份令人震撼的報告,說明由於先進國家的政治經濟領袖當初未能採取行動、一小撮科學家與化石燃料集團勾結、阻撓社會大眾了解科學真相,最終造成了地球的崩潰、人類的悲劇。 ◎氣候災難的具體景象: 2060年,北極的夏天完全無冰,大量的物種消失,包括最知名的北極熊。 2073-2093年,全球海平面上升了8公尺,20%的人口(15億人)必須遷徙;黑死病再度猖獗、60%至70%的物種滅絕、各民族國家的狀態也發生巨大變化…… 這個虛構故事,警世意味濃厚,而且以科學為基礎;它描述了一個因氣候變化而滿目瘡痍的世界。 兩位作者是科學史的專家,他們強調,科學家應該負起責任,更明確傳達氣候變化的真相給大眾知道;並且批判現今的一些「懷疑論」科學家,在談論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問題時,大多以「科學尚未證實」為藉口。既然尚未證實,就不是個問題,又何必去解決問題?因此大家繼續使用化石燃料、燃碳的模式,一邊破壞環境,還自圓其說,認為氣候變遷只是大自然的循環,不需太過擔心。 同時,「科學實證主義」以及「市場基本教義」這兩種意識型態,更是造成2093年大崩壞的兩大因素。 本書融合了自然科學、歷史人文的觀點,提醒大家要珍視地球,起而行動。 人類的文明,是與環境共生的;大自然並非取之不盡的資源,而是人類賴以生存的母親。 終究,我們要留給後代子孫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專業推薦】 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李家維/《科學人》雜誌總編輯 李鴻源/台大土木工程系教授 何榮幸/《報導者》總編輯 南方朔/社會評論家 黃貞祥/清大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 黃哲斌/新聞工作者 蔡惠卿/自然生態保育協會秘書長 劉瑞華/清大經濟系教授 劉致昕/《商業周刊.報導者》特約記者 簡又新/台灣永續能源基金會董事長 【各界推薦】 「這本《西方文明的崩潰:氣候變遷,人類會有怎樣的未來?》實在是一本極為重要的環境哲學作品,它非常扼要的談到了人們對溫室氣體和氣候變遷的思考盲點,那是近代思想史最大的鴕鳥心態。人類的許多問題,起源都是思想問題,而地球暖化本質上就是二十一世紀最大的思想問題。」 ——南方朔(社會評論家) 「這是一本有意引起爭論的書,你有各種理由不喜歡書裡的說法,但你不能忽視作者提出的警告。」 ——劉瑞華(清大經濟系教授) 「如果你不想因為你的「行為」而被打成「地球殺手」的共犯,那麼現在就出門或上網去買這本書吧!」 ——蔡惠卿(自然生態保育協會秘書長) 「這是一本令人情緒起伏、嚴肅卻引人入勝的書,它展現的是在有遠見的領導者帶領下,可能可以避免的未來。凡是在華府工作或想在華府工作的人,都應該讀這本書。」 ——伊莉莎白.柯柏特(《第六次大滅絕》作者) 「歐蕾斯柯斯和康威這本關於未來世紀驚人且幾可亂真的歷史,符合喬治.歐威爾、赫胥黎以及所有企圖用預言來避免災難發生的作家之。本書的細節充滿機智,真實性令人不安,述說了人類長期身處的危機,讀過後久久不能忘懷。」 ——金.史坦利.羅賓遜(Kim Stanley Robinson)(著有《火星三部曲》Mars Trilogy) 「令人不寒而慄的歷史觀點。愈是忽視它,就愈可能發生。讀這本書,留心書中的警告,或許就可以避免可怕的預測成真。」 ——提摩西.威爾斯(Timothy E. Wirth)(聯合國基金會副主席,前美國參議員及美國眾議員) 「這本非常有價值的小書中所描述的情節,令人感到害怕,但很可能成真。它召喚讀者採取行動,以避免它真的發生。」 ——比爾.麥奇本(Bill McKibben)(《在地的幸福經濟》作者) 「本書內容含有許多科學成分,有明智的推測,偶爾還閃現辛辣的幽默。」 ——《自然》雜誌 「這本融合了科學與歷史的幻想之作,能引發人們思考,但是,它描述的真的會成真嗎?」 ——《科學美國人》雜誌 「雖然這本書很輕薄短小,但十分詳細檢視了我們如何搞砸了我們的環境——而且呼籲大家一起來挽救它。」 ——《Discover》雜誌

目錄

導讀: 台灣將成燒烤地獄! 南方朔 推薦序: 看見真相,之後呢?——想起高雄那塊農地 劉致昕 卡珊德拉的痛苦——聽見地球心碎的聲音 李偉文 一份不太平盛世的啟示錄 劉瑞華 人類文明真的會大崩潰嗎? 黃貞祥 預言?寓言?2093年大崩壞 蔡惠卿 前言 第1章 半陰影期的到來 第2章 化石燃料的肆虐 第3章 市場失靈 後記 古老用語辭庫 作者訪談 注釋 地圖 阿姆斯特丹 孟加拉 紐約市 佛羅里達州

內文試閱

前言
  科幻作家建構出想像的未來,歷史學家企圖重建過去,他們最終想了解的是──現在。這本小書將兩者合而為一,想像有個未來的歷史學家回顧過去,而這個「過去」正是我們的現在以及(可能的)未來。本書的設定是在西方文明(1540-2093)終結的三百週年之時;書中提到的困境,就是我們這些啟蒙時代的子孫,在面對氣候變遷的確鑿證據並了解大難即將臨頭之際,卻沒有起而採取行動。這位未來歷史學家認為,西方文明已迎來第二次的黑暗時代(Dark Age),而西方文明的逃避現實與自我欺騙,來自其對於「自由」市場意識形態的頑強信念,導致世上的強權國家在面對悲劇時,竟然毫無作為。此外,由於我們所處的社會文化,要求各種主張必須通過極嚴苛的標準才能被接受──哪怕這些主張是與近在眼前的威脅有關──使得最了解問題的科學家們有志難伸。現在,我們就來聽聽生活在中華人民第二共和國的未來歷史學家,告訴我們半陰影期(Period of the Penumbra, 1988-2093)所發生的種種事件,因而造成2073至2093年的大崩壞(Great Collapse)與大遷徙(Mass Migration)。
1 半陰影期的到來 The Coming of the Penumbral Age
  在「文明」的史前時期,許多社會歷經了興盛與衰亡,卻鮮少留下清晰豐富的記錄以說明發生的經過,以及二十一世紀的民族國家為何以「西方文明」自居。即使現在,羅馬和馬雅帝國崩潰已兩千年、拜占庭和印加王國殞落也已一千年,但是歷史學家、考古學家、以及研究古代綜合失敗分析的專家(synthetic-failure paleoanalyst),對於這些社會為何會失去其人民、國力、安定和認同,一直沒有定論。不過西方文明的情況與此不同,因為其所作所為的後果不僅可以預知,而且被預知。此外,西方社會在技術上經歷了轉型,在二十世紀的紙本和二十一世紀的電子版本都留下大量記錄,使我們得以鉅細靡遺地重建過去。儘管學者專家們在個別的事件上各有各的論調,卻幾乎一致同意,身處西方文明的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無力阻止。確實,這整件事最令人驚訝的一點就是:清楚了解處境卻無法根據自己所知道的採取因應之道。知識並沒有化為力量。   西方世界在殞落的一百多年前,就知道二氧化碳(CO2)和水蒸氣會吸收行星大氣層中的熱能。三階段的工業革命造成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始作俑者是英國(1750-1850),接著是德國、美國、歐洲其他各國以及日本(1850-1980),最後是中國、印度和巴西(1980-2050)。(在這本小書中,我將使用當時的民族國家稱謂。對於不熟悉地球在大崩壞前的政治地理學的讀者,簡單來說就是:英國的遺跡就在今日的坎布里亞〔Cambria〕;德國隸屬於北歐斯堪地那維亞聯盟;美國和加拿大則是在北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North America〕。)在二十世紀中葉,幾位自然科學家──這樣稱呼他們是因為,基於古代的西方傳統,針對自然界的研究必須獨立於其社會制度──他們了解到,人為增加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理論上可能會使得地球的溫度升高。當時幾乎沒什麼人擔心這點,因為總排放量仍然很低,不管怎麼說,大部分的科學家認為大氣層根本就是個無底洞。1960年代的人常說:「解決污染的方法,就是稀釋它。」   隨著地球容納汙染物的大洞趨於飽和,「稀釋」已不足以解決問題,情況開始產生了變化。例如有機氯的殺蟲劑(最知名為二氯二苯,又名DDT)和氟氯碳化合物(CFCs)等化學藥劑,即使相當低的濃度便能產生極強大的效果。1960年代時,證據顯示,DDT會破壞魚類、鳥類和哺乳類動物的生殖功能;1970年代,科學家正確地預測到CFC將耗盡平流層的臭氧層。另外,大量的物質被釋放到地球環境中,產生了另一些飽和效應,這些物質包括燃煤產生的硫酸,以及從許多源頭──例如燃燒化石燃料、生產混凝土、砍伐森林,以及當時普遍的農業技術例如在田裡種稻,還有畜養牛隻做為蛋白質的主要來源──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和甲烷(CH4)。   1970年代,科學家開始察覺到,人類的活動正在使地球的物理和生物機能產生決定性的改變,使我們進入了地質史的人類世(Anthropocene Period)時期。❶這些科學家並非具有先見之明,因為許多相關的研究只是核武測試、核武開發的副產品罷了❷;他們──那年頭的性別歧視仍然普遍──渾然不知自己所研究的正是地球滲坑(planetary sink)的極限。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未來學家保羅.埃爾利希(Paul R. Ehrlich),他的著作《人口炸彈》(The Population Bomb)在1960年代晚期流傳很廣,但是到了1990年代卻被認為不足採信。❸   儘管如此,累積的研究夠多,就足以激起一些迴響,於是人們展開重大研究計畫,並成立新的機構以正視並深入探究這個議題。在文化上,一年一度的地球日(彷彿不是每天都是地球日!)促使人們頌揚地球;在美國,環境保護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的成立正式確立了環境保護的觀念。1980年代末的科學家認識到,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的濃度會對於地球氣候、海洋化學和生物系統帶來明顯的影響,若不盡快加以控制,後果將不堪設想。許多團體和個人紛紛呼籲有必要限制溫室氣體的排放,並開始轉型為非碳基礎(non-carbon-based)的能源系統。   歷史學家將1988年視為半陰影期的開始,那一年,全世界的科學和政治領袖設立了一個國際性的科學組織「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負責傳播相關的科學資訊,也是保護地球以及其居民的國際治理基礎。一年後,「蒙特婁破壞臭氧層物質管制議定書」成為保護大氣層的國際治理準則;1992年,世界各國根據這套規範,簽署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聯合國使用的中譯名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以防止氣候系統中「危險的人為干擾」。看來全世界似乎已經認知到危機的急迫性,因此開始一步步協商並設立了一個解決方案。   然而,就在改變的行動真正發揮影響前,出現了強烈的反對聲浪。批評者宣稱,由於科學上的不確定性太大,使得遏止溫室氣體排放所帶來的不便和成本並不具正當性,又說所有解決問題的努力都不符成本效益。一開始只有少數人提出這類的主張,而且幾乎清一色是美國人。(事後看來,美國以各種藉口證明其所做所為的正當性係可以理解,但當時許多人卻參不透這點。)有些國家試圖迫使美國參與國際合作但都失敗了,其他國家則是利用美國的不作為,合理化自己的破壞性發展模式。   二十世紀結束時,否認氣候變遷的說法大行其道。在美國,包括總統、國會議員和州立法機構成員在內的政治領袖都採取一概否認的立場;歐洲、澳洲和加拿大的企業家、金融家和幾位政治領袖也鼓吹「不確定性」的說法。在此同時,非工業化國家則出現另一個否認氣候變遷的版本,它們認為,氣候變遷的威脅論是為了要阻撓它們的發展。   但是有些明顯的例外,例如中國。它逐步控制人口數量並轉而仰賴非碳基礎的能源,但中國的努力幾乎未獲得西方的關注與效尤,部分是因為西方人認為中國的人口控制措施不道德,還有就是中國快速的經濟擴張導致其溫室氣體排放量急遽增加,因而使得它們採行再生能源的效果不彰。但是到了2050年,中國推動再生能源的效果隨著排放量開始快速下降而變得明顯,若是其他國家能追隨中國的腳步,此處回顧的歷史將會大大不同。❹   然而實際的情況是,2000年代初期,人類繼續對於氣候系統做出有害的干預,火災、水災、風災和熱浪開始加劇,但其影響卻被低估。「積極否認」(active denial)的人們依然堅稱,極端的氣候災害反映的是自然變化而已,但他們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至於「消極否認」的人們則繼續過著如常的生活,他們不認為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必須要大幅改變工業與基礎建設。對於這些越來越嚴重的災難進行研究的自然科學家們,卻不出面改變這種不肯面對現實的態度,反而埋頭研究個別的氣候災難事件的「可能原因」究竟為何。當然,單一的洪水、熱浪或颶風本質上並不會威脅到人類文明,但氣候模式的整體改變、對冰凍圈(cryosphere)的影響以及全世界海洋的逐漸酸化,確實會對人類社會造成威脅。但是我們的科學家啊,不管是大氣層、水圈、冰凍圈、還是生物圈方面的專家,都無法清楚地表達這種明顯的模式改變。 同時,氣候變遷正在加劇。2010年,俄羅斯空前的夏季高溫和火災,造成五萬多人死亡與150多億美元的災害損失(依據2009年兌美元匯率換算);次年,澳洲的大洪水使得二十五萬多人受到波及。2012年的美國成為人們口中「沒有冬季的一年」,創下了冬季氣溫的記錄,包括最高的夜間低溫在內,而這應該要引起人們關注才對。隨之而來的是夏季的空前熱浪,以及禽畜與農作物的損失。2023年知名的「永夏之年」,恰如其名地在全球奪走五十萬條人命,而其造成的火災、作物災損以及禽畜和寵物的死亡,造成近五千億美元的損失。   貓狗等寵物的死亡,特別引起富裕的西方人的關注,然而這個2023年的異常現象,很快就成為新的常態。

延伸內容

卡珊德拉的痛苦──聽見地球心碎的聲音
◎文/李偉文(牙醫師、作家、環保志工)        卡珊德拉是特洛伊戰爭時代的女巫,命運讓她有了預知未來的能力,但是天神卻又詛咒她,將沒有人會相信她的預言。      或許這就是身為先知的痛苦,當然,在這個時代,先知也許是化身為科學家、記者,或者關心社會的革命家或環保人士吧!面對即將來臨的災難大聲示警,卻沒有人相信或理睬,這種心理壓力與折磨,從古至今,不斷在人類文明的興盛與衰敗輪替裡,出現在先知們的喟嘆中!      我們都知道,歷史學家的研究是為了讓現在的人從過去歷史獲得改變現在的啟示,但我們比較不容易察覺,描繪未來的科幻小說並不是為了預測未來,而是在防範現在。      這本《西方文明的崩潰》就結合了過去與未來的特質,以三百多年後的歷史學家的觀點,回溯過去時代,也就是三百多年前,其實就是我們身處此時此刻的時代,來探討西方文明之所以滅絕的原因。      這樣的觀點與視角非常有趣也發人深省,因為人活在當下的世界裡,往往看不到整個時代的荒謬與愚蠢,就像幾年前美國有一部紀錄片《愚蠢年代》(The Age of Stupid),就以五十年後劫後餘生的人類回顧二十一世紀初的人類社會,丟出一個問題:「為什麼徵兆那麼明顯,解決方案也有,但就是不行動?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人類文明的崩壞?」      是的,當我們有機會的時候,為什麼我們不拯救自己?      這本書就是以未來的歷史學家的專業素養,來回答這個問題。      其實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會造成的影響,全世界每個有影響力的人都知道,但是若是大多數的選民沒有將環境問題當成重大事件,那麼就不會有政治人物會把環境問題列為比較優先的事項。大部分的人,包括所有的政治人物、媒體與公共論壇都著眼於眼前的短期效益;再加上民主制度以及資本經濟市場使然,四年一次的選舉,三個月公布一次的企業財務報表及股價漲跌,這一切都鼓勵了所有人避談重要議題,並且遲遲不做真正困難的選擇。      這的確是困難的。當我們已經習慣一種方便且舒適的生活方式時,要改變非常困難,尤其在我們還沒有遇到緊急危難的情況時。      人類的思維通常是以一種線性邏輯的推理在進行,簡單講,也就是「昨天如此,今天如此,明天也就會如此」的理性預估。但是生態系生物演替衰變的真實情況,卻是以「有限環境裡的非線性關係」來呈現,存在著臨界點。當前天是如此,昨天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的樂觀線性成長,一旦到了某一個臨界點時,再來的明天就是崩潰或滅絕。      甚至我敢說,以一個較大範圍、較長時間來看,所有生命現象,所有大大小小的生態系,小至一個培養皿裡的細菌生態系,大至非洲草原羚羊的數量曲線,乃至於人類古代文明的興盛與毀滅,都是遵循著「不斷成長→臨界點→崩潰」的模式在進行。      若不細究生態環環相扣、相互影響的特性,當我們很樂觀地自滿於「不斷成長,不斷改善生活,不斷追求更多、更好」的無限榮景時,忽然間,我們便會面臨到崩壞的「明天」。我們以為巨大的變革在一瞬間發生,但其實早已有很多徵兆。      二十一世紀初,大概是人類有史以來擁有最豐盛物質享受的一代了,但是這樣的繁榮,會不會是「迴光返照」?歷史告訴我們,幾乎所有文明的崩毀,都是在社會昌盛繁榮到頂點之後急轉直下,走向衰亡。      可嘆的是,人類往往無法記取歷史教訓,面對卡珊德拉般的警告,反而會譏笑那是危言聳聽,畢竟大賣場裡堆滿了便宜的貨品,草地還是綠油油的,一轉開水龍頭就有潔淨的水流出;不管從人類平均壽命、健康和財富所有指標來看,我們這個世代是人類有史以來狀況最好的階段了,說什麼人類社會即將崩壞,豈不是杞人憂天?      相傳明末清初流寇張獻忠在四川大屠殺後,留下了一個七殺碑:「天地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數百年後,在美國好萊塢大賣座的科幻片《駭客任務》中,基努.李維大戰電腦人,電腦人這麼控訴著人類:「地球每個生物都會本能地和四周環境保持平衡的關係,只有人類並非如此。你們每到一地,便大量繁殖,直到耗盡所有自然資源。你們唯一的存活之道,便是遷移他處。人類是一種疾病,這個星球的癌症,你們是瘟疫,而我們是解藥。」      電腦人的嘲笑,以整個地球生態來看,乍看誇張,但是仔細想想,卻不得不承認,人類的繁衍正如病毒一樣,沒有節制機制且傷及母體。      的確,所有生物的存活與死亡,都與其他生物緊密依存,來之於大地,沒有一個物種在短短數百年的一瞬間(以地球生命而言,數百年真的是一瞬間),就造成數以萬計其他物種的滅亡,並且即將危及整個地球的生態平衡。      地球演化了數千萬年才產生數百萬種豐富多樣的生物,在幾十年間就喪失大半,從地質年代的長時間來看,我們現在就正處在生物大滅絕的一瞬間,這個生物,最後當然也包括人類了。      明天過後,我們還有多少個明天?      希望這本《西方文明的崩潰》可以給我們每個人行動的決心,願意改變生活習慣,願意給政客們壓力,願意祈禱──祈禱我們有改變的力量,就讓我們一邊祈禱,一邊行動吧。   
人類文明真的會大崩潰嗎?
◎文/黃貞祥(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經營部落格The Sky of Gene)        如果沒有心理準備,一打開這本書,沒翻幾頁,馬上就會被嚇到。      《西方文明的崩潰:氣候變遷,人類會有怎樣的未來?》這本書是一本科普書?還是歷史書呢?或是本政治手冊?還是本科幻小說?或是本預言書?      有可能都是。我佩服作者的勇氣,在美國以外的世界,承認氣候變遷,是基本的公民常識。可是在右派勢力龐大的美國,寫這本書,本身就是件不折不扣的政治不正確,被扣上「販賣恐懼」的帽子就不好玩了。有趣的是,兩位作者有一本書,書名就叫做《販賣懷疑的人》(Merchants of Doubt),還被拍成紀錄片。      翻下去,更嗆的還在後頭。這本書裡頭的許多內容,還真的是大剌剌的政治不正確,露骨到可以被按上「共產主義」、「反美」、「極權主義」、「反資本主義」、「反自由市場」等標籤,口味真的很重。      沒到過美國前,就聽說老美的生活很浪費。到了美國,才真的見識到整個社會如何瘋狂崇拜消費,如何把貪婪和浪費當美德。到了在沙漠中蓋出的酒池肉林的紙醉金迷城市,才真正體驗到,推崇消費至上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其實不僅是學術流派,也不只是政治意識形態,而是種宗教信仰,是美國人的國教。      美國保守派政客甚至主張,美國那樣浪費能源的生活形態,是神賜予老美的恩典(所以真的是宗教信仰),美國要不擇手段捍衛他們過那樣的生活的「權力」,包括用武力或金融手段教訓打亂他們能源戰略布局的「流氓國家」,或者無所不用其極地修理唱反調的國民,把他們打為「反美」和「不愛國」。不信嗎?美劇《新聞編輯室》(The Newsroom)第一季第一集中,男主角在大學殿堂反駁女大學生的提問,抨擊把美國視為偉大國家的看法之片段,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但大家可能比較忽略的是,周遭學者的白眼,還有事後的灰頭土臉。      2008年的金融海嘯狠狠刮了老美一記耳光,但老美開起印鈔機,猛力把通膨外銷,沒幾年也恢復了不少元氣。在美國近年興起的民粹主義,連川普那樣大力推銷燃煤和歧視仇恨的垃圾政客都能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很難想像美國的浪費生活方式未來會有多大的改變。不過或許如果他真當選美國的總統,搞不好對地球而言是福而非禍。雖然他否認氣候變遷,但政客最擅長的本領,不就是搞砸自己的政見嗎?      此外,這本書還有兩個爭議之處。一是書中預言專制極權的中華人民第二共和國,比民主自由的國家更有能力處理危機;二是批判科學家一向尊崇的百分之九十五信賴區間的方式。關於第一點,這當然是政治很不正確,也在某個程度上挑戰和質疑了西方對民主自由的主流價值。但我更傾向的解讀是,如果人類無法透過理性的政治機制減少碳排放,我們無疑是在扼殺民主自由價值的未來,屆時人類的狀態可能降低到只能在鐵幕裡勉強求生存而已。      另外,關於百分之九十五信賴區間的質疑,這是科學方法論的討論,是很學術的問題。我反而覺得,書中提到未來科學的進展仍無法有效瞭解和解決氣候變遷的問題,是沒有根據的過度悲觀,因為即使是最頂尖的學者,也難以判斷未來幾十年內,在科學上會出現什麼樣的典範轉移,會出現什麼樣的科技突破。想想廿年前,我們能夠正確想像出今天在科學和技術上的景象嗎?      但悲觀會是個問題嗎?有人會指控許多悲觀的預測在人類歷史中是罕見的。然而,這種質疑悲觀的樂觀態度,有兩個問題。一是,我們翻看歷史,確實有許多因為生態問題而滅絕的文明,諸如柬埔寨的吳哥文明、復活節島上的玻里尼西亞文化、美洲的阿納薩茲印第安部落與馬雅文明、到格陵蘭島的維京人族群等等,這些曾輝煌一時的文化或文明,都成了歷史遺跡。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大崩壞》指出,她們都遭受生態環境的破壞、氣候變化、強鄰威脅、友邦關係等因素的危機。他認為一個社會面對環境問題的應變能力決定了存亡。但是,要面對問題,首先得要承認問題的存在啊。      另外,指責許多悲觀論調沒有兌現的批評,忽略了歷史是個「二階混沌系統」(Level Two Chaotic Systems)。也就是說,是個會受到預測影響而改變的混沌系統。如果,我說明天股價會漲,我過去的預測是百發百中,所以大家相信我,那大家今天就會去搶,股價就反而是今天漲而非明天漲;如果有人早預測到911恐攻,於是極盡全力阻止,例如立法加強安檢和保護機師,那麼恐攻就不發生,大家會不會說恐攻根本沒發生,所以說恐攻是不會實現的,而防範措施都是徒勞無功呢?      我們不能排除那些看壞未來的悲觀論調,有可能阻止某些事情的發生。能存活下來的文明,是有能力不治已病治未病、防微杜漸、防患未然的文明。再用經濟打比方,試想想,如果有足夠多經濟學家悲觀,2008年的金融海嘯會發生嗎?如果大量經濟學家做了悲觀預測所以阻止了金融海嘯,我們吐槽他們無中生有,是有道理的嗎?      如果不悲觀,那麼哪來憂患意識?翻開人類歷史長河,是過度樂觀的國家或文明滅了亡,還是有憂患意識的社會滅了亡?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這不是歷史給我們的前車之鑒嗎?我們有了憂患意識,才能未雨綢繆。曲突徙薪,原意是指把煙囪改建成彎的,把灶旁的柴草搬走。比喻事先採取措施,才能防止災禍。這不是老祖宗留下的智慧嗎?      如果我們過分樂觀,將不會採取任何行動,因為人性中包含了惰性。如此這般下去,我們人類會破壞地球的未來嗎?別鬧了,地球從出生開始迄今40幾億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我們再繼續這樣下去,破壞的是我們人類的未來,而地球只會老神在在如同抖落一身灰而已。我們究竟要為後代子孫留下什麼樣的未來?他們會痛恨我們嗎?   
看見真相,之後呢?──想起高雄那塊農地
◎文/劉致昕(《商業周刊》、《報導者》特約記者)      這份三百七十七年後、由歷史學家所寫的報告,讓我想起我長大的地方,高雄。      那是一塊五公頃的田地,過去三年,埋著九十九萬公噸的爐石、煉鋼爐渣。      九十九萬公噸是什麼概念?如果是一般常見的大卡車,大約要兩萬六千個車次才能載完。我不確定三百年後,歷史學家來到高雄旗山還看不看得見這九十九萬公噸,但他們若真的看見了,第一個問題會是:「圖上說,這是一塊高屏溪水質水量保護區的農牧用地,為什麼會埋進這麼多的『不速之客』?這些東西哪裡來的?」      接著他們會發現,這塊地早已從農民手上轉售他人,兩萬六千輛大卡車一車一車,把鋼鐵廠煉鋼的工業廢棄物載進來。而要把它們埋進去,必須先把良田的土挖起。歷史學家此時可能會有許多問題,包括:這裡曾是日治時期重要的農業生產基地,除了後來知名的香蕉之外,如蔗糖等作物,也從這裡出口,為什麼農人要把良田賣掉?而挖起來的土,是賣掉了還是丟棄?賣土能夠賺多少錢?而被挖出來的洞,又能賺多少錢?      三百年後的歷史學家,可能會在當地人家的檔案(或相簿?)裡頭,看到這塊田,埋了九十九萬公噸爐渣、爐石之後,地下水、雨水陸續以鐵鏽色、黑褐色、乳白色、「蒂芬妮藍」面目出現,這些繽紛的液體流進河流裡頭,前往整個水系,也因此,五公頃的事不只是這位地主的事。      可憐的三百年後的歷史學家,實在摸不著頭緒,因為不管是九十九萬公噸、兩萬六千輛大卡車,還是下雨過後流出的藍色的、白色的水,都不可能讓仰賴農業維生的鄰居們接受,甚至,怎麼可能看不見呢?      假設,三百年後的歷史學家運氣好,找到了一位居民的日記,過去是老師的她退休後,連續三年記錄著家鄉的變化,其實她也只是退休後想過個安逸生活,但九十九萬公噸,讓她害怕本來可以安老的家鄉,會不會無法生活?      日記上寫著:慢慢地,用地下水洗手,皮膚會癢。拿來種田,東西能吃嗎?她看見那五公頃農田一步步變化,一車又一車的載走、倒入,她忍不住從遠端偷拍,跟政府陳情,卻讓她得到一頓毒打。「該繼續嗎?」日記中她問著自己。      如果,三百年後的歷史學家,或是你,覺得這一切不可能在民主國家──台灣──發生,一個婦女的日記、發言,不足為信,我們看看監察院怎麼說:      高雄市政府環境保護局於102年6月間,接獲民眾陳情高雄市旗山區農地,為非都市地區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卻遭違法回填煉鋼爐渣。高雄市政府明知農業用地依法不得回填轉爐石等爐渣,於接獲民眾陳情並會勘確認違法行為時,卻未督促所屬落實列管追蹤,並依法及時採取有效遏止措施,任憑所有權人持續擴大回填面積達5.2公頃、數量超過99萬公噸(約25,950車次),嚴重損害政府公信,確有違失。    ──2015年2月4日監察院新聞稿      意思是,高雄市政府看見違法事實,卻沒有確實執法。但監察院報告公布之前,地主跟市府這麼說:      黃姓業者喊冤說,廢爐渣是合法的產品,他在回填時表面都會填沃土,水質也都有持續監測,還為附近居民接自來水管,該做的都做了。高雄市政府環保局主秘張瑞暉表示,去年底採樣送驗,PH值與重金屬含量「尚於標準限值內」,也多次監測井地下水,檢測結果都符合地下水汙染管制標準,會持續進行監測。    ──2014年07月30日《蘋果日報》      以基金會形式存在的獨立媒體《報導者》,則說:      建發營造有限公司負責人黃胤鴒以一噸5元價格向中聯資源股份有限公司購買轉爐石,同時獲得一噸220元的「推廣費」,以此價差乘以99萬噸,這塊農地居然可為業者帶來逾2億收入,是農地裡最賺錢的生意。      最後是2016年7月14日,在地居民在尼特颱風過後,再次發現白色、酸鹼值高達十四的強鹼液體流出,通報記者。同日,高雄市政府再次回應,屬爐石與水反應後產生之白色的氫氧化鈣(Ca(OH)2),對環境污染無虞。      可憐的三百年後的歷史學家,可憐的我們,找到了這麼多的訊息、報導、監察院報告、市政府說法,我們真的讀懂了這塊田地的故事了嗎?九十九萬公噸的爐石已確定違法,共埋了深達五、六層樓高外來物的五公頃田地,為什麼三年多來還是沒有動靜,我們心底的這個問號,是否真的能得到解答?      這就是本書最大的意義。      《西方文明的崩潰:氣候變遷,人類會有怎樣的未來?》用引人入勝的手法,一步步的餵給你,那些現實中熟悉卻又不願/不得證實的情節,或者用虛構的手法,讓你期待某些事情未來真的發生,讀者得以跟著書中的歷史學家發現、反思,我們以為先進的結構中,如何一路走向「受害者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及為何發生,」「先進國家的政治經濟菁英當初未能採取行動,才造成了地球的崩潰、人類的悲劇。」      希望,高雄農地的故事,能讓你看見這本「小說」的真實。希望,作者用一本書的力氣,真能帶著更多人看見那些呼吸就能聞到、睜眼就能看到,卻仍然以為是未知的事。別被它預言、小說、考古的形式騙了,好好的跟著未來的人,真正的認識現在的世界,因為我們已經沒有成本遮著眼了。      環保組織全球生態足跡網絡(GFN)指出,今年前七個月,我們用掉了地球一年可產生的再生能源,從八月八日起,正式進入「賒帳」的生活。這一天被稱為生態越界日。而1993年的生態越界日,是10月21日。    ──2016年8月5日中央社

作者資料

娜歐蜜.歐蕾斯柯斯(Naomi Oreskes )

哈佛大學科學史暨地球科學教授。2004年,她的論文〈對於氣候變遷的科學共識〉(The Scientific Consensus on Climate Change)被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引用,之後引發《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舊金山紀事報》熱烈探討,並做為美國參院委員會在環境和公共工程上的國會證詞。 2014年她在TED演講「為什麼我們要相信科學家」廣受好評,超過90萬次點閱。 http://bit.ly/1Ph10Hk

艾瑞克.康威(Erik M. Conway )

科學史學家,任教於加州理工學院。最近他因為在航太歷史的開創性貢獻,榮獲NASA歷史獎。他的第四本書《美國太空總署的大氣科學:一段歷史》(Atmospheric Science at NASA: A History),也榮獲AIAA(美國太空航空學會)歷史手稿獎。 兩位作者還合著《販賣懷疑的人:從吸菸、DDT到全球暖化,一小群科學家如何掩蓋真相》(Merchant of Doubt: How a Handful of Scientists Obscured the Truth on Issues from Tobacco Smoke to Global Warming,中譯本左岸文化出版),已被拍成同名紀錄片。

基本資料

作者:娜歐蜜.歐蕾斯柯斯(Naomi Oreskes )艾瑞克.康威(Erik M. Conway ) 譯者:陳正芬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書系:自由學習 出版日期:2016-08-30 ISBN:9789866031922 城邦書號:QD1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160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